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卷

卍新纂大日本續藏經 第70冊
No.1396 無見先覩禪師語錄 (2卷)
【(嗣法門人)智度等編】
第 2 卷

 

妙明真覺無見覩和尚住華頂善興禪寺語錄卷下

偈頌

示坦禪人

大道坦然。不可依倚。大道虗曠。寧存規矩。休執文字。勿滯妙理。水月非喻。鏡像莫比。寂靜忘心。坐鬼窟裏。向外馳求。白雲萬里。參玄上士。興決烈志。坐臥經行。密提祖意。心心無間。念念不異。異見狐疑。自暴自棄。打破漆桶。有何諱忌。截普贒脛。斷文殊臂。得大安樂。自在游戲。慎勿掠虗。欺誑巧偽。一翳在眼。空花亂墜。止止不須說。妙法難思議。溪邊白鷺鷥。飛上長松樹。

示文禪人

秋露滴禪衣。秋風翻木葉。拈起鐵蒺藜。舉步自超越。為言西峯來。披雲扣岩穴。問訊了喫茶。一一皆明徹。胡為更覔語。對面成途轍。幽鳥隔窻啼。長松掛新月。

示永嘉圓首座

覺海性澄圓。慎勿從他覔。烟水百城南。遍參善知識。相別十年。尋訪千岑碧。凜凜冰雪中。坐對松根石。一喝分賓主。青天轟霹。應咲老矍曇。彈指超彌勒。

呈方山和尚

佛出現於世。為一大事故。開示正知見。利鈍悉皆度。偉哉天人師。參徒蟻羶慕。不涉思惟中。白雲千萬里。曲開方便門。示我轉身句。明朝雨脚收。卷衲便歸去。瓦鉢煑黃精。地爐煨紫芋。

示山禪人

與汝拄杖子。虗空裏釘橛。奪却拄杖子。大海中捉月。提起殺活劍。弄巧翻成拙。寒山與拾得。撫掌咲不輟。奇哉妙蓮花。出水常清潔。胡為乃不然。行汗空言說。邪師過謬多。滔滔說甄別。縱饒玄會得。猶是眼中屑。不經大爐鞴。焉能抽釘楔。沃洲山上人。遠來扣岩穴。有大丈夫志。作事頗決烈。單方巴豆子。盡底為傾泄。通身冷汗流。再甦方奇絕。應病故與藥。不盡閒施設。憍梵波提側耳聽。舜若多神驚吐舌。

示贊禪人

雪老低頭歸菴。麻谷携鋤入園。一對無孔鐵鎚。剛要掘地覔天。縱饒機先著眼。隔三千大千。若還句下承當。如蠶作繭自纏。猛虎不食鵰殘。俊鷹不打死鸇。一一天真明妙。千聖亦莫能傳。驀然如桶脫底。始信吾不虗言。風送水聲來枕畔。日移松影到簷前。

示可西堂

居山二十年。自得山中趣。山鳥白晝啼。山花開滿路。木屐印蒼苔。蘿龕鎻寒霧。鐵錫與銅瓶。長年掛枯樹。山高分外寒。紙衣鋪艾絮。携籃挑笋芽。開畬種紫芋。上人如不忘。伴我峯頭住。

示興禪人

無端一念瞥然興。好似浮雲點太清。萬疊台山親到頂。桃花爛熳雨初晴。

示顯殿主

蜂房蟻穴光明藏。綠水青山正覺場。叉手進前休擬議。頭頭物物顯真常。

成知客之淨慈

不逼生蠶繭不成。丈夫立志要堅貞。南屏山裏參尊宿。慧日煌煌照世明。

示友維那

我儂忍饑尚不暇。奚暇為汝說佛法。萬峯頂上雨初晴。松杉翠滴蒼苔滑。

答劉知州

目擊道存真慶快。心如水月照何窮。蒙頭跣足寒山子。珍重閭丘慎覔蹤。

與克密釋兒宣差

宿雨初收暑氣清。 御烟新染葛衣輕。大千沙界同文軌。鐘產贒良輔 聖明。

贈南明趙青山學士

春深相與登華頂。扣問葛洪舊丹井。六合茫茫人未知。月瀉千峯萬峯影。

示璝禪人

生平自咲百無能。破衲蒙頭住碧層。壁角落頭生掃帚。弗曾拈起當烏藤。

示海禪人

寶陀岩畔海濤濶。滑石橋邊差路多。聞說爭如親見好。一聲幽鳥出烟蘿。

示日本揀禪人

未跨船舷三十棒。現成句子切須參。華峯四萬八千丈。流水松風為指南。

示玄禪人

氷河發非為妙。枯木生華亦未奇。對坐松根無別語。擡眸祇看白雲飛。

贈劉星士

白雲紅葉擁柴門。且捲星書坐石根。禍福盡從心召得。無心禍福不須論。

示安禪人

好個安心法。當陽妙不傳。誰知潭底月。元在屋頭天。

示何大夫鑄鐘

大冶爐中煆出來。頑銅鈍鐵總良材。清聲遠播三千界。擾擾勞生眼豁開。

送西臺常御史

腰佩黃金退藏。苦心剋志扣諸方。華峯頂上曾親到。雲自閒閒水自忙。

答東嶼和尚

三世如來一口吞。陳言冷語不須論。三錢買個黃砂鉢。埋向爐邊煑菜根。

答濶濶出院使

異寵恩光下日邊。方袍新染 御爐烟。雲中老衲將何報。一炷清香禮佛前。

示常禪人

平常心是道。舉步入荒草。要知端的意。一老一不老。

禮方山和尚塔

雲巒蹔下禮慈容。誨語如同一日中。佇立塔前泥半掩。湖光黯黯雨濛濛。

韶國師受業

心外無法揚家醜。滿目青山途路長。四百餘年行道地。遶簷栢子散清香。

法身頌

急水灘頭鳥作窠。槃陀石上種油麻。虗空[跳-兆+孛]跳須彌舞。鐵樹風前自放華。

新成東淨

淨頭新搆欲如何。努力須還者一屙。若是等閒蹲坐去。空添臭氣上身多。

窄菴

藕絲竅裏乾坤濶。芥納須彌世界寬。有指有拳機用別。柴門常掩白雲間。

懶牛

不是無心耕石田。鼻繩掣斷多年。橫眠三界乾坤窄。堪咲梁山寫不全。

懶菴

日上三竿猶未起。人來也弗竪拳頭。花百鳥無消息。一曲松風瀉碧流。

無文

素甘質朴欲何為。草座麻衣合自宜。胸次不留元字脚。一拳打碎五須彌。

信菴

驀然桶底脫。決定更無疑。獨坐茅簷下。拳頭接上機。

月潭

一輪常皎潔。冷浸碧波心。無物能堪比。清光照古今。

四威儀

山中行。紅莿花開錦一棚。幽鳥鳴。試問禪流作麼生。

山中住。獨扇柴門亦懶拄。雙老鳥。每日飛來又飛去。

山中坐。松根塊石莓苔裏。舉頭看。應咲白雲閒似我。

山中臥。藁薦年深都抖破。寒夜長。煨取柴頭三兩個。

十二時歌

平旦寅。究明祖意莫因循。著衣喫飯尋常事。大死一回方始親 日出卯。世智聰明誇善巧。煑沙安得會成糜。畫餅從來不能飽 食時辰。取相修行徒苦辛。洗面忽然摸著鼻。元來只是舊時人 禺中巳。碧眼胡僧猶罔措。秘魔手裏擎木叉。道吾座上執笏舞。

日南午。大地撮來無寸土。無毛子潑天飛。焦尾大蟲吞却虎 日昳未。剖露西來第一義。文殊不是七佛師。釋迦豈受燃燈記 晡時申。見得分明亦未親。若也從門而得入。須知不是自家珍 日入酉。對人懶得開臭口。老鼠成羣偷芋栗。床頭打翻破瓦缶。

黃昏戌。又見月從峯頂出。石上松根獨自行。風咲露滴麻衣濕 人定亥。山蠻杜[仁-二+(ㄠ*刀)]全不改。一拳打碎五須彌。信脚踏翻四大海 夜半子。不惜為君重舉似。趙州使得十二時。却被十二時辰使 鷄鳴丑。茅簷不掃青苔厚。紛紛黃葉墜岩前。片片白雲生谷口。

言語機關句

我有一言。千聖不傳。阿難合掌。迦葉擎拳。

我有一語。切忌錯舉。昨日好風。今日好雨。

我有一機。分明示伊。若也不會。鋸解秤鎚。

我有一關。會也大難。風號萬壑。雪覆千山。

我有一句。非思非慮。瓦銚煎茶。地爐煨芋。

山居詩

一樹青松一抹烟。一輪明月一泓泉。丹青若寫歸圖畵。添個頭陀坐石邊。

莊生有意能齊物。我也無心與物齊。獨坐蒲團春月暖。一聲幽鳥隔窻啼。

鴈聲歷歷冷雲邊。補得裙成袴又穿。紅日西斜松影轉。蒲鞋移晒屋簷前。

山寮也作裝寒計。牕紙重糊分外牢。乾燥竹柴成把縛。夜深逐個取來燒。

三間箬屋青松下。四壁重泥好置身。經又不看禪不坐。瓦爐終日自生塵。

偶桃野菜過坑西。嫩草齊腰路欲迷。春雨弄晴春日淡。杜啼住竹雞啼。

山房寂寂坐深夜。一點寒燈半結花。老鼠成羣偷芋栗。床頭打倒破砂鍋。

白雲常鎻千峯頂。立處高兮住處孤。掘地倦來眠一覺。鋤頭當枕勝珊瑚。

蟄處雲深活計疎。從他得失與榮枯。開畬墾地閒消遣。佛法身心半點無。

蘿葡收來爛熟蒸。晒乾香軟勝黃精。二時塞却饑瘡了。誰管簷前雪霰聲。

和永明禪師韻

高束瓶盂住翠微。從教世慇自隆夷。深明吾祖單傳旨。閒擬寒山出格詩。啼渴野猿窺水。聚羣林鳥折霜枝。賞音百舌陽春調。千載悠悠一子期。

機智無勢較淺深。青山有路可追尋。聽教兩莖莖白。消盡平生種種心。今古桑田多變易。朝昏烏兔自昇沉。齋餘洗鉢歸來久。飽飯安眠不解襟。

到家舊路須忘却。未到家時路覺遙。每見落花隨逝水。咲看枯木上凌霄。千尋學海空奇浪。一片心田長異苗。搆得茅菴可容膝。虗窻不礙四山朝。

卓錐無地可言窮。年老幽棲心轉慵。情識頓忘齊槁木。色香不壞貴遊蜂。千山草木歸春綠。一幅丹青古意濃。檢點庵前舊行路。花麋鹿久無蹤。

林泉寂寞難招伴。世路縈紆必假媒。捉月騎鯨狂未息。凌雲跨志須摧。慧光自我性天朗。花種從人心地開。雙足跏趺香草軟。此身知是幾生來。

陰極陽生陽復陰。萬機不昧去來今。雜花遍界眾生念。霽月澄潭諸佛心。送臘寒梅香吐玉。迎春晴柳影搖金。了無淨穢分方所。禽鳥時時演妙音。

法法圓融妙莫論。無餘無欠眾中尊。雨滋白石生雲母。露引青苔上蓽門。爛煑木芽清有味。頻燒栢子澹無言。相逢禪客秪禪指。古佛家風喜復存。

爛堆黃葉買山居。無德於人且自於。可喜身為林下客。從教塵積案頭書。死生二事歸呼吸。真妄雙緣斷除。當日遠公修白業。區區結社在匡廬。

片懷澹泞白雲鄉。堪咲勞生日日忙。海島定無延壽藥。仙家空有化金方。中天星斗明寒水。極目烟雲暗八荒。寂寂柴床孤定起。一聲清磬覺天長。

松蘿為蓋屋頭青。慣下生臺鳥不驚。雲片自開還自合。客情無送亦無迎。春回大地羣芳嫩。水漲前溪兩岸平。割愛毀形今矣。是誰來涉世間情。

袈裟不展任塵。三十年來罷問津。天外難窮千里思。雲中自老一生身。羣峯雨後重添翠。幽谷華開晚見春。寄語東村王大老。今年貧勝去年貧。

晨鍾殷殷出林巒。又起人間事萬端。今日住來山水窟。昔年曾向畵圖看。青松萬本花無數。紅日三竿露未乾。但得此心平似地。任他鹿馬路欺瞞。

誰將心識苦評論。今古茯苓松樹根。道絕修時方合道。恩無報處始知恩。長年褐布衣三事。靜夜青天月一痕。百億恒河沙數佛。不消一口渾崙吞。

同人訪我喜盈眉。夜坐沉沉月影微。不是半生消積習。那能一語便投機。燈挑餘燼紅英落。火撥浮雪飛。誰肯深山話岑寂。明朝未可即言歸。

夜梵千聲月未央。不知消盡篆文香。斷槎東海靜中閙。一枕南柯夢裏忙。自覺娑婆光影短。憶歸清泰念頭長。寶幢珠網重重護。種種莊嚴不可量。

三合聊資六尺軀。過天名利任他圖。自從念斷諸緣息。誰管山平萬象枯。水鳥引雛沿走。樵童尋伴隔林呼。有心固必夷齊輩。千古首陽成餓夫。

清冷雲中到者稀。廓然物我自同歸。桃紅李白資真諦。燕語鶯啼闡妙機。新水漲溪魚影密。宿雲歸洞日光微。祇將一默酬知。是不是兮非不非。

世路從茲不轉頭。髼鬆寒拾我同儔。玄珠自是無心得。黠慧徒然盡力求。困臥饑飱消歲月。花開葉落認春秋。可憐貪利貪名者。一個狂心百樣憂。

法門無量愧無成。玉兔金烏昃又盈。對境時時消妄念。有身日日厭浮生。山深樹密招提靜。路轉溪回略彴橫。像教顛危在今日。更誰來話道中情。

烟霞鎻翠接天濃。疑與人間路不通。寂爾忘言超物外。怡然適性樂某中。祖燈燦燦真堪續。教網重重未易窮。霜狖一聲溪月白。此情非異亦非同。

老我林泉喜陪佳。曾將行李客京華。塵緣此去終無慮。生計年來漸有涯。夾徑長高烏竹筍。滿池開遍白蓮花。日沉歸鳥翻身急。獨倚柴門看落霞。

鳥不𠷢花事悄然。一輪白日掛青天。戒規末學論持犯。道合中庸絕正偏。凝碧寒泉甜似蜜。揉藍細草軟如氈。下方寒暑多遷變。門外青松知幾年。

褒貶春秋自魯丘。賢才不肖筆端收。人亡金谷貪方息。路極烏江心未休。青塚霜凝千古怨。後庭華落幾多愁。莫來咲我論時事。偶把浮言對俗儔。

不用尋幽遠色聲。遁形何事要馳名。過山明月元無意。出岫浮雲豈有情。覧鏡滿頭霜雪白。看經兩眼眩花生。燒殘榾柮和衣睡。一覺起來天大明。

春暮山深花木香。咿嗚桐角閙村鄉。晴潭波暖魚遊躍。古樹枝高蔓引長。終日獨看松頂。百年誰悟草頭霜。閒思往古英豪事。總屬人間夢一場。

愛欲沉迷顯異殊。未蠲諸漏總凡夫。四生有想情多惑。萬事無心貴一愚。秦世長城空萬里。漢宮細柳謾千株。時中若欲知三業。舉目頻看地獄圖。

佛祖遺風亦懶追。千差萬別亦忘之。休言得未為得。不立長期與短期。眾水咸歸東畔海。羣芳先發向陽枝。八紘雲淨天如洗。一句明明舉向誰。

暗室清天了了然。全歸寂滅樂三禪。可憐俗子求長壽。却問仙翁學妙玄。陋巷簞瓢閒境界。畵堂歌管業因緣。一溪流水年年綠。只麼如如傲聖賢。

茫茫三界轉車輪。隨力資持養幻身。數顆芋煨經宿火。一瓶茶煑去年春。深棲禪定蒲龕穩。重寫經題貝葉新。羅什廣翻三藏教。清名高譽藹姚秦。

方便門開悟有由。衣珠未顯可言休。屠龍得角真堪羨。鑽燧逢烟正好求。數片山雲沉晚照。一潭野水泛輕鷗。世間不見蓬萊客。海上空聞有寶洲。

置身高在半雲霄。回首下方人境遙。蓮漏水澄蟾影墮。石樓風細磬聲消。夙緣會遇非今日。往事思量似昨朝。一味埋頭且憨睡。世人嫌我太清寥。

枕石眠雲仰看松。從來佛法自流東。閒情祇把詩消遣。妙道難將理性窮。依約天花飛木末。丁東簷鐸響空中。寄言役役閻浮客。莫用機心輥業風。

著意馳求萬里遙。得來元不隔絲毫。法門廣大含諸有。祖道衰微賴我曹。宗立五家元氣在。航浮一葦浪頭高。參玄未具超宗眼。渾似夜行披錦袍。

一嘯風生拍手歸。谷人相答樂熈怡。細看秋月寒山句。祇有天台拾得知。境入靜時山始好。橋逢斷處路方危。窮通定宜安分。不見當年薦福

雲林一入不知年。深羨孤標出世賢。雲葉亂堆簷外地。漚華輕弄水中天。柴門長掩緣無客。紙閣重糊為惜烟。短髮任從頭上白。寒溫動靜體安然。

等觀塵世一蘧蘆。名上凌烟不足圖。馬為路遙知力乏。草因霜重見心枯。渴來任掬清泉飲。客至曾無熟炙呼。獨倚柴門發清嘯。躡雲歸與應真俱。

山寒終日懶開門。至理深明不用論。落落明珠還合浦。滔滔逝水絕歸源。破裘重補經三紀。鈍钁深鋤自一村。偏愛春風無揀擇。堦前依舊長苔痕。

默坐柴床絕所依。眼前物物契真機。莓苔自裹生香樹。松露時沾壞色衣。石鏬泉甘茶味足。雲根上淺蕨苗微。雙雙白鷲衝烟去。一曲樵歌送落暉。

松徑逢人懶問名。徘徊無語立溪亭。遇飢只煑山中石。遮眼閒看案上經。翠竹每逢丹鳳宿。碧潭深貯老龍靈。炎凉毀譽時時別。惟有青山今古青。

曠劫靈機挽得回。大千沙界一塵該。手招明月歸茅屋。衲捲寒雲坐石臺。雪點梅腮供冷咲。日烘柳眼帶青開。洞然一片真如境。清淨願深今復來。

曲曲斜斜門外路。東西南北總相通。三重玄要毋勞舉。五位君臣不借功。一徑落花春雨過。滿山啼鳥夕陽紅。何人更問菴中事。憶殺當年個懶融。

石老松枯境寂然。折旋俯仰紀前言。慢幢岌嶪摧真智。業海煎熬喪本源。當制無鈎狂性象。須防得樹縱情猿。頓空諸有超三際。高揖清風下竹軒。

一天清露冷禪衣。吟斷殘鐘思轉微。百舌忉忉醒客夢。杜怛怛勸人歸。堦前苔蘚高低綠。門外楊花上下飛。滿眼綠陰春又過。是誰格外透玄機。

綿密工夫不計程。森羅萬象伴閒情。下方地傑蛟龍遁。午夜天寬斗柄橫。東土人心多忽忽。西來祖意自明明。藏鋒寶劒光如日。幾度紅爐煉得成。

同迷五濁寔堪悲。濟濟緇流貴寶之。苦行一生堪上傳。清名千古勝刊。汲深綆短徒勞力。水到渠成自有時。祖道騰芳在今日。令人樹下憶楊岐。

獲叨斯教足優游。不用歡兮不用愁。對境靜心觀化理。逢人無口問來由。乳麋逐母眠花下。松鼠呼兒上樹頭。懶瓚當年機欠密。天書來往幾時休。

林邊閒想昔時人。嶮途中要立身。覇顯功勛慚管晏。縱橫事業耻儀秦。生前和祿隨陽。死後聲名等隙塵。四海五湖流浪客。至今知假不知真。

近來四大喜調和。老我無心閒轉多。竹戶經年長自閉。岳僧昨日忽相過。春茶旋種菴前地。秋豆先收隴下坡。任汝功名賤如土。掉頭不買柰吾何。

六戶虗閒夜不扄。孤燈耿耿徹昏冥。宗風未墜思諸祖。詩句重吟憶二靈。鐘斷月樓人定。猿啼霜樹夢初醒。曉來撥雪尋行徑。自折山梅插瓦瓶。

世道如斯念合忘。世情厭我苦韜藏。自空五蘊離諸病。不把千金換一方。對眾拈花迦葉咲。迷頭認影若多狂。有為總是忙邊事。事到無為總不忙。

結屋高崖轉步慳。翛然四壁夜無關。門前山在春長在。門裏人閒景亦閒。風掠枝頭花片墜。雪消谷口水聲還。終年居此應無愧。大道不離方寸間。

安樂窩中早授方。要知貧富總虗忙。忙中境界須臾過。靜裏光陰分外長。紅日影浮青嶂淡。紫霞光聚紺天凉。山林自可傲朝市。繞屋松蘿滴翠香。

我本田夫今釋子。我師門戶大慈悲。一齋麤守精神爽。雜念不生情性怡。谿柳經霜辭故葉。山花得雨長新枝。會來萬法皆同轍。是聖是凡休遠之。

未悟權分愚與賢。悟時無後亦無先。華池歸去定何日。布衲披來不計年。卜舍自甘隣虎豹。滿朝誰肯棄貂蟬。有時更上磐陀石。極目塵寰一惘然。

門外浮雲任去留。法無定法不須愁。行藏林下有龜鑑。興廢人間等蜃樓。飯罷欠伸閒皷腹。寒來兀坐只蒙頭。黃金白玉成何事。日不休兮夜不休。

望斷斜陽憶故鄉。淹留塵世十年強。當時不下菩提種。今日豈聞薝蔔香。暗長竹梢高透屋。新栽松樹過墻。月沉後夜誰相委。數點山螢照草堂。

等觀大地度流年。行亦禪兮坐亦禪。堪愛四山塵絕點。何妨一室靜蕭然。洗盆換水梳堯韮。掃石焚香禮竺仙。彼彼光明看得破。槃中落落寶珠圓。

亭亭修竹護禪關。未許白雲來借閒。岩下古松青不減。天邊飛鳥倦知還。追贒有愧慵歸社。老我無心別買山。今日不圖明日計。火風分散霎時間。

揚鞭舉棹去紛然。不為名牽即利牽。百歲光陰過瞬息。一生心力事他緣。豁然悟鏡頭元在。倏爾昏來鳥落弦。草山花渾似錦。是誰來此立峯前。

參罷歸來事宛然。了無一點世情牽。梵音續續終三皷。清夢頻頻到五天。鐵鉢飯香霜下稻。砂鍋茶煑石根泉。龐眉道者來相訪。學海瀾翻語入玄。

亂山平處夕陽多。抱子黃猿入翠蘿。品字柴頭伴岑寂。一尋拄杖共漚和。喜無俗子喧孤定。時有樵人唱短歌。瞥爾情生機智隔。纖塵瑕纇早揩磨。

光明性海渺無涯。尺本無添寸又加。為道了無寒暑變。尋師寧憚路途賒。情迷自用分高下。理在何須辨正邪。堪咲舊時行履別。會來萬法即吾家。

終朝兀坐似癡呆。無倚無依實暢哉。白髮滿頭難再黑。青春過眼易重來。燕辭社去如相約。蜂為花忙似有媒。未盡餘齡隨所住。天真佛不假蓮胎。

雨餘絕頂晚生凉。一種襟懷孰較量。寂寂空山轉青碧。茫茫塵世幾興亡。逢人資舊傷時異。顧影臨風坐夜長。誰證無師無漏智。忽來一陣白蓮香。

茅櫩蕭洒挹溪濵。禪罷搜玄妙入神。流水廣談空諦義。青山頓顯舍那身。烟雲雜沓如排陣。日月流行似轉輪。茅舍入深應有路。不須重問採樵人。

天晴拂曉啟巖扉。糝糝霜華帶葉飛。時至理彰雖有待。功成名遂合知機。張翰豈是思蓴去。陶令休言為菊歸。可止可行人不薦。大都是處却成非。

日出扶桑觸處紅。三千剎海體元同。菴摩羅果無生智。優鉢曇花畢竟空。倒握龜毛酬至化。高提兔角振宗風。一聲啼鳥春光裏。何處是西何處東。

同中有異異中同。六用門頭具變通。頓發辨才瓶瀉水。不留朕迹月行空。定回衣濕蕉花露。吟就詩清竹葉風。入佛入魔俱莫問。太平無象孰論功。

祖師遺韻難輕擬。六十九篇消性情。甘自守愚全素節。從他尚巧耀虗名。久長受用貧邊得。安樂工夫拙處成。此理明明亘今古。黃河知是幾番清。

高峯和尚書(中有清虀白飯之語)

天目和尚振法道於斯世。其如輝暗之燈與。今觀書帖。初無爾疆我界之語。警訓之辭。凜然在耳。窄菴首座珍藏之久。一日持以示余。需語于後。噫。幸好一分白飯。何必糝以薑椒。

蕳翁方山和尚書

安洲遇維那持蕳翁方山和尚遺墨。求一語于後。噫。二大老只為慈悲故。未免口裏水漉漉地。余又豈可推波助瀾。合掌加額。卷而還之。

空中和尚語

山中樵唱。雲頂流毒。謂之有語成謗訕。謂之無語須細讀。石火電光。醍醐毒藥。具眼者辨取。

古田和尚答無則和尚語

古人見父師手澤。如侍嚴詔。況酬答叔父書帖乎。焚香拜觀。憫念世間饑苦。一日只作一日計。慈悲深廣。了達夢幻。規訓凜然。成藏主既能珍藏。非惟寶其翰墨。當敬思而奉持。其或言外有聞。則受用又無窮矣。

臨終示眾

大凡參學之士。須要信得及行得力。大事未明。如喪考妣。堅持淨戒。一心向道。古人正因出家。正因行脚。為生死事大。無常迅速。廢寢忘飱。如救頭然。奚暇閒情。遊山翫水。奔名逐利。汩沒塵勞。今人口頭雖說參禪。心裏全不肯做。相沿襲。與之俱化。瞞人自瞞。大不濟事。如斯等輩。真可憐憫。須是放下世緣。一切處一切時。舉起個話頭。密密參究。今生便要決斷。料想不由別人。但退步就。用真實工夫。一提提起。一破。更無絲毫為障為礙。大丈夫一刀兩段。豈肯死於語下乎。且道。者個是死語耶。活語耶。明眼人前。切忌錯舉。

遺誡

汝等出家。當行出家之行。當念四恩難報。信施難消。努力以道為重。不可虗度時光。常住十方僧物。為老病故。毋得競爭人我。增長無明。闘搆是非。戒之慎之。來日煩眾新戒。早為焚化。不須剃頭。不用洗浴。一爐猛火。千足萬足。

辭世

現成句子。不妨舉似。虗空撲落。須彌起舞。

妙明真覺無見覩和尚住華頂善興禪寺語錄卷下

No. 1396-D 無見覩和尚塔銘(并序)

至元大德間。無見覩禪師。以方山寶公之道唱東南。於是天下英儁之儔。高潔之侶。雄豪魁傑之士聞其風而神馳。覯其跡而心服。莫不雜肩屩足。忍饑渴。寒暑。形駢影屬。以趨座下。禪師則煦之嫗之。又從而呵怒之。憑之凌之。又從而撫矜之。飛而上則繒繳之。走而下則網之。吾惟其得而。於弋[木*豕]之勤奚恤。金之鍛也器成。木之斵也材就。宜其棄榮華而甘澹泊。黜聰明而返淳朴。靡然而就弟子之列。莫之牴牾也。禪師諱先覩。字無見。姓葉氏。世為天台仙居顯族。以宋之咸淳乙丑五月六日生。 皇之元統甲戌五月二日卒。壽七十。臘五十。即以卒之九日茶毗。而其舍利塔於寺之西偏五十步。嗚呼。禪師其果亡乎。其有不可亡者乎。禪師資性秀頴。幼絕腥醲。嗜讀書。過目成誦。父母素期以儒業起家。會沙門東州善公者。過而識之曰。此法器。宜毋滯鄉里。率敬信善許諾。逮冠從古田垕和尚。薙染於郡之天寧。既具戒俾歸侍司。尤旦夕以此道加進。禪師即事徧參。見藏室珍公於天封。方山寶公於瑞岩西菴。而往來二公間。雖有所契。未臻其極。遂築室華頂。精苦自勵。一日作務次。渙然發省。平生凝滯。當下氷釋。乃走西菴呈所解。山以偈印之。辭還峯頂。山不能留也。且華頂之勝。自智者顗大寂韶高菴悟諸鉅公。以徽名懿德賁泉石。而天子之尊。王公將相之貴。必詔問法要。躬禮慈容。日馳軺騁。驛致香幣。使者冠葢旁午。然其地高寒幽僻。人莫能久處。惟禪師一坐四十年。足未嘗輒閱戶限。其拈提開示勘辨之辭。頌偈蕳牘之筆。誠般若之餘膏。涅槃之賸馥也。方近騰遠播。雖販夫竈婦之愚。入之耳而出之口。猶將薰其風裁。飱其義味。況虗靈之器。警拔之機。神領意會其妙於文身句身之表乎。故錄而集之。以貽永久。茲不復一二贅舉。其妙明真覺之號。寂光之塔。葢 上所賜也。銘曰。

華頂之峯。嶄絕空碧。下闞滄溟。澒洞潮汐。如楞伽于海中。佛徇機而遊入。誕闡教乘。曰心曰識。識乃心之資。心乃識之質。三界宛爾而存。萬法樅然而立。心於三界其本。識於萬法其迹。苟本泯而迹亡。肆識空而心寂。達磨西來弗作而述。子孫詵詵虎丘孔碩。茲無見之是承。透金圈而吞栗棘。楞伽之指于焉以塞。達磨之傳于焉以得。斯華頂於世間獨崢嶸而高出。

No. 1396-E

會得西菴轉身句。十方世界無蹲坐處。四十餘年華頂峯。雖不下山教化眾生。而道行世間。雖不開談玄之口。而話在諸方。門人集此錄。刻舟記劍耳。閱是錄者。謂此是法語小參偈頌。夏蟲不可與語氷。住天台萬年法弟了達題。

No. 1396-F

佩聵祖無口刀。大坐華頂一峯。戒檢精嚴。機語深穩。有回石頭不下釣魚山風軌。無見之見由是洞然明白。謂余不信。試以此錄驗焉。

元統閼逢閹茂八月上吉。雙徑山主元叟行端

No. 1396-G 無見覩和尚語錄

當胡元之末。中華法道尚盛于吳浙間。知識輩出。各踞雄席。交振化聲。時無見覩公高遁天台華頂。四十年影不出山。中峰本公菴居天目。諸方爭請而不應。道風並峻。敻古鮮儔。以故天下指為二甘露門。湖海玄學之士。嚮風趨慕。只恐其後。至我日域求法之侶。莫不航海梯山。願一瞻禮。吁。道德感人乃如是耶。逮乎明季。諸家法脉悉皆斷絕。唯有二翁雲仍繩繩如綫。得非源遠而流長者乎。余嘗憾中峯廣錄梓行久。獨無見語要未見傳世。殊為缺典。頃撿續藏中。獲睹其錄。正如陰晦長夜忽見夜光之珠。其喜可勝言哉。且其語簡古超邁。足以開發學者。及閱山居諸篇。一皆從真參實踐中渾然流出。固非韻人高士可以擬厥萬一者也。亟宜綉梨以垂將來。倘樂道忘勢頂門具眼者覽之。焉得不重為至寶歟。

旹延寶甲寅歲仲夏月。後學峩山沙門道澄月潭和。

南敬


【經文資訊】卍新續藏第 70 冊 No. 1396 無見先睹禪師語錄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卍新續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CBETA 掃瞄辨識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回上層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