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卷

卍新纂大日本續藏經 第18冊
No.334 楞伽經心印 (8卷)
【清 圅昰疏】
第 2 卷

下一卷
 

楞伽阿多羅寶經心印卷二

○二廣明八識究竟邊際。以示識智之別。分六。

初大慧啟請。

爾時大慧菩薩復白佛言。世尊。所說心意意識五法自性相。一切諸佛菩薩所行。自心見等所緣境界不和合。顯示一切說。成真實相。一切佛語心。(唐譯云。世尊。惟願為我說心意意識五法自性相。眾妙法門。此是一切諸佛菩薩。入自心境。離所行相。稱真實義。諸佛教心)為楞伽國摩羅耶山海中住處諸大菩薩。說如來所歎海浪藏識境界法身。

發明藏識轉識。依於不覺。不同外道異因。為一切菩薩建立唯心。起修行方便。今復問心意識五法自性。意在廣明八識生因。以顯一心轉變異不異相。成就藏識海浪法身境界也。一切諸佛等者。謂諸佛菩薩聖智所行。離一切心境。顯示真實。此諸佛教心也。海浪藏識法身者。自心現量。全妄全真。非思量所知也。五法。謂名。相。妄想。正智。如如。三自性。謂徧計執。依他起。圓成實。此五法三性。在心意意識中。依迷悟轉變。迷。則正智翻作妄想。如如轉為名相。圓成惑為徧依。悟。則名相即是如如。妄想却成正智。徧依轉見圓成。一剎那間。真妄互顯。名異體同也。

△二分別八識因緣不覺。

爾時世尊告大慧菩薩言。四因緣故。眼識轉。何等為四。謂自心現攝受不覺。無始虗偽過色習氣計著。識性自性。欲見種種色相。(唐譯云。何等為四。所謂不覺自心現而執取故。無始時來取著於色虗妄習氣故。識本性如是故。樂見種種諸識相故)大慧。是名四種因緣。水流處藏識轉識浪生(唐譯云。以此四緣。阿賴耶識如瀑流水。生轉識浪)

此總言八種識生因也。四種因緣。共為八識生起。而第一種獨出不覺。為藏識因義。以明識不離心。秪由不覺。頓成識相。故曰水流處藏識轉識浪生。水。喻心。瀑流。波浪。喻藏轉二識也。自心。謂如來藏心。如來藏心。因不覺而現攝受。攝受。謂見相二分。見為能攝。相為所攝。若非不覺。則心有生識之過也。無始虗偽。即不覺所現。由不覺現。變似塵境。遂成色等習氣耳。識有了物功能。法爾分別。謂識自性也。欲見。即作意。所謂浮根四塵。流逸奔色也。

大慧。如眼識。一切諸根微塵毛孔俱生。隨次境界生。亦復如是。譬如明鏡現眾色像。大慧。猶如猛風吹大海水。

此言八種識頓生漸生也。俱生。頓生也。隨次。漸生也。諸根毛孔。根也。微塵。塵也。如眼識。以眼例諸識也。諸識各分頓漸。皆依根塵而有識現。故曰亦復如是也。觀下直接譬如二句。自知所喻之旨耳。頓。如一識頓緣多境。或諸境同具。諸識頓生。漸。如一識漸緣諸境。或諸境先後。諸識漸生。又五識可言五塵同具。一時頓生。若意識。五塵對至。惟有漸緣。是五識兼頓漸。意識唯漸無頓。然總之皆依根塵引發。識體隨現。識體。謂藏識真相也。故以鏡海喻識體。色風喻根塵。色風本自無知。鏡海依然澄照。惟有不覺。乃見差別。始知五現量識。與八識同功。雖當根塵交互。而無分別析。宛爾無虧。但在迷位。剎那流入意地。眨眼錯過。便不可得耳。

外境界風飄蕩心海。識浪不斷。因。所作相。異不異。合業生相。深入計著。不能了知色等自性。故五識身轉。大慧。即彼五識身俱。因差別分段相知。當知是意識因。

此言八種識。更互為因。非一非異。總由發業。乃有差別也。心海。謂藏識。外境界風。指六塵。識浪。謂七識也。由六塵境風飄蕩心海。致七識波浪不停。而因所作相。非異非不異也。因。指真識。所作相。即指藏轉二識。謂同一真性。故非異。各有自境。故非不異。然總由不覺發業。一時諸識。合此發業生相。深入計著。不能了色等自性。故五識身轉也。色等自性者。謂色等以內識變現為性。似有現前。而實無也。即彼五識身俱者。謂五識起。有同時意識俱起。因差別分段。而生分別。是意識又以五識為因也。乃知不覺如來藏。妄動成業。而起見相二分。是見相二分。為業之生相也。因見現相。而成根境。復由根境生識。而起區分。海浪本同。境風非別。了不覺。業相自停。更無指示耳。

彼身轉。彼不作是念。我展轉相因。(魏譯云。五識及心識。不作是念。我遞共為因)自心現妄想計著轉。而彼各各壞相俱轉。分別境界分段差別。謂彼轉(唐譯云。而於自心所現境界。分別執著。俱時而轉。無差別相。各了自境)

此明八種識當下無生。不變隨緣。隨緣不變也。彼身。總指八種識。此八種識展轉相因而不作念者。謂無自性也。惟無自性。故雖妄起計度。各了自境。而心不知業。業不知心。當體寂然。差別相盡。所謂自心現妄想計著轉。而彼各各壞相俱轉也。唐譯壞相。為無差別相。正以差別之相。當處出生。隨處滅盡。故無差別相。亦時時現前。但以不覺。於分段差別。仍各了自境耳。

△三窮藏識究竟邊際。

如修行者入禪三昧。微細習氣轉而不覺知。而作是念。識滅然後入禪正受。實不識滅而入正受。以習氣種子不滅。故不滅。以境界轉攝受不具。故滅。大慧。如是微細藏識究竟邊際。除諸如來。及住地菩薩。諸聲聞緣覺外道修行。所得三昧智慧之力。一切不能測量決了。

八識流注生滅。非滅受所能決了也。境界元虗。攝受亦偽。定之與亂。動之與寂。皆屬分別。歸識邊際。所謂不識流注生因。捨生趨滅。總在迷中耳。

△四顯自心現量。離妄真實。

餘地相。智慧巧便。分別決斷句義。最勝無邊善根成熟。離自心現妄想虗偽。宴坐山林。下中上修。能見自心妄想流注。無量剎土諸佛灌頂。得自在力神通三昧。諸善知識佛子眷屬。彼心意意識自心所現自性境界。虗妄之想。生死有海。業愛無知。如是等因。悉超度。是故大慧。諸修行者。應當親近最勝知識。

此言欲究竟藏識邊際。須達自心。自心以智慧之力。方便決了一切義句。故能離自心所現妄想虗偽也。能離妄想虗偽。始知自心流注。皆由不覺。若達不覺。即覺自心。不隨迷情所遷境界。自然安住心海。寂靜所通。為佛攝受。同佛子住。法爾如是耳。彼心意意識自心所現自性境界虗妄之想者。謂自心所現虗妄之想。皆自性境界。了達自性。悉無差別。則一切生死業惑。迷似夢現。覺同夢滅。不煩轉變。逈然超越也。故知菩薩摩訶薩。不見一法是身是業。及與離主。而亦有離。不同二乘。實有生死惑業。為可離相。又不同邪外。以為一切不可得。而不必離。此非最勝知識。不能深達唯有真識。更無餘識之旨。故示當親近也。生死有海。謂生死業苦也。業愛無知。業。發業。根本無明也。愛。愛欲。支潤無明也。無知。即無明也。

△五頌八識分別。以起自悟。

爾時世尊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譬如巨海浪。斯由猛風起。洪波鼓冥壑。無有斷絕時。藏識海常住。境界風所動。種種諸識浪。騰躍而轉生。

此總頌藏轉因緣也。以巨海喻藏識。猛風喻六塵境界。波浪喻轉識。藏識為因。塵境為緣。而有七識身轉也。

青赤種種色。珂乳及石蜜。淡味眾華果。日月與光明。非異非不異。海水起波浪。七識亦如是。心俱和合生。

此頌復以色等五塵非異不異。再明轉識亦非異不異也。青赤攝色塵。珂貝攝聲塵。乳蜜鹽淡攝味塵。華攝香塵。果攝觸塵。此五塵。皆內識所現。如日月之與光明。非異非不異。以喻轉識之於藏識。亦如海水與波浪。非異非不異也。

譬如海水變。種種波浪轉。七識亦如是。心俱和合生。謂彼藏識處。種種諸識轉。謂以彼意識。思惟諸相義。不壞相有八。無相亦無相。譬如海波浪。是則無差別。諸識心如是。異亦不可得。

此頌前四句。疊以海水波浪。喻藏轉合生。引起下二句。歸本藏識。有種種諸識轉也。後八句。謂亦無諸識轉相可得。但以意識思惟不壞假名。乃有八耳。前生滅章云。現識及分別事識。二壞不壞相展轉因。葢以藏識轉識。皆有壞與不壞二相。謂但業相壞。而自真相不壞也。此長行云而彼各各壞相俱轉。頌云不壞相有八。總指諸識迷真而轉。舉體全真也。全真無差別。故應云不壞。迷真差別起。故應云壞。而此互用者。正可起悟耳。既迷真而起差別。猶瞪目華生。於中亦無能相所相。故曰無相亦無相。復以海水與波浪。同一水性。無有差別。深明諸識。同一真性。亦無同異。迷狥識相。悟達妄體耳。

心名採集業。意名廣採集。諸識識所識。現等境說五。

此復就八種識各了自境。以見同體無異。但有異名也。第八名心。以能受熏習。能藏種子。所謂採集業也。七以恒審思量自內人法。名意。持此二執。廣作業因。復熏藏識。不得清淨。故曰廣採集。後六均名識。以分別過現五塵。通於三量。名意識。對現前境。能現五塵。名五識也。

爾時大慧菩薩以偈問曰。青赤諸色像。眾生發諸識。如浪種種法。云何唯願說。

大慧恐眾生不達現前塵境。為內識變現。非有。七轉為迷藏而生。非無。故以現有能發之色。如青赤等。現有所發之識。如海浪等。則能所各別。而謂非異非不異。無相亦無相者。何也。葢欲世尊發明能所。皆唯識現。無別有耳。

爾時世尊以偈答曰。青赤諸雜色。波浪悉無有。採集業說心。開悟諸凡夫。彼業悉無有。自心所攝離。所攝無所攝。與彼波浪同。受用建立身。是眾生現識。於彼現諸業。譬如水波浪。

此頌能所心境。皆唯識現。青赤。喻一切色。波浪。喻一切識。皆空無所有也。無所有。而又以採集業名心者。欲令凡夫知一切業果。唯心所造耳。故曰採集業說心。開悟諸凡夫。然採集之業。亦不可得。故曰彼業悉無有。由自心不覺。妄有所攝之境。如翳目空華。此華與目原不相到。故曰自心所攝離。所攝之空華既離。則能攝之翳目亦元不有。如彼波浪。全波是水。故曰所攝無所攝。與彼波浪同也。現前根身器界。皆唯識現。能現之識。與所現之根身器界。猶水之波浪。無有一二也。

爾時大慧菩薩復說偈言。大海波浪性。鼓躍可分別。藏與業如是。何故不覺知。

此頌海與波浪。分別可見。而所喻之藏與業。難可覺知。業。謂轉識也。

爾時世尊以偈答曰。凡夫無智慧。藏識如巨海。業相猶波浪。依彼譬類通。

凡夫無智。不可正言。故譬藏轉。冀其自覺。此不可以真實示也。故下文復有不說實之問。

爾時大慧菩薩復說偈言。日出光等照。下中上眾生。如來照世間。為愚說真實。分部諸法。何故不說實。

此言如來為眾生開示悟入佛之知見。出現於世。而不直示真實。但分部諸法。是何旨也。分部。謂分九部十二部也。豈知如來所說三乘五乘。皆為第一義諦。眾生無智。不能直指。而以曲示。要無別旨。大有時節也。下文特諭此意。

爾時世尊以偈答曰。若說真實者。彼心無真實。譬如海波浪。鏡中像及夢。一切俱時現。心境界亦然。境界不具故。次第業轉生。識者識所識。意者意謂然。五則以顯現。無有定次第。譬如工畫師。及與畫弟子。布彩圖眾形。我說亦如是。彩色本無文。非筆亦非素。為悅眾生故。綺錯繪眾像。

如來不說真實者。以眾生之心無真實也。謂有而不見。即同於無。若欲指點目前現量。則非心非識。如將五色。示諸盲瞽。如來所為於非心。而指為心。故譬之海鏡。於非識。而指為識。故譬海之波浪。鏡之像。與夢事。謂八識轉生諸識。一時頓現。七轉仗境而顯。境界不具。則次第現。六識分別。七識作意。五識對塵。皆次第現。而不定先後。此固如來不能直示真實。而以方便之說。引導眾生。所謂如工畫之布彩圖形也。若為心之待覺。若為識之待空。超情絕謂。豈大智之措心。有悟有迷。乃凡愚之樂見。所謂彩色無文。非筆非素。為悅眾生。不得不出此耳。

言說別施行。真實離名字。分別應初業。修行示真實。真實自悟處。覺想所覺離。此為佛子說。

言說為真實施設耳。及至真實。唯有冥契。如人飲水。冷煖自知。自知之處。非名相所詮。望言說。故為別也。真實自悟。現量所得。能覺所覺。俱非境界。可為佛子言。未易為初機道也。

愚者廣分別。種種皆如幻。雖現無真實。如是種種說。隨事別施設。所說非所應。於彼為非說。彼彼諸病人。良醫隨處方。如來為眾生。隨心應量說。妄想非境界。聲聞亦非分。哀愍者所說。自覺之境界。

如來為愚者廣分別說。故種種皆如幻。雖現無真實。然終不能不種種說者。隨事施設。誠不得。若遽說真實。在彼為不應耳。良醫於病人。喻如來隨眾生心。應所知量。妄想。指凡夫也。如來哀愍眾生。稱哀愍者。隨心應量。哀愍者自覺境界。非凡夫二乘分也。

△六直示自覺聖智三相。

復次大慧。若菩薩摩訶薩。欲知自心現量。攝受及攝受者妄想境界。當離羣聚習俗睡眠。初中後夜。常自覺悟。修行方便。當離惡見經論言說。及諸聲聞緣覺乘相。當通達自心現妄想之相。

此勸如說修行也。葢能取所取一切妄想境界。從自心現量。不覺而起。雖處一切境界。而此現量未曾移易。但在迷位。不能覺知。故曰欲知自心現量。攝受及攝受者妄想境界。當離憒閙睡眠。初中後夜。常自覺悟。即覺悟自心也。自心現量。靜處易覺也。外道惡見。二乘愚法。增長妄想。違背自心。二俱遠離。始知自心所現一切妄想之相。如是而起。如是而滅。修行方便。此為直捷也。

復次大慧。菩薩摩訶薩。建立智慧相。住。於上聖智三相。當勤修學。

智慧。對不覺而言。不覺自心。則日在現量中。而不能住。既覺而住。猶有聖智三相者。乘悟并銷。悲願當滿。下文自喻耳。

何等為聖智三相當勤修學。所謂無所有相。一切諸佛自願處相。自覺聖智究竟之相。修行得此。能捨跛驢心智慧相。得最勝子第八之地。則於彼上三相修生。大慧。無所有相者。謂聲聞緣覺及外道相。彼修習生。大慧。自願處相者。謂諸先佛自願處修生。大慧。自覺聖智究竟相者。一切法相無所計著。得如幻三昧身。諸佛地處進趣行生。大慧。是名聖智三相。若成就此聖智三相者。能到自覺聖智究竟境界。是故。大慧。聖智三相。當勤修學。

七地斷我執盡。一切心息。無所復起。類於二乘。所謂跛驢智。入八地而後捨也。無所有相者。二乘空觀也。菩薩住智慧相。而猶以二乘禪寂。淨除微細法執。此為不失方便。而非執於實法也。先佛自願相者。纓絡經云。未度苦諦。令度苦諦。未解集諦。令解集諦。未安道諦。令安道諦。未得滅諦。令得滅諦。此四弘誓。依別圓二教。皆緣有作無作二種四聖諦。此先佛自願相。菩薩發心。不同二乘也。自覺聖智究竟相者。謂於一切處。證自心現量境界。達一切法無礙。得如幻身。圓滿佛地。此即差別智也。不言差別。而言聖智究竟者。謂由差別究竟根本也。華嚴善財童子。歷百十一城。學菩薩道。最後至彌勒所。復令還見文殊。謂汝先所見諸善知識。聞菩薩行。入解脫門。滿足大願。皆是文殊威神之力。文殊師利於一切處。咸得究竟也。故知前住智慧相。然後勤修三相。三相成就。亦但云能到自覺聖智究竟境界。葢以根本智明。窮諸差別。亦究竟無別耳。

○上初明八識因果邪正。以顯聖智自覺竟。二示五法自性無我。簡二乘外道。以顯正法因果。分三。初明五法。分九。初大慧問。

爾時大慧菩薩摩訶薩。知大菩薩眾心之所念。名聖智事分別自性經。承一切佛威神之力。而白佛言。世尊。唯願為說聖智事分別自性經。百八句分別所依。如來應供等正覺。依此分別說菩薩摩訶薩入自相共相妄想自性。以分別說妄想自性故。則能善知周徧觀察人法無我。淨除妄想。照明諸地。超越一切聲聞緣覺。及諸外道諸禪定樂。觀察如來不可思議所行境界。畢定捨離五法自性。諸佛如來法身智慧。善自莊嚴。起幻境界。昇一切佛剎兜率天宮。乃至色究竟天宮。逮得如來常住法身。

此問妄想自性。以顯聖智。以別邪計也。葢由迷自性。而為妄想。即於本無自他之地。一時而有自共相。頓為形現。如眼識初見色。得眼識自相。稍落分別。即為共相。此皆妄想不覺境界。一切菩薩入此。而示世出世間。所有種種差別。以成百八句之所建立。若覺妄想無別自性。斯為聖智事。即達自共相不可得。一切菩薩。亦不捨世出世間所有種種差別。而得百八非句之所密詮。如來所為分別說妄想自性也。以此分別妄想無別自性。始知自性本自無人。自性本自無法。無人無法。故能淨除妄想。而不勤功用。照明諸地。而不礙圓融。超愚外禪定之樂。入如來所行之處。名妄依執。直下頓空。智如圓成。亦非實有。此諸佛如來法身智慧。從妄想自性。發明心量。所有莊嚴。皆莊嚴自心。即轉自心所現妄想境界。現如幻剎土。昇如幻天宮。不離自心。得如來法身究竟常住也。

△二破外道妄計有無。

佛告大慧。有一種外道。作無所有妄想計著。覺知因盡。兔無角想。如兔無角。一切法亦復如是。大慧。復有餘外道見種求那極微陀羅驃。形處橫法各各差別。。計著無兔角橫法。作牛有角想。大慧。彼墮二見。不解心量。自心境界妄想增長。身受用建立妄想根量。大慧。一切法性。亦復如是。離有無。不應作想。大慧。若復離有無。而作兔無角想。是名邪想。彼因待觀故。兔無角。不應作想。乃至微塵分別事性。悉不可得。大慧。聖境界離。不應作牛有角想。

此示不達妄想自性。故有外道邪計也。妄想從不覺心量而起。心非動相。不覺妄生。妄生非有。妄滅非無。有無二妄。徒增不覺。非本心量也。是故不了生相始於無明。誤執根器。必墮常因。縱觀因盡。又淪斷滅。此兔無角與牛有角。所為相待想生。雖在正法。猶未易直下頓離者。葢本有之心量未圓。則不覺之迷情難盡。明知現前非有。寥廓非無。而當念未瞥。寂想潛滋。所謂離有無。而復作兔無角想也。要之觀空。由於滯有。始信了幻。寧用更無。有不可得。則無亦何從待也。所謂聖境界離。究竟不應作牛有角想耳。覺知因盡者。如數論師。窮八萬劫。冥然無知。審知目前諸法。究歸終盡。同於兔角也。種。即四大種。求那。翻依。陀羅驃。翻塵。橫法。謂諸法錯陳。如順世師。見四大種依極微塵為生因。以有諸法錯陳。各各差別。故計無兔角。而作牛有角想也。

爾時大慧菩薩摩訶薩白佛言。世尊。得無妄想者。見不生相。隨比思量觀察。不生妄想。言無耶。

見不生相者。謂見牛角不可得。不生有相。以此比量。不起妄想。此窮外道計無之因。欲世尊詳明之也。

佛告大慧。非觀察不生妄想言無。所以者何。妄想者。因彼生故。依彼角生妄想。以依角生妄想。是故言依因故。離異不異故。非觀察不生妄想言無角。

聖智事外。見有見無。皆妄想因。故當離也。妄想依角而計有無。是以分別有無為因。此非正因。異與不異。皆為戲論耳。依角起有妄想。為不異。依角起無妄想。為異。皆妄想因。二俱無實。故得聖智事者。必不觀察不生妄想。言無角也。

大慧。若復妄想異角者。則不因角生。若不異者。則因彼故。乃至微塵分推求悉不可得。不異角故。彼亦非性。二俱無性者。何法何故而言無耶。大慧。若無。故無角。觀有。故言兔無角者。不應作想。大慧。不正因故。而說有無。二俱不成。

此約計無者。依角生因。然後窮因不實。所計成虗。故不應作想耳。意謂妄想既異於角。則應不因角矣。若不異角。則因角也。今即角分。至微塵不可得。不異此角。而有之性且不可定。有既非性。則彼無亦非性。二俱無性。世間何物何法而可言無也。見無。而言無角。見有不可得。而言無角者。此有無依因。不應作想。非正因者。謂不得諸法實相。有無二說。皆成戲論耳。

大慧。復有餘外道見。計著色空事形處橫法。不能善知虗空分齊。言色離虗空。起分齊見妄想。

此帶破計有外道。乃終言無因有待。故當總離也。計著色異於空。謂四大種及微塵。能生一切法。由不善知色與虗空分齊。起一切妄想耳。

大慧。虗空是色。隨入色種。大慧。色是虗空。持所持處所建立性。色空事。分別當知。大慧。四大種生時。自相各別。亦不住虗空。非彼無虗空。

隨入色種者。世間無一法能離虗空。而不為虗空所入也。持。謂能持之虗空。所持。謂所持之色。世間亦無一法不為虗空所持。此建立色空自性。應如是知也。若依色故空。依空故色。但凡外妄見耳。原色空之義。由迷真成識。一時頓現。無有先後。亦無彼此。楞嚴云。晦昧為空。結空為色。又云。空生大覺中。如海一漚發。有漏微塵國。皆依空所生。今著色著空。皆迷中分齊。不離妄想。覺自心現。始知所現境界。總同夢事也。夢中虗空根器。宛爾現前。是色是空。依然分別。覺。然後知為識想所生。不可有無也。四大種自相各別。雖不住虗空。然所入所持。無可分別。此因計四大微塵為諸法生因。故復例言以曉之也。

如是。大慧。觀牛有角。故兔無角。大慧。又牛角者。微塵。又分別微塵剎那不住。彼何所觀故而言無耶。若言觀餘物者。彼法亦然。

終言計無者。亦因計有。相待而成。非實有無之相也。若非因有計無。則牛角為微塵。又微塵以至剎那不住。此角既無。復何所比觀以顯無相耶。故知計有相者。有相不住。因有相計無相者。有相不住。則無相無所顯。亦無能住也。有無不住。直下是何境界。觀餘物者。謂自牛角而推之也。

爾時世尊告大慧菩薩摩訶薩言。當離兔角牛角虗空形色異見妄想。汝等諸菩薩摩訶薩。當思惟自心現妄想。隨入為一切剎土最勝子。以自心現方便而教授之。

此結言當離有無二計妄想。而直觀唯心也。菩薩若能觀察自心現量。見自心所現一切妄想境界。由迷心為識。一時頓現。皆如幻化。當下頓離有無色空等相。然後以如幻身。入如幻剎土。為一切佛子。以如幻方便。說自心現量而教授之也。

爾時世尊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色等及心無。色等長養心。身受用安立。識藏現眾生。心意及與識。自性法有五。無我二種淨。廣說者所說。長短有無等。展轉互相生。以無故成有。以有故成無。微塵分別事。不起色妄想。心量安立處。惡見所不樂。覺想非境界。聲聞亦復然。救世之所說。自覺之境界。

此言色等於心本無有也。心依色等長養而生耳。然心既無色等。從何而有現前根身器界。為心之所依耶。葢因迷真為藏。所現一切眾生之見也。既因迷而現。所以如來廣說心意意識五法自性二種無我。亦就其迷而指示名相。使知決擇。即如色等長短有無之見。相待建立。依無見有。依有見無。皆迷中事。總無自性也。若於一切分別境界。不起一切分別。唯住自心現量。此自覺境界。如來救世所說。惡見不樂。謂非凡夫聲聞境界也。

△三示淨除頓漸。

爾時大慧菩薩。為淨除自心現流故。復請如來。白佛言。世尊。云何淨除一切眾生自心現流。為頓為漸耶。

自心現流者。現。現行。流。流注。謂八識現行流注也。上明自心所現妄想境界。此謂達自心現者。所有現行流注。作何方便。教令淨除。為頓為漸。此出五法正智也。

佛告大慧。漸淨非頓。如菴羅果。漸熟。非頓。如來淨除一切眾生自心現流。亦復如是。漸淨。非頓。譬如陶家造作諸器。漸成。非頓。如來淨除一切眾生自心現流。亦復如是。漸淨。非頓。譬如大地漸生萬物。非頓生也。如來淨除一切眾生自心現流。亦復如是。漸淨非頓。譬如人學音樂書畫種種技術。漸成。非頓。如來淨除一切眾生自心現流。亦復如是。漸淨。非頓。譬如明鏡。頓現一切無相色像。如來淨除一切眾生自心現流。亦復如是。頓現無相無有所有清淨境界。如日月輪。頓照顯示一切色像。如來為離自心現習氣過患眾生。亦復如是。頓為顯示不思議智最勝境界。譬如藏識。頓分別知自心現。及身安立受用境界。彼諸依佛。亦復如是。頓熟眾生所處境界。以修行者安處於彼色究竟天。譬如法佛所作依佛。光明照耀。自覺聖趣。亦復如是。彼於法相有性無性。惡見妄想。照令除滅。

頓。約頓悟頓修之理。兼頓兼漸。總約佛與眾生也。原迷真識。諸虗妄相。舉體全現。不由漸次。則悟妄無因。頓見真如自性無起滅相。諸虗妄心。一時頓歇。亦無等待。此頓悟頓除之理也。華嚴十住初位。以無作三昧。自體應真。煩惱客塵。全無體性。唯真體用。無貪嗔癡。任運即佛。可謂頓悟頓修矣。而行向地。階級儼然。圓覺二十五輪。大開方便。而乃云唯有頓覺人。併法不隨順。故知圓頓之理。如來明見。眾生根欲。亦如來明見。所以權實兼隆。三世如來。同一法式。然推佛本懷。唯頓無漸。亦準自心現量。無諸虗偽。法爾如是。楞嚴云。覺迷迷滅。覺不生迷。法華云。唯一乘道。分別說三。此為定旨也。如譬明鏡與日月輪。頓現無相色像。以鏡與日月二空明義。喻如來頓示無所有清淨不思議智相。使眾生知自心現量。本自空明。本無染污。一時頓離習氣過患。不由漸治也。乃以藏識頓分別知自心所現根身器界為喻者。此即眾生日用所現知心。本有如是清淨智用。一時照了。無有先後。故依佛如來於色究竟天。頓為成熟一切眾生。不煩方便。復以法佛所作依佛為喻者。此就如來不思議業用。光明照耀。使證自覺聖者。識自法體。光明照耀。頓離一切有無惡見。亦無差別也。總之性體光明。用分迷悟。迷。則根身器界。瞥爾現前。無容等待。悟。則法報化土。極其嚴淨。豈假修為。轉迷為悟。誠有多門。即悟即迷。都無說示。由漸入頓。亦如來不得耳。

△四示三佛所說智如差別。

大慧。法依佛。(唐譯云。法性所流佛)說一切法入自相共相。自心現習氣因。相續妄想自性計著因。種種不實如幻。種種計著不可得。

現前諸法自共相。皆因自心種子習氣所現。能起現行妄想相續計著。依他種子所現。種種如幻。妄計現行所執。種種不可得。此緣起無生。因迷得覺。淨佛國土。成就眾生。故為依佛之所說也。原夫法佛者。自性清淨覺也。此自性清淨覺。生佛皆具。迷則全迷。悟則全悟。不由知見。不借功勳。自性天然也。依佛。即法佛所流般若也。本從自性生。還照於自性。莊嚴身土。所謂報也。化佛者。謂隨類應化。徧入一切也。自性常寂光土。為自受用。非他所知。報佛他受用土。與十地菩薩共。聖凡同居。即化佛土。隨類皆入。所見各別。法佛所說。自性無依。依佛所說。緣起無性。化佛隨欲觀根。無有定說。然亦約略。理當互通。法與報化。非三非一。身土法爾。說亦如是。人天因果。亦有無上正真之理。涅槃所謂如來有時說於世諦。而人以為第一義諦。如來有時說第一義諦。而人以為世諦。又四諦。三乘共之。總未可一定也。

復次大慧。計著緣起自性。生妄想自性相。大慧。如工幻師。依草木瓦石作種種幻。起一切眾生若干形色。起種種妄想。彼諸妄想。亦無真實。

依緣起自性。起妄想自性。如幻師依草木等幻作形色。起諸妄想。緣起既幻。則妄想成虗耳。

如是。大慧。依緣起自性。起妄想自性。種種妄想心。種種相行事妄想相。計著習氣妄想。是為妄想自性相生。大慧。是名依佛說法。

依此緣起。妄計性現。此指目前妄想所由生也。然究其初。元依無始習氣。所現緣起。所謂種種妄想心。種種相行事妄想相也。緣起既現。復能引發習氣。妄想相續。故曰計著習氣妄想也。豈知習氣總由不覺。斯緣起直下無生。了境惟心。妄想無寄。自報所詮也。

大慧。法佛者。離心自性相。自覺聖所緣境界建立施作。

離心自性相者。離自心相應法相也。心相既離。覺體纔現。無主無依。非心非境。言思斷處。唯證乃知。此法佛說也。

大慧。化佛者。說施戒忍精進禪定及心智慧。離陰界入。解脫識相。分別觀察建立。超外道見無色見。

六波羅蜜。教授菩薩。離陰界入得解脫門。則三乘通說。皆分別識相。建立自通。不同外道認識為心。起無色界識想也。

大慧。又法佛者。離攀緣。攀緣離。一切所作根量相滅。非諸凡夫聲聞緣覺外道計著我相。所著境界。自覺聖究竟差別相建立。是故。大慧。自覺聖究竟差別相。當勤修學。自心現見。應當除滅。

離攀緣。離所攀緣也。攀緣離。無離攀緣者也。能所既離。則一切所作根量悉滅。此自心現量究竟之相。不同愚外我相所著境界也。自心現見。謂自心所現之相。以心見心。覺變成境。此即我相。所謂差別。應當除滅也。再言法佛所說。自體應真。非報化境界耳。

△五別二乘自覺聖差別。

復次大慧。有二種聲聞乘通分別相。謂得自覺聖差別相。及性妄想自性計著相。云何得自覺聖差別相聲聞。謂無常苦空無我境界。真諦離欲寂滅。息陰界入自共相。外不壞相如實知。心得寂止。心寂止。禪定解脫三昧道果正受解脫。不離習氣不思議變易死。得自覺聖樂住聲聞。是名得自覺聖差別相聲聞。

分別二種聲聞。一因其所得而進之。二指其法執而轉之。總為菩薩告誡也。所得謂得自覺聖智。此聲聞初觀苦空無我。住於真諦。以離欲寂靜之力。能息陰界入自共相。外不壞相如實知。不壞相。謂一切法真如實相也。如實知。謂如實相而知。無別聞見。所謂真諦也。由是心得寂止。住禪定解脫之樂。遂成差別。習氣。謂無始習氣。此習未離。則不能直下擔荷八識。猶藉禪寂。易麤為妙。心外之法未忘也。二乘不見佛性。十住菩薩少見佛性。謂二乘定多慧少。雖得自覺聖智。不知智體本寂。妄見寂樂。為寂所障。故曰不見。十住菩薩慧多定少。謂初見自覺聖智。智相明了。於智本寂。未即圓徹。故曰少見。非謂聖智外。更藉禪寂。以為均等。然當通別。若華嚴圓宗。十住初位。與佛無別。故應了了見也。此微細差別。所宜諦審。下文切誡菩薩莫住聲聞自覺聖智樂。正謂此也。

大慧。得自覺聖差別樂住菩薩摩訶薩。非滅門樂。正受樂。顧憫眾生。及本願。不作證。大慧。是名聲聞得自覺聖差別相樂。菩薩摩訶薩於彼得自覺聖差別相樂。不應修學。

此聲聞自覺差別相一切寂樂。菩薩亦有。然以本願發起。而不取證。誡菩薩不應修學者。謂菩薩入此自覺差別相樂。易於淪染也。

大慧。云何性妄想自性計著相聲聞。(魏譯云。何者是聲聞分別有物執著虛妄相)所謂大種青黃赤白堅濕煖動非作生。自相共相。先勝善說。見。於彼起自性妄想。菩薩摩訶薩。於彼應知應捨。隨入法無我相。滅人無我相見。漸次諸地相續建立。是名諸聲聞性妄想自性計著相。

性妄想自性計著者。謂執有法自性而起計著也。聲聞雖知大種青黃等法。非有作者。不同外道邪見。然見先佛分別諸法自共相。一切修多羅說。以為實有。遂成法執。故菩薩於此當離人無我相。入法無我。漸次諸地也。

△六別聖智所得常不思議。

爾時大慧菩薩摩訶薩白佛言。世尊。世尊所說常不思議自覺聖趣境界。及第一義境界。世尊。非諸外道所說常不思議因緣耶。

此以自覺聖趣第一義常不思議。與外道常不思議作者。欲世尊發明差別也。

佛告大慧。非諸外道因緣得常不思議。所以者何。諸外道常不思議。不因自相成。若常不思議不因自相成者。何因顯現常不思議。復次大慧。不思議若因自相成者。彼則應常。由作者因相故。常不思議不成。

如來不思議因自相成。故常。自相。謂自心現量也。此自心現量。雖在迷位。猶故不斷。但為客塵所覆。暫時不覺。覺即常住。不同作者妄計所得。此非實因。無所顯示。故常不思議不成。

大慧。我第一義常不思議。第一義因相成。離性非性。得自覺相。故有相。第一義智因。故有因。離性非性故。譬如無作虗空。涅槃。滅盡。故常。如是大慧。不同外道常不思議論。如是大慧。此常不思議。諸如來自覺聖智所得。如是。故常不思議自覺聖智所得。應當修學。

此顯示第一義因相。以別外道也。離性非性。謂離有無二相也。得自覺相者。自覺。謂本覺。相。體相也。故有相者。謂此本覺實有體相。而非虗妄也。第一義智。即始覺智。由本有始。由始識本。本始合一。函葢相應。以此為因。是第一義智因。離有無一切諸過。如三無為真寂滅法。無有戲論。故以為譬也。此常不思議。不同外道。諸如來自覺聖智所得。所當修學也。

復次大慧。外道常不思議。無常性異相因故。非自作因相力故常。復次大慧。諸外道常不思議。於所作性非性無常。見。思量計常。

此出外道常不思議。為妄想計也。謂外道常不思議。是無常異相。計常。非實有自性。言常也。何謂無常異相計常。以外道見一切所作有無二相無常。即於此處作不思議境界。思量計常。此妄想因。非真因也。

大慧。我亦以如是因緣所作者性非性無常。見。自覺聖境界。說彼常無因。大慧。若復諸外道因相成常不思議。因自相性非性。同於兔角。此常不思議。但言說妄想。諸外道輩有如是過。所以者何。謂但言說妄想。同於兔角。自因相非分。

如來亦於一切所作有無二相。見無常。然不於此處作常不思議計。以有自覺聖境界。出思量言說之外。故說彼常無因也。外道計常。自相非實。同於兔角。但有言說。故曰自因相非分。謂如來自覺因相。非其分也。

大慧。我常不思議。因自覺得相故。離所作性非性。故常。非外性非性無常。思量計常。大慧。若復外性非性無常思量計常。不思議常。而彼不知常不思議自因之相。去得自覺聖智境界相遠。彼不應說。

此復明言如來常不思議。以自覺聖智為因。非以外所作有無二相無常計常為因也。外道不知自覺因相。故不於自覺因相。內自取證。而於因外計著。此所以相去懸遠也。

△七別二乘捨妄求如。

復次大慧。諸聲聞畏生死妄想苦。而求涅槃。不知生死涅槃差別一切性。妄想。非性。未來諸根境界休息。作涅槃想。非自覺聖智趣藏識轉。是故凡愚說有三乘。說心量趣無所有。(唐譯云。彼愚癡人說有三乘。不說唯心無有境界)是故。大慧。彼不知過去未來現在。諸如來自心現境界。計著外心現境界。生死輪常轉。

此又以聲聞計有涅槃。以明心外所見皆妄想也。聲聞畏生死妄想而求涅槃。不知生死涅槃。其性無二。見有差別者。皆妄想計。非實性也。謂了三界生因。未來根境休息。作涅槃想。非證自覺智趣。轉藏識為涅槃也。此凡愚但說三乘。而不說唯心寂滅。不知過現未來。皆如來自心所現。以為心外境界。妄有取捨。猶屬生死輪轉耳。

復次大慧。一切法不生。是過去未來現在諸如來所說。所以者何。謂自心現。性非性。離有非有生故。大慧。一切性不生。一切法如兔馬等角。是愚癡凡夫。不覺妄想自性。妄想故。大慧。一切法不生。自覺聖智趣境界者。一切性自性相不生。非彼愚夫妄想二境界。自性身財建立趣自性相。大慧。藏識攝所攝相轉。愚夫墮生住滅二見。希望一切性生。有非有妄想生。非聖賢也。大慧。於彼應當修學。

復舉一切法不生。以示自覺詣極。此三世如來之所說也。法唯心現。則法無自性。法無自性。則不墮有無。不墮有無。則目前生性。猶如兔角。唯隨妄想。乃一切性有。若隨自覺。即一切法無。依根身器界。而起能所有無希望。皆愚癡計。非聖賢也。乃知順藏識遷流。則夢中之有無宛爾。達聖智境界。斯鏡裏之能所頓空。釋羣迷於自覺。會萬法於一心。故能離龜毛之自性。斷兔角之生因。此凡聖攸分。由覺迷區別者矣。

△八示種性妄想智如差別。

復次大慧。有五無間種性。云何為五。謂聲聞乘無間種性。緣覺乘無間種性。如來乘無間種性。不定種性。各別種性。

建立種性。以盡聖智差別。皆可轉為究竟也。無間。謂法性無間。而種現各別也。取無始種熏。與現行所習。而成種性。種。謂種類。一類同別也。性。謂資性。依種而住。所謂習與性成也。五種雖異。同一法性。涅槃謂闡提皆有佛性。若能發信。則不名一闡提也。

云何知聲聞乘無間種性。若聞說得陰界入自共相斷知時。(唐譯云若聞說於蘊界處自相共相。若知若證)舉身毛孔熈怡欣悅。及樂修相智。不修緣起發悟之相。是名聲聞乘無間種性。聲聞無間。見第八地。起煩惱斷。習煩惱不斷。不度不思議變易死。度分段死。正師子吼。我生盡。梵行立。不受後有。如實知修習人無我。乃至得般涅槃覺。

斷知。謂斷陰界入自共相。有所證知也。樂修相智者。謂於世間相。修解脫智。於出世間相。修禪定智也。緣起發悟。謂觀緣起無生而悟也。無間聲聞見第八地者。華嚴八地。證我空真如。不起滅定。十方如來。同音勸發。謂汝之三昧。二乘亦得。故無間聲聞見自所證。同於此也。起煩惱。謂現行。習煩惱。謂種子。二乘斷現行。不斷種子。度分段死。未度變易死。人無我。二乘因相。般涅槃。二乘果相也。

大慧。各別無間者。我人眾生壽命長養士夫。彼諸眾生。作如是覺。求般涅槃。復有異外道。說悉由作者。見一切性。言此是般涅槃。作如是覺。法無我見非分。彼無解脫。大慧。此諸聲聞乘無間外道種性。不出出覺。為轉彼惡見故。應當修學。

此各別。即下一闡提也。覺知我人壽命等。即認五蘊中我。作者。謂別有作者為生因。即異因也。此外道不識唯心。妄有所覺。凡於心外見有涅槃。與正法相馳。皆名闡提。法無我非分也。是知聲聞與外道俱非解脫。而作解脫想。故曰不出出覺。宜轉彼邪見。所當修學也。

大慧。緣覺乘無間種性者。若聞說各別緣無間。舉身毛豎。悲泣流淚。不相近緣。所有不著。種種自身。種種神通。若離若合種種變化。聞說是時。其心隨入。若知彼緣覺乘無間種性。隨順為說緣覺之乘。是名緣覺乘無間種性相。

緣覺觀十二因緣而得道。十二因緣。三世環轉。故曰無間。不相近緣。所有不著。此言其諦信深切也。緣覺度生。多用神力。不以言說。此對治眾生境界。而非即眾生境界而為不思議境界。所為與大乘差別也。

大慧。彼如來乘無間種性有四種。謂自性法無間種性。離自性法無間種性。得自覺聖無間種性。外剎殊勝無間種性。大慧。若聞此四事一一說時。及說自心現身財建立不思議境界時。心不驚怖者。是名如來乘無間種性相。

自性法。謂如來法身也。離自性法。謂如來解脫也。自覺性。謂如來般若智也。外剎殊勝。即化身。大化。隨類化。各有所現剎土也。如來自覺聖智所證。見自心所現一切根身器界。離諸情謂。不可思議。聞此不生驚怖。知為佛乘法器耳。

大慧。不定種性者。謂說彼三種時。隨說而入。隨彼而成。大慧。此是初治地者。謂種性建立。為超入無所有地故。作是建立。彼自覺藏者。自煩惱習淨。見法無我。得三昧樂住聲聞。當得如來最勝之身。

不定。謂其先無諸乘種習。故能隨說而入。說種性差別。本為初入菩薩地者。勉其究竟。不令墮於權小。而又誘權小發大乘心。非謂種性必不可移易也。藏。識藏。謂能證知八識即如來藏。則自彼煩惱習淨時。自然見法無我。雖樂住三昧聲聞。皆可得如來最勝之身耳。

爾時世尊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須陀槃那果。往來及不還。逮得阿羅漢。是等心惑亂。

須陀槃那。翻入流。謂初果。初入聖流也。往來。謂二果。思惑未盡。更須一往天上。一來人間。方般涅槃也。不還。謂三果。三品思惑盡。更不還欲界也。阿羅漢。翻無學。謂四果。四智圓。無法可學也。此皆畏生死苦。而求涅槃。愛習未忘。故言惑亂耳。

三乘與一乘。非乘我所說。愚夫少智慧。諸聖遠離寂。

三乘。謂聲聞。緣覺。不定。一乘謂如來。乘非乘。謂各別。總為愚夫少智。諸聖離寂。欲其頓捨差別耳。

第一義法門。遠離於二教。住於無所有。何建立三乘。

第一義法。唯一真實。無有二三。即自性空事。所謂住於無所有也。

諸禪無量等。無色三摩提。受想悉寂滅。亦無有心量。

諸禪。四禪也。無量。四無量心也。無色。無色定也。三摩提。等持三昧也。滅受想。無想與滅盡定也。此獨顯唯心。故言一切皆無也。

△九示妄想智如平等。以顯闡提佛性不斷。

大慧。彼一闡提。非一闡提。世間解脫誰轉。大慧。一闡提有二種。一者。捨一切善根。及於無始眾生發願。云何捨一切善根。謂謗菩薩藏。及作惡言。此非隨順修多羅毗尼解脫之說。捨一切善根故。不般涅槃。

此闡提。即各別種性也。言闡提而帶言菩薩方便者。使知菩薩憐憫眾生。隨類而現。攝化同事也。世間解脫誰轉。謂無有涅槃者也。此總指二種。據唯心而言。故皆可曰非一闡提也。若分別二種。則捨一切善根者。不信自心。謗菩薩藏。背涅槃城。與憐憫眾生發願不般者。為深達自心。無涅槃性。不可同日語也。

二者。菩薩本自願方便故。非不般涅槃。一切眾生而般涅槃。大慧。彼般涅槃。是名不般涅槃法相。此亦到一闡提趣。

此憐憫眾生不般涅槃自願方便也。非不般涅槃者。謂見眾生般涅槃。為不覺知。枉受輪轉。憐憫他故。而不作證。是亦到一闡提趣也。

大慧白佛言。世尊。此中云何畢竟不般涅槃。佛告大慧。菩薩一闡提者。知一切法本來般涅槃。畢竟不般涅槃。而非捨一切善根一闡提也。大慧。捨一切善根一闡提者。復以如來神力故。或時善根生。所以者何。謂如來不捨一切眾生故。以是故菩薩一闡提不般涅槃。

一切法本來般涅槃畢竟不般涅槃者。謂諸法如如。無自他相。無言說相。證自覺聖趣者。見自心所現身財建立。悉不可思議境界。然此境界。人人具足。但以不覺。不能證知。遂成世諦流布耳。故捨一切善根者。以如來神力。或時善根生。此雖如來本願。亦以佛性不斷。內外熏發。實有因緣。菩薩闡提所以不般涅槃也。

○上初明五法竟。

△二明三自性。

復次大慧。菩薩摩訶薩。當善三自性。云何三自性。謂妄想自性。緣起自性。成自性。

此答三自性問也。自性猶言體性。善知三種體性。即能從緣達計還成。一剎那耳。

大慧。妄想自性從相生。大慧白佛言。世尊。云何妄想自性從相生。佛告大慧。緣起自性事相相。行顯現事相相。計著有二種妄想自性。如來應供等正覺之所建立。謂名相計著相。又事相計著相。名相計著相者。謂內外法計著。事相計著相者。謂即彼如是內外自共相計著。是名二種妄想自性相。若依若緣生。是名緣起。

妄想自性從相生。此相。謂緣起二種相。即五法名相也。自性事。為名。行顯現事。為相。如因缾。得缾名。因缾內虗貯水。得缾相。由此起計著缾名。計著缾相。二種妄想。是名二種妄想自性相也。內外法。即蘊內蘊外一切根塵。所謂計名。內外法自共相。所謂計相。豈知計著未生。名相誰立。推緣起之二相無因。悟妄想之自性由執。達如成智。圓成何待也。

云何成自性。謂離名相事相妄想。聖智所得。及自覺聖智趣所行境界。是名成自性如來藏心。

此言成自性。亦不越達名相為如如。了妄想為正智也。聖智所得。謂正智。自覺聖智趣所行境界者。如如也。謂離名相妄想。由智入如。本始合一。是名成自性如來藏心也。

爾時世尊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名相覺想。自性二相。正智如如。是則成相。大慧。是名觀察五法自性相經。自覺聖智趣所行境界。汝等諸菩薩摩訶薩。應當修學。

因觀察五法。而得三自性實相境界。此非自覺聖智。不能證知。成其所行。此聖樂行處。菩薩所當修學也。

○三明二無我。分四。

△初明人無我。

復次大慧。菩薩摩訶薩善觀二種無我相。云何二種無我相。謂人無我。及法無我。云何人無我。謂離我我所陰界入聚。無知業愛生。眼色等攝受計著生識。一切諸根自心現器身。藏自妄想相施設顯示。如河流。如種子。如燈。如風。如雲。剎那展轉壞。躁動如猨猴。樂不淨處如飛蠅。無厭足如風火。無知虗偽習氣因。如汲水輪。生死趣有輪。種種身色。如幻術神呪機發像起。善彼相知。是名人無我智。

此答人無我也。因執陰界入聚實有我所。成人我相。若離我我所。則陰界入當下無人矣。無知業愛生。此原陰界入之所生起。遂有眼等諸識。攝受一切色等。然一切根身器界。皆自心現。由藏識虗妄施設。非有實體也。河流五喻。言剎那變壞。猿猴三喻。言迷惑狂妄。以此無始虗偽。輪轉生死。如汲水輪。環轉不停耳。再言身色如幻術機發。神呪像起。謂五蘊身中。實無主宰也。二乘雖知離我我所。證人無我。而不知藏識施設。皆自心現。故不能當處發明不思議境界。此人無我。當為第一義智所得也。

△二明法無我。

云何法無我智。謂覺陰界入。妄想相自性。如陰界入。離我我所。(唐譯云。謂知蘊界處。是妄計性。如蘊界處。離我我所)陰界入積聚。因業愛繩縛展轉相緣生。無動搖。諸法亦爾。離自共相。不實妄想相。妄想力。是凡夫生。非聖賢也。心意識五法自性離故。大慧。菩薩摩訶薩。當善分別一切法無我。

陰界入法。本無自性。以妄想相而為自性。於此覺知。頓離我所。所有無明發業。愛取相續。展轉緣生。而本住之理。固無動搖也。始知一切諸法。自共相離。良由妄想虗偽。妄見有相。增長妄力。凡夫迷執。不達法源耳。夫真如無性。心法同源。畛域妄分。無可窮詰。若達妄想由於不覺。方了萬法究竟如如。不覺之心意意識。空華無用剗除。如如之五法三性。體寂何勞轉變。凡夫妄有。二乘無。均成法障。此固不言無陰界入。而言如陰界入。自心現量。是不可以智知也。

善法無我菩薩摩訶薩。不久當得初地菩薩無所有觀地相。觀察開覺歡喜。次第漸進。超九地相。得法雲地。於彼建立無量寶莊嚴大寶蓮華王像大寶宮殿。幻自性境界修習生。於彼而坐。同一像類諸最勝子眷屬圍繞。從一切佛剎來佛手灌頂。如轉輪聖王太子灌頂。超佛子地。到自覺聖智法趣。當得如來自在法身。見法無我故。是名法無我相。汝等諸菩薩摩訶薩應當修學。

無所有與歡喜。皆初地相。法雲。謂十地。自此地所現剎土。皆幻自性境界。以為修生。至超佛子地。方到自覺聖趣。若達自心現。見身財建立。皆不思議境界。頓入自覺聖趣。頓超諸地。剎那證知。不由漸次。始知法真無我也。

○三示善法無我。分二。

△初離建立誹謗。

爾時大慧菩薩摩訶薩復白佛言。世尊。建立誹謗相。唯願說之。令我及諸菩薩摩訶薩。離建立誹謗二邊惡見。疾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覺。離常建立。斷誹謗見。不謗正法。

建立誹謗。謂有無二見也。唯正法方能離此。然二乘心外有法。猶須破除。蘊外明真。不免趨向。矧外道乎。所以自覺聖智。遠離二邊。教授菩薩。此為菩提真因耳。

爾時世尊受大慧菩薩請。而說偈言。建立及誹謗。無有彼心量。身受用建立。及心不能知。愚癡無智慧。建立及誹謗。

有無二見。心外妄計。無有彼心量者。謂有無不能搆心量之極致也。萬法如夢。一寐所生。夢中根器。非心所識。而欲以夢事之差別。擬覺心之真詮。何異圖虗空之形貌。秪益愚癡耳。

爾時世尊於此偈義。復重顯示。告大慧言。有四種非有有建立。云何為四。謂非有相建立。非有見建立。非有因建立。非有性建立。是名四種建立。又誹謗者。謂於彼所立無所得。觀察非分。而起誹謗。是名建立誹謗相。

自心現量。本無相。而建立相。本無見。而建立見。本無因。而建立因。本無性。而建立性。此皆不識自心現量。故所建立。悉無實義。以無實義。而生誹謗。無異建立。其於自心現量。相去懸絕一也。

復次大慧。云何非有相建立相。謂陰界入非有自共相。而起計著。此如是。此不異。是名非有相建立相。此非有相建立。妄想無始虗偽過。種種習氣計著生。

此下申明本無相等。而起相等計著也。陰界入本無自共相。而起自共相計著。所謂法我。堅執不捨。故曰此如是。此不異。然皆由迷如來藏。而有業轉種種虗偽。復隨根識。引起種種習氣。此葢推原計著所由生耳。

大慧。非有見建立相者。若彼如是陰界入。我人眾生壽命長養士夫見建立。是名非有見建立相。大慧。非有因建立相者。謂初識無因生。後不實如幻。本不生。眼色明界念。前生生。實還壞。是名非有因建立相。

見。即陰界入我見。所謂人我也。初識無因生者。謂迷藏為識。所有業轉。皆迷中事。似生。非有因生也。既似生。即不實如幻。是本不生也。由眼識色明。似生相續。續還斷。總言本非有因。妄計為因。而起建立也。

大慧。非有性建立相者。謂虗空。滅。般涅槃。非作。計著性建立。此離性非性。一切法如兔馬等角。如垂現。離有非有。是名非有性建立相。建立及誹謗。愚夫妄想。不善觀察自心現量。非聖賢也。是故離建立誹謗惡見。應當修學。

虗空滅盡涅槃。非作者性。妄計作性。是為非有性建立也。離性非性。謂離有無也。既非作性。即是離有。無從有待。離有。即離非有耳。推而言之。一切法皆離有無。如兔馬角。如垂髮現。故知建立誹謗。皆愚夫妄計。非善觀察自心現量者。不能深達實相。故應當修學也。

△二趨究竟度脫。

復次大慧。菩薩摩訶薩。善知心意意識五法自性二無我相。趨究竟。為安眾生故。作種種類像。如妄想自性處。依於緣起。譬如眾色如意寶珠。普現一切諸佛剎土。一切如來大眾集會。悉於其中聽受佛法。所謂一切法如幻。如夢。光影。水月。於一切法離生滅斷常。及離聲聞緣覺之法。得百千三昧。乃至百千億那由他三昧。得三昧。游諸佛剎。供養諸佛。生諸天宮。宣揚三寶。示現佛身。聲聞菩薩大眾圍繞。以自心現量度脫眾生。分別演說外性無性。悉令遠離有無等見。

此總結菩薩當善知心意意識五法自性二無我相也。善知此相。故能住自心現量。趣於究竟。謂究竟現量。不為凡聖之見所限。方可隨時出興。自在無礙。然後為安眾生故。示種種如幻類像。現種種如幻土。得種種如幻三昧。游種種如幻佛剎。作種種如幻供養。生種種如幻天宮。現種種如幻佛身。集種種如幻菩薩聲聞大眾。說種種如幻法。度種種如幻眾生。皆由自心現量。遠離有無等見。趨於究竟也。此自心現量。在迷位中。依於緣起。起諸妄想。亦一一如幻。如夢。如光影。如水月。離諸有無。亦離聲聞緣覺等法。但以不覺。不能證知。故覺自心現量者。所作所現。乃云如妄想自性處。依於緣起。所謂究竟現量也。

爾時世尊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心量世間。佛子觀察。種類之身。離所作行。得力神通。自在成就。

偈言世間心量。及種類身相。悉離作性。菩薩觀此。即能內發力通。自在成就。此猶達妄想自性。依於緣起。一剎那間。識智轉變。體同用異也。

○上三示善法無我竟。四示善法無我得四法無我相。分五。

△初法空相。

爾時大慧菩薩摩訶薩復請佛言。惟願世尊。為我等說一切法空。無生。無二。離自性相。我等及餘諸菩薩眾。覺悟是空無生無二離自性相。離有無妄想。疾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爾時世尊告大慧菩薩摩訶薩言。諦聽諦聽。善思念之。今當為汝廣分別說。大慧白佛言。善哉。世尊。唯然受教。

空無生無二離自性相。世尊常以此旨。顯示自性不墮有無。下文分別四句。而先指人以不離妄想獲自證處。然後知修多羅以語入義。而非真實在於言說耳。

佛告大慧。空空者。即是妄想自性處。大慧。妄想自性計著者。說空無生無二離自性相。大慧。彼略說七種空。謂相空。性自性空。行空。無行空。一切法離言說空。第一義聖智大空。彼彼空。

此即妄想自性。以示真空也。真空無空。故曰空空。空空即是妄想自性處。唯有證知。不可說示。葢為眾生不知妄想自性真空。妄起計著。故說空。說無生。說無二。說離自性相。使悟聖樂行處。即在妄想。但離計著。當下證知。更無別有。先列空相七種。無生無二離性。例同空義。皆非捨妄想別有諸義也。

云何相空。謂一切性自共相空。觀展轉積聚故。分別無性。自共相不生。自他俱性無性。故相不住。是故說一切性相空。是名相空。

一切法性。無自共相。妄見自相。故有共。妄見共相。故有自。展轉相待。積聚而成。皆由分別耳。分別之性既虗。自他之相亦偽。即相無相。故云相空也。

云何性自性空。謂自性自性不生。是名一切法性自性空。是故說性自性空。

一切法性。妄見有無。非一切法實有自性也。善法無善自性。惡法無惡自性。一切法無一切法自性。故云性自性空。非無性空也。

云何行空。謂陰離我我所。因所成。所作業。方便生。是名行空。

因所成。謂種子。所作業。謂現行。此諸陰所由生起也。迷心為識。種現互熏。王所交妄。無我我所。故空也。

大慧。即此如是行空。展轉緣起自性無性。是名無行空。

諸陰行處。當體全空。即是涅槃。因空說陰。因陰說空。展轉緣起。俱無自性。無陰無空。故云無行空也。

云何一切法離言說空。謂妄想自性。無言說故。一切法離言說。是名一切法離言說空。

妄想自性。即非妄想自性。不可妄想自性外。更有言說。故知一切法皆離言說也。

云何一切法第一義聖智大空。謂得自覺聖智。一切見過習氣空。是名一切法第一義聖智大空。

自覺聖智。本離有無諸見過患。於此證知。則一切處。一切時。一切事。成第一義。是第一義大空也。

云何彼彼空。謂於彼無彼空。是名彼彼空。大慧。譬如鹿子母舍。無象馬牛羊等。非無比丘眾。而說彼空。非舍舍性空。亦非比丘比丘性空。非餘處無象馬。是名一切法自相。彼於彼無彼。是名彼彼空。是名七種空。彼彼空者。是空最麤。汝當遠離。

於彼無此。於此無彼。故曰彼彼空。如鹿子母舍。無象馬牛羊。非無比丘眾。而說彼空。此彼彼空義也。然鹿子母舍。雖無象馬牛羊。而非無比丘眾。如舍。非無舍自性。比丘。非無比丘自性。鹿子母舍無象馬。亦非餘處無象馬。此一切法無他相。非無自相。故彼彼空最麤無義。應當遠離也。謂外道計空。不如我法六種空義。當處頓離一切有無習見。是無有無他性。而非無自性也。

△二無生相。

大慧。不自生。非不生。除住三昧。是名無生。

不自生。謂自體本無生性也。非不生者。謂因緣會遇。似生相續。迷情未盡。不可言無。妄體元虗。生亦非有。所謂因緣所生法。我說即是空。此名無生。非以住三昧。而言無生也。

△三離自性相。

離自性。即是無生。離自性。剎那相續流注及異性現。一切性離自性。是故一切性離自性。

離自性。為無生密旨。故復言即是無生也。唯無自性。則當生不生。雖相續流注。而剎那不住。變異相現。故知一切性離自性也。

△四無二相。

云何無二。謂一切法。如陰熱。如長短。如黑白。大慧。一切法無二。非於涅槃彼生死。非於生死彼涅槃。異相因。有性故。是名無二。如涅槃生死。一切法亦如是。是故空。無生。無二。離自性相。應當修學。

所謂二者。如陰與熱異。長與短異。黑與白異。所謂相異因異也。然相非二相。因非二因。是謂無二。故知涅槃之外無生死。生死之外無涅槃。生死涅槃之相異。生死涅槃之因異。然相非二相。因非二因。所謂異因相。有性也。迷覺為因。真妄成相。此迷此覺。此真此妄。似有異見。而無二體。一切法亦復如是矣。

△五結四相入一切修多羅。

爾時世尊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我常說空法。遠離於斷常。生死如幻夢。而彼業不壞。虗空及涅槃。滅二亦如是。愚夫作妄想。諸聖離有無。

如來所說空法。說妄想自性真空也。妄想自性真空。超過斷常。處於生死。都如夢幻。夢幻之中。無有壞相。及與不壞。說有業壞者。猶屬有無之見。自性真空。如三無為。頓離有無。無諸過患。故不同愚夫隨順妄想。不覺計著也。

爾時世尊復告大慧菩薩摩訶薩言。大慧。空無生無二離自性相。普入諸佛一切修多羅。凡所有經。悉說此義。諸修多羅。悉隨眾生希望心故。為分別說。顯示其義。而非真實在於言說。如鹿渴想。誑惑羣鹿。鹿於彼相計著水性。而彼無水。如是。一切修多羅所說諸法。為令愚夫發歡喜故。非實聖智在。於言說。是故當依於義。莫著言說。

此復結言為妄想自性計著者。說空無生無二離自性相。若能證知妄想自性。頓離計著。即當下泯然。始知空無生無二離自性。猶為指宗之極。而非直顯第一義。故曰諸修多羅。隨眾生希望。顯示其義。而非真實在於言說也。顯示其義。謂以語入義。如燈照色。而非真實在於言說。故不可依語取義。此所謂當依於義。莫依言說也。

△上二示五法自性無我。簡二乘外道。以顯正法因果竟。

楞伽阿多羅寶經心印卷二

音釋

(補火切足偏廢也)

(皮召切)


【經文資訊】卍新續藏第 18 冊 No. 0334 楞伽經心印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卍新續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CBETA 掃瞄辨識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回上層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