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卷

卍新纂大日本續藏經 第70冊
No.1391 西巖了慧禪師語錄 (2卷)
【(門人侍者)修義.景元.宗清.繼燖.宗應 編】
第 2 卷

 

西巖和尚語錄卷下

法語

示惠上人

惠禪人。四月八日。袖帋扣方丈東軒。且以吾佛生日為辭。覓一轉語。以資朝夕道味。因謂之曰。吾佛生日。手指天地。大開臭口。獨自稱尊。至於後來三百餘會。空有頓漸權實偏圓。人間天上。海藏龍宮。狼藉不少。何必枝蔓上。更添枝蔓耶。吾佛未生時。却有一轉語。固不敢慳惜。先請上人與山僧。回避下字。却來與你說破。渠曰。者一字子。非不欲回避。直是百計千方。回避不及。予曰。非但上人回避不及。山僧到此。亦回避不及。只此回避不及。正是吾佛未生時。一轉語也。上人不覺失聲大笑。於是掇筆。而為之書。

示周道士

遠公未登廬阜。陸脩靜未到虎溪。幸自好一條平實道路。無端二老相逢。握手過橋。軒髯一咲。便見七凹八凸。若欲行此路。第一不得向平實凹凸處。瞠眉努目。亦不得坐在非平實凹凸處。事須勇其志確其心。不躡古人蹤。不循舊途轍。了無顧忌。一往直前。履踐於二六時中。著眼向三千里外。驀忽伎倆盡岐路窮。轉步踏翻。大笑一回。此方是親到地頭時節也。遠靜二公。是甚破草鞋。釋迦老聃。且喚來洗脚。脫或未然。山僧更為汝。立箇雙牌堠子。記得僧問趙州。如何是道。州云墻外底。僧云。我不問者箇道。州云。你問那箇道。僧云。我問大道。州云。大道透長安。且道是平實耶。凹凸耶。若道是平實。因甚自古自今。多少人。向者裏跳不過。若道是凹凸。且畢竟那裏是凹凸處。

古渝周居靜高士。真本色道流。善能參究。參來參去。忽地抓頭。摸著楮皮冠。則便見老趙州與東林。一時敗缺。

示許居士(善別寶)

遊方須具游方眼。若不具眼。則便被諸方曲彔床上老眼禿。將從上以來。閑家潑具。攤向面前。大張價數。百樣矜誇。以為希奇之寶。或一時打失眼腦。搆赴不著。未免遭他惑亂。打入骨董隊裏。無有出頭底時節。若欲究明此事。須是上根利智。皮下有血。眼裏有筋。識機宜別休咎。未言先領。未舉先知。始得。如適早脚跨方丈門。見甆香爐相似。一見便知。是北青窰變。價直多少。一言定當。了無疑滯。更不在山僧。如之若何也。鄮峰所謂。龐公帽傅公鎚。總成剩物。似恁游方。誠不忝矣。

許居士鄉丈。真具眼一在家僧耳。爛游諸方。遍扣前輩大老門戶。年雖邁而志愈堅。得得絕江。訪我于萬松影裏。臨別袖帋覓語。故書此以塞其請。

日本證上人。以斷橋法語。求印證

日本證上人。回自天台。以斷橋弟法語見示。且言中間錯了舷之一字。欲乞證據。以老拙看來。斷橋之錯。非特者一字。其間大有錯處在。非廣略韻中。所該載者。上人試向黑角裏。著些眼筋。子細點看。若檢點得出。生死二字。總是切脚。日本大唐。乃至恒沙國土。猶指諸掌。倘或未然。天童不免將錯就錯云。寶祐丙辰(云云)

示鑑上人(自徑山來)

參方衲子。鑑在機先。未離徑山時。知道。西巖老漢。是蓬州人事了也。更何待歷三江九堰。懷臭木札。提破炊巾。登其門。造其室。覩其容。而又覓其語。以當參學事耶。德山隔江招手。特地揚家醜。高亭便乃橫趨。全身在半途。恁麼看來。上人即今進前擘帋。山僧從而左手點筆。未免笑殺西興渡口。王梢工第七子也。且道此子。有甚長處。回途驗取。

劉朔齋為傳侍者書(白楊順語龍門三自省語)

龍門白楊。舌頭長數丈。朔齋居士。筆力重千鈞。若於言下承當。則埋沒二老。若向紙上尋覓。則孤負朔齋。辨端倪別緇素者。微傳而誰。

琮率庵悼頌軸

率庵老人。三業門中。重處偏墜者。唯口業耳。屢登曲彔。於言詮不及處。與天下衲子。結盡多少口業。歸老湖山。向意句不到處。與梅月松風。結盡多少口業。此業深厚。不自覺知。或謂。其必招死後之報。今覽此軸。前言信之。

書怪石頌軸後

石之本質。卓犖稜層。出乎天真。何怪之有。如不信。但以軸頌。鑱之于石。覽者必怪此頌。而未必怪此石也。

書竹溪頌軸後

竹傍溪。溪傍竹。竹可觀溪可掬。深處淺。淺處深。曲中直。直中曲。盡竹溪之妙。見於此軸。若其非淺深曲直。所能形容處。西巖抑不得。而為之辭。淳祐丙午。六月二十有六也。

書浮月頌軸後

慶上人。甞讀西湖八篇。偶於暗香浮動月黃昏處。心目開明。如在空濛灔間。得見孤山山人。凜然風由是移梅甕牖。澡月盆池。肉其詩骨以雅。山房之趣。扁曰浮月。意有自來。浮謂暗香。非謂月也。湖海英衲。賡歌詠之。雖詠月而不詠暗香。然香在句中矣。有鼻孔者嗅取。

書徑山圓照所書。白楊和尚示眾語後

養子不著順摩捋。喝要耳聾棒要殺。此老空東山森嚴家法也。今觀圓照老師。大書白楊順和尚示眾語。以示小師春侍者。此得非順摩捋乎。然其間有甚於棒喝者矣。

永嘉彬上人。寫華嚴經。請書其後

華嚴法界。重重無盡。無盡重重。大海為口。須彌為舌。說莫能盡。世間有限量帋筆。焉能盡之。彬上人。深得無盡藏三昧。故以無限量之帋。無限量之筆。書之。帋筆無盡。書亦無盡。只此無盡亦無盡。雖然。猶是法界量邊事。且如何是法界量外事。胡僧翻貝葉。王老嚼生薑。

遯庵與朋首座書。祝與妙喜造塔

大慧普覺。未入滅時。盡大地揑成箇院子。猶未足以稱其全提。既入滅後。盡大地總為一塔廟。猶未足以奉其靈骨。今觀老遯菴。與朋首座書。區區留意於五峰坏土。此又安足以報先師之厚德耶。然於中所謂。頓首百拜。冬仲嚴寒。至祝不宣者。亦可以為後世點眼藥也。

止翁語錄後

大梅止翁和尚。五會語要。天童老滅翁。為之校證。凡一字一句。如陳年梅核。絕無苦澁酸甜等味。然無味之味。咬破方知。後之覧者。切忌望林止渴。

為應上人。書圓照和尚語錄後

臭口所宣。無非惡語。我當時輕輕聽著。至今洗耳不暇。更何暇洗眼耶。應上人收之。

玉維那所書。圓照和尚語後

良工未出。玉石不分。玉石既分。良工矣。玉維那。只當自韜其玉。以待善價。今反拾其頑鎚鈍鑿。以為家傳至寶。何哉。盖恐後來者。只知玉之無瑕。而不知玉之所自也。

簡書記所書。圓照和尚語後

蛇飲之泉。聞尚不可。況食之乎。簡書記。親見先師。親聞其語要。而又親手錄之。於不動軒。其中毒誠不淺矣。第此毒流行。為禍必大。今欲去之。當有何術。但將此錄。連誦七遍。

石橋寫圓悟心要

語曰心要。字曰心畫。見其畫須求其心。求其心須得其要。倘得其要。則便見圓悟與石橋。同一舌根。共腕頭力。信口而說。信筆而書。無古今毫髮之間。設或泥其跡執其言。則二大老。相去。何止隔四世矣。

大慧與杼山居士書

釋迦老子。在正覺山前。覩明星現。忽然悟道。便云。我觀一切眾生。具有如來智慧德相。與我無殊。此真狂言也。老妙喜。反引此語。為息狂之方。得不轉誤杼山耶。

石橋和尚。試新筆。寫滕王閣記。石溪和尚。書風幡話頌

石橋翁。略試新毫。大沛西山之雨。石溪老重書妙偈。掃開南浦之雲。淳熈前。嘉熙丁酉之後。一句子。檻外長江。為流通。若是風幡舊話。宜束之高閣可也。

偈頌

禪會圖。黃檗掌沙彌

膝下黃金貴。掌中天地寬。風雲欣際會。四海夜濤寒。

趙州接趙王

跏趺迎上客。曲彔對旌幢。不是家風別。他居禮樂

國一見代宗來。起立

立在威儀外。全身在裏頭。重重賜龍袖。難掩面門羞。

中原之寶

至寶應難別。波斯雙眼昏。何如放下手。留取鎮中原。

文宗嗜蛤蜊

螺師蚌蛤類。大唐天子心。嗜好即深信。南無觀世音。

李習之見藥山

即今非見面。昔日不聞名。一句添三句。篇章湊不成。

韓文公見大顛

事繁求省要。省要事頻繁。縱得三平老。文公只姓韓。

龐居士見馬祖

孰是心空者。誰為選佛人。笊篱二尺柄。簸箕三寸唇。

丹霞見靈照

當風鴉臭氣。一箇豆娘兒。熏得行人走。衝爺皺斷眉。

捧佛安名

名正字亦正。形端影亦端。呼來并諾去。驢屎雜栴檀。

說無生話

家有全棚樂。新翻調不同。分明恨離別。却是喜相逢。

女子看日

劣女還閨閤。癡爺看日頭。幾生親骨肉。不共戴天讎。

龐大倚鋤而化

辨地要從苗。枝殘葉後凋。春風収契券。鋤柄亦抽条。

知識壁

幸自十方無壁落。誰將五彩虗空。善財眼裏生花翳。去却一重添一重。

鴈山出隊。上陳侍郎

尊者從空擲鉢來。神通用盡却成獃。看來不似維摩老。一默千門萬戶開。

古帆

海變桑田數莫窮。幾回高挂逆流中。自從一飽清風後。船上時時有散工。

雪庭

玉砌曉光寒。家風箇樣生。須知平白處。著脚是深坑。

自省

[目*荅]眼孔忽然開。冷汗通身笑滿腮。數十年間將謂道。誰知今日却元來。

閑田

秦不耕兮漢不耘。钁頭邊事杳無聞。年來也有秋成望。三合清風半合雲。

聞叟

不是耳從聲畔去。亦非聲向耳邊來。新羅國裏打齋皷。老漢鉢盂齊展開。

一翁

朕兆未分初。都盧只老夫。包羲太多事。胡處又添鬚。

斷橋

頭枕溪西尾搭東。東西只尺不相通。跳不過處水千里。進得步時山萬重。

西窓

分得竺乾些子光。拓開戶牖闢封疆。誰知逈絕安排處。昨夜三更挂夕陽。

松坡

白頭弃钁下烟扉。正是欣逢快便時。豈謂傍山根脚在。至今留得礙人枝。

病翁

八萬四千毛竅裏。如來禪與祖師禪。一回白汗俱通暢。忌口更須三十年。

石室

鎚鑿不到處。縱橫丈許寬。寧教苔蘚去。要下一籌難。

別川道士

塵中相見頭顱別。座上交談語咲同。拶到了無同別處。擎拳合掌各西東。

送徹上人歸蓬州

蓬萊一尺離青天。水不行舟古語傳。但得胸中有江海。歸家陸地也撑船。

閬州權兄。歸住錦屏

歸家結束盖頭茅。坐看青山久不磨。切莫風前開臭口。恐人傳作閬山歌。

堅上人歸成都(自平江來)

蘇州得得上凌霄。恰值山寒雪未消。逗到雪消山骨露。春風在錦江橋。

送人歸昌州

見說家山富海棠。杜陵才短沒篇章。煩君開口道一句。攛掇教他分外香。

送人歸湖南

白紙無端墨筆書。分明一句却模糊。青燈夜雨湘江上。添得平沙落雁圖。

送僧之江西

一粒収成敵萬倉。可憐別甑不炊香。簸箕唇外打[跳-兆+孛]跳。八十四人皆粃糠。

送人之岳山

莫珍龍袖貴金襴。試撥湖湘草裏看。撥看路邊牛糞火。烏藤變作紫栴檀。

送奎上人往中川(在鴈山)

湫間雲冷不成眠。聽得樵歌一曲全。切莫喧傳江上路。此聲不入釣魚船。

送李道士歸東湖

湫龍噀水濕髭鬚。四十九盤山符。此法未傳先有驗。夜來驅月下東湖。

送性侍者之冷泉(長靈和尚小師)

爺兒解釋死生冤。覓語欲登靈鷲山。借與門前溪上路。草鞋錢是你儂還。

送日本俊上人

鉢盂捧入大唐來。飯裏無端咬著砂。一粒砂藏諸國土。方知寸步不離家。

瑞上人血書蓮經報親

二千年前血滴滴。今日分明重指出。所生父母知不知。一二三四五六七。

趙山臺。蓮花方丈

一芙蕖是一毗耶。一葉香風一室開。三萬二千師子座。藕絲竅裏涌將來。

黃梅一會(新建栽松採樵局扁)

日暮下山投宿處。風前聞客誦經時。分明此處此時節。總在目前人不知。

靈江

水底烏龜無卦兆。岸頭神樹不相關。要知禍福流行處。只在波心月一彎。

木翁

不知天地是同根。到老全無刀斧痕。結得同行箇上座。夜來扶過落花村。

鳴鴈松林接待

望見松林笑滿腮。香厨豈為者僧開。三千里外有知。鳴鴈帶書招不來。

寄樂山居士(舊為書雪寄鰲店接待一扁)

雪鰲寒聳玉稜層。門釘桃符似不曾。將謂無閑鬼崇。客床猶有不眠僧。

奉化亭山廟接待

只箇亭山歇脚亭。豈圖一飽脚頭輕。須知鉢裏和籮。粒粒無非鬼眼睛。

聞父訃(二)

眉毛盖眼赤鬚胡。女嫁男婚不識渠。唯是我儂偏孝順。十年不作問安書。

見說如何與若何。恰如風向樹頭過。若論父子分明處。自古綿州所出多。

悼虎丘枯樁和尚(骨撒金山江中)

佛心之子毒蛇心。歡喜無端變作嗔。五處住山開毒口。不知噴殺幾多人。

華雨臺前倒法幢。海門浪裏釘枯樁。千古萬古撼不動。礙塞潑天揚子江。

悼滅翁

咬牙囓齒罵松源。四海五湖洪浪奔。天目山雲梁渚月。就中嘲謗不成冤。

盡道滅翁今滅門。那知滅字塞乾坤。道渠滅不曾滅。總不是渠真子孫。

謝萬年淮海寄擬為上堂

不愁台嶺路岧嶤。生怕平田惡水澆。一杓又傾三百里。令人含恨不能消。

寓北山小閣。因事偶作

老去將貧買得閑。十層梯下是人間。忽因送客聞新事。又囑山童緊著關。

贊佛祖

出山相

夜半見明星。山中添冷話。脚未出山來。此話行天下。我觀一切眾生。成佛多時。只有你者老子。猶欠悟在。

達磨(踏蘆)

噫吁。西來何所圖。未開花五葉。先壞一莖蘆。秋風吹恨滿江湖。

西土不拘。東土不管。口邊落節。臂邊拔本。自携隻履賦歸歟。脚下至今猶未穩。

觀音(躡蓮。書觀經當衣文)

字字不真。句句不實。真實色身。何處尋覓。無尋覓處。正觀現前。菡萏花香水接天。

常思惟(坐吉祥草)

不滯聞見。而受用聞見。不涉思惟。而深入思惟。一坐至今扶不起。圓通門戶草離離。

海眼光(海中有一龍擎頭)

海眼為香餌。悲心作釣鉤。魚龍知幾許。貪者自擡頭。

(抱膝坐巖。淨瓶有柳)

抱膝踞巖阿。自在特自在。一線柳梢風。掃淨眾生界。苦苦。忽然變成雨。

(提籃)

玉腕指尖新。力能提萬鈞。上他籃子裏。未必是金鱗。

文殊為龍女說法(坐獅子)

作獅子吼。震龍王宮。說者如啞。聽者如聾。清凉山頂照明月。無垢世界生清風。

普賢出山相(看經)

駕白象王。數黑豆子。行願不相應。身心不相似。雖然瓶瀉二千酧。敢保胷中無一字。

布袋(半身。仰視橫杖)

烏藤橫占閻浮界。鼻孔直撑兜率天。剛道化身千百億。一身猶自不完全。

(指空中佛)

布袋沒半邊。烏藤欠一橛。手指空中底。要且不是佛。是什麼。咄咄咄。

(挑布袋回頭)

挑起慳囊。慳而不悋。回頭等一箇人。知是張何李鄭。且等且等。等到彌勒下生時。或然等得也不定。

(回頭。拽布袋)

轉腦回頭。百般賣弄。滯貨只些兒。盡力拽不動。吽吽我不信。得恁麼鄭重。

布袋

捫腹一咲。咲裏戈矛。背手牽囊。囊中錐刺。將謂渠儂有底聱。元來奉化只如此。

三教

姓孔名聃。字曰瞿曇。禪道第二。文章第三。同門同出入。不是我同參。

維摩

示疾毗耶方丈。文殊亦難近傍。看來無藥可醫。只是忌口為上。

須菩提(倚丈看經)

道箇希有世尊。不知口是禍門。至今看經未了。立得主丈生根。

馬郎婦(手執蓮經)

七軸蓮經。自舒自卷。嫁人之媒。筭人之本。金沙去後轉風流。幾度桃花春浪暖。

為超塵居士贊

觀音坐巖中。并十六羅漢(有水)

應現聲聞身。本身曾不動。眾身齊說法。平地波濤涌。此法不知誰解聽。巖谷曉來雲氣重。

豐干閭丘虎

虎怕人心惡。人欺虎太慈。雖逢賢太守。難打者官司。

寒拾(作一團眠。地有苕帚)

五臺為床。峨嵋作枕。眠似不眠。惺如不惺。喚起來。三十苕帚柄。

拾得磨墨。寒山題巖

亂石當淘泓。千巖作詩軸。意到句不就。句到意不足。墨漸消。筆漸禿。蒼松偃蹇莓苔綠。

寒山(題崖) 拾得(磨墨)

高興上層巔。斷崖收晚烟。筆底兩三字。人間千百篇。

心手不相知。石上墨成池。劫石有消日。此墨無盡時。

磨鍼羅漢

磨礲分寸工夫。建立針鋒世界。尚欠些子合尖。且待石頭爛壞。

洗鉢羅漢

水落方能石露。有心別無用處。若問佛法如何。日洗鉢盂兩度。

善財(持荷葉)

捏定五十三人。性命若一藕絲。擎起百一十城。世界如一荷葉。此未入母胎前神通。正參見文殊時節。樓閣門前事若何。夜來池沼皆明月。

四睡(二)

人兮不覊。虎兮不縛。是四憨癡。成一火落。雖然合眼只一般。也有睡著睡不著。

無固無必。挨肩[木*尤]膝。人夢不祥。虎夢大吉。世上有誰知。天台雲

朝陽穿破衲(破衲橫肩。作穿針勢)

一衲橫肩遮百醜。破處冷風吹不透。待伊穿線要重聯。金烏在西山後。

對月了殘經(開卷掩面)

破微塵出大經卷。一彈指頃千百遍。只因錯認月為燈。至今展卷遮羞面。

麻線貫竹針。大陽相對面。通身破綻多。如何補得遍。

好念脫空經。不知山月轉。將謂了多時。猶有者一卷。

猪頭和尚

提起臭猪頭。密持清淨戒。將謂足脂膏。元來少肉菜。如何出得金華界。

(柳樹下。放猪頭在地。手把扇子)

聖者聖何從。空中柳絮蹤。猪頭不得喫。遍地扇腥風。

(扇置地)

猪頭捧起。全苦全甘。饑兮不喫。飽而常貪。大地作柄扇子。難遮滿面羞慚。

言法華(以手書空)

口中念底。空中寫底。是何章句。是何宗旨。人道你轉法華。我道法華轉你。

鷄骨和尚(把數珠)

喫既不知數。吐亦難數渠。非圖甜得口。意在五更初。

政黃牛

屈膝跨牛腰。山遙水更遙。有詩吟未就。白鷺下溪橋。

普化

鐸掩洪鐘。機如掣電。明頭暗頭。四方八面。一著得人憎。走入大悲院。

蜆子和尚

得恁麼自在。得恁麼快活。古廟當藂林。撈波作衣鉢。脚頭到處江天闊。

(枯樹下)

赤手立生涯。都盧一箇蝦。不從江裏得。樹上摝將來。

鄧隱峰(擲錫。一人在旁。仰視笑)

金錫一震。虗空退聽。百萬雄兵。難破此陣。一時游戲神通。未免旁觀者哂。

五祖送六祖渡江。并船子接夾山

一葉舟離港口。一橈外無可有。子不知羞。父不覺醜。醜惡羞慚。萬年不杇。豈不見。黃梅路上數株松。帶雨含煙。一似朱涇堤畔柳。

五祖[栽-木+土]松。六祖擔柴

恨殺老頭陀。山移恨不磨。吾今擔頭重。為汝種松多。

五祖[栽-木+土]松 六祖賣柴

無柄鋤頭。無根松樹。萬古風規。一肩荷負。至今夜夜黃梅雨。

夯擔不擔柴。通經不識字。新州路上人。中書堂裏事。三更月照東禪寺。

船子夾山

一棹綠楊灣。金鱗得處難。長江深有恨。不合蹈船翻。

謝三郎(無船。脇橈合掌立)

笠雨濕蓑烟。頭陀行圓。一橈橫到底。不蹈淛江船。

(舟中把釣)

箬笠蓑衣。短篷孤艇。四海一鉤。千江隻影。不知月在飛猿嶺。

普化泉大道

酒肆屠門。街頭市尾。搖破木鐸。無宮商而暗合宮商。挑大道漿。雖不醉人而人自醉。是則是。我問你。不知郴州城中。何似大悲院裏。

靈照女

無底籃兒。無柄笊篱。閑家潑具。賣與阿誰。自對丹霞呈醜拙。至今羞澁娥眉。

指點誰家子。將呈潑笊篱。物輕情意重。不使老爺知。

四宗風(政黃牛船子) (泉大道繫虵嚴陽尊者虎)

松根石上柳陰邊。三箇癡頑一箇顛。總道繫虵如伏虎。不知跨犢似乘船。

四宗風(趙州指牛跡平田婆子) (政黃牛圖澤)

白鷺股邊供大嚼。一蹄涔裏皷波聲。三生更待三生後。未許平田路上行。

五祖再來

前身後身。坐底立底。半假半真。全非全是。只因擡手肆乖張。萬古黃梅如鼎沸。

六祖

不作樵夫作碓夫。只將脚力驗精粗。知佗蹈著蹈不著。和米和糠到鉢盂。

百丈

見點拂三下。遭震威一喝。非但耳聾。亦乃眼瞎。凌辱馬大師。累及老黃檗。然而死諸葛。亦可走生仲達。

臨濟

三玄非玄。三要非要。平地起戈矛。虗空剜孔竅。誰知未到黃檗山。盡大地人著賊了。

雪峰

鰲山店裏。坐殺七村土地。象骨峰頭。輥動三箇木毬。待金鱗出得網來。是真千五百人善知識。飲寒泉不從口入。死却七百甲子老趙州。襟流出底。覆水難收。至今波浪拍天浮。謝家人在釣魚舟。

巖頭

具向上機。有末後句。敬同行大罵同行。孝其父不肯其父。太平姦賊。三文錢買黑撈波。亂世英雄。一葉舟橫芳草渡。悔不當時拔却髭。至今淚滴江村雨。

欽山

天皇也恁麼。龍潭也恁麼。在涅槃堂裏哭。把德山崖蜜作砒。認洞山橘皮作火。雖然七棒能行。其奈三關未破。只有風前菩薩蠻。千古萬古無人和。

大慧宏智揖讓圖(側有交椅)

既不以爵。又不敘齒。何得過謙。讓之不。若謂是臨濟家風。洞上宗旨。笑倒磨光黑交椅。

福源鐵翁律師像(吉祥嗣法大宗師請)

硬如生鐵。軟似綿團。凜歲寒節操。縛自己生冤。著律宗會元。真破律之宗主。集祖師家業。乃謗祖之師門。口過甚大。名德愈尊。是所謂起南山正派。流傳萬世。滔滔不盡之福源。

佛鑑和尚(為源靈叟贊)

靈而不靈。不靈而靈。鬼不是鬼。神不是神。訕謗祖宗之魔孽。惑亂男女之妖精。天童一見便生嗔。未必靈巖肯卜鄰。

東山和尚(前清凉)

得東山之名。以實得名。顯東山之實。因名顯實。譯聰明呪。非梵語唐言。調瓦皷歌。無五音六律。橫金市上。貨乃祖之家私。清凉山中。削老爺之脚跡。如斯悖逆。罪無所逃。唵齒臨部臨。急急。

捨錢建閣深都寺(寫師像。并自真。同憩松下。乞贊)

非愚非賢。非親非冤。渠不在後。我不在先。共行難行道路。欲了未了因緣。以松為誓。後五百年。咄。再來不直半文錢。

自贊

小師智潮請

[仁-二+幼]無討處。強無討處。剛道太虗空。純是生鐵鑄。人言養子不及父。殊不知。揚子江心。有箇郭璞墓。

小師智廣請

澤廣藏山。理能伏豹。父既不慈。子亦不孝。吉凶影象自分明。不用燒香求卦兆。

行堂請

髮鬅鬙。稜層。沒些火種。剛要傳燈。破無準之有準。起南能之不能。有不會佛法者。許伊是箇師僧。恐人無信。立此為憑。

山行(携竹杖)

入火不燎眉。溺水不濕衣。目前嶮。脚下平夷。縱移千百步。此節不曾移。

靈峰雪崖長老請

老骨檛。惡冤家。無面目不聽別人處分。得人憎不堪師位安排。衲僧要識渠端的。雪瀑千尋瀉斷崖。

僊巖海山長老請

百煉金色不變。有人要見不得見。有底不願見他面。不識腕頭力。多於弦上辨。射透海山千萬重。都來一隻蓬蒿箭。

小佛事

祥知庫下火

王庫寶刀。不祥之器。全殺活機。負不平氣。沒提撕處急提撕。大用現前無小試。大用去也。(擲火)清平世界狼烟起。

德元街坊入塔

德之元。道之始。十字街頭。三家村裏。直下搆得。平地上陷人。離此別求。枯骨裏覓髓。總不恁麼。又且如何。山頭不如隴尾。

淨日行者入骨

三日前。可憐甘贄到南泉。五日後。堪笑盧公連夜走。正今日赤骨律。四顧寥寥誰委悉。流水遶孤村。白雲抱幽石。

靜上人下火

(以火把。打圓相)靜中底。(又打圓相)閙中底。見得分明。死在平地。忽然活。火星迸入新羅國。

儀上人入塔

三千威儀。八萬細行。盡是死門關防死漢。若是活衲僧。髑髏開活眼。活眼開。大千沙界一塵埃。

覺上人起骨(外國人)

出彼國錯。入此國錯。此錯彼錯。一時拈却。無依倚處。是大病原。良醫之門。如何發藥。(撫一下)穿過髑髏猶未覺。

城上人入骨

鐵圍城。大火。百匝千重。四方八面。直饒轉得身來。又是一重坑壍。知不知。見不見。古墓深深埋暗箭。

震上人入骨(患癩死)

西竺乾。東震旦。是二中間。有則公案。覰著則落盡眉毛。動著則通身紅爛。胡達磨盡力提掇。只是一邊。丙丁童肆口宣揚。猶虧一半。而今収拾將來。畢竟如何判斷。離中虗坎中滿。

為曇藥王起棺

痛處更加針。艾瘢重灼炙。起得瞿曇膏肓。開得維摩死口。要且只解救人。自疾不能自救。山僧別有靈方。今日不妨傳授。(某人。撫棺一下)眼似流星搆得親。藥在喪車後。

紹知庫下火

以生為本。以死為利。本利一空。紹佛家風。十分寒色鎖千峰。地爐榾柮煖烘烘。

純寮元入塔

純熟。隨處放牧。烈焰堆中。水足草足。一飽歸去來。月明在西山麓。

慶上人入塔

家無白澤圖。全家自吉慶。為有活人方。便有必死病。忽然病去藥除。直得山空雲靜。雖然如是。火星出宮。土星入命。

聖僧侍者下火

(厶人)暗時明歷歷。明處暗昬昬。明暗雙忘處。應須著眼觀。(竪火把)見麼。彷彿憍陳如尊者。依稀勝熱婆羅門。

默宣上人下火

開口未甞談。默時廣宣說。死句與活句。二俱沒交涉。只此沒交涉。當機誰辨別。丙丁童子重饒舌。舜若多神耳門熱。

涓直歲下火(十月初三)

初三十一。不用涓吉。宜拆東籬補西壁。任是生死路頭。不妨直出直入。山僧與麼指示。猶是贋本曆日。要見真本底麼。(擲火把)火星濺眉毛濕。

聞典座

不聞正因二字。十成好一釜羮。瑞巖打落鼠糞。衲僧掩鼻便行。一去不再還。日午打三更。(擲下火)古竈無柴烟自生。

西巖和尚語錄卷下(終)

No. 1391-B 行狀

師名了惠。蜀之蓬州蓬池。羅氏子。垂髧與群兒戲。必摶泥沙。為佛塔相。

一日玉掌山安國寺僧祖燈。至其舍。師向之合掌。燈拊其頂曰。若欲從我乎。怙恃以師資緣合。遂令出家。

十九薙髮。燈授以般舟念佛三昧。非其志也。辤往成都講席。習性宗經論。俄歎曰。義學豈究竟法哉。染指足矣。去謁壞菴照於昭覺。一見心許法器。趣其南詢。乃束包出三峽。由湖湘而至江淛。見浙翁琰於徑山。聞高原泉孤硬徑直。往依之。同枯寂甘如飴。泉遷台之瑞巖。令師與俱。泉問。山河大地。是有是無。擬開口。即喝出。以偈呈。即曰沒交涉。偶侍次。令書龍門三自省。白楊示眾語。泉閱之笑曰。寫字與做言何儘得。爭奈沒交涉何。師憤悱莫伸。泉曰。吾方便婁矣。汝自不顧。盖緣法不在此。其往見雪竇乎。時主雪竇席者。佛鑑無準範也。

師造席下。自陳來歷。範呵曰。熟歇去。而令充不釐務侍者。語之曰。覰不透處。只在鼻尖頭。道不著時。不離唇皮上。討之則千里萬里。師抗聲曰。將謂有多少。

範遷育王。師因侍行。日用從容。始盡其要。

次見石田薰。與語奇之。又見妙峰善於吳門萬壽。善問。近離何處。曰淨慈。曰淨慈有何言句示徒。曰好上堂。曰好在甚處。曰別日舉似和尚。善咲曰。箇川僧。不同其他。

時範被 旨遷徑山。師往省。即留之。職以表率。由知藏遷第二座。

吳門諸剎。多為妄庸所據。會節齋趙觀文。時以文昌作牧。庸緇望風。退避。虗席處一十有九。集諸山選本色。師出世於定慧。一香為佛鑑拈。識所得也。蕞陋廢弛。補苴葺換。為一新。始有衲子過門矣。頗厭囂。值有司就寺夾勘所。勇撾退。不容挽。復登雙徑。却掃一室。翛然自怡。

東嘉使君劉大監。以能仁招。居之三年。寺自疇曩火後三十年。僧堂猶墮缺典。師倡衣盂權輿。是役寓公挾助。諸檀樂施。未幾有成。禪習靖深。齋儀詳整。禪林始具體。俄而勇退。中外固留。師曰。始予以三年為期。眾力成就。幸濟登茲。興動不可遏矣。靈隱石溪月書招。翩然絕江。延以第一座。不就。月遷徑山。大川濟繼席。又延之。亦不就。

江帥朱公。屬徑山。舉堪東林者。月以師應。朱禮致之。師曰。廬山古禪淵藪。今雖寂寥。佳山水固無恙。是行也可償夙願。

居一年。天童虗席。 朝命諸禪。公舉以師名奏。特差補處。五年間。訓徒起廢。靡不加意。兩閣後先。金碧昂霄。又將廣選佛場。一新之。回祿煽災。半日而盡。非數也耶。師逆境順處。不以灾故。而弛叢規。衲子不忍舍。宗清德淵智月輩。占路分衛。助厥興復。首新旃檀林。而庫司厨廡諸寮。亦次第就。水陸堂掄材。俄屬疾。謁告於制使履齋吳公。公以蔣山別山智奏。繼其席。法中友于也。

退掃中峰一榻者三年。 松壑趙大卿。臨訪曰。瑞巖先公清敏王。神遊地。名德不以下喬臨蒞之可乎。辤之。力其請益。力居僅二年。疾洊作。師曰。吾世緣盡矣。退養痾于太白清風塢幻智塔庵。此諸徒裒資。為師成於昔年者。忽索衣鉢簿。大書其後。緘付寺之執事者。趣辨後事。諸徒進紙請偈。師笑曰。此吾所不為者。乃書曰。諸方以遺偈。取笑於世。不可令我以此取笑於諸方。遂擲筆。顧謂左右曰。今何時。對曰。二皷矣。放身若投寐然。視之逝矣。景定三年。三月廿二日也。壽六十五。坐四十七夏。龕留庵中。舉喪禮于寺五日。眾奉全身。閟于塔。度弟子若干人。嗣法者。相後先。

資稟頴利。骨相清癯。壯齡支。參訪專確。其於宗乘事。殆夙習也。雖痛自韜晦。而聲光燁然。逮其緣稔應世。為縉紳之所敬愛。輩行之所推許。東嘉能仁。勸化僧堂之役。有偈云。尊者從空擲鉢來。神通用盡却成獃。看來不似維摩老。一默千門萬戶開。寓公節齋陳文昌。一見賞音。亦以妙語。助化云。南瞻部洲一尊者。一雲一雨遍天下。今朝為眾入城來。霡霂相隨散春野。

有田無雨田不収。有僧無堂僧不留。眾僧既堂田既雨。盖覆東南三百州。

由是施者響答。而速成焉。師於事功。乃當為而勉為。非圖侈靡。而強為也。乃若其志。則專在乎弘道而為人。佛鑑之門。人才雜遝。若師。可謂折薪負荷者耶。

觀也。早同聚首於諸老會中。及徇緣東浙。又分鄰燭。當垂絕時。力疾隱几。染五遺緘。而觀與焉。於我厚矣。茲其徒智潮智渙。踵門泣曰。吾師始末。惟公悉之。幸為書其事。將求當世名公。於師有契分者。銘其塔以詔後。大觀以朋舊。不得辭。乃直書。景定三年。八月一日。特差住持。大慈名山。教忠報國禪寺。嗣祖比丘大觀狀。

No. 1391-C

鼻尖頭。唇皮上。一回中毒。兩處俱喪。跳出凌霄途轍。自行一條活路。乃於其中。指東畫西。喚南作北。賣弄蜂桶裏羊。多少平人。被其加洆。幻智菴中結局。人謂其毒已矣。其徒又以五會錄鋟梓。大似父攘子證。後必有不甘者。

景定癸亥。燈夕前。慈雲 物初 大觀謹

No. 1391-D 日本國丞相藤原公捨經記

非教無以求佛語。非禪無以悟佛心。囿於名相。蔽於玄關。未見其得也。必曰頓悟自心。明見自性。拔永劫之疑。蹈大方之表。則知教非佛語也。禪非佛心也。吾心之常分耳。得不為出塵大丈夫之能事哉。雖然。佛距中華。雪嶺沙漠之外。跨闊逾十萬里。禪教所化之國。所備之機。莫不係於時。韜光樹。千有餘載。而大教東漸。更五百年。而正宗荐至。使不以教乘誘熟之。而正宗驟至。則青天霹靂。得不駭怪於當時。梁迄宋興。閱歲既久。道傳器受。不易絲毫。派列五宗之後。倏翕倏張。濟北一燈。實為震耀。正續崛起。而振之。是為十六世。光明雋偉。奔走海內。學者指雙徑。為道之所在。而迫趨之。猶夕陽之澣。

道人圜爾。來自日本。一語投機。擢置近侍。坐閱再朞。挾正續之道而歸。大坐故山。一香供凌霄。示不忘本。竊謂。日域名相之學。與宋相埒。而正宗之傳。則兆於覺阿。向金牛作舞處。勘破瞎堂。國人歆艶。蔚為之宗。逮今爾公。益佐興之。與有力也。將見一燈。傳無盡燈。燁然不夜。先以謂係乎時者。厥有旨哉。

公重為先攝政藤原道家見知。特加師禮。而道家之子。左丞相實經。稟父之志。崇篤教門。欲報先妣准三后太夫人之德也。相與聚族而謀之。課其兒女昆弟。親書法華等經四部。總三十二卷。貯以層匣。貫以霞縚縷金鈿螺。極窺天巧。尊經也。裒昇濟之具。報罔極之恩。率本於孝。噫不事外慕。而手書佛經。可謂知所向矣。圜爾重惟。先師之恩德。一豪亡報。陳請是經。歸鎮徑山正續先師。圓照塔院。如經所謂。是中有如來全身舍利者。豈細故哉。丞相欣然諾之。其亦喜法寶之有所歸。而聖善之有所託矣。

爾公與余敦同稟之義。屬了惠被旨此山也。拳拳致書。附以四十二臂旃檀大士。重以斯經為託。囑為之記。將以紀實行遠。甞試為爾言曰。先師握單傳直指之柄。掃文字語言之學。今公以是報之。余又從而為記。得不厚辱於師門。貽咻於眾楚。若曰。碎單傳直指者。此經也。破文字語言者。此經也。則強為爾記之。

大宋寶祐三年。三月望。慶元府太白名山。天童景德禪寺。住持嗣祖比丘了惠記 (日本東福聖一國師年譜載)

(聖一年譜云。建長七年。師五十四歲。三月。藤丞相實經。親書法華等四經。總三十二卷。師勸捨徑山正續院。時惠西巖住天童。便作日本國丞相藤原公捨經之記。以刻于石)


【經文資訊】卍新續藏第 70 冊 No. 1391 西巖了慧禪師語錄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卍新續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CBETA 掃瞄辨識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回上層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