卍新纂大日本續藏經 第70冊
No.1382 無準師範禪師語錄 (5卷)
【(侍者)宗會.智折.覺圓.如海.妙倫.惟一.了禪.了心.普明.了南.紹曇.了覺.師坦.妙因.至慧 編】
第 1 卷

下一卷
 

No. 1382-A

維佛鑑老。自蜀道來。早與石田師兄同為破菴上足。得句中眼。秉梱外權。險如劒閣崇墉。壁立萬仞。奪却梓潼如意。截斷眾流。自清凉過焦山。由雪竇移鄮嶺。業風飄轉。驅來五頂峯頭。宿債難逃。爭奈西番劫火。你諸人百般較計這些子。一味癡頑。瓦礫成堆。楖栗杖依前橫竪。工徒雜作。金剛圈各自嚥吞。凡五會問答舉揚。被叢林勘驗不少。順寂之前一月。蒐揀而為臣編。況曾信筆親書。自甘招伏。更引旁人作證。忒煞周遮。點檢將來。有甚交涉。祇恐旃檀林下展轉傳抄。何如搕[木*(天/韭)]坑邊等閒拋擲。且圖省事。免起禍端。然雖如是。這一則公案畢竟如何合殺。不見古人道。陽燄何曾能止渴。餅幾時充得飢。勸君不用栽荊棘。後代兒孫惹著衣。咄。淳祐歲辛亥月建丑日壬子滄洲道人程公許希頴霅溪寓隱西瞻堂書。

佛鑑禪師語錄目次

  • 卷第一
    • 慶元府清涼禪寺語錄
    • 鎮江府焦山普濟禪寺語錄
    • 慶元府雪竇山資聖禪寺語錄
    • 慶元府阿育王山廣利禪寺語錄
  • 卷第二
    • 臨安府徑山興聖萬壽禪寺語錄
  • 卷第三
    • 小參
    • 法語
  • 卷第四
    • 普說
    • 拈古
  • 卷第五
    • 頌古
    • 偈頌
    • 讚佛祖
    • 自讚
    • 小佛事
    • 序跋
    • 祭佛鑑禪師文
  • 卷第六
    • 奏對錄
    • 行狀

No. 1382

佛鑑禪師語錄卷第一

佛鑑禪師初住慶元府清凉禪寺語錄

師於嘉定十三年三月二十八日入院。指三門云。平直道路。敲磕門庭。豎四橫三。是人知有。新清凉到這裏又作麼生。入寺看額。

佛殿。你坐我立。尺短寸長。口耳不及。正好商量。商量箇什麼。三門頭合掌。佛殿裏燒香。

踞方丈。前三後三。今日明日。達磨不會。九年面壁。

拈府帖。祖師巴鼻。衲僧巴鼻。有些巴鼻。全沒巴鼻。因甚如此。公驗分明。

拈法衣。著清淨衣。說法身佛。著無差別衣。說報身佛。著無分別衣。說化身佛。遂提起衣云。這箇是什麼衣。眾眼難瞞。

指法座。須彌寶座高八萬四千由旬。佛身長八萬四千由旬。當自立身如彼座像。乃可得坐。且道新清凉身長多少。乃云。俱。遂陞座。拈香云。此一瓣香。恭為
今上皇帝祝延 聖壽。萬歲。萬歲。萬萬歲。恭願
金輪統御。玉葉騰芳。四海歸仁。萬入貢。次拈香云。此一瓣香。奉為 判府節制尚書洎闔府尊官 判縣郎中。伏願永佐
明君。長居祿位。次拈香云。此一瓣香。奉為楊岐第八世前住安吉州鳳山資福禪寺破庵禪師大和尚。爇向爐中。用醻法乳。遂趺座(問答不錄)

乃云。靈山話月。曹溪指月。遞代相傳。證龜成鼈。範上座尋常有一張口。挂在壁上未曾動著。今日無端入這行戶。事到如此。也只得東簸西簸。未免拈起多年曆日。於中點出些子悞賺處說似諸人。且要郭大.李二.鄧四.張三知道江南兩淛春寒秋熱。然雖如是。黃河三千年一度清。

復舉。永明潛禪師。僧問。達磨西來。傳箇什麼。潛云。傳箇子。僧云。恁麼則心外有法。潛云。心內無法。後來佛鑑拈云。心內心外。有法無法。稍稍參問底便知。只如道傳箇子。且道子中說箇什麼。孔門弟子無人識。碧眼胡僧笑點頭。

師拈云。大凡明辨古今。決斷是非。也須是斬釘截鐵始得。佛鑒恁麼提掇。前頭莾鹵。末後顢頇。所以蹉過子裏頭事。且道子裏頭畢竟說箇什麼。上大人。丘乙

當晚小參(問答不錄)。乃云。法無定相。遇緣即宗。用不停機。隨宜應變。有時好未必好。有時惡未必惡。栴檀林裏噴伊蘭。鐵牛擎出黃金角。這箇則且置。只如據令一句作麼生道。吹毛曾不動。徧界髑髏寒。

復舉。德山示眾云。今夜小參不答話。問話者三十棒。時有僧出。山便打。僧云。某甲話也未問。因甚打某甲。山云。你是甚處人。僧云。新羅人。山云。未跨船舷。好與三十棒。

師拈云。德山老兒一條脊梁硬似鐵。抝不折。無端被這僧將一片麻皮等閑纏倒了也。且道誵訛在什麼處。具眼者辨取。

謝兩班上堂。一箇是一箇。兩個是兩箇。東土小釋迦。西天胡達磨。拍膝一下。云。卞璧驪珠成滯貨。

浴佛上堂。今朝又值四月八。天下叢林皆浴佛。清涼有令不能行。隨例大家[病-丙+斯][泳-永+盾]。雖然淈[泳-永+盾]。於中却有箇分曉處。且道有甚分曉。西天胡子沒髭鬚。黃面瞿曇無頂骨。諸人若不信。少間佛殿裏驗取。

上堂。十四十五。賤如泥土。十六十七。貴如金璧。此意分明說向誰。天上人間惟我知。

上堂。來住清涼寺。怱怱一箇月。閑時閑有餘。忙時忙不徹。誰知忙與閑。秤鎚渾是鐵。舜若多神笑點頭。驕梵鉢提長吐舌。

上堂。舉一不得舉二。放過一著。改旦令辰。恭惟知事.頭首.耆舊.大眾。各各道體起居萬福。左顧如冰如霜。右盻如金如玉。鵠白烏玄。松直棘曲。山僧返復更思量。六六元來三十六。

上堂。瞿曇瞬目。迦葉破顏。山僧聞得。咬定牙關。

上堂。一葉落。天下秋。一塵起。大地收。新羅打鐵火星飛。燒著廬山羅漢院裏王和尚脚指頭。磧境廟大王忍痛不禁。直得通身汗流。起來道。恩大難醻。笑倒溈山水牯牛。

解制上堂。一毛頭獅子。百億毛頭現。百億毛頭獅子。一毛頭現。拈起拄杖云。看看。十方諸佛.諸大菩薩.有學無學。盡在清凉拄杖頭上作自恣佛事。浩浩地辯論不。被維摩老子喝一喝。直得懡[怡-台+羅]散去。在東還東。在南還南。在西還西。在北還北。還本土。依位而住。各務本事。諸人還見麼。若不見。且聽拄杖子重說偈言。卓一下。

中秋上堂。尋常月是中秋月。中秋月是尋常月。看來真箇只尋常。道是尋常又還別。別。別。無物堪比倫。教我如何說。

瑞慶節上堂。雲從龍。風從虎。聖人作而萬物覩。雪峰輥三箇木毬。禾山老一味打皷。海水揚波。須彌作舞。因甚如此。皇天無親。惟德是輔。

老範首座至。上堂。陽春曲。無弦琴。聲偃六律。韻排五音。月冷兮風清。山高兮水深。舉世有誰知此心。良久。顧示云。聻。

上堂。索寞清凉寺。家風實可憐。白雲迷谷口。黃葉聚堦前。衲破通身冷。柴生滿室烟。誰知今日事。不異普通年。

謝新舊知事上堂。唳于天。魚躍于淵。涵波泳月兮悠悠。乘雲馭風兮翩翩。時哉。時哉。不可得而明焉。令人長憶老南泉。

上堂。客從遠方來。遺我徑寸璧。中有四箇字。箇字無人識。雪竇只知開口。不覺舌長。清凉則不然。客從遠方來。遺我徑寸璧。中有四箇字。不必重拈出。何故。古篆分明。

上堂。一不得收。二不得放。是則迦葉擎拳。非則阿難合掌。誌公不是閑和尚。

上堂。諸佛知處。諸人不知。不知最親。諸人會處。諸佛不會。不會尤切。且道因甚如此。鷄寒上樹。鴨寒下水。

佛成道上堂。老胡半夜見明星。瞎却平生兩眼睛。直至如今無摸索。一回舉著一傷情。雖然。不經一事。不長一智。

王知縣到。上堂。舉王常侍訪臨濟遊僧堂公案。師云。臨濟老絲綸在手。不妨卷舒自如。王常侍明鏡當臺。一點瞞佗不得。只如末後道。將謂是箇俗漢。諸人作麼生商量。須知傅說非傳說。莫把曾參作魯參。

上堂。春日遲遲。春風浩浩。靈利衲僧。點即不到。唯有東村王大翁。作麼生。良久。放牛喫我谿邊草。

結制上堂。舉。古者道。十方同聚會。箇箇學無為。此是選佛場。心空及第歸。若道有無為可學。有佛可選。無有及第之時。若道無可選。無可學。亦無有及第之時。畢竟如何。花須連夜發。莫待曉風吹。

上堂。玄沙[祝/土]著脚指頭。至今忍痛。水潦喫馬師一踏。大笑不休。清凉山裏萬菩薩。到處覓不得。拈拄杖云。元來在這裏。卓一下。云。賺殺人。

借庵至。上堂。和麩糶。夾糠炊米。半夜三更。瞞神謼鬼。冷地有人見。直得左手掩鼻。山僧燒沉香供養他。何故。不是冤家不聚頭。

謝監收上堂。糓熟豆熟。粥足飯足。仰面看天。兩手捫腹。這箇說話。分付佗了事衲僧。若是口赫赤地。說禪說道。說玄說妙。說有說無。說長說短。山僧不敢與佗較量。何故。家住東州。

謝職事上堂。衲僧用處。了無定度。握土成金。握金成土。所以有時進一步。百事頭邊沒回互。有時退一步。衲被幪頭渾不顧。只如不進不退。又作麼生。行者打皷。山僧上堂。大眾問訊。侍者燒香。戒香.定香.慧香。願此香雲遍法界。供養過去諸佛.現在諸佛.未來諸佛。且望大慈大悲。乃舉手云。莫怪空踈。伏惟珍重。

上堂。舉。僧問雲門。樹彫葉落時如何。問云。體露金風。這跛脚阿師與麼答話。悞了多少人。不作佛法會。便作世諦會了。不作世諦會。便作佛法會了。若是清凉則不然。有問。樹彫葉落時如何。只向佗道。體露金風。須是恁麼始得。

中秋上堂。八月十五。月圓當戶。夜半正明。天曉不露。取箇眼兮耳必聾。捨箇耳兮目必瞽。君不見老長沙弄爪牙。一踏踏倒小釋迦。將謂是箇老大虫。元來却是一隻虎。

上堂。乾坤之內。宇宙之間。中有一寶。拈拄杖示眾云。見麼。若真箇見得去。隨時受用。亦只可可地。終不大驚小怪。若不見。且安舊處。不得動著。遂靠拄杖。

上堂。南泉和尚道。山僧十八上解作活計。趙州道。山僧十八上解破家散宅。清凉不然。山僧十八上做僧。十八上行脚。出一叢林。入一寶社。到處橫草不拈。豎草不把。於一切時。只領現成受用。如今四十五也。依然只是舊時人。懵懵懂懂。百無一能。阿呵呵。堪對暮雲歸未合。遠山無限碧層層。

上堂。一冬二冬。你儂我儂。暗中偷笑。當面脫空。雖是尋常茶飯。誰知米裏有虫。豈不見南泉道。夜來好風。吹折門前一枝松。

上堂。開口即錯。閉口即喪。不開不合。十萬八千。到這裏。如何通信。監院昨日設齋。若僧若行俱飽。燈籠露柱亦飽。一飽忘百飢。人人盡展眉。太平無事日。唱箇囉囉哩。好大哥。

上堂。一年三百六十日。臘月盡是歲除夜。夜來臘月盡。舊歲當去。今日新歲到來。及至天曉。大開門戶。祇候新歲。竟不見來。躊躇良久。正沒理會處。忽然撞著箇聦明大王出來道。長老。長老。好把曆日子細看。更有一箇閏月在。山僧被佗點破。不覺呵呵大笑。過過去。未來亦未來。即今名現在。現在安在哉。三段不同。收歸上科。卓拄杖一下。

上堂。若論箇事。直是省要易會。多是諸人自作艱難。自作障礙。所以有時東廊西廊見諸人和南問訊。山僧便乃低頭相接。其實無他。只要諸人識得長老是西川隆慶府人事。若識得去。便與諸人打些鄉談。說些鄉話。如今且未說你識得長老。且各自知得自家鄉井也得。還知麼。明州六縣。奉化八鄉。

上堂。年年是好年。日日是好日。好事大家知。今朝正月一。

元宵上堂。人看人。火照火。無雜壞。忘彼我。與麼會得。許你親見然燈如來。得受記別。如今十箇五雙多是坐在光影裏。動輙隨人脚跟後轉。乃高聲云。大眾。眾舉首。復云。不信道。

普請上堂。一拽石。二搬土。三分甜。七分苦。糞箕拈起兩肩擔。颺下钁頭無覓處。唵墳噴[口*發][口*發]悉哩蘇嚕。

佛涅槃上堂。黃面老漢二千年前有五件沒量罪過。直至今日。未有一人舉著。清凉小比丘不惜口業。從頭點過。也要眾人共知。始從兜率宮中不依本分。示生閻浮。是第一沒量罪過。又不合半夜逾城。直往雪山六年苦行。做盡萬千模樣。向明星現時打失鼻孔。便大驚小怪道。奇哉。一切眾生具有如來智慧德相。但以妄想執著。不能證得。似與麼欺胡瞞漢。誑謼閭閻。是第二沒量罪過。又不合起道樹。詣鹿苑。列三乘。分五教。說有說無。說頓說漸。說偏說圓。說出許多閑言長語。污人耳目。累及後代。是第三沒量罪過。至於末後打箇沒合殺。却向雙林樹下示般涅槃。以手摩告眾。猶自口吧吧地道。汝觀吾紫磨金軀。瞻仰取足。無令後悔。若謂吾滅度。非吾弟子。若謂吾不滅度。亦非吾弟子。所謂到老不知羞耻。是第四沒量罪過。更有第五沒量罪過。

良久。休。休。數人不要數盡。罵人不要罵著。少間下座。與大眾同到大佛殿燒一炷香。點一甌茶。普禮三拜。且與佗一時蓋覆著。若蓋覆得去。則天魔拱手。外道歸心。迦葉擎拳。阿難合掌。若蓋覆不得。來年更有新條在。惱亂春風卒未休。

結制上堂。安居結制。現前三昧。普化搖鈴。老盧踏碓。

上堂。古聖道。是法不可示。言詞相寂滅。是何言歟。清凉今日出廣長舌去也。遂指云。這邊是香爐。這邊是花缾。會麼。三錢買。兩錢賣。

中秋上堂。舉。玄沙示眾云。吾有正法眼藏。涅槃妙心。分付摩訶迦葉。猶如話月。曹谿豎拂。猶如指月。鼓山出眾云。月聻。沙云。這箇師僧却來就我覓月。山拂袖歸眾云。道我就佗覓月。

師云。這兩箇老凍儂。頑處似牛皮。爛處如壞絮。雖然各有機關。爭奈渾無展處。只麼低頭懡[怡-台+羅]歸。不知忘却來時路。

謝月首座.瓊首座持雲巢語至。上堂。一止切一止。一動一切動。入荒田不揀。信手拈來用。昨日有人從西川來。却得江東信。說道趙州親見老南泉。鎮州蘿蔔三斤重。

上堂。摩騰入漢。平地風波。達磨西來。重增殃禍。是則是。且道祖意教意。是同是別。川僧藞苴。淛僧瀟灑。

上堂。舉。真淨示眾云。頭陀石被莓苔褁。擲筆峰遭薜茘纏。羅漢院裏一年度三箇行者。歸宗寺裏參退喫茶。大眾。會麼。是大神呪。是大明呪。是無上呪。是無等等呪。能除一切苦。真實不虗。

謝監寺齋。首座秉拂上堂。古者道。於食等者。諸法亦等。諸法等者。於食亦等。如是則監寺施財。首座施法。所謂財法二施。等無差別。既無差別。不妨以禪悅為味。以法喜為樂。各隨所宜。各得受用。各得充滿。無有高下。無有限量。無有平等不平等者。因什麼却道共寶器食。飯色有異。爭怪得別人。

道舊相訪。上堂。作者相逢。你西我東。水歸滄海。月上孤峯。放出城中老鼠。咬殺村裏大虫。因甚如此。閩蜀同風。

再住清凉。上堂。鼻繩拽脫上梅谿。橫臥千峯適所宜。豈謂業緣逃不得。依前拽杞與牽犁。如是則重翫故山風月。再耕舊日田園。不辭領破蹄穿。豈憚拖泥帶水。所以王老師道。自小牧一頭水牯牛。擬向谿東牧。未免犯佗國王水草。擬向谿西牧。亦未免犯佗國王水草。不如隨分納些些。總不見得。清凉有條攀條。無條攀例。既然如是。且道作麼生是納些些底道理。昨日前山去。今朝後嶺歸。

上堂。上元正月半。無油不點燈。誰人知此意。有月上危層。看看。燈明如來在諸人眼睫上放光現端。見諸人不。走入大石國裏去也。拍禪床。下座。

上堂。去年梅。今歲柳。顏色馨香依舊。依舊則故是。因甚南枝向暖北枝寒。拍禪床云。莫道春風有兩般。

上堂。佛法遍在一切處。一切眾生及國土。有世界以光明而作佛事。有世界以香飯而作佛事。有世界以寂默無言無說而作佛事。有世界以夢幻.鏡中像.水中月.熱時.呼時響。如是等喻而作佛事。是故此方真教體。清淨在音聞。卓拄杖云。非唯觀世音。我亦從中證。復卓一下。云。喚鍾作甕。

退院上堂。住亦無可說。去亦無可說。竇八布衫穿。金剛嚼生鐵。

佛鑑禪師住鎮江府焦山普濟禪寺語錄

指三門。三門佛殿。一見便見。踢倒淨缾。撼動門扇。

佛殿你不識我。我不識你。狹路相逢。腦門著地。仁者見之謂之仁。智者見之謂之智。

方丈。橫按拄杖云。山僧與麼為中下機人。或遇上上機人來時如何。卓拄杖云。三十年後。

陞座祝 聖罷(問答不錄)。乃云。枕石漱流。正好喚起來打。攔街截巷。腦後也與一錐。直教昧者明。窒者通。坐者起。行者詣。方許跨焦山門。登焦山堂。入焦山室。見焦山人。見則見了。然後焦山緩緩地向你道語在。何故。長江流不盡。松露滴無時。

復舉。僧問雲門。佛法如水中月。是否。門云。清波無透路。

師云。這僧在光影裏行。雲門向草窠裏輥。直至于今。轉身不得。且道焦山與麼批判。節文在什麼處。喝一喝。下座。

當晚小參。一言坐斷。千古萬古黑漫漫。線路放開。前波後波閙聒聒。有時恁麼。有時不恁麼。秤頭斤兩。輕重隨宜。尺下短長。剪裁在我。至於安樂業。順俗和光。總四海為一家。會百川同一味。此猶是諸方普請邊事。只如海門岸闊。浮玉峯高。浪激千尋。雲橫萬疊。又向甚處覓佗縫罅。拍膝云。不是任公子。徒勞話釣竿。

復舉。雪竇禪師一日與李殿撰坐次。有一秀才.一道士入來。殿撰云。三教中。那教最尊。雪竇起。側身而立。殿云。有口何不道。竇云。對夫子難言。

拈云。大小雪竇被殿撰一問。直得側身而立。若無後語。忌被打破蔡州。

上堂。夜暗晝明。天平地平。三日一雨。五日一晴。達磨大師不安本分。被人打落當門板齒。廬山歸宗和尚無端拭壞一雙眼睛。拈拄杖。卓一下。同坑無異土。

上堂。十字街頭道得一句。三家村裏使不著。三家村裏道得一句。十字街頭使不著。雖然。三家村裏.十字街頭。有錢騎馬。無錢使牛。

佛涅槃上堂。正覺山前。雙林樹下。弄假像真。弄真像假。臨風哮吼戴嵩牛。顧影嘶鳴韓幹馬。諸人還見釋迦老子麼。豎拂子云。來也。來也。

上堂。召大眾。以手點鼻云。山僧一生被這箇礙。眾中有下得毒手底。為我拈却。若也拈得。許諸人十二時中有箇安樂處。若拈不得。香自至鼻。亦謂之偷。

上堂。今朝七月一。明朝七月二。一日是一日。幾箇知慚愧。顧視大眾云。有麼。有麼。乃搖手云。不是。不是。

謝新舊知事并監收上堂。靜中有動。動中有靜。然於動靜之間。無有分別。而不見絲毫動靜之相。動靜之相既不可得。則一動一靜。一出一入。一放一收。一進一退。無非神通光明。游戲解脫之處。既然如是。只如默時說。說時默。獅子吼野犴鳴。野犴鳴獅子吼。畢竟是分不分。良久。會麼。洞庭山下水。南嶽嶺頭雲。

重九上堂。重陽九月九。箇箇盡知有。喫了茱萸茶。多是眉頭皺。唯有陶靖節獨歡顏。解道採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雖然。俗氣不除。

瑞慶節上堂。舉。洞山云。若論此事。如國家二十四路相似。若一路信息不通。便是不奉於君。若據焦山今日看來。可謂是太平時節。非但二十四路。直是塵毛剎海。無有不通底信息。信息既通。奉君盡忠。風從虎兮雲從龍。

上堂。舉。僧問古德。一陽生後。日長一線。未審佛法長多少。德云。長一線。後來又有古德云。一線長。

師云。前頭道底與後頭道底。直是天地寥遠。若緇素得出。不妨於佛法中有箇入處。今時人多是渾崙吞却。所謂顢頇佛性。儱侗真如。如將魚目亂明珠。

上堂。舉。大通智勝佛。十劫坐道場。佛法不現前。不得成佛道。既是十劫坐道場。因甚麼佛法不現前。不得成佛道。焦山從來疑著這漢。

住慶元府雪竇山資聖禪寺語錄

佛殿。迦葉擎拳。阿難合掌。黃面瞿曇。全無伎倆。新乳峯一時見了。却燒沉香供養。從教人道是罰是賞。

踞方丈。德雲不下妙峰頂。善財七日無處參尋。吽。吽。你這一隊漢在這裏眼眨眨地守待箇什麼。何不瞥去。莫妨我東行西行。拍禪床便起。

指法座。千聖頂[寧*頁]上一著子。自古自今少有人踏著。罕有人舉著。山僧今日因行不妨掉臂。

陞座祝 聖罷(問答不錄)。乃云。衲僧行處。不在東西。遇緣即宗。隨機應變。昨日焦山長老。今朝雪竇主人。颺下海門國萬頃煙波。來看妙高臺一川風月。聲色俱泯。是非杳亡。石頭大底大。小底小。休將佛法論量。山又青。水又綠。不得作境話會。既不作境話會。畢竟作麼生會。人間縱有丹青手。應是難傳入畫圖。

復舉。僧問投子。如何是十身調御。投子下禪床立。

云。大眾。投子與麼也不較多。然雖如是。未免有勞尊重。當時若見。只向面前深深打箇問訊。教這老漢隱身無路。

當晚小參。不起一念。威音前。彌勒下生。坐斷千差。南贍部洲。北單越。與麼會得。便乃不離菩提場而登妙峯頂。直得水雲雜沓。凡聖交參。彼我情忘。主賓道合。座則同座。行則同行。歸則把手同歸。到則大家齊到。到則到矣。且其中事作麼生。雨花千丈雪。偃蓋萬株松。

復舉。達磨大師道。吾本來茲土。傳法救迷情。一花開五葉。結門自然成。

師云。祖師與麼道。好與三十棒。且道因甚如此。冬行春令。

謝兩班上堂。方交正月一。又過了五日。世事冗如麻。光陰劈箭急。所以道。是日過。命亦隨減。如少水魚。斯有何樂。乳峯看來。又有甚麼不樂處。東邊有知事。西邊有頭首。山僧贏得倚欄干。盡日仰頭看雲走。阿呵呵。時人往往聽作山居歌。

上堂。春日晴。黃鶯鳴。山花似錦。汀草如茵。堪悲堪笑。公塘寨裏王節級。到處巡捕。自不知不覺打失一雙眼睛。良久。云。彩奔齪家。

護聖小淨慈至。上堂。舉。芙蓉禪師訪實性大師。大師上堂。以右手拈拄杖安向左邊。云。若不是芙蓉師兄。大難委悉。便下座。後來黃龍南禪師道。實性用不得便休。却將佛法以當人情。致令千古之下作人笑端。

師云。實性大師向十字街頭貨賣賊贓。猶道無人知覺。老黃龍不忍看見。巧為遮藏。殊不知欲隱彌露。雖然如是。要見實性大師則易。要見黃龍稍難。何故。為佗頭匾似扇。

上堂。靈雲見桃花。便道更不疑。玄沙又道。未徹在。後來五祖又道。說什麼未徹。更參三十年始得。山僧甞聞說一畝之地。三蛇九鼠。初未為然。今日以此看來。前言信之矣。

端午上堂。舉文殊令善財採藥公案。師云。若據善財。徧採無不是藥。爭奈悞將甘草以當黃連。文殊只知亦能殺人。亦能活人。要且不知來處。文殊即且置。遂拈拄杖云。諸人且道這箇從什麼處得來。畢竟是黃連耶。是甘草耶。卓一下。云。江南儘有。江北全無。

因事上堂。只箇現成公案。眾中領解者極多。錯會者亦不少。所以金鍮莫辨。玉石難分。乳峯這裏直要分辨去也。張上座.李上座。一箇手臂長。一箇眼睛大。總似今日達磨一宗。教什麼人檐荷。噓一聲下座。

破庵和尚忌。拈香。這老禿無面目。不具些子慈悲。却有十分惡毒。喜亦不可近。怒尤不可觸。我昔被渠禁害。逼得頑蛇生足。以至今日燒一炷香。謾禮三拜。要且笑不成笑。哭不成哭。此冤此恨若為伸。唵部臨唵齒臨。

上堂。山僧自入院來。經今半年也。未曾與諸人說著本分事。今日又值明覺祖忌。普請去塔所諷經。又不暇說。雖然如是。你看乳峯眉毛在麼。

上堂。佛法也不會。世法也不會。一夏九十日。瞎驢隨大隊。且畢竟成得箇什麼。乃云。不知。

上堂。二由一有。一亦莫守。新羅日午打三更。回首面南看北斗。堪悲堪笑。黃面禪和到處行脚。只管將鼻孔東邊嗅西邊嗅。自鼻尖上有一點糞。十箇五雙因甚不覺臭。

上堂。記得昔日大梅常禪師問馬大師。如何是佛。馬師云。即心是佛。佗便向這裏跺跟。更轉動不得。住後有人問。如何是西來意。梅云。西來無意。良久。云。果然。

上堂。本色行脚人。須具行脚眼。千箇與萬箇。多是空檐版。擔版則且置。作麼生是行脚眼。朝看東南。暮觀西北。

上堂。風蕭蕭。雨蕭蕭。行人弓箭各在腰。缺齒老胡剛然不知有。却向少林九年面壁。要且不在壁上。諸人各各丈夫。何不轉手摸索看。

謝首座上堂。舉甘贄行者入南泉設齋請首座施財公案。師云。前頭也與麼道。因甚不行。後頭也與麼道。因甚便行。今日因行掉臂。下箇注脚。曲中直。直中曲。有增減。無數目。等閑放在暗窻前。冷地令人看不足。

重九上堂。拈拄杖橫案云。與麼會得。三年一閏。若也不會。九日重陽。卓一下。云。贏得通人笑斷腸。

上堂。經有經師。論有論師。乳峯到這裏說箇什麼即得。今日放一線道。隨例分科列段去也。以右手拈拄杖卓一下。安向左邊。云。是何章句。復云。流通分。

上堂。舉。瑞巖和尚近日示眾舉古云。秋江清淺時。白露和煙島。良哉觀世音。全身入荒草。古德與麼道。玉本無瑕却有瑕。瑞巖即不然。秋江清淺時。白露和煙島。十年歸不得。忘却來時道。

師云。瑞巖與麼道。可謂無瑕矣。乳峯今日更資一路。也要諸方撿責。秋江清淺時。白露和煙島。搘笻寂寞中。望斷無人到。拍禪牀。下座。

上堂。上下三指。彼此七馬。似有似無。半真半假。乳峯被人問著。直得五年分疎不下。阿呵呵。笑倒東村王大姊。

上堂。語是謗。寂是誑。擬即乖。動即喪。明眼人。難近傍。絕塵情。忘伎倆。江西馬大師。南嶽讓和尚。

散天基節上堂。乳峯有一張琴。不是焦桐。亦非凡木。多年掛在壁上。未曾容易品弄。今日幸遇。

新天子誕聖之辰。好日斯臨。不可放過。試彈一操以祝萬年之壽。遂作彈琴勢云。丁當。丁當。良久。云。會麼。願將如是曲。長奉聖明君。

謝新舊知事上堂。世諦門中。有新有舊。有出有入。有進有退。佛法向上。無高無下。無彼無此。無黨無偏。雖然如是。阿那箇些子是佛法。阿那箇些子是世諦。試為乳峯拈出一絲頭看。良久。云。放憨作麼。

上堂。德山老漢平生據一條白棒。佛來也打。祖來也打。却道不曾打著一箇獨脫底。興他道東廊也下喝。西廊也下喝。直饒你喝得興化上三十三天。撲下來。一點氣也無。待興化緩緩地甦息起來。向你道未在。諸人還知二大老立處麼。天高東南。地傾西北。

冬節上堂。一冬二冬。叉手當。珠鑽九曲。直在其中。

上堂。上元正月半。燈火連霄漢。千人與萬人。聚頭相共看。看即不無。第一各自照顧眼睛。乳峯不著便。末上打失了也。既是打失。將什麼辨緇素。良久。云。文殊頭白。普賢頭黑。

上堂。舉。僧問馬大師。如何是祖師西來意。馬師云。近前來。向你道。僧近前。馬師與一掌。僧云。因甚打某甲。馬師云。六耳不同謀。後來黃龍南禪師道。古人尚道六耳不同謀。如今諸方浩浩商量。禍事。

師召大眾云。盡信書不如無書。

上堂。十方國土中。惟有一乘法。諸人還信麼。若信得及。拽取占波國與新羅國鬪額。若信不及。石渡頭船。

摘茶上堂。作家相見有底憑據。逈無人處聚頭共語。寂子無端撼茶樹。

結制上堂。拈拄杖。顧示大眾云。安居竟。梵行立。所作辦。賓頭盧尊者無端向這裏起心動念。貶向二鐵圍山。卓一下。云。諦觀法王法。法王法如是。

端午上堂。僧問。文殊令善財採藥。云是藥採將來時如何。

師云。意在鈎頭。

進云。善財云。盡大地無有不是藥者。又作麼生。

師云。莫將附子當川鳥。

進云。文殊又云。是藥採將來。意在什麼處。

師云。也好一拶。

進云。善財於地上拈一莖草度與文殊。文殊云。此藥亦能殺人。亦能活人。未審此意如何。

師云。相熱瞞。僧禮拜。

師拈起拄杖云。今朝五月端午。乳峯收得一服藥。不是耆婆留下。亦非扁鵲傳來。雖然不直分文。要且無病不治。所謂佛病.祖病.禪病.心病。一切毛病。凡曰服者。悉得痊愈。乳峯不敢珍惜。今日擊皷陞堂普施大眾。若是有病者來。左手分付。無病者來。右手分付。且道因甚如此。有亦不有。無亦不無。乃卓一下。云。趙州東壁挂葫蘆。

上堂。直鈎釣鯨鰲。曲鈎釣魚鱉。乳峯粗識好惡。不敢屈抑諸人。便下座。

上堂。眼底年來胡種滅。叢林喜見太平時。太平消息誰相委。只許張公李老知。且知底事作麼生。東州稻熟。西州米賤。

上堂。萬木驚霜風。千林著秋色。堪笑寒山子。到處覓不得。拈拄杖云。元來在這裏。看看。卓一下。云。又入露柱裏去也。

上堂。秋風離離。秋色依依。嶺上白雲一片兩片。籬邊黃菊三枝五枝。世間多少登高者。只管步步登高。脚跟下蹉過往往不知。乳峯恁麼道。虎成狸。

上堂。乳峯今日開爐。不會挑撥火。大家衲被幪頭。只麼團圞打座。不求諸聖。不重靈。從佗門外區區世路。擾擾紅塵。夏了秋。秋了冬。冬了春。良久。云。思量也是慕西秦。

上堂。舉。白雲端和尚謂五祖曰。有一事。老兄還知麼。祖曰。不知有什麼事。端云。近有數禪客自廬山來。問佗也有箇悟處。教佗說也說得。頌也頌得。批判也批判得。只是未在。五祖聞得。七日七夜不成腸肚。

師云。白雲和尚用盡自心。笑破佗人口。乳峯這裏亦有一件事。不得不說與諸人。近日亦有數禪客。自諸方來。問佗也無悟處。教佗說也說不得。頌也頌不得。批判也批判不得。雖然如是。乳峯却許他是箇千了百當底人。諸人聞得。亦不用疑著。何故。南天台。北五臺。

上堂。聲前一句。不封不樹。坐斷舌頭。如何通吐。昨日有人從天台來。却往徑山去。

上堂。臨濟為睦州所誤。雪峯遭巖頭毒手。沒齒冤。萬世不朽。所以學者當深思彼伐木丁丁之聲。照古照今兮宜善求友。

上堂。召大眾云。禪。禪。妙高峯頂。千丈巖前。作麼生有箇古松樹。奇奇怪怪。屈屈曲曲。弮弮攣攣。諸人若恁麼會。驢年。

謝首座藏主秉拂都寺齋上堂。古人道。法輪未轉。食輪先轉。乳峯這裏二輪俱轉。二輪既轉。使我現前一眾聞所未聞之法。得未曾有之食。此食勢力至於七日。然後乃消。此食既消。其法亦忘。不妨三三兩兩。水邊林下相呼相喚同徜徉。

上堂。舉。丹霞訪古寺。經宿至早煑粥熟。行者盛一鉢與古寺。又盛一鉢自喫。殊不顧丹霞。霞自盛一鉢喫。者云。五更侵早起。更有夜行人。霞遂問古寺。何不教訓這行者。得恁麼無禮。寺云。淨潔地上不可點污人家男女。霞云。忌不問過這老漢。

師云。行者雖好接高賓。爭奈手頭短促。丹霞不解作客。未免勞煩主人。當時若自盛粥喫了。拽拄杖便行。免累佗古寺。無點污中却成點污。且如何免得。良久。下座巡堂喫茶。

上堂。前面是懸崖萬仞。後面是荊棘叢林。兩邊烈焰。火聚於中。如何轉身。趙州老漢在青州作一領布衫重七斤。

正旦。因雪上堂。今朝正月一。只是尋常日。就中殊異處。徧界鋪銀色。銀色世界現。普賢在什麼處。豎起拄杖云。看看。諸人既不相顧。不免却乘六牙香象入五臺山與文殊師兄賀歲去也。卓一下。

滿散天基節上堂。王道平平。其壽綿綿。漁歌樵唱。共樂堯年。無為焉。無私焉。乾坤一統舊山川。

上堂。拈拄杖。召大眾云。未得底人。見拄杖便喚作拄杖。既得底人喚作什麼。若也道得。卓一下。云。即今入地。若道不得。靠拄杖云。直待根生。

謝天童垠首座上堂。萬別千差。處事同一家。事同一家時。萬別千差。太白山前水磨日夜輪轉不歇。乳峯寺裏參退喫茶。

謝頭首秉拂都寺齋上堂。縱無所畏。說大脫空。離有希求。辨最上供。雖然。又須是大無慚愧之人方能饜飽法味。自餘下劣種草未免遇而不遇。不遇底且置而勿論。只如饜飽者還有報德處也無。乃噫氣兩聲。下座。

壽慶節上堂。智度菩薩母。容受一切法。然於一切法。而離分別相。分別既離。諸法如如。蜀江萬派朝滄海。閩嶺千尋插太虗。

上堂。擊皷陞堂。大眾雲集。佛法有底商量。今日熱如昨日。

解制上堂。克期取證。繫縛盲驢。休夏自陳。且莫鬼語。饒你一坐。坐斷別有生涯。若到諸方。不得道從這裏過夏來。何故。雪竇親栖寶蓋東。

謝後堂首座上堂。舉。趙州會中有二僧。相推不肯作第一座。主事白趙州。州云。總教伊作第二座。主事云。教誰作第一座。州云。裝香著。主云。裝香了也。州云。戒香。定香。

師云。趙州老漢是則是。觸著便動。揑著便轉。爭奈七手八脚一時露。乳峯這裏不用相推。要識第一座。便是第二座。要識第二座。便是第一座。良久。云。少室峯前。迷逢達磨。

上堂。秋高增爽氣。夜寒添夾被。草虫吟壁根。黃葉飄庭際。直得山僧展轉返側。喜而不。阿呵呵。伸脚元在縮脚裏。

石巖和尚至。上堂。拈拄杖云。久默斯要。不務速說。既逢識者。玉石難藏。既是難藏。提拄杖云。且喚這箇作什麼。為復是玉耶。是石耶。卓拄杖云。分(敘謝不錄)

復舉。阿難問迦葉云。世尊傳金襴外。別傳何物。

師云。面面相看。眼眼[病-丙+斯]覰。衣外別傳。有甚憑據。倒却門前剎竿著。鳳棲不在梧桐樹。

中秋謝焙經兄弟上堂。火焰為三世諸佛說法。三世諸佛立地聽。聽在說處。說在聽處。聽說兩忘。如何剖露。經入藏。禪歸海。唯是馬簸箕。拈弄有餘態。每遇中秋翫月時。尋思直是令人愛。何故。不見道。簸箕有唇。米跳不出。

上堂。舉。僧問長沙。如何轉得山河大地歸自去。沙云。如何轉得自歸山河大地去。後來大慧道。轉山河大地歸自則易。轉自歸山河大地則難。有人道得不難不易句。來徑山手裏請棒喫。

師召大眾云。衲僧家自尚不見有。山河大地甚處得來。又轉箇什麼。大惠老漢無端隨後說難說易。拍禪床云。拈得口兮失却鼻。

上堂。坦坦平如鏡。彎彎曲似鈎。無人收拾得。颺在糞堆頭。諸人還収拾得麼。良久。云。芽生也。

上堂。去去實不去。途中好善為。來來實不來。路上勿傾危。古人恁麼道。也是踏地怕痛。乳峯即不然。要去便去。要來便來。善為箇什麼。又有甚傾危處。只是昨日經過新嶺。洪水泛漲。吹斷三處石橋。却被山僧一時等閑過了。今朝打皷陞堂。你這一隊漢擬來這裏覓佛法。良久。云。且緩緩。

上堂。拈拄杖示眾云。彌勒真彌勒。分身千百億。時時示時人。凭拄杖湧身云。諸人還識麼。往往作須菩提尊者傳將去也。便下座。

冬至上堂。節屆書雲。一陽生於此日。一陽既生。萬彚發生。萬彚既生。無不生者。豎起拄杖云。且道拄杖子生多少。良久。云。何啻七尺長。卓一下。

謝首座秉拂都寺冬齋上堂。無味乃真味。真味真無味。若知真味者。更不說真味。曾聞一飽忘百飢。今日山僧身便走。

上堂。一年三百六十日。看看盡也。所謂一年將盡夜。四海未歸人。然未歸之人直須歸去。既歸之者。不得守住家鄉。何故。座久成勞。

上堂。舉。僧問雲門。如何是雲門一曲。門云。臘月二十五。

師云。雲門一曲。從來無譜。韻出五音。調高千古。就中妙旨許誰知。幾擬黃金鑄子期。

天基節上堂。君臣道合。正是法身邊事。且作麼生是法身向上事。祝融峯頂萬年松。盤根聳幹凌蒼穹。

故舊至上堂(善演胎禽)。拈拄杖示眾云。我有一語。非甜非苦。既遇知音。如何通吐。夜來點得柳土獐。如今變成尾火虎。卓一下。

佛涅槃上堂。靈山山上葛藤樹。引蔓牽枝徧界生。慚愧波旬推倒後。東西有路與人行。雖然。也須照顧脚下。

住慶元府阿育王山廣利禪寺語錄

指三門。此箇大解脫門。每日與諸人同出同入。遊戲於其間。諸人行一步。山僧也行一步。諸人行兩步。山僧也行兩步。然一步兩步較易。三步五步較難。脚頭脚底當自看。

指法座。大眾。須彌燈王無時不為諸人說大般若。諸人還聞麼。其或未然。鄮峯又從序品去也。

陞座祝 聖罷(問答不錄)。乃云。形名未兆。玉本無瑕。文彩既彰。物歸有主。添些子。張三發惡。減些子。李四生嗔。不添不減。雲門扇子[跳-兆+孛]跳上天。[祝/土]著帝釋鼻孔。東海鯉魚打一棒。雨似盆傾。正恁麼時如何話會。良久。云。南山依舊與雲齊。

復舉阿育王問賓頭盧尊者親見佛來公案。拈云。阿育王等閑借問。飜成節外生枝。賓頭盧覿面提持。不覺眉毛拖地。育王當時若見佗與麼祗對。便與近前。以手加額。叩齒三下。使老尊者縱有神通。亦無展處。當時既放過。只如末後道阿耨達池龍王請佛齋。貧道是時亦與其數。意作麼生。風來雲意騰騰湧。雨霽雷聲殷殷收。

當晚小參。三日前。五日後。佛法委在新鄮峯手裏。放行也得。把住也得。卷舒在我。縱奪臨時。倒拽橫拖。七穿八穴。與麼與麼。狸奴白牯相共證明。大難大難。碧眼黃頭亦須莽鹵。黃連甜。甘草苦。發機須是千鈞弩。卓拄杖一下。

復舉。僧問鏡清。如何是大道之源。清云。從這裏流出。頌云。

從這裏流出。滔滔無盡日。

巨浪湧千尋。誰知無一滴。

上堂。韶光爛熳時。百卉皆妍秀。處處有春風。村村自花柳。靈雲眼裏添釘。玄沙袖中出手。除非自解倒騎驢。一生不著隨人後。

前仗錫率庵和尚至。上堂。舉趙州訪茱萸公案。師云。是則是。殺人可恕。無禮難容。子細看來。也是茱萸招得。當時若解咬定牙關。使趙州縱不斬頭截臂。亦須自領出去。古人且止。只如今日率庵訪來。雖則不言探水。然而未跨門時。屋裏三長兩短被佗一時見了也。何故。明眼人難瞞。

上堂。舉。古德道。說得一丈。不如行取一尺。說得一尺。不如行取一寸。鄮峯說也說不得。行亦行不得。只是當時不著便。悞從南方來。中途[祝/土]破脚母指。至今疼痛猶未

上堂。今朝解制。佛在世日謂之自恣之辰。諸修學人各呈所得。我此五百大眾。一夏百二十日。豈無長處。有則出來吐露看。諸人既是祕而不言。待問拄杖子看。遂拈拄杖云。拄杖子。我此一眾。你道還有長處也無。自云。無。眾人既無長處。長老莫有長處也無。自云。無。長老既無長處。莫有短處也無。乃云。有。試道看。麤羮淡飯家常事。傷醋傷鹽笑殺人。

前住天童淨和尚遺書至。上堂。太白峯前収陣脚。鑑湖歸唱村田樂。無端調轉入新豐。誰知錯處非常錯。直得洞水逆流。乳峯倒卓。石女攢眉。木人淚落。此曲如今誰共聞。越山無際天無垠。

上堂。拈拄杖云。三日前。五日後。藥若不瞑眩。厥疾弗瘳。卓一下。云。折脚雲門見睦州。

重陽上堂。今朝九月九。談禪不開口。若是陶淵明。攢眉便回首。籬邊黃菊正芬披。一枝兩枝三枝。四五六七枝。

上堂。一句子。墨漆黑。無𣠽柄。有準則。良久。云。會麼。碓搗東南。磨推西北。

開爐上堂。清寥寥。白滴滴。匙挑不上。針劄不入。是則是。須知花發不干春。切忌寒煨殺人。

上堂。千討萬討討不見。都不要討却成現。十字街頭逢阿爺。眉毛蓋眼胡鬚面。咦。

佛成道上堂。拈拄杖云。天上星。地下木。見便見。休[斯/言]速。老瞿曇。空揑目。三七日。心返復。從此拏空便脫空。天上人間徧流毒。帶累兒孫直至今。醫得耳聾成瞎禿。鄮峯雖與同路行。却不與佗同處宿。畢竟如何。乃撗擔拄杖唱云。月子彎彎照幾州。卓一下。云。欵乃一聲山水綠。

正旦上堂。拈拄杖云。老僧舊歲一年。專與兄弟說虗頭話。逗到臘月三十日。也無一句靈驗。從今日新年去。不免改聲換調。專與諸人說實頭話去也。卓一下。云。牛角長三尺。兔角長七寸。

元宵上堂。樓臺上下火照火。車馬往來人看人。火照火則且止。所謂往來人但能看人。十箇五雙不能自看。諸人若解自看。直是教你無著面皮處。何故。投子道底。

上堂。擬即差。動即隔。忘伎倆。絕聲色。兩手揶揄懡[怡-台+羅]休。東村有箇王大伯。喝一喝。

請淵首座立僧上堂。召大眾云。山僧數年來泛一隻無底鐵船。運載南北東西無家之子。游泳於大寂滅海。有時順水張帆。有時逆風把拖。要且不著此岸。不著彼岸。不住中流。然撥轉船頭處。須是大家著力。前堂首座。慣諳水脉。善別風雲。今日正當千波萬浪之間。豈容坐視。敢望慈悲出一隻手。共相斡運。何故。不見道。船上無散工。

謝保寧即庵和尚至。上堂。鳳凰臺畔。玉几峯前。築著磕著。夙世生冤。且道還解免得麼。以手指空云。天。天。

結制上堂。拈拄杖云。育王傳箭令下。應是此土佗方。人間天上。若凡若聖。若佛若魔。皆集吾拄杖頭上安居禁足。共結長期。有不順吾令者。四門天王飛熱鐵輪追之令至。至則至矣。合發明箇什麼事。卓一下。云。南斗七。北斗八。

上堂。舉。趙州道。老僧除二時粥飯是雜用心。且道趙州二時粥飯外。在什麼處著倒。雖然如是。鄮峯即不然。遇粥喫粥。遇飯喫飯。喚什麼作雜用心。還會麼。若也會得。二時上堂許你隨隊喫粥喫飯。若也不會。閻羅王在你鉢盂匙筯上。

請保寧西堂掛牌上堂。善知識者。如大醫王。善療眾病。應是佛病.祖病.心病.禪病。一切毛病。不待一見。便知深淺。既知深淺。不妨應病與藥。所謂羸者益之。盛者損之。表者汗之。裏者導之。至於用藥之際。不問牛溲.馬勃.巴豆.黃連。皆為妙藥。亦能殺人。亦能活人。灼然能殺而不能活。一切死人活不得。能活而不能殺。一切活人死不得。善此二者。便能起膏肓。救必死。致一切人於大休.大歇.大安樂之場。至無疑之地。然雖如是。遂豎拂子云。且道這一揑子畢竟是殺耶。活耶。是黃連耶。巴豆耶。保寧西堂智眼洞明。善能區別。下座與大眾同伸拜請。敢望慈悲為眾點出。

上堂。分曲直。定錙銖。還佗作者。觀風雲。別氣候。須是其人。我此一眾。盡是其人。以拂子指云。試著眼看。還辨別得麼。良久。云。朝霞不出門。暮霞行千里。

謝監収上堂。舉。趙州和尚道。夫為善知識者。須以本分事接人。鄮峯這裏。但願諸莊豐熟。粥足飯足。供養我禪和子。令教箇箇飽齁齁地。若是本分事。斷然不敢舉著。何故。老不以筋力為能。

上堂。混沌未分前。幸然好一局棊。無端佛祖競出頭來。一時著壞了也。鄮峯素非國手。今日試與諸人活一著看。拈拄杖。卓一下。云。錯。

上堂。拈拄杖。召大眾云。飢則傷暑。飽則傷風。不飢不飽。正是膏肓之疾。我此一眾。固不在此數。雖然。作者好求無病藥。卓一下。

解夏上堂。鄮峯一夏與諸人說無義語。却被閻家老子不肯放過。別置地獄相延。所謂鑊湯爐炭.刀山劒樹.碓搗磑磨.犁耕拔舌等事倍於無間。山僧末上檐頭。便入如是眾苦。甘受不辭。不辭則故是。諸人還甘麼。三生六十劫。

上堂。有一物。黑似漆。亘古今。無人識。却被秋虫知唧唧。空嘆息。而今拈出普請看。遂拈拄杖云。見麼。見麼。擲下云。分文不直。

上堂。人皆競賞中秋。惟有山僧不管。大都天上月圓。只是尋常月半。更有不識好惡底。無端指月.話月.翫月。又道正好供養。正好修行。拍禪牀。噁。長夜漫漫何時旦。

上堂。行不動塵。語不動唇。現成行貨。黃金白銀。君不見洞山老。問佛直答麻三斤。

上堂。輕如鴻毛輕。重若丘山重。安排不得處。信手拈來用。拈拄杖云。雖是死蛇。却要活弄。擲下云。爺爺。

開爐上堂。衲僧門下。無可不可。熱則到處乘凉。寒則圍爐向火。飢則餐。困則臥。執法修行。如牛拽磨。

上堂。拈拄杖。召大眾云。這箇拄杖子在諸人分上。過山過水。東拄西拄。不妨全得佗氣力。若到山僧手中。直是要豎不得豎。要橫不得橫。何故。卓一下。云。大都緇素要分明。

上堂。二月春光明媚。是處花酣柳醉。五湖四海禪流。切忌開眼瞌睡。我此一眾。盡是惺惺底。驀拈拄杖豎起云。且道這箇是什麼。良久。云。我喚作拄杖子。卓一下。云。你不得喚作拄杖子。靠拄杖。下座。

靈隱高原和尚訃音至。上堂。來無所從。南高峯。北高峯。去無所至。東水。西水。幻泡忽滅。證得烏龜成白鱉。清風未。須信高原元不死。既不死。且道在什麼處。拈起拄杖云。見麼。見麼。卓一下。云。認著依前不相似。

上堂。名不得。狀不得。復是何物。見得到。用得親。不由別人。有時恁麼。有時不恁麼。無毛子貼天飛。帶角大虫當路臥。

上堂。當明有暗。當暗有明。口說如啞。眼見如盲。畢竟作麼生。門外一條通驛路。朝朝暮暮有人行。

上堂。玄沙不出嶺。保壽不渡河。高亭見招手乃撗趨。資福望剎竿便回去。這四箇漢總欠一錐。何故。人無遠慮。必有近憂。

破庵和尚忌辰。拈香。炎炎六月。飄風灑雪。百丈耳聾。黃蘗吐舌。海濶山高誰與論。一回飲水一回噎。

上堂。九日今朝是。那知是不是。若道不是。淵明把酒登東皐。若道是。窮子赤身眠露地。到這裏。往往十箇五雙有理無雪處。且聽拄杖子為諸人出氣。卓拄杖一下。

開爐上堂。瞿曇你自瞿曇。達磨從佗達磨。佛法有底商量。各自歸堂向火。雖然如是。也須照顧眉毛。

入城出隊上堂。召大眾云。現前坐立。儼然面面相看。眼眼[病-丙+斯]覰。諸人也瞞山僧一點不得。山僧也瞞諸人一點不得。雖然。須知有互相熱瞞底句。若有。試出來露一班看。如無。山僧不免效七佛威儀。倒騎佛殿。穿汝諸人鼻孔去也。

出隊歸上堂。拈拄杖。召大眾云。半真半假千家貨。非實非虗百寶囊。卓一下。云。盡底打開都見了。有誰合火共分贓。靠拄杖云。一分奉釋迦牟尼佛。一分奉多寶佛塔。

上堂。拈拄杖。召大眾云。有般漢見拄杖喚作拄杖。有般漢見拄杖不喚作拄杖。要且總沒交涉。還會麼。二由一有。一亦莫守。一心不生。萬法無咎。擲下拄杖云。三祖大師來也。

上堂。現前三昧。了無向背。雪壓樓臺。風號松檜。憶昔水潦被馬師一踏踏倒。起來不覺失聲道。只向一毫頭上識得根源。阿呵呵。笑倒明州憨布袋。

臘八值雪上堂。召大眾云。黃面瞿曇。昔往雪山六年苦行。夜覩明星。忽然悟道。於是三七日中思惟如是事。直得無啟口處。非特瞿曇。鄮峯展轉思惟。亦無啟口處。雖然。事無一向。也要露箇消息。良久。云。會麼。今朝臘月八。回觀雪山雪。密灑鄮峯前。曾無兩般色。

上堂。一年三百六十日。看看盡也。所以道。是日過。命亦隨減。如少水魚。斯有何樂。又道當勤精進。如救頭然。諸人試各自猛省看。是樂。是不樂。若未得其樂。直須如救頭然。縱饒樂去。亦須如救頭然。何故。田厙奴。不見道。學則不固。

謝首座上堂。叢林綱紀之設。貴在得人。有如國家拜將相似。須是文武兼備。韜略雙全。有濟險扶危之手。然後可以克服天下。莫不從風而靡。而吾教亦類於是者。所謂肘臂欲其重。爪牙欲其利。非利不能開鑿人天。非重不能權衡佛祖。具此二者。叢林乃振。叢林既振。且合發明箇什麼事。良久。魯祖面壁。雪峯輥毬。

上元請首座立僧上堂。突兀聲前句。宏量外機。未明三八九。難辨力囲希。諸人若辨明得去。便見從上來的的相承。燈燈相續。直至如今。真風不墜。儻或未然。堂中首座深諳此旨。各宜師而親之。扣而問之。莫待老來空手歸。

上堂。卓拄杖云。內空.外空.內外空。四大五蘊不可得。山河大地不可得。不可得亦不可得。復卓一下。云。舜若多神面皮黑。

上堂。拈拄杖云。拄杖子。難摸索。有時喜。有時惡。攪動滄溟。衝開碧落。卓一下。云。何如普化搖鈴鐸。

上堂。形名未兆。文彩全彰。短者自短。長者自長。黃面瞿曇徒自說黃道黑。胡鬚達磨何須歷魏遊梁。拍禪牀云。長憶江南二三月。鷓鴣啼處百花香。

上堂。三月春將老。萬木獻青杪。微雨濕殘紅。泉聲雜幽鳥。堪悲。堪笑。寒山子歸不得。忘却來時道。

上堂。拈拄杖。卓一下。云。德山不會。喝一喝。云。臨濟不知。諸人向什麼處與育王相見。復卓一下。連喝兩喝。

上堂。拈拄杖。召大眾。卓一下。云。恒沙世界諸佛國土索然粉碎。釋迦彌勒飲氣吞聲。自餘閑佛閑祖又向甚處出氣。然雖如是。不當宗乘。

端午上堂。盡大地是藥。無不是藥者。信手拈來用。頭頭非取捨。拈拄杖云。這箇是什麼藥。卓一下。云。萬病丸。

新智門誼和尚至。上堂。舉。僧問智門。蓮花未出水時如何。門云。蓮花。僧云。出水後如何。門云。荷葉。

師云。一徑直。二周遮。衲僧會得。眼裏添沙。若是育王。又且不然。有問。蓮花未出水時如何。荷葉。出水後如何。蓮花。且道與智門還有優劣也無。川僧藞苴。浙僧瀟灑。

上堂。召大眾云。古人九十日夏克期取證。而今眨眼過半夏了也。諸人分上事作麼生。是有所證。是無所證。若有所證則且置。而今止餘半夏也。未有所證底。快須證取。且證取箇什麼。荷葉團團團似鏡。菱角尖尖尖似錐。風吹柳絮毛毬走。雨打梨花蛺蝶飛。

上堂。三分光陰二過。作麼生靈臺一點不揩磨。灼然屙屎放尿亦無餘地。貪生逐日區區去。樊噲踏鴻門。喚不回顧爭奈何。不是河南。便是河北。育王今日鼻孔在諸人手裏。一任橫拖倒拽。

中秋上堂。萬籟聲沉沉。虗堂夜寂寂。不見寒山子。未免空相憶。休相憶。遂舉拂子云。元來在這裏與諸人共賞中秋。從而惡口小家道。吾心似秋月。碧潭清皎潔。無物堪比倫。教我如何說。說則說了。諸人因甚見似不見。聞似不聞。拍禪牀云。可煞惺惺。

上堂。古者道。從文殊門入者。墻壁瓦礫為汝發機。從觀音門入者。蝦蟆蚯蚓為汝發機。從普賢門入者。不動步而到。雖然。新月有圓夜。人心無滿時。

上堂。今朝八月二十五。記得洞山離查渡。韶石山頭打不回。直至如今無本據。問佛便答麻三斤。何似庭前栢樹子。會麼。蒼鷹搦臥兔。猫兒捉老鼠。

上堂。萬籟風悽悽。千林露滴滴。塞鴈起平沙。夜虫吟破壁。舉一不得舉二。放過一著。驀拈拄杖云。更聽拄杖子露箇消息。卓一下。

上堂。召大眾云。無道可學。無禪可參。黃頭碧眼。徒話指南。霧雲収天宇寬。門前幸有千朵青山.萬朵青山。徘徊羸得倚欄干。

上堂。此箇事。諸人除是不知。不理會則。若知了。要理會。直是殃害殺人無理會處。何故。諸人擬向東邊尋。要且不在東邊。擬向西畔討。要且不在西畔。諸人只欲硬放下。都不管著。又却一似宿世冤家相似。不能得脫離去。正恁麼時。畢竟如何即是。豎拂子云。冤家。冤家。

謝首座秉拂上堂。橫說豎說。何曾動著舌頭。逆行順行。總是家常茶飯。有準繩。無畔岸。以拂子劃一劃。云。會麼。吾道一以貫。

冬至上堂。拈拄杖。召大眾云。一陽生。萬彚生。正當生。作麼生。卓一下。云。羣陰消殄。吾道大亨。

上堂。舉。僧問普濟。如何是祖師西來意。濟云。庭前一叢竹。經霜不自寒。畢竟如何。只聞風擊響。知是幾千竿。

師云。諸人還會麼。諸人若會。便見有宗門直指底道理。若也不會。育王更為頌出。仍舉前頌。下座。

上堂。一年十二月。此月乃當盡。一月三十日。此日方起頭。此日即是尋常日。那裏是起頭處。此月即是尋常月。那裏是盡頭處。若向這裏著得隻眼。許諸人會不遷義。其或未然。起滅不停。念念遷謝。逗到三十日。閻羅老子徵你飯錢。莫言不道。

臘八上堂。黃面老漢二千年前於正覺山前夜覩明星。忽然悟道。於三七日中思惟是事。直是無啟口處。灼然此事呈似人不得。說與人不得。其惟證者乃可知焉。且知底事作麼生。豈不見真淨和尚道。頭陀石被莓苔褁。擲筆峯遭薜茘纏。羅漢院裏一年度三箇行者。歸宗寺裏參退喫茶。育王今日無暇與諸人喫茶。下座同詣妙勝殿炷香作禮。然於作禮處各宜照顧。且照顧箇什麼。莫教磕破腦門。

上堂。聲前句。量外機。明歷歷。峭巍巍。舉者既少。見者亦稀。拈袈裟角云。見麼。見麼。抖擻多年穿破衲。襤毿一半逐雲飛。

散天基節上堂。虗空廣大。聖心廣大。虗空無邊。聖德無邊。以無邊之德被於華夷。以廣大之心包乎天地。包乎天地。其心愈明。被於華夷。其德日新。綿綿而長存。蕩蕩而難名。正恁麼時如何。野老不知堯舜力。鼕鼕打鼓祭江神。

上元上堂。今日是元宵令節。不問紅塵閙市.酒樓花洞。處處放燈。王孫公子車馬駢闐。往來觀看。乃至騷人墨客長篇短句。更相酬酢。莫不以燈為佛事。所謂一燈然百千燈。燈燈相續。一句演萬億句。句句朝宗。雖然如是。且道一燈未發。一句未形前。如何體悉。良久。云。寧可截舌。不犯國諱。

佛涅槃上堂。黃面老凍儂。賤賣閑骨董。為世大醫王。誰知多病痛。到頭力盡計窮。猶自摩胷告眾。謂吾滅度。非吾弟子。謂吾不滅度。亦非吾弟子。遂顧示大眾云。會麼。楚鷄不是丹山鳳。

上堂。春風浩浩。春雨綿綿。花凝曉露。柳帶寒煙。造化無作而作。萬法不然而然。達磨九年空面壁。善財走得脚皮穿。

上堂。人人脚跟下有一坐具地。諸佛出世。祖師西來。不敢動著一絲毫。山僧今日亦不敢動著一絲毫。亦要諸人不動一絲毫。直下搆取。願視大眾云。還搆得麼。良久。苔生也。

上堂。淺聞深悟。深聞不悟。迷逢達磨。趙娑呷醋。

上堂。木中有火。鑽之始明。鑛中有金。煉之始精。諸人分上各各有無價之寶。如何甘自溺於陰入之坑。陰入之坑。卓拄杖一下。云。打破了也。且寶在什麼處。擲拄杖云。各宜辨取。

上堂。過去諸如來。斯門成就。好與三十棒。現在諸菩薩。今各入圓明。好與三十棒。未來修學人。當依如是法。好與三十棒。何故。不見道。齊之以禮。

上堂。一夏逡巡過半。往往精勤成懶慢。幸然底事十分現成。因甚到夜打疊不辦。君不見趙州末上見南泉。何似雪峯參老觀。

破庵和尚忌日。拈香。我昔未行脚時。便知道鼻孔在面上。及乎遊歷諸方後。依前不移易一絲毫許。幸自可憐生。無端失脚到這老凍儂面前。被佗橫兩橫一時打失了也。直至如今無言可說。無理可伸。雖然。舉香云。喚這箇不是本色道地。得麼。

上堂。阿剌剌。橫該抹。天何高。地何闊。碧眼與黃頭。徒自閙聒聒。育王恁麼道。也是將鹽止渴。

謝監収上堂。一處通。處處通。手頭活落。脚下玲瓏。常記南泉提起處。刈禾鎌子快如風。

上堂。仰面看天。低頭地。明眼衲僧。討甚巴鼻。豈不見山前明覺寺裏有箇陳闍黎。解道蘇嚕蘇嚕悉唎悉唎。

上堂。古者道。譬如鴈過長空。影沉寒水。鴈無遺蹤之意。水無沉影之心。正恁麼時。取不得。捨不得。不可得中只麼得。且道得箇什麼。展兩手云。會麼。有錢布施。無錢慙愧。

中秋上堂。前月只此月。後月亦此月。何得塵世人競賞中秋節。競賞即不無。且作麼生是廣寒宮裏事。良久。云。南泉拂袖之何處。藥嶠披雲笑不休。

上堂。臨濟問佛法大意於黃蘗。三度喫六十拄杖。後來却於大愚處肋下[祝/土]三拳。所謂爐鞴之所。鈍鐵尤多。德山出峽來。氣吞宇宙。逗到龍潭吹滅紙燭。失却鼻孔。遂將疏鈔一時焚却。云。窮諸玄辨。若一毫置於太虗。竭世樞機。似一滴投於巨壑。猶涉廉纖。在臨濟.德山且置。且道育王為人在什麼處。良久。云。晝見日。夜見星。

重陽上堂。拈拄杖云。九日當佳節。黃花處處新。相逢多醉客。少見獨醒人。卓一下。云。打草只要蛇驚。

上堂。拈拄杖示眾云。見見之時。見非是見。見猶離見。見不能及。且見不及處如何體悉。卓一下。云。僧堂覰破香積厨。鴟吻咬殺佛殿脊。

上堂。舉拂子。召大眾云。只這是。莫過於此。隨我者。隨之南北。不隨我者。死住東西。諸人若抵死不信。後五日十字街頭撞見阿爺。莫道育王今日不說。

上堂。七佛前。無消息處有消息。那箇不知。七佛後。有消息處無消息。是人不會。知不知。會不會。璞玉渾金。泥團土塊。

大慈笑翁和尚至。上堂。若欲發明箇事。須遇其人。既遇其人。自然眼眼相照。彼彼相諳。似金愽金。如水與水。豈不見大慈一日掃地次。趙州問云。般若以何為體。慈云。般若以何為體。州呵呵大笑。次日。趙州掃地次。大慈却問云。般若以何為體。州放下苕。仍復呵呵大笑。大慈便去方丈。

師舉了。乃呵呵大笑云。這二老漢。冷眼看來也是好笑。笑須三十年始得。何故。將謂胡鬚天下赤。誰知更有赤鬚胡。

冬至上堂。六陰剝盡。不可停留。一陽復生。難為遮掩。難遮掩處。物物現成。不停留時。塵塵解脫。舉拄杖云。只這箇。豈不現成。卓一下。云。豈不解脫。恁麼會得。許諸人證不退轉地。其或不然。一九二九三九四九。從頭數去。前頭大有寒凍在。

上堂。一年十二月。只餘此一月。此月極盡處。又見明年月。循環既無端。何勞強分別。分別不生。則前後際斷。前後際斷。則真智現前。真智現前。則不見有現前之量。亦不作不現前之解。正恁麼時如何。豈不見瑯琊讚菩提達磨云。師心兮戴。

上堂。錦包特石。鐵褁泥團。現成活計。格外鄉談。明眼衲僧會不得。月移梅影上欄干。

歲旦上堂。今朝正月一日。且要捉景。第一不得說雜話。說佛說法是雜話。說禪說道是雜話。說玄說妙是雜話。作麼生得不成雜話去。良久。云。果然。

散天基節上堂。言而足。終日言而盡道。言而不足。終日言而盡物。言而不足則且置。作麼生是足底道理。良久。云。蟠桃結實三千歲。睿筭延鴻億萬春。

因事上堂。有一人聞此事歡喜讚嘆。我說是人永劫沉淪。有一人聞此事闡提毀謗。我說是人活陷地獄。且道二人中那箇可救。會麼。前三後三。十雙五單。江南地暖。塞北大寒。

佛涅槃上堂。二月十五。瞿曇滅度。諸天悲泣。羣魔鼓舞。且道鼓舞底是。悲泣底是。育王敢道總不是。何故。清平世界無閑地。

上堂。春色依依。花木芳菲。滿眼滿耳。絕毫絕釐。惟有子規知此意。一聲聲道不如歸。

上堂。黃蘗樹頭。蜜菓破蓆。袋裏珠珍。愈藏愈顯。日久日新。爭似颺從閑壁角。聽教人道不逢春。

謝都寺結夏齋。首座秉拂上堂。召大眾云。山僧昨夜偶因無事起來東行西行。至佛殿前。約三更時。忽見張上座.李上座二人在中庭互相徵問。張云。今年都寺好結夏齋。李云。好在什麼處。張云。施主沓至。連供者三。使我一眾皆獲饜飽。一飽之餘更無餘念。所謂一飽忘百飢是也。李云。飽則飽矣。更須除却箇飽始得。此飽不除。為飽所礙。則為虗飽。非真飽也。張云。某甲只恁麼。老兄作麼生。李云。恰是首座好秉拂。張云。好在什麼處。李云。凡出一言。道一句。莫不驚羣動眾。去離泥水。活人眼目。使我一眾見所未見。聞所未聞。皆得法喜禪悅之樂。張云。樂則樂矣。也須忘却箇樂始得。此樂不忘。為樂所困。不為樂也。

二人互相問難。經八十反。山僧在暗地裏聽得忍俊不禁。咳嗽一聲。二人驚愕云。噁。元來和尚在這裏。二人於是近前問訊。復舉前話慇懃致問。願求一決。山僧見佗語聲高低。遂於手上揑一揑。二人懡[怡-台+羅]散去。莫知所之。樓頭鐘動。東方既白矣。即今擊鼓陞堂。重舉一遍。以謝都寺首座。也要大家共知。舉亦舉了。謝亦謝了。知亦知了。且道山僧當時於手上揑一揑。二人懡[怡-台+羅]去。意作麼生。諸人還會麼。良久。云。斷鐫白字。當道種青松。

徑山少林和尚遺書至。上堂。召大眾云。少林消息絕。大地一團鐵。愁殺寒山子。無言倚寥沉。悲風流水聲嗚咽。

端午上堂。入荒田不揀。信手拈來。無不是藥。隨手用去。無不應効。而能起膏肓。活必死。假使盡大地人一一抱。各各不同。到育王這裏。不消一服。總教伊脫體安樂而去。遂拈拄杖。卓一下。云。諸人還覺神清氣爽麼。又卓一下。云。更饒一服。

上堂。五五二十五。六六三十六。縱以大衍數。終是數不足。數得足。無不足。碧眼黃頭。口啞舌禿。

破庵和尚忌日。拈香。我與這老漢。本自無交涉。狹路偶相逢。歡喜成冤結。此結不可解。此冤不可雪。唵噴[口*發][口*發]勑攝。

上堂。朝碌碌。暮悠悠。非懈怠。非精修。畢竟如何。華亭船子。北地趙州。

解制上堂。九旬今滿。那事竟如何。無為無事人。往往成蹉跎。育王敢道不蹉跎。何故。少年曾決龍蛇陣。老倒還同穉子歌。

佛鑑禪師語錄卷第一


【經文資訊】卍新續藏第 70 冊 No. 1382 無準師範禪師語錄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卍新續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CBETA 掃瞄辨識,台灣某大德提供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回上層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