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卷

卍新纂大日本續藏經 第63冊
No.1257 博山禪警語 (2卷)
【明 元來說 成正集】
第 2 卷

 

博山和尚參禪警語卷之下

雲門云。有一般掠虗漢。食人涎唾。記得一堆一擔骨董。到處馳騁驢唇馬嘴。誇我解問十轉五轉。饒你從朝問到夜。論劫恁麼還曾夢見麼。

評。雲門當時正罵十者一二人而。今時紛紛皆是。何曾向衲衣下體究。設或坐片嚮之時。不是昏沉。便是散亂。盖為一肚子落索吐不去。割不斷。若是個伶俐的漢。纔聞恁麼舉。具大慚愧始得。

雲門示眾云。諸兄弟。切莫容易過時。大須仔細。古人大有葛藤相為處。祇如雪峰道。盡大地是汝自。夾山道。百草頭上薦取老僧。閙市裏識取天子。洛浦云。一塵纔起。大地全収。一毛頭獅子。全身總是。汝把取飜覆思量看。日久歲深。自然有箇入處。

評。此三段語牽你入門。要你肯入。不然盡在鬼窟裡作活計。你若入得門。自然怗怗底。不見有山河大地。不見有自。薦與不薦。是兩頭語。

雲門云。光不透脫。有兩般病。一切處不明。面前有物是。又透得一切法空。隱隱地似有箇物相似。亦是光不透脫。又法身亦有兩般病。得到法身。為法執不忘。見猶。坐在法身邊是一。直饒透得法身去。放過即不可。仔細點檢將來。有甚麼氣息。亦是病。

評。此病全在境量上作活計。不曾坐斷。不曾透脫。不曾得轉身吐氣。這裏若別生異念。則成魔作怪有分在。

玄沙云。夫學般若菩薩。須具大根器。有大智慧始得。若有智慧。即今便出脫得去。

評。大根器者。一聞千悟。得大總持。說箇出脫字。早是方便之辭也。何以故。從來不曾繫縛故。

玄沙云。若是根機遲鈍。直須勤苦。日夜忘疲。無眠失食。如喪考妣相似。恁麼急切。盡一生去。更得人荷挾。尅骨究實。不妨易得搆去。且況如今誰是堪任學底人。

評。盡大地人都堪任。惟除無知不具信根者。縱是釋迦佛放光動地。其柰爾何。

玄沙云。仁者。莫祗是記言記語。恰似念陁羅尼相似。蹋步向前來。口裏哆哆啝啝。被人把住詰問著。沒去處。便嗔道。和尚不為我答話。恁麼學事。大苦。知麼。

評。記言語者。謂之雜毒入心。礙正知見。世間讀書人記文字多。便不能融化。何況究出世法。肯食他人涎唾耶。

玄沙云。有一般坐繩牀和尚。稱善知識。問著搖身動手。點眼吐舌瞪視。

評。此等之流。通身是魔。通身是病。到臘月三十日。未免閙去在。

玄沙云。更有一般說昭昭靈靈。靈臺智性。能見能聞。向五蘊身田裏作主宰。恁麼為善知識。大賺人。知麼。我今問汝。汝若認昭昭靈靈是汝真實。為甚麼瞌睡時又不成昭昭靈靈。若瞌睡時不是。為甚麼有昭昭時。汝還會麼。這箇喚作認賊為子。是生死根。妄想緣氣。

評。此是弄精魂漢。瞌睡時既做不得主。生死到來作麼生折合。一生胡亂做去。豈但哄人。皆自哄耳。

玄沙云。汝今欲得出他五蘊身田主宰。但識取汝秘密金剛體。古人向汝道。圓成正遍。遍周沙界。

評。秘密金剛體。即圓成正遍。遍周沙界。分明向汝道。須是全身拶入始得。

玄沙云。佛道閑曠。無有程途。無門解脫之門。無意道人之意。不在三際。故不可昇沉。建立乖真。非屬造化。

評。若會得此意。不費纖毫功行。立地成佛。還多了箇成字。

玄沙云。動則起生死之本。靜則醉昏沉之鄉。動靜雙泯。即落空亡。動靜雙収。顢頇佛性。

評。行人多厭動取靜。靜久復思動。須剔起眉毛。打破動靜窠臼。始是道人用心也。

玄沙云。必須對塵對境如枯木寒。臨時應用。不失其宜。鏡照諸像。不亂光輝。鳥飛空中。不雜空色。

評。如枯木寒。盖無心不失其宜。盖應物豈與心泯智者同日而語哉。其不亂光輝。不雜空色云云。自彼於我何為。

玄沙云。所以十方無影像。三界絕行縱。不墮往來機。不住中間意。箇中纖毫道不盡。即為魔王眷屬。句前句後。是學人難處。所以一句當天。八萬門永絕生死。

評。此語貴在一句當天八萬門。盡十方世界無纖毫空缺處。無纖毫影像。無纖毫行迹。可謂光爍爍。活潑潑。佛祖眾生沒處安著生死二字。是阿誰恁麼道。

玄沙云。直饒如秋潭月影。靜夜鐘聲。隨扣擊以無虧。觸波瀾而不散。猶是生死岸頭事。

評。坐禪人萬一不到恁麼田地。到得尚是生死岸頭事。須是自尋箇活路始得。

玄沙云。道人行處。如火銷氷。終不却成氷。箭既離弦。無返回勢。所以牢籠不肯住。呼喚不回頭。古聖不安排。至今無處所。

評。道人之心。合當如是。將此段細抹。將來自然省力。沾連些兒不得。若將識心湊泊。正所謂因地不真。果招迂曲。

玄沙云。今時人不悟箇中道理。妄自涉事涉塵。處處染著。頭頭繫絆。縱悟。則塵境紛紜。名相不實。

評。處處染著。頭頭繫絆。只是究心不切。命根不斷。不肯死去。真正參學人。如過蠱毒之鄉。水也不可沾著一滴。始得箇徹頭。

玄沙云。便擬凝心念。攝事歸空。閉目藏睛。纔有念起。旋旋破除。細想纔生。即便遏捺。如此見解。即是落空亡外道。魂不散底死人。冥冥漠漠。無覺無知。塞耳偷鈴。徒自欺誑。

評。病在不起疑情。不究公案。不肯全身入理。只是將識心遏捺。縱是澄澄湛湛。畢竟命根不斷。終不是做工夫人。

玄沙云。仁者。莫祇長戀生死愛網。被善惡業拘將去。無自由分。饒汝鍊得身心同虗空去。饒汝到精明湛不搖處。不出識陰。古人喚作如急流水。流急不覺。妄為恬靜。

評。識心不斷。縱鍊得身心如虗空。終被惡業牽引去。精明湛不搖處。正是識陰。如何免得生死。總而言之。不究徹大理。悉是虗妄。

玄沙云。恁麼脩行。盡出他輪迴不得。依前被輪迴去。所以道。諸行無常。直是三椉功果。如是可畏。若無道眼。亦不究竟。

評。總収上數段法語。皆非究竟。三椉行人縱行六度萬行。皆生滅法。於實際理地。且喜沒交涉。

徑山云。今時有一種外道。自眼不明。只管教人死獦狙地休去歇去。若如此休歇。到千佛出世。也休歇不得。轉使心頭迷悶耳。

評。不肯起疑情。則命根不斷。命根既不斷。休亦不去。歇亦不得。即此休歇二字。便是生死根本。縱百劫千生。終無了底日子。

徑山云。又一等人。教人隨緣管帶。忘情默照。照來照去。帶來帶去。轉加迷悶。無有了期。

評。既有能帶之心。所照之境。能所對立。非妄而何。若以妄心為參究。便於自心不得自在。只須坐斷兩頭。能所不立。則礙膺之物如桶底脫矣。

徑山云。又一等人。教人是事莫管。只恁麼歇去。歇得來情念不生。到恁麼時。不是冥然無知。直是惺惺歷歷。這般底更是毒害。瞎却人眼。不是小事。

評。只饒到惺惺歷歷。此是對寂之法。非參究耶。若參究。直欲發明大事。既不如是。豈非毒害者哉。

徑山云。不問久參先達。若要真箇靜。須是生死心破。不著做工夫。生死心破。則自靜也。

評。疑情發得起。則生死心凝結在一處。疑情破則生死心破。於此破處求其動相了不可得。

示疑情發不起警語

做工夫。疑情發不起。便欲尋行數墨。檢討文字。廣求知解。將佛祖言教一串穿過。都作一箇印子印定。纔舉起一則公案。便作道理會去。於本參話頭上不能發起疑情。逢人難問著則不喜。此是生滅心。非禪也。或隨聲應答。竪指擎拳。引筆疾書偈頌。開示使人參究。亦有意味。自謂得大悟門。殊不知疑情發不起。皆是識心使然。若肯一念知非。全身放下。見善知識。求箇入路則可。不然生滅心勝。久之則成魔著。殆不可救。

做工夫。疑情發不起。於境緣上生厭離。喜到寂靜無人處坐去。便覺得力。便覺有意思。纔遇著些動處。心即不喜。此是生滅心。非禪也。坐久則與靜境相應。冥然無知。絕對絕待。縱得禪定。凝心不動。與諸小乘何所異也。稍遇境緣則不自在。聞聲見色則生怕怖。由怕怖故。魔得其便。由魔力故。行諸不善。一生脩行都無所益。皆是最初不善用心。不善起疑情。不肯見人。不肯信人。於靜謐處強作主宰。縱遇善知識。不肯一念知非。千佛出世。其柰爾何。

做工夫。疑情發不起。將情識妄想心遏捺。令妄心不起。到無起處。則澄澄湛湛。純清絕點。此識心根源終不能破。於澄湛絕點處都作箇工夫理會。纔遇人點著痛處。如水上捺葫蘆相似。此是生滅心。非禪也。盖[宋-木+取]初不肯參話頭。起疑情。縱遏捺得身心不起。如石壓草。若死得識心成斷滅去。正是落空亡外道。若斷滅不去。逢境緣時即引起識心。於澄湛絕點處便作聖解。自謂得大悟門。縱則成狂。著則成魔。於世法中誑妄無知。便起深孽。退人信心。障菩提道。

做工夫。疑情發不起。將身心器界悉皆空去。空到無管帶處。無依倚處。不見有身心。不見有世界。非內非外。總是一空。謂空便是禪。謂空得去便是佛。行也是空。坐也是空。空來空去。行住坐臥如在虗空中行。此是生滅心。非禪也。不著則成頑空。冥然無知。著則成魔。自謂大有悟門。殊不知與參禪沒交涉。若真是箇參禪漢。發起疑情。一句話頭如倚天長劍。觸其鋒者。即喪身失命。若不如是。只饒空得一念不起時。只喚作箇空無所知。非究竟耶。

做工夫。疑情發不起。遂將識心揣摩。把古人公案胡亂穿鑿去。謂是全提。謂是半提。謂是向上。謂是向下。是君是臣。是兼帶語。是平實語。自謂見解人所不及。縱一一說得道理。與古人一口吐氣。此是生滅心。非禪也。殊不知古人一語一言如嚼綿絮團。使人吞不下。吐不出。豈肯與人生出幾多解路。引起人識心耶。若疑情發得起。全身拶入。去此解路識心。不待你死去。自然怗怗地。

做工夫。疑情發不起。將身心看破。純是假緣。其中自有一物往來。能動能靜。無形無相。於六根門頭放光動地。散則遍周沙界。収則不立纖塵。向這裏一認認定。不肯起疑情。不肯參究。便謂了事人。此是生滅心。非禪也。殊不知生死心不破。將此等為快意。正是弄識神。一朝眼光落地。便作不得主。隨識神牽引去。隨業受報去。若善業多。則生在人間天上。到四相五衰逼將來。便謂佛法無靈驗。由此謗法。墮在地獄.餓鬼道中。出得頭來。知是幾多劫數。以此觀之。參禪全要見人。若自作主宰。總用不著。

做工夫。疑情發不起。便認定箇眼能見。耳能聞。舌能譚。鼻能嗅。手能執著。脚能運奔。是自一靈真性。向這裡度量。謂是悟門。逢人則瞪眼側耳。手指脚踢。以為佛法。此是生滅心。非禪也。古人喚作如發癎病相似。又云在曲盝牀上弄鬼眼睛相似。弄來弄去。弄到四大分散時則弄不去。更有一等惡見。以此為奇特。代相傳。受人供養。無慚無愧。逢人問法。則大喝一聲。大笑一場。殊不知從來未曾參究。命根未斷。縱行善事。都是魔業。非究竟耶。

做工夫。疑情發不起。便欲做有為功行。或做解脫。或行苦行。冬不爐。夏不扇。人來乞衣。便全身脫去。甘心凍死。謂之解脫。人來乞食。便自不食。甘心餓死。謂之解脫。更有種種。不可具說。總而論之。皆是勝心所使。誑惑無知。彼無知者。謂是活佛。謂是菩薩。盡其形命。承事供養。殊不知佛戒中謂之惡律儀業。雖是持戒。步步結罪。又有一等。燒身燃臂。禮佛求懺。謂之功課。於世法中亦是好事。參究分中當得甚麼事。古德云。切莫向他機境上求。謂禮佛是機境。求懺是機境。佛法中一切好事悉機境也。不是教你不行此一切善事。但用心一處。此一切善事悉能助發。滋培善根。他日道眼忽開。燒香掃地皆佛事耳。

做工夫。疑情發不起。便欲散誕去。便欲活潑去。逢人則自歌自舞。自歡自樂。或水邊林下吟咏笑談。或市井街坊橫行直撞。自謂是箇了事人。見善知識開叢林。立規炬。或坐禪。或念佛。或行一切善事。則撫掌大笑。生輕慢心。謗凟心。自不能行道。障人行道。自不能[言*奉]經禮懺。障人諷經禮懺。自不能參禪。障人參禪。自不能開叢林。障人開叢林。自不能說法。障人說法。凡有善知識出世。設幾個難問。向人天眾前多答一句。多問一句。喝一聲。打一掌。善知識見彼做鬼戲相似。或不理會。他便向人道某善知識不會這箇道理。苦哉。苦哉。此是生滅心勝。久之則攝入魔道。造無窮深孽。受魔福盡。墮無間獄。雖是善因。而招惡果。悲夫。

做工夫。疑情發不起。覺得同眾人動止不便。太拘束。太煩紊。便欲向深山無人處住靜去。或向一間房屋裏住靜去。初則硬作主宰。閉目凝心。跏趺合掌。硬硬做去。或一年二年。一月兩月。不見下落。又有一等。坐得三兩日便坐不住。或看書。或散誕。或做偈做詩。或關門打睡。外現威儀。內成流俗。更有一等惡少年。不識廉恥。不信因果。潛行貪欲。逢人則恣口肆意。誑妄無知。自言我曾見善知識來。我得上人法。使無知者信受。與彼通好。或結為道友。或招為徒弟。上行下效。自不知非。不肯返省。不肯見人。妄自尊大。大妄語成。此輩名為可怜憫者。今時厭大眾。求私室。寧不寒心者哉。若真正學道人。慎勿萠此念。正好向眾人中參究。彼此警覺。縱不悟道。決不陷到這般田地。學者不可不警也。

示疑情發得起警語

做工夫。疑情發得起。與法身理相應。見盡大地光皎皎地。無絲毫障礙。便欲承當箇事。不肯撒手。坐在法身量邊。由此命根不斷。於法身中似有見地。似有受用。殊不知全是子想。古人喚作隔身句。既命根不斷。通身是病。非禪也。到這裏。只須全身拶入。承當箇大事。亦不知有承當者。古德云。懸崖撒手。自肯承當。絕後再甦。欺君不得。若命根不斷。全是生滅心。若命根斷去。不知轉身吐氣。喚作墮身死漢。非究竟耶。這些子道理不難會。自是行者不肯見人。若遇著善知識。磕著痛處。當下知歸。其或未然。則伏尸萬里也。

做工夫。疑情發得起。與法身理相應。攪渾世界。得波翻浪湧一段受用。行人躭著此受用。推不向前。約不退後。由此不得全身拶入。如貧人遇著座黃金山相似。了了明明知得是金。不能隨手得用。古人喚作守寶漢。通身是病。非禪也。到這裡。只須不顧危亡。始得與法相應。天童所謂普周法界渾成飯。鼻孔纍垂信飽參。若不得鼻纍垂。如坐在飯籮邊餓殺。大海裡渴殺。濟得甚麼邊事。所以道。悟後只須見人。如古德悟後見善知識。大有樣子。若自承當箇事。不肯遇人抽釘拔楔。皆喚作自欺底漢耳。

做工夫。疑情發得起。與法身理相應。看山不是山。見水不是水。盡大地畐塞塞地。無纖毫空缺處。忽生一箇度量心似。障了面前。障了身心。提亦不起。撲亦不破。提起似有。放下似無。開口吐氣不得。移身換步不得。正恁麼時亦不得。到這裡。通身是病。非禪也。殊不知古人用心純一。疑情發得起。看山不是山。見水不是水。不生度量心。不起別念。硬硬逼拶去。忽朝打破疑團。通身是眼。看山依舊山。見水依舊水。山河大地從甚麼處得來。求纖毫悟迹了不可得。到恁麼田地。只須見人。若不見人。枯木巖前。岐路中更有岐路。到此不蹉蛇。不被枯木樁絆倒者。博山與他結箇同參。

做工夫。疑情發得起。與法身理相應。便沉沉寂寂去.休去.歇去.一念萬年去。將疑情鈍置法身理中。不得受用。一向死去無回互。無管帶。沒氣息。全被死水裏浸殺。自謂之極則。通身是病。非禪也。石霜會下如此用工者極多。縱坐脫立亡。不得受用。若受得鉗錘。知得痛痒。轉得身。吐得氣。便是人。若不知痛痒。雖會得法身句。只饒坐斷十方。有甚用處。天童所謂坐斷十方猶點額。密移一步看飛龍。古人大有警語為人處。大有葛藤相委悉。自是人不肯打徹。欲學善知識在人叢馬踏之中千自由。百自在。得不難乎。

做工夫。疑情發得起。與法身理相應。坐到湛不搖處。淨躶躶。赤灑灑。沒可把。便放身去。不識得轉位就機。向這裏強立主宰。滯在法身邊。通身是病。非禪也。洞山云。峯巒挺異。不停機。靈木迢然。鳳無依倚。當知峰巒靈木四箇字太煞玄奧。不是乾地。不停無依四箇字太煞活潑。不是死獦狚地。若不究到玄奧處。則不知入理之深。若不到活潑處。則不識旋機之玅。道人用心。用到無可用處。正好見人打飜漆桶。得箇徹處。豈可抱愚守株。滯在一隅。甘心做籠中之退毛之鳳哉。

做工夫。疑情發得起。與法身理相應。面前隱隱地。似有箇物相似。將此隱隱地疑來疑去。樁定箇前境。便自謂入得法身理。見得法界性。不知此等揑目所成。通身是病。非禪也。若真箇入理之人。世界[澗-日+活]一丈。古[澗-日+活]一丈。橫身當宇宙。求其根塵器界了不可得。又將何為身。將何為境。將何為物。將何為隱隱地。雲門亦指出此病。尚有多文。若明得此一種病。則下之三種病渙然氷釋矣。博山甞謂學者曰。法身中病最多。只須大病一場。始識得病根。假饒盡大地人參禪。未有一個不受法身病者。惟除盲聾瘖啞者不在此限。

做工夫。疑情發得起。與法身理相應。見古人道盡大地是沙門一隻眼。盡大地是自一點靈光。盡大地在自一點靈光裏。又引教中道一塵中含無邊法界真理。便向這裡領略去。不肯求進益。生不得。死不得。將此解路謂之悟門。通身是病。非禪也。殊不知縱與理相應。若打不脫。全是理障。墮在法身邊。何況被解心牽引。不能入理之深。這箇獼猴子揑不死。既死不去。又安得絕後再甦耶。當知[宋-木+取]初發疑情。便要與理相應。既與理相應。要得箇深入。既得箇深入。須向萬仞巖頭飜觔斗。打將下來。擺手出漳江。始是大人用心也。不然盡是掠虗漢。非當家種草也。

做工夫。疑情發得起。與法身理相應。行住坐臥如在日色裡。如在燈影裏。淡淡地沒滋味。或更全身放下。坐到水澄珠瑩之際。風清月白之時。正恁麼時。依正報中都成一片境去。清清淨淨。伶伶俐俐。自謂之究竟。不得轉身吐氣。不得入垂手。又不肯求人決擇。或向淨白界中別生出異念。謂之悟門。通身是病。非禪也。天童所謂清光照眼似迷家。明白轉身猶墮位。良以清光照眼。豈非水澄珠瑩。風清月白乎。明白轉身。更進得一步。只消似迷墮位四箇字一印印定。行人到此。又作麼生區處。只須有大轉變。拈一莖草作丈六金身用。未為分外。不然是釘樁搖櫓。漁父棲巢。喚作沒血氣漢。打死千個萬個有甚麼罪過。

做工夫。疑情發得起。與法身理相應。於法身邊生奇特想。見光見華。見種種異相。便作聖解。將此殊異之事衒惑於人。自謂得大悟門。殊不知通身是病。非禪也。當知此等殊異境像。或是自妄心凝結而成。或是魔境乘隙而入。或是帝釋天人變化試現。妄心凝結者。如脩淨土人。觀想不移念。忽見佛像.菩薩像等。如十六觀經中說。悉與淨土理合。非參禪要門。乘隙而入者。如楞嚴經中五蘊空時。行人心有所著。魔即隨意而現。變化試現者。如菩薩脩行時。帝釋化身現無頭鬼.無五臟鬼。菩薩無怖畏心。復現美女身。菩薩無愛染心。復現帝釋身禮拜云。太山可崩。海水可竭。彼上人者難動其心。故云野人伎倆有盡。老僧不見不聞無窮。若真參學人。縱白刃交加於前。無暇動念。何況靜定中不實境相耶。既與理相應。則心外無境。能觀心.所現境。又安在甚麼處。

做工夫。疑情發得起。與法身理相應。覺得身心輕安。動轉施為不相留礙。此是正偏道交。四大調適。瞥爾如是。非究竟耶。彼無知者。便放下疑情。不肯參究。自謂得大悟門。殊不知命根不斷。縱能入理。全是識心。以識心卜度。通身是病。非禪也。為入理不深。轉身太早。雖有深知。不得實用。縱得活句。正好向水邊林下保養含蓄。切不可躁進便欲為人。妄自尊大。當知[宋-木+取]初用心。疑情發得起。結任一團時。只待渠自迸開。始得受用。不然。稍有理致。便放下疑情。這裡定是死不去。定是打不徹。一生虗過。有參禪之名。無參禪之實。只饒入垂手。不妨更見大善知識。彼善知識者。是大醫王。能療重病。是大施主。能施如意。切不可生自足想。不欲見人。當知不肯見人。為執見。禪中大病。無過此者。

示禪人參公案警語

示董巖達空禪者

通達虗空翻白浪。好把家私都破蕩。有眼不見有耳聾。赤肉團中加痛棒。

從教白醭口邊生。佛法塵勞一坦平。正念針鋒劄不入。面皮鐵鑄沒人情。

非禮莫教輕動步。舉止安庠要回互。謾將知見妄疎親。拶碎疑團須玅悟。

不破疑團誓不休。放出溈山水牯牛。一朝驀鼻穿歸也。逈地遮天這一頭。

示峰頂智建禪者參無字公案

狗子佛性無。當下絕親疎。如入千尋浪。惟求赤尾魚。

有角非關鯉。無鬚不是渠。有無俱勦絕。直探驪龍珠。

又如四面火。前方一線餘。退步即燒殺。橫趨亦喪軀。

非停止。求生莫待徐。如入九重淵。如憑萬仞虗。

用意切如此。管取發靈樞。更有前程路。水到自成渠。

示知白禪者參乾屎橛公案

如何是佛。乾屎橛。大千世界一團銕。渾身坐在鐵團中。不得出時向誰說。白禮拜。復云。莫禮拜。只饒出得時。領取三十棒。

示智邲禪者參一句話頭在甚處起公案

一句話頭甚處起。滄海只教乾到底。一句話頭甚處去。春風觸著珊瑚樹。

不究去。只究起。石陷崖崩聾兩耳。十二時中步不移。如在刃鋒求住止。

只須觔斗打將來。靜陸平原方步武。男兒立志若如斯。誰道搏龍併捋虎。

有問臺山路若何。遙指前村驀直去。

示心陽居士參沒踪跡公案

沒踪跡。莫藏身。竪起脊梁祇麼行。銕壁銀山俱靠倒。幾回歡喜幾回嗔。

藏身處。沒踪跡。休向虗空尋鳥跡。放下娘生銕面皮。蒺蔾傾出黃金汁。

返復看。不教多。管甚眾生與佛魔。只教一口都吞盡。滴水翻成幾丈波。

行也參。坐也究。踢破指頭俱漏逗。倒騎銕馬上須彌。一生不著隨人後。

示照監院看萬法歸一公案

萬法歸一。一歸何處。竪起眉毛。如大火聚。生與同生。死與同死。行與同行。住與同住。頓起疑情。莫生怕怖。如臨大敵。不暇他顧。逢逆順境。須善回互。歸處不知。肯隨他務。撞破鐵圍山。蹲踞寶藏庫。瞬目與揚眉。全機彰露布。青州布衫重七斤。門前衣舊桃千樹。

示普週禪者參念佛公案

一句阿彌陀。如珠投濁水。珠投水自清。佛念妄即止。水自清。髭鬚可鑑絕纖塵。依稀識得娘生面。展似眉毛作麼生。妄即止。萬里澄潭不見底。碧玻璃上珊瑚枝。雪老氷枯祇這是。祇這是。念即空。三更初夜日通紅。寶池金地蓮花國。萬派全歸指顧中。指顧中。空此念。念空空念成一片。十萬程途當下知。根塵陰界摩尼殿。摩尼殿。光皎皎。佛法塵緣都照了。轉位旋機事若何。噫。生也不道。死也不道。

示觀如禪者看父母未生前公案

父母未生前。誰是本來面。放下銕心肝。提起吹毛劍。世法及塵緣。如蠓入猛。無量玅法門。參禪最靈驗。單提句話頭。不墮諸方便。萬別與千差。都來融一念。萬仞巖前。湛水渟渟。一帶空。閑雲片片。到此則心月孤圓。敢曰靈明顯現。光吞萬境境非光。却笑澄江淨如練。非如練。祇一線。更須入火重烹煉。穴細金針露鼻時。蘇州布也揚州絹。參。

示宗妙禪者以千日期參公案

善造道者千日功。趣向如吞栗棘蓬。淨白界中纔一念。須彌山隔在其中。一句話頭如銕橛。佛法塵勞都屏絕。昏沉散亂成團去。只須切上重加切。千日如同頃刻間。意路心思絕往還。放開兩足超然上。烈火層水總是閑。全身拶入無生國。玅出有無之軌則。逼塞虗空不顧人。始知大地如漆黑。飜身拄杖活如龍。透海穿山振古風。此是日旋三昧力。法界毫端用不窮。更有向上末後句。玄玅機微都不是。不向如來行處行。男兒自有冲天志。

答六雪關主問參公案行人話頭真切不落楞嚴五蘊魔外

細觀楞嚴五十種魔事。不出一箇看字。如色陰明白。銷落諸念。乃至是人則能超越劫濁。觀其所由。堅固妄想以為其本。即此堅固妄想。便不能融化。於妄想中精研。見希奇之事便作聖解。豈非著耶。如不作聖解。名善境界。不作即不著耳。又五蘊中總以妄想二字結之。最初一著便不能破。即此妄想便是魔之根蔕。其根本不除。挫其枝葉。令其不生。可乎。甚乃利其虗明。食彼精氣。悉妄想牽合。非魔從外來。苟涉于慎護。正所謂雪上加霜。火上益油耳。如受陰中虗明妄想。虗明亦妄想。盖最初未到求心不有之地。非妄而何。

如想陰中融通妄想。最初章云心愛圓明。即前妄根與境融通。便生愛著十種。悉云心愛等。盖天魔從圓境中來。與愛心偶含。作無邊魔業。安可救也。良以行人最先坐斷此一念。無心即無愛。無愛則著之一字何有耶。只如第九章云心愛入滅。貪求深空等。悉是魔業。亦最初妄心不破。正所謂蒸沙作飯。沙非飯本耶。

如行陰中幽隱妄想。盖行陰乃遷流不止為性。故云生滅根元。從此披露。為想陰盡。徹見行陰中根元。悉是生滅念念不停。行人不隨生滅遷流。故得凝明正心。爾時天魔不得其便。但於圓元中起計度。故窮其始末。有因無因等。既有計度。亡正徧知。計之一字。從幽隱中來。文云觀彼幽清。不能徹見源底也。

識陰中顛倒妄想。謂同分生機。倏然隳裂。六根虗靜。無復馳逸。虗靜為不馳逸。不馳逸為行陰盡耳。行陰既盡。見聞通鄰。互用清淨。故云窮諸行空。尚依識元。乃至精妙未圓。便生勝解。此十種悉以識心而生勝解。既作勝解。違遠圓通。生諸種類矣。禪門中善用心者。俱不相涉。

思大云。十方諸佛被我一口吞盡。何處更有眾生可度。此是佛祖位中留渠不住。邪魔外種其奈爾何。欲得不受其蝕。但全身入理。不待遣。不待護。妄想念盡。則魔業自盡矣。古德云。便好和根下一斧。免教節外又生枝。

答不執脩證不廢脩證問

吾宗門下毋論利鈍賢愚。但以信而入。既發起猛利心。如坐在鐵壁銀山。祇求迸出諸妄想心。悉不能入觀照。功行安將寄乎。果得一念迸開。如披雲見天。如獲故物。觀照功行亦何所施。祇貴參究之念甚切。其參究亦涉于功行。但不以功行立名。如看破世緣。切究至道。亦涉于觀照。但不以觀照立名。如圓覺云。惟除頓覺人。並法不隨順。若以觀照為事。則有能觀能照之心。必有所觀所照之境。能所對立。非妄而何。

以禪宗云。獨蹈大方。心外無境。將十方世界洎父母身心融成一箇。坐斷兩頭。始得箇入門。向上一路。更須自看。不然盡是鬼家活計。安可以脩證同日而語耶。果顢頇不到此地。即名自欺。此輩名為可憐愍者。寧堪齒錄也。南嶽云。脩證即不無。汙染即不得。即此不汙染之脩。可謂圓修。還著得箇脩字麼。即此不汙染之證。可謂圓證。還著得箇證字麼。如此則終日脩而無脩。埽地焚香悉無量之佛事。又安可廢。但不著脩證耳。九地尚無功用行。況十地乎。乃至等覺說法。如雨如雲。猶被南泉呵斥。與道全乖。況十地觀照。與宗門而較其優劣。可乎。

示參禪偈十首

 參禪須鐵漢  毋論期與限  咬定牙齒關
 只教大事辦  猛火熱油鐺  虗空都煑爛
 忽朝撲轉過  放下千斤祖

 參禪莫論久  不與塵緣偶  剔起兩莖眉
 虗空顛倒走  須彌碾成末  當下追本有
 生鉄金汁流  始免從前咎

 參禪莫莽鹵  行誼要稽古  一條弦宜心
 不遭岐路苦  拶碎黃龍關  拈却雲門普
 這個破落僧  從來不出戶

 參禪沒主宰  祇要心不改  萬彚及塵勞
 旋坌誰偢倸  堅硬可擎天  勇決堪抒海
 雖然未徹頭  管取前程在

 參禪須審細  莫把工程計  有條便扳條
 無條即扳例  不親佛與祖  管甚經和偈
 都來一口吞  心空始及第

 參禪發正信  信正魔宮震  片雪入紅爐
 赤身遊白刃  只尋活路上  莫教死水浸
 大散關忽開  倒[馬*夸]毗盧印

 參禪休把玩  倐忽時光換  至理及玄奧
 秦時鍍鑠鑽  咄哉丈夫心  著手還自判
 百年能幾何  莫待臨行亂

 參禪無巧拙  一念貴超越  識得指上影
 直探天邊月  劈開胷見心  刮去毛有血
 分明舉似君  不會向誰說

 參禪須趂早  莫待年紀老  耳聵眼
 朝在夕難保  生平最樂事  到此都潦倒
 佛法本無多  祇要今時了

 參禪莫治妄  治妄仍成障  譬欲得華鯨
 管甚波濤漾  至體絕纖塵  妄心是何狀
 謹白參禪者  斯門真可尚

博山和尚參禪警語卷之下(終)


【經文資訊】卍新續藏第 63 冊 No. 1257 博山禪警語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卍新續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台灣某大德提供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回上層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