卍新纂大日本續藏經 第64冊
No.1271 十牛圖和頌 (1卷)
【】
第 1 卷

 

No. 1271-A 牧牛圖序

遺教經云。譬如牧牛。執杖視之。不令縱逸。犯人苗稼。則牧牛之說所自起也。嗣是馬祖問石鞏。汝在此何務。答曰。牧牛。又問。牛作麼生牧。答曰。一回入草去。驀鼻拽將來。則善牧之人也。又大溈安公之在溈山也。曰。吾依溈山住。不學溈山禪。牧一頭水牯牛。又白雲端公之於郭功輔也。詰之曰。牛淳乎。而若自牧。若教他牧。層見疊出於古今者。益彰彰矣。後乃有繪之乎圖。始於未牧。終於雙泯。品而列之為十。其牛則如次。初黑繼白。以至於無。粲如也。而普明復一一係之以頌。

普明。未詳何許人。圖頌亦不知出一人之手否。今無論。惟是其為圖也。象顯而意深。其為頌也。言近而旨遠。學人持為左。因之審德稽業。俯察其臻。仰希其所未到。免使得少為足。以墮於增上慢地。則裨益良多。遂錄而重壽諸梓。外更有尋牛以至入廛。亦為圖者十。與今大同小異。并及教中分別進脩次第。可比例而知者。俱附末簡。以便參考。若夫一超直入之士。無勞鞭挽而天然露地白牛。不落階級而剎那能所雙絕。則圖成滯貨。頌成剩語。覧之當發一笑。吾無強焉。

萬曆酉如來誕日 後學 袾宏 謹書

No. 1271-B 普明寺牧牛圖頌序

咄。盡大地是普明一頭牛。何處更有佛與眾生。毫厘不隔。本是如如。若道此牛有黑有白。有雄有雌。有饑有飽。便是一體分別成二。世尊初生。指天指地。周行目顧。犯人苗稼不少。祖師西來。直指人心。見性成佛。喫他水草良多。三玄要.四料揀.五位君臣.九十六圓相。受盡牽制鞭。乃至拈椎竪拂。行棒行喝。種種機用。皮毛脫落。四足潛踪。許大一頭牛。不知逃向那裡去了。到這裡地。重關破。且道向上還有事麼。以拂子打圓相云。火裡木牛耕白雪。雲中石馬舞春風。會麼。不會。請看牧牛頌并諸方次韻語句。畢竟還有優劣也無。

臨濟正宗三十二世[車*度]轢道人 嚴大參 謹序

No. 1271-C 普明禪師牧牛圖頌附諸大禪師和頌目錄

普明原頌。雲棲蓮太師付梓序云。普明。未詳何許人。則亦不知道場之所矣。辛丑冬。予來理坊事。壬寅夏。[車*度]轢嚴居士將普明緣起及舊寺圖相示。始知因緣在此。居士既恢復寺基。初請玄微禪師。繼請明巖耆德。殿宇煥然。房僚俱備。將來欲成獅窟。余見諸方和頌。讀之不勝喜躍。效顰和之。并將圖頌和頌。合成一冊流通。

  • 聞谷大師
  • 天隱禪師
  • 破山禪師
  • 萬如禪師
  • 浮石禪師
  • 玉林禪師
  • 箬菴禪師
  • 山茨禪師
  • 玄微禪師
  • 香幢法主
  • [車*度]轢居士
  • 跛道人如念
  • 無依道人
  • 牧公道人
  • 巨徹禪師(又附白牛頌)

康熈元年孟秋月 日寓般若堂 如念空 識

No. 1271

真寂和尚和牧牛圖頌(師諱廣印號聞谷)

未牧

 信足奔馳不憚勞  東西南北路迢遙
 只貪蒭草平田濶  忘却家鄉有異苗

初調

 氣性雖頑鼻穿  牧童從此痛加鞭
 渾身血汗芒繩急  遙望家山儘力牽

受制

 暫時出草息奔馳  好把芒鞋緊自隨
 到處凍雲霜露滑  斤斤調伏敢忘疲

迴首

 芒繩不引自迴頭  毛色皤然性
 水草也知山裏足  牧童多意尚覊留

馴伏

 暖風晴日柳溪邊  俛首循人意悄然
 花落郊原春色晚  相隨歸去不須牽

無碍

 調伏多年意自如  水邊林下總無拘
 一聲羗笛松風起  此日忘懷樂有餘

任運

 百花溪上柳陰中  飽食和雲臥綠茸
 歌罷山童無所事  遺鞭枕上睡方濃

相忘

 在在溪山雲月中  木人花鳥意相同
 國王水草從來足  閒步陂塘西復東

獨照

 玉鞭無用草繩閒  踪跡全無古路間
 空手獨歸林月下  更前一步即牢關

雙泯

 杳杳人牛不見蹤  一團新月照秋空
 個中若問還源旨  風落岩花點翠叢

報恩和尚和牧牛圖頌(師諱圓修號天隱)

未牧

 水雲渺渺亂聲哮  密密尋踪路更遙
 晝夜風霜不知處  恐伊相犯別家苗

初調

 纔獲繩頭把鼻穿  謾將痛處更加鞭
 也知鄉井迢迢遠  拽轉頭來著力牽

受制

 不從他性遠驅馳  寸步提持漫漫隨
 幾度黑風吹瀑雨  通身泥水總忘疲

回首

 驀地忘機自轉頭  悄然性氣調柔
 山中水草了知足  不用遲疑在外留

馴伏

 閒放林間與水邊  橫騎短笛任悠然
 歸來一帶烟霞晚  瀟灑歌謠不假牽

無碍

 出入無欄心自如  擬思量處更猶拘
 滿懷風月人牛穩  鞭索俱忘樂有餘

任運

 野岸溪灣花柳中  一環山水翠林茸
 逍遙快活無求也  軟草為氈睡興濃

相忘

 拶到忘懷混沌中  千山一色絕相同
 風光不覺人牛處  任運騰騰西復東

獨照

 不須收放得安閒  脫略尋常[(厂@((既-旡)-日+口))*頁]盻間
 散步謾歸明月下  踏翻從上兩重關

雙泯

 人牛處處竟無蹤  新月孤懸萬象空
 借問歸源端的旨  枯樁春到綠叢叢

東塔和尚和牧牛圖頌(師諱海明號破山嗣法天童)

未牧

 頭角崢嶸便吼哮  奔兢烟水路迢遙
 牧童草料渾無戀  孰肯平田犯稼苗

初調

 牛兒鼻孔被繩穿  放去收來不假鞭
 擬向東西兩處觸  一回入草一回牽

受制

 年深日久懶奔馳  雲影溪光逐漸隨
 任是上林花鳥過  聲聲難喚牧兒疲

回首

 計窮力極喚回頭  謾把鞭繩閑放柔
 七縱八擒縛樹下  山童猶未肯停留

馴伏

 山間林下水溪邊  一飽無餘慶快然
 撒手童兒歸路晚  和牛急向遠村牽

無碍

 穩眠露地意如如  陽空花何所拘
 松韻山童弄鐵笛  輕輕吹醒樂無餘

任運

 南北東西任運中  脚頭脚底草茸茸
 飽飡只剩些些意  留與山童瞌睡濃

相忘

 雲牛一片白其中  那有雌黃與異同
 就裏欲分纖細子  騰騰運運復西東

獨照

 牧童皷掌自閒閒  始信牛踪沒此間
 遂得殷懃謾且喜  猶存星月照幽關

雙泯

 人牛頓盡絕形踪  浩浩光吞宇宙空
 明月蘆花來問的  東風吹起自叢叢

萬如禪師和牧牛圖頌(師諱通微)

未牧

 劣性麤狂向外迯  鄉關迢不知遙
 分明觸處荒田地  那肯回頭惜異苗

初調

 驀路相逢把鼻穿  饒伊惡性猛加鞭
 從今得繩頭在  纔要奔趨只一牽

受制

 暫息顛頑暫息馳  頻頻相[(厂@((既-旡)-日+口))*頁]也相隨
 芒繩雖緩鞭尤樸  不筭工夫不憚疲

迴首

 頑劣消除轉頭  不加鞭逼性相柔
 牧童未敢憑他意  還把繩頭緊繫留

馴伏

 萬木叢中芳草邊  芒繩釋去意翛然
 夕陽影裡歸鴉噪  牛自相隨不用牽

無碍

 皤白渾身性自如  海天空濶不相拘
 牧童閒倚松邊石  短笛頻吹興有餘

任運

 千條溪畔萬山中  飡飲隨時飽綠茸
 牧子從教無個事  鼾鼾枕臂不知濃

相忘

 是處雲山牛在中  兩無心意月相同
 碧天影落溪流急  任爾縱橫西復東

獨照

 生涯喪盡一身閒  明月光騰古木間
 歌罷一聲歸去晚  芒鞋踏破隔鄉關

雙泯

 廓然空絕兩無踪  寶月孤懸照碧空
 個事不須重借問  子規聲斷落花叢

東塔浮石禪師和牧牛圖頌(師諱通賢)

未牧

 蹉過聲前這一哮  反生邊見歷途遙
 披毛帶角渾無慮  糞草何曾識稼苗

初調

 纔識牛兮鼻穿  翻然自肯苦加鞭
 暫詩不在頻偷走  猶把芒繩緊緊牽

受制

 渡水穿雲不亂馳  任從呼遣總相隨
 牛兒雖以堪調治  未許山童暫放疲

回首

 一回入草一回頭  可比初時性
 滿徑落花思踐履  客途烟雨豈覊留

馴伏

 玲瓏石伴古松邊  任運騰騰始貼然
 手裡有鞭須放下  鼻中去索不須牽

無碍

 觸處逢渠得自如  入泥入水又何拘
 饑飡渴飲困來睡  底事從來無欠餘

任運

 眼撑開宇宙中  胡來胡現任茸茸
 山童閒唱還鄉曲  不覺令人歸思濃

相忘

 喪盡偷心豁達中  人牛何異復何同
 從今兩絕提防力  可以西兮可以東

獨照

 脫盡皮毛赤體閒  堂堂獨露咲談間
 不是渠儂能了達  祇因透徹上頭關

雙泯

 空空寂寂杳無踪  一點靈機盡掃空
 智理不存悲化普  一輪明月照幽叢

玉林和尚和牧牛圖頌(師諱通琇繼住報恩)

未牧

 牛本荷人人不識  胡行亂躍隔迢遙
 一回摸著牛兒鼻  大千沙界沒莖苗

初調

 寄言識得牛兒者  莫學時流強策鞭
 我是牛兮牛是我  分明無二若為牽

受制

 牧童但不迷頭去  純白牛兒到處隨
 非比道途販賣客  橫騎倒捋自無疲

回首

 莫道功深始轉頭  牛無背面與剛柔
 山童但得狂心歇  鼻孔彌天絕去留

馴伏

 尋常逐逐營營者  謾道長調方怗然
 見徹斯牛無往返  始如多載枉拘牽

無碍

 本自翛然絕絆羈  知恩豈肯強牽拘
 縱橫飛舞無留跡  誰信那伽定有餘

任運

 不分內外與邊中  傍水尋芳入亂叢
 回首東山吐新月  騎歸茆屋興猶濃

相忘

 強把全軀分二體  計窮力盡始知同
 他長我短俱休問  說甚人西與物東

獨照

 頂破虗空蹈碎地  不留一物雜其間
 孤孤逈逈雖堪羨  瞥爾知羞始透關

雙泯

 誰為所牧誰為牧  認影牽風徹底空
 有問其中端的意  早知芻犬吠茅叢

箬庵禪師和牧牛圖頌(師諱通問)

未牧

 走遍天涯逞意哮  穿雲涉水路迢遙
 多年一片閒田地  蹂踏堪憐損稼苗

初調

 鼻孔生獰不易穿  一回入草一加鞭
 狂心何計能拴縛  賴有山童把索牽

受制

 擬將何處更驅馳  暮雨朝烟緊自隨
 踪跡欲逃難躲避  任渠奔烈也成疲

回首

 翻然自肯便回頭  滿地殘紅襯草柔
 故國有懷情未撇  暗愁春老尚遲留

馴伏

 收來放去古溪邊  風月隨緣自悄然
 水草不思無底事  相看撒手竟忘牽

無碍

 縱步溪山得自如  風流兩岸亦何拘
 橫吹短笛斜陽暮  溢目春光信有餘

任運

 不曾移步出山中  暖簇晴花五色茸
 莫恠山童閒瞌睡  臥雲眠月興偏濃

相忘

 相將無事太平中  渠我情忘逈不同
 一段閒愁總收拾  不知花落水流東

獨照

 一道寒光萬境閒  寥寥四[(厂@((既-旡)-日+口))*頁]水雲間
 夜深明月歸來後  照徹空王向上關

雙泯

 從前光影覔無踪  不見人牛烟水空
 盡大地回春曉夢  日高香散百花叢

山茨禪師和牧牛圖頌(師諱通際)

未牧

 水草溪邊縱意哮  鼻頭無繫去迢遙
 誰知宇宙皆王化  亂踏雲山犯稼苗

初調

 芒繩初把鼻相穿  熟處難忘痛著鞭
 分付牧童牢守護  莫教暫失手中牽

受制

 動容頑性好奔馳  左右旋眸渠緊隨
 悵望遠山鄉信杳  披雲帶月正忘疲

回首

 知恩逐步肯回頭  烈氣消融性漸柔
 騎向平陂深草處  橫吹短笛絕覊留

馴伏

 只在平田烟柳邊  鞭繩拋却坐翛然
 暮山鐘動上方月  恁麼歸來不假牽

無碍

 人牛相視體如如  彼此無心不用拘
 花柳叢中隨意往  團團蹄跡更無餘

任運

 或時村裡或雲中  舊地閒田草正茸
 踏遍一毫無剩跡  牧童高臥柳陰濃

相忘

 撑撑頭角臥林中  渠我渾忘雲水同
 為愛山前蒭草細  夜深乘月過溪東

獨照

 個裡風光鎮日閒  放身穩臥白雲間
 長歌一曲聲嘹喨  直透威音劫外關

雙泯

 不見人牛不見踪  清風明月滿長空
 太平休用歌堯令  枯木重開花一叢

桐月菴大師和牧牛圖頌(師諱妙用號玄微)

未牧

 黑雲低處一聲哮  足底程途那信遙
 童子個時將貫索  未嘗留意惜良苗

初調

 鼻孔今朝始受穿  十分狂性只宜鞭
 要渠了了尋常事  不管通身黑業牽

受制

 蹊徑於今不枉馳  鞭繩緩緩肯相隨
 家山水草隨時給  信步風流也不疲

迴首

 綠楊堤畔碧溪頭  景自晴和風自柔
 水牯轉頭初自肯  月明歸路謾遲留

馴伏

 那裏隨來過這邊  左盤右轉摠安然
 黃鸎呌得山花咲  聲色中能不被牽

無碍

 脫落虗空萬象如  人牛浪蕩不相拘
 鞭繩颺下無些子  引興梅花一調餘

任運

 我自悠然一覺中  任渠草徑玩纖茸
 落花沒膝春山晚  猶潑紅霞錦繡濃

相忘

 白雲拖過月明中  月與雲和一色同
 智境此時都不會  何論南北與西東

獨照

 家破蕭然四壁閒  於今雲淨月明間
 固非往日程途事  尚好挨身拶過關

雙泯

 劇盡何方覔影蹤  不應空裏鏤虗空
 有誰道露堂堂地  蜂蝶痴迷花底叢

一指菴大師和牧牛圖頌(師諱明海號香幢)

未牧

 東奔西觸縱狂哮  越嶺盤溪不憚遙
 眼底只貪畦畔艸  那知回首有靈苗

初調

 幾年鼻孔未經穿  今日收來始著鞭
 揑定索頭無少緩  一回入草一回牽

受制

 頑皮且喜罷驅馳  我步溪邊他亦隨
 只恐柳絲拴不住  孜孜照管略無疲

回首

 一自牽歸這一頭  幾將鞭杖驗剛柔
 而今蹈還家路  嬾聽枝頭黃栗留

馴伏

 幾處低坡淺水邊  相依相狎意陶然
 山雲欲暮歸村舍  宛轉隨人不用牽

無碍

 水草尋常事事如  任渠飲嬾相拘
 笛聲喚醒珊瑚月  狼藉清光一點餘

任運

 緩步春山平麓中  風和日暖草蒙茸
 鼾𪖙一枕藤蘿石  不管岩花色淡濃

相忘

 通身皎潔片雲中  明月蘆花未許同
 謾道玉樓牕曉  金烏猶在海門東

獨照

 牛自空兮人自閑  翛然獨步水雲間
 尚湏驀地翻身轉  靠倒窮途最後關

雙泯

 皮毛蓑笠了無踪  一片寒光墮碧空
 烟雨故園消息斷  百花何處聞芳叢

[車*度]轢道人嚴大參和牧牛圖頌

未牧

 雲山堆裏一聲哮  頭角宛然家信遙
 滿地閒花都踏遍  那知異草并良苗

初調

 生獰如虎鼻難穿  賴得牧童有索鞭
 不是一番施辣手  個時劣性恐難牽

受制

 熟徑難忘欲逞馳  芒繩在手緊相隨
 豈容逐草尋芳去  晝夜拘拴不憚疲

迴首

 暫時落草即迴頭  雲凍霜寒足
 欲緩鞭繩尤未緩  鄉關不到且拘留

馴伏

 高深蹊徑曲無邊  相押相馴信然
 楊柳陰斜紅日轉  鼻頭繩斷不須牽

無碍

 水草皇王總自如  何須特地苦相拘
 山童撒手先高坐  牛亦安然閒有餘

任運

 信步行來到此中  山前山後草茸茸
 放渠散走陂塘去  不似當年狂興濃

相忘

 太平氣象月明中  爾我家山色色同
 袖手低眉忘管帶  不知西去與來東

獨照

 蹤跡寥寥獨個閒  渾然出處那其間
 自歌自唱空山下  多少痴人認過關

雙泯

 人牛謾說絕形蹤  何異吹風欲滿空
 若問還源親的旨  參天荊棘亂叢叢

[車*度]轢道人再和牧牛圖頌

未牧

 牟牟聲响是渠哮  欲覔頭踪轉展遙
 狹路相逢剛識得  甘心饑餓不甞苗

初調

 孃生鼻孔未經穿  痛處針錐痛處鞭
 漫道牧童施毒手  恐渠馳逐倍加牽

受制

 古路凄凄作麼馳  他山岐曲肯相隨
 痴兒不把繩頭放  牢繫虗空徒自疲

迴首

 自從蹈著這源頭  骨力雖剛毛色柔
 日薄虞淵歸意急  肯貪蒭艸故淹留

馴伏

 蹄跡團團古岸邊  飢飡渴飲恣悠然
 東來西往皆平貼  出外歸家總不牽

無碍

 嶺頭溪畔自如如  竪走橫眠更不拘
 水草國王隨分給  本來無欠亦無餘

任運

 牛兒閒放此山中  臥草眠花飽綠茸
 圜圚從來渠不入  逍遙自在興偏濃

相忘

 人牛共住碧岩中  到處溪山雲月同
 猿鳥自啼花自咲  水流西去岸移東

獨照

 脫盡皮毛得自閒  翛然獨步水雲間
 可憐無限英靈漢  開眼堂堂入死關

雙泯

 處處逢渠沒影踪  碧天雲淨月輪空
 個中多少風流趣  寶鴨香消錦繡叢

[車*度]轢道人三和牧牛圖頌

未牧

 黎然體色驀然哮  震地驚天用不遙
 嚼盡山花吸盡水  不留常住一莖苗

初調

 鼻孔撩天不受穿  誰能下手妄加鞭
 牧童縱有繩頭在  枉費功夫著力牽

受制

 牛兒有脚自驅馳  堪咲盲兒步步隨
 泥水溪深渾不染  牽他入草得毋疲

迴首

 轉腦旋蹄錯路頭  何分頑劣與剛柔
 驀然直去家鄉到  不必淹淹在外留

馴伏

 散誕溪邊與艸邊  要騎要下任安然
 索頭盤結牛頭上  到處為家不用牽

無碍

 柳栢花街到處如  犯人苗稼又何拘
 橫衝直撞都無碍  窠臼掀翻無剩餘

任運

 夜半歸來月正中  三生石上草茸茸
 太平休斬痴頑漢  一任橫吹鐵笛濃

相忘

 [○@人][○@牛][○@│]這○中  黑白元來一色同
 我不似渠渠似我  誰分南北與西東

獨照

 牧他屎屁不曾閒  鞭向無生眨眼間
 有意氣時添意氣  何妨一鏃破三關

雙泯

 泥牛入海杳無蹤  木馬嘶風向碧空
 個事若何重話會  花開鐵樹閙叢叢

跛道人如念牧牛圖頌(有序)

諸佛垂迹。祖師西來。無非發明此事。拈搥竪拂。熱棒熱喝。單提向上機輪。普明禪師假人法。重設牧牛圖頌。[車*度]轢居士報佛恩。復興祖佛道場。大禪師錦上鋪花。跛道人龍點眼。長安風月貫今古。那箇男兒不丈夫。阿呵呵。好大哥。

未牧

 頭角崢獰恣意哮  溪山踏遍路迢遙
 牧童不把牛穿鼻  難保狂心不犯苗

初調

 繩頭在手鼻兒穿  性劣難調緊著鞭
 從此一番休放緩  牧童須是要頻牽

受制

 劣性調柔漸息馳  牽來步步相隨
 牧童猶把精神抖  到此渾然不覺疲

回首

 顛狂心盡始回頭  功用無間牛自柔
 信手牽歸明月下  免從水草又停留

馴伏

 不計山邊與水邊  了然無事自安然
 森羅萬象渾閑事  從此牛兒不用牽

無碍

 獨露堂堂意自如  安眠穩坐無拘
 牧童短笛閑拈弄  一曲橫吹樂有餘

任運

 識破元來只此中  閑花野草任茸茸
 東西南北無遮障  拍手高歌興正濃

想妄

 白牛只在白雲中  渴飲饑飡總是同
 閑著山童石上立  此間那復問西東

獨照

 牛兒無跡地閑閑  明月團圞只此間
 自有一雙窮相手  一拳直透萬重關

雙泯

 人牛俱泯杳無蹤  水在長江月在空
 猿抱子歸青嶂裡  鳥花落碧嵓叢

無依道人和牧牛圖頌(徐諱昌治號覲周)

未牧

 頭角未露一聲哮  自在縱橫去路遙
 黑白始分牝牡相  生來柔順長靈苗

初調

 順性今朝也受穿  何煩童子又加鞭
 線索在手隨時轉  到處風光無掛牽

受制

 踏著溪山便騁馳  朝行暮宿緊相隨
 一回飲水一回脹  悠悠負載不辭疲

回首

 堪悲烈性不回頭  幸得天生稟性柔
 遍界落花忘踐履  烟雲客路莫停留

馴伏

 不分內外與中邊  束縛無拘意灑然
 信步行來皆坦道  騰騰任運總無牽

無碍

 萬別千差性本如  超群惟此性無拘
 一身負荷皆全力  本分何曾有欠餘

任運

 暫爾息肩臥雲中  忽長新芽生意茸
 引重致遠隨意適  箇中獨步興偏濃

相忘

 忽忘管帶太虗中  渴飲饑餐處處同
 物我盡捐知解淨  如日西升夜落東

獨照

 得安閒處且安閒  不留轍跡在人間
 瞥爾英明了達去  踢倒銀山鐵壁關

雙泯

 隔墻清聽絕無踪  形影孤寒照碧空
 窓楞過渾無事  又何精舍竹林叢

牧公道人項真本和牧牛圖頌

未牧

 青山綠水恣咆哮  四顧三回路轉遙
 只管貪程為太速  何知日用犯佳苗

初調

 纔見牛兮驀鼻穿  麤浮習氣急加鞭
 那時掘強橫馳走  把定繩頭好一牽

受制

 四蹄今息奔馳  放去收來無不隨
 且喜鞭繩猶把握  牧童何肯自為疲

回首

 溪山踏徧自回頭  熟處生時性漸柔
 鼻貫一條成底事  不勞腕力暫相留

馴伏

 左盤右轉碧溪邊  撇下鞭繩樂自然
 幾度綠楊歸夜月  山童高臥竟忘牽

無碍

 掉尾擎頭適自如  縱橫脫略有何拘
 悠然一曲寒崖上  短笛吹開物外餘

任運

 飢飡渴飲絕邊中  倦即和雲臥草茸
 驟步任教青嶂外  滿腔風月興偏濃

相忘

 人牛共住此山中  動轉施為絕異同
 我本是渠渠即我  不知南北與西東

獨照

 牛無方所牧童閒  懶把虗名落世間
 盡大地來無我我  不消彈指透重關

雙泯

 人牛兩盡沒形踪  今古相酧劫亦空
 本地風光一段事  歲寒松栢翠叢叢

巨徹禪師和牧牛圖頌(師諱寂暹)

未牧

 縱頑恃劣逞咆哮  遽隔鄉關十萬遙
 客路茫茫雲霧黑  無明草長蔽靈苗

初調

 爾慣狂馳我慣穿  一回繩繫幾回鞭
 拖泥帶水忘晨夕  痛徹心頭猛力牽

受制

 把定繩頭禁枉馳  行行住住緊相隨
 施為動轉憑渠力  從此心神爾不疲

迴首

 繫轉從前這一頭  消融劣性至溫柔
 波光雲影香風度  柳岸花溪得意留

馴伏

 灑落殘山剩水邊  縱橫收放總恬然
 歸途坦蕩渾無滯  所欲從心了不牽

無碍

 霽月光風得晏如  牛閒何物可相拘
 山童箕踞長松下  一曲無生笛尚餘

任運

 閒閒不繫有無中  任運餐憑空翠茸
 野鳥競啼花競笑  黑甜石上味深濃

相忘

 白淨牛全在個中  渾忘爾我本然同
 溪山是處堪憑眺  南北無拘西與東

獨照

 生涯廓徹賣清閒  空手高擡到此間
 滿口難酧無比價  幾人買過劫前關

雙泯

 韜光晦迹絕遺蹤  不二人牛泯太空
 無極香風流劫外  莫教蜂蝶誤花叢

巨徹禪師和白牛圖頌(師諱寂暹)

失牛(白牛在西面西。童子在東面東。)

 牛尚牛兮童尚童  童牛背向各西東
 纖塵不隔何霄壤  曠劫來今枉自懵

尋牛(主人問牛所在。童子茫然失措。更有一人自西而來。以手遙指。)

 忽向山童問白牛  山童罔措不知求
 傍人識得牛蹤跡  指點山童急轉頭

見迹(童子向西急走。田中多見牛跡。)

 堤回陌轉向溪西  一路深蹄間淺蹄
 端的新知尋舊識  人牛到此兩無迷

見牛(白牛穩臥田中。童子遙見歡喜。)

 行盡山村過水村  草中忽見白牛蹲
 欣欣穩步方輕快  喘息初調與細論

得牛(白牛從容起立。童子喜撫其背。)

 涉溪山豈憚勞  白牛頓獲價彌高
 快心久別重相契  善撫從容喜伏弢

護牛(童子閒坐石上。白牛飲自適。)

 牛適人閒却瘦肥  風清月白久忘飢
 幽香野綠盈山谷  幾度朝暉映夕暉

騎歸(夕陽在山。白牛歸宿。童跨牛背。吹笛自樂。)

 放曠騎歸世所稀  柳絲鞭影任風揮
 山童吹徹無生曲  笛韻餘暉入禁闈

忘牛(明月在天。牧童拍手自歌。)

 白牯渾忘無剩蹤  踈狂牧竪嘯孤峯
 山河倒映蟾蜍轉  玉露泠泠光影重

雙泯(人牛俱不見。惟一圓相。)

 樓閣重重彈指開  本無餘欠七般財
 空傳五十三家醜  泯却人牛大夢回

入廛(童子向東前行。白牛相隨在後。)

 賣弄閒閒白牯牛  入廛垂手恣遨遊
 同流九界慈風度  心佛眾生無別求


【經文資訊】卍新續藏第 64 冊 No. 1271 十牛圖和頌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卍新續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CBETA 掃瞄辨識,台灣某大德提供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回上層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