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卷

卍新纂大日本續藏經 第70冊
No.1390 希叟紹曇禪師廣錄 (7卷)
【(侍者)法澄.了舜.普和.希革.惠洇.彌紹.道亨.宗壽 編】
第 6 卷

下一卷
 

希叟和尚廣錄卷第六

題樗寮書金剛經板

善現一生。向虗空裏作活計。引惹瞿曇。拏空撮空。妄生穿鑿。樗寮居士。覰見敗缺。展虗空紙。大書欵案。連累平人。板行末運。俾泥真空者。去其靜勝。守頑空者。脫其桎梏。如鳥飛空。不留眹迹。若知端的。空不生花。倘涉意思。又從序分。說大脫空去也。

題手軸羅漢

這一火落。極難描邈。類虎欠斑。似龍無角。從前惡跡是人知。活戾天台與南嶽。神通遊戲。野馬追風。習定觀空。困魚止爍。藂林規矩一星無。丘壑襟懷休舉著。石爛松枯。略無知覺。謾說親曾見佛來。悔不慎打頭一著。錯錯。

題燈首座送行軸後(天童堂司。梅僑首座。石皷受業)

無傳首座。爛游湖海。秋賦式微。羣公乘間。得肆其謗。或謂太白峰前。法戰不勝。罸錢出院。凌辱宗風。或謂惠雲堂上。機思遲鈍。觸瓢墮地。方解轉身。巧語無根。煞人可恕。謗則謗了也。但責情三十棒。至竟無人動著。待石皷一撾。惡聲遠播。藂林必有動心駭目者。為之賞音。

志侍者送行軸(用天童西湖三十景。為題)

衲僧家。折主丈頭。盡乾坤大地。不消一劄。瓦解氷消。何止西湖風月。太白烟雲。醯雞甕天。分甘桎梏。今觀此軸。雖善闢宏智古佛眼。返孤山處士魂。欲覔行踪白雲萬里。

題初上人。老融牛軸

善畫無規。真牧無迹。放開線路。柳烟披拂。汀草蒙茸。本地風光。一何欠少。若作境會。當仁徒費精神。具正眼看。老融無下手處。

題瑩淨頭賀頌。并和軸後

衲僧家。千聖頭邊。胡屙亂撒。玉山不能痛與掃除。隨後狼籍。求予助臂。垃圾轉多。使識者見之。寧免掩鼻而過。

題月巖頌軸後

平如鏡面。險似懸崖。拶透重關。猶存光影。機先有路。鶻眼迷踪。若是步步登高底人。終不向明白裏討。

題玉上人諸祖真蹟

先哲書問往來。字字句句。無非根道。縱涉世諦。細味之。如庖人趍市。於海岸漁家。巨口細麟。皆吾膾炙中物。然與實相。不相違背。故歷代寶之。以為大訓。豈似今時恣祝鮀。欺誑百端。習成魔業。玉上人。珍藏數帖。皆禪門負大名宗匠。筆力遒勁。辭語幽深。正眼觀之。起必死疾。計優波離室。必無晉人斥。兒輩賤雞為誚焉。秀峰其寶之。

為毒庵楊居土。題彭侍郎真蹟(諱大雅)

(彭云。湛寂明妙。獨立不變。與太虗為體者。謂之性。混沌開先。造化後出。與太極為蒂者。謂之命。動靜闔闢。循環錯綜。與天地為機者。謂之心。見於四時。形於萬端。與性命為用者。謂之情)

性命心情。體蒂機用。待制彭公。為八面敵。故能綸巾羽扇。坐碧油幢。折千里遐衝。立萬世勛業。今觀妙畫。英氣逼人。死諸葛走生仲達。可以併案。非草書愈頭風。子彰髑髏血糢糊。瘧鬼者。同日而語。毒庵其寶之。

題盧石屏。住護國送行軸後

群賢妙唱。字字句句。有活人眼。非石屏卒難承當。雖然碧桃洞口。春色烘人。大有人迷路在。遇指津時。寒拾風顛。隄防冷笑。

題王逸老草書心經

般若真空。語言道斷。心行處滅。不容擬議於其間。因甚有許多絡索。直饒四無礙辨。窮盡玄微。切莫草書謾我。

為石壁長老。題應庵諸祖真蹟後

鍋子大小。杓柄短長。諸老家私。盡情吐露。就中些子誵訛。渾動不著。若點檢得出。諸方知這一絡索。總是嚼飯餧兒。隔屏罵婦。不直一笑。其或未然。時難且與同香火。歲晚須知各戶門。

徑山悟侍者。求跋了庵頌軸

一句子。超百億。脚未跨門。參天荊棘。若更待菜葉隨流。泥牛入海。竪拳勘證。低頭而入。總成未了公案。要知不涉機思。直造大休歇地麼。悟侍者諾。到家了也。緊閉柴門。打一覺睡。

題大覺真蹟

大覺赴紫泥之詔。對使者焚龍腦鉢。法道愈尊。僧史。真萬世鼎也。滿謂氣食萬牛。凜然有不可犯之態。今觀此帖。字畫端誠。語辭卑遜。略無一毫尊崇氣味。視今炙手權門。歃血盟里胥者。以位自驕。令人嘔穢。

為記行人。書圓覺經後

大光明藏。墨聚萬重。圓覺妙場。泥深三尺。老瞿曇。出身無路。諸菩薩。沒脚重淵。口欵既招。欲隱彌露。記行人。從頭寫過。鋟板流通。俾不了義人。了此一段義。若於帋上推尋。連累行人。負鞍鐵。離此別求。同黃面老兒。入犂泥獄。

題袁平叔鬼百戲圖 (墨魁)

瘦蹇不嘶。熊癡綬步。百樣喬。千般社舞。獵獵旌旗蔽野雲。呦呦鼓笛填村路。不減朱陳嫁娶圖。中有些兒奇恠處。不是小道人。亦非假胡女。副墨子曲盡形容。中陰身終難共語。髑髏識盡喜猶存。陰風歷歷鳴神樹。敗缺了也。窮鬼子窮鬼子。

題李伯時。淨梵王抱太子。謁大自在廟天王。王見即禮拜圖

[病-丙+斯]兒真捏怪。人見憎鬼見怕。累老爺懷抱不知。斷慈母恩情忒煞。(生七日。母死)竺國威獰獨大天。名自在何甞自在。縱饒伊具三頭六臂。展盡神通。驀劄相逢。終不免五體翹勤。深深下拜。

題鬼踢弄圖

駕險凌危。曳弓放彈。弄鬼精魂。打喬雜絆。笛吹夢蕻竹喧轟。鼓打蝦蟇皮緊幔。虗空踢出脚尖頭。妙處不知誰解看。說與渠魁。請高著眼。

為昌州月上人。題草虫圖

草木精靈。羽毛群族。非翻身異類。會無情說法者。難邈其真。雖然。且道龍眠想入馬腹中。莊周夢為蝴蝶。是真耶非真耶。問褚先生管城子。

舜侍者請題蘭亭帖

唐臨蘭亭禊事帖。世取妙刻為貴。於死生亦大矣。少有味之者。故真贋所不分。嗚呼崇山峻嶺。茂林脩竹。心畫燦然。多作境會。使右軍更生。寧免一字三嘆。

清虗和尚語錄序

石田去後。其道方行。盖其平日。以氣自負。縱霹靂火。鎔烹金爐。妙密鉗鎚。非繞指柔。不入煅煉。飛烟滅。癡絕校其書。拊几長嘆曰。噫世無碧眼胡。雖天衣不能施其巧。清虗善學柳下惠。剔錮疏泥。鈍鐵。脫胎換骨。火明文武。橐鼓風雷。清徹虗凝。色含百煉。頑銅鈍鐵。悉為改容。湖海咸知。不待錄其術。方鳴也。惜乎畢工太速。不克終其志。遺竈猶存。當有寒。躍冶不祥者。以觀其續。止啼黃葉。予無取焉。

俊侍者。將別山四會語錄。歸日本板行。求予序引

圓照老人。佩臨濟正傳之印。五據要津。印破天下衲僧面門。如春雷啟蟄。飛龍昇天。驚蛇竄草。各適所安。別山深入閫奧。搭無文印。古篆分明。六合雲奔。千林氣肅。辨龍蛇眼。隱不容絲。唾結砒霜。語含鴆毒。天王為之竦骨。獅子聽之落威。寶公因之死心。長庚拱之失色。惡聲貫耳。充塞大唐。俊侍者。不能防身遠害。更將惡蘖。航海東歸。予恐日本國中。流殃肆毒。累及無辜。酖味喪軀。貽無窮恨。故作序引。以冠其首云。

天童別山和尚語錄

別山四會語。如斷鰲立極。無一毫傾側處。貴令大地人。安家樂業。若知端的。坐致昇平。苟涉遲疑。未免被毗藍轉却。

石橋寫圓悟心要

妙圓悟以之。毛錐頴悟石橋以之。熊掌與魚。二者兼得。上人宜以天厨禁臠。十襲珍藏。必有鼎知味。三嚥三嘆。為之沃心。

鈍庵密庵帖

老宿言。鈍庵與雲臥。歃血論盟。誓不應世。晚念法門衰替。戲伸怒臂。振頹綱於雲海亭前。鐵網漫空。麟鳳龜龍。皆歸籠絡。密庵以破沙盆。換正法眼。清廟之器。為之改色。大張佛日應庵之道。若揭日月。豈小補哉。諦觀二帖。丁寧不倦槌拂。善裁閫外威權。如臥龍劃苦肉計。使公瑾奏赤壁功。若合符契。德璉監寺。需予著語。明鏡繪像。染污清明。亟卷而還之。庶無誚焉。

大慧帖

大慧以天縱之資。熏風南來。空華翳目。錯認諸佛出身處。後於海湧峰前。閱華嚴第七地。發明殃掘摩羅救產難因緣。峻機電卷。雄辯潮奔。世無嬰其鋒者。今觀妙帖。舉方山待時而鳴。激礪後人。勿求速效。如帝網交羅。重重攝入。真護法城。壁立萬仞。非不動步。徧遊十三華藏界。百億香水海者。所能睥睨。夜光可市。求此實難。了沂其寶之。

禪會圖

禪既強名。會亦妄立。一火無知。打棚雜劇。百樣喬誑世人。千般怪語瞞天日。若是本色行家。不打這般皷笛。影圖形轉弗堪。藂林千古成狼籍。不狼籍。留與仁禪遮破壁。

枯山語錄後

每憶侍先師。與即庵於玉几涵秋。獲聽語秀巖時事。如金翅擘海。直取龍吞。不知滄溟之深淺。篆銘心腑。幾四十年。今觀枯山六會拈提。真克世其家。碧落本。惜江湖掩明晦德。惟以中興漢業稱之。痛哉。死諸葛走生仲達。世豈無執董狐筆者。奮為直書。年月日

天童淨和尚墨跡。諸老

太白死句中有活句。諸老活句中有死句。死活向上有事在。擬議尋思。吳元濟不待夜入蔡州城。被擒捉了也。具透關眼者。切忌掃雪求跡。年月日。

破庵和尚墨跡(無準和尚後)

鳳山攘羊。龍囦證之。是笑破他人口。更添乳竇竈倉。耳語鼎鼎。是什麼人家。年月日

送元東山。造藏經。歸蜀頌軸

一生看經不識字。總十二部為一句。猶帶元字脚在。蜀罹羯胡肆酷。一大藏教。片帋不存。欲求元字脚。了不可得。東山未離文字相。赬肩萬里。一力擔回。意使蜀人。復見古道顏色。不減經歸白馬。僧到赤烏。群英著語。以旌其行。可謂助桀為虐。前途忽遇臭老婆點破。切不得向窮諸玄辯處。倒戈卸甲。

新眾寮頌軸

山僧入院後。見眾寮頺。難以安龍象。乙丑丁旱。鳩四山餘材。架數椽以庇風雨。初無奇特。群賢作偈褒美。何異與醜婦濃塗朱粉。菷蛾眉。非使効顰。反令成鬼。急卷還之。免貽識者之誚。

北磵和尚自贊靈照頌(南康璋禪人請)

丹霞龐老總妖人。不減獰爭蠱毒神。靈照專行禁邪法。相逢便捋鬼頭巾。

永明惟心訣(何山注)

強名。訣從何來。永明剜肉作瘡。何山隔壁猜謎。急急將來付丙丁。大丈夫兒休擬議。如擬議。三級浪高魚化龍。癡人猶戽夜塘水。

舜首座書語錄。求

鴉臭當風立。目之者掩鼻而過。舜首座蓄之何為。急丙丁。無貽我醜。

正宗贊

庚戌歲。予首眾冷泉。有客携唐畫十六應真。請上方癡絕老人長贊。師命分作。因為效顰。蒙師褒美。以是柏庭友于。求贊祖像八九。後數年藏六靈鷲放山室。力疾續為之。如蟻撼樹。是不量其力也。一時消遣。豈謂江湖傳錄。顏汗沃襟。無著慚惶處。欲毀不能得。文質侍者。乳竇相從。詩吟小艶。扇破犀牛。頗禁磨琢。水流雲散。各天一涯。朅來巘雲深處。出示求。野狐涎唾。視之惡心。急令屏棄。若於帋筆未形時。贊毀不及處。照見古人肝膽。方知此錄。鸚鵡喫煎茶。

張魏公親書心經

紫巖先生。以經天緯地之材。羽扇綸巾。勳帷幄。調鼎餘暇。侍母秦國太夫人。趍圓悟室。潛鞭密煉。真金繞指。汗血奏功。致使薰風南來。凉生殿閣。揭示諸佛出身處。拈花慧命。一縷繫千鈞。斷而復續。大功不宰。豈小補哉。慨想典。斗山仰止。今觀親書心經。妙畫龍翔鳳翥。英氣逼人。三沐三薰。不忍去手。倘非妙悟真空。洞萬物表。豈能照破空生敗闕。夜光可市。求此實難。上人其寶之。

禪會圖

吾祖之道。得人即興。失人即亡。自昔聖賢。為內外護。譬如琵琶琴瑟。必資好手。乃發至音。鳳凰麒麟。出以其時。方為上瑞。今觀此軸。主法者皆僧中龍。問道者皆人中傑。至若翁嫗幼艾。提籃拄钁。茅舍團欒。說無生話。視死生為游戲。非真實履踐。安能及此。慨望風規。令人顙泚。亦不知其為也。豈雛道人。趍炎販。懸羊賣狗。戕賊法門者。同日而語。因各為之贊。敬題其上。如將五。黼黻太虗。叢林豈無具獲麟筆削重為。

天宮可都正重刊辨正邪經

鏡重磨淨發光。金百煉柔繞指。黃面老人。無大人相。反累他人。傷鋒犯手。何不明窗下安排。何故。見怪不怪。其怪自壞。

清侍者。求密庵與寧侍者法語

千聖頂[寧*頁]。父母未生。嚙鏃靈機。燭天光彩。若非智眼洞明。卒難透見。密庵當陽揭示。譬如禹門霹。桃花浪暖。變化魚龍。皆承燒尾之力。於中開遮縱奪。作活破家。邪法難扶。鬼門貼卦。清侍者莫惜淬倚天長劒。一洗祅氛。為寧侍者雪屈。善學柳下惠。叔世中流一壺。當刮目以俟。

漩翁

和泥合水幾經春。只貴隨流轉得身。白浪堆頭深掘窖。老來偏解活埋人。

黑山

佛祖仰望不及處。暗昏昏地悄巍巍。放開閃電光中路。拶著全身陷銕圍。

雙溪

朝宗正派競分支。那箇源頭肯放低。堪咲截流人不薦。從東過了又從西。

雲溪

一從鎻斷清波路。密影重重布橋。著脚不知深淺處。定應攧折瞎驢腰。

兀庵

身同枯木倚寒巖。鑠盡玄微沒許般。只麼守些獃怛怛。從教壁倒與籬坍。

謙翁

具通方眼放盲。爭肯先人一步行。窮四部洲求遜讓。看來不出老先生。

龍淵

未施爪距風雲。玉鑑光寒不染塵。昨夜寒濤輕蘸月。賺他無限抉珠人。

古岸

乾坤未剖立雄基。雪袞寒濤日打圍。脚下儘教浮逼逼。直通一路與人歸。

無見

色塵銷盡眼頭空。著得須彌山萬重。不似靈雲存鑑覺。被桃花換主人翁。

滸眼

萬派奔流觸斷崕。渦漩一竅絕安排。淵深徹見靈源底。裏許如何著得沙。

大用

二三四七惡機關。互逞辭鋒鬪熱瞞。不必山僧一彈指。盡情貶向銕圍山。

無盡

老胡移種覺園花。五葉聯芳次第來。惱亂春風沒休日。一枝開了一枝開。

樵隱

斫得塊柴擔不起。和雲颺下枕頭邊。夢魂不涉人間世。肯把黃梅破鉢傳。

石壁

一方峭峻絕安排。立處還同萬仞崖。盧老倩人書不得。春日濈濈長莓苔。

假菴

穿鑿虗空幻架或。從來共住不知名。笑他借位明功底。錯認簷頭雨滴聲。

瓢泉

當陽剖破劫壺來。見徹根源眼有沙。臨際爺爺得一杓。葛藤浸爛又萠芽。

栖巖

拗折瘦藤枝。靠倒險崖句。佛祖謾尋踪。無你湊泊處。

休征

擊碎軒轅鏡。焚燒黃石書。瘦笻春力徤。帶月訪樵漁。

雪崖 (二)

壁立千尋度玉風。絕捫摩處有行踪。草鞋踏出毗盧印。見得分明隔萬重。

空花翳眼沒根莖。平白誰知太險生。窮一色邊須撒手。且無玄路與人行。

西窻

格樣親傳鼻祖家。短簷時見夕陽斜。雖然巨闢通方眼。牛過依前露尾巴。

愚翁

聰明點盡若盲聾。沒變通時有變通。漏得黃梅無底鉢。笑開老眼醉春風。

鏡堂

非明非暗亦非臺。萬像從教影現來。剛被老胡書破壁。沒塵埃却有塵埃。

虗叟

千聖機塵一洗清。心淵絕滓自靈明。白頭謾說無功用。種得空花結菓成。

元叟

搆得先天那一機。中字脚沒星兒。直從千聖頭邊坐。不許兒孫取次知。

平山

一鏡面鋪非剗削。且無高下與人爭。擬從頂[寧*頁]尋玄路。著脚須防有賺阬。

滸眼

一生逐浪與隨流。未見根源未肯休。孔竅不知深幾許。臨崖看著使人愁。

疎山塔 (二)

衲僧毛病沒星星。剛被傍人授記成。萬壑松濤撼明月。隔溪誤認倒屙聲。

活被人埋汝水濆。新豐一曲杳無聞。可怜嬌舞曹家女。不嫁春風嫁白雲。

惺惺石

主人翁強安名。何待區區喚一聲。坐得石頭穿透底。依然打箇不惺惺。

古桃

仙苑春風幾奏名。三千年實結初成。曾將一點枝頭血。換却靈雲兩眼睛。

煨芋

糞火香凝午夢初。爛煨黃獨替春蔬。山童急把柴門掩。只恐閑雲引詔書。

送雪竇圓兄歸疎山

錦鏡濃粧蜀樣花。沒塵埃處惹塵埃。好歸說與曹家女。是當堂打破來。

送椿兄之蔣山(徑山法語。有賣虗空之說)

老倒凌霄徹骨窮。強書白契賣虗空。要將刀尺分長短。須向鍾山問寶公。

送如兄見枯椿

枯椿一語錯流傳。礙塞平人萬萬千。百雜碎時須跳出。莫教坐在法身邊。

送明兄之天童(徑山火後)

古蠻絲褁塊焦桐。色帶凌霄劫火紅。送與天童彈一操。風前月下滴丁東。

送清兄見天童。并扣石溪

前寶公兮後寶公。分身說法在玲瓏。訪尋不用論賓主。十二面門元一同。

送傑兄歸子雲墨池(徑山有東坡墨池)

凌風倒握瘦藤枝。來探坡僊浣墨池。染污一身難洗雪。到家莫使子雲知。

送悅兄歸篆江省母

萬疊穠陰襯落花。一江流水篆紋斜。娘生面目無遮護。見得分明始到家。

石溪自鴈宕避難。回天童巢雲

蒼鷹俊翼倦摩霄。巖下深雲穩寄巢。且放愁狐雙眼閉。恐驚群鷺宿寒梢。

鴈峰削玉鎻層陰。彷彿梅陽瘴面春。回首揭天撾毒皷。聲冤何止十三人(回)

賀阡辨山。退雙林赴金山

雙檮定起月三更。倒跨金鰲戲八紘。袖褁門槌惡剌剌。德雲不敢占先行。

賀天童心首座

懶織蒲鞋罷養親。入蟭螟眼鼓烟塵。只將打發雲門手。更與玲瓏接一人。

送東川本之太白(本鄉有低頭佛)

萬松關險路縈紆。門掩深雲窄有餘。佛過低頭不妨得。且圖人見額邊珠。

送人住雲臥接待菴

雲臥遺風仰正傳。接人全在钁頭邊。臨機不用閑忉怛。自有春山蕨竪拳。

送俊兄歸桃源省母

故國胡塵蔽不開。拏舟深入武陵家。野桃花映娘生面。莫學靈雲眼著沙。

疎山送道州如矮歸湘西(善寫真)

筆頭俊逸眼頭親。邈得疎山矮子真。落鴈圖邊輕展看。誰云不是道州人。

疎山送日兄歸玄沙

疎山覔得曹家女。嬌舞西風不解羞。歸與謝郎稱萬福。免教紅爛在漁舟。

悼時愚菴主

詔書颺在破床頭。高枕松根睡覺休。啼盡山禽驚不醒。蘿囪空鎻暮雲愁。

送鏡兄之虎丘

虎巖老虎太威獰。平地拏人死復生。背却西風行一轉。髭鬚倒捋兩三莖。

撥雲尋蕨到層峰。荊棘林中有路通。拈起一拳全殺活。漏籃無底貯春風。

燒筍

稚子相呼脫錦衣。餉春不減首山蕨。翻身跳入爐中浴。透得山僧嚙鏃機。

刈茆

百草頭邊活路通。嶮崖機透幾千重。長長短短了。収放全歸掌握中。

划柴

紛紛枝葉亂如麻。不惜從頭與一划。驚起銕蛇忙竄草。樵歌聲徹老盧家。

寄紫籜茶。與虎丘石溪

籜龍味噀春英。香入蘿囪午夢清。笑汲新泉煩陸羽。責圖尊宿眼增明。

寄賀天童滅翁和尚 (二)

老饕八十再生牙。爛嚼虗空吐出滓。點檢玲瓏巖下草。枝枝葉葉是曇花。

接人籌室肯雷同。用活兵機不犯鋒。把定牢關輕放過。一人標記一株松。

寫華嚴求偈

衲僧用處得能乖。肯向龍宮鼻嗅來。黑墨濃磨塗白帋。重重無盡雜花開。

古樵

七佛前曾賣弄。分明一塊爛枯柴。老盧不解擔當得。火種只今無地埋。

無聞

缺齒胡僧戲劇多。打虗空皷唱巴歌。山河大地連聲咲。不柰聾人耳朵何。

天童送鑑少瞻之江心

東谷生涯徹骨貧。煩君說與了師兄。一從鳳宿龍巢後。寶殿無人步月明。

天童送深兄歸湖州

樵深入萬松關。踏破烟雲幾朵山。擔折驀知柴束重。掉頭歸唱月彎彎。

送祐兄之仰山

仰山活業苦無多。畬片荒田種粟籮。去與一鋤翻到底。聽渠叉手道如何。

淨慈送拱侍者。之天童。參天目

無孔銕鎚三五百。(大川語)烹金鑪裏鑄成來。就將一箇輕拋擲。擊得玲瓏竅子開。

明月谷血書華嚴。蒙恩宣入內庭

一回[祝/土]破娘生指。血染春風開雜花。香噴龍王宮殿滿。胡僧嗅得鼻頭喎。

平溪

一片寒光湛不流。古今誰解覔源頭。東西雖有地如掌。未許南泉閑牧牛。

古柏

不識威音劫外春。錯將西祖意瞞人。紛紛多是尋枝葉。誰向枯椿透法身。

湧溪

平地忽翻千尺浪。吞空沃日勢滔滔。截流機峻無人薦。謾說荼陵踏斷橋。

泉山

接得靈源正脉親。險崖機裏解翻身。莫教倒嶽傾湫去。浸殺茫茫大地人。

巨源

元無一滴皷波瀾。發得頭來海樣寬。舉棹迷踪知幾許。桃花誤作武陵看。

竹房

三莖曲與兩莖斜。徑直門風八字開。擬向翠微尋路入。知他賺却幾人來。

舜兄南山為僧。後歸東林

新生白額眼光搖。肯向南山戀舊巢。背踏西風行一轉。人驚不過虎溪橋。

緣兄求住不得。乞語

磬峰小小陷人坑。始道平夷又險生。不是不容輕插脚。要伊別討路頭行。

送老聞歸安公

樓至一雙麤脚踪。分明弄假却成真。去將鍬子從跟剗。免踏春泥惑亂人。

送悟侍者。歸天台葬父

不學那吒拆肉還。小沙彌有惡機關。一拳[祝/土]殺深埋了。倒卓天台作壽山(高沙彌同寺)

現上人字空甫求語

二十玄門盡掃除。太虗寥豁月輪孤。翻身直透威音外。著得狂花翳眼無。

蓬維那號鰲山。求語

掣斷任公子釣輪。波騰嶽立幾千尋。曾郎夢覺方驚險。撒手懸崖死却心。

安兄號不動。求語

萬牛挽不回。輪槌擊不破。者樣頑石頭。世間無兩箇。

破衲

通身百雜碎。誰解成褫得。鷄足緊収藏。當來問彌勒。

太虗

廓然寥豁絕邊垠。一點雲生翳眼塵。真達不疑融萬象。更須知有路翻身。

送僧歸嶽麓印傳燈

袖舞秋風尾瘦藤。南歸嶽麓看傳燈。先尋古殿經行處。喚醒當年喫攧僧。

古衲

半肩寒擁片殘雲。七佛相傳直至今。破碎不堪提掇得。朝陽正好下金針。

月翁

午夜光浮玉兔胎。行空無跡鏡奩開。老僧不在明白裏。向未生前相見來。

化冬菓

黃蘗樹頭生蜜菓。趂書雲節要拈提。舌頭具眼百雜碎。抹過龐翁向上機。

懶翁

口生白醭怕開言。幾度擡身又困眠。佛法從教陳爛却。權衡不在老夫邊。

老農

畬田擊壤樂年豐。不與兒曹戲劇同。問著羲皇事。钁頭倒把舞春風。

行者智猷求偈。之天童

太白峰前古鏡臺。沒塵埃却惹塵埃。擔頭颺下爛柴橛。快與當堂打破來。

葛坡

滋蔓年來愈更深。一刀截斷了無因。不知大道陵遲處。絆倒幾多忙走人。

訥翁

縱懸河辯誑癡愚。理盡辭窮口囁嚅。卒急未能談吐得。相看摩捋白髭鬚。

送辯兄歸松江

聽清猿罷啼烟霞。聲色純真未到家。一曲吳歌歸棹穩。松江雪點白蘋花。

玄峰

極盡幽微裂萬差。天然鳥道絕安排。欲窮頂[寧*頁]翻身句。妙密中防有險崖。

題披雲亭

大地黑漫漫。日月久韜□。山藤聊一揮。神與境相會。八紘淨無塵。萬象鏡中翳。天外出頭看。笑擘闌干碎。

繼淨頭歸天衣故里

歸訪荊溪舊釣簑。看長空鴈影沉波。臨風一掃無踪跡。淨地豈容人放屙。

一翁

獨立坤維老作家。心無二用裂千差。自從行道威音外。見著枯椿幾度花。

節夫(忠論師求詩)

一生堅守居延操。歷盡間關見老成。菊噀晚香松傲雪。短笻扶瘦日尋盟。

延慶化禪觀地平

屏息諸緣入定時。脚跟下事爛如泥。睦州片板輕擔出。禪病蠲除不用醫。

山叟

不識紅塵有利名。閒聽幽鳥靜看雲。羲皇世上無窮樂。曝背茅簷幾勛。

危峰

石頭機路難栖泊。險布還同萬仞崖。到頂方知天下小。草鞋跟斷更須挨。

鐵釘

惡鉗鎚下翻身去。箇箇當陽要出尖。釘得虗空無縫罅。有完全有不完全。

鑪鞴親從鍛鍊來。十分[石*肴]硬亦心。盖空王殿承渠力。合水和泥做一回。

磉石

鎚鑿工夫見十全。潤時知雨玉餘溫。看渠負載檠天柱。箇箇無非硬脚跟。

板黃

良工得木千章。如旃檀片片香。黃面瞿曇承盖覆。拋磚打瓦又何妨。

脚尖踢出爛泥團。妙在陶輪轉處看。盖覆虗空無滲漏。從教頭上黑漫漫。

定庵

雲盡風休萬籟沈。柴門深鎻綠蘿春。石床晝靜跏趺穩。百鳥花不見人。

筠溪

虗心中有箭鋒機。妙密誰云立處危。大道陵遲全勁節。香嚴一擊未忘知。

月巖

平如鏡面險如崖。光境俱忘裂萬差。這裡無伊蹲坐處。空生徒自惹天花。

愛山

酷將嗜好片閑心。散作千巖萬壑春。[拚-ㄙ+ㄊ]得一生看不足。險崖句裏要翻身。

見湖心老僧。暑夜發書。因成口占

八十山翁夜發書。援毫氣蹙汗流珠。自怜一把清閑骨。家火無端煉得枯。

朴庵

確實行藏與古儔。略無半點詐明頭。竪麤拳驗方來眼。未跨門時見便休。

因事書座右

促膝寒囪淡話時。告休說是與論非。須知世路風波惡。百帀千重設禍機。

雪牛

墮在虗凝一色邊。完全頭角不完全。溪東西岸難収放。純白何妨露地眠。

即翁(心上人)

萬象森羅等印心。了無一物可親疎。大梅坐此成窠窟。到老何曾解轉身。

石井

打硬工夫搆得深。方知水底有紅塵。放開一線路頭滑。落賺幾多明眼人。

照知客求無礙

捉得蓬蒿箭一枝。等閑射透五須彌。千重百帀機先路。破的初無抵滯時。

江西寶兄乞東際

當陽一路沒途程。剖破藩籬即覺成。震旦心宗凌滅盡。到家猶自隔重溟。

隱山

觸戰蠻征一掃空。和雲占斷最高峰。單提破钁頭邊事。佛祖當機不見踪。

契庵

語言道斷轉玄樞。千聖機關盡密符。接向上人通一路。拳頭竪起莫嫌麤。

維石

一路機先滑似苔。葛藤窠裏出頭來。等閑擊著火星迸。霍得大唐人眼開。

寄華嚴賾講師

半生不覩德雲翁。懸想經行在別峰。破一微塵相見了。揭翻華藏十三重。

送勉華嚴見本師

秦望山前撞老爺。一拳打得鼻頭喎。衲僧氣息都忘了。無復尋香嗅雜華。

一水鵲。獨立沙上縮頭。邊有烟草

衰草汀烟寂寞秋。忍寒孤立懶盟鷗。江湖風味駸駸惡。得縮頭時且縮頭。

[仁-二+幼]

出頭天外便縱橫。誰信無心箇樣生。捩調不從龍駕御。要渠西去却東行。

為月上人頌秋潭

白蘋香細桂華清。徹底無痕漾水晶。剛被寒山心點汙。至今照影欠分明。

丈亭道者幹緣。求頌

破钁頭邊用得親。入廛不撥萬機塵。牢關劄斷三江口。要被隨波逐浪人。

南橋

渡驢渡馬多時。踏斷何妨入水泥。瞻部洲人爭弄險。要渠知有截流機。

古巖

揭示先天那一機。孤危不立自孤危。懸崖撒手人無數。石爛松枯總不知。

璞庵

含藏一片玉連城。三度親曾献楚庭。未跨門時琢雕了。春風深鎻綠蘿扄。

哭柵石壁

心鏡交光十四年。誰知失照髑髏前。春風夢繞福城路。忍聽亂啼花塢

湧泉閣

肆無礙辯若懸河。尺水能興萬丈波。平地無端立層級。登高人少逐流多。

送載上人往天童更依

教眼年深似拍盲。金篦刮了膜重生。說天童有翳睛藥。妙手輕輕點即明。

天童德大師。火後粧五百羅漢。五十三參。建淨髮庫。砌松行。求紀其實。二偈贈之

南詢五十三知識。輥入天台五百牛。總被東山塗污了。驢腮馬頷得人羞。

剃得頭光快活生。萬松影裏唱歌行。脚頭脚底通霄路。平處孤危險處平。

塚間

湖山倒影水吞空。鷗鷺忘機萬境融。不用深深埋暗箭。活人全在死人中。

古源

七佛相承壽脉深。只圖入水見長人。截流機有青波路。天下滔滔誰問津。

夢庵

肱枕蘿囪飽黑甜。華胥遊徧蹁蹮。不思議境全機路。何待逢人竪起拳。

自得

寶山有寶費搜尋。何似形山寶最親。左右逢原好収取。絲毫全不假他人。

無庵

銷鑠玄微萬境空。花百鳥謾尋踪。莫教頑坐精靈窟。門鎻亂雲千萬重。

北山

占斷幽都立孤危。周遭密布險崖機。翻身斗裏深藏穩。斫額人多到頂稀。

竹囪

密葉篩金點碧沙。月和梅影冷移來。香嚴瓦礫徒拋擲。門鎻重陰擊不開。

返照軒

靈根豁達絕纖塵。只貴回光見得親。日斜半囪梅弄影。客程猶有未歸人。

石庵(永上人)

[石*肴]硬工夫做十全。牢關深鎻綠蘿烟。嶮崖機峻無人透。幾見春山蕨竪拳。

送舜侍者見萬壽退耕和尚

湖山深處侍巾瓶。錯認頻呼小玉聲。急掩耳待尋活路。司南車在闔閭城。

放山室。送芳上人。見淨慈偃溪和尚

南山鱉鼻雖無毒。觸著依前解喪身。不信當頭揩痒看。渾鋼底也沒全人。

淨妙室。為竹院可都正說

一塵不立所依亡。脫體靈明自放光。巨闢三玄三要語。接人無力下禪床。

賢首燈侍者。求無盡

燦發心燈耿夜臺。一花開了一花開。普光明殿重重見。端的傳從七佛來。

松上人求古林

秀擢威音劫外春。靈根盤結幾何深。挺生臨濟清凉樹。盡大地人來息陰。

松州

一道陰凉自古來。依稀臨濟手親[栽-木+土]。枝枝葉葉垂清露。點得一城人眼開。

別源(賢首傳上人)

不續曹溪正脉。支分一派朝宗。弘滿清凉窟宅。春雷變化魚龍。

月磵

即虗明處發靈源。坐在沉沉湛湛邊。勇退截流機路活。揭翻光影未生前。

昌侍者求斯道

一念平常裂萬差。覺斯民處貴無邪。古今錯透長安路。狼藉春風一徑花。

空華嚴號明海

一片虗凝鑑古今。持蠡難測幾何深。十三華藏重重現。照徹微塵古佛心。

蓬州如行圖僧。求偈

懶受神仙不死方。棄蓬萊入野僧房。莫教錯下風幡語。頭被傍人剃得光。

贈淨書狀

不學寒山落韻詩。翻身來透祖師機。碓頭舂出非臺鏡。錯受黃梅半夜衣。

禪房十事

蒲龕

百帀千重包褁。未免黑山裏坐。古今多少生盲。引得全身入草。

紙被

通身不挂寸絲。單明一色邊事。要知結角羅紋。徑問床分枕子。

禪板

要成片段工夫。須是全身倚靠。雖然只見一邊。未許睦州擔荷。

蒲團

百草頭邊薦得。何妨打塊成團。直下千差坐斷。無心猶隔重關。

拄杖

格外藂林選出。生緣不在天台。雖然烏律卒地。力扶多少人來。

拂子

才得柄覇入手。便要呵佛罵祖。還他本色真。不比尋常談麈。

鉢盂

做處全無滲漏。用時開口向天。盡大地人飫飽。只圖个不知恩。

戒刀

惡鉗鎚下番身。未必鋒芒發露。不惟斬得猫兒。也解煞佛煞祖。

香印

要識分明古篆。一槌打得完全。燒炷旃檀牛糞。衲僧鼻孔[木*?]穿。

癢和子

既就良工雕琢。何妨出手扶持。抓著衲僧痒處。賞伊一枚茘枝。

橫江(回向徹上人)

素練翻花浪拍堤。聲前聲後截流機。青波路險無人透。蘆葦風生白鳥飛。

南山(平江南知客)

壽嶽名標自古今。萬年松矮翠成陰。東籬菊悠然見。珍重淵明眼有筋。

賀洪錦溪出世鴈山能仁

諸方口裏水漉漉。一滴何如龍鼻頭。漲起春溪新濯錦。觸崖翻瀑浪花浮。

冷泉二月雷驚蟄。燒尾金鱗化作龍。拖去鼻頭涓滴水。洗清鴈宕幾千峰。

團垸俞大夫

結鳳團花巧施設。黑漫漫地轉希奇。做教底板堅牢著。自有傍人彩伊。

王鞔皷

鼓兩片皮謾自。一回拈出一回新。揭天聲響疑塗毒。自有臨風側耳人。

矮道者

身如椰子口宏開。看盡諸方鬼戲來。放一頭低人不識。疎山師叔是同胎。

隣峰艮上人

四十餘年別故鄉。夢魂時復到藏王。春風九曲溪頭寺。花飜霞柳弄黃。

短笻扶瘦扣烟蘿。欵問東山瓦皷歌。老倦不能謳唱得。隔窗幽鳥語尤多。

璉監寺

烹金爐裏脫胚腪。妙斵初無斧鑿痕。汝質自成瑚璉噐。我儂甘作破沙盆。

曾把楊岐破屋撑。閑騎驢子弄蹄行。犯寒踏月慈溪上。冷笑梅兄太瘦生。

日本澄上人

掃盡機緣萬法空。澄潭不許臥蒼龍。翻身踏斷來時路。家在海山雲外峰。

日本然上人

橫擔楖[木*栗]走諸方。佛祖玄關路轉長。放下身心歸故隱。金烏依舊出扶桑。

奔趍客路困塵泥。蟻夢方酣蝶夢飛。賴有啼知此意。一聲聲勸不如歸。

化城山主化田

古柳堤邊展化機。要人一飽便忘飢。誰將奪食驅耕手。[拚-ㄙ+ㄊ]却良田種蒺藜。

人我擔

骨露皮穿未肯休。冥機蠻觸戰蝸牛。一肩人我都擔了。遍界從教是髑髏。

慧禪人

翠織岷峨錦綉春。堪嗟撲撲蔽胡塵。金鷄粟餘殃在。誰繼神駒踏殺人。

從禪人

臨濟陰凉樹枯。片無霜葉擁禪趺。兒孫不解澆培得。翫作山門境致圖。

寧藏主省師兄。求語(橘州石橋親鄉人)

橘州文學石橋書。妙畫雄才舉世無。宗說俱通心眼活。奇哉老蚌出雙珠。百年凜有遺風烈。行處同途不同轍。癡翁真得虎頭癡。月峰清照峩月。分飛鴈影各東西。幾對秋風歎離別。去去吳天淨如洗。淡墨聯書形字義。且教人道渠儂。好對難兄與難弟。

緣侍者之淛右

一本潼川花瑞菜。全蜀知名誰不愛。夜雨叢凝色染藍。春風花噀香如麝。不知何處得靈根。[栽-木+土]遍牛頭山後前。古佛低頭看不厭。聲聞鼻孔被渠穿。上人携種游江淛。味與首陽薇不別。伏虎巖前清客甞。老饕嚼斷娘生舌。餘香分餉老芝峰。彷彿家園小摘同。此去零星休賣弄。珍藏大作蘇陀供。

觀知客歸葬親。求語

道人觀方知彼去。入門要驗賓中主。喫一杯茶即轉身。誰能掉舌論今古。危機俊逸旱雷轟。蒼鷹折翅獵狗烹。老明覺舉手加額。韓大伯敢攙先行。秋深撥草天台路。靈骨要尋親父母。破頭邊掘窖埋。斷猿哭月風號樹。

律宗玉維那三人。禮石佛求語

老倒南山犯真律。三生鑿破寒巖石。不立名中強立名。弗狼籍處成狼籍。兒孫膝下有黃金。撥草瞻風遠訪尋。三拜起來發一嘆。方知老子錯留心。天真自性佛不管。頑石頭邊討甚椀。費盡鉗鎚多破綻。烏藤緊捉從頭看。

妙恩侍者求語

一奩春錦闘鮮明。較古菱花越樣清。照影不應呼小玉。至今湖海客關情。

又省師

逴得諸方惡毒些。歸尋刻骨舊冤家。深深掘窖都埋了。翻銕面皮誰識爺。

鄱陽恭上人求語

番陽風鼓浪千尋。徹底探窮不顧身。塔主連聲呼莫莫。截流機峻恐驚人。

靈叟小師。悟垓侍者。求語

碧落一本。非草非真非篆。鏡[打-丁+羕]渝江徹底清。字義炳然人少見。靈叟珍藏歲月深。南來吳越人爭尋。銘辭匪同調。寒山詩句非知音。紛紛問字誰親切。勾不成勾丿不丿。爭得盧公賽子雲。一肩擔荷柴衝折。臨行密付阿誰邊。妙處休云子不傳。索性掃除元字脚。義天雲淨月孤玄。

簡州性上人求語

春山杜啼。苦勸人歸去。聲碎竹林風。血染花梢雨。我老無家可得歸。蘿窓睡飽雲黏衣。山童推枕破殘夢。報道有僧開竹扉。何方聖者來尋討。解包颺下青龍鈔。便欲庭前縱火焚。淨地豈容狼藉了。問渠何日離飛來。兩月奔馳未到家。好勸急歸休歇去。春風落盡武林花。

周上人求語(簡州)

憶昔周當仁。手握金剛杵。憤氣向南方。誓滅諸魔子。老婆驀劄點三心。走入龍潭恨轉深。掃蕩家私無一窖。胡揮白棒到平人。牧閒冷坐思高躅。斷絃爭得鸞膠續。扣門聽得簡州人。倒屐相迎幾折足。略寒溫外問來端。叉手丁寧覔指南。未舉帋燈明說了。隔窗春鳥語綿蠻。

西山淨土庵。奉寄具足孤松老師

聞道虗空曾解講。信疑往決西山亮。烟雨溟濛蘚石溫。六藏影跡難尋訪。小徑披榛扣竹扉。道人一見笑掀眉。布衲橫肩瘦如削。口持密語沒停時。雲櫩掃榻延居夏。白蓮香散東林社。水松風說苦空。不資中有生清泰。殷勤寄問老孤松。具足門中有正宗。灼然嫌佛不肯做。鳳栖不在梧桐樹。

  戊辰四月初五。辭東臯。

希叟和尚廣錄卷第六


【經文資訊】卍新續藏第 70 冊 No. 1390 希叟紹曇禪師廣錄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卍新續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CBETA 掃瞄辨識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回上層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