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卷

卍新纂大日本續藏經 第70冊
No.1390 希叟紹曇禪師廣錄 (7卷)
【(侍者)法澄.了舜.普和.希革.惠洇.彌紹.道亨.宗壽 編】
第 5 卷

下一卷
 

希叟和尚廣錄卷第五

拈古并頌

舉溈山臥次。(長蛇偃月勢難分)仰山上問訊。(赤脚上刀梯)溈山轉面覰後。(綿蒺藜)仰云。某甲是和尚弟子。何用形跡。(撩鈎搭索)溈山作起勢。(利動君子。半是真情半脫空)仰山便出。(黃蘗作驢鍬)溈喚回云。我適來得一夢。汝試為原看。(滿口嚼氷霜)山將一盆水。一手巾度與。(賊須賊捉)溈山遂洗面。(將錯就錯)香嚴至。溈云。我適來與寂子。做一上神通。不同小小。(不獨謾人亦自謾)嚴云。我在下面。一一知得分明。(賊口難憑)溈云試道看。(重重納敗)點一盌茶與之。(前箭猶輕後箭深)溈云。二子神通。智過鶖子(誣人之罪。以罪加之)

拈云。細影密鋪金鎻碎。清聲微動玉玲瓏。不無溈山父子。點檢將來。總是開眼做夢。雖然。洛陽花下路。迷却幾多人。

頌。

 古洞桃花發嫰枝  施朱施粉兩相宜
 要渠成結千年實  多謝春風著意吹

舉明招上堂。眾集定。招云。這裏風頭稍硬。且歸暖處商量。(作賊人心虗)眾隨至方丈。(逼狗上墻)招云。才到煖處。便見瞌睡。以主丈。一時趕散(滿川龍虎舉。猶自說平基)

拈云。明招獨眼龍。可謂秦無人。當時若是箇漢。待他道。這裏風頭稍硬。且歸暖處商量。便撫掌呵呵大笑。非惟增光一眾。使這老漢。有身無著處。

拈。明招雖則嫌客罵婦。點檢將來。未免如猫捕鼠。

頌。

 田厙翁翁兩霜  苦貪濁酒弄觥觴
 兒孫步步相隨逐  扶得歸家又發狂

舉臺山婆子。僧問。臺山路向什麼處去。(腦入膠盆)婆云驀直去。(荊棘參天)僧才行。(脚下泥深三尺)婆云。好箇師僧。便恁麼去。(貪杯惜醉人)趙州聞云。須勘過這老婆始得。(只聞人作鬼。不見寉成仙。)見便問。臺山路向什麼處去。(劒甲未施。賊身露)婆云。驀直去。(銕鑄巖崖)州云。勘破了也(兩手扶犂)

拈云。臺山一路。平如鏡面。險似懸崖。千人萬人。只解貪程。不知蹉過。要見婆子麼。去路一身輕似葉。要見趙州麼。佳名千古重如山。

頌。

 收拾成都賣卜家  君平術肆獨宏開
 閙中人献支機石  掀倒卦盤歸去來

舉馬祖西藏百丈南泉。翫月次。祖云。正恁麼時如何。(藕絲牽動五須彌)藏云。正好供養。(過山尋蟻跡)又云。正好修行。(度水覔魚踪)南泉拂袖便行。(蝦跳不出斗)祖云。經歸藏禪歸海。惟有普願。獨超物外(渾家送上渡頭船)

拈。寶峰山頂。皓月流輝。幸自可怜生。無端一陣黑風。吹數片雲。翳却清光了也。致令千古之下。揑目生花。眾中莫有忍俊不禁底麼。如無。山僧不惜眉毛。為伊點破。(以拂子。空中畫云)風休雲淨。(打一圓相云)皓月流輝。(擲拂子云)直饒光影滅。何似未生時。

頌。

 百戲場中賽錦標  蠻牌竹馬舞兒多
 頭籌暗地奪將去  行主喃喃強說呵

拈。一種弄光影。就中南泉較險。何故。拂跡成痕

舉。趙州問南泉。如何是道。(太平休整閑戈甲)泉云。平常心是道。(黃金包爛泥團)州云。還可趣向也無。(金剛腦後抽生銕)泉云。擬向即乖。(截斷脚跟)云。不擬爭知是道。(錮鏴著生銕)泉云。道不屬知。不屬不知。知是妄覺。不知是無記。若真達不疑之道。譬如太虗。廓然寥豁。豈可強是非耶。(舌頭拖地)禮拜(李陵雖好手。未免陷番身)

拈。南泉父子。激揚錚鏗。如驪龍玩珠。吞吐自如。若是真正衲僧。寧免嘔噦。

頌。

 一塊郴州銕  渾崙擘不開  輪槌輕擊著
 雪刃暗飛來

舉僧問馬祖。離四句絕百非。請師直指西來意。(含元殿裏覔長安)祖云。我今日勞倦。不能為汝說。問取智藏。(利刃〔□〕蜜)僧問智藏。云我今日頭痛。不能為汝說。問取海兄。(綿蒺藜)海云。我到這裏。却不會。(幽州猶自可。最苦是新羅)僧舉似馬祖。云藏頭白海頭黑(苕蛾眉)

拈云。眾中皆謂。這僧死而不弔。殊不知。馬師父子。被他一狀領過。

頌。

 出匣神鋒瑩鸊鵜  將軍珍襲多時
 相承不是誅龍手  只作三文補履錐

舉南泉耡田次。有僧來參。泉云。汝去庵中做飯喫。與老僧。送一分上山來。(左搓芒繩縛鬼子)僧歸。做飯喫了。將家生一時打破。就南泉床上展脚睡。(六月黃河連底凍)泉歸見。亦就半壁眠。(玻璃萬頃含秋月。折筯如何攪得渾)僧拂袖便行。(海枯終見底。人死不知心)泉後云。三十年前。有箇伶利道者。至今不知落處(泪出痛膓)

拈。南泉老漢。有定亂之謀。無定亂之劒。致令這僧無禮。當時見在床上眠。便縱火燒却庵。直饒這僧全機。未免髑髏著地。

頌。

 勢罷奴欺主  年衰鬼弄人  南泉招致得
 冷泪濕衣巾

舉世尊初生。一手指天。一手指地。云天上天下。唯吾獨尊。(借人面具舞三臺。鴉臭當風立)雲門云。我當時若見。一棒打殺。與狗子喫。貴圖天下太平(李陵雖好手。未免陷番身)

拈。清平世界。管絃沸月。花錦妍春。無端一陣妖氛。大地山河。皆成墨聚。雲門憤氣不平。握生苕菷。痛與掃除。雖則千兵易得。一將難求。其柰貪程太過。墮在萬丈深坑。至今出頭不得。(遂左右顧眎云)眾中莫有為雲門雪屈底麼。如無。山僧不惜眉毛。(驀拈主丈。橫按云)吽吽。須知海嶽歸明主。未信乾坤陷吉人(卓一下)又。雲門雖則把手共行無間路。點檢將來。趂得老鼠。打破油缸。

頌。

 落賴兒郎自小愚  為貪花酒廢詩書
 當時早得嚴師訓  破壞箕裘未到渠

舉。世尊拈花。(清平世界皷烟塵)迦葉微笑。(助桀為虐)世尊云。吾有正法眼藏。涅槃妙心。分付摩訶迦(餿飯祭閑神)

拈。諸方老宿或云。迦葉失却一隻眼。或云。被特石驀口一塞。至今有屈無雪處。點檢將來。只解扶強。不能扶弱。殊不知。釋迦老子。展盡神通。不滿迦葉一笑。何故。春風得意馬蹄疾。一日看盡長安花。

頌。

 塞北安南幾戰爭  老來卜築傍煙村
 却將舊斬樓蘭劒  換得黃牛教子孫

舉。文殊是七佛之師。因甚出女子定不得。(銕牛不食欄邊草。誅龍之劒不揮蛇)罔明下界菩薩。因甚出得(癩馬空嘶柳下風。太阿補履不如錐)

拈。文殊買銕得金。罔明如虫禦木。向使女子。把得定千聖頂[寧*頁]。瞥轉一機。看這一隊漢。面皮厚多少。

頌。

 仙苑名花取次糚  鼕鼕羯皷謾催芳
 春風不費纖毫力  拂掠枝頭便有香

舉。文殊普賢。起佛見法見。(貧兒思舊債。家衰窮相現)世尊。以神力。攝向二鐵圍山(毒蛇須是乞兒捉。樂則同歡。賞不避仇讎)

拈。文殊普賢。佛見法見。璞玉渾金。塼頭瓦片。盡情掃却不留踪。萬里神光腦後箭。諸人還知黃面老子。敗缺處麼。(良久云)若不同床處。焉知被底穿又。黃面瞿曇。只顧他非。不知過。當時盡令而行。也是鐵圍山裏漢。何故。若不同床睡。焉知被底穿。且道。誵訛在甚麼處。

頌。

 美如西子離金闕  嬌似楊妃倚玉樓
 猶把琵琶半遮面  不令人見轉風流

又。

 拂苔高臥白雲根  夢繞春風錦綉園
 驀聽樵歌一曲  醒來月掛客愁村

舉。舍利弗問須菩提。夢中說法。與覺時。是同是別。(醉人說話不堪聽。莫語你又醉也)須菩提云。此義甚深。吾不能說。此會有彌勒大士。汝可往問。(慣作搕[打-丁+(天/韭)]污人門)舍利弗往問彌勒。(避得風雷遭雨雹。出得醬甕。又入虀甕)彌勒云。誰名彌勒。誰是彌勒者(屎無兩般臭。傳尸勞病怕沾身)

拈。須菩提一生。虗空作活計。被人問著。不說便休無事。駕禍與別人作麼。若非補處大士。深辨端倪。寧免寐熟饒譫語。

頌。

 風前不見花中葉  雨後難尋葉底花
 蜂蝶紛紛過墻去  只疑春色在隣家

舉。達磨見武帝。帝問。如何是聖諦我一義。(八角蒺藜當面擲)磨云。廓然無聖。(鐵網漫空)帝云。對朕者誰。(砒霜未是毒)磨云不識。(截斷脚跟)帝不契。(買金須是賣金人)磨遂渡江(善為道路)

拈。老胡殫千金之產。學屠龍之技。技成無以施其巧。雖然。誰知冷裏。九轉透瓶香。

頌。

 宮花壓墜烏雲  傾國風流宛勝秦
 玉笛插藏人不見  夜深吹起鳳樓春

(乃顧左右云)還有第相品弄者麼。自云有。(拍膝云)法難扶

舉。世尊一日與阿難行次。見一塔。世尊便禮拜。(奴見婢殷勤)難云。此是誰人之塔。(言中設網羅)世尊云。過去諸佛塔。(牛死空欄)難云。過去諸佛。是誰弟子。(捉賊求贓)世尊云。是吾弟子(河水從源濁)

拈。過去諸佛。是世尊弟子。則故是。且道。世尊是誰弟子。若也知得。楊柳春風行樂處。若也不知。芭蕉夜雨斷腸時。

頌。

 碧綠青紅百樣花  盡從春色巧安排
 不知春色端倪處  平地危分萬仞崖

舉。外問者佛。不問有言。不問無言。(黃金鑄就鐵崑崙)世尊良久。(殺人刀活人劒。誰知冷裏。九轉透瓶香)外道云。世尊大慈大悲。開我迷雲。令我得入。(削玉求瑕)世尊云。如世良馬。見鞭影而行(茅戶挂珠簾。直饒描得似。未免費丹青)

拈。騎賊馬趕賊。奪賊槍殺賊。則不無黃面老兒。反被阿難輕輕拶著。便見將南作北。雖然如是。玉印不離天子手。金箱豈可庶人知。

又。息黥補劓。拂跡成痕。黃面老人。寧免諸方唇吻。只如不動鋒鋩。不施藥線。活必死於膏肓。還有人辨得底麼。若也辨得。良馬窺鞭。遲八刻。若也未辨。東土阿師。不如西天外道。

頌。

 萬里澄江雪霽時  玉壺一色冷涵輝
 漁翁認得烟村路  柳線穿魚帶月歸

舉。月上女入城。舍利弗出城。相值。弗問云。聖女何處去。女云。如舍利弗恁麼去。弗云。我方出城。汝方入城。何云如某甲恁麼去。女云。諸佛弟子。依何而住。弗云。依大涅槃而住。女云。若依大涅槃而住。則我如舍利弗恁麼去。

拈。月上女。前頭較些子。後頭笑殺人。若是箇丈夫漢。向千聖頂[寧*頁]。別行一路。直饒古今佛祖。競出頭來。亦仰望不及。爭肯受人平地活埋。雖然如是。誰知冷裏。九轉透瓶香。

頌。

 黃金肌骨鐵心腸  曉出重城眩巧糚
 賺入涅槃門路去  連天荒草看人忙

舉。二僧見風吹剎旛。一人云風動。一云幡動。爭論。六祖云。非風幡動。仁者心動。

拈。擔柴漢。黃梅席上。竊得衣盂。半夜三更。驚忙奔走。及見風幡。便言心動。也是作賊人心虗。雖然如是。只如風幡未動。何處求心。還知麼。白雲盡處見明月。黃葉落時聞搗衣。

頌。

 烟雨溟濛望眼迷  蘭舟小泊橋西
 兒童不識春流漲  却怪湖邊柳樹低

舉。馬祖送書與國一。開見書中圓相。國一於中著一點。封回。國師聞云。欽師猶被馬師惑。

拈。大小國師。三緘不密。錯斷諸方名言。山僧要問。欽師被惑則固是。且道。馬師還曾被惑麼。待渠擬議。便云惑了也。教這老漢。知道螗蜋貪怒臂。黃爭擒。

頌。

 [病-丙+斯]撲場中作斷交  拳來脚去不相饒
 誰知用盡平生力  却被閑人奪錦標

舉。鳥窠因侍者相辭。師云甚處去。侍云。某甲為法出家。和尚不垂慈誨。今往諸方。學佛法去。師云。若是佛法。我這裏亦有少許。侍云。如何是和尚。此間佛法。師拈布毛。吹一吹。侍者因此有省。

拈。鳥窠吹布毛。幸自可怜生。無端侍者。因而悟去。冷眼看來。也是鈍鳥不離窠。

頌。

 擬學鵬搏九萬風  誰知折翅鳥窠中
 至今秦望山前雨  血泪千林花泪紅

舉。破竈墮。山前有一廟。中惟一竈。別無神像。終日祭祀不歇。師一日入廟云。汝本泥土所成。靈從何來。聖從何起。日受宰殺。遂以杖擊之云。破也墮也。竈即隨手而壞。是夜竇神。拜謝而去。

拈。靈從何來。聖從何起。潑土頹塼。有何奇異。輕輕拈出瘦藤枝。擊碎元來無一伎。雖然。世諦流布即得。衲僧門下。也是餿飯祭閑神。

頌。

 苦戀京華不肯歸  行裝須待送窮時
 茆舡寂寞煙汀月  別後何人更有詩

舉。國師三喚侍者。侍者三應。師云。將謂吾辜負汝。誰知汝辜負吾。

拈。國師年老心孤。怜兒不覺醜。侍者孝當竭力。無日不承顏。因甚却道。汝辜負吾。會麼。黃金滿眼書盈屋。只恐承家得力遲。

頌。

 仙翁還斾武陵家  仙女歡迎步彩霞
 貪弄玉簫頻勸酒  不知凋盡碧桃花

舉。丹霞訪國師。問逢侍者問。國師在否(云云)。不謬為南陽國師。

拈。侍者有抱關擊柝之意。無隄防暴客之心。致遭他人毒手。當時若解慎初護末。待他道。龍生龍子。鳳產鳳兒。即向道。老賊。我識得你。非惟截斷丹霞脚跟。亦免渾家窮煎餓炒。

頌。

 南陽家法是人知  剛被丹霞教壞伊
 致使親生龍鳳子  一時翻作鼠黏兒

舉。馬祖同百丈游山次。見野鴨子。祖遂扭丈鼻頭。忍痛失聲。遂大悟。後歸寮。或哭或笑。

拈。川僧素無頭腦。步步引人入草。忽驚野鴨群飛。便把鼻頭揑破。哭不成聲。笑還絕倒。只因家富小兒嬌。七世門風都壞了。且道。還可扶持也無。遂扭侍者鼻云。更添一箇。

頌。

 送目群飛野鴨邊  不勝情事與誰論
 輕輕扭定娘生鼻  海月山雲亦斷魂

舉。龐居士問馬祖。不與萬法為侶。是什麼人。祖云。待汝一口。吸盡西江水。即向汝道。

拈。大小龐翁。向鬼窟裏作活計。更得傍人。燒錢酹酒。助發狂魂。至今出陰界不得。山僧雖無肘後靈符。也要與渠勦絕。(拈主丈云)敕敕吉吉攝攝又。避得風雷。重遭雨雹。

頌。

 脫體無依是病由  直須大死一回休
 西江吸盡無涓滴  便解人前不識羞

舉。百丈再參馬祖。

拈。舉拂子掛拂子。大用全提。曾無肯路。當機一喝三日聾。大冶精金如糞土。諸人要知二老相見處麼。火雲飛碧漢。氷片滿長街。

頌。

 閃電光中奪信旗  怒雷一擊喪全機
 從茲獨據雄峰頂  佛祖低頭聽指揮

舉。僧問百丈。如何是奇特。丈云。獨坐大雄峰。

拈。無人處。斫額望汝。

又。將謂奇特。元來在草窠裏輥。

頌。

 鼻孔親遭扭揑來  乞兒得食向人誇
 雄峰獨坐稱奇特  斷綆何曾是活蛇

舉。百丈問溈山云。併却咽喉唇吻。道將一句來。溈山云。却請和尚道。道吾云。和尚也須併却。雲巖云。和尚有也未。

拈。丁公七箭鎻喉法。善用者不露鋒鋩。百丈老人。雖解發。不能中的。返被群驍攢箭射殺。雖然如是。李將軍有佳聲在。不得封侯亦是閑。

頌。

 破鏡生兒惜似金  晨昏不敢離煙林
 羽毛長就飛求食  聚口粉爭喫母心

舉。麻谷參章敬。遶禪床一帀。振錫一下。卓然而立。敬云。是是。又到南泉。亦遶禪床一帀。振錫一下。卓然而立。泉云。不是不是。谷云。章敬道是。和尚未審道不是。泉云。章敬即是。是汝不是。此是風力所轉。終成敗壞。

拈。麻谷用盡自心。笑破他人口。章敬南泉。一等天行病。陰陽證不同。

頌。

 學得陶米小術些  當場撮弄數般花
 雖然過得常人眼  到底難瞞是作家

舉。丹霞訪居士。門逢靈照女。便問。居士在否。照放下菜籃。手而立。又問。居士在否。女提籃便行。丹霞遂回。女歸舉似龐翁。翁云。丹霞在否。女云去。翁云。赤土塗牛妳。

拈。丹霞阿魏無真。遇物便噬。靈照水銀無假。入煆即流。只如道赤土塗牛妳。未審落在賓家。落在主家。具透關眼者。必能甄別。

頌。

 慵梳劣性多  逢人專要逞慺[怡-台+羅]
 門前落節歸誇俊  不柰爺爺咬齒何

舉。南泉示眾云。喚作如如。早變了也。今時師僧。須向異類中行始得。趙州云。出異即不問。如何是類。南泉以手托地。州一踏踏倒。急歸延壽。呌云悔悔。泉令侍者問。悔箇甚麼。州云。悔不更與兩踏。

拈。異類中行。不無南泉。爭柰鼻繩。在趙州手裏。趙州雖得便宜。未免出南泉圈繢不得。

頌。

 飛騎將軍入虜庭  兵機煉得十分精
 誰知敗績緣欺敵  致使凌烟易姓名

舉。南泉與歸宗麻谷。同謁國師。至中路。泉一圓相。歸宗便於中坐。麻谷作女人拜。泉云。恁麼則不去也。遂相喚而回。

拈。家貧猶自可。路貧愁殺人。

頌。

 上林春色正繁華  公子聯轆去賞花
 貪弄玉盃泥樣醉  笙歌中路逆歸家

舉。臨濟參黃蘗。三度問佛法大意。三度被打。遂往見大愚。乃問有過無過。愚云。黃蘗恁麼老婆心切。猶問有過無過。濟大悟。遂於大愚肋下。築三拳。愚托云。汝師黃蘗。非關我事。

拈。黃蘗棒頭無活眼。大愚舌上有龍泉。直饒臨濟得路翻身。過新羅國。

頌。

 南國江山入戰圖  生靈何處問漁樵
 憑君休說封侯事  一將功成萬骨枯

舉。盤山云。三界無法。何處求心。

拈。劒閣路雖險。夜行人更多。

頌。

 柳掛金絲鶯織曉  花鋪翠錦蝶眠春
 見成一幅新圖  不待王維手眼親

舉。天皇住時。龍潭開餅鋪。日將十餅奉皇。每留一餅還潭。潭乃問。皇云。是汝持來。還復於汝。渾遂出家名信。後得法。

拈。本是善因。而招惡果。

頌。

 胡餅朝朝供一僧  知他結了幾生冤
 甜瓜換得胡盧種  才出頭來便滅門

舉。世尊陞座。文殊白槌云。諦觀法王法。法王法如是。

拈。皓玉無瑕。雕文喪德。

頌。

 雪徑輕寒蝶未知  暗香誰遣好風吹
 野橋漏洩春光處  正為橫斜一兩枝

舉。南泉云。王老師賣身去也。(云云)不作貴不作賤。

拈。諸方酧價。或云。來年與和尚。作一領布衫。或云。和尚屬我也。山僧貧作富。勉強酧一句看。和尚年尊。恐難使喚。又云。切莫嫌麤難惡。

頌。

 赤窮王老賣渾身  賤似黃金貴似塵
 不費分文收買得  一程送與樵人

舉。十二時中。不依倚一物。

拈。死水不藏龍。

頌。

 太平時節歲豐登  旅不賷粮戶不扄
 官路無人夜無月  唱歌歸去月三更

舉。雲門問僧。甚處來。僧云江西來。門云。江西一隊老漢。寐語住也未。僧無對。

拈。鸕

頌。

 村落誰家醜女兒  愛將苕菷蛾眉
 逢人掩鼻嫌腥穢  鴉臭當風自不知

舉。麻谷問臨濟。大悲千手眼。那箇是正眼。濟云。大悲千手眼。作麼生是正眼。速道速道。谷拽濟下禪床便坐。濟云不審。谷擬議。濟便喝。拽谷下禪床却坐。谷便休去。

拈。臨濟麻谷。如屯百萬軍對壘相似。皂旗閃爍。雪刃縱橫。凜然有不可犯之勢。及至兩將挑戰。却只以瓦礫相攻。正眼看來。當甚小兒戲劇。

頌。

 大悲正眼露堂堂  百步常搖閃電光
 被掣風顛醫瞎了  暗中拖拽下禪床

舉。僧問投子。如何是十身調御。投子下繩牀立。

拈。虎成狸。

頌。

 白髮宮娃不解愁  滿頭猶自插花枝
 曾緣玉兒君王寵  準擬人看似舊時

舉。供養百千諸佛。不如供養一箇無心道人。

拈。召大眾云。百千諸佛有何過。無心道人有何德。會麼。仙壇無客到。鬼市足人行。

頌。

 霜拂金鞍玉墜腰  鷄聲催入紫宸朝
 何如雲壑飽清夢  殘月半囪松影搖

舉。南泉山下。有一庵主。僧過云。近日南泉出世。何不上山禮拜。主云。莫道南泉出世。任是千佛出世。亦不去禮拜。南泉聞得。令趙州去勘。州到便禮拜。主不顧。州從西過東。從東過西。主並不顧。州云。草賊大敗。遂拽下簾子便行。歸舉似泉。泉云。我從來疑著這漢。

拈。南泉父子。平地喫交。至今無人扶得起。庵主雖則牢關把定。千聖窺覰無門。點檢將來。未免燒錢惹鬼。

頌。

 奴顏婢膝走人間  羞見羊裘七里灘
 文叔雖為天子貴  子陵只作故人看

舉。清淨行者。不入涅槃。破戒比丘。不入地獄。

拈。功德天黑暗女。有智人前。二俱不受。

頌。

 濁酒松醪喫兩鍾  醉拖長袖舞春風
 天崩地裂誰能管  幾見落花堆亂紅

舉。居一切時。不起妄念。於諸妄心。亦不息滅。住妄想境。不加了知。於無了知。不辨真實。

拈。無孔鐵鎚。

頌。

 喫粥喫飯過  聽風聽雨眠  風光俱買盡
 不費一文錢

舉。藥山坐次。石頭問云。作甚麼。山云。一物不為。頭云。恁麼則閑坐也。山云。閑坐則為也。頭云。千聖亦不識。

拈。古井須防有毒蛇。

頌。

 一塊松根石  頑然自古來  更無人覰著
 歲歲長莓苔

舉。僧問如何是清淨法身。雲門云。花藥闌。僧云。便恁麼去時如何。門云。金毛獅子。雪竇拈云。大無端。

拈。進人若將加諸膝。退人若將墜諸淵。雲門放去較憨。雪竇收來較險。諸人還有恁麼時節麼。若有。切不得坐在這裏。

頌。

 玉闌花藥鬪春工  雨濕胭脂臉暈紅
 絲管紛紛來賞玩  可怜吹落五更風

舉。大耳三藏。得他心通。朝見肅宗。帝命國師驗之。藏見師便拜。侍立于右。師云。汝得他心通。是否。藏云不敢。師云。汝道老僧。即今在什麼處。藏云。和尚是一國之師。何得在西川看競渡。師再問。藏云。和尚是一國之師。何得在天津橋上。看弄胡孫。第三次問。老僧只今在什麼處。藏罔知去處。國師叱云。這野狐精。他心通在什麼處。

拈。大耳三藏。不道他不得他心通。只是龍頭蛇尾。致被國師呵叱。若是通身具眼。第三次待問。老僧只今在什麼處。只向道。和尚是一國之師。因甚在鬼窟裏作活計。倘能如是。直饒國師不高竪降旗。未免舉手加額。

頌。

 黃金包褁爛泥團  不惜當場撮弄看
 破綻遭人窺戲了  末梢依舊被渠瞞

舉。波斯匿王問。勝義諦中。還有世俗諦也無。若言其有。(云云戽水潑鴛鴦)佛云。我今無說。汝亦無聞。無說無聞。是名一義二義(酷嫌蠆尾長搖毒。終使花頭不損香)

拈。波斯匿王。如戰澶淵發幢子努。擬山山摧。擬海海竭。爭奈世尊不動鋒芒。折衝千里。諸人還知二老落處麼。幾般雲色出峰頂。一樣泉聲落檻前。

頌。

 十字街頭鋪席開  牛溲馬渤盡収來
 等閑落在名醫手  貴賤無非是藥材

舉。無著往五臺。禮文殊。路逢老人。著問莫便是文殊麼。老人云。豈有二文殊。著禮拜起。老人不見。

拈。可笑無著。賊在面前。不能捉得。空自掩門呌屈。有甚共語處。當時待他道。豈有二文殊。劈面便唾。直饒老人。有冲天之計。管使入地三尺。

頌。

 遠望蓬萊去學仙  途中遇著呂先生
 還丹一粒吞還吐  回首空山獨自行

舉。肅宗問國師云。和尚百年後。所須何物。師云。為我造箇無縫塔子。帝展手云。塔樣。國師良久云。會麼。帝云不會。師云。吾有得法耽源。可詔而問之。後詔問源。源云。湘之南潭之北。中有黃金充一國。無影樹下合同船。琉璃殿上無知識。

拈。國師無縫塔。不勞斤斧。本自圓成。及乎被人請樣。便是七穿八穴。耽源任是巧奪工輸。未免方木逗圓竅。

頌。

 八面玲瓏逗月寒  要尋形影十分難
 無端平地生層級  湘北潭南作樣看

舉。馬大師示眾云。汝等諸人。各信自心是佛。

拈。馬大師壓良為賤。當時一眾。皮下還有血麼。若使稍知衲僧巴鼻。八十四人。灼然別有生涯。不致阿轆轆地。何故。俊鷹不瞬愁胡眼。爭打籬根死兒。

頌。

 讀破燈窗萬卷書  經綸勛業付洪儒
 古今多少麒麟  幼學誰人不順朱

舉。稅闍梨問曹山。清稅孤貧。乞師拯濟。(八角蒺藜當面擲)山喚云。稅闍梨。(藕絲牽動五須彌)稅應諾。(砒霜未是毒)山云。清原白家三盞酒。喫了猶道未沾唇(淚出痛腸)

拈云。稅闍梨。寸鐵在手。撥亂乾坤。若不是曹山。洎合牽羊納璧。雖然。畢竟那裏是他喫酒處。

頌。

 紅錦纏頭舞醉身  笙歌聲沸鳳樓春
 百花藂裏扶歸去  誰道郎兒徹骨貧

舉。德山示眾云。今夜小參不答話。問話者三十棒。(當門懸白澤)有僧出禮拜。山便打。(賞不避仇讎)云。某甲話也未問。因甚打某甲。(泪出痛腸)山云。汝是什麼處人。(入泥入水)僧云。新羅人。(不勞再勘)云。未跨舡舷。好與三十棒(貪行荒草裏。不覺露沾衣)

拈云。諸人還會麼。德山可謂。少年曾決龍蛇陣。老大還同稚子歌。

頌。

 萬戰森嚴細柳營  信威獨許漢將軍
 誰知袖隱屠龍劒  却把蒿枝箭

舉。雪峰普請。搬柴次。路逢一僧。峰颺一束藤於地。(千鈞弩發)僧擬取。(把髻投衙)峰遂踏倒。(為人須用殺人心)歸遂舉似長生云。我適來踏著這僧。(乞兒見小利)生云。和尚代這僧。入涅槃堂始得。(賊過後張弓)峰休去(軟如綿硬似鐵)

拈云。這僧貪觀天上月。失却手中橈。致令雪峰無禮。當時見他颺下藤束。便云。淨地上不得狼籍。擬議劈便摟。何故。國有謀臣。

頌。

 颺下山藤設意深  嗅烏喙藥禍沾身
 脚跟未斷紅絲線  智鑑難逃明眼人

舉。香嚴侍立溈山次。溈問云。聞子在先師會下。問一答十。問十答百。是否。(折筯攪滄溟)嚴云不敢。(全身陷鐵圍)溈云。我不問汝問一答十。問十答百。父母未生以前。道將一句來。(要窮圓澤意。須到葛洪川)香嚴返復搜尋。無啟口處。(消得龍王多少風)云。望和尚慈悲。為某甲說。(蒼天中更加怨苦)溈云。我若為汝說。他日悟去。決定罵我。(煉銅為膽鐵為心。小心人難得)嚴云。今生更不參禪。做个長行粥飯僧去。(只恐不是玉。却較些子)遂卜南陽遺趾居焉。(不到烏江不肯休)一日掃地擲瓦。擊竹作聲。忽然大悟。(莫將唳。悞作鶯啼)乃云。一擊忘所知。(笑破他人口)更不假修持。(脚下泥深三尺)動容揚古路。(何曾夢見)不墮峭然機。(正好喫棒)處處無踪跡。(堆山積嶽)聲色外威儀。(重重。圭角)諸方達道者。(癩兒牽伴)咸言上上機。(誰恁麼道)乃望溈山。炷香作禮云。和尚當時。若為某甲說。何得有今日。(乞兒拾得席。消得龍王多少風)溈山聞得。乃令仰山去勘。(賊須賊捉)仰到問云。聞師弟。擊竹有省。試為我說看。(相牽入火坑)嚴云。去年貧未是貧。今年貧始是貧。去年貧尚有卓錐之地。今年貧錐也無。(巧盡拙出)仰云。師弟會得如來禪。祖師禪未夢見在。(低聲低聲)嚴云。我有一機。瞬目示伊。若也不會。却喚沙彌。(萬里崖州)仰云。且喜師弟。會祖師禪(便喝 掩面而出)

拈。盡底掃除窮活計。要渠赤手立生涯。不無溈仰父子。點檢將來。也是怜兒不覺醜。香嚴悟去。閉目食蝸牛。

頌。

 爝火初經一線開  寶盤終日自縈迴
 也知物理關人事  歷盡崎嶇心始

舉。真園頭問良山。家賊難防時如何。(殷勤送別瀟湘岸)山云。識破後不為冤。(金剛杵打鐵山摧)真云。識破後如何。(樂則同歡)山云。貶向無生國裏。(擘開太華手。須是巨靈神。天堂未就。地獄先成)真云。莫便是他安身立命處也無。(頭上著枷。脚下著杻。賺却一船人)山云。死水不藏龍。(盡力扶不起)真云。如何是活水裏龍。(舉拂子。看看)山云。興波不作浪。(何曾夢見。莫嚇我)真云。或遇傾湫倒嶽來時如何。(且緩緩。只聞人作鬼。不見成仙)山下禪床扭住云。闍梨莫教濕却老僧袈裟角(盡力跳不出。棺木裏瞠眼)

拈。作家相見。一拶一挨。平如鏡面。險似懸崖。頭頭具生殺之機。著著有出身之路。明眼人前。未免如虫禦木。

頌。

 荒廢人家命蹇迍  行年在坎鬼臨身
 燒錢遠送他方去  轉禍來為五福神

舉。雪峰一日謂玄沙云。備頭陀。何不徧參去。(掘窖深埋)沙云。達磨不來東土。二祖不往西天。(蝦跳不出斗)雪峰肯之(面皮厚多少)

拈。眾中總道。玄沙如龍馬駒。奔軼絕塵。不受控制。殊不知。被雪峰芒繩縛定。至今無出身之路。

頌。

 幼小勤書懶出門  春風花柳自村村
 芳心不被笙歌引  時把唐虞子細論

舉。定上座參臨濟。問如何是祖師西來意。(太平休整閑戈甲)濟下禪床擒住云。道道。(利劒斬虗空。萬象鳴剝剝)定擬議。(閉目食蝸牛)傍僧云。定上座。何不禮拜。(與賊過梯。捧上不成龍)定禮拜。忽然大悟(朝打三千。暮打八百)

拈。臨濟如排百萬迷魂之陣。只要褰旗斬將。若不得傍僧。幾成虗設。雖然如是。衲僧門下。豈止笑三十年。

頌。

 剪酥蹙錦上林花  曉怯春寒不放開
 驀聽一聲撾羯鼓  檀心遠送異香來

舉。晏國師赴皷山。雪峰云。一隻聖箭子。射入九重城裏去也。(誤將魚目作明珠。怜兒不覺醜)孚上座云。渠未在。(疑殺天下人)峰云。渠是徹底人。(錮鏴著生鐵)孚云。待某與伊勘過。(脚上刀梯)國師云。九重城裏去。(開眼堂堂入鑊湯)孚云。忽遇三軍圍遶時如何。(知君不是金牙作。爭敢彎弓射尉遲)國師云。他家自有通霄路。(脚下泥深三尺)孚云。恁麼則離宮失殿去也。(千聖覔無踪)國師云。何處不稱尊。(頭上著枷。脚下著杻)孚歸謂雪峰云。聖箭子折也。(桀犬吠堯)峰云。渠語在。(盡力扶不起)孚云。這老凍膿。終是有鄉情(伎窮也伎窮也)

拈。孚上座不戰屈人兵。煞人不眨眼。因甚向雪峰面前。倒戈卸甲。會麼。(良久云)攻乎異端。斯害也

頌。

 白髮將軍坐碧油  教嬰兒打百花毬
 被人馳馬拏將去  猶把兵書說未休

舉。定山與夾山同行次。定云。生死中無佛。則無生死。(黑牛臥死水)夾山云。生死中有佛。則不迷生死。(癩馬繫枯樁)二人不肯。同上大梅。人事了。夾山便問。未審二人見處。那箇較親。(截耳臥街)梅云。且去明日來。(心急馬行遲)山明日上問。(記劒刻舟)梅云。一親一疎。(別寶撞著瞎波斯)山云。那个親那个疎。(低聲低聲。墻壁有耳)梅云。親者不問。問者不親。(金剛杵打鐵山摧)夾山住後云。我當時在大梅處。失却一隻眼。(只堪忍咲不堪陳)雪竇拈云。夾山殊不知。在大梅處。換得一隻眼(為蛇足不成龍)

拈。有佛無佛。一親一疎。(以拂子云)山僧為汝。盡情裂破了也。且道。還出得生死也無。(喝云)清平世界。切忌訛言。

又拈。大梅老漢。得處瞞盰。用處儱侗。引得許多葛藤。當時若解主丈用事。將這兩个漢。倒卓屎坑頭。使知衲僧門下。道佛一字。嗽口三年。有甚有無生死可辯。具眼者薦取。

頌。

 飛騎將軍入虜庭  鎗旗未動死生分
 戰酣馳入中軍寨  且聽元戎議賞勳

舉。石頭因藥山問。三乘十二分教。某甲粗知。常聞南方直指人心。見性成佛。實未明了。望和尚慈悲指示。(掘地覔青天。棄却甜桃樹。沿山摘醋梨)頭云。恁麼也不得。不恁麼也不得。恁麼不恁麼總不得。汝作麼生會。(八角蒺藜當面擲 迷魂陣奪元戎)山佇思。(髑髏著地)頭云。子因緣不在此。江西見馬大師去。(推過又爭得。平地擠人落險崖)山至祖處。復如前問。(幽州猶自可。最苦是新羅)祖云。我有時教伊揚眉瞬目是。有時教伊揚眉瞬目不是。(上林花萬朵。輕付〔豆〕娘兒)山有省。便禮拜。(頭上著枷。脚下著杻)祖云。子見个什麼道理。(將蝦釣鼈)山云。某甲在石頭時。如蚊子上鐵牛。(甚處得這消息來。秤鎚有什麼汁)祖云。汝既如是。宜善護持。(蒼天蒼天。面皮厚多少)法雲秀云。石頭好个無孔鐵鎚。太似分付不著人。(說什麼無孔鐵鎚。直是金聲玉振)溈智云。說什麼石頭時。如蚊子上鐵牛。只今又何曾吐得出。(直饒吐得。堪作何用)溈山果云。前箭猶自可。後箭射人深。藥山直饒悟去。落第二月。(好箭只是無芒。射中草人。有甚麼用處。折也折也) 五祖東山道。只見波濤湧。不見海龍宮。可謂盡美矣。點檢將來。只解扶強。不能扶弱。法華狗尾續貂。試下一轉語看。藥山當時。若是箇漢。但只喫果子。莫管樹曲彔。著然別有生涯。

拈。石頭馬祖。向洪波浩渺處。金鉤拋月。鐵網鋪雲。要打衝浪錦鱗。惜乎藥山。這裏翻身。那邊點額。當時待他恁麼道。但云。大好直指。拂袖便行。非惟坐斷二老舌頭。亦免掛後人唇吻。具眼者辨取。

頌。

 籠養翎毛不記名  春來巧弄百般聲
 臨風放出丹山鳳  多謝簫韶奏九成

舉。藥山久不上堂。(古墓深深埋暗箭)院主白云。大眾久思示誨。(爛泥有)山云。打鐘著。(皂旗閃閃陣雲排)主打鐘。(火牛鞭起奪齊城)眾才集。藥山便歸方丈。(倒携無柄。六合掃胡塵)主隨云。既許示誨。因甚一言不措。(甲不開倉)山云。經有經師。論有論師。爭怪得老僧(笑殺人。龍頭蛇尾。百花子布纏腰。賴有推托處)

拈。雪竇道。可惜藥山老漢。平地喫撲。盡大地人扶不起。而今還有為藥山。出手底麼。若有。也須救取雪竇。又眾中道。藥山閉門屋裏坐。禍從天上來。殊不知。院主。雖得一場榮。刖却一雙足。

又。藥山雖解隨機應變。爭柰通身泥水。笑倒傍觀。當時若知主丈用事。非惟令行院主。直須一眾萬里崖州。

頌。

 九曲明珠素蘊藏  走盤時見發寒光
 當陽拈出還収拾  瞎眼波斯自著忙

舉。藥山示眾云。我有一句。待特牛生兒。只向汝道。(鐵索鎻長江。豈知魚變化)時有僧出云。特牛生兒。只是和尚不道。(倒用司農印)山喚侍者點燈來。(閉目食蝸牛)僧便抽身入眾。(虎斑終不是人斑)

拈。藥山老漢。向千聖頂[寧*頁]。輥出百花毬。直是不形文彩。爭柰這僧。機如掣電。眼似流星。等閑一擊百雜碎。待點得火來。片帆過東海。

頌。

 鈎餌深拋五十牛  鯨鰲吞海悞吞鈎
 急須身逐洪波去  暗織滄溟一片愁

舉。僧問藥山。平田淺草。塵鹿成群。如何射得主中主。(不勞弓矢力。徧界髑髏乾)山云看箭。(費力不少)僧便作倒勢。(綿蒺藜)山云。拖出這死屍。(相隨來也)[跳-兆+孛]跳便出。(新扌泥彈子。便作走盤珠)山云。捏泥團漢。有什麼限(鬼去挂桃符)

拈。藥山平地喫攧。盡大地人扶不起。致令琅邪道。賊出關門。家中呌屈。當時待他問。平田淺草。塵鹿成群。如何射得主中主。拈主丈和聲便打。豈不為天下宗匠。何故。鵰鶚在秋天。大地狐踪滅。

舉。僧問藥山。學人有疑。請師決。(折筯攪滄溟。把髻投衙)山云。晚間來。與汝決。(暗藏機陷虎。難免自傷身)至晚上堂。眾集定。山云。今日要決疑僧在麼。(計較成也。發過砒霜不殺人)其僧便出。(不到烏江不肯休)山下床把住云。大眾這僧有疑。與一推。便歸方丈 (草繩弄活不成蛇。用盡自心。笑破他人口)

拈。藥山決疑。大似嚼飯餧嬰孩。不顧傍觀者醜。這僧若是箇漢。待他道晚間來與汝決。便撫掌大笑而出。非惟把斷要津。亦免藥山傷鋒犯手。

舉。遵布衲作殿主。浴佛次。藥山云。汝只浴得這箇。還浴得那个麼。(含元殿裏覔長安)遵云。把將那个來。(樊噲踏鴻門。危亡全不顧。又云儉)山休去(殺人可恕。無禮難當)

拈。二尊宿。各出一隻手。沐浴金軀。正眼看來。只成惡水相潑。若是那个。何曾動著。何故。雲在嶺頭閑不徹。水流磵下太忙生(又云隔)

舉。世尊一日。見文殊在門外立。乃云。文殊文殊。何不入門來。(平地推人落險崖。是何心存)殊云。我不見一法在門外。何以教我入(頭上漫漫。脚下漫漫)

拈。七佛之師。將謂有多少奇特。元來在鬼窟作活計。當時若是个漢。待世尊道。何不入門來。遂撫掌呵呵大笑。管使這老漢。開口了合不得。

舉。文殊三處度夏。(入水見長人。三盞酒糚公子面)迦葉欲擯出。(知心能幾人。一枝花插美人頭)才近椎。見百千文殊。(年衰鬼弄人)盡其神力。椎不能舉。(買石得雲饒)世尊問云。汝欲擯那个文殊。(醉後添盃)迦葉默然(袖藏花塢月。恐泄玉樓春)

拈。諸方盡道。迦葉當斷不斷。返招其亂。殊不知。世尊文殊鼻孔。總在這老漢手裏。何故。齊之以禮。又云。盡法無民。

舉。大集會上。勑天下獰惡鬼神。吾滅後。護擁正法。(不知禍起蕭墻內。虗築防胡萬里城)若有一人不到。令四天門王。飛熱鐵輪追之。(抑逼人作麼)有一魔王。謂世尊云。瞿曇瞿曇。我待一切成佛竟。我然後發菩提心。

拈。釋迦老子。市漫天鐵網。只圖打鳳羅龍。只這魔王。也不易得。既解裂網而出。惜乎羽力不全。又遭纏殺。當時即向道。乍可永劫沉淪。不求諸聖解脫。非惟象頭檀特。枯木重榮。亦使黃面瞿曇。退身三舍。

又舉。天衣道。何者是佛。何者是魔。還有辨得底麼。舉了呵呵大咲云。有甚麼難辨處。有甚麼奇特處。若是咬人師子。豈露爪牙。惜乎大集會上。更無一人。具天然氣槩。平白贏他一著。當時若有个挺特漢。他道。瞿曇瞿曇。我待一切眾生成佛竟。我然後發菩提心。只向道。只聞人作鬼。不見成仙。(或云。將謂將謂。元來元來)非惟教伊隱身無路。亦使天下鬼神。唾面而散。何故。邯鄲學唐步。

舉。達磨云。我本來茲土。(作任麼)說法救迷情。(笑破他人口)一花開五葉。(司空見慣)結果自然成(可知道)

拈。缺齒老胡。可謂秦無人。一年一度。洪纖長短。誰不開花。誰不結果。須要節上生枝作麼。遂顧左右云。這裏還有祖師麼。拽主丈下座。

舉。臨濟云。我在先師處。三度喫六十主丈。如蒿枝拂相似。而今更思一頓。誰為下手。(鐵網漫空。貧兒思舊債)有僧出云。某甲下手。(赤身挨白刃。探驪龍頷扶明珠)濟拈主丈度與。(鴆鳥落毛)僧才接。濟便(犯著商君令。分身兩處看)

拈。臨濟施陷虎之機。惜乎這僧。只知逞俊。不解番身。遂致落他深穽。當時若是箇漢。待他道。而今更思一頓。誰為下手。只向道。活棒不打死漢。直饒臨濟全機。未免退身無路。

舉。世尊拈花。迦葉微笑。

霜風括地掃枯荄。誰覺東君令回。唯有嶺梅曾漏洩。一枝先向雪中開。

舉。殃崛救產。我自賢聖劫來。未曾殺生。

綠蘿窗底枕肱時。夢遶華胥客路迷。聽得煙村一聲笛。醒來元是住居西。

舉。那吒太子。折肉還父。折骨還母。

九十芳春日。遊蜂競採花。花歸蜜房盡。殘葉落誰家。

舉。大士講經。

道冠儒履佛袈裟。弄鬼精魂却有些。多謝寶公勤照拂。雙檮枯盡再生花。

拍板門槌伎倆窮。人前徧要辱宗風。驢鳴狗吠成狼籍。瞞得梁王屈寶公。

舉。吾不見時。何不見吾不見之見。

十年不作抓棱夢。一旦來從帝苑遊。召對金鸞酧一問。布衣脫下便封侯。

舉。居一切時。不起妄念。

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風冬有雪。莫將閑事掛心頭。便是人間好時節。

舉。少林面壁。

竺乾逴得屠龍技。袖隱神鋒入海南。弄巧不消人一笑。九年面壁好羞慚。

舉。二祖安心。

平白將身入草窠。折娘生臂凍驢腰。一年一度嵩山雪。雪有消時恨不消。

舉。三祖懺罪。

通身紅爛業非輕。血染千山草木腥。一陣西風捲黃葉。月華如水滿空庭。

舉。韓文公見大顛。問佛法省要。

幽賞春華到橋。金絲拖柳錦翻桃。臨風不識東皇意。却聽流鶯舌弄嬌。

舉。五祖再來。

身後身前不丈夫。頭邊事想含糊。不知費幾蒼松機。換得渠儂破鉢盂。

舉。六祖傳衣。

不依本分去擔柴。負石黃梅驗作家。半夜三更設分曉。和糠舂出古菱花。

舉。文殊令善財藥。

拈。善財信手拈來。文殊當面[恪-口+(彰-章)]合。色香美味。非不完全。遇明眼人。快須収抗。何故。陳橘皮。(或云)萬病丸。

舉。阿育王。問賓頭盧尊者。親見佛來。亦預一數。

拈。實謂古今罕聞 又云。不易不易。

舉。十七祖問童子。風鈴鳴耶。子云。非風鈴鳴。我心鳴耳。祖遂印可。

拈。大小祖師。用心不臧。何故。見人落井。將桶子盖頭。

舉。賓國王。斬師子尊者。

拈。尊者好一顆九曲明珠。惜乎只作豌豆粜却。雖乘快便。爭柰白折一隻臂。

舉。文殊問疾。論不二法門。維摩默然。

拈。大士默然。直得山河大地。草木藂林。情與無情。共轉根本法輪。非惟文殊。贊嘆不及。任是古今佛祖。競出頭來。亦無啟口處。美則美矣。點檢將來。也是持鉢不得。

舉。障蔽魔王。一千年。不見金剛齊菩薩。

拈。金剛齊。瞞障蔽魔王即得。衲僧門下。喫棒趂出有分。何故。兩手扶犁水過膝。

舉。七賢女遊尸陀林。

拈。聖女作麼作麼。認驢鞍橋。作阿爺下頷。引得諸姊。束手墮懸崖。帝釋既知善說般若。因甚三件物。會麼。自從掣得金鰲後。更不晴江理釣絲。

舉。城東老母。與佛同生。不愿見佛。

拈。城東老母。太煞老婆。既不柰何。與渠同生。何用苦苦作麼要好。日日香花夜夜燈。教渠自知慚愧去。何故。見怪不怪。其怪自壞。

釋迦老子。可謂貴買賤賣。他既不要便休。何苦亞渠作麼。遂顧左右。召大眾云。還見釋迦老子麼。自云。在這裏。乃云。無事提瓶挈水去。

舉。鹽官問座主。華嚴有幾重法界。主云。略有四重。廣則重重無盡。官提起拂子云。這个是第幾重。主良久。官云。思而知慮而解。鬼家活計。日下孤燈。果然失照。

拈。舉諸方拈提了。乃云。諸方老宿。只解扶強。不能扶弱。殊不知。這僧良久。華嚴法界。如帝網交羅。重重攝入。說甚麼第幾重。會麼。見皇風成一片。不知何處是封疆。

舉。達磨謂門人曰。時將至矣。汝自各言所得。

拈云。三千弟子鴛行立。一一呼來教順朱。

達磨大師。如弄棚頭傀儡。雖則語言進退。雍容可觀。殊不知。用盡自心。笑破他人口。

舉。僧問曹山。抱璞投師。乞師雕琢。曹云不雕琢。僧云。因甚不雕琢。曹云。須信曹山好手。

拈。黃閣簾垂。難傳信息。紫羅帳合。暗撒真珠。曹洞家風。可謂綿密。子細看來。猶欠大人相在。山僧即不然。忽有問抱璞投師。乞師雕琢。即向道。侍者寮喫茶去。忽然瞥地。過新羅國。

舉。雲門問僧。甚處來。僧云。岳山來也。門云。老僧不曾與人葛藤。僧珍重便出。門喚云。近前來。僧近前。門云。去。徑山拈云。葛藤不少。

拈。得也得也。

舉。雪峰示眾云。雪峰門下。不得咳嗽。時有僧。咳嗽一聲。峰云作恁麼。僧云傷風。峰云傷風即得。

拈。雷聲浩大。雨點全無。

舉。洞山示眾。秋初夏末。東去西去。直須向萬里無寸草處去。石霜道。出門便是草。

拈。一人平地上險崕。一人險崕中平地。點檢將來。總欠一著。萬里無寸草。出門便是草。支笻寂寞中。望斷無人到。

舉。李殿撰問雪竇云。三教中。那个[宋-木+取]尊。竇起身側立。撰云。有口何不道。竇云。對夫子以難言。

拈。三教誰尊。側身而立。當門不用[栽-木+土]荊棘。對夫子以難言。賊賊。

舉。忠國師。問紫璘供奉。佛是什麼義。奉云。是覺義。師云。佛曾迷否。云不曾迷。師云。用覺什麼。奉無對。

拈。不因樵子徑。爭到葛洪家 又。家無小使。

舉。忠國師云。語漸也返常合道。語頓也不留眹迹。大慧喝一喝云。寐語作什麼。遂舉拂子。復彈指云。徑山即今舉拂彈指。若向這裡覔眹迹。入地獄如箭射。

拈。寐語不少。

舉。歸宗因僧問。如何是佛。宗云。我與汝道。恐汝不信。僧云。和尚誠言。焉敢不信。宗云。只汝是。僧云。如何保任。宗云。一翳在眼。空花徧界。僧於此有省。

拈。歸宗為人。雖無迃曲。點檢將來。大似嚼飯餧孩兒。當是个漢。待他道。只你是。便掩耳而出。教這老漢。開口了合不得。

舉。清原令石頭。與大慧通書。乃云。回來與汝鈯斧子。住山去。

拈。大小石頭。虗張意氣。既不求諸聖。不重靈。因甚却求鈯斧子。會麼。折得荷花渾忘却。空將荷葉盖頭歸。

舉。盤山將順世云。莫有邈得吾真否。或呈頂相。皆不契。普化云。某甲邈得和尚真。山云。何不呈似老僧。化打筋斗而出。山云。這漢向後。掣風顛去在。

拈。將謂普化邈真。元來只呈死伎。何故。手脚俱露。

舉。水潦自從一喫馬師踏。直到而今笑不休。

拈。我當時若見。便與攔胷扭住云。笑則不問。喚什麼作一毫頭。待渠擬議。更與一踏。

舉。香嚴示眾云。若論此事。如人在百尺懸崖。口咬樹枝。手不攀枝。脚不踏枝。下有問西來意。若不答他。又辜他問。若答又恐喪身失命。正恁麼時。如何。時有虎頭上座云。樹上問即易。未上樹時。道得一句來。嚴休去。

拈。香嚴用盡平生伎倆。如邊底小將。排得个陣。依稀偃月。彷彿長蛇。將謂折衝千里。殊不知。被虎頭上座。不動烟塵。等閑一擊。星羅雲散。坐致太平。雖然如是。諸人畢竟。知得香嚴落處麼。(良久云)簾幙垂垂花影轉。一壺春色滿樓臺。

舉。黃蘗上堂。眾集定。以主丈。一時打下。却招大眾。眾回首。蘗云。月似彎弓。少雨多風。

拈。著死急。

舉。趙州洗鉢。

拈。趙州覿面無私。就地撮將黃葉去。這僧當機得路。入山推出白雲來。只如東山謂無為泰云。你只知路上事。且不知路上滋味。諸人又作麼生會。莫守寒巖異草青。坐却白雲宗不妙。

舉。南泉云。不是心。不是佛。不是佛。

拈。過得龍門。風濤更惡。

舉。趙州路逢婆子。趙州問云。甚處去。婆云。偷趙州笋去。州云。忽遇趙州時如何。婆與一掌。趙州便休。後東山拈云。婆子可謂。去路一身輕似葉。

拈。東山雖為出氣。猶涉人情在。說甚麼一身輕似葉。殊不知。這婆子。被趙州草繩縛定。至今求生不得生。求死不得死。具眼者辨取。

舉。外道問佛。昨日說甚法。(云云)昨日定。今日不定。

拈。不是任公子。徒勞話釣竿。

舉。僧問睦州。靈山還有蛇否。州云者丘引。雲門代山。白骨連山。

拈。睦州鬪劣。雲門鬪勝。山僧志微力弱。不能恁麼得。待有問靈山還有蛇否。(將主丈攛下。舉手作怕云)爺阿爺。

舉。國師因僧請益。國師云。直下應難會。尋言轉更賒。若言佛與祖。特地隔天涯。其僧不會。遂問侍者。者云。和尚恁麼道。猶隔天涯在。國師聞得。乃喚侍者問云。你為這僧。恁麼道那。侍者云是。國師遂打出院。

拈。國師父子。激揚錚鏗。一期可觀。爭柰蚌鷸相持。俱落漁人之手。

希叟和尚廣錄卷第五


【經文資訊】卍新續藏第 70 冊 No. 1390 希叟紹曇禪師廣錄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卍新續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CBETA 掃瞄辨識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回上層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