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卷

卍新纂大日本續藏經 第70冊
No.1392 月磵禪師語錄 (2卷)
【(嗣法)妙寅、(侍者)法嚴.德圓.覺靜.永仁.宗煥 等編】
第 2 卷

 

月磵和尚語錄卷下

再住薦福禪寺語錄(亥十二月十三日)

上堂。深藏岩竇。隱遁過時。事無一向。出則為人。出則不為人。用在當機。是什麼時節出頭來。快便難逢。牢關把定。道絕人荒。召眾云。道不可以言宣。不可以智測。昭昭乎心目之間。而不見其形。歷歷乎語默之際。而不見其跡。欲隱彌露。易見難識。山僧前住此山。退席時。將二十年說不盡底佛法。盡情颺在督軍湖裏。不曾將眼覰著。從教爛却。只今人天普集。未免東撈西摝。重新為現前一眾。舉揚去也。卓主丈三下云。畢竟是何。腔調萬年歡。

舉。世尊一日陞座。大眾集定。文殊白槌云。諦觀法王法。法王法如是。世尊便下座。師云。世尊剛被文殊塗糊一上。薦福今日陞堂。人天畢集。不可虗設。煩主丈子出來。廣說法要。各宜諦觀諦聽。卓主丈一下云。法王法如是。

上堂。謝□□□。覺城東際。有惡知識。河口海目霹舌。說心說性。說迷說悟。誤賺多少英靈衲子。逗到東湖之東。惡將惡報。濃煎湖水當洋銅。

結夏小參。小參古謂家訓。擬說第一句。早成第二。擬卓主丈。早成繁詞。擬竪拂子。早涉頋鑒。無言之言為真言。無見之見為真見。無聞之聞為真聞。釋迦老子。昔於靈山會上。畫地為牢。謂之圓覺伽藍。累及天下衲僧。千載之下。轉動不得。吐氣不得。山僧既為其直下遺教之孫。敢不遵奉先規。只得杻上著杻。枷上著枷去也。良久云。會麼。庚子年四月十五。薦福結夏。

舉。初祖達磨大師。昔自西天竺國。涉流沙十萬。游梁歷魏。至少林面壁九年。付法後。說偈云。吾本來茲土。說法救迷情。一花開五葉。結果自然成。師云。者缺齒老胡。心毒不如口毒。

上堂。瑞岩惺惺。薦福莫莫。瞞盰佛性。束之高閣。月磵別用的當一著。(良久云)易覰捕難執捉。不見道。無意求時却宛然。有心月處還應錯。

上堂。舉。僧問趙州。萬法歸一。一歸何處。州云。我在青州。做一領布衫。重七斤。師云。大眾會麼。橋斷疑無路。峰回別有村。

又頌云。彩雲影裏仙人現。手把紅羅扇遮面。急須著眼看仙人。莫看仙人手中扇。

閏八月望上堂。一輪明月。兩度中秋。不知今夜裏。誰復再登樓。雲開萬里桂香浮。

可長老滿散水陸請上堂。一切有相皆是幻。以幻為幻幻復幻。瞿曇四十九年。縱無礙辯。演如幻法。達磨十萬里西來。直指人心。見性成佛。傳如幻法。天下老古錐。續聯芳。全提半提。紹如幻法。若有箇漢。具決烈之志。埽佛祖窠臼。於如幻中。破如幻境界。作幻中佛事。成就如幻中幻事。方有少分相應。崇寧成翁正可長老。照了諸幻。以如幻身。據如幻剎。以如幻財。成就檀波羅蜜。種種如幻善因。飢者得食。寒者得衣。貧者得寶。以如幻施。周徧法界。復以如幻之心。設大無遮無礙如幻之供。若聖若凡。若幽若顯。普皆供養。天龍以是而應感。列宿以是而照臨。祖禰以是而超昇冥漠。河沙幽滯。以是而拔濟。無不滿足。無不懽喜。無不贊嘆。仍請老僧。登如幻座。以如幻舌。代佛宣說如幻妙法。召眾云。且道。正可長老所作。如幻種種殊勝切緣。老僧所說。如是妙法。畢竟有何奇特。萬像參羅皆喜悅。福如滄海壽如山。

上堂。庭前桂綻金粟黃。滿地散清香。魯直當年參晦堂。吾無隱乎爾。當下錯承當。累及叢林。千古更錯商量。

新鞔法鼓上堂。活剝泥牛之皮。包褁虗空以為鼓。須彌為架。橫亘十方。禾山老漢。盡其臂力欲打。打不著。信相菩薩。盡其神力欲夢。夢不到。薦福以無手人。用無柄枹。只今為諸人。試一擊看。卓主丈一下。直得六種震動。天雨四花。於是百千諸佛。聚而議曰。聲到耳邊耶。耳往聲邊耶。展轉論義。經八十反。舜若多神聞得。遠自乾闥婆城而來。笑為打證云。若將耳聽終難會。眼處聞聲方始知。

上堂。如何是佛。殿裏底。如何是道。墻外底。有千人萬人見。無一人兩人識。何謂如此。飜令所得遲。只為分明極。

平江美岩木翁和尚訃至。上堂。人從洪州來。却得蘇州信。報道太湖三萬六千頃。徹底乾枯。直得乾坤黯黑。萬像攢眉。靈岩岩中古佛。從定安詳而起。振威一喝。便見法濤白浪。際天渺瀰。召眾云。月在波心說向誰。

無境法語

老無境。將從上諸老。曲彔床上野狐涎。滿盤捧出人前。余一再觀之。不覺為之嘔吐。後之閱者宜審。

宏智語

溫州老漢。大曹洞一宗。雷霆後世。內帖數字猶隱□有駭蟄韻。隱岩其隱之。

東岩壽儀贊

以幻智燈。無幽不燭。舌頭較善。手頭較毒。中興東圓。晚據天育。盡東南界內。數來惡業。無這尊宿。

修背吳道子地獄圖

性佛惟眾生。本來同一心。心能惡其善。即為地獄。心能善其惡。即是天堂。梅翁有克家同心。而一善裝飾此畫圖。普勸一切人。捨惡而歸善。功德愈光明。梅芳不老春。

寶嚴寶長老請贊

不會禪不會道。據曲彔床。一味性燥。謂佛祖坐在半途。把衲僧盡情折倒。有時指泥團土塊。直百千金。有時將玉殿瓊樓。作一莖草。每笑徑山師云。全無準繩。誰管天童先師。公案未了。識得渠儂。拙處三分。却許寶嚴寺裏。劍峰長老。

題丹霞燒木佛圖

丹霞燒木佛。義出豐年。院主眉須墮。彩奔齪家。法海浪平春晝求。戲將老手鯨牙。

宋諸老墨蹟

余出叢林早恨生晚。見前輩尊宿。於晨星曉月之時。每懷歉慕。以今視之。與昔尤異。然此帖內諸老。皆宋導師。不能不使後人。復思後人也。

題哲古智語

只今吾匯尊宿。散于天下名山者累百。今觀古智此錄。乃羣飛中之鸞鳳也。巋像運之靈光。此頹波之砥柱。他日又當為吾匯賀。

程唯叔松風藁

浮梁居士程君唯叔。儒而學佛者也。昔者累過余。余見其身心純一。篤志於道。後歸。復師吾子東山崇。崇甚器之。崇寂。余躬至竟後事。唯以偈唁予云。老牛失堪悲。針水機緣只我知。撿出殺爺刀在手。對人猶哭我兒兒。亥歲復過余釣雪磯。余舉三轉語勘之。末後一語云。薦福有一語。舉似諸人。良久云。會麼。唯云某甲耳重。請師再舉。余乃喝。唯有松風藁。乃其平日造大口業。謗佛謗祖之語也。余不甘故。縱筆端之。口以證之。

景玄盛居士求語

景玄居士景其玄。其玄之玄玄更玄。此玄不可求而得。此玄不可外求玄。遠之愈邇不可離。瞻之在後忽在前。離却玄兮玄亦無。於玄既無無亦無。白雲飛處一回首。悠然喜見古匡廬。

題龍岩廬山行卷

康廬勝處。龍岩行得到。見得到。說得到。愚極叔謂不曾到。艮岩謂親到。據老拙看來。來老總是摶量。龍岩未到。

裴相國捧佛床黃蘗安名李翱問道藥山

無名名是為佛名。不道道是為真道。費盡分踈。蘗山藥嶠。

送行

送欽禪人遊嶽

雪峰不登嶽。辛苦事參訪。虗空開笑口。猿增悲悵。我昔乘天風。絕頂倚藤杖。羣山如子來。萬境供一望。至今清夜夢。吟嘯煙雲上。道人膽氣粗。一葉吞湘浪。欲識活祖師。告君語非妄。綠苔褁斷甎。便是南岳讓。

送仁姪入淛

古來行脚有樣子。莫只遊山并[翟*元]水。江南兩浙多禪林。帶眼直須先帶耳。數十年來寂寥。況復亂離生死裏。一言非理不可道。一武非地不可履。善友師教不可捨。庸鄙強饕不可儗。彼所非者誠可監。我所長者不可恃。一切妄想生死因。參須實參明自。佗日歸來如所囑。痛棒依前分付你。

送彥侍者

瑞陽俊彥彥侍者。貌山澤癯語灑灑。訪我東湖竹邊寺。為言來自遠公社。殷勤載覔贈行語。有語非語筆難寫。渾崙一句持贈君。不可取兮亦非捨。歸見溪邊老菸菟。當機有掌休便打。免教臭口向人開。道汝又捋虎鬚也。

借雪竇韻送淳維那

吳山碧楚江碧。天地茫茫渺何極。出門無是無不是。著眼當機須辨的。諸方門戶潑天開。真底奚真偽奚偽。燈籠露柱盡知識。庭前栢樹西來意。春風意春風急。千里萬里誰能及。湖水蹙天波欲立。

送妙達往淛

逸汝短句意不盡。送汝長句無可寫。不長不短賦一篇。適今朝忙不暇。臨別草草笑與言。真箇參禪忘晝夜。一回參到無參處。猶是上宿道傍舍。吳越青山千萬重。揀箇鉢囊何處挂。娘生兩眼驀然開。方信山僧真可罵。

送印空書記

一印印空來點窄。三賢十聖那可測。匡廬萬疊雲錦鄉。鄱湖萬頃水精國。篆文見得甚分明。元是一字不著畫。拍來號令人與天。頓教古道長顏色。我應隔江合十聲。嘖。

送僧

摘楊花摘楊花。唵摩尼吽[口*發]吒。便恁麼會是錯。不恁麼會尤更差。一回撞著無面目老骨檛。方知元不在天涯。

送圓侍者

香林侍雲門。閱十八寒暑。剛把野狐涎。涴却所衣楮。汝侍吾筆硯。我元無一語。乃以羊角峰。蘸竭東湖水。學本無止法。猶海深無底。斥鷃從卑飛。大鵬九萬里。

送付藏主

老我無堪涉世囏。毛新糝雪霜斑。有人來自廬山中。眼如點漆音如鐘。銜袖出新卷。兩眼驚且眩。方知親自香溪哥室來。老婆心切言詼詼。三世諸佛一口吞。一大藏教徹底飜。叢林鄉社。有此俊邁之英才。我輩可老可死無餘懷。

印月

性海湛如。心月皎如。水與月融。月與水攝。水月交光。印文呈露。山河大地。萬象森羅。一印印定。虗徹洞明。廓兮烱兮。以證來觀。

送福上人

禪欲參兮道欲學。莫負娘生一雙脚。培塿不足登。蹄涔應易涸。觀水須觀百千溟渤之鉅海。登山須登萬丈嵩華之喬嶽。高高高無極。深深深無底。一回見得親。冥鴻千萬里。

正秀行脚

長老小師不參禪。只為尋常見得慣。汝今別我要行脚。與汝謾說箇公案。我亦黃長老兒。少年發志大猶低。一笻行徧半天下。要勘諸方老古錐。發足仍發勇猛志。莫把參禪當容易。只今諸老若晨星。半人所在亦須至。山僧年老心孤。那堪送汝更寫偈。出門步步好為人。九萬里程一鵬翅。

進無止

灼然大道如大海。浩無涯涘深無底。摐摐萬有資之生。生生不由茲始。飲者大小隨所量。隨量滿足皆厭喜。有人直欲探其源。得其源矣進無止。若從涓滴識全潮。方信萬波元一水。

達此宗

若論此道若須彌。根四部洲高無極。日月循環無晝夜。毗嵐縱作無變易。欲達此宗須造顛。徧參閩楚幾山碧。一回見得親。萬疊巍峩只卷石。

雕匠羗若正

昔有僧問佛印禪師曰。如何是佛。佛印答之曰。木頭雕不就。佛印雖則一期答這僧所問。其如巧匠何。君正羗大夫業雕甚精。人率孚而任之。一日訪釣雪翁求語。以自壯。因詰之曰。佛作麼生雕。笑曰。我以無臂之手。用無銕之刀。取無根之木。雕無形之佛。若然則吾當為汝。以虗空為口而贊之。古汗有敏匠。能作諸佛像。有相皆是妄。無相之中有真相。

德詳大師禮補陀五臺

五臺峩峩五雲裏。補陀峩峩東海底。大士元不在其中。誤賺平人知幾幾。江南吳越諸導師。短偈長篇費言語。老僧有語寫不得。一再殷勤奉勸汝。若論觀音與曼殊。盡恒沙界無不是。灼然端的要見渠。不用千里與萬里。只消著眼未生前。面目堂堂即自

竹隱(東林寧侍者)

香嚴去溈阜。欲南陽陽竹。片瓦太無端。等閑相擊觸。累及忘所知。嘉名受污辱。有人今効尤。千頃種寒玉。澹然冰霜中。歲晚樂幽獨。慎勿輕擊著。清風自然足。

送善禪人

學道如牧牛。尋牛須訪跡。牛既純熟。牧乃便省力。靠壁舊烏藤。一朝生兩翼。天地豈不大。去當六月息。

送瑊侍者

有佛處不得住。斗門硬閘。無佛處急走過。欄江鉄網。趙州立者兩重關。致使學者。欲去被去礙。欲住被住礙。無自由分。伶利衲僧。拶得透跳得出。方為慶快。雖然。更須知五里單牌。十里雙堠。始得。

送僧

勇猛發心要行脚。莫把光陰空費却。青山綠水眼中塵。梵語唐言皆毒藥。瞥轉機先親見徹。萬里秋空飛一鶚。

淵侍者歸天童西岩和尚塔所

堂堂幻智翁。為宋鉅魔孽。我昔誤見之。痛棒打得折。冷地驀思量。有屈無處雪。淵也長庚來。言侰曾不滅。幻出窣堵波。黃金充一國。村草步頭草。香風春茁茁。有語遠寄將。捻鼻消一咄。

送竺源合侍者

佛道實幽遠。未易可窺測。著眼朕非先。猶鬲恒沙國。一切俱放下。百不會不知。只在鼻笑頭。元不鬲絲厘。吾道今如何。秋風落葉多。滿手握春風。吹醒氷霜柯。

送則自然書記

老來不寫送行語。送子不可無一句。幾回特地費思量。有句可寫難寫意。從上佛與祖。別無可指示。只要息心仍息念。墻壁木偶恰相似。驀然見得親。不負出家志。茫茫日月去如飛。轉得眼來老至。當思祖道重千鈞。凜如一髮孰可寄。釣雪磯頭瞠老眼。秋空萬里孤鴻遠。

送舜禪往廬山

行脚須具行脚眼。當以前輩為標格。近來叢席說廬山。禪子競趍不吳越。汝今直往虎[俟-ㄙ+亡]溪。一香三拜依位立。棒如雨點打將來。當下知歸。方是行脚事云畢。

嚴首座法語

臨濟參黃檗。清凉見地藏。總是打頭不遇作家。到老翻成懵董。澹翁嚴首座。學問淹愽。處性沖澹。久歷叢林。養高東湖。忽然興發。倒握過頭杖子。剛要於七閩二淛。徧地撥尋會佛法底人。忽若撞著箇無面目老骨檛。棒頭無眼。脫下衲衣。痛與一頓。那時却休學伊道。悟得臨濟在黃檗處。喫棒底道理。

宗藏主之吳越

嫋嫋春風軟。點點春山遠。如來禪與祖師意。滿眼滿耳無不是。短笻撥著南北峰。錢塘萬頃寒濤舂。一笑歸去來。雲中五老咲顏開。

送曇昱姪禮拜淨慈愚極老叔

汝今別我去行脚。聽我殷勤重告汝。人身難得今得。直須著意明自。只今叢林未寂寥。四海一翁老愚叔。惠日峯前九拜時。照頋麤拳當面築。白髮盈顛七十翁。期汝有成志超越。為報江海幾故人。晚年富貴一磯雪。

送辨藏主

老眼正昏明。喜見哥寧馨。吐語[金*得]璆玕。秀發禪林英。斯道猶丈廈。頹焉欲傾阤。獨支期敏手。毋擅立壑美。大鵬一舉九萬里。

珍維那歸徑山就簡虎岩和尚

水雲相望楚與吳。三年不作問安書。英英禪子來岩邊。為我細說岩平安。但言倒握無形棒。若佛若祖難近傍。煩寄一語休拍盲。本來無佛無眾生。不妨借取腕頭力。永為大地人知識。

禮仗錫禪師塔(師平生唯食泥土)

吞却七峰無寸土。灼然無地著屍骸。不知當日誰閑管。剛把虗空掘窖埋。

禮思大禪師塔(福嚴)

巋然七十二峰秀。靈骨溫溫色尚新。我若等閑開坐具。阿師無地著渾身。

禮楊岐禪師塔(雲盖)

正脉如今一綿微。不堪惆悵淚交。冷雲深沒楚山頂。全體當年縮項時。

悼霍山(住雪豆徑山圓寂)

老倒霍山無賴吒。妙高峰頂恣拋沙。大開死口凌霄上。又是一番重退牙。

孏瓚岩

天子親頒字十行。難徵老子起岩房。只將牛糞星兒火。煨得蹲鴟萬古香。

石屏塔(中竺)

曾分定石竺峰前。回首秋風三十年。漠漠吳天自空濶。老猿和雨哭蒼煙。

石林塔(淨慈)

雲寒窣堵玉稜層。自酹西湖一勺清。老舌熾然無慈在。錢塘潮[袖-由+感]宋王城。

禮黃龍先師塔

鈍鍬攪動蒼龍窟。浪激波騰海嶽昏。一笑不知深問訊。先師靈骨儼然存。

浙中象外諸友寄新作

肝膽重重楚越分。別來不願見諸君。那知熟血重相噴。涴却三千里水雲。

懷徑山諸友

十年交結幾冤憎。別後誰能記姓名。遙想瞎驢成大隊。挹南嶽又望東溟。

謝無文惠書不至

一幅無文倍息全。無端流落水雲邊。秋空鴈字重書出。頓首分明到不宣。

田叟

半畝春風箇頭。通身泥水不曾休。布成荊棘參天了。老子今年丈有秋。

斗山

四角量來四極同。乾坤大地在其中。鰕兒沒興跳得出。衝破須百萬重。

賀廬山羅漢老子

說法聲如動地雷。小南鋪席又重開。成羣引得獃尊者。遠遠也從高麗來。

悼無文和尚

玉几深深結死冤。錯傳一印漫無文。春雷轟破轟不破。盡盡江天飛暮雲。

玉厓朝京歸住天地

天上明光四度登。古今屈措幾人曾。放光近向廬山頂。莫謂文殊夜放燈。

送仁姪

惡業相從十五年。未嘗蹉口教參禪。而今年老心孤甚。三十烏藤趂上船。

南侍者往送乃師朝京

阿師北去朝金闕。欵語丁寧子一回。京洛春風無限好。我寬襟袖褁將來。

法相習兄小室在黃金山下

人間萬事不如閑。湖海歸來緊著關。自笑一生貧不盡。黃金推作屋頭山。

寄和寅知客來韻

老來懷抱轉難平。棒下全無犢情。尚有一分慈憫處。教人只向棘中行。

萬杉東源和尚塔

活葬東風百草源。只因錯會祖師禪。十千古木匡廬頂。一一枝頭啼杜

送僧歸金陵白蓮菴

石頭城裏屋三椽。滿屋清香是白蓮。皎潔一心何所似。夜深淮水月初圓。

摘茶

拚雙赤手入叢林。要覔春風一寸心。覺爪牙歸掌握。不知煙霧濕衣襟。

蓮社題經薦孤魂

一卷百千萬億卷。普使幽冥趍淨方。越水東邊明月夜。白蓮朵朵晉時香。

贈髮匠

年來頓覺髮如絲。多少傍人笑老癡。妙手不須頻摘剃。幾人得到白頭時。

多寶寺

碧流寒漱玉。萬山黃葉冷搖金。若言即此見多寶。猿呌嶽雲深更深。

羅漢浮柸圖

神通妙用無些子。踏破滄溟幾處潮。箇箇脚跟學逼逼。老僧無暇舉藤條。

血書金剛經

娘生指上血一滴。染盡給孤園裏花。三十二枝春盎盎。不知香藹幾恒沙。

天童四威儀

行 無端失脚墮深坑。轉得步。笑倒更幽亭。

住 一身貧到無貧處。有誰知。狎鷗并宿鷺。

坐 却被蒲團先識破。松作聲。元是微風過。

臥 太白一峰枕頭大。伸双脚。虗空俱踏破。

仁侍者往淛

痛把山藤手自鞭。冤又上淛江船。東湖佛法無多子。莫打諸方肋下拳。

侍者見雪岩

仰山作夢夢未醒。噡語如今轉更喬。識得渠儂窮伎倆。跨門先倒用藤條。

送富侍者入京

灼然要敵王公富。捱到無錐卓地時。萬里秋空双眼豁。不知身在御樓西。

贈戈陽剪剃祝詠

端的洪爐百煉銅。双収双放凜寒霜。這些柄𣠽捻得定。要截諸方短與長。

定山

諸緣外息心無喘。墮在那伽那一機。蹉口一回輕噫欠。疾雷轟破五須彌。

北海

謾將折筯探源流。直到俱盧窮盡頭。端的這回親見徹。百千溟渤一浮漚。

送琇上人

楖栗橫肩犯曉寒。倚天青即是廬山。上人幸有娘生脚。直到高高頂[寧*頁]間。

掬月

等閑[拚-ㄙ+ㄊ]取娘生手。萬浪中間攪一回。拶得清波無透路。玉蟾輥入掌中來。

梅山

午夜寒香汎翠微。橫斜影裏立孤危。看他垂手為人處。放下懸屋第一枝。

寄呈西巖和尚

玲瓏岩下憶辭師。軟語丁寧歸莫遲。昨夜春堂轟霹。分明一喝再參時。

湖東廟化元霄

樓臺鬲岸沸笙簫。萬斛金蓮撒碧霄。湖水東邊楊柳[木*頭]。也開青眼看元霄。

送遜禪人

楚天空鴈橫秋。揚示二千年話頭。閃電光中如不薦。滿蓬烟雨上孤舟。

贈刀鑷

如星冏冏瞭双眸。妙處工夫少與儔。捏定這些真柄覇。衲僧那箇不低頭。

侍者

覓安心法沒來由。獃立庭前雪到腰。祇好別行條活路。看廬山看淛江潮。

無相和尚塔(開先)

怒霆轟耳記曾呼。充塞乾坤恨未除。將謂阿師無實相。春風萬疊峙康廬。

天池資勝庵

萬箇篔簹帶雪青。一庵猶自揭唐各。道人心欲留雲住。寬著儼問屋數楹。

天池半雲亭

脚頭步步躡雲梯。到此須知恰半之。絕頂欲觀天地闊。不妨款款藤枝。

寄保壽心鏡

保壽當年不渡河。箇般檐板誤人多。勸君賸買草鞋好。彈何曾只就窠。

枯山

點點寒颷振槁枝。翠微重疊凍雲垂。春風萬斛呼不醒。別嶂一聲啼子規。

雪溪塔(圓通)

六月炎天飛片雪。山河大地冷凄凄。三年祇道消融盡。凍合侯家水一溪。

寄淨慈愚極老叔

見說翁翁老更顛。為人單只用麤拳。近來發得無明甚。打破虗空沒半邊。

送俊侍者(時東君退玉几留雪竇東林圓通欲取皈廬山)

爺看千丈巖前瀑。頂雪遙應瀑雪同。石虎溪邊傾石耳。要聽鐵錫響寒空。

淵侍者自幻智塔所來就見翠岩木翁

人從村草步頭來。毒氣經年不受埋。散作西山千嶂雨。毒花毒果幾根荄。

送肅庵長老歸北

倒跨金獅別五臺。哦嵋廬嶽眼中埃。袖藏小白花歸去。人道親提東海來。

建育王塔

越水新營窣堵波。與他玉几不爭多。從今客路三千里。又累奔馳劉薩訶。

新僧堂

薦福重開地獄門。要從衲子結生冤。若還將脇沾他席。熱銕燒身又一番。

番陽大浸

本來清淨無一物。大地山河忽渺瀰。童子不須拋瓦礫。老僧定觀正斯時。

磯亭

一亭新立雪磯頭。澷向空中拋直鉤。幾度無風浮子動。老僧終是懶擡眸。

道者化栽樹

倒握仰山鍬在手。掀翻大地覔知音。縱饒濟北陰凉樹。入土也須三尺深。

送鵝湖鋔侍者

笑穿無耳破芒鞋。賜得高低百丈摧。月磵有拳當贈汝。只今忙甚別時來。

聖旨看藏經陞座。釋迦老子。昔於靈山會上。百萬眾前。七處九會。舒廣長舌相。縱無礙辨。橫說竪說。塵說剎說。熾然說。謂之轉大法輪。以致龍宮海藏。天上天下。盡虗空界。無非此經。却云。始從鹿野苑。終至河。於是二中間。未嘗談一字。拂迹塵生。欲隱彌露。二千二百餘年。乘大願力。再示現於此單越。為天之子。為人之王。顯膺大寶。遠紹皇猷。萬機之暇。勑四天下苾蒭眾。以一大藏教經律論。一一志心看念。直得春盈萬國。萬國歡呼。四三王而六五帝。熈熈然共樂昇平。正當此時。敢伸祝頌。召眾。良久云。會麼。願將一藏經中字。一字延鴻億萬年。

結座。於一微塵出此經。萬象森羅著眼聽。殷殷春雷撼天地。同是三呼萬歲聲。

送人

青山立玉水粘。祖意明明在目前。短堠長亭何所許。處處春風啼杜

寄天童日東岩

村草步頭草幾深。從教埋沒祖師心。也應曾不著眼著還應恨拍襟。

題可長老壽塔

汝今未老早安排。堵波從此地開。勝處笑曾舒老眼。好一矗矗送青來。

謙侍者之天童

長庚峰頂展炊中。白日青天海岳昏。痛棒當機連架打。低聲道我是師孫。

送才首座

冤家別去幸相踈。不擬重來膽氣麤。三十烏藤不輕恕。也知年老覺心孤。

海國山山呌子規。不知何處卸征衣。拳頭自是娘生底。莫向諸方肋下揮。

天童化五鳳樓

太白峩峩峙碧霄。百千諸佛欠遮頭。願君施五鳳樓手。成我山中五鳳樓。

順維那歸仰山

近日傳聞小釋迦。恣施瞎棒與盲枷。再參通我一轉語。春至山山桃自花。

送住禪人歸疎山

住住住。眨眼白雲飛去。杜聲在最高處。春風花滿甜桃樹。

送親宗古住西山崇報

滿天花雨忽毿毿。定起閑將鼻觀參。却是西山山下寺。古薇枝上綻優曇。

法道如今危未危。老眸近覺淚霑。期君硬著腕頭力。一髮千鈞在此時。

中道者

笑問殷勤求底事。却言近離古杭州。開口便作佛法會。老來無力舉藤條。

仙禪人

一人半人之所在。吳越從頭驗一回。三尺炊巾襟袖裏。向人只道看山氣。

寂林

我國從來本晏然。蕭條活計自忘年。無端一陣微風過。萬樹蒼松競說玄。

鏡清塔

阿師活葬此江皐。障却錢塘幾度潮。可是髑髏乾不盡。蛙聲依舊響春宵。

東黃龍雪村

一別龍峰五十年。堪嗟塵世事茫然。門前舊日長松樹。恨殺春風啼杜

題華嚴經後

乙亥之變土甚。綠林之酷。破廩焚莊。眾礎鞠為一炬。而此經於大火聚中。放五色異光。不與烈燄俱燼。佛法之在天地聞。隻萬類而無對。亘萬古而獨存。非小根魔子之所能知。非水火之所能變。彼之覬心。猛甚於虎。欲奄有我境。而天定勝人。辛乃自衂。我之為我自若也。惟信都寺持此囑語。目紀其寶。留供莊所。以警聾俗。以詔我後。

題破菴和尚帖後

破菴老祖示眾。不是心。不是佛。語猶壎器中。具黃鍾大召音。百世之下。聞之者。亦足以興發。今之作者。猶危絃脆管。非不美好。能熱凡耳。而一聞則索然而盡矣。九拜敬讀。凜焉為之髮立。壽首座其寶之。

題楞嚴十二類後

昔龍勝菩薩。於灌頂部。出此經。流布五天。五天世主。保護祕嚴。不妄傳授。智者大師聞之。日夜西向禮拜。願早至此土。至唐神龍初方至。而智者竟不及見而沒矣。今雲禪人。書此十二類。揭諸檀林。吁妄即眾旃生真即如來。期諸來學。離妄即真。同諸如來真三摩地。

題敬首座圓通偈

右阜以諸佛五五所證圓通。各為析為偈。以鍼其痛處。余一再諦觀雨笑曰。靈山受記。未至如斯。

題無準和尚書三自省

龍門九十六顆明珠。向徑山老祖一毫頭上。放大光明。幸為源侍者。捲而藏之。否則眩惑叢林。未有了日也。後四十九年甲申。薦福不肖孫某拜題。

為東山圓覺經

圓覺總八萬四千陀羅尼法門。猶彼大海。深無九地。浩無四涯。世尊為諸菩薩。橫說竪說。如以禪那之寂觀。奢摩佗之至靜。三摩鉢提之妙行。先中後修。從漸入頓。以至平等本際者。猶撥波求水。昔圭峰感悟此經。大弘圓頓之教。今居士鄭君。刊以廣施。俾天地人。同證圓覺三昧。豈普光明殿記莂也耶。

石田書

石田叔祖。在冷泉日。衲子憧憧堂前。至無坐處。可覘一時禪席之盛。一言半句。流落叢林。得之者如獲南金。是亦般若靈驗之一端也。

北磵書

馬樁蒙大福田衣。此為妄庸苾蒭設也。不可以後生十一郎而藐之。此為少英苾蒭設也。隄岸一決。貨殖用事。大剎如囊中物。承平諸老。鼎峙之時尚若此。倘老磵生若此時。其論復何如哉。

癡翁書

此癡翁與明巖。首圓通之座時。書省費節用。以安其眾。一念不眾忘。隨身叢林。規矩繩墨。不行而自化。此端可行之。天下萬世不特為明。巖徹老發也三讀感慨系之。

西岩和尚墨帖

此帖乃余別師後。十閱月所書也。知客遠訪出此。因焚香拜讀。恍若葉拱侍左。自丁自丙。倐四十年。驚歲月之易化。感世時之殊異。只令前輩掩光。叢林寒寂。覩此猶盆盎中罍洗。可不敬哉。子其寶之。

西巖和尚題種松賣柴二祖國。恨殺老頭陀。山移恨不磨。吾今檐頭重。為汝種松多

大白老巖。以百千為一舌。開口出語即毒人。只此廿字。千斤钁頭埋不得。千斤擔子擔不得。致二老祖。憤然切齒於千載。觀者宜審。不肖子月磵某直筆以告。

東山崇長老語錄

東山崇長老。若硬修行。見道明白。無端將如來藏裏一顆摩尼珠。攤向東山峰頂。放大光明。寒光燭天。盡大地人。按劍而疑。不敢正眼著。三十年後。有人冷地著眼破。方知其價。何止十倍連城。年月日某書此為驗。

題無準和尚住焦山時法語

圓照老祖。開海門口。演說妙法。片舌袞袞。大翻法海之波。盡大地人。斫額望不及。殆墨于楮。元無一字。謂無語也。厚誣我祖。謂有語耶。亦厚誣我祖。陽岩謂何。

跋無準和尚與清凉長老法衣墨跡

圓照師翁。無端將一片爛瓜皮。信手搭在柳樹上。又奉贈一道呪詛真言。小孫若當時在傍。只消輕輕控鼻一聲。教者老漢無地著羞。

書明月山房(乃壽塔小軒)

猗歟大塊中。有此赤肉團。曾無生與死。從渠暑復寒。熾然常說法。風動萬琅玕。了然無一物。滿目是青山。以幻觀吾幻。以閑樂吾閑。世態自消長。日月長循環。

玉田頌

祖翁這畝田。坐落荊山千丈峰頂。以四大部洲為界至。以一大藏教為契書。紹興經量不得。淳祐經界不得。至元抄數不得。不假耒耜[禾*憂]耔。秋風一來。芃芃[禾*罷]稏。皆璠璵碔砆。結錄懸黎。充然有萬斯倉。釣雪翁合十喜。為田中主人賀。

小佛事

開經(四大部)

鹿野苑。提河。演一却成三。春風枝蔓多。阿呵呵。爭奈何大家。輥入葛藤窠。

収經(般若涅槃二經)

般若體。涅槃心。山河大地。水鳥樹林。休將黃葉當真金。双放双収。聖凡莫擬。大千攝入秋毫裏。

淵西堂起龕

驤龍珠甚奇特。直下九重淵。[拚-ㄙ+ㄊ]身親扶得。武功山頂月華明。一顆圓光色非色。撫龕云。撲碎了也。不存影迹。萬果乾坤俱黯黑。

心上人起骨

萬里南來。脚跟下好與三十。撫骨云。當機直下死偷心。猶是髑髏前見鬼。心上座土堠子笑你。

武堂主人塔

親經鍜鍊來。指骨云。只餘者一捏。不離步武間。易見還難識。武堂主。離却安樂窩。貶向無生國。

翀菴主入塔

竪起拳頭。髑髏粉碎。狼藉春風今幾載。収拾歸來主元在。召眾云。要見菴中主麼。度骨云。大鵬翀天。毒龍攪海。

正琬下火

喚正琬二聲云。昔喚即應。今喚不語。生元非生。死元非死。識得生死分明。更有一言教汝。要到極樂國土。先見丙丁童子。

移行者塔於三塔入骨

指骨云。汝等不剗丹霞草。不傳盧老衣。只麼虗生浪死。野塚同棲。再入洪爐重煆煉。始知髑髏元是水。山僧為汝別開櫓廠。大僧是依。當臺明鏡轉光輝。

元首座下火

平生解推筭。預設眾生病。自家本命元辰。如何筭不定。香煙起處既脫去。畢竟有何星煞併。山僧本不善妙訣。掇轉卦盤重考訂。良久云。惠元首座。果是今朝。火星入命。

無相和尚舍利入塔

呈舍利云。者是無相和尚。三十年前。鳴峰前。照天照地。一段靈光。非戒定慧所熏修。亦非能忍能辱所致。眩耀四天下衲僧。以當奇吳。山僧直是憤氣不甘。今幸餘光。射到東湖。只信虗空掘窖。重與深理。以手作掘地勢云。冤將恩報。

常相公舉棺

佛身示現宰官身。撫治唯憑義與仁。厭棄塵寰便歸去。春風清曉雨花新。某人乘大願力。具大根器。為聖朝作大柱石。為法門作大檀度。活合郡生民於乾坤再造之時。恩踰父母。致九重明君於堯舜之上。德邁龔黃。一命再命。將秉鈞軸。二豎三彭。遽宅膏肓。畢竟今歸何所。拊棺云。綵雲仙仗鄱江上。穩泛西歸蓮葉舟。

浮洲月庭山主下火(水死)

千古沉沉州上寺。中興方此藉英豪。夜深不見庭前月。但覺中流鼓怒濤。某人早歲遊方。徧歷楚閩叢席。飽參諸老。抹過佛祖玄關。住院無刀斧之痕。律身有氷霜之潔。笑黃梅度六祖。倒握蘭橈。擬華亭接夾山。路飜船子。一漚生而不生。一漚滅而不滅。以火打圓相云。照破山河千萬朵。好著火裏現明珠。

聖旨焚道經

漢朝曾築高臺。真偽親經驗一回。後代不能重改轍。復留歹語誑癡獃。聖朝如日照今古。有偽何曾容得來。以火打一圓相云。看取火光三昧裏。是真難滅假成

海船場撒骨

無邊苦海浩茫茫。滯魄幽魂聽舉揚。無量劫來生死本。未能得離實堪傷。顧爾現前諸佛子。率皆昔日之善良。或辭父母於故里。或棄妻子於佗。或殞於斤斧。或溺於滄浪。或因飲食飢餓而殂。或因風雪僵凍而亡。或歿於王事。或厄於旅商。無貴無賤。難以數量。爛爛兮白骨盈野。勃勃兮遺具盈岡。天陰雨濕。新鬼銜冤。舊鬼哭野。炬熒煌長夜冥冥何時。且聞者見者咸悽愴。諸善上士同一心。遺骸於造舟之場。轉如來祕密之妙典。為汝等解脫之津梁。既經烈火。今葬長江。諸佛垂慈。濟汝舟航。懺百千劫之冤愆。回一念兮即是西方。

沙爾付衣

黃梅夜半。雞足峰前。道得接手句。袈裟搭在肩。

東山崇長老入骨

衲僧家無本據。踢倒東湖華藏海。五千四十八卷。玉轉珠回。掀翻老磵曲彔未。八萬四千毛竅。恨積冤深。便向妙峰頂上。盤結草菴。呵佛罵祖。於一莖草上。現寶王剎。拈出東山鐵餕饀。要塞斷天下人嚥喉。放大拍盲。造無間業。直得舜若多神。憤氣不平怒發。將須彌山。輕輕一摑。驚得無骨泥牛。袞入無邊生死海裏。洪波浩渺。白浪滔天。一去杳無消息。於無消息處。消息金真。諸人只今。要見東山崇長老真消息麼。放骨去東山下左邊底。

出山相

正覺山中與麼來。慚惺滿面是塵埃。未曾空却眾生界。添得人間一禍胎。

達磨

開口觸著梁王諱。舉步踏飜揚子江。比似者般底麤行。西天東土更無双。

觀音

蒙却頭入正定。定眼忽開。有何所證。楊柳枝頭春雨瞑。

抱膝坐盤陀。以耳觀無礙。一匊悲心海樣深。何時空却眾日界。

布袋

曲江磯頭。奉化縣裏。拖潑囊落落魄魄。剛道一生懽喜。不知月在雲中笑你。

無端拋却率陀天。奉化江頭恣掣顛。主丈奪來還痛與。我儂要結下生緣。

寒山

山河大地。猶一點埃。面前掃却。背後成堆。獃獃。

拾得

台雲萬丈。猶一菜滓。収拾筒中。如金自誇。差差。

豐干指虎與閭丘說

所指是何物。所說是何言。心毒不如口毒。合成生死深冤。閭丘老惜尊拳。

寒山拾得

忘却自家心。却指天邊月。更言無物比倫。分明話作兩橛。生苕菷何不摵。

朝陽

渾無針劄處。為君道線路。夜半三足烏。飛上珊瑚樹。

對月

白白是脫空。剛言標月指。便恁麼回向。墮佗光影裏。

贊羅漢共一軸

成群作隊。指東話西。造妖揑怪。誑惑愚癡。神通妙用有誰知。天台月皎。南嶽雲垂。

贊豐干寒拾虎四睡圖(梁山)

虎依人人靠虎。一物我忘亦汝。肚裏各自惺惺。且作團打覺睦。誰管人間今與古。

贊童科安醫師

惟吾一指。造大極玄。眎天下人。咸若小兒。起膏疾。猶談笑然。貌可丹青。玄孰傳焉。

自讚

崇寧可長老請讚

參無所參。悟無所悟。空手揑双拳。要起破沙盆。門戶用盡拍盲。少喜多怒。也有一分長。甜瓜生苦瓠。

崇報洪長老請讚

跳出黃龍三重關。撞破天童生鐵網。量太虗空為十尺。秤須彌山作八兩。信緣隨處住院。為人處惟拳與掌。當機佛祖難近傍。麤行拍盲。盡直北直南數來。更無此樣。崇報切自知機。莫學渠儂箇伎倆。

印甥請讚

行脚見淳祐諸老。住院歷南北兩朝。不守黃龍活業。不傳太白箕裘。為人處慣向弓弦上結糸。橫機時每於險處斷橋。設出古老文章。解教夫子咂舌。舉示杜撰提唱。剛要達磨點頭。長處全無。拙處偏優。是為楊岐十一世孫月磵比丘。

家兄同幀壽容

有髮兮誰兄。無髮兮誰弟。不說道與禪。不談仁與義。澹然相對各成翁。誰管兩朝經亂治。丹青寫出付昇彪。大似空中插標記。

景德遂長老請讚

禪學全無拍盲。第一住山活計。竹篦三尺。怒發時鞭得虗空粉碎。編辟時拶得石人腦裂。更有一般沒思忖處。陳年破砂盆。却要向景德鎮裏。重新燒出。從頭至尾數來。大元國裏長老。烈烈挈挈無如你。

崇都寺請讚

貌若寬閑。性尤剛急。不以佛法當人情。不以慈悲為利益。為人處熱喝嗔拳。雪霜中有春消息。正崇為子却孝順。見斧擔重重添石。

源侍者請贊

渠似我我似渠。子相似。恰相如如處。畢竟何如。甜瓜生得苦葫蘆。

崇勝東源長老請贊

蒼苔褁枯松。白雲抱幽石。面目儼然□。易見還難識。臨濟未是白拈賊。

薦福魯山長老請贊

大江以東非生緣。大江以西非受經。行脚見宋朝三十七員惡知識。末後撞入天量布絲網裏。折倒平生。視佛祖若大宼讎。視衲僧若大冤憎。五處住山。百無一能。無補宗教。不上傳燈。効尤佛照授秀岩之法席。魯山其克荷負。而道德深愧乎五宿觀堂之老僧。誰費丹青。點涴太清。只好釣雪磯頭。終朝笑看遠山青。

隱靜空巖長老請讚

受經黃龍。而不以為家。親見天童。而不傳其道。生宋紹定。閱七十曆。有雪盈顛。住番薦福。踰二十年。無功可考。以棒喝結衲子深冤。以孏拙當人間至寶。隱靜無端。憑妙峯邈出。類焉个枯橋。似者般無禪無道無能為底長老。盡直北直南何處討。

月磵和尚語錄卷下(終)

No. 1392-B

歲己未。自智者移仰山。月磵撰榜疏。出惡語詈余一上。歲丁酉。哲侍者持月磵五會錄至。因自首至尾。一一閱過。而若佛若祖。咸被呵罵。老氣不平。以德報德。亦出穢言。罵伊一上云。大德元年結夏後五日。淨慈佛心老叔  題。


【經文資訊】卍新續藏第 70 冊 No. 1392 月澗禪師語錄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卍新續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CBETA 掃瞄辨識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回上層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