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卷

卍新纂大日本續藏經 第30冊
No.600 法華經入疏 (12卷)
【宋 道威入注】
第 6 卷

下一卷
 

玅法蓮華經入疏卷第六

玅法蓮華經授記品第六

此品。是為中根人作譬說中。第四如來授記段也。良由中根聞法譬二周開三顯一。具足領解。如來述成。雖自知作佛。而時事未審。若蒙佛誠言。授其當果。劫國決定。近遠了莂。則大歡喜。今從佛授與得名。故言授記品也。梵音和伽羅。此云授記也。言授記者。亦云受記。受決。受莂。授是與義。受是得義。記是記事。決是決定。莂是了莂。皆授記義也。然諸經破受記。如淨名云。從如生得記耶。從如滅得記耶。如無生滅。則知無授記也。又思益云。願不聞記名。又大品云。受記是戲論。今經云何有授記耶。答。若見有記記人。此見須破。云無記也。若菩薩誓記。此記須與。不可專執淨名也。又世諦故記。第一義故無記。又三悉檀故記。第一義悉檀故無記也。不可以真難俗事。而守思益大品也。若約今經論破。須具五義。一破方便教所得近記。二破始記者生染著心。三為顯實理記無記相。四為未合記者。息希望心。五為宜聞破著得益者。故皆須破記。又衍門破小。以圓破偏。皆可論破義。但此品機應具足領解。佛述成竟。令時事決了。聞記獲益。八相誘物。悉檀逗會。是故明記也。當知今經有通途之記。如法師品初一句之記。若別與記。如三周後說者是也。又此經有三因之記。若正因記。如常不輕。若緣因記。如法師品十種供養。若了因記。如授三根人也。若正因記。名廣記。緣了記。名陿記也。又有遲記。如聲聞。速記如龍女。又有佛記。如此品文。或菩薩記。如常不輕。又有懸記。如化城品未來現在弟子是也。然他經。但記菩薩。不記二乘。但記善。不記惡。但記男。不記女。但記人天。不記畜。今經十界俱記。暢佛本懷也。若首楞嚴經。有四種記。今經具之。未發心與記。如常不輕品。發心。現前。無生。三種之記。三周是也。又瓔珞第九。有八種記中。今經有俱知。近覺遠不覺。及近遠俱覺三種記爾。以由今經實義暢。化圓顯露故也。又元諸佛本為大事因緣法華經故。出現於世。普令眾生。開示悟入佛之知見。至今經。大事顯。佛說竟。眾生入。暢佛本懷。眾生願滿。法應與記。如父遇子。豈不付財。又行人無量世行願。願在今佛。文云。其本願如此。故獲斯記。此兩緣是世界悉檀故記。又二乘聞經。改小入大。圓因足。因必招果故。如來與記。時眾咸知發願。願為生身法身內外眷屬。或願但生彼土饒益眾生。此兩是為人悉檀與記。又授二乘記。破欲退大入小菩薩。何者。若定有二乘。可退為小。今無二乘。何所可退。又破欲發二乘心者。彼證自捨。我何為取。又破未改小執者。聞便改小。又將證小。即不取證。此四是對治悉檀也。又無生現前。必由實解。開佛知見不謬。又明了佛性。故與授記。小乘入實。決定作佛。若爾一切眾生。亦有佛性。何不與記耶。然眾生但正無緣。今聞經信解。緣正具足。開佛知見。知佛性。見佛法。見佛性。此兩是第一義悉檀與記。故知此四記。攝上諸受記盡。上三段。皆以譬喻說之。此中授記請文。亦設譬喻也。此品大分為二。初正與中根三人授記。二許為下根宿世之說。初又二。先授迦葉。次授三人。竝皆有長行偈頌。迦葉長行為六段。

爾時世尊。說是偈。告諸大眾。唱如是言。我此弟子。摩訶迦葉。於未來世。當得奉覲三百萬億諸佛世尊。供養恭敬。尊重讚歎。廣宣諸佛無量大法。

此是第一明行因也。

於最後身。得成為佛。名曰光明如來。應供。正徧知。明行足。善逝。世間解。無上士。調御丈夫。天人師。佛世尊。

此明第二明得果也。

國名光德。劫名大莊嚴。

此是第三明劫國也。

佛壽十二小劫。

此是第四明壽命也。

正法住世。二十小劫。像法亦住。二十小劫。

此是第五明正像久近也。

國界嚴飾。無諸穢惡。瓦礫荊棘。便利不淨。其土平正。無有高下。坑坎堆阜。瑠璃為地。寶樹行列。黃金為繩。以界道側。散諸寶華。周徧清淨。其國菩薩。無量千億。諸聲聞眾。亦復無數。無有魔事。雖有魔及魔民。皆護佛法。

此一段是第六明國淨也。

爾時世尊。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

告諸比丘。我以佛眼。見是迦葉。於未來世。過無數劫。當得作佛。而於來世。供養奉覲。三百萬億。諸佛世尊。為佛智慧。淨修梵行。供養最上。二足尊。修習一切。無上之慧。

此四行。頌上行因也。

於最後身。得成為佛。

此半行。頌上得果也。

其土清淨。瑠璃為地。多諸寶樹。行列道側。金繩界道。見者歡喜。常出好香。散眾名華。種種奇妙。以為莊嚴。其地平正。無有丘坑。諸菩薩眾。不可稱計。其心調柔。逮大神通。奉持諸佛。大乘經典。諸聲聞眾。無漏後身。法王之子。亦不可計。乃以天眼。不能數知。

此六行明國淨。

其佛當壽。十二小劫。

此半行。即頌上佛壽。

正法住世。二十小劫。像法亦住。二十小劫。

此一行。偈頌正像也。

光明世尊。其事如是。

此半行總結。無劫國名耳。授迦葉記竟。次授三人記。

爾時大目犍連。須菩提。摩訶迦旃延等。皆悉悚慄。一心合掌。瞻仰尊顏。目不暫捨。即共同聲。而說偈言。

大雄猛世尊。諸釋之法王。哀愍我等故。而賜佛音聲。

此一行偈。三人正請。

若知我深心。見為授記者。如以甘露灑。除熱得清涼。如從飢國來。忽遇大王膳。心猶懷疑懼。未敢即便食。若復得王教。然後乃敢食。

此二行半。開譬請也。

我等亦如是。每惟小乘過。不知當云何。得佛無上慧。雖聞佛音聲。言我等作佛。心尚懷憂懼。如未敢便食。若蒙佛授記。爾乃快安樂。

此二行半。合上譬請也。

大雄猛世尊。常欲安世間。願賜我等記。如飢須教食。

此一行結上請。下三人記。各有行因得果。劫國壽命。法住數量。但旃延中無劫國名。餘並同也。

爾時世尊。知諸大弟子心之所念。告諸此丘。是須菩提。於當來世。奉覲三百萬億。那由他佛。供養恭敬。尊重讚歎。常修梵行。具菩薩道。

此明善吉行因相也。

於最後身。得成為佛。號曰名相如來。應供。正徧知。明行足。善逝。世間解。無上士。調御丈夫。天人師。佛世尊。

此明善吉得果之相。

劫名有寶。國名寶生。

此明劫國。

其土平正。玻瓈為地。寶樹莊嚴。無諸丘阬。沙礫荊棘。便利之穢。寶華覆地。周徧清淨。其土人民。皆處寶臺珍妙樓閣。聲聞弟子。無量無邊。筭數譬喻所不能知。諸菩薩眾。無數千萬億那由他。

此明善吉國淨。

佛壽十二小劫。

此明善吉壽命。

正法住世。二十小劫。像法亦住。二十小劫。其佛常處虗空。為眾說法。度脫無量菩薩。及聲聞眾。

此明善吉法住也。

爾時世尊。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

諸比丘眾。今告汝等。皆當一心。聽我所說。

此一行。頌上誡聽也。

我大弟子。須菩提者。當得作佛。號曰名相。當供無數。萬億諸佛。隨佛所行。漸具大道。

此二行。頌上行因也。

最後身得。三十二相。端正姝妙。猶如寶山。

此一行。頌上得果也。

其佛國土。嚴淨第一。眾生見者。無不愛樂。佛於其中。度無量眾。其佛法中。多諸菩薩。皆悉利根。轉不退輪。彼國常以。菩薩莊嚴。諸聲聞眾。不可稱數。皆得三明。具六神通。住八解脫。有大威德。其佛說法。現於無量。神通變化。不可思議。諸天人民。數如恒沙。皆共合掌。聽受佛語。

此六行半。頌上國淨。

其佛當壽。十二小劫。

此二句。頌上佛壽也。

正法住世。二十小劫。像法亦住。二十小劫。

此一行。頌上正像。授善吉記竟。

爾時世尊。復告諸比丘眾。我今語汝。是大迦旃延。於當來世。以諸供具。供養奉事八千億佛。恭敬尊重。諸佛滅後。各起塔廟。高千由旬。縱廣正等。五百由旬。以金銀瑠璃。硨磲碼碯。真珠玫瑰。七寶合成。眾華瓔珞。塗香。末香。燒香。繒葢幢幡。供養塔廟。過是後。當復供養二萬億佛。亦復如是。供養是諸佛。具菩薩道。

此上旃延行因之相。

當得作佛。號曰閻浮那提金光如來。應供。正徧知。明行足。善逝。世間解。無上士。調御丈夫。天人師。佛世尊。

此明旃延得果之相。

其土平正。玻瓈為地。寶樹莊嚴。黃金為繩。以界道側。妙華覆地。周徧清淨。見者歡喜。無四惡道。地獄餓鬼畜生阿修羅道。多有天人。諸聲聞眾。及諸菩薩。無量萬億。莊嚴其國。

旃延國淨。

佛壽十二小劫。正法住世。二十小劫。像法亦住。二十小劫。

佛壽像正。

爾時世尊。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

諸比丘眾。皆一心聽。如我所說。真實無異。

此一行。誡聽也。

是迦旃延。當以種種。妙好供具。供養諸佛。諸佛滅後。起七寶塔。亦以華香。供養舍利。

此二行。頌上行因也。

其最後身。得佛智慧。成等正覺。

此三句。頌旃延得果。

國土清淨。度脫無量。萬億眾生。皆為十方。之所供養。佛之光明。無能勝者。其佛號曰。閻浮金光。菩薩聲聞。斷一切有。無量無數。莊嚴其國。

此三行一句。頌上旃延國淨。授旃延記竟。

爾時世尊。復告大眾。我今語汝。是大目犍連。當以種種供具。供養八千諸佛。恭敬尊重。諸佛滅後。各起塔廟。高千由旬。縱廣正等。五百由旬。以金銀瑠璃。硨磲碼碯。真珠玫瑰。七寶合成。眾華瓔珞。塗香末香燒香。繒葢幢幡。以用供養。過是後。當復供養二百萬億諸佛。亦復如是。

此明目連行因之相。

當得成佛。號曰多摩羅栴檀香如來。應供。正徧知。明行足。善逝。世間解。無上士。調御丈夫。天人師。佛世尊。

此明目連得果之相。

劫名喜滿。國名意樂。

此明劫國也。

其土平正。玻瓈為地。寶樹莊嚴。散真珠華。周徧清淨。見者歡喜。多諸天人。菩薩聲聞。其數無量。

此明目連國淨。

佛壽二十四小劫。

此明佛壽。

正法住世。四十小劫。像法亦住。四十小劫。

此明目連法住久遠。

爾時世尊。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

我此弟子。大目犍連。捨是身。得見八千。二百萬億。諸佛世尊。為佛道故。供養恭敬。於諸佛所。常修梵行。於無量劫。奉持佛法。諸佛滅後。起七寶塔。長表金剎。華香伎樂。而以供養。諸佛塔廟。

此四行半。頌目連行因相。

漸漸具足。菩薩道。於意樂國。而得作佛。號多摩羅。栴檀之香。

此一行半。頌上得果。兼頌國名。

其佛壽命。二十四劫。

此半行。頌上佛壽也。

常為天人。演說佛道。聲聞無量。如恒河沙。三明六通。有大威德。菩薩無數。志固精進。於佛智慧。皆不退轉。

此二行半。頌國淨相。

佛滅度後。正法當住。四十小劫。像法亦爾。

此一行偈。明正像法住。上如來與四弟子授記文竟。

我諸弟子。威德具足。其數五百。皆當授記。於未來世。咸得成佛。我及汝等。宿世因緣。吾今當說。汝等善聽。

此二行半。許為下根。更說宿世。此人聞法譬。復見上中受記。而猶疑不了。深生愧耻。欲增進其道。先許總記。更說宿世因緣。上從第二卷經。爾時舍利弗白佛言世尊。我今無復疑悔。訖此文。是如來為中根人。作譬喻說中。四段文竟。後品。為下根作宿世說也。

玅法蓮華經化城喻品第七

釋化城喻品者。夫化者神力所為也。以神力故。無而欻有。名之為化。防非禦敵。稱之為城也。當知內合二乘涅槃者。權智所為也。以權智力。無而說有。用教為化。防思禦見。名為涅槃也。此乃如來權巧蘇息。方便引入。實未究竟。而言滅度耳。故知權假施設。故言化城喻品。此中四悉。若通方義立。乃從於權智也。若從機說。無而欻見。見生喜。即世界益。得入蘇息。即為人益。防非禦敵。即對治益。而言滅度。第一義益也。又若從能引。權立此城。即世界化。為生小善。即為人化。且除見思。即對治化。終引入大。即第一義化。此約因緣釋題也。若約教者。初三藏二乘。於斯涅槃。生安隱想。生滅度想。為是極也。若通教二乘。與三藏同。菩薩不爾。釋論云。如父過險。一脚入城。一脚門外。憶妻子故。從城入險。誓願扶餘習入生死。而不以空為證也。別教不道城如化。用城防險。從城門徑過。將城作方便。斷見思惑。不道此為極也。圓教知無賊病。亦不須城。故言化城也。今是圓教意。故題為化城喻品。從破計。故且云化。若開顯。無非真實。在昔則斥奪。但云不堪。亦未曾云涅槃是化。故至今教。動執開權。方云是化。乃至顯實。化乃成真。即寶渚故。故知藏通謂極非化。別教非極非化。圓教非極是化。亦可是極是化。亦可是極非化。與藏通教。言同意別也。此約教釋竟。若本迹釋。本住三德涅槃之城。迹入化城。若從化主。迹示說化。觀心例知。問。此品說因緣事。下根得悟。應名宿世品。答。品初廣說因緣。末則結譬化城。若從前。應稱宿世。經家從末。故言化城也。又上根疑薄。但取道樹三七思惟。以明機緣。中根疑濃。加以譬喻。探取二萬億佛所。教無上道。以為機緣。下根疑復厚。則明宿世久遠機緣。此就通論三時者。從宿世之始。明久遠因緣。語其中間。言其化城。明其究竟。言其寶所。經家處中標品。收得初後。從此義便。故言化城品也。問。化城是權。寶所是實。何意棄實從權立品耶。答。由知城是化。則知寶所是實。故標化不失實。此釋品目竟。次當示此品章節者。從此品及後品。是迹門中第三周。如來為下根。作因緣說。開權顯實。令入一乘開示悟入佛之知見也。此周三品經文。例前亦應四段。但領解述成。皆在授記段中。何者。若不領解。安得授記述成。故兼得二意。又領解。述成。得記。或前後不定。領解。或念默發言不同。其文少。不足分品。但入他段中耳。此品正說因緣。後兩品授記。初又二。一先明知見久遠。二明宿世因緣。即由如來三達遠明如見今日。所引往事。決定不虗。然後說宿命也。此二各有長行偈頌。初長行為三。

佛告諸比丘。乃往過去。無量無邊。不可思議。阿僧祇劫。爾時有佛。名大通智勝如來。應供。正徧知。明行足。善逝。世間解。無上士。調御丈夫。天人師。佛世尊。其國名好成。劫名大相。諸比丘。彼佛滅度來。甚大久遠。

此一節文。是初明佛知見久遠三科中。初出所見事。即是大通智勝佛。好成。大相。三事耳。

譬如三千大千世界。所有地種。假使有人。磨以為墨。過於東方千國土。乃下一點。大如微塵。又過千國土。復下一點。如是展轉。盡地種墨。於汝等意云何。是諸國土。若筭師若筭師弟子。能得邊際。知其數不。不也世尊。諸比丘。是人所經國土。若點不點。盡抹為塵。一塵一劫。彼佛滅度來。復過是數。無量無邊。百千萬億阿僧祇劫。

此是第二舉譬明久遠也。

我以如來知見力故。觀彼久遠。猶如今日。

此是第三結見昔如今也。經中應具出前漸後頓之相。文略耳。

爾時世尊。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

我念過去世。無量無邊劫。有佛兩足尊。名大通智勝。

此一偈。頌上初所見事也。

如人以力磨。三千大千土。盡此諸地種。皆悉以為墨。過於千國土。乃下一塵點。如是展轉點。盡此諸塵墨。如是諸國土。點與不點等。復盡抹為塵。一塵為一劫。此諸微塵數。其劫復過是。彼佛滅度來。如是無量劫。

此四偈。頌上次譬久遠也。

如來無礙智。知彼佛滅度。及聲聞菩薩。如見今滅度。諸比丘當知。佛智淨微玅。無漏無所礙。通達無量劫。

此二偈。頌上三結見昔如今也。從品初訖此。是因緣周中。初明如來知見久遠文竟。

△下文從長行佛壽五百去。是第二正明宿世因緣。文為兩。初結緣由。二正結緣。由中又兩。一遠由。二近由。遠由又二。初大通智勝佛成道。次明十方梵請法。初成道為五。

佛告諸比丘。大通智勝佛。壽五百四十萬億那由他劫。

此是正明宿世因緣中。結緣由中。初遠由二。初大通成道中五科。初明佛壽長遠。下不頌此文。

其佛本坐道場。破魔軍。垂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而諸佛法。不現在前。如是一小劫。乃至十小劫。結加趺坐。身心不動。而諸佛法。猶不在前。

此是遠由第二。明佛坐道場。所經時節。成道前事也。但諸佛道同。為緣事異。釋迦苦行六年。艸生攢至肘不覺。諸天哭喚動地不聞。移坐得道。彌勒即出家日得道。彼佛十劫。猶不現前。非根有利鈍。道有難易。緣宜奢促。應示長短耳。然其佛破魔軍等。一切八相垂迹之處。皆先破魔。準說法華。亦應先漸。復云破魔。似同穢土。若準壽長。復非穢土。故知同居淨穢。其相葢多。故成道等。不可全同此土三藏。故知不可苦引小教。以消彼文。

爾時忉利諸天。先為彼佛。於菩提樹下。敷師子座。高一由旬。佛於此坐。當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適坐此座時。諸梵天王。雨眾天華。面百由旬。香風時來。吹去萎華。更雨新者。如是不絕。滿十小劫。供養於佛。乃至滅度。常雨此華。四王諸天。為供養佛。常擊天鼓。其餘諸天。作天伎樂。滿十小劫。至于滅度。亦復如是。

此明成道前經時節。諸天供養。

諸比丘。大通智勝佛。過十小劫。諸佛之法。乃現在前。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此是遠由第三。明大通佛正成道也。

其佛未出家時。有十六子。其第一者。名曰智積。諸子各有種種珍異玩好之具。聞父得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皆捨所珍。往詣佛所。諸母涕泣。而隨送之。其祖轉輪聖王。與一百大臣。及餘百千萬億人民。皆共圍繞。隨至道場。咸欲親近大通智勝如來。供養恭敬。尊重讚歎。到頭面禮足。繞佛畢。一心合掌。瞻仰世尊。以偈頌曰。

大威德世尊。為度眾生故。於無量億歲。爾乃得成佛。諸願具足。善哉吉無上。世尊甚希有。一坐十小劫。身體及手足。靜然安不動。其心常憺怕。未曾有散亂。究竟永寂滅。安住無漏法。今者見世尊。安隱成佛道。我等得善利。稱慶大歡喜。眾生常苦惱。盲瞑無導師。不識苦盡道。不知求解脫。長夜增惡趣。減損諸天眾。從冥入於冥。永不聞佛名。今佛得最上。安隱無漏法。我等及天人。為得最大利。是故咸稽首。歸命無上尊。

此是遠由中第四。明佛成道後。眷屬供養。

爾時十六王子。偈讚佛。勸請世尊轉於法輪。咸作是言。世尊說法。多所安隱。憐愍饒益諸天人民。重說偈言。

世雄無等倫。百福自莊嚴。得無上智慧。願為世間說。度脫於我等。及諸眾生類。為分別顯示。令得是智慧。若我等得佛。眾生亦復然。世尊知眾生。深心之所念。亦知所行道。又知智慧力。欲樂及修福。宿命所行業。世尊悉知。當轉無上輪。

此遠由中第五。明十六子請轉滿教法輪。如今佛說華嚴也。上明大通佛成道畢。下去明十方梵請。為二。

佛告諸比丘。大通智勝佛。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時。十方各五百萬億諸佛世界。六種震動。其國中間。幽冥之處。日月威光。所不能照。而皆大明。其中眾生。各得相見。咸作是言。此中云何忽生眾生。又其國界。諸天宮殿。乃至梵宮。六種震動。大光普照。徧滿世界。勝諸天光。

此明遠由。諸梵請文中。初威光照動也。言威光者。過去因果經云。薩婆悉達處胎時。三千國土。朗然大光。日月所不照處大明。其中眾生。各得相見。初成道時。亦復如是。朝為色天。中為欲天。晡為鬼神說法。夜亦如是。若聞經人。習觀解者。忽生。眾生如自心性本淨。陰入界覆之則闇。若修觀慧。本性理顯。見自心大明。又兩山是二諦。其中間是中道。日月光是二智。佛光是中道無分別智光。照本有三諦洞明也。

△下從爾時東方下。第二十方梵請。文為二。先九方。後上方。九方為四。一東。二東南。三南。四總明六方。前三方梵。文各有七。如下節經者是。然列十方梵文。正本中。先四方。次四維。次上下。此則竝是隨譯者意。故正本列數。與此多異。未知梵本次第如何。

爾時東方。五百萬億諸國土中。梵天宮殿。光明照曜。倍於常明。

此是初九方。初東方梵請。先覩瑞也。

諸梵天王。各作是念。今者宮殿光明。昔所未有。以何因緣。而現此相。

此東方第二明梵驚駭也。

是時諸梵天王。即各相詣。共議此事。而彼眾中。有一大梵天王。名救一切。為諸梵眾。而說偈言。

我等諸宮殿。光明昔未有。此是何因緣。宜各共求之。為大德天生。為佛出世間。而此大光明。徧照於十方。

此第三相問決。

爾時五百萬億國土諸梵天王。與宮殿俱。各以衣裓。盛諸天華。共詣西方。推尋是相。見大通智勝如來。處于道場菩提樹下。坐師子座。諸天龍王。乾闥婆。緊那羅。摩睺羅伽。人非人等。恭敬圍繞。及見十六王子。請佛轉法輪。

此是第四尋光見佛。

即時諸梵天王。頭面禮佛。繞百千帀。即以天華。而散佛上。其所散華。如須彌山。并以供養佛菩提樹。其菩提樹。高十由旬。華供養。各以宮殿。奉上彼佛。而作是言。惟見哀愍饒益我等。所獻宮殿。願垂納處。時諸梵天王。即於佛前。一心同聲。以偈頌曰。

世尊甚希有。難可得值遇。具無量功德。能救護一切。天人之大師。哀愍於世間。十方諸眾生。普皆蒙饒益。我等所從來。五百萬億國。捨深禪定樂。為供養佛故。我等先世福。宮殿甚嚴飾。今以奉世尊。惟願哀納受。

此是第五明三業供養。問。此及下去。時諸梵天。雨眾天華。其華如山。樹座猶下。其相如何。答。不思議事。彼此無礙。

爾時諸梵天王。偈讚佛。各作是言。惟願世尊轉於法輪。度脫眾生。開涅槃道。時諸梵天王。一心同聲。而說偈言。

世雄兩足尊。惟願演說法。以大慈悲力。度苦惱眾生。

此是第六東方梵。請轉半字教。如今佛說三藏教也。與下東南方同。

爾時大通智勝如來。默然許之。

此是第七大通默許。上七段。東方梵請文竟。

又諸比丘。東南方五百萬億國土。諸大梵王。各自見宮殿光明照曜。

此明東南方梵請。亦有七。此是初明覩瑞。

昔所未有。歡喜踊躍。生希有心。

此是第二驚駭。

即各相詣。共議此事。時彼眾中。有一大梵天王。名曰大悲。為諸梵眾。而說偈言。

是事何因緣。而現如此相。我等諸宮殿。光明昔未有。為大德天生。為佛出世間。未曾見此相。當共一心求。過千萬億土。尋光共推之。多是佛出世。度脫苦眾生。

此是第三相問決也。

爾時五百萬億諸梵天王。與宮殿俱。各以衣裓。盛諸天華。共詣西北方。推尋是相。見大通智勝如來。處于道場菩提樹下。坐師子座。諸天龍王。乾闥婆。緊那羅。摩睺羅伽。人非人等。恭敬圍繞。及見十六王子。請佛轉法輪。

此明第四尋光見佛。

時諸梵天王。頭面禮佛。繞百千帀。即以天華。而散佛上。所散之華。如須彌山。并以供養佛菩提樹。華供養。各以宮殿。奉上彼佛。而作是言。惟見哀愍饒益我等。所獻宮殿。願垂納受。爾時諸梵天王。即於佛前。一心同聲。以偈頌曰。

聖主天中天。迦陵頻伽聲。哀愍眾生者。我等今敬禮。世尊甚希有。久遠乃一現。一百八十劫。空過無有佛。三惡道充滿。諸天眾減少。今佛出於世。為眾生作眼。世間所歸趣。救護於一切。為眾生之父。哀愍饒益者。我等宿福慶。今得值世尊。

此明第五三業供養。

爾時諸梵天王。偈讚佛。各作是言。惟願世尊哀愍一切。轉於法輪。度脫眾生。時諸梵天王。一心同聲。而說偈言。

大聖轉法輪。顯示諸法相。度苦惱眾生。令得大歡喜。眾生聞此法。得道若生天。諸惡道減少。忍善者增益。

此明第六請法。初東方與此東南。請轉半字教。如今佛說三藏教也。

爾時大通智勝如來。默然許之。

此是第七明默許也。上東南方梵請七段竟。

又諸比丘。南方五百萬億國土。諸大梵王。各自見宮殿。光明照曜。

此去即明南方梵請。亦七段。此是初覩瑞也。

昔所未有。歡喜踊躍。生希有心。

此是第二明驚駭也。

即各相詣。共議此事。以何因緣。我等宮殿。有此光曜。而彼眾中。有一大梵天王。名曰妙法。為諸梵眾。而說偈言。

我等諸宮殿。光明甚威曜。此非無因緣。是相宜求之。過於百千劫。未曾見是相。為大德天生。為佛出世間。

此是第三明相問決也。

爾時五百萬億諸梵天王。與宮殿俱。各以衣裓。盛諸天華。共詣北方。推尋是相。見大通智勝如來。處于道場菩提樹下。坐師子座。諸天龍王。乾闥婆。緊那羅。摩睺羅伽。人非人等。恭敬圍繞。及見十六王子。請佛轉法輪。

第四明尋光見佛也。

時諸梵天王。頭面禮佛。繞百千帀。即以天華。而散佛上。所散之華。如須彌山。并以供養佛菩提樹。華供養。各以宮殿。奉上彼佛。而作是言。惟見哀愍饒益我等。所獻宮殿。願垂納處。爾時諸梵天王。即於佛前。一心同聲。以偈頌曰。

世尊甚難見。破諸煩惱者。過百三十劫。今乃得一見。諸飢渴眾生。以法雨充滿。昔所未曾覩。無量智慧者。如優曇盋華。今日乃值遇。我等諸宮殿。蒙光故嚴飾。世尊大慈愍。惟願垂納受。

第五明三業供養也。

爾時諸梵天王。偈讚佛。各作是言。惟願世尊轉於法輪。令一切世間。諸天魔梵。沙門。婆羅門。皆獲安隱。而得度脫。時諸梵天王。一心同聲。以偈頌曰。

惟願天人尊。轉無上法輪。擊于大法鼓。而吹大法螺。普雨大法雨。度無量眾生。我等咸歸請。當演深遠音。

此明第六請法也。

爾時大通智勝如來。默然許之。

此是第七明默許。上明南方梵請文畢。下文經家避繁。例上總明六方也。

西南方乃至下方。亦復如是。

此乃總明六方也。此中六方。與前南方。共七方。請轉對半明滿。如今佛說方等耳。上並明九方請讚畢。

○此下去明上方請。秖有六段。世尊即說。故無默許也。

爾時上方五百萬億國土。諸大梵王。皆悉自覩所止宮殿。光明威曜。

此初明覩瑞也。

昔所未有。歡喜踊躍。生希有心。

第二明驚駭也。

即各相詣。共議此事。以何因緣。我等宮殿。有斯光明。而彼眾中。有一大梵天王。名曰尸棄。為諸梵眾。而說偈言。

今以何因緣。我等諸宮殿。威德光明曜。嚴飾未曾有。如是之妙相。昔所未聞見。為大德天生。為佛出世間。

此是第三明相問決也。

爾時五百萬億諸梵天王。與宮殿俱。各以衣裓。盛諸天華。共詣下方。推尋是相。見大通智勝如來。處于道場菩提樹下。坐師子座。諸天龍王。乾闥婆。緊那羅。摩睺羅伽。人非人等。恭敬圍繞。及見十六王子。請佛轉法輪。

第四明尋光見佛也。

時諸梵天王。頭面禮佛。繞百千帀。即以天華。而散佛上。所散之華。如須彌山。并以供養佛菩提樹。華供養。各以宮殿。奉上彼佛。而作是言。惟見哀愍饒益我等。所獻宮殿。願垂納處。時諸梵天王。即於佛前。一心同聲。以偈頌曰。

善哉見諸佛。救世之聖尊。能於三界獄。勉出諸眾生。普智天人尊。愍哀群萌類。能開甘露門。廣度於一切。於昔無量劫。空過無有佛。世尊未出時。十方常闇瞑。三惡道增長。阿修羅亦盛。諸天眾轉減。死多墯惡道。不從佛聞法。常行不善事。色力及智慧。斯等皆減少。罪業因緣故。失樂及樂想。住於邪見法。不識善儀則。不蒙佛所化。常墯於惡道。佛為世間眼。久遠時乃出。哀愍諸眾生。故現於世間。超出成正覺。我等甚欣慶。及餘一切眾。喜歎未曾有。我等諸宮殿。蒙光故嚴飾。今以奉世尊。惟垂哀納受。願以此功德。普及於一切。我等與眾生。皆共成佛道。

第五明三業供養也。

爾時五百萬億諸梵天王。偈讚佛。各白佛言。惟願世尊轉於法輪。多所安隱。多所度脫。時諸梵天王。而說偈言。

世尊轉法輪。擊甘露法鼓。度苦惱眾生。開示涅槃道。惟願受我請。以大微妙音。哀愍而敷演。無量劫習法。

第六明請法。準此偈文。上方梵。請帶半明滿。如今佛說般若。始從前佛成道壽長遠訖此。明結緣遠由竟。

△下從爾時大通智勝受十方下。結緣近由。文為二。一先轉半字法輪。二諸子請轉廢半明滿字法輪。初為三。一受請。二正轉。三聞法得道。然此中應說三乘。如序品文。而今不說者。正為下根論結緣開顯等。略不言六度耳。

爾時大通智勝如來。受十方諸梵天王。及十六王子請。

初佛受請也。由佛受請說法。故後得覆講正作結緣近由也。

即時三轉十二行法輪。若沙門婆羅門。若天魔梵。及餘世間。所不能轉。謂是苦。是苦集。是苦滅。是苦滅道。及廣說十二因緣法。無明緣行。行緣識。識緣名色。名色緣六入。六入緣觸。觸緣受。受緣愛。愛緣取。取緣有。有緣生。生緣老死憂悲苦惱。無明滅則行滅。行滅則識滅。識滅則名色滅。名色滅則六入滅。六入滅則觸滅。觸滅則受滅。受滅則愛滅。愛滅則取滅。取滅則有滅。有滅則生滅。生滅則老死憂悲苦惱滅。

第二正明三轉法輪。謂示勸證也。示謂示其相狀。勸謂勸其令修。證謂引證彼。今略辨三轉之相。示者。謂此是苦乃至此是道。勸者。謂苦應知。集應斷。滅應證。道應修。證者。苦我知。不復更知。乃至道修。不復更修。委釋如大論俱舍。若以大小經論轉法輪義同異之相。盡著此中。紙數盈百。尚不可盡。但令知彼先小後大。同此土耳。故不多述也。亦對見諦思惟無學也。又為聲聞三轉。為緣覺再轉。為菩薩一轉。此約所為也。何故爾。由根利鈍。此一往說耳。通方例皆三轉。何故三轉。諸佛語法。法至於三。為眾生有三根故。大論及婆沙。委作此說也。問。初為五人。云何作三根耶。復有八萬諸天。何故無三根耶。答。人天通有三義故也。為生三慧三根三道故。若聞等不同。是三慧。悟有前後。即三根。見修無學。即三道也。無色般。義準亦有。但非因轉法輪得耳。此釋三轉竟。言十二行者。一約四諦教。二約十六行。初教十二者。四諦各用示勸證。為教主也。行十二者。三轉皆生眼智明覺四法。為行十二也。又教十二為能轉。四皆佛說故是能也。行十二是所轉者。度入彼心。故言所也。又行十二是輪者。輪以摧惑。十二教非輪者。教從化主故。況佛知時知機。亦不無行而徒轉爾。此且一往也。若作二輪義。眼智明覺者。約四十八法。開此四心。成十六心。謂苦法忍為眼。苦法智為智。比忍為明。比智為覺。餘三諦亦爾。故成十六心。三根人各得十六心。故成四十八行也。十二諦是教法輪。十二行是行法輪。故作二輪。教行相修。共能摧惑。況復教行俱由佛轉。是故教行俱得名輪。又教輪則能轉輪。唯是一權智。所轉則有十二教也。若行法輪。能轉之教有十二。所轉之行亦十二。或通三人。或約一人。今就見諦道三人。利根聞示轉。即生眼智明覺。三人合舉。故言十二行。當知初轉法輪。得見諦解。三乘之人。方有十二也。此釋十二行竟。釋所不能轉者。沙門不聞。尚不能知名。何況能轉。支佛雖悟。口不能說。婆羅門雖聞其名。不解其理。魔梵亦爾。故法輪名唯從佛得。佛若不說。尚不知名。豈能轉耶。夫轉者。轉此經。度入他心。令彼得悟。破六十二見。乃名轉法輪。為無此義。魔梵等所不能轉也。此略釋不能轉人畢。四諦者。且約大小一化卷舒明之。若大乘四諦。初轉二諦。次轉一諦。次轉無諦。當知從無四諦舒四。卷四歸無。舒卷秪是開合異名耳。若小乘四諦。以生滅為體。大乘以無生為體。釋四諦畢。十二因緣者。還是別相。細觀四諦也。即是因二果五。因三果二耳。若總相而離三世也。約苦集。即有無明乃至老死。約道滅。即有無明滅乃至老死滅也。此別名也。又通論者。通觀十二緣。二乘生滅十二因緣。為菩薩無生十二緣。又三乘亦通論四諦。二乘有量四諦。為菩薩無量四諦。又三乘人亦可通論皆修六度。故大品發趣品云。阿羅漢支佛。因六波羅蜜。至彼岸。攝大乘云。凡夫二乘。皆有六度。但不同耳。

佛於天人大眾之中。說是法時。六百萬億那由他人以不受一切法故。而於諸漏。心得解脫。皆得深玅禪定。三明六通。具八解脫。第二第三第四說法時。千萬億恒河沙那由他等眾生。亦以不受一切法故。而於諸漏。心得解脫。從是後。諸聲聞眾。無量無邊。不可稱數。

此是第三聞法得道也。初少。中多。不受者。不受四見。悟初果也。得解脫者。以初顯後。即脫子果兩縛。得無學也。深妙定者。即俱解脫人也。上三科。是名初轉半字法輪竟。

△下從爾時十六王子皆出家去。第二重請滿字法輪。文為七段。

爾時十六王子。皆以童子出家。而為沙彌。諸根通利。智慧明了。曾供養百千萬億諸佛。淨修梵行。求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初明王子出家。諸根者六根也。六根清淨。故言通利。即相似位也。又六根互用。故言通。入佛境界。故言利也。智慧明了者。開示悟入也。彼佛初說圓頓。諸子大乘功德。悉皆具足。愍諸方便。重請佛開權顯實也。

俱白佛言。世尊。是諸無量千萬億。大德聲聞。皆就。世尊。亦當為我等。說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法。我等聞。皆共修學。世尊。我等。志願如來知見。深心所念。佛自證知。

第二明請法也。言聲聞皆成就者。明其障除。機動。是故為請也。我等志願如來知見者。此妙法華經。但明佛之知見。唯志於此。即正請滿字。廢半之文。明顯若此也。

爾時轉輪聖王。所將眾中。八萬億人。見十六王子出家。亦求出家。王即聽許。

第三明所將眾亦隨出家。

爾時彼佛。受沙彌請。過二萬劫。乃於四眾之中。說是大乘經。名玅法蓮華。教菩薩法。佛所護念。

第四明佛受請說法也。言過二萬劫者。上開三既久。不容中間無事。望下文意。二萬劫中。必說方等般若。文云。說六波羅蜜。及諸神通事。般若是行。神通是事。諸方等經。多明不可思議事行也。頌中又云分別真實法者。分別故。始自色心。終至種智。皆不出實相。故云真實。二蘇之後。即說法華滿教也。

說是經。十六沙彌。為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故。皆共受持。諷誦通利。說是經時。十六菩薩沙彌。皆悉信受。聲聞眾中。亦有信解。其餘眾生。千萬億種。皆生疑惑。

第五時眾有解不解。言十六沙彌信受。及二乘即信。得解者。其餘千萬。皆生疑惑。是不解眾。即與十六子。結法華之緣者也。

佛說是經。於八千劫。未曾休廢。

第六明說法時節也。

說此經。即入靜室。住於禪定。八萬四千劫。

第七明說法入定也。然諸佛奚甞不與定俱。但由物機在十六子。結緣齊限。故爾許時。此正是結緣之近由。由佛入定不出。諸疑惑眾。無所咨問。十六子。於後為不解者。覆講說經也。文中明入定處所。即是靜室。正入定。即是住於禪定。入定時節。即是八萬四千劫。上始從佛告諸比丘。大通智勝佛。壽五百四十萬億那由他劫。訖此經文。是明遠近結緣之由竟。

△下從是十六菩薩知佛入室下。第二正明結緣。就此有二。先法說結緣。次譬說結緣。就法說復有三。第一明昔日共結緣。二明中間更相值遇。第三明今還說法華。於第一中。復有四。一者知佛入室。所以得說。佛知一化將畢。不復熟此一段之人。故令王子共其結緣。又知此等必出王子。究竟得度。所以入定。久而不出。分科總示畢。

是時十六菩薩沙彌。知佛入室。寂然禪定。

第一知佛入定。

各昇法座。亦於八萬四千劫。為四部眾。廣說分別妙法華經。

第二諸王子覆講法華結緣也。

一一皆度六百萬億那由他恒河沙等眾生。示教利喜。令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

第三說法時眾獲益也。皆發菩提心。故云度。若初發心時。誓願當作佛。過於世間。即是度七方便彼岸義也。

△下第四佛從定起。稱歎勸信。復有二。

大通智勝佛。過八萬四千劫。從三昧起。往詣法座。安詳而坐。普告大眾。是十六菩薩沙彌。甚為希有。諸根通利。智慧明了。曾供養無量千萬億數諸佛。於諸佛所。常修梵行。受持佛智。開示眾生。令入其中。

此初正稱歎菩薩也。

△下是第二勸信。有二。

汝等皆當數數親近。而供養之。

此先勸物親近也。

所以者何。若聲聞辟支佛。及諸菩薩。能信是十六菩薩所說經法。受持不毀者。是人皆當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如來之慧。

第二釋勸意。上從知佛入定訖此。初明昔結緣三科畢。

佛告諸比丘。是十六菩薩。常樂說是妙法蓮華經。一一菩薩所化。六百萬億那由他恒河沙等眾生。世世所生。與菩薩俱。從其聞法。悉皆信解。以此因緣。得值四萬億諸佛世尊。于今不盡。

此第三明中間常相逢。值有三種。若相逢遇。常受大乘。此輩中間皆成就。不至于今。若相逢遇其退大。仍接以小。此輩中間猶故未盡。今得還聞大乘之教。三但論遇小。不論遇大。則中間未度。于今亦不盡。此人始自初聞小時。為初結緣。復於中間。唯習於小。今遇王子。初且聞小。此第三類人。未曾聞大。便即流轉。今方受大。乃至滅度後得道者是也。人見釋迦一代教中。一分聲聞。未發心者。便即判云永滅無發。是則不知如來長遠之化。問。如上塵數。多許時節。今始得羅漢。當知無生法忍。何易可階耶。答。一云。大聖善巧。依四悉檀。作如是說。或說佛道長遠。或說佛果易得。若對治厭道長遠。說短。若對於道生輕易想者。說長。或為發生宿善。或隨世間所欲。或為聞說長短。即得入第一義。當知言如許多劫。方今得羅漢者。此是權行四悉檀。引諸實行。令入道耳。問。此經何文。赴其樂短。答。龍女是也。法師品中。雖無時節。計應非遠。小乘教中。尚乃秖云六十百劫。出界但經八六四二。雖大小有殊。猶在權教。故實教中。六根五品。一世可期。乃至金光明經。一生十地。故南岳用普賢觀意云。六根極遲。不出三生。雖四悉赴機。隨好長短。論其自行。終無端拱。問。法華實教。秖應實說。何故劫數猶短說長。答。言權實者。論所行法。時節乃是誘進疲夫。應知權教。一向說長。如婆沙三祇。及諸大乘經無量劫。此則定不可短。雖實教中有長有短。若依實道。定短為正。如常不輕輕毀之眾。秖經四千億佛。皆悉得度。豈有必經多塵劫耶。雖然長短在機。理豈爾耶。既長短約人。但不篤自勤。何須論他時節長短。此明中間相遇。

△下從諸比丘去。第三明今日還說法華。此文復二。先會古今。後明還說法華。先會古今復二。一結師之古今。二會弟子古今。

諸比丘。我今語汝。彼佛弟子。十六沙彌。今皆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於十方國土。現在說法。有無量百千萬億菩薩聲聞。以為眷屬。其二沙彌。東方作佛。一名阿閦。在歡喜國。二名須彌頂。東南方二佛。一名師子音。二名師子相。南方二佛。一名虗空住。二名常滅。西南方二佛。一名帝相。二名梵相。西方二佛。一名阿彌陀。二名度一切世間苦惱。西北方二佛。一名多摩栴檀香神通。二名須彌相。北方二佛。一名雲自在。二名雲自在王。東北方佛。名壞一切世間怖畏。第十六我釋迦牟尼佛。於娑婆國土。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初結師古今也。十六沙彌是古。八方作佛是今。

下第二會弟子古今。復為二。一會現在。二會未來。現在中自為四。

諸比丘。我等為沙彌時。各各教化無量百千萬億恒河沙等眾生。從我聞法。為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此第一會現在。不退住菩提也。

此諸眾生。于今有住聲聞地者。我常教化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是諸人等。應以是法。漸入佛道。

第二明退者。今住聲聞也。

所以者何。如來智慧。難信難解。

第三釋退住意。

爾時所化。無量恒河沙等眾生者。汝等諸比丘。

第四正結會古今。上四段。總是初現在弟子文畢。

△下去第二會未來弟子。復為二。

及我滅度後。未來世中。聲聞弟子是也。

初正會也。

我滅度後。復有弟子。不聞是經。不知不覺菩薩所行。自於所得功德。生滅度想。當入涅槃。我於餘國作佛。更有異名。是人雖生滅度之想。入於涅槃。而於彼土。求佛智慧。得聞是經。唯以佛乘。而得滅度。更無餘乘。除諸如來方便說法。

第二釋疑也。疑者云。現在者得聞佛說法華。得入一道。可是結緣之流。未來者不聞法華。而入滅度。此豈能捨小得入一乘耶。故經釋云。雖滅度之後。終會得聞。我於餘國作佛。得聞是經。餘國者。三乘通教有餘國也。此乃橫豎二對。橫論土體與教相當。竪論約土用教多少。則二乘人。於彼有餘。通人也。亦有於此成通人。謂從鹿苑。至方等部。重入通教。成無生人。亦非更用此教斷惑也。除諸如來方便說法者。斷疑也。三是方便說也。其實無三。會古今畢。

△下從諸比丘去。第二正明今日還說法華。就此復三。一時眾清淨。二正說法華。三釋前開三意。

諸比丘。若如來自知涅槃時到。眾又清淨。信解堅固。了達空法。深入禪定。

初明眾清淨也。涅槃時到者。諸佛出世。教化將畢之時。即說此經。如迦葉佛日月燈明等。說此經竟。即入涅槃。釋迦說法華經竟。仍唱當滅。言眾又清淨者。化道欲畢。眾機當熟。熟謂智斷二德具足。故清淨言。表煩惱盡。即斷德也。信解堅固者。信即四不壞信。俱舍論云。經說有四證淨。謂佛法僧戒。此四即是所證也。若見三諦時。得法戒二也。若見道諦時。兼得佛僧。則是見四諦。證四淨信也。解即無漏正解。了達真諦。具諸禪定。此智斷立也。爾時堪教大道。聞必信受也。此以鹿苑。對涅槃時。此釋乃應方得譬喻品意也。復次眾又清淨者。得三藏教益免難也。信解堅固者。於方等教。心相體信也。了達空法。聞般若教說法。於空法中。心得了達。即轉教意。此應信解品意釋之也。

便集諸菩薩。及聲聞眾。為說是經。世間無有二乘而得滅度。唯一佛乘。得滅度耳。

第二正說法華也。集諸菩薩。即聚會親族等。是說此經也。上釋親族。法身大士。影響眾者。以此文驗之。其義明矣。集諸菩薩。是會親族。及聲聞眾。是命其子也。

比丘當知。如來方便。深入眾生之性。知其志樂小法。深著五欲。為是等故。說於涅槃。是人若聞。則便信受。

第三釋開三意也。問。若世無二乘得滅度者。何故如來。前說權教耶。故經釋云。比丘當知。如來方便。深知眾生有小性欲。著於五塵。弊於五濁。故先說三。令破弊免難。後說一也。經文既云無有二乘而得滅度。豈可必立定性者也。上從是十六菩薩沙彌知佛入室。是明正結緣中。初法說文畢。

△下從譬如去。是正結緣中。第二譬說也。譬有開合。此文難見。故委分判對上二周也。初開譬為二。第一導師譬。譬上覆講。共結大緣。即擬火宅之總譬。方便之略頌也。第二將導譬。譬上中間相遇。今還說法華也。若中間相逢。從我聞法。皆為三菩提者。不為此人設譬。若中間相逢。于今有住聲聞地者。正為此人。設第二譬。即擬火宅之別譬。方便之廣頌也。初導師譬。即擬火宅總譬。方便略頌中之六意也。就此其文有五。問。此中作譬。但云始終。那不作信解中。父子相失。長者驚入火宅。不虗等名。譬既不同。應與上二周永乖。如何對法同耶。答。凡作譬名。各逐義便。上取機感有無。故言父子相失。父子相見。若取感應。始赴機故。言驚入火宅。此中明將導眾人。世世相值。那得言相失。先久結緣。那得言始應。為此義故。不作相失驚入名耳。文不合用。而其意則通。何者。相失相見。既是中根得悟後。領於今日未有大小化前。名為背父。及明見父不識之咎。譬中云驚入者。我雖背父。而父不捨。恒思我機。機至之初。故有驚入之義。若論機應。結緣後。奚甞不隨如今文耶。此中既云中間相遇。乃至今日相見得度。故知中間不無相失驚入也。當知隨逐由驚入。驚入故相見。相見由相失。各舉一邊。大旨無別也。問。既云隨逐。不云失等。今既得益。何故不作不虗譬。答。上來四處。合二十二番開權顯實。其義彰。不虗本欲勸信。下根信在不久。故不須也。

譬如五百由旬。

此明導師中。初五百由旬譬。然釋此五百。人師及經論異出。多解不同。委在疏辨。今依此經釋之。三界果報處為三百。有餘國處為四百。實報國處為五百。此約生死處解也。下文合譬云知諸生死。生死即是處所明矣。但佛旨難知。更須廣解。見惑為一百。五下分為二百。五上分為三百。塵沙為四百。無明為五百。下文合譬。云煩惱險難惡道。義相扶。此約煩惱釋也。又入空觀。能過三百。入假觀。能過四百。入中觀。能過五百。下文合譬云。善知險道通塞之相。即雙知因果二種五百。義相扶。此約能度觀智釋也。

險難惡道。曠絕無人。怖畏之處。

第二險難惡道者。譬生死因果。分段變易。此即果險難也。見思五住。即因險難也。由此因果。故言惡道也。無人者。道有二種。一曠絕有人可依。二無人可依。譬生死中有涅槃。煩惱中有菩提。雖復曠絕。則有人可依。若生死煩惱無菩提。藥中無病。病中無藥。是則曠絕無人可依。若有依無依。俱行曠路。此即藏通二乘也。若別圓二教。非曠有人也。此即譬上未度之眾。煩惱重故。於如來智慧。難信難解。經云。此諸眾生。于今有住聲聞地者。我常教化。至難信難解文也。即擬上火宅中火起譬。柱根腐敗。梁棟傾危。至欻然火起文也。方便品中安隱。對不安隱法文是也。

若有多眾。

第三若有多眾者。此譬王子所化。未度之眾也。

欲過此道。至珍寶處。

第四欲至寶所也。欲過此險道。求至種覺。故言至珍寶處也。譬上覆講法華。擬藥艸喻中。一味雨一門等。

有一導師。聰慧明達。善知險道通塞之相。

第五正明導師。即第十六王子也。眼耳清淨曰聰。意清淨曰利。總而言之。即六根清淨也。智即一心三智也。明即具足五眼。又三明為明。十力為達。即藥草中密雲。火宅中長者。方便中今我亦如是。上是第一導師譬中四譬竟。

△下去是第二。將導眾人譬。此與火宅方便中別譬廣頌意同也。就此為三。

將導眾人。欲過此難。所將人眾。

初明所將人眾譬者。通是結緣之眾也。若別論者。昔得大益。被將竟。未得大益。正是所將。若約五百人。三十子中。未得開悟之人。本緣不失。而為導師所將。同上火宅長者。見火驚怖。方便品見五濁。而起大悲心也。

△第二中路懈退喻為二。一退大。擬上息一。二接小擬上施三。初退大自為三。

中路懈退。

初明中路懈退譬也。初中路者。非是半途名中路。但以發心為始。至佛為終。此兩楹間。而起退意。故名中路懈退。即擬上無大機也。

白導師言。我等疲極。而復怖畏。

第二白導師譬也。白導師言者。自有通途慈悲導師。如文云。有一導師。將導眾人者是也。自有結緣導師。如文云。所將人眾。白導師言是也。自有權智導師。如文云。導師多諸方便是也。自有實智導師。文云。導師知此人眾是也。今言白導師者。正白結緣之導師也。以其退大則大滅。接小則小生。一生一滅。感於法身。呼此為白。王子知其退大。即是聞其所白。善根微弱。無明所翳。故言疲極。憚生死名為怖畏。即擬上不受勸誡。我等疲極。即是不受勸門。而復怖畏。即不受誡門也。

不能復進。前路猶遠。今欲退還。

第三不能復進譬也。不能復進前路猶遠者。見思塵沙無明。難可卒斷也。然用小乘接之。不令頓還本處。亦有進義。即擬上息化也。上是第二中路。懈退中初退大。擬上息一中三科文。總是譬上中間相值。退大乘心。即以小接。與火宅中不用身手。而歎三車希有。方便品息大乘化。念用方便意同也。上三文。擬上息一畢也。

△下去是中路懈退譬中。第二即以小接。上施三。上火宅方便。開三乘法。皆有四意。此中具足也。

導師多諸方便。

此初喻擬宜。即火宅云。此舍為大火所燒。我及諸子若不時出。必為所焚。我今當設方便。至得免斯害。法說云。尋念過去佛。至亦應說三乘。

而作是念。此等可愍。云何捨大珍寶。而欲退還。

第二喻傷其失寶譬。知有小無大也。譬喻云。父知諸子。乃至云情必樂著。法說云。作是思惟時。至我亦隨順行。

△此下是第三化作城譬。自為二。先作化。後說化。正施方便也。

作是念。以方便力。於險道中。過三百由旬。化作一城。

此先作化也。上車譬云。吾為汝等造作此車。今城是有。故須先作也。

告眾人言。汝等勿怖。莫得退還。今此大城。可於中止。隨意所作。若入是城。快得安隱。若能前至寶所。亦可得去。

次說化。即化城譬。擬上勸示證也。汝等勿怖莫得退還者。勸轉。令前進入城也。今此大城可於中止。隨意所作者。是示轉。示城可住也。若入去。是證轉。讚城安隱也。前至寶所亦可得去者。三藏教中。未論前進。義在衍門。約共菩薩。然上作化說化者。前雖云化作一城。乃是意輪。故知說化。即口輪也。非意無以說。說必身輪。身輪但據示為丈六。先須意輪不謀而運。故知三輪未甞暫離。

是時疲極之眾。心大歡喜。歎未曾有。我等今者。免斯惡道。快得安隱。於是眾人。前入化城。生度想。生安隱想。

此是第四入城喻。受行悟入也。大歡喜即聞慧。未曾有即煖位。免惡道即頂位。快安隱即忍位。前入城即見諦位。度想即無學位。此與火宅適子願。勇銳推排。出宅同也。生度想。如得盡智。安隱想如得無生智。又具智德如度。證斷德如安隱想。上四文。是接小。擬上施三。文畢。

△下去是第二將導喻中。第三滅化城。至寶所。此中有二。一知息。二向寶所也。

爾時導師。知此人眾。既得止息。無復疲倦。

初知眾息也。既得止息無復疲倦者。譬上涅槃時到。眾又清淨。免難大機發也。

即滅化城。語眾人言。汝等去來。寶處在近。向者大城。我所化作。為止息耳。

次引向寶所也。即滅化城。引向寶所。譬上正說法華。示真實相。寶所有二義。若用究竟。則以極果為寶所。上文云。唯佛與佛。乃能究盡諸法實相也。若分入。即以初發心住為寶所。故上文云。無上寶聚不求自得。又云。得佛法分。佛子所應得者。皆之。大經云。須陀洹者。八萬劫到。到初發菩提心處也。此取鈍根任運。用八萬十千等至。若如三藏中四果。不經少時。皆得入大。豈須八萬之與十千耶。驗知八萬等。其教是權。未至界外者。尚於此生。法華即發。豈定界外必爾許耶。當知諸教長遠之位。多是教道。豈有出界聞勝應說。必須更經八六四二。雖爾。若不釋此開權妙經。豈可專輙泛有此說。令淺根者便生疑謗。佛世尚經四十餘年。不顯真實。言寶所在近。向者大城。我所化作。即舉廢權譬。以帖顯實譬也。上文云。如來智慧。難信難解。是諸人等。應以是法漸入佛慧。擬方便中云。我令脫苦縛。逮得涅槃者。佛以方便力。示以三乘教也。當知此中文。秖云滅化即至寶所。不云城中經諸味者。準信解品文。理必須有也。古師對中間料揀。車城有無三一動靜。車城皆譬無生智。車何故無。城何故有。而車三城一。車城動靜耶。今師答釋。約眾生心。車城俱有。約佛智明。亦有亦無。權智所明為有如城。實智所明為無如車。又實智所明。說城如化。故亦無。權智所明。為子造車。故亦有。又若約能設教故。俱有。約所證理故。俱無。覆實故有。開權故無。施權故有。廢權故無。俱是造作故有。俱是化他故無。故知法華非但化城。亦是化車。皆逐便耳。又約今化城。更與上二周。對論同異。當知化城正意。為退大取小人。傍為發軫學小人。上二周正意。為發軫學小人。傍為退大人也。以文云前路猶遠今欲退還。上二周未有此語。但云沒苦及以所燒。此亦一往。亦可退大者利。通上二周。元小者鈍。應在第三。又應明車城今昔之義。三車。通今昔。昔指三味。今謂法華。故二教中。俱有三車。但昔正用。今述昔耳。又化城唯今。至今經中。初設之時。即云化作者。以是聲聞大機動時。得說教意。云城是化。正施小時。云是實故。故未道是化。又化城在昔。對人亦三。三車在昔。對理亦一。問。車城二果。俱在涅槃。城有化名。車豈非化。忽若許化。同異云何。答。三車為說法輪作譬。化城為神通輪作譬。一往二輪雖復小異。論其施化。大旨仍同。今從便易。通且從化。說宜從教。不可互執。又車約聲作譬。諸子聞而不見。城乃為色作譬。又可車亦通色。說城是教。城既有教。城還是動。問。城與二使云何。答。使能指示。如教詮理。城為息患。教動而城靜。教即四諦十二緣有異。城是二智入無餘不異。教通因果。城車但在果。教通有為無為。城車但在無為。權智謂車是無。名教施設故。實智謂車是有。無離文字說解脫故。權智照城為有。引眾生故。實智照城是無。偏真非實故。權智照車是三。逗三緣故。實智照車是一。俱會一乘故。權智照城為一。是偏真故。實智照城為三。如來藏故。權智照城為靜。是斷故。實智照城為動。滅此化故。權智照車為運。運入無餘故。實智照車為靜。不動不出故。如此釋。與舊不同。舊秖在小爾。問。凡五處開三顯一。為有何異。答。通論無異。別論有差。方便品約教。開三顯一。文云。如來但以一佛乘故。為眾生說法。無二亦無三也。火宅約行開三顯一。車是運義。運則譬行。文云。各乘大車。遊於四方。嬉戲快樂也。信解中。約人開三顯一結會。傭作之人。即是長者之兒。我等昔來真是佛子也。藥艸喻中。約差別。即知權。同依一理。無差別。即知實。差別無差別。無差別而差別。令知此意耳。終不說言無一有一。此約自行權實二智。隨自意語故。佛能知而眾生不知也。亦是通前通後。知不知明權實也。今化城。正約理開三顯一。寶所化城。皆是小大兩理。破除二乘化理。顯於寶所真實一理也。然雖各明教行人理。及知不知。且隨文相。一往而說。故一一文。皆須竝具四一等。下去五百領解。舉珠為譬。亦是約理也。此乃第三周將畢。具錄料簡要釋通方。此是喻說中。第二將導文畢。

△下去第二合譬。先正合。後舉譬帖合。而不次第耳。

諸比丘。如來亦復如是。

初合上第五導師譬。

今為汝等。作大導師。

第二合上第三多諸人眾譬。此以能將。顯多所將也。

知諸生死煩惱。惡道險難。

第三合上第二險惡道譬。

長遠。

此是第四合上第一五百由旬譬也。

應去應度。

第五合上第五正明導師聰慧明達。亦是合上第四欲過險道。至於珍寶所也。

△下從若眾生去。合第二將導譬。譬本有三。今亦合三。

若眾生。

此一句合上第一將導人眾也。

△下但聞去。合上第二退大接小譬。若眾生住去。合上第三滅化將至寶所也。第二譬本。有退大接小。今具合之。上退大有三意。

但聞一佛乘者。

初合上中路懈退無機意也。

則不欲見佛。不欲親近。

此第二不欲見佛。不欲聞法。合上白導師不受誡勸也。

便作是念。佛道長遠。久受勤苦。乃可得成。

此第三合上不能前進息化意。此合退大三喻文畢。

△下從佛知去。合上小接退。譬本有四。今合但三。

佛知是心。

初合上導師多方便擬宜意也。

怯弱下劣。以方便力。

第二合上此等可愍知有小機也。

而於中道。為止息故。說二涅槃。

合第三現作化城。眾人入城譬也。而於中道。說二涅槃者。三界惑盡。塵沙無明未破。於此兩楹。判有餘無餘二涅槃。此約惑也。亦是聲聞緣覺涅槃。此約二乘智也。又分段盡。變易未除。二死之間。判為有餘無餘。此約生死。二死中間名為中道。亦可作空有二邊。共不共。真俗。權實。大小等說之。此合接小三喻畢。

△下去合上第三將至寶所。上文有二。今合亦二。

若眾生。住於二地。

此是合將導師譬中。第三滅化。至寶所中。初合上知止息譬也。

如來爾時。即便為說。汝等所作未辦。汝所住地。近於佛慧。當觀察籌量。所得涅槃。非真實也。但是如來。方便之力。於一佛乘。分別說三。

次合上將向寶所譬也。正合文畢。

△下去是第二牒譬帖合也。

如彼導師。為止息故。化作大城。

初牒接退譬。來合施三也。

既知息。而告之言。寶處在近。此城非實。我化作耳。

此牒滅化譬來。合上顯一。即上文云。即滅化城。乃至為止息耳。

爾時世尊。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

第二偈頌四十九行半偈。頌上。上有二。今初二十二行半。頌結緣之由。次二十七行。頌第二正結緣。上由有近遠。今初十二行。頌上遠由。次無量慧世尊下十行半。頌近由。上遠由有二。今初六行。頌大通成道。次六行頌十方梵請轉法輪。上成道中有五。

大通智勝佛。十劫坐道場。佛法不現前。不得成佛道。諸天神龍王。阿修羅眾等。常雨於天華。以供養彼佛。諸天擊天鼓。并作眾伎樂。香風吹萎華。更雨新好者。

今初三行。頌上第二將成道前事也。

過十小劫。乃得成佛道。諸天及世人。心皆懷踊躍。

此第二一行。頌上第三正成道。

彼佛十六子。皆與其眷屬。千萬億圍繞。俱行至佛所。頭面禮佛足。而請轉法輪。聖師子法雨。充我及一切。

此第三二行。頌上第五十六子請轉法輪。兼頌上第四成道。眷屬申供養。略不頌第一佛壽長遠也。

△下去六行。頌上十方梵請。上文有二。

世尊甚難值。久遠時一現。為覺悟羣生。震動於一切。

初一行。頌上威光動耀也。

東方諸世界。五百萬億國。梵宮殿光曜。昔所未曾有。諸梵見此相。尋來至佛所。散華以供養。并奉上宮殿。請佛轉法輪。以偈而讚嘆。佛知時未至。受請默然坐。

此三行。別頌東方也。

三方及四維。上下亦復爾。散華奉宮殿。請佛轉法輪。世尊甚難值。願以大慈悲。廣開甘露門。轉無上法輪。

此二行。總頌九方也。上頌初遠由畢。

無量慧世尊。受彼眾人請。

此半行。頌上第一受請也。

為宣種種法。四諦十二緣。無明至老死。皆從生緣有。如是眾過患。汝等應當知。

次一行半。頌上第二正轉二乘法輪。

宣暢是法時。六百萬億姟。得盡諸苦際。皆成阿羅漢。第二說法時。千萬恒沙眾。於諸法不受。亦得阿羅漢。從是後得道。其數無有量。萬億劫算數。不能得其邊。

第三三行。頌上第三時眾。聞法得道也。

△此下五行半。第二王子。重請轉滿字法輪。有七。

時十六王子。出家作沙彌。

初二句。頌第一王子出家。

皆共請彼佛。演說大乘法。我等及營從。皆當成佛道。願得如世尊。慧眼第一淨。

次一行半。頌上第二正請轉大乘法也。

佛知童子心。宿世之所行。以無量因緣。種種諸譬喻。說六波羅蜜。及諸神通事。分別真實法。菩薩所行道。

此第三二行。頌上過二萬劫文。即是中間說方等般若也。

說是法華經。如恒河沙偈。

此第四半行。正頌第四受請說法華。

彼佛說經。靜室入禪定。一心一處坐。八萬四千劫。

第五一行。頌第七說經入定。略不頌第三父王所將八萬求出家。及第五聞經之眾有解不解。并第六說經時節長遠。上明結緣近由竟。

△下去二十七行。頌上正結緣。上文有二。今初八行。頌法說。次十九行。頌譬說。上法說有三。今初三行。頌上第一昔結因緣。次一行。頌上第二中間相值。次四行。頌第三今日還說華也。二昔結緣。有四。

是諸沙彌等。知佛禪未出。

初半行。頌佛入定也。

為無量億眾。說佛無上慧。各各坐法座。說是大乘經。於佛宴寂後。宣揚助法化。

第二一行半。頌上正覆講法華也。

一一沙彌等。所度諸眾生。有六百萬億。恒河沙等眾。

第三一行。頌上聞法得益。略不頌第四佛起定稱嘆也。上三文頌結緣畢。

彼佛滅度後。是諸聞法者。在在諸佛土。常與師俱生。

第二一行。頌中間相值遇。

△下去第三四行。頌上今日還說法華。上文有二。

是十六沙彌。具足行佛道。今現在十方。各得成正覺。爾時聞法者。各在諸佛所。其有住聲聞。漸教以佛道。我在十六數。曾亦為汝說。是故以方便。引汝趣佛慧。

初結會古今。上有現在未來。今此三行。頌結會現在師弟。今不頌第二弟子未來中不退。明退住小。釋退意。正結會及未來釋疑。竝闕頌。

△下去是第二一行。頌上說法華。上文有三。

以是本因緣。

初一句。頌上第一時眾清淨。以是本因緣。今日時眾。免難機發也。

今說法華經。令汝入佛道。慎勿懷驚懼。

次三句。頌上第二為說是經也。略不頌第三釋開三意也。從是諸沙彌等。訖此。是頌上法說竟。

△下去第二有十九行。頌上開合譬。初十一行半。頌開譬。後七行半。頌合譬。上開譬為二。今初三行。頌五百由旬譬。次八行半。頌將導譬。上五百譬有五。但不次第。及不頌第四寶所。

譬如險惡道。迥絕多毒獸。又復無水艸。人所怖畏處。

初一行。頌上第二險惡道喻也。

無數千萬眾。欲過此險道。

次半行。頌上第三多諸人眾喻。

其路甚曠遠。經五百由旬。

第三半行。頌上第一五百由旬。

時有一導師。彊識有智慧。明了心決定。在險濟眾難。

第四一行。頌上第五有一導師聰慧明達。此頌初導師開譬畢。

△下第二有八行半。頌上第二將導譬。上文有三。今頌亦三。

眾人。

初二字。頌上第一所將導人眾譬也。

△第二中路懈退。權立化城譬。次導師知下。第三二行半。頌第三滅化。引至寶所譬。上第二文有二。初懈退。次接退。

皆疲倦。而白導師言。我等今頓乏。於此欲退還。

此初三句三字。頌上懈退第二白導師譬也。上懈退中有三。今略不頌第一中路。又不頌第三不能復進。

△次下有五行。頌作化。上接退化作有四意。今文具頌。

導師作是念。此輩甚可愍。如何欲退還。而失大珍寶。

初一行。頌第二傷失大譬。

尋時思方便。當設神通力。

次二句。頌初作念擬宜。即上導師多諸方便也。

化作大城郭。莊嚴諸舍宅。周帀有園林渠流及浴池。重門高樓閣。男女皆充滿。

此初一行半。頌正作化譬。諸舍宅者。諸空觀境也。園林者。二乘總持。無漏法林也。九次第定為渠流。八解脫為浴池。重門是三空門。又是重空三昧。盡無生智為樓閣高出也。男女是定慧也。觀心解者。智體周備。如城隍。善法圓足。如郭之圍繞。畢竟空為舍宅。真善能成自行。如男子能幹家事。慈悲外化。如女外嫡也。

即作是化。慰眾言勿懼。汝等入此城。各可隨所樂。

次一行。頌上說化也。

諸人既入城。心皆大歡喜。皆生安隱想。自謂得度。

此第四一行。頌上第四入城也。中路譬竟。

△導師知息下。第三兩行半。頌第三滅化。引至寶所。上文有二。

導師知息

今初一句。頌上第一知息也。

集眾而告言。汝等當前進。此是化城耳。我見汝疲極。中路欲退還。故以方便力。權化作此城。汝今勤精進。當共至寶所。

次兩行一句。頌滅化引向寶所也。始從譬如險惡道訖此。頌上開譬竟。

△下去第二有七行半。頌第二合二譬。初半行。頌合第一五百譬。次七行。頌合第二將導譬。

我亦復如是。為一切導師。

初半行。頌合上第一五百由旬譬。即導師譬。五百由旬。從所行說。上合五百有四。今但半行總頌而

△第二合將導譬。

見諸求道者。中路而懈癈。不能度生死。煩惱諸險道。

此一行。合中路懈退。上頌開譬。不頌中路。亦不頌不進。今合中路。又無餘二。

故以方便力。為息說涅槃。言汝等苦滅。所作皆辦。

此一行。頌合接退作化也。

△下去五行。頌第三合滅化引至寶所。上文合二。今頌亦二。

既知到涅槃。皆得阿羅漢。

初半行。頌第一知息也。

爾乃集大眾。為說真實法。諸佛方便力。分別說三乘。唯有一佛乘。息處故說二。今為汝說實。汝所得非滅。為佛一切智。當發大精進。汝證一切智。十力等佛法。具三十二相。乃是真實滅。

次三行半。頌第二合滅化引向寶所也。合息化偈中。即有三德祕密藏義。汝證一切智。即是般若。具三十二相。即是法身。乃是真實滅。即是解脫。三法不縱不橫。即是見佛性也。

諸佛之導師。為息說涅槃。既知是息。引入於佛慧。

此一行。頌帖合也。上長行偈頌。總是為下根。第三周正因緣說中。廣開三顯一竟。

玅法蓮華經入疏卷第六


【經文資訊】卍新續藏第 30 冊 No. 0600 法華經入疏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卍新續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CBETA 掃瞄辨識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回上層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