卍新纂大日本續藏經 第70冊
No.1392 月磵禪師語錄 (2卷)
【(嗣法)妙寅、(侍者)法嚴.德圓.覺靜.永仁.宗煥 等編】
第 1 卷

下一卷
 

No. 1392-A

淨慈仁知客。袖月磵和尚語錄示余。余與翁別久。喜猶見翁。因重撫卷而曰。龍淵一滴。甚於毒藥。曼衍四海。魚龍鰕蟹。莫不喪身失命。毒流東湖。益見毒波浩渺。三十年後。支分派別。當無際涯。後之學者。切忌望洋向若。至元甲申秋住平江府雙峨比丘覺菴 夢真 敬序。

月磵和尚語錄目次

  • 卷上
    • 住信州鵝湖仁壽禪寺語錄
    • 饒州天寧禪寺語錄 饒州薦福禪寺語錄
    • 告香普說
  • 卷下
    • 再住薦福禪寺語錄
    • 送行
    • 題跋
    • 小佛事
    • 自讚

No. 1392

月磵和尚語錄卷上

月磵和尚住信州鵝湖仁壽禪寺語錄

師於 宋景定五年歲次甲子三月初三日。自饒州薦福首座寮受請。

佛殿。盡乾坤大地。總不出山僧者一坐具地。釋迦老子。向甚處容身。唵蘇嚕[口*悉]哩。

諸山疏。東鄰西舍。隔壁深冤。真語實語呪詛語。度疏云。分明為我重宣。

拈法嗣香。隨師三年。咳嗽相似。山僧隨這老漢六年。相識還同不相識。雖然。也要天下人共知。此一瓣香。爇向爐中。奉為
揚岐第十世前住慶元府太白名山天童景德禪寺西巖大和尚。用醻法乳之恩。

舉法燈和尚公案。師拈云。山僧本欲深藏巖竇。隱遯過時。為緣天童先師。有箇銕絲網子。颺在壁角。落頭無人。著眼覰著。未免拈向鵝湖深處。一網看下。良久云。小出大過。

小參。說玄說妙。鴆毒不堪待客。全□□□。□□□□[栽-木+土]鬚。山僧不循古人途轍。不落今時窠臼。要道一句。起佛祖膏肓。開人天眼目。良久云。劍去久矣。

舉。溈山示眾云。仲冬嚴寒年年事。運推移事若何。仰山近前叉手而立。溈云。我也知你答者話不得。却問香嚴云。你作麼生。嚴云。某甲偏答得者話。溈再如前問。嚴亦近前叉手而立。溈云。賴遇寂子不會。師拈云。溈山大似村媼弄兒孫。仰山既成安排。香嚴又成計較。諸人會麼。誰家別館池塘裏。一對鴛鴦不成。

臘八上堂。一切眾生。本曾不迷。悟之一字。甚處得來。堪笑老瞿曇。鏡上又添埃。

西巖和尚忌日祝香。生銕網布絲網。弄盡乞兒潑伎倆。天下衲僧皆乞命。至今殺氣填穹壤。我幸當時不入頭。今日思量。也好罵伊一上。休休。佗是蓬萊山裏人。只消饒蓬萊香供養。

上堂。眼觀鼻。舌拄齶。縱憶事來。利刀在握。古井不潤。百川潮落。遠之則近。在眉稜鼻尖。近之則遠。在天涯海角。盡情俱放下。驀於不思量無湊泊處。識得父母未生前一著。山僧只得隨緣為他證據。道箇什麼。錯。

上堂。迷不自迷。對悟立迷。悟不自悟。因迷說悟。悟乃迷之體。迷乃悟之用。喝一喝。青天白日。切忌說夢。

結夏小參。向上機。末後句。當機何不道。開口成脫空。觸目未嘗無。擡頭蹉過。伶俐漢。不露爪牙。羣狐屏跡。猶猛虎踞深穴。不動波瀾。直取龍吞。猶金翅擘滄海。如斯禁足。如斯修證。山僧只向佗道。漫天銕網百千重。未曾觸著絲頭在。

饒州天寧禪寺語錄

山門。天無門。地無戶。山僧有箇通霄路。諸人會麼。行云。一步兩步。三四五步。

佛殿。八十種好。三十二相。醜惡容止。餵狗不噇。插香。正好燒香供養。

憲帖。者是提刑判府侍郎。筆頭有口。所說法要。大眾且道。必竟所說何法。度帖云。劄。

提綱。即心即佛。狐狸戀窟。非心非佛。當機放出遼天鶻。馬大師等閑向虗空裏。拋箇題目。經今五七百年。更無一人描寫得著。今幸國家大比之秋。山僧隨例。向拂子頭上。開大選佛場。以拂子點空云。以此揭示題目。普請盡大地人心空及第。眾中莫有一操直取狀元底麼。顧視左右出。笑從五鳳摟前過。手握金鞭賀太平。

舉。僧問雲峰和尚。佛不化本國。因甚歸鄉住院。峰云。放過一著。師拈云。雲峯老漢。有口可吞諸佛。及被者僧一問。直得無轉身處。今日有問山僧。因甚歸鄉住院。只向佗道。盡大地是箇自。汝作麼生分別。稍涉遲疑。主杖痛與一頓。何故。要教知道。鄉情有在。

上堂。振侍者至。記得鵝峰相聚日。嗔拳熱喝當慈悲。而今含恨重相見。只得開顏陪笑。懽喜接伊。何為如此。為怕麤心捋虎鬚。

上堂。古佛心。無背面。泥團土塊。甎頭瓦片。是汝諸人。每日於土木場中。何止行一徧兩徧。三四五徧。因甚足踏不著。眼覰不見。令人長憶謝玄暉。解道澄江淨如練。

上堂。舉。僧問玄沙。盡大地是一顆明珠。學人因甚不會。沙云。用會作麼。師拈云。者僧將一顆豌豆。換得玄沙四顆明珠。有問月磵。拈棒便打。何故。明珠自有明珠價。未肯和沙賣與人。

冬至小參。六陰剝盡。鄱陽湖盡底乾枯。一陽復生。蠙州門暗通一線。長一線一線長。箇事分明不覆藏。有般漢。聞與麼告報。便道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召家云。如斯領會。笑倒街頭石敢當。

除夜小參。有物先天地。喚作一物即不中。無形本寂寥。填溝塞壑。能為萬象主。卓丈一下。不逐四時凋。拈丈。依舊黑[皴-皮+(巢-果)]地。大眾。雲門打佛。與狗子喫。只是這箇。德山打天下衲僧。只是這箇。扶過斷橋水。伴歸無月村。亦只是這箇。忽有箇漢出來道。將謂主丈子有多少長處。元來技止此耳。只向佗道。來年更有新條在。惱亂春風卒未休。

上堂。見見之時。見非是見。只如靈雲見桃花。畢竟是見非見。玉兔挨開碧海門。金烏破琉璃殿。

上堂。舉。僧問古德。如何是三寶。德云。麻麥豆。師拈云。請方商量。咸謂古德被者僧一問。直得指鹿為馬。殊不知古德舌頭無骨。開口觸著祖翁諱。忽有問報恩如何是三寶。以主丈。卓三下。

上堂。布袋頭今日結。上三星下半月。觀著重添眼中屑。沒理會易分別。若要通身冷汗流。嚼碎通紅塊生銕。

上堂。諸佛的旨。諸祖玄機。分明覿面為提持。是汝諸人。因甚覰著眼如眉。易填巨壑。難滿漏巵。

舉。僧問開先暹和尚云。年窮歲盡時如何。暹云。依舊孟春猶寒。師拈云。開先將夜光之珠。連城之璧。只作尋常瓦[石*沓]。拋却了也。今夜有問報恩年窮歲盡時如何。只向佗道。依舊孟春猶寒。

元宵上堂。靈山一燈。飲光不能撲滅。遂致一燈兩燈。三四五燈。百千萬億燈。燈燈愈熾。引得天下老和尚。盡向燈影裏作活計。山僧今日。要以此燈。與釋迦老子相見。以拂子作把燈勢云。看者老漢。面皮厚多少。

上堂。舉。南泉示眾。舉趙州即心即佛云。王老師不恁麼。不是心。不是佛。不是物。師拈云。千巖萬壑天台路。處處春風啼杜

解夏小參。佛祖格外機。衲僧向上著。著眼覰不是。舉步踏不著。擬之即差。不擬尤錯。是汝諸人。九十日如鷹在韝。如魚在箔。有甚快樂。山僧今日出手。為諸人解拈去縛去也。卓主丈一下。

上堂。舉。老宿住菴。門上書門字。窻上但書窻字。壁書壁字。玄覺云。門上不要書門字。窻上不要書窻字。壁上不要書壁字。何以。此義炳然。師拈云。大眾。諸大老雖則各出見。殊不知字經三字。烏焉成馬。

鵝湖天寧語。因乙亥歸附失之不全。棲賢妙果語。胥失不錄。

饒州薦福禪寺語錄

山門。從上諸老。各立門庭。盡天下衲僧。無入頭處。新薦福。聻。顧視左右云。左婁至右青業。

據室。橫十尺竪十尺。潦倒毱多尊者。三千里外斫額。

提綱。天下無二道。聖人無二心。乾坤大地。同一日月。同一雨露。同一人民。書同文。車同軌。同之又同。無有不同者。雖然。同中有異。異中有同。諸人要會同處麼。萬年松在祝融峯。

舉。僧問投子和尚。諸佛出世。為一大事因緣。如何是一大事因緣。子云。尹司空諸老僧開堂。師拈云。今日有問薦福如何是一大事因緣。只向佗道。干戈中立太平基。

上堂。山僧自南北兵興以來。佛法二字。颺向鄱陽湖裡。何暇著眼著。今幸干戈偃息。人天普集。未免東撈西摝。重為宣揚。卓主丈三下。千言萬語無人會。又逐流鶯過短墻。

上堂。舉洞山行脚時讀忠國師語公案。師拈云。國師氈拍板。溈山沒絃琴。雲岩無孔笛。遂合成新豐一曲。直是千古罕聞。諸人只今要聞麼。若將耳聽終難會。眼裏聞聲兮始知。

解制上堂。結虗空。捏定如生鉄。解聖凡。普請出陰界。大眾。西天此土。南嶽天台。總不出師僧陳年破草鞋。

臘八上堂。圓陀陀。明歷歷。堪笑老瞿曇。六年猶不識。驀忽服皮綻。喜歡三七日。直得東湖盡力讚歎。也讚歎不及。大眾。畢竟讚歎箇什麼。乞兒拾得錫。

上堂。舉。法眼因僧問。清淨本然。云何忽生山河大地。法眼答云。清淨本然。云何忽生山河大地。師頌云。塞雲點點陣雲高。黑面將軍衣白袍。奪得賊鏘并賊馬。凱歌歸去酔春醪。

端午上堂。舉。僧問趙州。狗子還有佛性也無。州云。無。師召眾云。會麼。趙州大似五月五日。以艾虎懸門。

上堂。□慈明堂中。安一盆水。盆上橫一柄劍。劍上安草鞋。凡有僧來便指。擬議便打。師頌云。無端盡把潑眾私。攤向人前誰點癡。對面不能掀倒去。滿天風雨謾凄其。

上堂。剔起眉毛。仔細好生觀。白底李花。紅底桃花。青底山。便恁麼會。剛被眼瞞。瞥轉一機。十分春在玉闌干。

上堂。若人生百歲。不善諸佛機。未若生一日。而得決了知。與麼說話。大似逼龜成卦兆。薦福門下。只要諸人喫粥喫飯。兀兀度時。雖然。月不破五。

冬至上堂。歲在子。月在子。一陽生在子。惟有衲僧家。佛不知有釋迦老子。祖不知有達磨老子。又誰管你天翻地覆陰消陽長一著子。雖然。也不得瞞盰儱侗。拈丈云。直須知有山僧主丈子。卓丈一下。

上堂。演祖和尚舉。僧問趙州。如何是祖師西來意。庭前栢樹子。恁麼會便不是了也。如何是祖師西來意。庭前栢樹子。恁麼會方始是。頌云。驟雨漲溪高數尺。失却搗衣平正石。明朝水落石依然。老夫一夜空相憶。

上堂。柳綠花紅。鶯啼燕語。是汝諸人當機。會麼。總是摟出古佛心肝。達磨骨髓。

上堂。舉。佛陀波利尊者遊五臺。至忻州。忽見老人問云。向甚處去。尊者云。五臺禮文殊去。老人云。大德見文殊還識否。尊者無對。師拈云。當時尊者。只消彈指一聲云。休捏怪。管取老人隱身無路。

木翁赴藏山上堂。威音未生前。有此清凉大木。根蟠無陰陽地上。影藏呌不響山谷。枝枝葉葉。婆婆娑娑。蔭覆天下人。是汝諸人還見麼。以拂子指云。彷彿當年黃蘗會中。喫蒿枝底尊宿。

舉。六祖因僧問。黃梅意旨。什麼人得。祖云。會佛法人得。僧云。和尚還得否。祖云。不得。僧云。為什麼不得。祖云。我不會佛法。師拈云。六祖和尚。大似飯飽弄匙箸。

都寺齋上堂。盡百千萬億恒河沙國土。為一香積世界。盡恒河沙無量情與無情。悉為應供賓頭盧。沾此法味。各各八萬四千毛孔。生香七日。咸證法喜禪悅無上妙味三昧。雖然同器而食。飯色有異。又作麼生。春色無高下。花枝自短長。

廣行師號至上堂。定乾坤句。雷厲風飛。提佛祖令。厓崩石裂。法主大寶。自然而至。只今此寶。放大光明。照徹百億四天下。百億四大海。百億須彌盧。諸佛乘此寶光。化度一切。諸祖乘此寶光。續佛慧命。四聖六凡。乘此寶光。成無上道。大地師僧。乘此寶光。證無生法忍。且道。山僧乘此寶光。畢竟如何。萬派龍川為法海。萬重喬嶽壽吾君。

上堂。□東林諸老。往建康參總攝。并謝後堂藏主。山僧四月五六月。天暑經過六州十縣。一一勘過。普天皆熱。無有不熱者。逗到清凉山裏。一萬菩薩。與廬山十八高人。浩浩地商量道。小釋迦夢中說法。直得天左旋地右轉。大眾。山僧當時聞得。不覺咬斷牙關。

上堂。九十日內。山河大地一布袋。九十日外。是聖是凡無窐礙。朝南嶽暮天台。飯錢即且置。還我草鞋錢來。

謝監收上堂。東山謝監收上堂云。人之性命事。第一須是○。若欲成此○。先須防於○。若是真○人。○○。師拈云。大眾。東山老祖。只道得八成。如何是十成。○○。

聖節上堂。大哉乾元。至哉坤元。盡百億四天下。車書同一文軌。雷霆同一號令。雨露同一沾溉。日月同一照臨。無一物不被化育。無一物不受攝持。無一物不承恩力。巍巍乎四三王。而德有餘。蕩蕩乎六五帝。而道無極。萬國懽呼。共樂昇平。正當大電繞樞之辰。當何祝讚。黃河清徹底。南嶽翠摩天。

冬至上堂。擊皷陞堂。分明指示。冬至月尾。賣牛買被。

歲夜小參。虎兒年日頭盡。兔兒年日頭未發。頭正當此時。欲說虎兒年佛法。大似拈出過界關子。欲說兔兒年佛法。寅年不可喫卯年糧。只今諸人。握節當胷。合作麼生。煩主丈子出來。作箇處分。卓丈三下。會麼。簷聲不斷陳年雨。電影初驚新歲雷。

啟建聖節上堂。釋迦文佛。證等虗空。示等虗空。昔於靈山會上。百萬眾前。發大誓願。願二十年後乙亥之歲。示現受生於北單越。為天之子。為人之王。為大地眾生之慈父。今正是時。不展一戈。不發一矢。直得四夷八表。異國遐荒。悉歸至化。航海梯山。奉璽稱臣。今當先月之期。畢竟如何祝讚。四海九州同雨露。壽同喬嶽鎮乾坤。

上堂。舉。梁山和尚示眾云。南來者三十棒。北來者三十棒。雖然如此。未當宗乘。師拈云。大眾。梁山一條白棒。胡揮亂打。未當宗乘。實語當懺悔。薦福不問南來北來。普請參堂去。何故。袈裟同肩。

上堂。舉。趙州因僧問。學人乍入叢林。乞師指示。趙州云。喫粥了也未。僧云。喫粥了。州云。洗鉢盂去。其僧有省。師拈云。前輩謂。趙州禪在口皮邊。及觀答者僧所問。費盡計較。者僧果然乍入叢林。一時錯會。有問薦福。學人乍入叢林。乞師指示。拂子柄和聲便打。也教知道。山僧不負初機。

上堂。舉。法雲佛照果和尚云。老僧熈寧八年。文帳在鳳翔府供申。是年華山崩倒。壓了八十餘里人家。汝輩後生知甚茄子瓠子。後來佛照和尚每上堂。長舉此話。以示學者。師召眾云。老僧寶祐四年。文帳在慶元府天童寺供申。是年東海汎漲。浸了十州五十縣。海印發光。燒了三十三天帝釋鼻孔。汝輩茄子瓠子。那裏得知。

上堂。天地紅爐且蒸。萬岳清撼寒濤聲。六月賣無價。奈此松風清。拊闌一笑大江橫。

上堂。舉開先英和尚示眾云。有一人說得一丈。一寸也行不得。有一人行得一丈。一寸也說不得。有一人說得行得。有一人說不得行不得。要於四人中。覔一人為師。明眼衲僧。試請揀看。師拈云。要於四人中覔一人。提鞋挈履。明眼衲僧。試請揀看。

上堂。舉。徑山大慧杲和尚問僧。一切智智清淨。無二無二分。無別無斷故。你作麼生會。僧云。一切智智清淨。無二無二分。無別無斷故。某甲只恁麼。師高聲云。抱取猫兒來。僧無語。師便喝出。師拈云。諸方咸謂。造僧隨語生解。殊不知倒握太阿。直得老妙喜。命若懸繇。一種是聲無限意。有堪聽有不堪聽。

上堂。舉。教中道。於一切時。不起妄念。於諸妄想。亦不起滅。住妄想境。不加了知。於無了知。不辯真實。師拈云。釋迦老子。為人天師。撿點將來。業識猶在。

中秋上堂。舉。石明献和尚因僧問。月生雲際時如何。献云。三箇孩兒抱花皷。好大哥。莫來攔我毬門路。師頌云。天邊有月生雲際。木人石人眼卓竪。瞥轉玄機那邊覩。三箇孩兒抱花皷。

上堂。是亦剗非亦剗。盡法無民。山僧今日。曲為指陳。幽州江口石人蹲。

冬至上堂。從佗節序又迎新。衲被蒙頭總不聞。清曉偶然臺上立。幾多人錯認觀雲。

佛成道上堂。曠大劫來明歷歷。緣何此夜眼方開。六年癡坐無折合。謾誑眾生出岫來。

上堂。舉。香嚴和尚頌云。去年貧未是貧。今年貧始是貧。去年貧尚有卓錐之地。今年貧錐也無。仰山云。如來禪許師兄會。祖師禪未夢見在。香嚴再頌云。我有一機。瞬目揚眉。若也不會。別喚沙彌。仰山云。且喜師兄會祖師禪。師拈云。仰山將火試金。香嚴試金於火。不妨奇特。雖然。敢保仰山。亦未夢見在。

舉。僧問投子。如何是十身調御。投子下禪床立。又問。凡聖相去幾何。投子亦下禪床立。頌云。美如西子離金闕。嬌似揚妃下玉樓。十二金釵顛倒插。不風流處也風流。

解夏小參。垂絲千尺。未告掣動六鰲之釣。劈口一撓。等閑閡斷千江之急。轉得身吐得氣。要望東湖。猶隔弱水三萬里。一向與麼。道絕人荒。放一線道。與諸人有箇商量。只如尅期取證。畢竟證箇什麼。薰風自南來。殿閣生微凉。

謝秉拂及齋上堂。召眾云。夜來山僧。從定安詳而起。步自寶街。忽見二僧。厖眉雪頂。梵相偉然。相對而議。一僧云。知事所辦妙供。有八百功德。頭首所說妙法。有千二百功德。又一僧云。頭首所說妙法。有八百功德。知事所辦妙供。有千二百功德。展轉傳論。經八千反。無有窮。山僧忍俊不禁。遂將八字。與佗折證。直得二僧點首微笑去。諸人只今。要聞折證底八字而麼。財法二施。等無差別。

上堂。有準的沒窠臼。有時捕全無。無時捕還有。取不得捨不得。畢竟作麼生措手。召眾云。鐃州城裏一分鈔買柄花帚。

上堂。舉。南泉云。我十八上。便解作活計。趙州云。我十八上。便解破家散宅。師拈云。諸人要見二大老麼。八十婆婆不知老。人前拈弄嫁時衣。

楊總攝至上堂。諸佛出世。如優曇花時一現耳。諸人還委悉麼。大河以西。無陰陽地上。有一種靈苗。其大根器。具大枝業。其花開敷。大若車輪。於一葉中。開百千萬億花。於一一花中。現出金色世界。銀色世界。如寶絲網。如妙莊嚴。金色頭陀。開顏微笑。解空尊者。讚言希有。其香秘芬。攝乎大國之間。盡四天下。若僧若尼。無不被其福蔭。只今出現於鄱湖之上。現前一眾。同一耳聞。同一眼見。畢竟功歸何處。此種只應天上有。萬年長祝聖明君。

上堂。舉雪峰示眾云。飯籮裏坐。有餓死底漢。河水沒頭浸。有渴死底漢。師召眾云。鐵牛不喫欄邊草。

上堂。祟報楚雲長老至。黃蘗痛棒打臨濟不死。放風掣顛。薦福不敢一絲毫。誤賺諸人。良久。顧視云。萬疊西山雲外春。

上堂。鳥鳴芳樹。蛙閙葑池。最親最切。總為提持。不如三更枝上一聲聲是杜啼。

上堂。謝雪隱。西江十八灘聲。太白峰頭同一眼聽。東海潑天濤瀾。集雲峰頂同一耳觀。眼耳俱忘。觀聽皆滅。三十年後重新舉。舜若多神驚吐舌。

除夕小參。結座。一年將盡是今宵。自覺叢林未寂寥。莫莫堂前香藹藹。十分春色上梅稍。

西嚴和尚忌拈香。昔日玲瓏岩頂上。無端日午現妖星。黑光照耀四天下。眩惑蠢動并含靈。人人盡指為太白。山僧親識破元却是長庚。呈香云。諸人只今要見麼。插香云。此去明州十萬程。

上堂。舉。雲門示眾云。直得觸目無滯。達得名身句身。一切法空。山河大地是名。名亦不可得。喚作三昧性海俱備。猶是無風匝匝之波。直得忘知於覺。覺即佛性矣。喚作無事人。更須知有向上一竅。師拈云。大眾。脚力盡時山更好。

上堂。雲門放洞山三頓棒。陷虎機深。黃蘗打臨濟三頓棒。並贜與賊。薦福用處聻。良久云。三千里外斫額。

結夏小參。普慧雲興二百問。普賢瓶瀉二千酬。自謂箭鋒相拄。今古罕儔。殊不知窮諸玄辯。似一毫置於太虗。惟有當山古禪師。拈出兩枚鐵橛。百千諸佛。窺無由。一大藏教。演說不及。直是奇特。今幸過遇制之辰。山僧分明指出。呈似諸人。以手指牌云。莫莫。

結制上堂。鐵彈子蠟人氷。總是古人用過底。閑家潑具。薦福以天地為爐。若銅若鐵。悉化為金。良久云。海南有果樹頭心。

上堂。水潦和尚。被馬師一踏。起來大驚小怪。喜喜懽懽笑不休。休休。尺絹搗練。杯酒上樓。

端午上堂。等閑拈起一莖草。貴如泥土賤如金。活能死兮死能活。那箇師僧病最深。

上堂。舉。五祖演和尚示眾云。但只喫菓子。誰管樹曲彔。師云。大眾堂聞飲水者敬地脉。今於五祖老人見之。

上堂。舉。雲居因僧問。山河大地。從何而有。居云。從妄想有。僧云。與某甲想出一錠金得麼。居便休去。僧亦不可。師拈云。有問薦福。與某甲想出一錠金得麼。拈棒痛與一頓。何故。要識真金火裏看。

上堂。舉。溈山在方丈內。師見仰山入來。溈乃轉面向裏臥。仰云。某甲是和尚弟子。不用形迹。溈作起勢。仰便出去。溈召云寂子。仰回來。溈云。聽老僧說箇夢。仰低頭作聽勢。溈云。為我原看。仰取一盆水。一條手巾來。溈遂洗面了。纔坐。香嚴入來。溈云。我適來。與寂子作一上神通。不同小小。嚴云。某甲在下面。了了得知。溈云。子試道看。嚴乃點一椀茶來。溈嘆云。二子神通。過於鶖子。師拈云。大眾度水擎茶。乃諸方普請邊事。堪笑老溈山。便作神通會。

上堂。德山不棒。是處井中皆有水。臨濟不喝。誰家竈裏火無煙。雖然。不因樵子徑。爭到葛洪家。

中秋上堂。雲開萬里乾坤闊。玉漏聲沈夜未央。一片靈明輕發現。滿天滿地撒寒光。

冬節小參。京師出大黃。舌頭三寸長。或謂一期答者僧之問。或謂方使為指速之方。浩浩地笑。諸方總錯商量。殊不知倒握露刃釰。凜君寒霜。忽有一箇半箇。啐地斷嚗地折。方有少分相應。吽吽。笑倒永平門外社三郎。

上堂。謝前後堂秉拂。舉。臨濟會下。兩堂首座。一日舉頭相顧。各下一喝。僧問臨濟。未審具賓主眼否。濟云。雖然知此賓王歷然。師云。兩堂首座。一人拈出照乘之珠。一人拈出連城之璧。臨濟尋常喝似雷奔。者裏下得一喝。何止價增十倍。

上堂。舉。當山古塔主。凡有問。止言莫。或云莫莫。師云。古禪師。大似淮陰侯背水陣。置之死地而後生。

上堂。一機不露。萬機寢削。今日當陽。提者一著。卓丈一下云。荊山之玉輕抵鵲。

上堂。如佛見佛。佛無異見。如法說法。法無異說。只如鴉鳴鵲噪。鶯啼燕語。是有異說。是無異說。

上堂。舉溈山採茶次。問仰山。終日只聞子聲。不見子形。仰撼茶樹。溈云。子只得其用。不得其體。溈云。未審和尚如何。溈山良久。仰云。和尚只得其體。不得其用。溈云。放子三十棒。師云。子得其用。父得其體。互呈醜惡。挂人唇齒。至今茶樹上。葉葉哭春雨。

上堂。舉教中道。一切智智清淨。無二無二分。無別無斷故。師云。東水流西水。南山雲起北山雲。

上堂。德山棒臨濟喝。秘魔叉和山皷。拈向一壁。作麼生。劄斗折衡而民不爭。

上堂。世尊拈花。南泉指花。靈雲桃花。智門蓮花。總是空花。添得衲僧眼中花。諸人若要發明心花。顧視左右云。直須鐵樹開花。

結夏小參。舉。五祖和尚結夏上堂云。結夏無可供養大眾。作一佳宴。管顧諸人。遂舉手云。邏囉招。邏囉搖。邏囉送。莫怪空疎。伏惟珍重。師拈云。老東山佳宴。將謂駭動人天。及乎拈出。也只尋常。雖然。大羮明水。至禮存焉。

都寺齋陞堂。諸供養中。法供養為最。召眾云。諸佛無法可說。諸祖無法可得。說世間法。屈抑諸人。說出世間法。厚誣諸人。說目前法。目前無法。所謂是法不可示。言辭相寂滅。未免今我當該都寺。以督軍湖具八功德。澄湛不波之水。供養諸人。只如凡夫見水是水。天人見水如琉璃。菩薩見水如甘露。又且如何。地無差別相。山自有高低。

上堂。施飢虗者以食。則飢虗無所不療。施冥迷者以燈。則冥迷無所不見。拍繩床云。西風一陣來。落葉兩三片。

上堂。世尊有密語。今古無人舉。等閑舉得最分明。夜來滴滴簷頭雨。諸人睡著不曾知。付與村農自歌舞。

上堂。舉。寶公寄語。思大何不下山。教化眾生。目視雲霄作麼。思大云。三世諸佛。被我一口吞了。何處更有眾生可化。師云。寶公大似行間鄰國。要撥亂太平干戈。思大望雲別陣。雖則復行反間。而累及大地師僧。墮在干戈林裏。無有出期。

萬杉東源和尚遺書至。上堂。廬山陽星江上。如雷聲行喝。如雨點行棒。天下衲僧難近傍。村草步頭活計。被渠一時屏蕩。瞿曇四月八日降生。渠乃西往。東湖聞得。懽喜踴躍。隔江合掌。

中秋上堂。舉。圓覺經中云。譬如清淨摩尼寶珠。映於五色。召眾云。五色未現時。諸人還見摩尼寶珠麼。以拂子打圓相云。海神留不住。湧出碧波心。

上堂。舉。白雲充祖云。你若得真正一回汗出。立一莖草上。便現瓊樓玉殿。你若未得一回汗出。縱有瓊樓玉殿。却被一莖草盖却。薦福道。你若得真正一回汗出。云瓊樓玉殿。賤似一莖草。你若未得一回汗出。一莖草貴似瓊樓玉殿。諸人不信。試真正一回驗看。

上堂。舉。馬大師一切語言。是提婆宗。以這箇為主。雲門云。好語只是無人問我。時有僧問。如何是提婆宗。門云。西天九十六種。汝是最下種。師拈云。雲門大似覆錦於井。而挽以蹈之。雖然。亦不出外道見解。

上堂。舉。雪峯道。烏石嶺頭。與汝相見。三門頭與汝相見。僧堂前與汝相見。召眾云。慇懃勸盡三杯酒。誰解風前舞柘枝。

上堂。山僧夜來擬欲。今朝擊皷陞堂。劇口為諸人舉揚佛法一上。及登此座。天氣稍熱。姑待別時。便下座。

上堂。兼謝監收。文殊為智積菩薩。說一百四十六願。謂之無濁亂清淨行大功德。彌勒菩薩於毗盧樓閣前。為善財說一百二十種菩提心。大眾。譬如指出萬斯倉。粒粒皆精粮。莫有飯籮裏受飢底麼。山僧當別甑炊香。

上堂。道在屎溺。道在稊稗。道在瓦礫。召眾云。蕩蕩一條官驛路。何須特地栽荊棘。

上堂。趙州禪在口皮邊。雲門禪若九轉透瓶丹。總是欺胡瞞漢。道難即易。道易即難。金烏一吸滄溟乾。

上堂。舉。顯英首座見慈明。明云。近離甚處。英云。金鑾。明云。夏在甚處。英云。金鑾。明云。先前夏在甚處。英云。和尚何不領話。明云。我也不會勘得你。教庫下供過兒來勘。且點一椀茶。與你濕口。師拈云。慈明開烹金爐。不辭再鍊。英首座可謂。繞指之柔。了無變色。

上堂。舉。龍牙示眾云。天下名山到因脚。辛苦年深與韈著。而今老大不能行。手裏把柄破木杓。薦福亦有一箇頌子。天下名山到因脚。六州之銕難鑄錯。而今老大却惺惺。倒握茶瓢當木杓。

開爐上堂。憨彌勒。胡達磨。驀劄相逢。圍爐打坐。或說當來下生。或說開花結菓。者匙火筯笑呵呵。總是認橘皮作火。

上堂。謝絕岳和尚。舉。芙蓉訪實性大師。師上堂。右邊拈主丈。向左邊云。若不是芙蓉師兄。也大難舉當。師拈云。薦福不拈主丈。只消攪鄱陽湖為酥酪。供養我絕岳師兄。何故。先師正法眼藏。盡向此老手中滅却。

冬夜小參。把定牢關。天凝地閉。放開一線。陰剝陽生。衲僧家一箇箇梯。有一本陳年曆日。按時索候。極是分明。聞山僧恁麼道。大似泗洲人見大聖。雖然從冬數九。前頭大有寒在。

結夏小參。難難。虗空捏聚不成團。易易。無手牧童穿穴鼻。也不難也不易。斷頭[舟*丘]子加篙枻。三轉語。有權有實。有照有用。謂之薦福三關。伶俐衲僧。聊聞舉著。便乃掉臂而過。當別甑炊香供養伊。其或如虎。看麼。似鴨聽雷。要望山僧主丈子。三生六十劫。

舉。雪竇和尚示眾云。大施門開無壅塞。忽有箇僧出來。雪竇退身七百里。何故。臨危不悚人。師拈云。薦福大施門開無壅塞。忽有箇漢出來。拂子柄痛與三十。何故。千兵易得。一將難求。

結夏上堂。諸方用處。多是鈎頭著餌。刃上著蜜。直欲置之死地而後。薦福只要諸人順時保愛。何故。納百川而變化魚龍者海。

上堂。識得一萬事畢。畢竟一作麼生識。不用天涯海角尋。日用當機明歷歷。諸人若更遲疑。分明為汝指出。以主丈畫一畫。

除夜小參。道無蹊徑。饒州東出永平門。法無定相。木歲又除壬午曆。冥運潛舒。玄機尚戢。過去過去。未來猶未來。直得天凝地閉。雪老氷枯。蟄戶未開。龍無龍句。正當此時。諸人性命。落在甚處。卓主丈一下云。一聲鳴竹。天地悉皆春。

舉。趙州一日。向雪中臥呌云。相救相救。時有僧亦去州邊臥。州便起去。師拈云。趙州下媟求鴿。直得四稜踏地。這僧蔗咬甜頭。不覺隨佗圈繢。薦福當時若見。只消深深堀雪。一坑埋却。

上堂。禹門三級。霹一聲。便見躍冲天頭角。東湖正當桃花浪[跳-兆+爰]時節。諸人因甚不覺不知。良久云。識法者懼。

上堂。行亦禪。坐亦禪。語默動靜體安然。永嘉大似挾兔園冊數順朱底。雖然。莫言平坦路。步步有深坑。

上堂。仁姪自淨慈歸。舉夾山。嘗遣一小師。徧遊禪肆。殊無趣向。又聞夾山道譽遠播。乃回省覲云。和尚有如許奇特事。何不早向某甲道。山云。汝蒸飯時。我為著火。汝行益時。我為展鉢。甚處是孤負汝處。小師因而悟入。薦福待便道。何不早向某甲道。拈棒痛與一頓。何故。要教知道。果然有如許奇特事。

上堂。一切障礙。是究竟覺。釋迦老子。向荊棘林中。開條通天活路。與諸人東行西行。雖然。莫教輕路著。有隱汝脚。

結夏小參。說安居偈。束縛虗空。覔安心法。針頭增銕。諸方倒以九旬為期。薦福以不退轉音聲輪世界善騰光明蓮華開敷佛剎不可說劫。為一彈指頃。以一彈指頃。為不退轉音聲輪世界蓮華佛剎不可說劫。諸人於中。只麼空閑閑地過。諸佛斫額望不及。設有一人修寂滅行。罪坐木赦。

舉。晦堂問圓悟云。勤兄近日如何。悟云。起滅不停。堂云。可知博地凡夫。我二十年前。也曾恁麼來。而今會也。脚尖頭也踢出一箇佛。師拈云。脚尖頭也踢出一箇佛。正是愽地凡夫。

上堂。謝隱靜空岩長老。臨濟見黃檗。六十痛棒。剛言猶蒿枝拂相似。奸漢著拳。隱靜見薦福。一盞篙湯備禮儀。且道與古人相去多少。牛頭南馬頭北。

上堂。舉。僧問香林。如何是衲衣下事。林云。臘月火燒山。師頌云。臘月火燒山。將軍度鐵關。陣雲千里遠。獨奏凱歌還。

上堂。舉。僧問九峰。承聞和尚。親見延壽。是否。峰云。山前麥熟也未。師云。薦福看來。九峰果然親見延壽。何以見得。開口便作蘇州鄉談。

端午上堂。賤如泥土。貴如金寶。亘古亘今。至玄至妙。道是難明還易曉。起得衲僧必死之疾。開得毗耶所杜之口。是甚麼物。得與麼奇特。竪拂子云。此一莖草。

上堂。舉。南泉和尚刈茅次。有僧問南泉。和尚路向什麼處去。泉舉起鎌子云。這箇是三十錢買。僧云。某甲不問這箇。泉云。汝問什麼。僧云。問路從什麼處去。泉云。我使得最快。師召眾云。大眾。當時待南泉舉起鎌子道。箇是三十錢買。便好與伊奪却鎌子。却再問路向甚麼處去。看箇老漢作麼生。

上堂。達磨大師。以狼毒砒霜。為箇蜜丸。十萬里航海西來。直欲盡毒東震旦師僧所。幸我此一眾。各各知機。掉頭不顧。雖然。見之不取。毋貽後悔。

上堂。蛟不識劍劍下死。虎不識穽穽中死。從上諸老。各設機關。甚於劍穽。汝等諸人。聞如不聞。見如不見。方有少分相應。

結夏小參。山僧今夏。向督軍湖畔。下箇斗門閘子。千流萬派。一閘閘斷。涓滴不通。一切魚龍鰕蟹。游泳其中。咸知以水為命。無端青天白日。霹一聲。直得波騰浪湧。若魚若龍。乘雲變化。上昇層霄。召眾云。只今莫有曝顋底麼。良久云。敗將不斬。

開爐上堂。法昌對泥人說法。生公對石頭講經。禮義生於富足。薦福燒榾柮火。供養諸人。又作麼生。禮與其奢也寧儉。

上堂。謝興教院主西林藏主。欲起達磨一宗。須是大根大器始得。臨濟德山。不堪屈指。天下老和尚。車載斗量。不堪持論。大眾還見麼。洣川川上光明現。彷彿香溪藏裏珠。

上堂。千句句煩主丈子。只作一句道看。卓一下。下座。

上堂。舉。芙蓉初參歸宗。問云。如何是佛。宗云。我向汝道。汝還信否。芙蓉云。和尚誠言。安敢不信。宗云。即汝便是。問云。如何保任。宗云。一翳在眼。空花亂墜。師拈云。大小歸宗。大似騎賊馬殺賊。未為好手。有問薦福。如何是佛。拈棒便打。

至日上堂。竪拂子云。過去佛。現在佛。未來佛。只今在東湖拂子頭上。聚首同觀。東方金色光明雲。西方銀色光明雲。中央黃色光明雲。無端露明柱子出來。彈指一聲。呵呵大笑。且道笑箇什麼。俗氣不除。

佛成道日。上堂。打圓相云。這一星兒。二千二百年前。臘月八夜。輝天鑑地。放大光明。釋迦老子。與一切眾生。同一眼見。同證無上正等正覺。惟有薦福主丈子。不曾將眼著。何故。鄉自用鄉法。

除夜小參。一年將盡夜。萬里未歸人。師召眾云。且道誰是未歸者。三世諸佛。止宿草菴。歷代祖師。坐在半途。天下老和尚。正買草鞋行脚。我此現前一眾。不慕諸聖。不重靈。飢來喫飯。困則噇眠。石爛松枯。誰管你。一年將盡不盡。似這般底。正是純鋼打就。生銕鑄成。雖然。畢竟如何是到家句。只今歸去便歸去。欲覔了時無了時。

元日上堂。新年頭佛法。鏡清道有。智門道無。行盡江南江北路。家家門首釘桃符。

元宵上堂。謝兩斑。治國者。元首明股肱良。則庶事康。薦福股肱良。法道昌萬炬。蓮開優鉢香。

上堂。漁舟一箇兩箇。欵乃歌聲。楊柳三株四株。低垂金線。佛祖玄機。十分成現。魯公亭上。來來往往。多少衲僧。阿誰親見。見沙禽在浮洲岸。

上堂。治俟照乘之珠。相如献秦之璧。爭如薦福門下。一陣桂花風。滿地皆金屑。雖然。諸人切忌著。何故。落眼成翳。

上堂。俱胝得天龍一指。水潦被馬師一踏。自謂抹過禹門。身在九霄之上。撿點將來。正是認冢為家。若約德山門下。猶隔弱水三萬里在。

上堂。舉。阿難一日白佛言。今日出城。見一奇特事。佛云。見何奇特事。阿難云。入城時見一攢樂人作舞。出城總見無常。佛云。我昨日入城。亦見一奇特事。阿難云。見何奇特事。佛云。我入城時。見一攢樂人作舞。出城時。亦見樂人作舞。師拈云。山僧昨日入城。亦見一奇特事。求平門內。天慶觀前。有一攢樂人。築氣毬眼。親手辨者。活潑潑地。搆得乃稍涉遲疑。便乃隨地輥向城子外去也。諸人若不信。入城時驗取。

端午上堂。佛病祖病。正在膏肓。文殊是藥採將來。都用不著。杜順灸猪左膊上。亦錯商量。東湖水點菖蒲茶。召眾云。箇是單傳海上方。

上堂。舉。香嚴問僧。甚處來。云溈山。嚴云。近者何言日句。云有問如何是西來意。溈竪起拂子。嚴云。彼中兄弟如何商量。云盡道即色明心。附物顯理。嚴云。著甚死急。僧云。師意如何。嚴亦竪起拂子。師拈云。薦福作這僧。待香嚴竪起拂子。亦只消道箇著甚死急。

上堂。有縱跡沒縫罅。善財七日尋覔不得。趙州五年分疎不下。汝等諸人。那邊經冬。者邊過夏。因甚問著如聾似啞。顧視云。水銀無假。

清明上堂。謝台州梅磵藏主。天台山萬疊。信手輕撥轉。六種皆震動。玲瓏人人面。直得五百箇。聲聞從定安詳而起。托眉底托眉。點胸底點胸。讚歎底讚歎。召眾云。畢竟讚歎箇什麼。寒食梅花香滿磵。

浴佛上堂。周家有國聖明朝。甘蔗無端產異苗。後代兒孫非五逆。百千鴆毒一瓢澆。

聖旨看藏經上堂。一大藏教。只說者箇。以拂劃一劃云。玄中之玄。妙中之妙。充塞乾坤。而不見其大。綿亘古今。而不見其長。古德倒一說。摶量不及。趙州繞繩床。費力不少。諸人只今要會麼。壽如嵩嶽。福如海水。共斯民樂泰平。

中秋上堂。并謝五峰雲叟。舉。馬祖與百丈南泉西堂。三人隨侍翫月。師示眾云。馬大師與二三子。大似全身坐在廣寒宮裏。却向四天下覔月。直得五峰掩口盧胡。諸人只今要見月麼。以拂子打圓相。下座。

上堂。舉。趙州因僧告辭。州云。甚處去。僧云。諸方學佛法去。州竪起拂子云。有佛處不得住。無佛處急走過。三千里外逢人。不得錯舉。僧云。與麼則不去也。州云。摘楊花摘楊花。師拈云。趙州念出兩道。奉送真言。直是奇特。薦福亦有一道。煩主丈子。為諸人念看。卓三下云。三千里外逢人。不得錯舉。

上堂。謝雪洲。太白峰頂雲。太湖波心月。黑夜散清光。炎洲飛皓雪。不是古佛玄機。亦非諸祖妙訣。別別。萬像森羅驚吐舌。

上堂。真正法要。玄極祕密。言語道斷。心行處滅。是以世尊不說說。迦葉不聞聞。因甚新羅擊皷。西天那蘭寺裏燒香。

冬至小參。洞山掇退果卓。儉不中禮。慈明貼榜僧堂前。肝膽全露。薦福不打這般車裏油。召眾竪拂子云。看看。壁角落頭萬年籃裏。有一顆無陰陽地所產希奇之菓。不是鄭州棃。青州棗。亦非阿那律陀所指堂中菴摩羅。直是百味具足。不比泛常。今夜拈出與諸人。作箇至節家宴。以拂子打圓相。良久云。貴買賤賣。

舉。雪峰因閩王。令使者送柑橘二枚。有書云。既是顏色一般。因甚名字不同。峰開看了仍封回。王問玄沙。沙將一張紙盖却。師拈云。雪峰封回。玄沙盖却。諸方咸謂閩王被二老熱謾。殊不知二老被閩王謾却。有問薦福。只消輕輕颺向督軍湖裏。一任疑著。

上堂。舉。台州國清寺拾得。一日掃地次。寺主問云。汝名拾得。因豐干拾得汝皈。畢竟汝名什麼。拾得放下苕菷。叉手而立。寺主復問云。畢竟名箇什麼。拾得拈苕菷。掃地而去。師拈云。放下苕菷。提起苕菷。吽。王廾鬼酉。

舉。僧問古德。年窮歲盡是如何。古德云。東村王老夜燒錢。師拈云。東村王老夜燒錢。掇轉須彌作案山。途路紛紛未歸客。擡眸錯認白雲間。

上堂。佛告普眼菩薩云。頗有人能說幻術文字中。種種幻相所住處不。答云不也。佛言普眼。幻中幻相。尚不可說。何況普賢菩薩祕密身境界。祕密語境界。祕密意境界。而入其中。能入能見。師頌云。八十樵翁無賴查。芭鞋踏破亂山霞。那知一跡不到處。別有葛洪僊處家。

上堂。大庾嶺頭。高安灘頭。下盡手脚。結盡冤讎。箇事何曾得徹頭。良久顧眾云。禍在源頭。

上堂。三千里外賣却布單而來。望雲上樹。三十年坐破七箇蒲團。守株待兔。伶俐漢未舉先知。是蹉過不少。那堪晝三夜三。東覰西。如猫捕鼠。不堪持論。雖然。長因送客處。憶得別家時。

上堂。舉。香嚴示象云。如人上樹。口[銜-金+缶]樹枝。手不攀枝。脚不踏枝。下面有問祖師西來意。答佗則喪身失命。不答則有違所問。畢竟如何即是。師頌云。大道平平無壅塞。無端特地設深坑。衲僧若具丈夫志。解向機先掉臂行。

上堂。舉。睦州和尚見僧。便喚止座。僧回頭。州云。擔板漢。雪竇拈云。睦州只具一隻眼。喚者僧既回頭。因甚喚作擔板漢。黃龍云。雪竇亦只具一隻眼。者僧喚既回頭。因甚不喚作擔板漢。師拈云。薦福亦一一覈實將來。三大老只好一欵併按。何故名見一邊。

李僧錄看藏經請陞堂。道非言無以顯教。教非言無以明道。妙有不有。真空不空。始從鹿野苑。終至河。於是二中間。未嘗談一字。釋迦老子。大似將阿耨池水。覆向百億四天下。却要隻手一時収取。諸人於此。開得摩醯丘眼。便見龍宮海藏。天上天下。盡虗空界。無非此經。妙獨超乎諸聖之表。而不見其形。道遠邁乎萬古之先。而不見其迹。雖然至愚不昧。在大智或迷。阿難陀不得集而為經。優波離不得結而為論。諸菩薩不得衍而為律。雙林大士不得藏而為輪。從上諸老。或對一說倒一說。全藏半藏。演出演入。總是隔九泰華說影子邊事。確實而論。直須向眼根舌根意根未動前。一氣轉得一大藏。方與釋迦老子。同一舌類。握手於二千二百年前。極含類於三途。導群生於十地。既然如是。諸人只今要見麼。以手指經云。經歸寶藏功圓處。香藹長空慧日高。

上堂。欲究此道。灼然如魯公亭前徑直一條大路。坦坦平平。從朝至暮。過了千千萬萬。總是貪程。阿那箇知道。督軍湖裏。無風荷葉動。必定有魚行。

臘八上堂。正覺山中夜氣清。瞿曇特地不惺惺。却將曠劫無明種。認作浮雲缺處星。

上堂。黃蘗山頭三頓棒。集雲峰下四藤條。行不著用得喬。堪笑大禪佛小[病-丙+斯]兒。錯將一滴認作全潮。

上堂。德山一日。托鉢上堂。時雪峰作飯頭。見便云。這老漢。鐘未鳴皷未響。托鉢向甚處去。麼德山便歸方丈。峰舉似岩頭。頭云。大小德山。未會末後句。山聞令侍者喚來。問汝不肯老僧那。岩頭密啟其意。山乃休去。至明日陞堂。果與尋常不同。頭至僧堂前。撫掌大笑云。且喜老漢會末後句。雖然如是。只得三年。山果會三年而沒。師拈云。擊梧桐驚老鳳。戽九淵縛獰龍。同不同。別有靈犀一點通。

上堂。舉。智者禪師。在南岳看法華經。至是真精進是名真法供養如來處。豁然大悟。便見靈山一會。儼然未散。師頌云。行盡江南數十程。曉風殘月入華清。朝元閣上西風急。都入長橋作雨聲。

辯都寺看金剛藏請上堂。諸佛垂慈。如春在百花。月臨眾水。召眾云。只今山僧拂子頭上。化現百億無量國土。一一國土中。化現無量百億給孤獨園。一一園中。化現無量百億釋迦文佛。各具大無礙辯才。演說四生四無相四句偈。佛病祖病眾生病。一切攢簇不得底病。聞者見者。或證大安樂大自在法門三昧。莫不懽喜踴躍。嘆未曾有無礙辯。都寺既證大安樂大自在法門三昧。爾時一千二百五十比丘。同聲讚言。壽如金剛。福如金剛。堅固寶藏亦如金剛。是沙諸人還見麼。滿空花雨散天香。

善友水陸請陞座。一法若有。毗盧墮在凡夫。萬法若無。普賢失其境界。心生則種種法生。心滅即種種法滅。若於千聖頂上。開得隻眼。則無佛無眾生。亦無有天堂地獄。其或未然。則陰陽昭于二境。善惡判乎兩途。善則超於諸聖。惡則有銕圍百刑之苦。我佛具大慈憫故。救度一切諸眾生。召眾云。主丈子只今。化作釋迦大覺世尊。領諸徒眾無數億萬。於虗空界。身高七多羅樹。放眉間五色毫光。照破種種地獄銕床。化作蓮華座。劒樹化為百玉梯。鑊湯化為芙蓉池。重說十二因緣。無明緣行。行緣識。識緣名色。名色緣六入。六入緣觸。觸緣受。受緣愛。愛緣取。取緣生。生緣老死憂悲苦惱。說甚因緣竟。於是一以深重非業之囚。悉得超生化樂之宮。只如現前一眾。試填受生。或薦祖禰。或寄寶藏。一一悉得。如預懽喜踴躍。嘆未曾有。諸人要會麼。好看中元佳節夜。滿城瑞氣藹東湖。

上堂。自杭州歸。謝副寺維那知客。洞山提起無星秤子。雲峰呈似一快漆桶。直得諸佛放大光明。照徹一切。撿點將來。猶是門頭戶底作略。山僧近登芙蓉五嶺。一步高一步。直至千峰頂[寧*頁]。召眾云。只知眼底乾坤闊。不覺雲開尺五天。

上堂。謝梁山東長老。寂歷梁峰歲月深。春風浩蕩入枯林。要開萬世無窮業。只在堅持一寸心。

上堂。舉。昔有秀才問趙州。佛不違一切眾生之願是否。州云。是。才云。乞和尚手中丈子得麼。州云。君子不奪人所好。才云。我非君子。州云。我亦非佛。師拈云。秀才向飢鷹爪下分飱。猛虎口中奪肉。趙州將欲與之。必固奪之。若是薦福。即與之道。山僧主丈子。今日分付著人。

上堂。舉。漸源和尚。有僧來參。源在紙帳裏坐。僧撥開帳去不審。源以目視。良久云。會麼。僧云。不會。源云。七前事。為什麼不會。僧舉似石霜。霜云。如人解射。箭不虗發。師拈云。漸源等閑輕擊著陳年瓦缶。而石霜以金鏞。應之者僧。聻。沽酒樓前聽管絃。

佛成道上堂。瞿曇錯認者星兒。動地驚天誰阿誰。奉勸諸人今夜裏。只消熟睡到雞啼。

上堂。謝石霜首座并碕監寺。喚回五百比丘於霜華死之後。首座費力不少。[跳-兆+孛]跳三脚驢子於圓通未前。監寺舉步超逸。千載方逢傑作。東湖試為平章。堪笑老來無定力。隔江戽水潑鴛鴦。

上堂。舉。五祖和尚示眾云。殷勤喚汝不歸家。貪看門前弄金沙。每到年年二三月。滿城開徧牡丹花。師云。五祖老漢。用盡自心。殊不知春至牡丹花自開。

上堂。舉。世尊拈花。迦葉微笑。頌云。雪後園林春正濃。玉容公子玉花。彫弓閑試黃金彈。打落天邊一箇鴻。

二月望上堂。江山處處東風軟。桃李紛紛春意酣。是滅度耶不滅度。當機識取老瞿曇。

上堂。拈德山棒。海騰嶽立。設誑癡頑。用臨濟喝。雷厲風飛。徒張氣勢。薦福只向諸人道。三年一閏。今年有兩箇二月半。若也不信。試將新頒授時曆。從頭撿看。

上堂。若論此事。譬如琴瑟箜篌。雖有妙音。若無妙指。終不能發。薦福今日。煩主丈子。為諸人發此妙音。卓一下云。竹不如絲。絲不如肉。

上堂。普請摘茶。仰山撼樹。則川提籃。撿點將來落二三。入草一回親見得。枝枝葉葉是瞿曇。

上堂。謝崇福良岩長老。東湖一曲。非五音六律之所能拘。非十聖三賢之所能學。祕之石函。束之高閣。諸人只今要聞麼。卓主丈一下云。彷彿琵琶三弄。依稀鈞天廣樂。

西巖和尚忌日拈香。咄。這川僧。[仁-二+幻]無討處。強無討處。竅無討處。衲僧分上結冤讎。直到十分極處。至今無雪屈處。雖然。拈香云。只這箇。諸人也要知佗出處。呈起云。出自蓬萊深處。

上堂。舉。藥山問僧。甚處來。僧云。江西來。山以主丈子。敲禪床三下。僧云。某甲粗知去處。山拋下主丈。僧無語。山召侍者。點茶與老僧。踏州縣[囗@米]。師拈云。藥山布偃月長蛇之陣。而者僧單刀直入。僅一交鋒。而便乃棄甲曳兵。若進得後語。管取奏凱而還。

佛生日上堂。惟麟之生。瑞應天地。惟鴆之生。枯及草水。悉達出世。天人羣生。莫不以手加額而相慶。何故。為厲之階。

佛生日上堂。昔有一尺之埵。日取其半。萬世不竭。薦福只有一勺之杓。容百千溟渤。而不見其溢。泄百千尾閭。而不見其竭。今日拈來。供養我釋迦老子。以拂子。作杓舀水澆一澆勢。下座。

結夏小參。寬著期限。七箇蒲團從坐破。急著手脚。灼然如彼救頭然。雪山六年。嵩山九年。不堪持論。隔江回首。曹溪宿覺。遲八刻。其或似癡若獃。半疑半信。山僧只得為諸人。別立一箇期限。顧視云。三生六十劫。

舉。雲門因僧問。如何是諸佛出身處。門云。東山水上行。後來圜悟云。天寧則不然。如何是諸佛出身處。只向道。薰風自南來。殿閣生微凉。師拈云。雲門向廣寒宮裏呈月。圓悟向龍王宮裏呈珠。薦福雖臂長袖短。亦有一箇道處。良久下座。

印都寺齋諸上堂。祖師心印。狀似鐵牛之機。古德是向大海中釘橛。虗空外著篐。殊不知一大藏教。橫說竪說說不著。歷代祖師。直指曲指指不出。可以號令人天。指揮佛祖。降伏諸魔。以主丈畫一畫云。印文露也。諸人見麼。須知老楊岐。元是會監寺。

上堂。舉。琅瑯和尚示眾云。諸人在者裏過夏。共你點出五般病。一不得向萬里無寸草處去。二不得孤峰獨宿。三不得張弓架箭。四不得物外安身。五不得滯於生殺。師云。孫武令商君法。盡法無民。薦福見汝等諸人在者裏過夏。只消道順時保愛。

上堂。舉。金牛每遇齋時。自舁飯。於僧堂前。作舞大笑云。菩薩子喫飯來。師云。金牛殘羮餿飯。不勞拈出。

上堂。馬祖道。即心即佛。非心非佛。南泉道。不是心。不是佛。不是物。據薦福見處。總是臘月扇子。

上堂。舉。僧問趙州。狗子還有佛性也無。州云。無。師頌云。鐵面將軍騎鐵馬。噫鳴殺氣暗乾坤。縱饒勇銳如韓百。千里應須破膽魂。

上堂。謝靈隱以佛簿化鐘經二樓化主。靈隱前。天竺後。一句渾崙。不透覰得透。一佛二佛。三四五佛。百千萬億佛。歡喜踊躍。開顏同笑。畢竟笑箇什麼。鐘樓上念贊。經樓上念呪。

上堂。舉。天親菩薩。從彌勒內院下。無著菩薩問云。人間四百年。彼中為一晝夜。彌勒菩薩。於一時中。成就五百億天子。證無生法忍。未審說箇什麼法。天親云。說這箇法。師拈云。倉公秦緩。信手拈來。物物皆可以伐沈痼起膏肓。雖然。天親用處。大似客至無茶。點蒿湯備禮儀。

上堂。舉。石梯一日。侍者托鉢上堂。梯召云。侍者。應諾。梯云。甚處去。者云。上堂齋去。梯云。我豈不知汝上堂齋去。者云。除此外別道箇什麼。梯云。只問汝本分事者云。若問本分事。實是上堂齋去。梯云。不謬為吾侍者。師召眾云。會麼。疾風知勁草。世亂識忠臣。

上堂。昨日雨今日雨。漁父謳歌。老農懽舞。堪笑蒲許林中。鄧師伯把不定。却向豆子山前打瓦皷。何為如此。熟不熟。但看五月廿六。

都寺齋上堂。與麼與麼。砒霜狼毒。不與麼不與麼。狼毒砒霜。不與麼中却與麼。掗無病與藥。與麼中。不與麼。見病不施方。薦福四轉語。具四賓主。四料揀。灼然如百千鴆毒為一器。擬之則喪身失命。諸人不得將著。將耳聞著。將鼻嗅著。將口沾著。何故。禍不入慎家之門。

上堂。寬著程限。以悟為則。欵兵之法。我立地待汝透去。逼龜成兆。薦福總不然。何故。縱饒穿得。終是不天成。

上堂。舉。天僊和尚。有新羅僧來參。遂把住云。未離本國。道將一句來。僧無語。僊云。問你一句。你便道兩句。師拈云。若僧雖是新羅人。却會大唐語。何處見得。應對處可驗。

上堂。誰駕燭龍。赫日當空。山河大地。通身汗出。草木昆蟲。無處潛蹤。昨夜三更。主丈子驀然[跳-兆+孛]跳。觸著帝釋鼻孔。雨似盆傾。是汝諸人半醒半困。猶在夢中。喜喜懽懽是老農。

上堂。廣額屠兒。放下屠刀道。我是千佛一數。障蔽魔王道。我待一切眾生成佛。眾生界空。無有眾生名字。我方發菩提心。師召眾云。大似龍王殿裏誇珠。餓鬼窟中賣瘦。

上堂。大疑底人。對坐盤中弓落醆。不疑底人。再坐盤中弓落醆。大小黃龍。雖則一期答者僧話。而累及天下衲僧。盡向弓影邊著到。有問薦福。主丈子痛與一頓。何故。大疑之下。必有大悟。

上堂。舉。僧問九峰。如何是祖師西來意。峰云。更問阿誰。僧云。恁麼則某甲全體是。峰云。須彌頂上戴須彌。師頌云。將軍矍鑠笑盈眉。銕馬衝關舞戰旗。指點陣雲千萬里。碧油幢裏醉金巵。

上堂。水盈萬壑。葉落三秋。漁板一聲飛野鴨。長空極目思悠悠。堪笑當年馬大師。無端杻著百丈鼻。直至如今痛不休。

開鑪上堂。天寒人寒。薦福以十方世界。為一火鑪。普請從上若佛若祖。天下衲僧。大家在者裏。煖處商量。大眾。畢竟商量何事。孟冬漸寒。

上堂。舉。臨濟和尚道。學道人但不向外馳求。與佗佛祖何異。一念淨心光。是諸人屋裏法身佛。一念無分別心光。是你諸人屋裏報身佛。一念無差別心光。是你諸人化身佛。師召眾云。臨濟老漢。指出各人本地風光。可謂諦當詳切。撿點將來。正是向外馳求。

上堂。達磨西來。傳箇子。少至萬言。多無一字。賤如金璧。貴如泥土。第一句為君舉。良久。聽著即聾。即瞽。

曹總管請陞座。師竪拂子召眾云。諸人還見麼。阿彌陀如來。出現於大江南岸鄱君國內。於一藕絲孔中。湧出三萬二千獅子寶座。一一座上。化現河沙諸如來。出廣長舌相。徧覆三千大千世界。演不生不滅。無上妙法。乃至水鳥樹林。出和雅音。演暢五根五力。十菩提分。八聖道分。一切妙法。直得四輪三界。若聖若凡。若幽若顯。同證無生法忍。曹公總管。證此法。得超樂土。欄楯行樹。五花樓觀。四寶周匝圍繞。種種莊嚴。受諸快樂。爾時千二百五十大比丘眾。合十讚嘆。畢竟讚嘆何事。八功德水無邊際。穩泛慈航一葉蓮。

杭州歸上堂。佛法徧在一切處。山僧為諸人。一一按過。重疊吳山併楚水。主丈頭邊。草鞋根底。踢著底是達磨大師。撥著底是釋迦老子。雖然。夜行莫踏白。

上堂。參得到悟得徹。自謂龍門上客。薦福有棒。亦未到伊喫。何故。行百里者半九十。

上堂。舉。興化和尚謂眾曰。我向南方行一匝。主丈頭。不曾撥著一箇會佛法底。大覺聞之云。如何得一陣業風。吹入大覺門來。化後至大覺。覺請作院主。一日從法堂前過。覺召云。院主。我聞你在南方行一匝。主丈頭。不曾撥著一箇會佛法底人。汝具什麼眼目。化便喝。覺拈棒。化擬議。覺便打。化又喝。覺又打。化明日又從法堂前過。覺召云。院主。直下不疑。你昨日兩喝。試為說來。化云。存獎於三聖邊。學得賓主句。總被師兄折倒了也。乞與安樂法門。覺云。者瞎漢。却來者裏納敗闕。脫下衲衣。痛與一頓。化於棒下。悟臨濟在黃蘗處。喫棒底道理。師拈云。興化開空馬犀之眼目。大覺施拔鯨牙之手段。只如興化。於大覺棒下。悟臨濟在黃蘗處。喫棒底道理。又作麼生。驢揀濕處溺。

上堂。僧問法眼。如何是曹溪一滴水。眼云。曹溪一滴水。其僧惘然。時韶國師在座下。聞之有省。師拈云。赤脚人逐兔。著靴人食肉。

上堂。舉。溈山云。今時人但直下會取不會底。正是你佛。正是你心。若向外求一知一解。將為禪道。且沒交涉。名運糞入。不名運糞出。不名運糞出。污你心田。所以不是道。師拈召眾云。溈山老漢。與麼為人天。似慈母以蜜為丸。椏與嬰孩。送病入心。至老終難救藥。

上堂。舉。閬州古隄和尚。因仰山來參。以手撥三撥云云。汝無佛性。仰山近前三步。叉手而立。古隄云。子甚處得此三昧來。仰山云。躭源處得名。溈山處得地。古隄云。莫是溈山的子麼。仰山云。世諦即不無。佛性即不敢。仰山却問古隄。和尚甚處得此三昧。古隄云。我從章敬處得來。仰山嘆云。章敬三昧不可思議。來者難為湊泊。師拈云。二大老。大似昔人各拈出瑚樹枝。以相夸義。山僧當時若見。只消以手掩耳。

佛生日上堂。當年竺國此時節。淨飯王宮生悉達。老倒雲門棒頭短。作麼生。千古萬古為妖孽。

結夏小參。一喝三日耳聾。彩奔[齒*殳]家。六十痛棒。如蒿枝拂。奸漢著拳。諸人百二十日長期。畢竟作麼生履踐。薦福有六條禁令。第一眼不得妄觀。第二耳不得妄聽。第三鼻不得妄嗅。第四舌不得妄味。第五身不得妄觸。第六意不得妄動。依音禁制者。可以入佛。未可以入魔。忽有箇漢出來道。佛即不問。畢竟喚甚麼作魔。只向佗道。九十六種。汝為第一。

舉。應菴結夏示眾云。張弓架箭魚投網。物外安居鳥入籠。生殺盡時蠶作繭。如何透得這三重。師拈云。應菴太師祖。向泰平地面。嶮立三重關。俾天下衲僧無入頭處。兩堂首座。來夜試展拔關之手看。

上堂。舉。僧問趙州。萬法歸一。一歸何所。州云。我在青州。作一領布衫。重七斤。師拈云。大眾會麼。趙州大似滹沱氷合。克濟三軍。

端午上堂。總總林林。厥疾彌深。文殊既無靈驗之藥。盧扁難下膏肓之針。山僧有箇秘傳訣。掃除萬病是無心。

上堂。舉。金峰禪師。因僧侍次乃云。我有一則因緣。舉似汝。第一不得亂會。僧云。請和尚舉。峰竪起拂子。師拈云。大小金峰。大似空拳嚇小兒。若是薦禍。主丈痛與一頓。何故。許人一物。千金不移。

上堂。舉。僧問臨濟。如何是三眼國土。濟云。我共汝入淨妙國土中。著清淨衣。說法身佛。又入無差別國土。著無差別衣。說報身佛。又入解脫國土中。著光明衣。說化身佛。師拈云。僧問臨濟。三眼國土。臨濟直得指東畫西。熱亂一上。有問薦福。只消一指向空中。點三點示之。

中秋自杭歸上堂。舉。古人云。蕪湖蕪湖見。當途當途見。八月十五夜。一似沒柄扇。薦福亦有箇見處。東湖東湖見。西湖西湖見。八月十五夜。皎皎如鏡面。

舉。雲門問僧。甚處來。僧云。嶽山來。門云。我尋常不曾與人葛藤來。僧近前。門云。去。師拈云。雲門布徧地葛藤。不特為者僧。直欲天下衲僧。輥在裏許。無出頭處。拈主丈一劃云。今夜薦福。劃斷了也。雖然。諸人二六時中。東行西行。赤渙照顧始得。

上堂。舉。石霜和尚問龐居士。有箇事借問。居士不得惜言句。士云。便請舉來。林云。元來惜言句。士云。者箇問訊。不覺落佗便宜。林掩耳而去。士云。作家作家。師拈云。石霜設陷虎之機。而居士癡裏放憨。諸人會麼。獰龍戲滄海。彩鳳舞丹霄。

上堂。衲僧家。不著僧求。不著法求。不著佛求。作麼生無事。綠楊隄上芰荷香裏。三三兩兩數沙鷗。

上堂。舉。應菴和尚示眾云。如世良馬。見鞭影而行。佛照出眾云。見鞭影而行。非良馬也。師拈云。一人手握石火。一人握電光。爍破髑髏眼。休誇騏驥良。

解夏小參。三世諸佛不知有。乞無再面。黎奴白牯却知有。彩布[齒*殳]家。行不到處道一句。乾旋坤轉。道不得處行一步。嶽立波騰。衲僧家。要行便行得。要道便道得。□得道為稊稗亦得。指佛是佗奴亦得。因甚狗子無佛性話會不得。父母未生前面目明不得。蠟人氷守不得。寂滅行修不得。人我山倒不得。生死海渡不得。雖然。自是不歸歸便得。五湖煙景有誰爭。

上堂。迦葉三昧。阿難不知。阿難三昧。商那和修不知。召眾云。諸人三昧。薦福總知。薦福三昧。只今諸人要知麼。早晨喫粥。腹便不飢。

解制小參。自杭州歸。法無住相。遇緣即宗。東湖藕絲孔裏入正定。西湖藕絲孔裏從定起。西湖藕絲孔裏入正定。東湖藕絲孔裏從定起。所謂常在家舍。不離途中。常在途中。不離家舍。忽有箇僧出來道。長老與麼安居。與麼禁足。莫不得麼。只向佗道。我為法王。於法自在。

上堂。謝秉拂齋。以主丈卓左邊一下云。者是醍醐。卓右邊一下云。者是毒藥。山僧今日。盡情拈出。供養諸人。若領略得去。則一飽可忘百飢。其或半信半疑。又爭怪得老僧。

上堂。舉。南陽韶國師道。鑊湯爐炭裏。成等正覺。刀山劒樹上。成等正覺。棒下成等正覺。喝下成等正覺。師拈云。大眾要會麼。門門花柳巷。處處管絃樓。

上堂。智者大師因讀法華經。至藥王菩薩焚身處。云是真精進。是名真法供養如來。於此豁然。證得旋陀羅三昧。見靈山一會。儼然未散。師拈云。智者大師。傳天台教法於萬世。將謂有甚長處。元來只坐在葛藤窠裏。諸人只今要證旋陀羅三昧麼。以拂子擊禪床。下座。

上堂。舉。大珠問座主云。講什麼經。主云。三昧經。珠拈丈云。若是三昧。不是三昧。主無語。珠云。老僧事繁。不能打得你。師拈云。座主當時奪得主丈子。却問者箇是三昧不是三昧。纔擬答。便與抝折主丈。看者老漢作麼生。

上堂。舉。巨榮禪客參投子。云老僧未曾有一言半句。挂著諸方耳目。汝為什麼來見山僧。僧云。到者裏不施主拜。要且不甘。子云。出家人與麼勿記。僧遶禪床一匝便云。子云。有眼無耳朵。六月火邊坐。師拈云。投子欲挂羚羊之角。爭奈臭肉來蠅。榮禪客獵犬無靈性。徒戀枯樁。

上堂。舉。溈山問仰山云。妙淨明心。汝作麼生會。仰山云。山河大地。日月星辰。溈云。汝祇得其事。仰云。和尚適來道什麼。溈云。妙淨明心。仰云。喚作事得麼。溈云。如是如是。師拈云。溈山問處。事理全無。仰山答處。全無事理。召眾云。妙淨明心。

上堂。舉。大珠問座主。蘊何經論。主云。講金剛經。珠曰。金剛經是佛說。主云。佛說。珠曰。若言如來有所說法。即為謗佛。若言不是佛說。即是謗經。除此之外。與老僧說看。主無語。師云。便喝。當時若下得者一喝。敢保大珠不敢以座主相待。須向明窓下著到。雖然。莫道座主無語好。

中秋上堂。名不得狀不得。不可得中親搆得。絕瑕翳明皎潔。大似中秋夜明月。別別。廣寒宮殿爛銀闕。

上堂。謝天地玉厓老。無文欲燼之灯。幸向為毗嵐所滅。直得盡大地人。懽喜踊躍。讚歎不。無端二十年後。越水一灯白晝出現。於天地之頂。照天照地。直得月磵懽喜踊躍。讚歎不。何故。月菴見開福。雲門見雪峰。

至日上堂。魯倍公日南至。遂登臺觀望雲物而書。薦福隨例與諸人。試著眼看。忽有箇僧出來。以手指空云。那邊雲色。得恁麼黃。和聲便打。何故。非我同流。

上堂。佛法無人說。雖慧不能了。召眾云。人人釋迦。箇箇彌勒。恁麼說話。大似埋設善良。雖然。不可一向瞞盰。煩主丈子。為諸人說看。以丈卓一下云。了。

上元上堂。金蓮萬朵。爛熒□照徹。銀霄第幾層。無量劫來明歷歷。須知元本是心灯。

上堂。今古事茫茫。陰陽割昏曉。碧露綴小桃。綠線垂堤柳。燕語離梁。蛙鳴芳草。鐘聲雜報聲。大底大。小底小。山僧見了。直得培增慎惱。何故。一片涅柈心。狼藉知多少。

上堂。舉。雲居舜老夫云。黃昏脫韈打睡。晨朝起來旋打行纏。夜來風吹薙倒。知事普請奴子。劈篾縛起。師拈云。古人謂。住持事繁。今以舜老夫。觀之果然。

上堂。謝天柱西尖東法藏主。隔江招手。餿飯要八重。便乃橫趍。真鍮不博金。竪主丈子云。看看。擎天一柱。玲瓏八面。只今向蟭螟頂[寧*頁]上。轉大法輪。直得六合三光。雷奔電捲。見諸人各各眼睛定動。啞。又向露明柱裏去也。靠主丈。下座。

佛生日上堂。迦毗羅國。無國愛樹下。粲若芬花。皎如圓月。不是釋迦老子。諸人只今。要見三十二相麼。東湖水映西湖綠。紫芝山對角山青。

結夏小參。我宗無語句。靴中動指。亦無一法與人。彼外藏頭。出水蓮華。未出水荷葉。大小智門。大似家居荊山深處。信手拈來。胡拋亂擲。無非是玉。爭奈千載之下。一狐疑了一狐疑。汝等諸人。不妨於魯公亭上。烈女橋邊。東西。忽然於出水未出水時。領略得去。要見智門則易。要見東湖則難。何故芰荷風。何止十里在。

舉。雲門問僧。今夏做箇什麼。僧云。和尚寔問。某甲即道。門云。倣賊人心虗。師拈云。雲門問處既不實。者僧答處痴裏放奸。若是薦福。一棒一條痕。何故。山僧從來。不使虗頭。

結夏上堂。諸方開烹金爐。布漫天網。盡法無民。薦福門下。飢噇飯。熱乘凉。一任諸人。何故。深水得魚渾信僉。不曾將酒祭江神。

上堂。塵塵爾。念念爾。法法爾。燕語鶯啼。驢鳴犬吠。不是不是。召眾云。鄱陽湖夜來。洪水泛漲。浸了三州六縣。多少民地。

上堂。不是而上事。亦非格外機。蚯蚓抹過東海。蝍蟟吞却須彌。木人旗掌笑揚扇。

上堂。參禪須參活句。召眾云。天下老骨。橫說竪說。是死句。六代祖師。直指曲指。是死句。五千四十八卷。金口所宣。是死句。畢竟如何是活句。良久下座。

上堂。舉。達磨見武帝公案。師頌云。波斯手裏捻生銕。把作希奇無價珍。識破分文元不直。寒光笑袞浪花新。

上堂。魚行水濁。鳥飛毛落。召眾云。若起一毫佛見法見。盡六州之鐵難鑄錯。

上堂。舉。石梯一日。侍者請浴。梯云。既不洗塵。亦不洗垢。浴作什麼。侍者云。和尚先去。某甲將皂角後來。梯乃笑。師云。侍者大似恭而無禮。

上堂。凡所見色。皆是見心。心不自心。因色故有。師拈云。馬大師認奴作郎。

上堂。舉。僧問馬祖和尚。離四句絕百非。請師直指西來意。祖云。我今日無心情。問取智藏。藏云。我今日頭痛。不能為汝說。問取海兄。海云。我到者裏却不會。復舉似祖。祖云。藏頭白海頭黑。師云。馬大師如王小波合成羣隊。巧同計較。這僧不躍禹門三級浪。勞勞只麼袞春風。

上堂。一大藏教。是箇切脚。切謂古德是大妄語。近因披閱。仔細撿點將來。是真語者。試將切脚切出一字。直是親切。不同泛常。今日舉皷。煩主丈子。普告大眾。以丈卓一下。下座。

上堂。謝一書記。的的西來意。一字不著畫。置之太虗。而不見其寬。置之針孔。而不見其窄。端的有誰見得親。木人眼光如電掣。

上堂。舉。僧問智門。如何是佛。門云。踏破草鞋赤脚走。僧問。如何是佛向上事。門云。主丈頭上挑日月。師云。大小智門。答者僧所問。大似臘月氷雪中。拈出青絹扇子。者僧若再進後語。敢保老漢。別有語在。

上堂。謝景德王溪長老并因藏主。破砂盆無貴賤。等閑拈向昌江上。盡大地人同一見見。彷彿宣州木瓜。依稀景鎮寶變。

上堂。謝楚雲首座。指臨濟見黃蘗。陷虎機深。接雲門嗣雪峰。送賦過界。薦福聻。雲晴楚天春欲雨。三草二木皆萌芽。

上堂。從向上著。明格外機。太平時代。拈弄干戈。衲僧家誰管月之大小。歲之餘閏。只知一日鉢孟兩度濕。雖然。如何是趙州雜用心處。

上堂。上士聞道。勤而行之。好與二十棒。中士聞道。若存若亡。好與二十棒。下士聞道大笑之。好與二十棒。三種人。薦福一一按過了也。就中有優有劣。有勝有負。有人分揀得出。也與二十棒。若分揀不得。二十棒山僧自領。

上堂。明教達長老朝京江州能仁中長老至。了煩峰頭。大鵬展翅九萬。湓江深處。大鯤擊水三千。直得雷屬風飛。乾旋坤轉。青青亭魯公亭。聚而議曰。二子神通。過於鶖子。老僧懽喜踊躍。殷勤揩老眼。萬里看飛騰。

佛生日上堂。古今咸謂。釋迦老子。於周昭王時。四月八日。降誕於迦毗羅衛國。懽喜園中。無憂樹下。據薦福看來。是大妄語。何故。森羅萬象。川流嶽峙。堂堂清淨法身。九龍時時灌沐。若然則悉達。無日不下生。無時不出現。諸人若不信。只今向大殿驗取。

至圓通請小參。法不孤起。仗境方生。召眾云。石耳峰高路接天。不是境。梵音亭下月臨泉。不是境。欲識佛境界。當淨其意如虗空。諸人能淨其意。於百億四天下。百億須彌盧。百億四大海。森羅萬象。明暗色空。一一識得破。亦未是佛境界。直須向父母未生。空劫以前開得隻眼。使見無佛無眾生。亦無有涅柈。山河大地即自。自即山河大地。適來上方玉厓和尚。舉薦禍古禪師空劫日用自公案。盖古禪師。後雲門百餘歲。因閱語錄。而嗣法之。真參實悟。具大眼目。覺範一言。以致學者之疑。上方為諸人。分明一一剖斷了也。却向薦福面前。索起遼天高價。某奈行槖不是以酬。只得暫假一座康廬山。還得恰好。未免借場拈出。供養諸人。只今要識空劫日用自麼。橫看成嶺直成峯。向背高低各不同。不識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

結座。東湖一櫂過侯溪。兩兩相看眼似眉。若問陳年閑佛法。杜聲在最高枝。

上堂。西野蔡居士至。舉。睦州問秀才。治什麼經。才云。治易。州云。易中道。百姓日用而不知。不知箇什麼。才云。不知其道。州云。作麼生是道。才無對。師云。秀才死在睦州句下。千古之下。無人救藥。薦福借西野鼻孤。為佗出氣。因成一頌。奪賊鎗兮便殺賊。山河大地血淋漓。今朝冷地飜交轉。萬壘西風銕馬嘶。

解夏小參。文殊三處度夏。法無定相。百丈三日耳聾。彩奔[齒*殳]家。山僧六月如杭。七月歸寺。足未甞不禁。鐘作鐘鳴。鼓作鼓響。法未甞不說。足如是禁。四聖六凡皆斫額。法如是說。灯籠露柱笑揚眉。見前一眾。不移寸步。不起一念。歷徧恒河沙界。徧參百千諸佛。行者居者。畢竟有何差別。靜中有動人知有。動中有靜少人知。

解制上堂。鳳脫千絲之網。魚離百搳之鈎。沒拘束魚悠悠。明月清風天地秋。

冬至小參。這一片青。那一片黃。魯臺之雲。異世同色。上一畫長。下一畫短。慈明之榜。號令惟新。古今天地。古今日月。節序時時推迁。陰陽時時消長。萬物以之而代謝。惟我主丈子。都盧長七尺。硬葛怛黑[侖*皮]皴。能為萬象主。只麼兀兀度時。雖然。薦福不欲埋沒善良。惱亂春風。明朝敢保。更有新條在。

結夏小參。盡十方世界。是沙門一隻眼。天闓地闢。土壙人稀。薦福盡十方世界。是蟭螟一隻眼。山僧普請賢劫千佛。東西諸祖。天下衲僧。至元三十一年。於此眼中。張世界。結如來制。東勝身洲入正定。西瞿耶尼從定起。北單越入正定。南瞻部洲從定起。諸人各各順時深愛。但不得道著佛法二字。何故。眾禍之門。

舉。僧問雪峯。聲聞人見性。如夜見月。菩薩人見性。如晝見日。未審和尚見性如何。雪峰打三下。其僧復問岩頭。頭打三掌。薦福云。雪峯棒下悟去。蘇嚧蘇嚧。岩頭掌下悟去。[口*悉][口*悉]哩。畢竟如何。娑婆訶。

上堂。偽山呵呵大笑。香嚴呵呵大笑。千載之下。令人一回思量一回笑。且道。笑箇什麼。乞兒打破漆椀。十字街頭拍手笑。

上堂。寬著程限。以悟為期。欵兵之法。是何心行。立地教汝悟去。逼雄雞生鵠卵。山僧邇來。足瘡少出。兄弟自由。不敢以佛法。涴汝耳根。何故。彼自無瘡。勿傷之也。

上堂。舉。龍冊怤禪師住菴日。有行者至。徐徐近繩床。取拂子提起問。某甲定喚這箇作拂子。庵主喚作什麼。主云。不可更安名立字去也。者擲下拂子云。著甚死急。師云。有問薦福。只向道拂子。其人擬議。倒轉拂子柄便打。

上堂。只把你將來底。示你个入處。古德太殺慈悲。薦福只把你將來底盡情抑下。拈棒痛與一頓。敢保你有箇入處。

上堂。舉。古人破句讀圓覺經中。此虗妄心。若無 六塵則不能有。悟去。頌曰。厖眉雪頂採樵翁。誤入天台第幾重。回首不知塵世隔。月明知樂響瑤宮。

上堂。十分簡易。十分成現。鈍根底十年廿年。利根底一見便見。召眾云。畢竟作麼生見。沙鷗一箇兩箇。白雲三片四片。

上堂。謝雪村和尚赴永福。堂堂再世積翠翁。中興萬古一龍峰。復立三關之險。重新萬礎之雄。奴眎佛祖。鞭笞象龍。等閑換步移身。直得番陽湖白浪飜空。閣中千佛。笑展懽容。何故。說法師來是此翁。

東湖退院。與魯山長老。地釣東湖二十年。眼頭老却幾風煙。等閑笑捲絲綸去。秋滿江山月滿天。

告香普說

若論此事。開眼覰著。開口道著。舉步踏著。十分成現。十分明白。因甚不會。只為作尋常看了。作尋常會了。所以蹉過來多少時。夙有靈骨英俊上士。如師子王。一出母胎。便能哮吼。百獸為之腦裂膽落。又如金翅。擘開滄海。直取吞。若是中下之機。直須從漸入頓。身心純一泰定。念茲在茲。總不放捨。發大誓願。今生斷斷。要教一回端的徹去。以畢出家志願。其或尚涉遲疑。未免將從上若佛若祖。揭飜腦盡。科出心肝。指似諸人去也。我佛世尊。向雪山成道。後於摩竭提國。三七日掩室無言。方有少分相應。無端為五比丘。轉苦集滅道四諦法輪。為緣覺人。說十二因緣法。為菩薩人。說六波羅密。為求最上乘人。說一切種智。乃至拈華示眾。迦葉破顏微笑。召眾云。葛藤芽孽自性生矣。累及西天四七。說心說性。以妄傳妄。缺齒老臊胡。欺我東土師僧。迢迢十萬里西來云。吾本來茲土。傳法救迷情。一花開五葉。結果自然成。賊無種相。皷籠四傳而至黃梅。有嶺南狤獠。密傳宵遁。七百僧悉皆追趂。惟明上座。趂至大庾嶺頭。啞。賊過界了也。六祖見明上座來。竟勇猛即擲衣鉢于石上曰。此衣表信。可力爭耶。任君將去。爭之不足。讓之有餘。明遂舉之。如山不動。信知佛法重器。非可力取。躊蹰悚慄曰。我來為法。非為衣也。乞食不得。詐道不飢。祖云。不思善不思惡。正與麼時。阿那箇是明上座。本來面目。狼毒砒霜。一時拈出。明當下大悟。徧體汗流。中毒了也。泣淚作禮問曰。上來密言密意外。更有意旨否。窮坑難填。漏巵難滿。祖云。我今為汝說者。即非密也。汝若返照自。密却在汝邊。海南有菓樹頭心。明云。某甲雖在黃梅隨眾。實未省自面目。今蒙指授入處。如人飲水。冷煖自知。今行者即某甲師也。一欵供就。祖云。汝若如是。則吾與汝同師黃梅。善自護持。夜半分贜。阿爺大分。南嶽大慧讓禪師。初參六祖。祖曰。甚處來。洎不問過。曰嵩山來。朴實人難得。祖曰。是什麼物與麼來。探竿影草。讓曰。說似一物即不中。開口便見鄉談。祖曰。還可修證也無。杻上著杻。讓曰。修證即不無。汙染即不得。早汙染了也。祖曰。即此不汙染。乃諸佛之所護念。汝既如是。吾亦如是。冬瓜印子。江西馬大師。始匡徒日。南嶽讓和尚遣一僧去。俟陞堂時。乃出問作麼生。看伊道什麼言句。記將來。直須驗過。僧去一如所教。回云。馬大師道。自從胡亂後三十年。不缺鹽醬。鈍置殺人。南岳然之。養子不及父。家門一世衰。及南泉示眾云。江西馬祖說即心即佛。王老師不恁麼。不是心。不是佛。不是物。恁麼道。還有過麼。好兒終不使爺錢。時趙州云。禮拜了去。續有僧問州云。上座禮拜了去。意作麼生。疑殺天下人。州云。汝却問取和尚。匿兔放鷹。僧遂問南泉。適來諗上座意作麼生。泉云。佗却領得老僧意。為賊證贜。又有尊宿。名臨濟和尚。初在黃蘗會中隨眾。因第一座陳睦州。閑管攛掇去問黃蘗。如何是佛法的的大意。赤肉挨白刃。蘗遂與三十棒。如是三次問。每蒙賜棒。為人須為徹。乃告辭第一座云。早承激勸。問佛法。累蒙和尚賜棒。所恨愚魯。且告諸方去。醍醐上味飜成毒藥。第一座遂與黃蘗云。義玄上座雖是後生。却甚奇特。後五日為一株大樹。蔭覆天下人去在。指伊蘭作栴檀。要起去。忽辭。和尚願垂提誨。第二回推人入穽也。濟明日辭黃蘗。棄却甜桃樹。蘗推往大愚處去。必汝為說。斷送死人過界。濟至大愚。愚問什處來。引賊入屋麼。濟云黃蘗。又爭諱指。愚云。黃蘗有何言句。鈎頭有餌。濟遂舉前話。復云不知過在什麼處。擔枷過狀。愚云。與麼黃蘗老婆心切。為你得徹困。猶覺過在。多口阿師三寸舌頭絕地長。濟於是大悟。笑破虗空口。乃云。元來佛法無多子。乞兒籮易滿。愚云。尿床鬼子。適來道我不會。而今又道無多子。是多少來。担住云道道。百鍊真金再入鑪。濟向大愚肋下築三拳。苦屈之詞。不妨難吐。愚托開云。汝師黃蘗。非干我事。推云離已。濟返黃蘗。再來不直半文錢。蘗問。來來去去。有甚了期。大斧斫不開。濟云。只為老婆心切。抱贜呌屈。遂舉前話。慚惶殺人。蘗云。者大愚老漢饒舌。待見與打一頓。半是思君半恨君。濟云。說甚待見。即今便打。遂與黃蘗一掌。家富小兒嬌。未是白拈賊。蘗吟吟而笑云。者風顛漢。來者裏捋虎鬚。憐兒不覺醜。濟便喝。黠兒逞俊。蘗云。侍者引者風顛漢。參堂去。不是冤家不聚頭。黃蘗大似任公子以五十搳餌。橫竿東海。堪笑臨濟上佗鈎線。將謂蔭天下人。殊不知遺毒天下。師召眾云。從上尊宿家普說。須是見他明白宗通說通。口角波瀾如海。前輩如南陽德山岩頭羅山圓悟大慧應庵。近世徑山無準師公痴絕石田。方可以開人天眼目。以厭學者之心。後來諸老多謙辭少講。自大化更張以來。多聞諸方。告香普說。每合十喜。叢林法道之盛。夏前頭首。累到方丈。謂兄弟要講行此事。因謂之曰。老僧昔於江西黃。書生薙髮。是正因出家。發志超方。是正因行脚。幸五十年前。得見前朝幾員有道尊宿。機用各各不同。棒頭長短。打著打不著。宋易槩舉。克由尀耐。蓬萊山中。有箇竅竅[仁-二+幼][仁-二+幼]列列挈挈。老川僧。謂之西岩幻智師。向青海尾頭。大白峰頂。布一箇漫天鉄絲網。凡若魚龍鰕蟹。莫不喪身失命。我幸知機識變。等閑跳出。得以自由。逗到今日。亦只是箇依本分。隨眾喫飯。多年底老禪和。米盡到糠。名曰長老。口吻遲鈍。不會鋪張展演。引古證今。開發來學。但惟自古帝王尊崇佛法。莫甚 大元。官其僧。特立衙門。以司其徒。大福蔭以撫綏之。曠古所無。為之僧者。當紹隆佛種。思所以報國恩之大。兄弟。來此相聚。須發大勇猛。具大信根。把生死二字。貼在額頭上。朝斯夕斯。粥裏飯裏。直須以悟為則。薦福素來。具大慈悲。不敢孤負諸人。當機有棒須打教折。有喝須教耳聾。忽有一箇半箇。當下知歸。山僧即當為汝證據曰。正好買草鞋行脚。久立珍重。

道在目前。要且目前難覩。古德太殺屈抑善良。殊不知填溝塞壑。滿眼滿耳。有甚難覩處。雖然。便恁麼會。認驢鞍橋。作阿爺下頷。不恁麼會。蹉過不少。道不屬知。不屬不知。知是妄覺。不知是無記。釋迦老子。大開四條通天活路。與諸人行。而諸人開眼堂堂。如衣壞絮行荊棘林中。欲去被去礙。欲住被住礙。設有一箇半箇。伶利底。具透菁眼。驀然蹉脚一步踏得著。亦須是再見善知識。為汝證據。方得到大安大樂之地。如夾山初住潤州京口。時道吾到。遇上堂。有僧問。如何是法身。答云。法身無相。如何是法眼。答云。法眼無瑕。純鋼打就。生銕鑄成。道吾不覺笑失。賣寶撞著瞎波斯。夾山纔見便下座。問某甲適來。祇對者僧話。必有不是。致令上座失笑。望上座不吝慈悲。理能伏豹。吾云。和尚一等是出世。未有師在。太白星好閑管。夾云。某甲甚處不是。望為說破。擔枷過狀。吾云。某甲終不說。請和尚却往秀州華亭船子處去。送人上樹。夾云。此人如何。不妨疑著。吾云。此人上無片瓦。下無寸。和尚若去。須易服裝束。盖船子囑道吾。有座主為我指箇來。妄通消息。夾山乃散眾易服。直造華亭。信卜賣屋。船子纔見便問。大德住甚麼寺。九絲軟紅套索。夾云。似即不住。住即不似。出山欵子。師云。不似又似箇甚麼。敲枷打鎻。夾山云。不是目前法。此地無金二兩。師云。甚處學得來。直須勘過。夾云。非耳目之所到。黑山下鬼窟裏。師云。一句合頭語。萬劫繫驢橛。鉄彈子。師又云。垂絲千尺。意在深潭。離鈎三寸。子何不道。椏贜與賊按牛喫草。夾山擬開口。師以篙打落水中。殺人須見血。纔上船又云。道道。杻上著杻。擬開口又打。為人須為徹。山於此有省。且喜欵案圓成。師乃云。竿頭絲線從君弄。不犯清波意自殊。師子教兒。夾遂問。拋綸擲釣。師意如何。太無厭生。師云。絲懸淥水。浮定有無之意。教兒作竊。夾云。語帶玄而無路。舌頭談而不談。說得道理好。師云。釣盡江波。金鱗始遇。得箇鰕兒便喜懽。夾山乃掩耳。遲八刻。師云。如是如是。冬瓜印子。遂囑云。汝向去。直須藏身處沒蹤跡。沒蹤跡處莫藏身。吾二十年在藥山。只明得斯事。汝今既得。後不得住城隍聚落。向深山裏钁頭邊。接取一箇半箇。接續無斷絕。今又奉贈一道祕密真言。夾山乃辭。頻頻回顧。師遂喚。闍黎闍黎。夾山回首。師竪起橈云。汝將謂別有。乃覆船入水而去。師召眾云。千年萬載華亭水。浪激波飜恨不平。普說一事。古德古叢林。無時不講行。自大慧應菴老祖後尊宿。多謙辭不講。去夏荷兄弟相知。黽勉從事。今春值老僧。適有廬阜之役。雖挂塔不多。皆是諸方羅籠不住。銅頭鉄額老成。頭角自倒後。累到方丈。累言累辭。而意益勤確。久在眾底。不在此限。初機兄弟。莫問普說不普說。只要各各一切放下。發大志願。辦一片自肯身心。究明父母未生前。照天照地。一段光明。須知每日風雲雷電。水鳥樹林。一一無非廣說法要。為汝發機。單明此事。何待曲彔床上老古錐。開口動舌。方謂之普說耶。雖然。真覺無覺。真法無法。無覺無不覺。無法無不法。法法圓成。心心體寂。亦不敢孤負諸人。只得倩主丈子出來。以虗空為口。舒廣長舌相。縱無礙辨才。如法為諸人普說一上。諸人當起難遭之想。以主丈橫一橫云。會麼。竪一竪云。會麼。卓主丈云。會麼。靠主丈云。會麼。只此四轉語。有主有賓。有勝有負。儻若當下知歸。庶不孤負山僧主丈子。其或未然。三條椽下。不妨疑著。

普說三轉語頌出示眾

鄱陽湖。夜來徹底乾枯。魚龍鰕蟹。畢竟以何為命。

頌。拶到途窮路絕處。灼然命若一絲危。當機燒尾奔當火。那箇魚騰碧漢時。

如何是上座空劫以前自

頌。太華峰頭有一物。怪如猛虎踞林丘。擡眸子細認得著。充畟陳年箇石頭。

薦福有一則語。舉似諸人。(良久云)會麼。

頌。等閑拈起一機看。頓覺重重海嶽昏。劃爾一聲轟霹。木人聞後更誰聞。

化佛殿歸上堂。羊角峰前。錦雲堆裏。撞著胡張三。即日恭惟。遇著黑李四。勸它布施。忽有个漢。不覺失笑。而問曰。老老大大。著甚死急。只得合十低聲向伊道。山僧今日小出大遇。

上堂。舉。特勢菩薩。至袈裟幢世界。窮佛音聲不得。持地菩薩。接竹至梵天。量佛丈六之身不得。目連菩薩。以神通至非非想天。要見佛頂相不得。召大眾云。三大菩薩。蹉過釋迦老子來。多少時也。諸人只今要見釋迦老子麼。竪立主丈。良久下座。

上堂。舉。華嚴經金剛幢菩薩偈云。不取眾生所言說。一切有為虗妄事。雖復不依言語道。亦復不著無言說。師拈云。白雲盡處是青山。青山朵朵常獨露。

月磵和尚語錄卷上


【經文資訊】卍新續藏第 70 冊 No. 1392 月澗禪師語錄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卍新續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CBETA 掃瞄辨識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回上層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