上一卷

卍新纂大日本續藏經 第70冊
No.1397 雪巖祖欽禪師語錄 (4卷)
【(嗣法門人)昭如.希陵 等編】
第 2 卷

下一卷
 

雪巖和尚語錄卷第二

普說

仰山普說。舉天衣懷禪師舉。古人云。五蘊山頭一段空。同門出入不相逢。無量劫來賃屋住。到頭不識主人翁。

後有古宿拈云。既不識他。當初問甚麼人賃。

衣又云。古人與麼拈。大遠在。何故。須知死人路上。有活人出身處。活人路上。死人無數。那箇是活人路上。死人無數。那箇是死人路上。活人出身處。若明得。拈却炙脂帽子。脫却鶻臭布衫。

妙喜云。天衣古佛。美則美矣。善則未善。

遮一隊不唧[口*留]漢。只知踏步向前。不覺四稜塌地。仰山不免為伊從頭扶起。五蘊山頭一段空。髑髏裡眼睛。同門出入不相逢。擬向甚麼迴避。無量劫來賃屋住。自家祖業。却作他人契券。到頭不識主人翁。用識作甚麼。既不識他。當初問甚麼人賃。更求牙保那。古人與麼拈。大遠在。將謂無人證明。何故。須知死人路上。有活人出身處。點即不到。活人路上。死人無數。到即不點。那箇是死人路上。活人出身處。作麼作麼。那箇是活人路上。死人無數。低聲低聲。若也會得。拈却炙脂帽子。脫却鶻臭布衫。添一重了也。妙喜老漢道。天衣古佛。美則美矣。善則未善。慣將烏豆換人眼睛。雖然妙喜不知被天衣換却。是汝諸人還知落處麼。若也未知。須向烏豆未萌前。挨得一線路子。透始得。如何是烏豆未萌以前消息。良久云。遮裡領略得去。便見五蘊山頭一段空。真箇是。同門出入不相逢。無量劫來賃屋住。且喜到家。到頭不識主人翁。話墮了也。且道是古宿話墮。天衣話墮。妙喜話墮。仰山話墮。若也明辯得下。雲門問僧。光明寂照遍河沙。豈不是張拙秀才語。僧云是。放過雲門老漢了也。

臺山路上。有一婆子。見僧問臺山路。向什麼處去。婆云驀直去。僧纔行。婆云好箇阿僧。又與麼去。後來傳至趙州。州云待我去與汝勘破。州至彼亦如是問。婆亦如是答。歸來道。臺山路上婆子。我為汝勘破了也。且道趙州勘婆子。與雲門話墮。相去多少。若也向遮裡。識得趙州心肝五臟。雲門三百六十骨節。被你一時穿透。

雪峰在德山作飯頭。一日飯遲。自托鉢下堂。雪峰問云。鐘未鳴鼓未響。托鉢向甚麼處去。德山低頭歸方丈。死水不藏龍。岩頭聞云。遮老漢。未會末後句在。遍地刀鎗。德山喚岩頭問。汝不肯老僧那。翻轉面皮來也。岩頭密啟其意。錦包特石。爛似泥團。德山次日上堂。果別。岩頭拍手云。且喜老漢。會末後句。雖然只得三年。且道還出得德山低頭歸方丈也無。參學漢。須是具三千里外。定誵訛底眼。未曾點著。便知落處始得。若欲向遮裡。討他末後句。勘破婆子。話墮了也。更待達磨面壁九年始得。不然且待彌勒下生。大凡須是揩磨自明白。揀辨古今是非。得明自。不明古今。是你工夫未到。田地未穩。明得古今。不明自。是你關鍵不透。眼目不明。當知自即是古今。古今即是自。古人因你自不明。為你分上。等閑拈出一星子。放在面前。直是葢天葢地。照古照今。何曾有一絲毫。情識知見。到你穿鑿解會。你纔向這裡起一念。要去明他古今。會箇自。便被他一箇明字與會字。隔作兩段去也。所以道。情生智隔。想變體殊。只如情未生時。隔箇甚麼。須是向遮裡。一晈百雜碎。不見有古今自始得。莫只悠悠漾漾。虗度時光。直待臘月三十日。眼光落地。不知何往。只如前日。顯首座標上座二人。死了燒了。即今在什麼處。苟或不知去處。撞入驢胎馬腹。與異類中。總不見得。是汝諸人。即今在這裡。兩脚著地。還知去處麼。若也知得。便見死人面前。有活人出身處。活人面前。有死人無數。古今即自。自即古今。而亦不妨古今自古今。自自自。死人自死人。活漢自活漢。然後却向這裡。打一箇回合。塵毛剎海。自他不隔於毫端。十世古今。終始不離於當念。復云。提起即有。放下即無。作如是見。便見親疎。譬如鑄鏡成像。像成後光在甚麼處。通身沒可得。遍界不曾藏。

佛法下衰。無甚此時。全仗你後生晚進。發大勇猛。負大志願。赤手扶持。隻肩擔負。兄弟可惜許。法門廣大。莫孤負佛祖建立。垂慈法乳之恩。莫孤負國王外護。匡扶水土之恩。莫孤負父母師長。養育剃度之恩。莫孤負自己出家行脚之志。莫虗消信施。莫虗度光陰。時不待人。轉眼便是來生。此身不向今生度。更向何生度此身。莫待臨渴掘井。莫待臘月三十日到來。眼光欲落未落。貪生怖死。手脚忙亂。一似落湯螃蠏。到那時。縱欲回光返照辦此道。以破生死。遲了也。著手脚不辦了也。莫教被一陣業風吹。入十八重無間地獄中去。被閻羅老漢。與你打算火帳。問你索飯錢。有鐵枷枷你項。有鐵棒打你骨臀。到那時喚爺不應。呌娘不聞。縱有親爺親娘。親兄親弟。救你不得也。平生所作善不善業。一時現前。碓搗磨磨。無有了日。縱出離化生。也只在六道中輪迴。至為虼[虫*匡]螻蟻。在廁坑中。頭出頭沒。誠謂是袈裟下。失却人身。真箇是苦。何不趂如今身強力健。五體康安。四肢輕利。打教徹去。討教明白去。何幸又得在此名山大澤。神龍世界。祖師法窟。安單僧堂明淨。粥飯精潔。湯火穩便。你若不向這裡。打教徹去。是你自暴自棄。自甘陸沈。為下劣愚癡之漢。你若果是茫無所知。何不也博問先覺。凡遇五參。見曲彔床上箇漢。胡說亂道。何不也歷在耳根。反覆自家。尋思看畢竟是箇什麼道理。三世諸佛。謂之以一大事因緣故。出現於世。謂之開佛知見。示佛知見。悟佛知見。入佛知見。佛之知見。別也無他。只是你一切人。十二時中。一箇折旋俯仰。見聞覺知而。只是你即今在這裡。挨肩並足。聽曲彔床上箇漢。鼓兩片皮。忉忉怛怛。一段孤明歷歷者是。自是你自信不及。不能直下承當。領箇現成受用。馬祖謂即心是佛。即佛是心。心外無佛。佛外無心。佛是覺義。葢謂你從無量劫來。流浪生死。背覺合塵。為生死漂蕩。為愛河汩沒。為無明煩惱。昏沉散亂。所。要這一著子。脫爾現前。卒不能得。所以勞他先聖。相出興。分宗列派。激濁揚清。餘波末流。至今尚在。

兄弟佛法二字。難遭難遇。莫教打箇翻身。墮異類中去。便不聞佛法了也。須是發大勇猛。一往直前。提起金剛寶劍。向他佛祖頭上坐。佛祖頭上臥始得。山僧到這裡。叨冒主席。是匙挑不上。行解荒蕪。去古遠矣。全仗你後生晚進。憤一口氣出來。為他佛祖雪屈。

前日有兩箇兄弟。來侍者寮說。要上方丈請益。我與侍者說。每遇五參。須說做工夫一段。他何不領略。又何須到方丈聽說。方纔便是。這裡無口傳心授底佛法。待此後五參。把我自。為伊再說一遍。

山僧五歲出家。在上人侍下。聽與賓客交談。便知有這事。便信得及。便學坐禪。一生愚鈍。喫盡萬千辛苦。十六歲為僧。十八歲行脚。銳志要出來究明此事。在雙林鐵橛遠和尚會下。打十方。從朝至暮。只在僧堂中。不出戶庭。縱入眾寮。至後架。袖手當胸。徐來徐往。更不左右顧。目前所視。不過三尺。洞下尊宿。要教人看狗子無佛性話。只於雜識雜念起時。向鼻尖上。輕輕舉一箇無字。纔見念息。又却一時放下著。只麼默默而坐。待他純熟。久久自契。洞下門戶。工夫綿密。困人。動是十年二十年。不得到手。所以難於嗣續。我當時忽於念頭起處。打一箇返觀。於返觀處。這一念子。當下氷冷。直是澄澄湛湛。不動不搖。坐一日。只如彈指頃。都不聞鐘鼓之聲過了。午齋放參。都不知得。長老聞我坐得好。下僧堂來看。曾在法座上贊揚。十九去靈隱挂搭。見善妙峰。妙峰死。石田繼席。頴東叟在客司。我在知客寮。見處州來書記說道。欽兄你這工夫。是死水不濟得事。動靜二相。未免打作兩橛。我被他說得著。真箇是。纔於坐處。便有這境界現前。纔下地行。與拈匙放筯處。又都不見了。他又道。參禪須是起疑情。大疑大悟。小疑小悟。不疑不悟。須是疑公案始得。他雖不甚做工夫。他自不菴會下來。不菴是松源之子。說話終是端正。我當下便改了話頭。提箇乾屎橛。一味東疑西疑。橫看竪看。因改這話頭。前面生涯。都打亂了也。雖是封了被。脇不沾席。從朝至暮。行處坐處。只是昏沈散亂。膠膠擾擾。要一霎時淨潔。也不能得。聞天目和尚。久侍松源。是松源的子。必得松源說話。移單過淨慈挂搭。懷香詣方丈請益。大展九拜。他問我。如何做工夫。遂與從頭直說一遍。他道你豈不見。臨濟三度問黃蘗佛法的的大意。三遭痛棒。末後向大愚肋下。築三拳道。元來黃蘗佛法無多子。汝但恁麼看。又云。混源住此山時。我做蹔到入室。他舉話云。現成公案。未入門來。與你三十棒了也。恁麼看。天目和尚。這箇說話。自是向上提持。我之病痛。自在昏沉散亂處。他發藥不投。我不懽喜。心中。未免道你不會做工夫。只是伶俐禪。尋常請益。末上有一炷香。禮三拜。謂之謝因緣。我這一炷香。不燒了也。依舊自依我。每常坐禪。

是時漳泉二州。有七箇兄弟。與我結甲坐禪。兩年。在淨慈。不展被。脇不沾席。

外有箇修上座。也是漳州人。不在此數。只是獨行獨坐。他每日在蒲團上。如一箇鐵橛子相似。在地上行時。挺起脊梁。垂兩隻臂。開了兩眼。也如箇鐵橛子相似。朝朝如是。日日一般。我每日要去親近他。與他說話些子。纔見我東邊來。他便西邊去。纔見我西邊來。他便東邊去。如是二年間。要親近些子。更不可得。

我二年間。因不到頭。捱得昏了困了。日裡也似夜裡。夜裡也似日裡。行時也似坐時。坐時也似行時。只是一箇昏沉散亂。輥作一團。如一塊爛泥相似。要一須臾淨潔。不可得。

一日忽自思量。我辦道。又不得入手。身上衣裳。又破碎也。皮肉又消爍也。不覺淚流。頓起鄉念。且請假歸鄉。自此一放。都放了也。兩月後。再來參假。又却從頭整頓。又却到得這一放十倍精神。元來欲究明此事。不睡也不得。你須是到中夜。爛睡一覺。方有精神。一日我自在廊廡中。東行西行。忽然撞著修兄。遠看他。但覺閑閑地怡怡然。有自得之貌。我方近前去。他却與我說話。就知其有所得。我却問他。去年要與你。說話些箇。你只管迴避我。如何。他道。尊兄真正辦道人。無剪爪之工。更與你說話在。他遂問我。做處如何。與他從頭說一遍了。末後道。我如今只是被箇昏沉散亂。打併不去。他云有甚麼難。自是你不猛烈。須是高著蒲團。竪起脊梁。教他節節相拄。盡三百六十骨節。八萬四千毛竅。併做一箇無字。與麼提起。更討甚麼昏沉散亂來。我便依他說。尋一箇厚蒲團。放在單位上。竪起脊梁。教他節節相拄。透頂透底。盡三百六十骨節。一提提起。正如一人與萬人敵相似。提得轉力轉見。又散到此。盡命一提。忽見身心俱忘。但覺目前。如一片銀山鐵壁相似。自此行也如是。坐也如是。清淨三晝夜。兩眼不交睫。到第三日午後。自在三門下。如坐而行。忽然又撞見修兄。他問我。在這裡作甚麼。對他道辦道。他云你喚甚麼作道。遂不能對。轉加迷悶。即欲歸堂坐禪。到後門了。又不覺至後堂寮中。首座。問我云。欽兄你辦道如何。與他說道。我不合問人多了。剗地做不得。他又云。你但大開了眼看。是甚麼道理。我被提這一句。又便抽身。只要歸堂中坐。方纔翻身上蒲團。面前豁然一開。如地陷一般。當是時呈似人不得。說似人不得。非世間一切相。可以喻之。我當時無著歡喜處。便下地來尋修兄。他在經案上。纔見我來。便合掌道。且喜且喜。我便與他握手。到門前柳堤上行一轉。俯仰天地間。森羅萬象。眼見耳聞。向來所厭所棄之物。與無明煩惱。昏沉散亂。元來盡自妙明真性中流出。自此目前露倮倮地。靜悄悄地。浮逼逼地。半月餘日。動相不生。可惜許。不遇具大眼目。大手段尊宿。為我打併。不合向這裡。一坐坐住。謂之見地不脫。礙正知見。每於中夜睡著。無夢無想。無聞無見之地。又却打作兩橛。古人有寤寐一如之語。又却透不得。眼若不睡。諸夢自除。心若不異。萬法一如之說。又都錯會了也。凡古人公案。有義路可以咬嚼者。則理會得下。無義路。如銀山鐵壁者。又却都會不得。雖在無準先師會下。許多年。每遇他開室。舉主人公話。便可以打箇[跳-兆+孛]跳。莫教舉起衲僧巴鼻。佛祖爪牙。更無你下口處。有時在法座。東說西說。又並無一語。打著我心下事。又將佛經與古語。從頭檢尋。亦並無一句。可以解我此病。如是礙在胸中者。僅十年。後來因與忠石梁。過浙東天育兩山作住。一日佛殿前行。閑自東思西忖。忽然擡眸。見一株古栢觸著。向來所得境界。和底一時颺下。礙膺之物。撲然而散。如暗室中出。在白日之下。走一轉相似。自此不疑生。不疑死。不疑佛。不疑祖。方始得見徑山老人立地處。正好三十拄杖。何故。若是大力量大根器的人。那裡有許多曲折。德山見龍潭。於吹滅紙燭處。便道。窮諸玄辯。若一毫置於太虗。竭世樞機。似一滴投於巨壑。自此拈一條白棒。掀天掀地。那裡有你近傍處。水潦和尚。被馬祖一踏。便道。百千法門。無量妙義。盡向一毛頭上。識得根源。高亭見德山招手。便乃橫趨。永嘉見曹溪。只是一宿覺。你輩後生晚進。若欲咨參箇事。步趍箇事。須是有這箇標格。具這箇氣槩始得。若是我說底。都不得記一箇元字脚。記著則誤你平生。所以諸大尊宿。多不說做處與悟門見地。謂之以實法繫綴人。土也消不得。是則固是。也有大力量。有宿種。不從做處來。無蹊徑可以說者。也有全不曾下工夫。說不得者。也有半青半黃。開口自信不及者。誠謂刁刀相似。魚魯參差。若論履踐箇事。如人行路一般。行得一里二里。三里四五里便歇。只說得一里二里。三里四五里話。行得百里千里萬里。見得千里萬里境界。說得千里萬里話。須知此事。更在百千萬里。盡乾坤之外。那裡在那裡。汝等諸人。聞恁麼道。須是自家具眼。各能緇素是否。揀擇青黃始得。若也似鴨聞雷。如水澆石。便從達磨大師。與釋迦老子肚裡過。我道也只是閑。久立。

道場山立僧普說。禪客出問云。天氣秋高玉露垂。庭前黃菊綻東籬。臨濟德山施棒喝。不問知音更問誰。答云。知音知後更誰知。進云。與麼則水向石邊流出冷。風從花裏過來香。答云閑言語。進云。如何是德山棒。答云。穿過你髑髏。進云。如何是臨濟喝。答云還聞麼。進云。記得昔日臨濟和尚示眾道。我有時一喝。如金剛王寶劒。有時一喝。如踞地師子。有時一喝。作探竿影草。有時一喝不作一喝用。此意如何。答云從頭問將來。進云如何是一喝。如金剛王寶劒。答云切忌傷鋒犯手。進云如何是一喝如踞地師子。答云真箇可憐生。進云如何是一喝作探竿影草。答云不得面前背後。進云如何是一喝不作一喝用。答云却須參始得。進云探竿影草驗來人。一喝須教海嶽昏。不是法王親的子。等閑誰敢踏渠門。答云且緩緩。進云只如釋迦世尊。四十九年。橫說竪說。說不盡底事。今夜座元禪師。如何布施。答云猶嫌少在。進云。選佛若無如是眼。宗風那得到如今。師拈起拄杖云。只這是德山棒。卓一下。只這是臨濟喝。伶俐漢。向未舉前。一提提得。水向石邊流出冷。風從花裡過來香。其或未然。更煩拄杖子。借德山鼻孔。與臨濟出氣去也。卓一下。金剛寶劒。卓一下。踞地師子。卓一下。探竿影草。只如一喝不作一喝用。與前三喝。是同是別。若謂是同。臨濟大師。未肯點頭在。若謂是別。爭奈被德。山老漢。一串穿却鼻孔。畢竟德山臨濟二大老鼻孔。與四十九年。說不盡底。相去多少。乃靠拄杖。

復云。既隆釋種。須紹門風。諦審先宗。是何標格。豈不見。臨濟三度扣黃蘗。被六十拄杖。如蒿枝拂相似。又不見。德山於龍潭欥滅紙燭處。脫然悟去。道。窮諸玄辯。若一毫置於太虗。竭世樞機。似一滴投于巨壑。二大老。可謂窮千聖之骨髓。徹萬法之根源。流芳後世。垂範于叢林者矣。今時參學道流。又須帶些子眼筋。覰破他古人敗闕處始得。若也覰得破。便見黃蘗龍潭。雖似金翅擘海直取龍吞。要且未免作死馬醫。臨濟德山。是則不離當處。獨跨大方。其奈捨長就短。埋沒靈。要稱百世宗師未得在。

道場門下。不說覰破覰不破。盡是在他頂[寧*頁]上。放屙底漢。如今既在這裡。聚首片時。欽上座。未免借堂上老人威光。掀翻海嶽。撞碎太虗。也要大家證據。雖然王令正嚴。豈可攙行奪市。今朝九月一。打板坐禪。首座謂之表率。或恐一人半人。新發意菩薩。欲覰捕此道者。未有入頭處。未有下手脚處。或工夫有間。而不得成片段。或少有歡喜。不復加鞭。以求正悟。或有悟門。為悟所迷。光影不脫。礙正知見。或為勝妙快樂所。墮在解脫深坑。轉身不得。或於古今差別機緣。有意味可以啗者。一一計較得行。無意味難於咬嚼者。又却分疎不下。或為一切奇言妙句。奧理玄文。障在八識田中。拋捨不下。謂之雜毒入心。如油入麵。永取不出。如今要得通上徹下。一翻翻轉。須是將一則古人沒意智底話頭。如生冤家。與之作對。直是撲一交倒地始得。

若是未有這箇消息。直饒行脚。走盡天涯海角。口裡記盡落索。春秋打開舖席。一似賣狼虎藥。只益戲論。誑惑後昆。自衣單下。半文不直底一著。畢竟不曾摸著。若是真箇卒地斷。嚗地折底漢。眼目定靜。言語提持。著著去離泥水。脫略窠臼。一切處一切時。只麼平帖帖地。那裡恁麼。生生獰獰。吒吒沙沙。道我無敵於天下者也。這箇喚作西天九十六種之數。誇張知解。該抹聖賢。望吾佛祖之道。遠之遠矣。若是具正因。有志之士。莫被這一種。圾性地。泛濫心源。須信有正宗之下。單傳直截之妙始得。

如趙州一箇無字。真箇是一口吹毛利劒。可以破疑團。斷生死。空萬法。融古今。

只貴利根上智。撥著便轉。撩著便行。然後不妨與趙州老漢。同一眼目。同一受用。以至總萬別千差之要。開千差萬別之門。全賓全主。全體全用。全放全收。全生全殺。而總不外此矣。

若是性根遲鈍。操捨不行。却須竪起生鐵脊梁。向長連床上。厚著蒲團。挺身而坐。盡三百六十骨節。與八萬四千毛竅。併作一箇無字。握兩拳頭。撐兩眼睛。一提提起。便欲斬為兩段。能如是著鞭。如是用力。何患乎不成片段。何患乎不到頭。似覺提不起時。轉覺熱悶。悶時與昏昏擾擾時。却須全體一放放下。翻轉身來。就地略行數步。於行處亦如是著鞭。如是用力。只當下別是一般精神。又復翻身上蒲團。挺身而坐。則胸次中酌然。如銀山鐵壁。虗勞勞地。靜悄悄地。何處有一絲毫動相。有一絲毫異相。到這箇時節。却不得守在這裡。又須翻身下地。如坐而行。然後又復如行而坐。晝不足。繼之以夜。夜不足。繼之以旦。翻來覆去。提去提來。不知不覺。忽然拶透。如貧得寶。似闇得燈。如雲開見日。如水底火發。盡十方剎海。是箇大圓鏡。盡十方剎海。是箇自。謂之心空及第。見徹父母未生前面目。若說明大法。透古今。以盡佛祖之奧。喻如入海。方始插得脚。前面洪濤際天。巨浪沃日。那裡更在那裡。切不得聽人道悟是表顯之說。箇事本來成現。只消一笑知歸。是則因是。其奈隔壁摶謎。青黃赤白。長短方圓。畢竟不曾親見。被人掇在面前。分明是差珍異寶。却喚作瓦礫磚頭。分明是瓦礫磚頭。却喚作差珍異寶。又不得聽人道參禪本是安樂法門。那裡有許多生生受受。勞勞攘攘。只消默默提撕。久久自契。這箇喚作死水浸石頭。永無醒動底分子。又不得聽人道只這無字。是箇繫驢橛子。只消提來頓在面前。牢牢把定。繫住這一念子。念頭純熟。自然到家。殊不知。這一念子。如燈焰焰。如水涓涓。眨得眼來。千里萬里。自非潑撒一回。那裡被你把得定。繫得住。又不得聽人道只消於聞聲見色處領攬。折旋俯仰處承當。開口道著。動步踏著。六根門頭。一道神光。晝夜未曾間歇。這箇喚作生死根本。業識癡團。急須斬作三段。又不得聽人道。從無住本。立一切法。本來無有山河大地。明暗色空。無佛無祖。無眾生。無凡無聖。無善無惡。無去無來。無生無死。這箇喚作豁達空撥因果。莽莽蕩蕩招殃禍。又不得聽人道坐斷主人翁。不落第二見。著衣喫飯。不借他力。山是山。水是水。僧是僧。俗是俗。是法住法位。世間相常住。似則也似。是則未是。

如上所說。並是自作障礙。自生退屈。自棄自暴。自殘自虐。醫不得底。偏僻之病。除是下一服換骨靈丹。出得一身白汗。然後即知。傷寒傷熱。傷饑傷飽。盡是大休大歇。大安樂田地。與夫轉八萬四千毛病。為八萬四千。陀羅尼門。是身是病。是草是藥。亦能殺一切人。亦能活一切人。臨時加減。對證修方。一切在我。若是根本不牢。元氣不足。莫教被人下一粒巴豆。便見通身發作。面黑眼花。一時性命。都討不見。若是識安危。知休咎底漢。但是醍醐毒藥。與你對面一翻翻却。於一毫頭。別有通霄活路。如今都是口耳傳習。訛謬方書。並不見一人。有神聖功巧之妙。悞人多矣。往往指見聞覺知。揚眉瞬目。為自。復引即心即佛。與目前說法聽法。一段歷歷孤明之語。為證。然後舉是風動是幡動。不是風動。不是幡動。却喚這箇。作初機公案。教你向這裡。淘澄見地。剔抉根源。然後又舉栢樹子。麻三斤。乾屎橛之類。喚作單頭淺近公案。教你開口處。識取話頭。然後又舉玄沙未徹。趙州勘婆之類。喚作試金石子。又喚作換眼睛烏豆。然後又舉百丈野狐。女子出定之類。喚作宗門關鍵。羅龍打鳳底鉗鎚。然後又舉馬祖一喝。岩頭末後句之類。喚作向上爪牙。衲僧巴鼻。以至從上老凍膿。一時垂慈利物之要。莫不盡有印板上。脫來底樣子。教你從頭穿鑿。從頭注解。合著這箇樣子。便喚作明大法。透古今。殊不知。幸然自是一箇淨潔琉璃瓶子。無端傾許多狼狼籍籍。在裏了也。抑不知。從上若佛若祖。與夫盡天下老和尚。只是共一箇舌頭。有時用一機。千機萬機齊副。有時道一句。千句萬句合轍。有時指千句萬句。只是一機。有時提千機萬機。只是一句。直得搖乾蕩坤。葢天遮地。如擊石火。似閃電光。搆得搆不得。未免喪身失命。那裡有你取意觀瞻。將心湊泊底分。又那裏似世間村秀才。教小學。自上大人。讀到論語孟子毛詩周易一般。若如是。又何用九年面壁。立雪齊腰。只麼傳將去。學將去。便休。將知箇事是出世間法。須具出世間眼器量。一肩擔取始得。若只逐旋扭揑。逐旋摶量。逐旋分別。謂之以情意識。測度如來不思議。大圓覺海。如取螢火。燒須彌山。終不能著。縱饒築得一肚皮。殘羮餿飯。還有一點用得也無。還瞞得一切人也無。縱饒瞞得他人。還瞞得自也無。縱饒瞞得自。還瞞得燈籠露柱也無。既瞞不得。未免被森羅萬象。在冷地笑你在。只如欽上座。今夜恁麼。口嘮舌沸。說七道八。且道還出得這一笑也無。若謂出不得。未免亦是西天九十六種之數。若謂出得。其奈有傍觀眼在。且道傍觀眼。在什麼處。夜深久立。伏惟珍重。

入室後普說。兄弟且在這裡。聚首片時。待為你扭揑鼻孔。劈拆太虗一上。雖是好肉剜瘡。畢竟刀子是鐵。你還知一句中具三玄。一玄中具三要麼。又還知賓中有主。主中有賓。有時全賓是主。有時全主是賓麼。又還知殺中有活。活中有殺。有時全殺是活。有時全活是殺麼。又還知開口不在舌上麼。又還知一手擡一手搦麼。若也於此明辯不下。緇素不行。未免見人道是便道是。道非便道非。正謂矮子看戲。隨人上下。安知青布幕內。元來有人。

這箇說話。莫道你未有田地底人。摸索不著。只是參道者禪。著青布衫漢。十箇五雙。渾崙吞棗。更莫說用意識摶量。口耳沿習之輩。隨語生解。逐句穿鑿定矣。

須知道。此逸格絕塵之妙。不得思量擬議。不涉見聞覺知。又須知道。人人具足。箇箇圓成。只為無量劫來。為生死飄蕩。無明業識蒙。蔽。不得現前。不得受用。如今要得向威音王以前。一翻翻轉。

須是信道。這一著子。真箇是我本有之物。決定不從人得。然後盡父母所生之體。天地所稟之氣。併作一口吹毛利劒。將自一條窮性命。斬作兩段。颺在萬仞懸崖之下。直得森羅萬象。徹底平沉。方謂之心空及第。海印發光。

苟或外此。直饒參得一肚皮。築得一布袋。臘月三十日。未免手忙脚亂。如落湯螃蠏。

某在無準癡絕會下時。有箇朋友。每每有一言半句。膾炙人口。於古人傍敲暗打處。亦自盡知落著。只是不曾做蒲團上。自工夫。後來曾在諸方做藏主。氣高行輩。一日因打數頭閑官司。搆架不徹。為他人所勝。因此氣。嘔血致一疾。弗救。於臨終時。直得千生萬受。求死不得死。每見朋友來問疾。便道。我參禪。平生不曾做蒲團上工夫。不信有悟門。只在冊子上著到。將謂佛祖之道。止於此矣。今日到這裡。一點也用不著。勸你輩。參禪莫如我一般。須是做靠實工夫。始得。說了又眼淚下。

這箇便是不信有悟門底樣子。死不知去處。生不知來處。所謂生死事大。無常迅速。轉眼便是來生。忽然一息不來。前路茫茫。不知何往。撞入驢胎馬腹中。總不見得。

你輩初機晚進。何不趂身強力健。打教徹去。這裏孤峰絕頂。爐韛之所。叢林溫煖。百事現成。香積供養殊勝。若不向這裡。打教徹去。可謂孤負佛祖。孤負檀信。孤負師友。孤負自。一朝不恰好。打箇手蹉脚跌。自若不明白。粒米莖虀。悉用牽犁拽杷。償他始得。豈不見。夏間許多亡僧。各各燒作一堆。送在三塔裏了。如今在甚處。安身立命。還知麼。若也不知。豈不是死不知去處。謂之死大。即今眼眨眨地。在這裡。問箇父母未生前面目。開口不得。豈不是生不知來處。謂之生大。灼然生死事大。須是把當一件無大至大底大事。竪起生鐵脊梁。討教明白始得。十二時中。莫雜用心。莫只悠悠漾漾。虗度時光。須是打教成一片始得。須是這一念子。無絲毫間斷始得。古者尚道。看經看教。是雜用心。何況你白日起來。只了逐東逐西。七上八下。為人事役役者哉。古者又道。參禪學道。是雜用心。參禪學道。既是雜用心。却教你向那裡用心。喝一喝。含元殿裡。何須更問長安。自是你一念馳求不歇。棄了現成活計。却欲登天入地。別討生涯。別求佛法。所以做盡伎倆。受盡辛勤。轉加顛倒。若能直下頓歇馳求一念。則萬法當體寂滅。萬法依舊熾然。行也得坐也得。著衣喫飯。不是別人。山青水綠。夜闇晝明。昏沉散亂。生死涅槃。總是自家。縱橫遊戲。得大自在法門。無一法可棄。無一法可取。佛與眾生。俱是假名。殊無實義。雖然你又須眼自開。冷地一笑。知道元在自屋舍中。當軒大坐始得。若只逐旋扶籬摸壁。傍人門戶。又是認驢鞍橋。作阿爺下頷。則沒交涉矣。如適來為兄弟舉話。有一人半人。開口不識語路。踏步不知高低。要登主人堂。入主人室。也恐未得在。如今大事為你不得。小事各自知當。彼此不須敗闕。牌且納還上方。

僧問。少林首傳二祖。五葉芬芳。葱嶺單提隻履。千燈續焰。門庭雖有五家。般若同歸地位。如何是五家宗旨。答云。有口只堪喫飯。進云。若不借問。怎達本源。答云。未敢相許。進云。如何是溈仰宗。答云父慈子孝。進云。如何是臨濟宗。答云迅雷不及掩耳。進云如何是曹洞宗。答云三更不借夜明簾。進云如何是雲門宗。答云體露金風。進云如何是法眼宗。答云山自青水自綠。進云五家宗派蒙師指。向上宗乘事若何。答云頭頂天脚踏地。進云今日座元禪師。為眾普說。還有為人處也無。答云你面皮厚多少。進云但得雪消去。自然春到來。禮拜歸眾。

師乃竪起拂子云。這一隊太平奸賊。割據一統乾坤。有殃害平人之惡。被拂子一時擒下。縛作一束。號令在這裡了也。還見麼。若也未見。待與從頭點過。以拂子擊一下。三玄三要。又擊一下。五位君臣。又擊一下。一鏃破三關。分明箭後路。又擊一下。三界惟心。萬法惟識。又擊一下。絲來線去。明暗相投。既是贓證。一一分明。如今却作麼生結絕。連擊兩下。

乃云。佛法無人說。雖慧不能了。只如諸方老宿。匡徒領眾。三百五百一千。浩浩地。擊動牛皮皷。擺動牛尾巴。又豈是無說。又如盡大地人。著衣免寒。喫飯免饑。更要了箇什麼。又何待你板頭下。一箇黃面漢子。攙匙亂筯。搖唇鼓舌。作什麼。雖然你畢竟喚什麼作佛。又喚什麼作法。了與不了。又作麼生。忽若有箇生鐵鑄就底漢。捩轉面皮。喝散大眾。掀倒禪床。豈不慶快平生。話行天下。若是邯鄲學唐步。放過也恐未得在。有麼有麼。

現前諸尊上。既是袖裡藏鋒。冷觀敗闕。莫怪向淨潔地上。撮些子沙土。撒在你後生晚進眼裏去也。

山河大地。明暗色空。豈不是佛是法。風動塵起。鴉鳴鵲噪。豈不是佛是法。四時代謝。萬物榮枯。天晴日頭出。雨落地下濕。豈不是佛是法。以至真如般若。菩提涅槃。無明煩惱。妄想顛倒。行住坐臥。折旋俯仰。豈不是佛是法。這箇是諸方叢林中。學得底家常茶飯。有什麼交涉。既無交涉。又莫是泥龕塑像。黃卷赤軸。是佛是法麼。又莫是即心非心。亦有亦無。半合半開。是佛是法麼。又莫是麻三斤。乾屎橛。庭前栢樹子。是佛是法麼。又莫是觀世音。將錢買胡餅。放下手元來是饅頭。蝦[跳-兆+孛]跳上天。蚯蚓驀過東海。是佛是法麼。又莫是盡一千七百則。主賓互換。生殺之機。與一大藏。五時八教。權實之旨。是佛是法麼。這箇又是諸方老凍膿。嘔出底野狐涎唾。又有什麼交涉。既無交涉。又莫是即今口吧吧地。與眼眨眨地。是佛是法麼。這箇喚作鼓無明袋。弄粥飯氣。沒交涉中。更沒交涉。既無交涉。畢竟佛法二字。却教甚麼人說。又教甚麼處了。喝一喝。若是師子。便合翻身。韓獹一任逐塊。所以道。赤肉團上。壁立萬仞。只此靈鋒。阿誰敢擬。亦能殺人。亦能活人。奴呼菩薩。婢視聲聞。釋迦老子。只好提瓶挈水。達磨大師。洗脚也未有分。據生死海。為大解脫遊戲之場。滅佛祖燈。如彼夢幻空花之影。無去無來。無得無失。無古無今。無他無自。空牢牢。活潑潑。淨倮倮。赤洒洒。沒可把。明明向你道。沒可把。因什麼十箇五雙。動是扶籬摸壁。無自由分。又如駝一箇漢子。在肩上立地了。行一步子。也放手脚不得。你若恁麼地。便有駝起。不駝起時。一動一靜。未免將日用。打作兩橛。要見寤寐一如。生死無間。不可得矣。十二時中。便未免有一半佛法。一半世法。互相取捨。無有是處。又於聲色堆裡。逆順門頭。有箇聞底見底。有箇是底非底。又有箇不聞不見。不是不非底。夾截自受用之地。要打成一片。不可得矣。只這打成一片底說話。往往多是錯會了也。將謂面前有一物在。這裡。教你著功用力了。打成一片。殊不知。你但忘知忘覺。絕見絕聞。自然成一片矣。却就這裡。縱橫遊戲。七出八沒。發大機顯大用。則從上若佛若祖。與盡大地人。赤窮性命。總在這漫天網子裡了也。有時把定。教你住也得。有時放行。教你去也得。有時教你生也得。有時教你死也得。有時向你。道是道非也得。有時向你。道有道無也得。以至脫間漏架。換斗移星。指南作北。總不離這一著子。

你如今不到這田地。葢謂是你情生智隔。想變體殊。棄了自成現。潑天活業。却欲向見聞聲色之內。僉疆立界。自狹自小。稍有越界侵疆。便見契券不明。作主不得。從上若佛若祖。與父翁。代相承底。葢古今天地。榛荒草穢。是謂可憐憫者。欽上座到此索性不憚勞苦。與你把手。耕翻到底。喝一喝云。只這是。古今天地。只這是。古今日月。只這是。從上佛祖。只這是。父翁契券。只這是。自業。只這是。無明種子。只這是。榛莽交參。只這是。稻香果熟。能於一喝未施。一念未生。一塵未立以前。一踏踏著。萬象森羅。一時拱手。更說什麼。四至分明。業歸本主。直得盡大千剎海。百億乾坤。是上座自。窮曠大劫。百億佛祖。是上座兒孫。以至變桑田為滄海。縮萬世為一時。法爾如然。初無奇特。你若不到這箇田地。何以謂之明大法。透古今。又何以辨龍蛇。擒虎兕。你若不具殺人不眨眼底氣槩。便未免被五蘊四大。牽入陰界中去也。又其不然。今日三。明日四。寒一上。熱一上。信一半。疑一半。安有成辦底時節。安有到家底消息。你須是奮不顧身。一往直入。百萬軍中。直取顏良一箇頭子。號令天下始得。你若只猥猥毸毸。殃殃祥祥。東尋西討。地覔針。又濟得什麼事。縱饒你忽然看得一句子透。歡喜一上子。從頭舉來一看。將謂都是了也。逗到明朝後日。莫教築著一句子。透不過。待從頭舉來一照。又都不是了也。又聽你向這裡。東咬西嚼頌古內合。頌古內參。碧岩集上檢。耳朵頭聽。肚皮裡卜。忽然卜著。又透得這一句子。又懽喜一上子。又將謂都是了也。忽然不恰好。被箇沒意智漢。將手向你面前劃一劃。又透不得。又印都不是了也。無他。葢為你疑團不破。一向只在情意識內走。逗到意路不行處。頓在面前。如銀山鐵壁。橫也沒奈何。竪也沒奈何。你到這裡。須是倒退一步。一翻翻轉。颺在背後始得。你若逐旋挨。逐旋拶。逐旋穿。逐旋鑿。直饒你討得些子罅縫。爭奈銀山鐵壁。只在你面前。消化不得。

你又不見。白雲端和尚道。從上留下一言半句。未透者。如銀山鐵壁。及乎透了。元來自。便是銀山鐵壁。且道白雲道底是。欽上座道底是。你若向這裏覰得透。一千七百則。閑家潑具。如貫珠輪。一時被你撥在後面了也。其或不然。未免銀山鐵壁。只在你面前。消化不得。正恁麼時。那箇是上座自。喝一喝。劒去久矣。

改旦令辰。同列兩序。合山尊眾。各各道體。起居萬福。某夏間誤蒙方丈俾令掛牌。甚愧才踈。殊不稱職。前月二十日。再為初機。舉話一次。復隨後忉怛一上。本擬送牌納還了。在冬節告閑。茲因主人未歸。今日是初一。似覺堂中冷淡。不免出來。做箇熱閧。惟是天寒。牽率大眾。不勝戰汗。有箇四句頌。寤寐一如。舉似大眾。面前明暗兩忘時。莽蕩乾坤都不知。到此若生毫髮見。依前越國又依稀。

湖州報恩普說。三十三州七十僧。驢腮馬額得人憎。諸方若具羅龍手。今日無因到淨明。此是應菴老祖。開了這般口。至今合不得。報恩今日道。八十餘人十七州。相看盡是惡冤讎。諸方有道不肯學。來共山僧作對頭。今日到這裡。有口却無開處。未免向壁角落頭。拈起一柄折頸刀子。度與諸人。所貴向情識未動以前。一刀兩段。便見著衣喫飯。不是別人。鵲噪鴉鳴。初非外物。設或信根遲鈍。三搭不回。自是你宿無靈種。也怪雪岩不得。

只如廣額屠兒。在涅槃會上。放下屠刀道。我是千佛一數。臨濟到高安灘上。被大愚一點。便道。黃蘗佛法無多子。德山於龍潭。吹滅紙燭處。見徹自。便道。窮諸玄辯。若一毫置於太虗。竭世樞機。似一滴投于巨壑。這幾箇漢子。豈不是一得永得。一了便了底樣子。豈似你如今根浮脚淺。這裡經冬。那邊過夏。逴得些子殘羮餿飯。築在肚皮裡。莫教打一箇噫氣。直得薰殺人。點胸點肋道。我會禪會道。將一箇是字與非字。頂在額角上。到處去印證那禪牀角頭老骨檛。似這般底。有處著你在。參須實參。悟須實悟。閻羅大王。不怕你多語。勸你後生晚進。何不趂身強力壯。一往直前。退步就。打教徹去。莫只悠悠漾漾。者也之乎。鑽入骨董袋裡去也。直須竪起生鐵脊梁。向蒲團上。一揑粉碎。直得虗空汗下。大地平沉始得。若也未有這箇力量。須是十二時中行坐時。著衣喫飯時。屙屎放尿時。單單提古人一則沒意智底話頭。如一座須彌山。頓在八萬四千毫竅。三百六十骨節之間。心心相續。念念相承。忽於用力不及處。盡底一翻翻却。窮十方三際。是箇大解脫場。是箇大光明藏。便可與從上百千佛祖。握手出沒。遊戲其間。如置陶家輪於掌上。可得而思議哉。

前晚僧眾。賷香上來。禮拜了。欲請為眾普說。參頭出云。某等愚昧。蒙無所知。伏望不吝慈悲。開示第一義諦。令某等得箇入處。若論第一義諦。正要蒙無所知。何得頭上更要安頭。騎牛更要覔牛。且問你喫飯。還要問人借口麼。著衣還要問人借手麼。行底坐底。聞底見底。又是阿誰。一切處一切時。更欠少箇什麼。可謂現成。可謂省力。直下坐斷報化佛頭。如白衣拜相。平地登仙。無第二人。無第二念。盡大地只是一箇自。自是你自信不及。甘受陸沉。叉手當胸。道箇咨和尚。也大屈哉。

如今不獲。向第二義中。略借古人蹊徑。更與你作箇方便。僧問趙州。狗子還有佛性也無。趙州道無。只遮一箇無字。便是你父母未生前。本來面目。便是為你。截斷生死夢幻根株底刀子。便是為你。照破古今千差萬別底鏡子。只貴向未舉起前。翻身一擲。颺在那邊更那邊。直得洒洒落落。八穴七穿。大用現前。不存軌則。雖然我恁麼道。也是大海鑿池。虗空釘橛。望他正宗下事。遠之遠矣。作麼生是正宗下事。夜深不如瞌睡好。

百千異流。咸歸大海。百千異法。咸歸此宗。如天普葢。似地普擎。燕語鶯吟。共演如來實相。山青水綠。單明清淨法身。若是英特上士。便好喝散大眾。掀倒禪床。將山僧爛搥一頓道。且莫誤賺後人。瞎將來眼。豈不慶快平生。

若也只麼握節當胸。伏聽處分。不免引些陳爛葛藤。牽惹諸人去也。豈不見。永嘉大師。初參六祖。至曹溪遶禪床三匝。振錫一下。卓然而立。祖云夫沙門者。具三千威儀。八萬細行。何得生大我慢。永嘉曰。生死事大。無常迅速。祖曰。何不體取無生。了取無速。永嘉曰。體本無生。了本無速。祖云如是如是。永嘉方整威儀禮拜。須臾告辭。祖曰。返何速乎。永嘉曰。本自非動。豈有速耶。祖曰。誰知非動。永嘉曰。仁者自生分別。祖曰爾甚得無生之意。永嘉曰。無生豈有意耶。祖曰。無意誰當分別。永嘉曰。分別亦非意。祖曰。善哉善哉。少留一宿。叢林自此稱為一宿覺。兄弟一等是發足超方。尋師訪道。就中永嘉較別。你看他一動一靜。一語一默。自是葢天葢地。耀古騰今。更看他遶禪床三匝。振錫一下。卓然而立。是什麼氣槩。無端六祖道。夫沙門者。具三千威儀。八萬細行。何得生大我慢。也大屈哉。永嘉曰。生死事大。無常迅速。面赤不如語直。祖曰。何不體取無生。了取無速。將謂有多少奇特。永嘉曰。體本無生。了本無速。謾費分疎。祖曰。如是如是。冬瓜印子。永嘉方整威儀禮拜。須臾告辭。且道與振錫一下。卓然而立。相去多少。祖曰返何速乎。又却世情流布。永嘉曰。本自非動。豈有速耶。少說道理。祖曰。誰知非動。喝一喝。永嘉曰。仁者自生分別。不妨軟頑。祖曰。爾甚得無生之意。又是冬瓜印子。永嘉曰。無生豈有意耶。始終只認得一橛。祖曰。無意誰當分別。何不與本分草料。永嘉曰。分別亦非意。三十棒。一棒也較不得。祖曰。善哉善哉。少留一宿。大小祖師。放過永嘉了也。

如今兄弟。跨人門戶。是則也道箇生死事大。無常迅速。祇是纔入僧堂裡。便被一鉢五味羮。換却舌頭。一時忘却了也。十二時中。不是勾三攬四。便是說七道八。縱有一人半人。真箇把作一件事。在蒲團上。不是昏沉。便是散亂。何曾有一斯須一頃刻。如永嘉遶床三匝。振錫一下。卓然而立底時節。又何曾知道。體本無生。了本無速。又何曾知道。分別亦非意。日久月深。未免打入長行粥飯群中去也。所以道。既隆釋種。須紹門風。諦審先宗。是何標格。須是發大勇猛。立大志願。不顧危亡。一往直前。不問是生是死。是無明是煩惱。是真如是般若。是昏沉是散亂。一斬斬為兩段。赤骨律地。跳將出來。大洋海裡翻身。須彌頂上著脚。然後單單提起無上佛祖正印。盡百億山河大地。百億往古來今。若聖若凡。若草若木。一印印定。毫髮無餘。竪起拂子云。看看。印文露也。眼辦手親。一逴逴得。一任顛來倒去。橫搭竪搭。是神是鬼。是邪是正。悉與面門一搭。教伊轉身無路。回避無門。喚作海印三昧。亦謂之海印發光。正恁麼時。不見有生死。亦復離涅槃。不見有無明煩惱。昏沉散亂。亦復離真如解脫。般若菩提。還信得及麼。

得入手。不妨拈出。對眾一搭印破三世佛祖面門。也要燈籠露柱。相共證明。有麼有麼。如無。山僧不免借永嘉大師。見六祖底。拄杖畫一畫云。畫開錦縫。拈出正印。普示諸人去也。卓一下。三要印開朱點窄。未容擬議主賓分。

告香普說。光陰易老。果是無常迅速。夢幻不堅。豈非生死事大。有力量漢。一翻翻轉。直得大地平沉。乾坤獨露。萬里長空。纖塵不立。森羅萬象。俯仰折旋。全體是箇大光明藏。佛與眾生。同一受用。絲毫不異。只為情生智隔。想變體殊。四聖六凡。輪迴三界之內。善惡趣中。無由出離。遂勞我先聖。脫珍御服。著弊垢衣。與爾同生同死。同來同去。同住如來。無上妙明性海。開佛知見。示佛知見。說無說有。說是說非。說空說假。說權說實。說正說偏。說一乘圓頓。至於教外別傳。行棒行喝。指空話空。開三要玄門。分四種料揀。五位君臣。一鏃破三關。兩口無一舌。即色明心。附物顯理。麻三斤。乾屎橛。庭前栢樹子。狗子無佛性。是皆一時方便。如將蜜果。換苦葫蘆。又如將一百二十斤重擔。一放放在你肩上。只要知道。盡是自家珍寶。自家受用。無窮而。伶俐漢。不受人瞞。道總是磚頭瓦礫。殘羮餿飯。不勞拈出。大地山河。本來清淨。見聞知覺。本自現成。出生入死。如同遊戲。塵沙剎海。自他不隔於毫釐。十世古今。始終不離於當念。自是你自生障礙。自作艱難。自信不及。咄。信箇甚麼。頭上豈可安頭。鉢盂豈可安柄。你若抵死。更不知歸。堅欲捕風捉影。不妨竪起生鐵脊梁。盡三百六十骨節。八萬四千毛竅。併作一箇無字。一提提起。斬斷昏沉散亂。掀翻明暗色空。夜半突出金烏。照了空花水月。大千沙界海中漚。一切聖賢如電拂。仰山到這裡。是有舌如結。言詞俱喪。不免將自。抹作微塵。供養盡大地人去也。三千里外。掩鼻橫趨。喫老僧三十拄杖。聞香聽氣。途路之客。莫教認毒藥作醍醐。通身瀉下腸肚。通身換却骨頭。也須腦後一鎚。死中再活。

自餘依依稀稀。彷彷彿彿。瞎驢趂大隊。認魚目作明珠。仰山這裡。却用不著。

今夏三百六十僧。多是諸方頭角。罷參宿衲。卍字堂前。竿木隨身。探水而

忽若傾湫倒岳。又却水泄不通。你向什麼處。與雪岩相見。擬議之間。莫怪霹閃電。

就中亦多有新發道意菩薩。乍入叢林。未知深淺。切忌雜毒入心。直須取一生不會。下些實地工夫。一踏到底始得。切莫向古人冊子上尋。今人口角下覔。直饒學得。盛水不漏。莫教被明眼人一覰。如水銀落地。一時百雜碎了也。參須實參。悟須實悟。閻羅大王。不怕多語。若論宗門下事。擊石火閃電光。指南作北。換斗移星。動若疾過風。那裡覔他縫罅。所以道。有賓有主。有體有用。有收有放。有殺有活。有賞有罰。有時全賞全罰。有時全罰全賞。有時賞中有罰。罰中有賞。有時賞即是罰。罰即是賞。賞罰俱明不明。方見有賞有罰。有時全生全殺。有時全殺全生。有時生殺同時。俱不同時。至於賓中有主。主中有賓。賓中賓。主中主。賓主交參。主賓互換。等閑拈起一微塵。便有如是賓主。有如是體用。有如是收放。有如是生殺。有如是賞罰。豈你杜撰長老。杜撰衲子。認些螢火之光。可以擬議者哉。雖然。太平不用閑戈甲。一統山河似鏡清。

告香普說。參方上士。問道英靈。舉足動步。須看先輩典刑。德山見龍潭。吹滅紙燭。徹法源底。入門便棒。打風打雨。臨濟喫黃檗三頓痛棒。摟出心肝。入門便喝。如雷如霆。自餘隔江招手。望見剎竿。鰲山店上。畫角聲中。總是路途之客。無足道者。你輩後生晚進。不辨春秋。不分晝夜。被昏沉散亂。縛作一束。滯在無魂必死之鄉。也道我參方問道。得不逢人愧悚者哉。討掛搭時。無一人不道生死事大。無常迅速。纔跨僧堂門。便不見有無常。不知有生死。但知趂大隊。喫粥飯。屙屎送尿。隨人上下而。誰管你狗子佛性無。麻三斤。庭前柏樹子。便生佛出世。也只道是西天老比丘。可謂是絲毫無繫。直透大休大歇。大安樂田地者矣。其奈依稀相似。端的不然。脚又疼。背又痛坐一霎禪。喫一頓飯。兩脚如槌打相似。也好恓惶。也好生受。兄弟只這便是生死無常。到來時節。只這便是父母未生。本來面目。現前時節。若能如是領略得去。不越一念。親證如來清淨法身。不動一塵。親入如來寶明空海歷三大阿僧祇劫。不離當念。遍十方恒河沙世界。不離目前。演百千無量妙義。說百千無量妙法。總不離這箇時節。還信得及麼。若信不及。將此深心奉塵剎。是則名為報佛恩。竪起生鐵脊梁。提起一箇無字。如一座須彌山。頂在額角頭。正恁麼時。自然不見有昏沉。亦不見有散亂。脚也不疼。背也不痛。孜孜爾。念念爾。不覺不知。噴地一下。親見三世諸佛。法報化。金剛正體。放光動地。照塵沙剎。盡是金色光明世界。森羅萬象。艸木叢林。盡是寶華王座。出微妙音。演微妙法。普度一切群生。平等成佛。現前清眾。不分內外。不間親疎。不問上中下座。有學無學。出世未出世。盡是在須彌燈王會中。與釋迦如來。同受記莂。於五百劫後。同時成佛。各據一國土。各轉四諦法輪。各度無量眾生。轉度未度。轉化未化。直待眾生界空而後

則故是。却須迴光返照。自家真箇是。那箇成佛底面孔也無。亦須各各自家檢點。從朝至暮。還得成片段也無。還得一絲毫無間斷也無。還得一絲毫。不犯叢林規矩。像箇衲僧去就也無。

自其不然。未免只是虗消信施。唐喪光陰。豈不孤負行脚本志。動是二三百里。二三千里。拋離鄉井。父母師長。成得箇甚麼邊事。豈不自家奮發。自生勉勵。勇猛更加勇猛。精進更加精進。提一箇無字。如合眼跳黃河。盡命一跳。必有契悟底時節。但要寬著期限。急下手脚。以悟為則。不得將心待悟。便被一箇悟字。一礙礙住。直待彌勒下生。也無箇悟底時節。喝一喝。悟箇甚麼。直下坐斷報化佛頭。無第二人。無第二念。一切處現成。一切處成見。山是山水是水。僧是僧俗是俗。直饒擘開太華。透出黃河。也只是箇山青水綠。閑看粉節過墻。添得數莖新竹。

聖恩寬大。佛法中興。無如此日。祖道荒凉。叢林凋喪。無甚此時。你這一隊漢。一百里。二百里。一千里。二千里。總道來仰山寺裡。依附廣眾。親近師友。參禪學道。究明躬下。生死大事。却只麼隨群逐隊。業識茫茫。爭人爭我。爭是爭非。爭先爭後。驀越叢林。埋沒自唐喪光陰。虗消信施。輕欺天地。慠慢佛祖。略不勉勵。抖擻自。返面自看。是我畢竟。有甚麼長處。禪作麼生參。道作麼生學。死生大事。作麼生透。縱使有一知半見。也是口耳沿習。訛謬語言。認驢鞍橋。作阿爺下頷。指鹿為馬。喚鐘作甕。所謂一盲引眾盲。相牽入火坑者。是也。求一箇半箇。向佛祖命根下。直斷一刀。佛祖頂[寧*頁]上。倒行一步。萬中無一。多只寮舍裡。經案頭。鐘樓鼓樓上。佛殿藏殿裡。長廊下。聚頭接耳。情識摶量。識情解註。傳授裏私佛法。殊不知。古人一時方便。垂慈。流落一言半句。如蟲禦木。偶爾成文。你若著意追求。著實理論。又却全體不相似了也。直饒注得。明白又明白。解得分曉又分曉。隔截生死一念子。還曾破也未。面前五陰六塵。還曾開也未。仰山門下。論實不論虗。我在江浙時。有一種住大院尊宿。口裡水漉漉地。築一肚皮。殘羮餿飯。一味穿鑿古今。拈起拂子。東擊西敲。撒出一肚皮。野狐涎涕。直得遍地狼狼藉藉。臭不可聞。有一種不識好惡漢。攬著這般臭氣。喚作醍醐上味。為世所珍。蘊在八識田中。如油入麵。永取不出。氣習薰陶。枝蔓滋長。子又生孫。孫又生子。莫相傳授。互相證據。各各自謂。會禪會道。自曾明白。先要龜鑑他人。開室舉話。受人請益。寫法語示因緣。滿紙盈筆。說相似葛藤。誑惑江湖。聾瞽後學。造地獄因。結無間果。千佛出世。不通懺悔。正因行脚。正因辦道。正因做工夫。本色道流。直須寬作程限。急著手脚。以悟為則。若貪速効。又貪易入。便被這一種黨類。勾引在草窠中。成就野狐知見。野狐伎倆。半青半黃。不分不曉。朧朧。彷彷彿彿。如魂不散底死人相似。則是箇焦芽敗種。若是有力量漢。直須一生不會。今生不了。更有來生。來生不了。更有後世。曠大劫來。生死無明煩惱。與天地同根。要一翻翻轉。超過三大阿僧祗劫。與佛齊肩。豈易事也哉。

今夏一眾。老成亦多。英俊不少。半是擎頭戴角。半是伏爪藏牙。必欲與生死二字。討箇明白。是故諸路鄉頭。力到侍者寮陳請。必欲老僧。為眾告香。我心裡道。今年七十。老不以筋力為能。成龍者從他上天。成蛇者從他竄草。而況老僧。無禪無道。無見無聞。生平不事方冊。又無記持。說箇什麼即得。只有箇狗子無佛性話。颺下糞掃堆頭。四十餘年了也。只得拈出。布施諸人。從教西咬東咬。橫嚼竪嚼。忽然失口咬碎。直得山河大地。森羅萬象。盡底平沉。一大藏教。五千四十八卷。一千七百則葛藤。氷消瓦解。生死與去來。不妨自由自在。若是逐旋參。逐旋透。逐旋和會。逐旋懽喜。叢林大有人在。非吾所知。

雪巖和尚語錄卷第二


【經文資訊】卍新續藏第 70 冊 No. 1397 雪巖祖欽禪師語錄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卍新續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CBETA 掃瞄辨識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回上層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