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卷

大正新脩大藏經 第50冊
No.2043 阿育王經 (10卷)
【梁 僧伽婆羅譯】
第 4 卷

下一卷
 

阿育王經卷第四

鳩那羅因緣第四

是時阿育王。於一日中起八萬四千塔。於是日中王夫人名鉢摩婆底(翻有扶容華也)生一男兒。形色端正眼為第一。一切人見無不愛樂。時有內人即白大王王有功德夫人生兒。王聞歡喜而說偈言。

 我於今日  大生歡喜  我孔雀姓
 名聞一切  宮人以法  由之增長

故名此兒名達磨(翻法)婆陀那(翻增長)。即抱此兒示阿育王。時王見已歡喜說偈。

 我兒目端嚴  為功德所造
 光明甚輝曜  如優波羅花
 以此功德眼  莊嚴於一面
 其面貌端正  譬如秋滿月

乃至阿育王。命諸大臣而語之言。汝等嘗見此兒眼不。諸臣答言。臣於人中實所未見。於雪山有鳥名鳩那羅。此鳥之眼與其相似。即說偈言。

 於雪山頂  有寶花處  鳩那羅鳥
 而住其上  此兒二眼  類彼鳥眼

王便發言。將此鳥來。虛空上半由旬夜叉神聞其語。下一由旬龍聞其語。一念之頃夜叉之神即得鳥來。時阿育王以鳥眼比兒眼。見此二眼無有異相。即以鳥名而以名兒。復說偈言。

 大地人王  以可愛眼  鳩那羅名
 說為兒名  是故大地  其名遠聞

乃至鳩那羅長大。為其納妃。妃名千遮那(翻金)摩羅(翻鬘花)。時阿育王將鳩那羅往至鷄寺。寺有上座六通羅漢名耶舍。是時耶舍見鳩那羅。未經幾時應當失眼。即白王言。何故不令鳩那羅作其自業。時阿育王語鳩那羅。大德令汝所作。汝當隨之。時鳩那羅禮耶舍足。說言。大德。教我所作。耶舍答言。眼非是常汝當思惟。即說偈言。

 汝鳩那羅  常思惟眼  無常病苦
 眾患所集  凡夫顛倒  由之起過

時鳩那羅於宮中靜處獨坐。思惟眼等諸入為苦無常。時阿育王第一夫人名微沙落起多。往鳩那羅處見其獨坐觀其眼故。而起欲心以手抱之。而說偈言。

 以大力愛火  今來燒我心
 譬如火燒膝  汝當遂我意

鳩那羅聞其言。以手掩耳。而說偈言。

 汝今於我所  不應說此言
 汝今為我母  我則為汝子
 今此非法愛  應當捨離之
 何故為此事  開諸惡道門

時微沙落起多不遂意故。心生瞋忿。夫人又說偈言。

 愛心住汝處  而汝無愛心
 汝心既有惡  不久須臾滅

鳩那羅答言。

 我今寧當死  以法而清淨
 不願於生中  而起不淨心
 若有惡心者  失人天善法
 善法既不全  依何而得生

微沙落起多恒伺其過而欲殺之。於北有國。名德叉尸羅。拒逆不從阿育王令。時王聞之。意欲自往。大臣白王王。今當令鳩那羅往。不須自去。時阿育王命鳩那羅而語之言。汝往彼國。答王言。爾時阿育王復說偈言。

 我於今者  聞其此言  雖為是兒
 而是我心  以心念故  倍加莊嚴

是時阿育王。即便令人嚴治道路。老病死等悉令不現。時阿育王與鳩那羅同載一車送之近路。將欲分別。手抱兒頸。見鳩那羅眼啼泣而言。

 若有人見  鳩那羅眼  心歡喜故
 有病皆除

是時有一相師婆羅門。見鳩那羅不久失眼。見阿育王唯觀兒眼。不緣餘事。見已說偈。

 王子眼清淨  王觀之歡喜
 眼光明莊嚴  云何而當失
 此國諸人民  見鳩那羅眼
 一切皆歡喜  猶如天上樂
 若見其失眼  一切當苦惱

乃至鳩那羅次第行至德叉尸羅國。彼國人聞出半由旬嚴治諸道。處處置水以待來眾。時諸人民即便說偈。

 德叉尸羅人  執寶甖盛水
 及諸供養具  迎鳩那羅王

時王至已人民合掌而作是言。我等迎王不為鬪諍。亦不與彼大王相嫌。但王所遣大臣在我國者。為治無道。願欲廢之。是時人民以諸供具供養鳩那羅王迎至國中。時阿育王身遇重病。糞從口出。諸不淨汁從毛孔出。一切良醫所不能治。時阿育王即語諸臣。召鳩那羅還。我當灌頂授以王位。我於今者。不貪身命。時微沙落起多即便思惟。若鳩那羅得作王者。我必當死。思惟已白阿育王言。我能令王病得除愈。一切醫師不須令進。時阿育王即受其語斷諸醫師。時微沙落起多語諸醫師。門外男女病如王者可將其入。時阿毘羅國有一人病。如王不異。時病人婦為覓醫師說其病狀。醫師答言。將此人來我欲見之。當為處藥。乃至婦人將此病者送與醫師。醫師復送與王夫人。時王夫人將此病者置無人處。令破其腹出生熟二藏。於熟藏中有一大虫。虫若上行糞從口出。虫若下行便從下出。若左右行諸不淨汁從毛孔出。時王夫人。磨摩梨遮以置虫邊。而虫不死。復以畢鉢以置虫邊。虫亦不死。復以乾薑以置虫邊。虫亦不死。乃至以大蒜置於虫邊。虫便即死。時王夫人以如此事具以白王。王於今者應當食蒜。病即除愈。王答言。我是剎利。不得食蒜。夫人復言。為身命故作藥意食之。乃至阿育王遂便食之。虫死病除便利如本。時阿育王清淨洗浴語夫人言。汝於今者當何所求。隨意與之。夫人白王。願王七日聽我為王。王語夫人。若汝為王必當殺我。夫人又言。過七日已我當還王。時阿育王遂便許之。夫人思惟我欲治鳩那羅今正是時。是時夫人即便假作阿育王書。與德叉尸羅人令取鳩那羅眼。書中說偈。

 我今有大力  威名甚可畏
 鳩那羅王子  於彼為罪過
 今勅彼人民  挑取其二眼
 今為此一事  汝等速為之

時王夫人。作書已竟須齒牙印之。阿育王眠夫人欲印書故便近王邊。王即驚覺。夫人白王何故驚怖。王答夫人。我夢不祥。見有鷲鳥欲取鳩那羅眼。是故驚懼。夫人答言。王不須憂。鳩那羅子今甚安隱。第二更夢。王復驚起語夫人言。我今更夢如本不祥。夫人問言。夢復云何。王答言。我見鳩那羅頭鬚髮爪悉皆長利而不能言。夫人答言。其今安隱。願勿憂之。乃至後時阿育王眠。夫人即便以大王齒竊取印之。遣使送與德叉尸羅人。時阿育王又夢。自齒悉皆墮落。至明清旦澡洗已畢。為身命故。召相師來以夢所見具向其說。語言。汝當為我解釋夢意。相師答言。若人有此夢者。兒當失眼。不異失兒。而說偈言。

 若人夢齒落  必當失兒眼
 兒眼既已失  不異失於兒

時阿育王。聞其此言即便起立。合掌向四方神。而呪願言。

 今一心歸佛  清淨法及僧
 世間諸仙人  於世為最勝
 一切諸聖眾  皆護鳩那羅

使者執書至德叉尸羅國。是時彼國人民見此書至。念鳩那羅故共隱此書而不與之。不欲令其起於惡心。彼諸人民復更思惟。阿育大王其甚可畏。心不敬信於其自兒。尚欲取眼。況於我等而不起惡。復說偈言。

 今此鳩那羅  如大仙不異
 於一切眾生  皆能作饒益
 彼阿育大王  而不起慈念
 況於餘眾生  而能不殘害

乃至彼人以書與鳩那羅。鳩那羅得書已語諸人言。若能取我眼者。今隨汝意。時諸人即喚旃陀羅。汝當挑取鳩那羅眼。旃陀羅合掌說言。我今不能。何以故。

 若人於滿月  能除其光明
 是人當能除  汝面明月眼

是時鳩那羅即脫寶冠語旃陀羅言。汝挑我眼。我當與汝。復有一人形貌可憎十八種醜。語鳩那羅言。我能挑眼。時鳩那羅尋憶大德耶舍所說。便說偈言。

 合會有離  是真實說  思惟此義
 知眼無常  我善知識  能饒益者
 是人說法  皆苦因緣  我常思念
 一切無常  是師之教  深自憶持
 我不畏苦  見法不住  當依王教
 汝取我眼  我已攝受  無常真實

是時鳩那羅語醜人言。汝當取我一眼置我手中我欲觀之。時此醜人欲取其眼。無數諸人相與嗔罵。而說偈言。

 眼清淨無垢  如月在空中
 汝今挑此眼  如拔池蓮華

是無數人悲號啼哭。是時醜人即出其眼。置鳩那羅手中。時鳩那羅以手受之向眼說偈。

 汝於本時  能見諸色  而於今者
 何故不見  本令見者  生於愛心
 今觀不實  但為虛誑  譬如水沫
 空無有實  汝無有力  無有自在
 若人見此  則不受苦

是時鳩那羅。思惟一切諸法悉皆無常得須陀洹果。既得果已語醜人言。所餘一眼隨汝取之。時彼醜人復更挑之置鳩那羅手中。既失肉眼而得慧眼。復說偈言。

 我於今者  捨此肉眼  慧眼難得
 我今已得  王今捨我  我非王子
 我今得法  為法王子  今從自在
 苦宮殿墮  復登自在  法王宮殿

乃至鳩那羅。知取其眼是微沙落起多。而說偈言。

 願王夫人  長受富樂  壽命常存
 無有盡滅  由其方便  我得所作

是時鳩那羅婦千遮那摩羅。聞鳩那羅失眼。以念夫故至其夫所。入多人處見鳩那羅失眼流血。悶絕躄地。傍人以水灑之令得醒寤。啼泣說偈。

 眼光明可愛  昔見生歡喜
 今見其離身  心生大瞋惱

鳩那羅語其婦言。汝勿啼泣。我自起業。自受此報。復說偈言。

 一切世間  以業受身  眾苦為身
 汝應當知  一切和合  無不別離
 當知此事  不應啼泣

是時鳩那羅共其婦。從德叉尸羅國還阿育王所。二人生來未曾履地。其身軟弱不堪作業。時鳩那羅善於鼓琴。復能歌吹。隨其本路乞食濟命。漸漸遊行至於本國欲入宮門。時守門人不聽其前。既不得前而復還出住車馬厩。於後夜中鼓琴而歌。歌曰。我眼已失。四諦已見。復說偈言。

 若人有智慧  見十二入等
 以智慧為燈  得解脫生死
 三有中之苦  悉為自心苦
 三有中之過  今應當知之
 若欲求勝樂  當思十二入

時阿育王。聞其歌聲心大歡喜。而說偈言。

 今此說偈  及聞鼓琴  似是我子
 鳩那羅聲  若是其至  何不見我

時阿育王。命一人來我所聞聲似鳩那羅。而聲清妙復兼悲怨。聞此聲故令我心亂。如象失子而聞子聲。其心迴遑不安其所。汝可往看是鳩那羅不。若是鳩那羅汝可將來。乃至此人受教至車馬厩。至已見其無有二眼皮膚曝露不復可識。還白大王。王所令看是孤獨盲人。共其婦俱住車馬厩非鳩那羅。時阿育王聞其此言懊惱思惟。而說偈言。

 如昔所夢見  鳩那羅失眼
 今此盲人者  鳩那羅不疑
 汝可更至彼  但將此人來
 以思惟子故  其心不安隱

乃至此人受教更至其所。語鳩那羅言。汝是誰兒。何所名姓。鳩那羅復以偈答。

 父名阿輸柯  增長姓孔雀
 一切諸大地  悉為其所領
 我是彼王子  名為鳩那羅
 姓日法王佛  今為法王子

是時使人將鳩那羅及其婦至宮中。時阿育王見鳩那羅風日曝露。以草弊帛雜為衣裳。形容改異不復可識。時阿育王生心疑惑而語之言。汝是鳩那羅不。答言。我是阿育王聞悶絕墮地傍人見王而說偈言。

 王見鳩那羅  有面而無眼
 以苦惱燒心  從床墮於地

傍人以水灑王令其得醒。還至坐處抱鳩那羅置其膝上。復抱其頸啼哭落淚手拂頭面。憶其昔容而說偈言。

 汝端嚴眼  今何所在  失眼因緣
 汝今當說  汝今無眼  如空無月
 形容改異  誰之所作  汝昔容貌
 猶如仙人  誰無慈悲  壞汝眼目
 汝於世間  誰為怨讎  我苦惱根
 由之而起  汝身妙色  誰之所壞
 懊惱心火  今燒我身  譬如霹靂
 摧折樹木  懊惱之雷  以破我心
 如此因緣  汝今速說

時鳩那羅以偈答言。

 王不聞佛言  果報不可脫
 乃至辟支佛  亦所不能免
 一切諸凡夫  悉由業所造
 善惡之業緣  時至必應受
 一切諸眾生  自作自受報
 我知此緣故  不說壞眼人
 此苦我自作  無有他作者
 如此眼因緣  不由於人作
 一切眾生苦  皆亦復如是
 悉由業所作  王當知此事

時阿育王。為懊惱火以燒其心。復說偈言。

 汝但說其人  我不生瞋心
 汝若不說者  我心亂不安

時阿育王。知是微沙落起多所作。喚微沙落起多。而說偈言。

 汝今為大惡  云何不陷地
 今汝不為法  於我為大過
 汝今既為惡  從今捨於汝
 猶如行善人  捨不如法利

時阿育王嗔火燒心見微沙落起多。復說偈言。

 我於今者  欲出其眼  欲以鐵鋸
 以解其身  以斧破身  以刀割舌
 以刀截頸  以火燒身  令飲毒藥
 以除其命

阿育王說如此事。欲治微沙落起多。鳩那羅聞深生慈心。復說偈言。

 微沙落起多  所為諸惡業
 大王於今者  不應便殺之
 一切諸大力  無過於忍辱
 世尊之所說  其最為第一

時阿育王不受兒語。以微沙落起多置落可屋。以火焚之。又復令殺德叉尸羅人。是時比丘生疑問大德優波笈多。鳩那羅先造何業今受此報。大德答言。長老當聽。過去久遠。於波羅[木*奈]國有一獵師。至雪山中多殺群鹿。又於一時復往雪山時雷電霹靂有五百鹿。以怖畏故。入石窟中。時此獵師見諸群鹿。即便捕之一切皆得。得已復作是念。若皆殺者。肉當臭爛。無如之何。我當挑其兩眼使其不死。而不知去。後漸殺之。作是念已。一切挑眼。長老。於意云何。先獵師者鳩那羅是。以其挑鹿眼故於無數年常在地獄。從地獄出生於人中。五百世中常被挑眼。今是最後餘殘果報。比丘又問。以何因緣生於大姓。得端嚴眼復得羅漢。答言。諸長老聽。過去久遠人壽四萬歲時。有佛正覺名迦羅鳩村大。出現於世是時如來於一切世間。所應作者皆已作訖。入無餘涅槃。時有一王名曰輸頗(翻莊嚴)為佛世尊起四寶塔。時王命過弟不信佛。起塔珍寶悉皆密取。唯土木在。一切人民見塔毀壞懊惱發聲。時有長者子。問彼諸人。汝等何事懊惱發聲。諸人答言。世尊之塔本有四寶。不謂於今悉皆毀散。是故我見懊惱發聲。時長者子即以四寶如本莊嚴。復令高廣有勝於初。又起金像以置塔中。所作已訖。復發願言。迦羅鳩村大為世間師。願我後師亦如今日。比丘當知。昔長者子即鳩那羅是。此其修治迦羅鳩村大如來塔故。今得生於大姓之中。以其造作如來像故。今所得身端嚴第一。以其發願值善師故。今得釋迦牟尼為師及見四諦。

阿育王經卷第四


【經文資訊】大正藏第 50 冊 No. 2043 阿育王經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大正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蕭鎮國大德提供,北美某大德提供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回上層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