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外佛教文獻 第06冊
No.53 銷釋金剛經科儀 (1卷)
【宋 釋宗鏡述 侯沖整理】
第 1 卷

 

銷釋金剛經科儀

  〔題解〕

《銷釋金剛經科儀》,又名《金剛科儀》。中國佛教典籍。宋釋宗鏡述。一卷。明代至今雲南阿吒力僧常用科儀。

本科儀主要以姚秦鳩摩羅什譯《金剛般若波羅蜜經》為依據編集而成。必須與坊間刻本《金剛經》(卷首為奉請八金剛、四菩薩)配合纔能舉行法會。是研究中國佛教科儀的重要資料。

本科儀不見於我國古代經錄,也未為我國歷代大藏經所收。日本《續藏經》收有清道光年間抄本《銷釋金剛經科儀》和明嘉靖三十年覺連重集《銷釋金剛經科儀會要註解》,但都未經校勘。

本科儀一向被納入寶卷的研究範圍,未見從佛教科儀的角度來探討。本科儀至今仍為雲南阿吒力僧最常用科儀,將其整理出來,無疑可以為研究寶卷與佛教科儀的關係開拓新的思路,也可以為研究其成書年代提供新的線索,還可以深化雲南阿吒力教的研究。

整理本的底、校本情況如下:

  • 底本:雲南省劍川縣阿吒力張宗義先生藏古抄本。

  • 甲本:《續藏經》第壹輯第九十二套第二冊《銷釋金剛經科儀會要註解》。

  • 乙本:《續藏經》第壹輯第貳編乙第二套第二冊《銷釋金剛經科儀》。

  • 丙本:雲南省劍川縣阿吒力趙沛霖先生藏清光緒十二年抄本。

甲本與諸本有異字,但註解引文不異者,不另出校記。

天津圖書館藏有本科儀明刻本,雲南省劍川縣民間也還有不少古抄本,因條件限制,此次未能參校。

〔錄文〕

銷釋金剛經科儀

  眾等皈依,金剛堅固力。漢朝感夢,白馬西來意。
  摩騰化時,鳩摩羅什譯。秦宗奧典,佛日照昏衢。
  法身無相,不時掛心懷。得見如來,文殊在五台。
  給孤長者,祇園布黃金。說法化導,果證紫金身。

般若海會佛菩薩

大眾志誠心,同歎開科偈:

    說經教主大法王,法身不壞號金剛。
    巍巍相好真三昧,灼灼祥光照十方。
    不長不短功莫測,無去無來德難量。
    自從西域傳心印,超越前三與後三。

般若海會佛菩薩  (歎佛宣疏)

摩訶空最大,最大是摩訶,般若波羅蜜,撒手見彌陀。茲有開科疏文,謹當宣讀。

    報答親恩甚奇哉,本來心地豁然開。
    旃檀牛首無價寶,儘是能仁花裏來。

(化納)

  白馬馱來一卷經,一番拈起一番新。
  蒙師已問經題目,試誦金剛一卷經。

蓋聞漢朝感夢,白馬西來,摩騰彰漢化之初時,羅什感秦宗之代典。明明佛日,照破昏衢;朗朗慧燈,至今不滅。教之興也,其在斯焉。末法之代,至於今日。恭白十方賢聖,現坐道場。

本師釋迦牟尼佛,文殊普賢二大菩薩,滿空聖眾,一切神祇,有天眼者,天眼遙觀;有天耳者,天耳遙聞。他心宿住,聖心玄鑒。慈愍故,悲愍故,大慈悲愍故。

  信禮常住三寶

    歸命十方一切佛
    歸命十方一切法  法輪常轉度眾生
    歸命十方一切僧

夫金剛般若,能開解脫之門;玉偈波羅,善入菩提之路。行行而非空非有,句句而無去無來。《金剛經》說三十二分,分分而功德難量;須菩提聞四句妙偈,偈偈而殊因莫測。書寫讀誦,當生華藏之天;為人演說,定達涅槃之路。般若乃菩提佛母,信心即功德道源。長養聖胎,出生妙法。大抵看經通義,問道窮源,啟淨信心,具擇法眼。分句讀貫通之理,明問酬辯論之文。心心無間理全彰,念念不忘文自現。或問酬深妙,而句義玄微。詳究元因,略陳數段。庶一問一答,其文明若日星;重辯重徵,其義曉如白黑。義隨文而文隨義,左右逢源;珠走盤而盤走珠,縱橫無礙。信解受持者,洞明真性;見聞隨喜者,咸悟菩提。流通天上人間,普遍微塵剎海。太虛無際,法施何窮?以斯般若功勛,總報四恩三有。

觀夫空如來藏,碎祖師關,獨露真常,無非般若。三心不動,六喻全彰;七寶校功,四句倍勝。若乃循行數墨,轉益見知,宗眼不明,非為究竟。嗚呼!微宣奧旨,石火電光;密顯真機,銀山鐵壁。瞥生異見,滯在中途;進步無門,退身迷路。聊通一線,俯為初機。良馬見鞭,追風千里矣。

    阿彌陀佛法中王,祇在西方極樂邦。
    演說《金剛經》一卷,普天匝地放毫光。

阿彌陀如來  (毫光接引)

切以幻身不久,浮世非堅。不久則形軀變異,非堅則火宅無安。由是輪迴六趣幾時休,遷轉四生何日盡?若不念佛求出離,畢竟無由得解脫。豈不忙然省悟,火急修持,盡報為期,誓生安養?高超三界證真空,迥出四流無苦趣。

    釋迦文佛大奇哉,居士龐公棄家財。
    真武不統王宮位,雪山迎請世尊來。

釋迦如來

證盟功德

詳夫百年光景,全在剎那;四大幻身,豈能長久?每日塵勞汩汩,終朝業識茫茫。不知一性之圓明,徒逞六根之貪慾。功名蓋世,無非大夢一場;富貴驚人,難免無常二字。爭人爭我,到底成空;誇會誇能,畢竟非實。風火散時無老少,溪山磨盡幾英雄。綠鬢未幾而白髮早侵,賀者纔臨而弔者隨至。一包膿血,長年苦戀恩情;七尺髑髏,恣意慳貪財寶。出息難期入息,今朝不保來朝。愛河出沒幾時休?火宅憂煎何日了?不願出離業網,祇言未有工夫。閻羅王忽地來追,崔相公豈容展限?回首家親都不見,到頭業報自家當。鬼王獄卒,一任欺凌;劍樹刀山,更無推抵。或攝沃焦石下,或在鐵圍山間。受鑊湯則萬死千生,遭銼磕則一刀兩斷。饑吞熱鐵,渴飲熔銅。十二時甘受苦辛,五百劫不見頭影。受足罪業,復入輪迴。頓失舊時人身,換卻這迴皮袋。披毛戴角,銜鐵負鞍。以肉供人,用命還債。生被刀砧之苦,死遭湯火之災。互積冤愆,遞相食啖。那時追悔,學道無因。何如直下承當,莫待今生蹉過。

釋迦文佛,捨皇宮而直往雪山;居士龐公,將家財而悉沉滄海。真武不統王位,惟務修行;呂公既作神仙,尚勤參請。蘇學士常親佛印,韓文公終禮大顛。裴公奪笏於石霜,房相問法於國一。妙善不招駙馬,成佛無疑;六祖相遇客人,聽經頓悟。禪道若無況味,聖賢何肯皈依?華林感二虎隨身,投子有三鴉報曉。李長者解經而天廚送食,須菩提打坐而帝釋散花。達摩隻履西歸,普化搖鈴騰去。羅漢來參於仰山和尚,嶽帝受戒于思大禪師。徑山至今,猶是龍王打供;雪峰往昔,能使木人開山。此皆已驗之因由,切莫自生於退屈。野狐尚聽百丈法,螺螄猶護《金剛經》。十千游魚,聞佛號化為天子;五百蝙蝠,聽法音總作聖賢。蟒聞懺以生天,龍聽法而悟道。彼物尚能頓悟,況人何不回心?或有埋頭喫飯而空過一生,或有錯路修行而不省這意。豈識菩提覺性,個個圓成;爭知般若善根,人人具足。莫問大隱小隱,休別在家出家。不拘僧俗而祇要辨心,本無男女而何須著相。未明人妄分三教,了得底同悟一心。若能返照迴光,皆得見性成佛。又況人身易失,佛法難逢,欲超六道之周流,惟有一乘之徑捷。需求正見,莫信邪師。悟了方是入頭,行得始能脫俗。步步踏著實地,頭頭頂掛虛空。用時則萬境全彰,放下則一塵不立。超生死不相關之地,了鬼神覷不破之機。是凡是聖而同個路頭,或冤或親而共一鼻孔。如斯實悟,尚滯半途。休沉向上三玄,要了末後一著。且道:即今喚那個做末後一著?青山低處見天闊,紅藕開時聞水香。

    棄卻瓢囊擊碎琴,如今不戀汞中金。
    自從一見黃龍後,始覺從前錯用心。
    始知生死事無常,莫道先從老者亡。
    大限到來無定準,後生年少也提防。
    富貴貧窮各有由,宿緣分定莫剛求。
    不曾下得春時種,空守荒田望有秋。

修唎修唎。摩訶修唎。普供養,我牟尼。將欲誦經,先安土地。金剛菩薩,擁護壇儀。云何梵畢?發願謹受持。

      一相元無垢,體性離塵緣。
      專心持四句,且要誦真言。

《金剛經》啟請

若有人受持《金剛經》者,先須至心念淨口業真言,然後啟請八金剛、四菩薩名號。所在之處,常當擁護。

淨口業真言

修唎修唎。摩訶修唎。修修唎。薩婆訶。

安土地真言

南無三滿哆。母馱喃。唵。度嚕度嚕。地尾薩婆訶。

虛空藏菩薩普供養真言

唵。誐誐曩。三婆嚩。韈日囉斛。

恭聞法身無相,非相可觀;至理絕言,非言所及。蓋以因興四願,果滿三身。酬願現身,彰言化物。我釋迦聖主,利物情深。愍娑婆流浪之鄉,贊嚴土常樂之界。國名極樂,佛號彌陀。四十八願弘深,百萬行門廣大。雙明真化,應接高低。地前地上皆生,是聖是凡俱往。彌陀緣願,於是彰焉;淨土真詮,由斯顯矣。經來自久,久缺宣傳。奉報佛恩,當明經旨。透關妙達如來境,及第高登本分鄉。

    佛在靈山莫遠求,靈山祇在汝心頭。
    人人有個靈山塔,好去靈山塔下修。
    外道天魔皆拱手,梵王帝釋為呈祥。
    願今合會諸男女,同證金剛大道場。
    早起忙忙直到昏,不愁生死祇愁貧。
    饒君使盡千條計,直至無常不稱心。

般若大教,六百餘卷。佛如來,金口宣。六朝翻譯,東土流傳。頻頻持誦,四句真詮。無為福勝,果報利人天。

      稽首三界主,大孝釋迦尊。
      累劫報親恩,積因成正覺。

奉請八金剛 (至)四菩薩

此經乃大乘教,菩薩摩訶薩人之所修。般若為六波羅蜜之最勝者也,所以名為般若波羅蜜。故下經云:「如來為發大乘者說,為發最上乘者說。」以此《佛說大般若經》,有六百卷,凡一十六會。此經乃第五百七十七卷,給孤獨園第二處第九會說也。所以道:昔日如來金口演,至今拈起又重新。

    此經佛說數千年,無量人天得受傳。
    憶得古人曾解道,更須會取未聞前。
    人間陽壽真難得,一寸光陰一寸金。
    莫待老來方學道,孤墳儘是少年人。
    在家菩薩智非常,鬧市叢中作道場。
    心地若能無罣礙,高山平地總西方。
    金剛般若體如如,翠竹黃花滿路途。
    八百餘家呈妙手,大家依樣畫葫蘆。

金剛般若,人人本具,割斷智為初。白雲散處,一輪顯露。影落千江,無來無去。諸人薦取,凡聖一同居。

      摩訶大法王,無短亦無長。
      本來非皂白,隨處現青黃。

發願文   開經偈   云何梵

《金剛般若波羅蜜經》

宗鏡云:祇這一卷經,六道含靈,一切性中,皆悉具足。蓋為受身之後,妄為六根六塵,埋沒此一段靈光,終日冥冥,不知不覺,故我佛生慈悲心,願救一切眾生,齊超苦海,共證菩提。所以在捨衛國,為說是經大意,祇是為人解粘去縛,直下明瞭自性,免逐輪迴,不為六根六塵所惑。若人具上根上智,不撥自轉,是胸中自有此經。且將置三十二分,於空間無用之地,亦不是過。如或未然,且聽山野,與汝打葛籐去也。夫《金剛經》者,自性堅固,萬劫不壞。況金性堅剛也;般若者,智慧也。波羅蜜者,登彼岸義也。見性得度,即登彼岸;未得度者,即是此岸。經者徑也,我佛若不開個徑路,後代兒孫,又向甚麼處進步。且道:這一步又如何進?看取下文提綱,此經深旨,無相為宗,顯妄明真,提綱要旨。劍鋒微露,掃萬法之本空;心花發明,照五蘊之非有。直得雲收雨霽,海湛空澄,快登般若慈舟,直到菩提彼岸。且道:心花發明在甚麼處?太湖三萬六千傾,月在波心說向誰?

    法王權實令雙行,電捲風馳海嶽傾。
    霹靂一聲雲散盡,到家元不涉途程。
    西方淨土人人有,不假修持已現前。
    諸上善人如見性,阿彌陀佛便同肩。
    無始無明幻色迷,夢魂生死幾千迴。
    一條直路超三界,但念彌陀歸去來。

法會因由,教起根源。如是法,我佛宣。舍衛國中,乞食為先。次第乞已,本處安然。結跏趺坐,終日默無言。

      金剛般若智,個個體如然。
      白雲消散盡,明月一輪圓。

法會因由分第一  (入《金剛經》)

調御師親臨舍衛,威動乾坤;阿羅漢雲集祇園,輝騰日月。入城持鉢,良由悲愍貧窮;洗足收衣,正是宴安時節。若向世尊未舉已前薦得,猶且不堪,開口已後承當,自救不了。宗鏡急為提撕,早遲八刻。何故?良馬已隨鞭影去,阿難依舊世尊前。

    乞食歸來會給孤,收衣敷坐正安居。
    真慈洪範超三界,調御人天得自如。
    西方寶號能宣演,九品蓮台必往生。
    直下相逢休外覓,何勞十萬八千程。
    百歲光陰瞬息迴,其身畢竟化為灰。
    誰人肯向生前悟,悟取無生歸去來。

善現啟請,頓起疑心,合掌問世尊:云何應住,降伏其心?佛教如是,仔細分明。冰消此岸,無花休怨春。

      金剛般若智,莫向外邊求。
      空生來請問,教起有因由。

善現啟請分第二  (入經)

昔奇哉之善現,讚希有之慈尊。悲憐濁世眾生,咨決菩提心要。可謂一經正眼,三藏絕詮。千聖不傳,諸祖不說。如是降伏,扁舟已過洞庭湖。護念叮嚀,何啻白雲千萬里?為甚麼如此?毗婆屍佛早留心,直至而今不得妙。

    問處孤高答處深,妙圓真淨不須尋。
    瞥然如是知端的,默契菩提大道心。
    阿彌陀佛元無相,遍界明明不覆藏。
    文潞尚然修淨土,東坡猶願往西方。
    纔出胞胎又入胎,聖人觀此慟悲哀。
    幻身究竟無香潔,打破畫瓶歸去來。

大乘正宗,指示叮嚀,空生意分明。如是應住,降伏其心。四生六道,無我無人。誰歸滅度?拈來卻在心。

      獨坐寂寥寥,平地起波濤。
      風來波浪起,水漲見船高。

大乘正宗分第三  (入經)

涅槃清淨,盡令含識皈依;四相俱忘,實無眾生滅度。如斯了悟,便能脫死超生。其或未然,依舊迷封滯殼。會麼?

    生死涅槃本平等,妄心盡處即菩提。
    頂門具眼辨來端,眾類何曾入涅槃?
    絕後再甦無一物,了知生死不相干。
    七重寶樹人人有,九品蓮花處處開。
    不涉一程親見佛,圓音時聽悟心懷。
    擲卻閻浮似草鞋,更無一物可開懷。
    靈明一點輝千古,超日月光歸去來。

妙行無住,日月分明,本體離根塵。四維上下,朗耀無窮。世尊指教,一一分明。空生信受,鶯來處處春。

      摩訶般若宗,性相體皆同。
      四生並六道,盡在默然中。

妙行無住分第四  (入經)

住相佈施,猶日月之有窮;不著六塵,若虛空之無際。自他俱利,福德難量。豁然運用靈通,廓爾縱橫自在。且道:還有住著處麼?妙體本來無處所,通身何更有蹤由。

    運心檀度契真常,福等虛空不可量。
    無影樹頭花爛熳,從他採獻法中王。
    步步頭頭皆是道,彌陀元不住西方。
    法身遍滿三千界,化佛權為十二光。
    道過邙山古墓排,淮陰功業事堪哀。
    貧富貴賤皆如夢,夢覺來時歸去來。

如理實見,分明說破,空生意如何?地水火風,四大和合。雲來雲去,本更無他。漚生漚滅,元非一與多。

      如如真妙理,湛湛自然觀。
      圓明真實見,隨處得安然。

如理實見分第五  (入經)

金身顯煥,巍巍海上孤峰;妙相莊嚴,皎皎星中圓月。雖然如是,畢竟非真。經云:真非真恐迷,我常不開演。且道意在於何?一月普現一切水,一切水月一月攝。

    報化非真了妄緣,法身清淨廣無邊。
    千江有水千江月,萬里無雲萬里天。
    人命無常呼吸間,眼觀紅日落西山。
    寶山歷盡空迴首,一失人身萬劫難。
    稽首彌陀真聖主,身乘七寶紫金台。
    四十八願常無間,攝受眾生歸去來。

正信希有,一念無差。心內外,休取法。心若取法,凡聖皆差。心若無念,卻被雲霞。圓明一點,春來樹樹花。

      邪心俱蕩盡,正信勿生疑。
      念念無差別,處處發真機。

正信希有分第六  (入經)

因勝果勝,信心明瞭無疑;人空法空,真性本來平等。直饒名相雙泯,取捨兩忘。要且猶存筏見。咦!彈指已超生死海,何須更覓度人舟。

    善根成熟信無疑,取相求玄轉背馳。
    一念頓超空劫外,元來不許老胡知。
    頻伽尚能知皈向,孔雀猶聞得化生。
    時節因緣休蹉過,樓頭畫鼓恰初更。
    勢至觀音悲滿懷,寶瓶楊柳灑三災。
    誓隨淨土彌陀主,接引眾生歸去來。

無得無說,誰為安名?空生意分明。如來所說,無始無終。雲生晚谷,月照長空。千法萬法,皆從一法生。

      取捨皆難得,無心體自然。
      本來常寂寂,無說亦無傳。

無得無說分第七  (入經)

得亦非,說亦非,能仁機輪電掣。取不可,捨不可,空生舌本瀾翻。且道無為法為甚麼有差別?萬古碧潭空界月,再三撈漉始應知。

    雲捲秋空月印潭,寒光無際與誰談?
    豁開透地通天眼,大道分明不用參。
    西方勝境無明暗,不比人間夜半深。
    五鼓分明當子位,一輪正滿對天心。
    休插龍釵與鳳釵,莫將胭粉污唇腮。
    法身清淨元無垢,體露堂堂歸去來。

依法出生,法法皆真,元從一法生。四生六道,情與無情。山河大地,體露分明。泥牛吸水,黃河徹底清。

      山河如掌平,無壞亦無成。
      千差與萬別,金剛界內生。

依法出生分第八  (入經)

寶滿三千,財施有盡;偈宣四句,法施無窮。發生智慧光明,流出真如妙道。所以稱揚德勝,了達性空。徹諸佛之本源,豁一經之眼目。還見四句親切處麼?真性洞明依般若,不勞彈指證菩提。

    徒將七寶施三千,四句親聞了上根。
    無量劫來諸佛祖,從茲超出涅槃門。
    慧燈不滅魔難入,智鏡常明夢不侵。
    堪歎浮生瞌睡漢,從他萬劫恣昏沉。
    頭髮焦然乾竹釵,兩肩擔水又擔柴。
    一生貧賤多辛苦,厭惡女生歸去來。

一相無相,本自如然,不在口宣傳。五果四向,誰後誰先?絲毫不掛,萬法周圓。圓明彌滿,無心照大千。

      五果並四向,本體元無相。
      兩目不相似,鼻孔都一樣。

一相無相分第九  (入經)

人天往返,諸漏未除。道果雙忘,無諍第一。超凡入聖,從頭勘證。將來轉位,回機透底,盡令徹去。還委悉麼?

    勿謂無心云是道,無心猶隔一重關。
    果位聲聞獨善身,寂然常定本非真。
    回心頓入如來海,倒駕慈航逆渡人。
    樓頭畫鼓五更闌,爭奈眾生被眼瞞。
    不見性天光燦燦,但於夜後黑漫漫。
    極樂國中真快樂,永無八難及三災。
    常聞天樂空中響,敢勸西方歸去來。

莊嚴淨土,錦上添花,徒勞任算沙。燃燈昔日,授記無差。因風吹火,末後拈花。誰人會得,迦葉便笑他。

      莊嚴生淨土,金粟眼中沙。
      初生全洩漏,末後又拈花。

莊嚴淨土分第十  (入經)

如來續焰燃燈,實無可得之法;菩薩莊嚴佛土,應無所住之心。諸妄消亡,一真清淨。昔究法華妙旨,親感普賢誨言。清淨身心,安居求實。冥符奧義,豁悟前因。直得心法兩忘,根塵俱泯。且道:莊嚴個什麼?彈指圓成八萬門,剎那滅卻三祇劫。

    正法眼中無所得,涅槃心外謾莊嚴。
    六塵空寂無人會,推倒須彌浸玉蟾。
    百歲光陰一剎那,凌晨淨口念彌陀。
    看經讀誦無休歇,必免當來過奈河。
    造論弘經大辯才,馬鳴龍樹及天台。
    圭峰乃至清涼老,總勸西方歸去來。

無為福勝,四句堪誇,如塵比數沙。住相佈施,凡聖皆差。無來無去,月照簾下。無根樹子,常開四季花。

      四句絕堪誇,河沙數漸多。
      算來無一法,淨處娑婆訶。

無為福勝分第十一  (入經)

滿積恒沙七寶,周回佈施三千。福德分明,因果不昧。能宣四句之偈,勝前萬倍之功。用真智以照愚,如急流而勇退。且道:退後如何?象踏恒沙徹底過,大千沙界百雜碎。

    重增七寶滿恒沙,如棄甜桃覓苦瓜。
    豁悟真空元不壞,百千三昧總虛花。
    百歲光陰燃指間,奔馳不定片時閑。
    煩君點檢形骸看,多少英雄去不還。
    勢至悲光絕點埃,塵塵剎剎現如來。
    真心量與觀音等,接引眾生歸去來。

尊重正教,誰敢輕慢?塔廟在身邊。人人本有,個個皆然。金剛寶藏,體自周圓。若還信受,拈來自檢看。

      起坐皆尊重,常親塔廟前。
      如如元不動,處處得安然。

尊重正教分第十二  (入經)云云

慈愍三根,隨說乃人天敬仰;受持四句,皆應如塔廟尊崇。常行無念之心,實為希有之法。如何是最上第一句?非但我今獨達了,恒沙諸佛體皆同。

    說處隨宜不滯空,勸持四句為流通。
    天龍覆護尊如塔,功德無邊贊莫窮。
    百歲光陰老盡人,青山綠水至如今。
    開眸認取來生路,莫學愚頑錯用心。
    念佛臨終見寶台,寶幡寶蓋滿空排。
    彌陀勢至觀音等,合掌相隨歸去來。

如法受持,誰敢謾他?須菩提,於意如何?我今為汝,一一言破。白雲散處,月照禪河。文殊不遠,休巡山禮土坡。

      如法謹受持,福勝等須彌。
      白雲消散盡,明月始光輝。

如法受持分第十三  (入經)

大覺尊,本來不立一字,而直指人心;須菩提,無端特請標名,而強生枝節。縱使析微塵如世界,無相可求;施身命等河沙,無法可說。且道:奉行個什麼?金剛寶劍倚天寒,外道邪魔俱腦裂。

    個裏本無元字腳,空中誰敢強安名?
    等閒點出金剛眼,照破魔王八萬城。
    百歲光陰不自驚,老來何物作前程?
    祇憑經卷三千藏,莫把虛華過一生。
    般若現前無罣礙,橫身宇宙莫疑猜。
    虛空拶破難藏覆,大道分明歸去來。

離相寂滅,誰為分別?有口也難說。五百世中,割截支節,而無一念,妄生虛說。成道證果,雲散家家月。

      離相即非說,古今常寂滅。
      而無一念心,任汝分支節。

離相寂滅分第十四  (入經)

空生聞說是經,解義趣而悲流兩淚;仙人垂慈弘忍,笑雪刃而謾斬虛空。如是印可其詞,能離一切諸相。未審感悟處有何奇特?豁開慧眼明如日,返照微塵世界空。

    善吉親聞徹見源,悲欣交集贊慈尊。
    心空法朗超真際,堪報從前不報恩。
    百歲光陰石火光,回頭何不早思量?
    無常相請宜推托,免向閻君論短長。
    真樂真常真淨土,寶池寶樹寶花開。
    無寒無暑無凋變,歸去來兮歸去來。

持經功德,福多難比,三時喻不齊。住相佈施,終須有退。無漏智慧,頓證菩提。花開花謝,日東月落西。

      此經功德勝,誰人解受持?
      寒山逢拾得,拍手笑微微。

持經功德分第十五  (入經)

佈施千萬億劫之身,福深於海;為發最上大乘者說,擔重如山。慶快撩起便行,且請依前放下。何故?大力量人元不動,等閒抹過上頭關。

    倒握吹毛掃異蹤,頓令心地盡開通。
    鋒鋩獨露毗盧頂,凡聖齊教列下風。
    百歲光陰燭在風,誰人心與佛心同?
    修行速往西方去,足下蓮花步步生。
    十念圓成一念回,三心果滿九蓮開。
    塵勞念佛同時去,歸去來兮歸去來。

能淨業障,塵體雙亡,五百億難量。恒沙諸佛,承事供養。而今成道,萬法齊彰。圓明果滿,春來日漸長。

      業障本來無,心差轉見殊。
      若悟三空理,何處不如如?

能淨業障分第十六  (入經)

宿業緣而墮惡道,今人賤而罪即消。供諸佛,誦此經,功德勝而喻莫及。祇如無著無相底,還有果報也無?妄心滅盡業還空,直證菩提超等級。

    惡因誰作罪誰招?真性如空不動搖。
    曠劫無明俱蕩盡,先天後地寂寥寥。
    百歲光陰似水流,無窮無盡幾時休?
    不如先證菩提路,悉免輪迴得自由。
    歸去來兮歸去來,一靈休更入胞胎。
    化身花上身金色,目擊金容歸去來。

究竟無我,四大全空,五蘊假立名。通達萬法,處處皆空。青山綠水,雲起長空。諸人薦取,黃鸝啼曉風。

      授記本無言,真慈大覺宣。
      四相非四相,菩提果自鮮。

究竟無我分第十七  (入經)

妄盡還真,眾生何曾滅度?法空無我,菩提本自圓成。直饒遇燃燈印證而不疑,已隔來世;況釋迦重審而方悟,轉涉途程。且道:不涉途程底人,腳跟還點地也麼?丈夫自有衝天志,不向如來行處行。

    直指單傳密意深,本來非佛亦非心。
    分明不受燃燈記,自有靈光耀古今。
    百歲光陰一夢中,老來不與舊時同。
    眾生好似風無定,搖落桃花滿地紅。
    不知誰解巧安排,捏聚依前又放開。
    莫謂如來成斷滅,一聲還續一聲來。

一體同觀,萬法無差,凡聖共一家。如來五眼,照耀塵沙。三心洞徹,本性無涯。春來日暖,無樹不放花。

      如來具六通,三心不可窮。
      算沙無億數,到此體皆同。

一體同觀分第十八  (入經)

五眼悉圓明,如揭日耀恒沙之世界;三心不可得,似撥火覓滄海之浮漚。縱使窮諸玄辯,竭世樞機,到此總須茫然。且道:是何標格?直饒講得千經論,也落禪家第二籌。

    心眼俱通法界周,恒沙妙用沒蹤由。
    雲收江湛天空闊,明月蘆花一樣秋。
    荒郊日落草風悲,試問骷髏你是誰?
    或是英雄豪傑漢,回頭能有幾人知?
    末法娑婆入苦災,互相食啖惡如豺。
    刀兵疫病遭饑饉,厭離閻浮歸去來。

法界通化,似有還無,個個本無殊。圓明一點,無來無去。搬柴運水,好用工夫。松稍月朗,衣穿露寶珠。

      珍寶滿盈剎,福德等難量。
      若到無福地,方知滋味長。

法界通化分第十九  (入經)

佈施因緣,實人天有漏之果;無為福德,超凡聖通化之功。噫!有為雖偽,棄之則功行不成;無為雖真,擬之則聖果難證。且道:不擬不棄時,如何是聖諦第一義?達磨當機曾直指,廓然元不識梁王。

    寶施寰中福倍常,花開錦上最難量。
    就中拶倒空王殿,露柱燈籠盡放光。
    郊園又是一番春,骷髏縱橫白似銀。
    日炙風吹休懊惱,骷髏總是利名人。
    淨土永無三惡道,寶旛寂靜不輪迴。
    金繩界道經行處,好念彌陀歸去來。

離色離相,無住無依,法界普光輝。無言無說,無是無非。無來無去,無相無為。澄潭月朗,石人戴帽歸。

      知得如來意,玄空不復尋。
      具足非具足,聲色兩分明。

離色離相分第二十  (入經)

有相有身,如來莊嚴具足;分賓分主,空生解辨親疏。直得賓主兩忘,色相俱離。如何是主中主?君臣道合無回互,認得分明不是渠。

    端嚴相好紫金身,正眼看來總不真。
    要會問酬親的意,蘊空無我亦無人。
    圓音唱處響清清,試誦金剛一卷經。
    薦取眾生方外句,秤錘是鐵太分明。
    陌上桃花春又開,風吹殘杏雪飛垓。
    紛紛落處誰人悟?笑指靈雲歸去來。

非說所說,不在分別,本性離言說。潺潺綠水,出廣長舌。圓音落落,無間無歇。休將耳聽,紅爐飛片雪。

      我心本非有,無心說向誰?
      所說非所說,為被上乘機。

非說所說分第二十一  (入經)

如來無所說,慈雲甘露灑濛濛;慧命未嘗聞,明月清風空寂寂。正恁麼時,且道是何境界?欲得不招無間業,莫謗如來正法輪。

    道本無言喚不醒,藥因救病出金瓶。
    可憐億萬人天眾,依舊獃獃側耳聽。
    鼓聲集眾下林泉,莫學金剛問普賢。
    高坐猊台傳秘要,妙通一指老僧禪。
    有病有危終退墮,不生不滅不輪迴。
    西方淨土常安樂,無苦無憂歸去來。

無法可得,情識難量,本體露堂堂。包含法界,相與無相。行住坐臥,仔細參詳。知音勘破,炎天降雪霜。

      無為所得法,得法何所持?
      無有少法故,三藐三菩提。

無法可得分第二十二  (入經)

法無可得,是名阿耨菩提;道無可傳,直指涅槃正眼。祇如得而無得,傳而不傳,畢竟是何宗旨?三賢尚未明斯旨,十聖那能達此宗。

    從來無說亦無傳,纔涉思惟便隔關。
    語默離微俱掃盡,寥寥獨坐古靈山。
    爐中裊裊試拈香,普請天龍降道場。
    功德無邊應有報,莊嚴淨土事難量。
    六欲諸天具五衰,三禪尚自有風災。
    直饒修到非非想,也則不如歸去來。

淨心行善,休教點污,此法離凡愚。是法平等,萬法皆如。青山綠水,與我何殊?金生麗水,蟾光滿太虛。

      淨心平等行,無下亦無高。
      善法非善法,何須口叨叨?

淨心行善分第二十三  (入經)

法無高下,故諸佛心內眾生,時時成道;相離我人,故眾生心內諸佛,念念證真。所以道:念佛不礙參禪,參禪不礙念佛。至於念而無念,參而不參。洞明本地風光,了達惟心淨土。溪山雖異,雲月皆同。那裏不是平等之法?要知縱橫不礙處麼?處處綠楊堪繫馬,家家有路透長安。

    山花似錦水如藍,莫問前三與後三。
    心境廓然忘彼此,大千沙界總包含。
    口裏叨叨念彌陀,心頭人我似干戈。
    其心若不從頭改,磕破髑髏當得麼?
    世上愚人無智慧,唯知愛慾及貪財。
    何如一筆都鉤斷,好念彌陀歸去來!

福智無比,二法周圓,塵沙結良緣。功行累劫,果滿因緣。智燭普照,一月當天。圓明朗朗,無心鑒大千。

      般若真空性,福慧兩雙修。
      四句無為法,持念片時周。

福智無比分第二十四  (入經)

福等三千,施須彌之七寶;經持四句,耀智海之明珠。能令識浪澄清,頓使義天開朗。弘慈普濟,廣利無邊。夜半正明,還在何處?三身四智體中圓,八解六通心地印。

    寶聚山王算莫窮,還如仰箭射虛空。
    洞明四句超三際,絕勝僧祇萬倍功。
    一毛頭上為拈花,笑倒傍邊老作家。
    要問相逢端的意,摩尼達哩吽癹吒。
    我憶彌陀如父母,彌陀觀我似嬰孩。
    心心念念常無間,父子相隨歸去來。

化無所化,機分小大,空生莫疑猜。四生六道,去往還來。迴光返照,面目明白。疑心頓歇,紅霞遍九垓。

      大乘深奧理,解悟有多般。
      實我實無我,仔細好生觀。

化無所化分第二十五  (入經云云)

無我無人,眾生自成正覺;不生不滅,如來說非凡夫。雖然個事分明,爭奈當機蹉過。昔有僧問翠岩云:「還丹一粒,點鐵成金;至理一言,轉凡成聖。學人上來,請師一點。」師云:「不點。」僧云:「為什麼不點?」師云:「恐汝落凡聖。」且道:不落凡聖底人,具什麼眼?直饒聖解凡情盡,開眼依前在夢中。

    到岸從來不用船,坦然大道透長安。
    了知元不因他悟,面目分明總一般。
    前三三與後三三,擬議商量總不堪。
    饒汝識情俱絕斷,三生九劫更重參。
    白髮雙親齒漸衰,勤供甘旨莫遲迴。
    試學昔日能仁氏,奉事尊堂歸去來。

法身非相,不在心懷。絕中間,與內外。聲色見我,未出輪胎。若離聲色,難見如來。徒勞遠覓,文殊在五台。

      有相即無相,無相亦非真。
      兩處俱不立,一體是方親。

法身非相分第二十六  (入經)

妙相莊嚴,聖王相即如來相;法身周遍,如來身異聖王身。若向這裏見得徹去,鷺倚雪巢,兔棲月殿。其或未然,石火一揮天外去,癡人猶看月邊星。

    公案現成重審問,愛情翻款錯承當。
    不應聲色行邪道,結罪無因見法王。
    九年面壁自知非,不若抽身隻履歸。
    莫道少林消息斷,白雲依舊擁柴扉。
    三界忙忙何日省?六塵擾擾幾時休?
    西方一路超生死,齊念彌陀到地頭。

無斷無滅,自古長存,不滅更不生。山河成壞,這個安寧。無來無去,耀古騰今。人人本具,鍮石不換金。

      不生亦不滅,無斷亦無常。
      常樂並我淨,非不好商量。

無斷無滅分第二十七  (入經)

相非具而本具,常自莊嚴;法雖傳而不傳,何曾斷滅?昔世尊於靈山會上,人天眾前云:「吾有清淨法眼,涅槃妙心,付囑飲光,廣令傳化。」且道:當時傳個甚麼?青蓮目顧人天眾,金色頭陀獨破顏。

    一燈能續百千燈,心印光通法令行。
    千聖不傳吹不滅,聯輝列焰轉分明。
    一點靈光塞太虛,也非禪教也非儒。
    打成一片誰人會?具眼還他大丈夫。
    天樂簫韶花雨飛,他方遊歷聖初回。
    如雲海眾相迎接,目繫金容歸去來。

不受不貪,知足常足,無罪亦無福。隨緣過日,且忌分訴。千家一鉢,衲子活路。雖無一物,與眾生贈福。

      不覺塵緣起,貪愛轉見深。
      若得迴光照,當生即不生。

不受不貪分第二十八  (入經)

有求有苦,八風五欲交煎;無著無貪,三明六通自在。便恁麼去,水邊林下,月冷風清。不恁麼去,橋斷路窮,別通消息。還委悉麼?老僧笑指猿啼處,更有靈蹤在上方。

    數行梵字雲中雁,一曲無生澗底琴。
    德勝河沙渾不用,清風明月是知音。
    春來秋去幾時休?堪歎眾生又白頭。
    東廓郊中多古墓,北邙山下有骷髏。
    白侍文章世間稀,尚求兜率厭輪迴。
    我今奉勸文章士,念佛西方歸去來。

威儀寂靜,塔丈心路,不用巧分訴。行住坐臥,無盡無餘。無所從來,亦無所去。若人會得,全不費工夫。

      人人具四大,我見萬法空。
      行住並坐臥,來去與真同。

威儀寂靜分第二十九  (入經)

坐臥經行,本自無來無去;威儀不動,寂然非靜非搖。要解如來所說義否?隨緣赴感靡不周,而常處此菩提座。

    巍巍不動法中王,那有獼猴跳六窗。
    笑指真空無面目,連雲推月下千江。
    蘆花影裏一骷髏,半臥黃沙半土坵。
    骷髏但有心頭氣,爭名奪利幾時休?
    漢末殘唐甚苦哉,人心上下極相乖。
    貪婪虛偽那堪說,亂世如麻歸去來。

一合理相,不在分別,處處任宣說。九年面壁,斬釘截鐵。神光三拜,花開時節。分明點破,秤錘原是鐵。

      三千界微塵,俱來一念心。
      如來一合相,推倒大虛空。

一合理相分第三十  (入經)

以世界,碎如微塵,慈尊喻巧於玄要;立權名,談其實相,凡夫意絕於貪求。與麼會得,返本還源,背塵合覺。不與麼會得,智同諸佛,悲合眾生。總不與麼?巨靈擡手無多子,分破華山千萬重。

    一段生涯六不收,從前萬法盡非儔。
    輕輕擘破三千界,直得恒河水逆流。
    九曲黃河直指君,分明全不涉途程。
    不知白日青天裏,開眼許多迷路人。
    東晉遠公曾結社,遺民房翥總奇才。
    淵明入會多耽飲,今晚休杯歸去來。

知見不生,返照還源,本性離言詮。見聞覺知,無正無偏。無垢無淨,無缺無圓。靈光皓皓,杲日正當天。

      知見度眾生,眾生亦復盲。
      如來非法相,方到涅槃城。

知見不生分第三十一  (入經)

若著見聞覺知,不解如來妙義。悟無我人壽命,還同陽焰空花。《楞嚴》云:知見立知,即無明本;知見無見,斯即涅槃。祇如法相不生時,還信解麼?大千沙界海中漚,一切聖賢如電拂。

    法空非我道非親,樹倒籐枯笑轉新。
    風掃止啼黃葉盡,千林全體露天真。
    朝日忙忙暮日忙,眾生何不早思量?
    人如春夢終須短,命若風燈豈長久?
    淨土緣生稱本懷,一靈更不墮胞胎。
    法身解脫俱齊等,瞥地回頭歸去來。

應化非真,如露如電。有為法,不牢堅。住相布施,果報人天。持經四句,入聖超凡。頻頻轉念,金剛體最堅。

      演說四句偈,六度以為初。
      縱橫無罣礙,般若自如如。

應化非真分第三十二  (入經)

施七寶,滿僧祇,福有求而即妄;持此經,演四句,德雖勝而非真。宴坐水月道場,成就空花佛事。度幻化之含識,證寂滅之菩提。凡情聖解俱空,生死涅槃如夢。昔梁武帝請傅大士講經,大士揮案一聲,便乃下座。如斯洪範,千古分明。不悋弘慈,當機辨著。噫!大士揮尺講經,猶是曲垂方便。美則甚美,了則未了。若論最上頓宗,直是不通凡聖。以金剛王寶劍,盡情掃蕩無餘。一任渠明來暗來,四方八面來;普教他休去歇去,一念萬年去。然雖如是,且道:末後一句,誰堪奉行?直得虛空悉消殞,天龍八部遍流通。

    空生疊疊窮迷妄,大覺重重說偈言。
    末後了然超百億,明如杲日耀乾坤。
    直截根源說與君,了無些子涉情塵。
    奈何蹉過西來意,猶道休境景示人。
    極樂家鄉甚妙哉,無諸憂苦樂常諧。
    因談果海圓音徹,時禮金容歸去來。

金剛般若,六度根源,內外最牢堅。三千大千,萬古流傳。雙林默語,祖祖重宣。開示悟入,眾生大有緣。

      說破無生話,決定往西方。
      彌陀極樂國,常聞般若香。

佛說是經已  (入經)

觀之為言,內心覺照。其在《般若心經》,則首云:觀自在菩薩,行深般若波羅蜜多時,照見五蘊皆空。在此經,則終以如是觀,如發菩提心者,印證諸法空義。學者勿以肉眼觀之而會之,則為親參黃面矣。凡諸聞者,莫不頓然開悟,無量歡喜,信而受之,奉而行之。且道:信受奉行個甚麼?觸目對揚真般若,山河全露法王身。

    五千來字妙難量,八百餘家解漫詳。
    珍重諸人休外覓,回光直下自承當。
    鬼神稽首聽經聲,妙悟圓通萬法明。
    從此諸人如會得,這回更不問前程。
    人身得處最為難,莫把浮生過等閒。
    須藉金剛三昧力,直教打破死生關。

三十二分,分分全真,言下好惺惺。四流浪息,六國安寧。朝看暮轉,拔楔抽釘。春雷震響,推倒望舟亭。

      見色非干色,聞聲不是聲。
      色聲不礙處,親到法王城。

(般若無盡藏真言 (至)普迴向真言  云云)

今同善眾,共閱最上乘經。慶幸今宵佛事,時當滿散,普集良因,莊嚴會首之福田,成就無窮之善果。此事且止,試問諸人:這一場公案,作麼施行?還會得麼?拈起則佛覷不破,展開則法界難藏。若能直下承當,管取本來具足。雖然如是,猶涉途程。且道:即今兩手分付,又作麼生道?言言見諦言非有,句句超宗句本無。

    金剛本體湛然虛,把斷牢關一物無。
    若要山僧通線路,諸人收取護身符。
    閻王本是平等君,不愛民財祇取人。
    陰司若用錢打當,貧者先亡富者存。
    西方極樂景幽深,寶網光騰百萬尋。
    菩薩為鄰談妙旨,聲聞作伴演圓音。

良緣眾等,略聽些個,般若大摩訶。行住坐臥,不離這個。人人本具,非我非他。諸人薦取,今生莫蹉過。

      摩訶空最大,最大是摩訶。
      般若波羅蜜,撒手見彌陀。

摩訶般若波羅蜜多心經  (入經云云)

夫欲了最上大乘,須具金剛正眼,看釋迦老與須菩提。顯大機,施大用。聚須彌山王等七寶,碎大千沙界若微塵,盡僧祇劫,布施將來。獨最上乘,無法可得。直得人天膽喪,魔外心寒。俱能捨命承當,依舊白雲萬里。所以解此經者,八百餘家;頌此經者,不滿屈指。蓋古人錯答一字,尚墮野狐;謬誦此經,應入地獄。宗鏡自惟:不入地獄,何由拯濟群生?既能為法忘軀,豈避彌天逆罪?橫按寶劍,重說偈言。摧涅槃心,滅正法眼。掃除知見,截斷命根。堪報不報之恩,用酬難酬之德。眼前雨洗千山翠,腳下蓮花一樣生。

    四十九年成露布,五千餘卷盡言詮。
    妙明一句威音外,折角泥牛雪裏眠。
    阿彌陀佛色光輝,白毫宛轉五須彌。
    頂上旋螺青絲髮,三十二種相巍巍。
    銷唱金經滿散緣,回施今辰福無邊。
    合會眾等齊修證,見聞薰種已周圓。

道場圓滿,不可思議,人人用心機。銷唱金經,佛聖遍知。上祝皇帝聖壽萬歲,法界有情同生極樂國。

    道場圓滿佛回程,幢幡寶蓋空裏迎。
    腳踏金蓮千萬朵,空中音樂響鈴鈴。

南無一乘宗,無量義,真空妙有,《金剛般若經》。伏願經聲琅琅,上徹穹蒼;梵語玲玲,下通幽府。一願刀山落刃,二願劍樹鋒摧,三願爐炭收焰,四願江河浪息。鍼喉餓鬼,永絕饑虛;鱗甲羽毛,莫相食啖;惡星變怪,掃出天門;異獸靈魑,潛藏地穴;囚徒禁繫,願降天恩;疾病纏身,早逢良藥;盲者聾者,願見願聞;跛者啞者,能行能語;懷孕婦人,子母團圓;征客遠行,早還家國。貧窮下賤,惡業眾生,誤殺故傷,一切冤尤,並皆銷釋。金剛威力,洗滌身心;般若威光,照臨寶座。舉足下足,皆是佛地。更願七祖先亡,離苦生天;地獄罪苦,悉皆解脫。以此不盡功德,上報四恩,下資三有。法界有情,齊登正覺。

川老頌云:如饑得食,渴得漿,病得瘥,熱得涼。貧人得寶,嬰兒見娘;飄舟到岸,孤客還鄉。旱逢甘澤,國有忠良;四夷拱手,八表來降。頭頭總是,物物全彰。古今凡聖,地獄天堂;東西南北,不用思量。剎塵沙界諸群品,盡入金剛大道場。

    三塗永息常時苦,六趣休隨汩沒因。
    恒沙含識悟真如,一切有情登彼岸。
    乃至虛空世界盡,眾生及業煩惱盡。
    如是四法廣無邊,願今迴向亦如是。
    十方三世一切佛,諸尊菩薩摩訶莎。
    聲聞羅漢賢聖僧,摩訶般若波羅蜜。

    願以此功德,普及於一切。
    誦經保平安,消災增福壽。

    三壇登事,六度齊修。
    無漏果因,共成佛道。

銷釋金剛經科儀卷終

〔錄文完〕


【經文資訊】藏外佛教文獻第 06 冊 No. 0053 銷釋金剛經科儀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藏外佛教文獻所編輯
【原始資料】方廣錩大德提供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回上層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