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正新脩大藏經 第46冊
No.1934 國清百錄 (4卷)
【隋 灌頂纂】
第 1 卷

下一卷
 

No. 1934

國清百錄序

先師以陳太建七年歲次乙未。初隱天台。所止之峰舊名佛隴。詢訪土人云。遊其山者多見佛像。故相傳因而成稱。至太建十年歲在戊戌。降陳宣帝勅名修禪寺。吏部尚書毛喜題篆牓送安寺門。到太隋開皇十八年其歲戊午。太尉晉王於山下。為先師創寺。因山為稱是曰天台。王登尊極。以大業元年龍集乙丑。勅江陽名僧云。昔為智者創寺。權因山稱。今須立名。經論之內有何勝目。可各述所懷。朕自詳擇。諸僧表兩名。一云禪門。一云五淨居。其表未奏。而僧使智璪啟國清之瑞。勅云此是我先師之靈瑞。即用即用。勅取江都宮大牙殿牓。填以雌黃。書以大篆。遣兼內史通事舍人盧政力送安寺門。國清之稱從而為始。先師神光而生。結跏而滅。處證妙法。出作帝師。備是渚宮法論會稽智果國清灌頂等三傳所載。又沙門智寂。編集先師遣迎信命。搜訪未周而智寂身故。筆墨之功與氣俱棄。余覽其草本。續更撰次諸經方法等。合得一百條。呼為國清百錄。貽示後昆。知盛德之在茲。

國清百錄序

夫事無鴻纖。但有補於見聞。使人警寤而趨善道者。則不可以不錄而貽諸後也。昔我祖智者禪師。本靈山聖眾之一人也。陳隋朝出現世間。代佛宣祕為人天眼目。六十餘州直指人心。具佛知見加修圓行。則妙果不遠。復其所談教法外餘事委積。章安尊者撮其可錄者凡一百條。以國清為目。天聖年中。伏蒙聖朝編入大藏。既緘以函帙。故世人罕得而見之。禪師自開皇十七年丁巳入滅。至紹聖四年足五百歲。明年春四明陳宗逸。始謀鏤版印行果。冠冕法俗因得以讀之。有以知禪師釋部中豪傑之士也。雖不得而見其面。讀其文亦得以見其心。見心愈於見面也。奉命序述。以冠首云。

國清百錄卷第一

立制法第一(并序)

夫新衣無孔不可補之以縷。宿植淳善不可加之以罰。吾初在浮度中處金陵。前入天台諸來法徒各集。道業尚不須軟語勸進。況立制肅之後。入天台觀乎晚學。如新猿馬。若不控鎖。日甚月增。為成就故。失二治一。蒲鞭示恥非吾苦之。今訓諸學者。略示十條。後若妨起應須增損。眾共裁之。

第一夫根性不同。或獨行得道。或依眾解脫。若依眾者當修三行。一依堂坐禪。二別場懺悔。三知僧事。此三行人。三衣六物道具具足。隨有一行則可容受。若衣物有缺。都無一行則不同止。

第二依堂之僧。本以四時坐禪六時禮佛。此為恒務。禪禮十時一不可缺。其別行僧行法竟。三日外即應依眾十時。若禮佛不及一時罰三禮對眾懺。若全失一時。罰十禮對眾懺。若全失六時罰一次維那。四時坐禪亦如是。除疾礙。先白知事則不罰。

第三六時禮佛。大僧應被入眾衣。衣無鱗隴若縵衣悉不得。三下鐘早集敷坐執香罏互跪。未唱誦不得誦。未隨意不散語話。叩頭彈指頓曳屣履起伏參差。悉罰十禮對眾懺。

第四別行之意。以在眾為緩故。精進勤修四種三昧。而假託道場不稱別行之意。檢校得實罰一次維那。

第五其知事之僧。本為安立利益。反作損耗割眾潤己自任恩情。若非理侵一毫。雖是眾用而不開白。檢校得實不同止。

第六其二時食者。若身無病病不頓臥。病己瘥皆須出堂。不得請食入眾。食器聽用鐵瓦。薰油二器甌椀匙筋。悉不得以骨角竹木瓢漆皮蚌。悉不得上堂。又不得摚觸己鉢。吸啜等聲含食語話。自為求索私將醬菜。眾中獨噉。犯者罰三禮對眾懺。

第七其大僧小戒。近行遠行寺內寺外。悉不得盜噉魚肉辛酒。非時而食。察得實不同止。除病危篤瞻病用醫語。出寺外投治則不罰。

第八僧名和合。柔忍故和。義讓故合。不得諍計高聲醜言動色。兩競者各罰三十拜對眾懺。不應對者不罰。身手互相加者。不問輕重皆不同止。不動手者不罰。

第九若犯重者依律治。若橫相誣。被誣者不罰。作誣者不同止。若學未入眾時過眾主不受。學眾未攝故。彼自言比丘故入眾。來犯重誣他者。治罰如前。

第十依經立方見病處藥。非於方吐於藥有何益乎。若上來九制聽懺者。屢懺無慚愧心不能自新。此是吐藥之人宜令出眾。若能改革後亦聽還。若犯諸制捍不肯懺。此是非方之人。不從眾網則不同止。

敬禮法第二(并序)

此法正依龍樹毘婆沙。傍潤諸經意。於一日一夜。存略適時。朝午略敬禮用所為三。晡用敬禮略所為。初夜全用。午時十佛代中夜。後夜普禮。

一心敬禮常住三寶。嚴持香華如法供養。願此香華雲。遍滿十方界。一一諸佛土。無量香莊嚴。具足菩薩道。成就如來香。供養已如法行道。行道竟敬禮常住三寶歎佛呪願。呪願云。色如閻浮金。面逾淨滿月。身光智慧明。所照無邊際。摧破魔怨眾。善化諸人天。乘彼八正船。能度難度者。聞名得不退。是故稽首禮。歎佛功德三界天龍皇國七廟師僧父母造寺檀越一切怨親等。會真如共成佛果。上座當用智力自在說。

敬禮常寂光土毘盧遮那遍法界諸佛。

敬禮蓮華藏海盧舍那遍法界諸佛。

敬禮娑婆世界釋迦牟尼遍法界諸佛。

敬禮東方無憂世界善德如來遍法界諸佛。

敬禮南方歡喜世界旃檀德佛遍法界諸佛。

敬禮西方名善世界無量明佛遍法界諸佛。

敬禮北方無動世界相德如來遍法界諸佛。

敬禮東南方月明世界無憂德佛遍法界諸佛。

敬禮西南方眾相世界寶施如來遍法界諸佛。

敬禮西北方眾音世界華德如來遍法界諸佛。

敬禮東北方安隱世界三乘行佛遍法界諸佛。

敬禮下方廣大世界明德如來遍法界諸佛。

敬禮上方眾月世界廣眾德佛遍法界諸佛。

敬禮無憂道樹下毘婆尸佛遍法界諸佛。

敬禮邠陀利樹下尸棄如來遍法界諸佛。

敬禮娑羅道樹下毘首尸佛遍法界諸佛。

敬禮尸利沙樹下迦求村馱佛遍法界諸佛。

敬禮優曇鉢樹下迦那含牟尼佛遍法界諸佛。

敬禮拘樓陀樹下迦葉如來遍法界諸佛。

敬禮那迦道樹下彌勒如來遍法界諸佛。

敬禮舍利形像支提寶塔。

敬禮十二部經清淨妙法。

敬禮三乘得道一切賢聖僧。

為梵釋四王八部官屬持國護法諸天神等。願威權自在顯揚佛事。敬禮常住諸佛。

為諸龍王等。願風雨順時含生蒙潤。敬禮常住諸佛。

為天台山王王及眷屬峯麓林野一切幽祇。願冥祐伽藍作大利益。敬禮常住諸佛。

為武元皇帝元明皇太后七廟聖靈。願神遊淨國位入法雲。敬禮常住諸佛。

為至尊聖御。願寶曆遐長天祚永久。慈臨萬國拯濟四生。敬禮常住諸佛。

為皇后尊體。願百福莊嚴千聖擁護。敬禮常住諸佛。

為皇太子殿下。願保國安民福延萬世。敬禮常住諸佛。

為在朝群臣百司五等。願翼贊皇家務盡成節。敬禮常住諸佛。

為經生父母歷世師僧四輩檀越財法二恩。願早超苦海永出愛河。敬禮常住諸佛。

為基業施主命過檀越往化諸僧等。願六度早圓七財具足。敬禮常住諸佛。

為州牧使君六曹參佐此縣鎮將五鄉士女。願風祥雨順闔境豐寧。敬禮常住諸佛。

為創寺已來開治墾伐田園厨庾行住運動凡所侵傷。願命過歸真將來無對。敬禮常住諸佛。

為法界怨親識性平等斷除三障誠心悔罪至心懺悔。十方無量佛所知無不盡。我今悉於前發露諸黑惡。三三合九種。從三煩惱起。今身若先身是罪悉懺悔。於三惡道中若應受業報。願於今身償不入惡道。受懺悔已禮諸佛。

至心勸請十方一切佛現在得道者。今請轉法輪安樂諸群生。十方一切佛。若欲捨壽命。我今頭面禮。勸請令久住。勸請已禮諸佛。

至心隨喜所有布施福持戒修禪行從身口意生。去來今所有習學三乘人成就三乘者。一切凡夫福皆隨而歡喜。隨喜已禮諸佛。

至心迴向我所有福德一切皆和合為諸眾生故。正迴向佛道罪應如是懺。勸請隨喜福迴向於菩提。迴向已禮諸佛。

至心發願。願諸眾生等。悉發菩提心。繫心常思念十方一切佛。復願諸眾生永破諸煩惱。了了見佛性。猶如妙德等。發願已歸命禮諸佛。

一切普誦。誦已當梵。梵已懺悔。懺悔已禮佛恭敬。

自歸於佛當願眾生。體解大道發無上心。

自歸於法當願眾生深入經藏智慧如海。

自歸於僧當願眾生。統理大眾和合無礙。

願諸眾生。三業清淨。奉持尊教。和南佛法賢聖僧。

次依時說偈竟唱隨意。

普禮法第三(恭敬呪願等悉如前)

普禮十方三世諸佛寂滅道場上盧舍那佛。

普禮十方三世諸佛普光法堂上盧舍那佛。

普禮十方三世諸佛忉利天上盧舍那佛。

普禮十方三世諸佛炎摩天上盧舍那佛。

普禮十方三世諸佛兜率陀天上盧舍那佛。

普禮十方三世諸佛他化自在天上盧舍那佛。

普禮十方三世諸佛重會普光法堂上盧舍那佛。

普禮十方三世諸佛祇洹林間善財童子盧舍那佛。

普禮十方三世諸佛七處九會圓滿頓教盧舍那佛。

普禮十方三世諸佛虛空不動戒藏盧舍那佛。

普禮十方三世諸佛虛空不動定藏盧舍那佛。

普禮十方三世諸佛虛空不動慧藏盧舍那佛。

普禮十方三世諸佛歸佛得菩提善心常不退盧舍那佛。

普禮十方三世諸佛歸法薩婆若入大總持門盧舍那佛。

普禮十方三世諸佛歸僧息諍論入大和合海盧舍那佛。

願諸眾生。三業清淨。奉持尊教。和南佛法賢聖僧。

請觀世音懺法第四(直錄其事觀慧別出餘文)

經云。三七日七七日。悉應六齋建首當嚴飾道場。香泥塗地懸諸幡蓋。安佛像南向觀世音像。別東向日別楊枝淨水。燒香散華。行者十人。已還當西向席地。地若卑濕置低脚床。當脫淨衣。左右出入洗浴竟著淨服。當日日盡力供養。若不能辦。初日不可無施安畢。各執香罏一心一意。向彼西方五體投地。使明了音聲者唱云。

一心頂禮本師釋迦牟尼世尊。

一心頂禮西方無量壽世尊。

一心頂禮七佛世尊。

一心頂禮十方一切諸佛世尊。

一心頂禮消伏毒害陀羅尼破惡業障陀羅尼六字章句陀羅尼。

一心頂禮十方一切尊法。

一心頂禮觀世音菩薩摩訶薩。

一心頂禮大勢至菩薩摩訶薩。

一心頂禮十方一切諸菩薩摩訶薩。

一心頂禮聲聞緣覺賢聖僧。

禮竟燒香散華而作是言。是諸眾等各各互跪。嚴持香華如法供養。供養十方法界三寶。念想竟口發誠言。願此香華雲。遍滿十方界。供養一切佛。尊法諸菩薩。無量聲聞眾。以起光明臺。過於無邊界。無邊佛土中。受用作佛事。普熏諸眾生。皆發菩提心。供養訖當向於西方。結跏趺坐繫念數息。令心不散。勿數風喘氣。為眾生故。經十念頃成十念已。次念十方佛及七佛世尊。色身實相妙身猶如虛空。又當慈念念一切眾生。作此念時如一上禪。久運念已安詳徐覺。一人裝香火。各各互跪召請。

一心奉請南無本師釋迦文佛(三遍奉請前所禮三寶)

召請竟云我今已具楊枝淨水。唯願大悲哀憐攝受(三說)

次三稱三寶名觀世音名。次合掌說偈。願救我苦厄去訖。偈後四長行經文。次誦消伏毒害呪。說呪後七行經文(或三遍或七遍)次更稱三寶名。誦破惡業障陀羅尼呪。次更稱三寶名。誦六字章句呪竟。自以智力披陳懺悔。破梵行人作十惡業。蕩除糞穢還得清淨。次當發願懺願竟。一心作禮。禮上來所請三寶。禮竟如法行道。或三或七旋竟三自歸。自歸竟令一人登高座。唱誦請觀音經。午前初夜施上方法。餘時坐禪禮佛依常法。是為一日一夜規矩。至第二乃至第七七日。亦復如是。

金光明懺法第五(直錄其事觀慧別出餘文)

莊嚴道場。別安唱經座。列幡華等如上法。安功德天座在佛座左。道場若寬更安大辯座。四天王座在右。諸座各燒香散華。盡力營果菜。又別飣一盤雜果菜。擬散洒諸方。當日日洗浴著新淨衣。經云。七日七夜應用六齋。建首初日午時各執香罏。一人唱言。

一切恭敬。

一心頂禮十方常住一切三寶。是諸眾等各各互跪。嚴持香華如法供養。心默供養訖。口說是言。願此香華雲。遍滿十方界。如上法。作是說已。當召請。

一心奉請本師釋迦牟尼佛。

一心奉請東方阿閦佛。

一心奉請南方寶相佛。

一心奉請西方無量壽佛。

一心奉請北方微妙聲佛。

一心奉請寶華瑠璃世尊。

一心奉請寶勝佛。

一心奉請無垢熾寶光明王相佛。

一心奉請金炎光明佛。

一心奉請金百光明照藏佛。

一心奉請金山寶蓋佛。

一心奉請金華炎光相佛。

一心奉請大炬佛。

一心奉請寶相佛。

一心奉請金光明經中及十方三世一切諸佛。

一心奉請大乘金光明海十二部經。

一心奉請信相菩薩摩訶薩。

一心奉請金光明菩薩摩訶薩。

一心奉請金藏菩薩摩訶薩。

一心奉請常悲菩薩摩訶薩。

一心奉請法上菩薩摩訶薩。

一心奉請金光明經內及十方三世一切菩薩摩訶薩。

一心奉請舍利弗一切聲聞緣覺賢聖僧。

一心奉請大梵尊天三十三天護世四王金剛密迹散脂大辯功德訶利帝南鬼子母等五百徒黨。一切皆是大菩薩。亦請此處地分鬼神(三遍召請)

復述心建懺之意。隨智力所陳自在說。說竟三稱寶華瑠璃世尊。金光明經。功德天。三稱竟以雜盤食灑諸方。當說波利富婁那。以去至今。我所求皆得吉祥。若竟唱一切恭敬還一一禮。上來所請三寶禮竟。三遍旋。旋竟三自歸。自歸竟方共坐食。此是午前方法。餘時如常。唯專唱誦金光明經也。

方等懺法第六(略出五意觀慧出餘文)

勸修第一。經言。我去世後此方等典。在閻浮提。猶如日月照明世間眾生遭恩得見四方。言閻浮提者。無明域也。聞方等經深識因果。如見日月鑑覽四方。故知深經妙法能示世間相。所謂示是道是非道。非道即世間苦集。道即出世道滅。如是四法。皆由方等照了分明。經又言。是方等經無量勢力。能令一切人天脩羅地獄餓鬼悉至道場。如是章句甚為希有。能滅一切大罪業報者。豈非示世間因果。所以者何。既舉五道即是明苦。復云。滅罪業豈非是集。經又言。若能修行得全分寶。但能讀誦得中分寶。華香供養得下分寶。乃至二乘受記成佛。豈非示出世因果。解通四諦事理分明。已如上說。行轉三障今當說。經云。若犯三自歸。乃至六重菩薩二十四戒沙彌沙彌尼比丘比丘尼等戒。能至心懺。若不還生無有是處。當知方等能滅一切惡業罪障必無疑也。又云。地獄餓鬼極惡報處。以經威力聞即悟道。改醜陋形。又云。身有白癩一心懺悔。若不除瘥亦無是處。當知此經能轉一切重惡報障。金口誠言決無虛也。若行此實法初華聚觀世音來。次寶王釋迦佛來。乃至第七日諸佛大眾皆來。量根說法發菩提心。而不退轉者。當知此經能破煩惱障。明文在茲孰當不信。是故行者以寂滅相。行六波羅蜜。無所求中吾故求之佛實法。隨意往生妙樂世界及諸佛前。破諸煩惱出無明殼。長與苦別。具足聖道上菩薩位。度脫一切眾生。廣為三界而作父母者。若非方等慈力莫由。譬如日月欲除闇瞑生長萬物。此經亦爾。能滅非道顯示正路。是大法王良藥無價寶珠豐樂國。若聞此經如囚聞赦。如病得醫。如貧得寶。如行到家。歡喜踊躍亦復如是。為法故尚不悋惜身之與命。況復其餘。若聞此經當知不從小功德來。誰聞如是法不發菩提心。除彼不肖人癡瞑無智者。故云辯若文殊於一劫中。教化一切令登補處格其功德不及下分寶者。況上分耶。又一切聲聞辟支佛。十信補處如恒河沙。同入深禪思惟。功德不如一分。又四天下寶。奉施如來。不如有人施持經者一食充軀。何唯疑審如是否。七佛即現證實不虛。三世如來。皆由此法得成佛道。

方便第二。行者既聞方等有大勢力。令我增壽法中生心。譬如死已還生。亦可為母。豈不發心建勇猛意。傷己昏沈無量劫來。不修出要慚愧悔責。若犯嚴刑一心悚慄。如履氷谷。念此毒箭要急當拔。煩惱重病勤加救治。若能至心則事無難者。念是事已歸依十二夢王。求乞瑞夢。若不感者徒行無益。倍加懇到餐啜無忘。隨見一王即是聽許。見是事已辦諸供具。既不能碎骨賣身。亦須破慳竭力。若先有道場。更應光淨。若其無者當須營立。便利湯火燥浴等處。皆令穩便。辦好華香燈油果菜不限廣狹。若不能日日初後叵無。自力不能當求外護。委以經紀須新淨衣一通。無新浣故。依一明解內外律師發露受二十四戒。受呪預誦使誦十佛十法王子十二夢王名。憶持勿忘。棄捨一切色聲香味觸等。深生厭惡。知色如熱金。聲如毒鼓。香如惡風。味如沸蜜。觸如虺蛇。皆不可著。著則傷害。又斷奠一切世間緣務。生活人事技能作作。勿使經懷。盡其根源莫令惱亂。又捨貪瞋癡等不善覺觀。無餘思念求世福樂。唯志無上清淨菩提。心心相續入善境界。

方法第三。前諸方便弄引淳熟。渴仰顒顒不惜身命。剋日定時道場行法。初入之始月有二日。道伴多少十人已還。香泥泥地散誕圓壇。彩畫莊嚴擬於淨土。燒香散華懸五色蓋及諸繒幡。請二十四軀像。設百味食。一日三時洗浴著新衣。手執香罏。一心一意散禮一拜。互跪運念念此香雲。遍覆十方普雨一切。寶一切味衣服臥具。樓閣殿堂絃出法聲。上供諸聖下施眾生。承佛神力廣作佛事。利益一切皆入佛道。與虛空法界等。作是念已當奉請三寶。使聲聲運念淚流于臉。如向死地求於大力。

一心奉請南無寶王佛(乃至十佛具出經文)

一心奉請南無摩訶袒持陀羅尼方等父母。

一心奉請十法王子華聚雷音。

一心奉請舍利弗等一切聲聞緣覺。

一心奉請梵釋十二夢王(凡三遍召請)

次歎佛。

 世尊智慧如虛空  悉覩眾生去來相
 十方一切悉見聞  我當稽首禮法王

次一一禮十佛十王子等竟。互跪發露披陳哀泣。雨淚首悔三寶。具實志誠不諛不諂。不致覆藏。隨行者智力自在說。次發願。願共法界怨親。改革洗浣熏修清淨。次百二十匝旋。誦百二十遍呪。一匝一呪。聲不麁不細遲疾允當。旋誦訖當禮十佛十王子。更略披陳發願。然後却坐思惟。觀一實相。觀法出餘文。思惟竟更起整服。禮佛一拜。更旋百二十匝。誦百二十遍呪。呪旋訖禮三寶。自陳罪咎。還坐思惟。如是作已。周而復始。唯第二日略去召請。餘事終竟七日也。

逆順心第四。夫四重五逆佛海死尸。依小乘經。如斷多羅樹畢竟不生。無懺悔此。依大乘經。聽許洗浣。如呪枯生果。如死者還生。雖有此法要須至心。但理無逆順事有違從。就惡論者。違於涅槃。順於生死。略為十。一無明醉惑。觸境生著。二內心既醉。外為惡友所迷。耽惑非法惡心轉熾。三內外緣具。自破己善亦破他善。於諸善事無隨喜心。四既不修善唯惡是從。縱恣三業無惡不作。五所造惡事雖復未廣。而惡心遍布。欲奪一切樂與一切苦。六惡念相續晝夜不斷。心純念惡。初無暫停。七隱覆瑕疵諱藏罪過。內懷姦詐外現賢善。八邪健保常增上作罪。不畏惡道。九魯扈羝突無慚愧心。了不羞恥。十撥無因果不信善惡。斷諸善法作一闡提。如是十心無明為本。增加添足極至闡提。順入生死從闇入闇。織作結業無解脫期。是為生死違順也。既識無明始終。今欲懺悔修善改惡。須違生死順於涅槃。運十種心以為對治。一正信因果。為善得善。為惡得惡。雖無現行華報。當來果報不失。雖念念滅。而善惡之業終不敗亡。信為功德之母。信為入道初門。順於涅槃。翻破不信闡提心也。二當慚愧。我此罪不預人流。慚愧我此罪不蒙天護。慚愧悔過。是為白法。亦是三乘行出世白法。是為慚愧翻破無慚黑法也。三怖畏無常。命如山水。亦如假借。一息不還隨業流轉。冥冥獨往。誰訪是非。唯憑福善為險資糧。當競泡沫食息無暇。是為觀於無常。翻破保常不畏惡道。四發露懺悔罪即消滅。如露樹根枝葉彫悴。是為發露翻破覆藏。五斷相續心畢竟捨惡。果決雄猛猶若剛刀。是為決定翻破相續。六發菩提心普與一切樂。願救一切苦。橫竪周遍。翻破遍惡心也。七修功補過。勤策三業精進不休。是為修功翻破三業無事作惡也。八守護正法。不令外道惡魔毀壞佛法。誓欲光顯是為守護。翻破滅一切善事。九念十方佛無量功德神通智慧。願加護我是為念佛。翻破念惡友心。十者觀罪性空罪從心生。心若可得罪不可無。我心自空罪云何有。罪福無主非內非外亦無中間。不常自有但有名字。名字之心名為罪福。名字即空還源返本畢竟清淨。是為觀罪性空翻破無明顛倒執著。無明滅故諸行滅。諸行滅故生死滅。十二因緣大樹壞。亦名出世因果。分明得見四方。此之謂也。

表法第五。行者。既識十心逆順。以正觀心歷眾事。一一緣中皆表勝法。心心相續觀道無間。入不二門。言方等呪者。觀實相理。理不可說。而無不說。赴四機緣作四方法。說於實相故名為方。雖作是說說即無說。無說即空。空故不見說與不說。無邊無中名之為等。又復逗機有說。說於此呪呪於三障。能呪之法既不可說。所呪之罪亦不可說。無罪故無生死。無呪故無涅槃。畢竟清淨故名方等呪也。香泥塗地采畫莊嚴者。地表法性。香表福德。畫表智慧。福慧二種莊嚴法身也。五色蓋者。表於五陰。不即佛性不離佛性。起無緣慈普覆一切也。二十四形像者。表十二因緣逆順觀也。凡二十四支。順觀十二覺三佛性。逆觀十二覺三佛性。所謂無明愛取是了因佛性。行有是緣因佛性。識名色等是正因佛性。覺二十四支。即二十四佛也。百味食者。表一切法中皆有中道法喜禪悅味也。一日三時洗浴者。即表緣一實修三三昧。遣蕩無明塵沙見。思垢膩顯淨法身也。著新衣者。表寂滅忍覆二邊醜陋也。遶百二十匝者。即表十二因緣。凡十種觀有百二十支。束而言之但是三道。愛取是煩惱道。行有是業道。識名色等是苦道。循環三道常為觀境。故遶百二十匝也。一呪對破一支即破三道。三道破即是三障破。經云。發菩提心。而得不退即證破煩惱障也。若犯諸戒。若不還生無有是處證破業障白癩除瘥。即證破報障也。觀誦呪聲聲不可得。如空谷響無我。觀遶旋足。足不可得。如雲如影。不來不去。若坐思惟。思惟一念之心。不從意根生。非外塵合生非離生。又非前念生故生。亦非前念滅故生。亦非前念生滅合共生。亦非前念非生非滅生。又非生生亦非不生生。亦非生不生共生。亦非不生不生生。畢竟無一念。不知從何生。但有生名字。名字非內外中間名無名。故觀心既爾從心所生。一切諸法亦復如是。觀一切法悉與修多羅合。如是觀時何者是我。我作何事何者是罪。何者是福。以觀力故豁然開悟。空慧明徹如水性冷。飲者乃知。唯獨明了。餘人不見。所得智慧禪定功德。皆不可說。如此悟時自識遮障。不俟分別。若未階此位。止獲事功德者。應當護口。勿向人言。若陳說者。得障道罪。青盲[(虺-兀+元)-虫+虎]瞎白癩頑癡。又復行者本誓。七日中途懈退亦得障道罪。何以故。欺本心欺諸佛欺一切眾生。深須慎之。其間諸相不能自了。當向方等師面決也。

訓知事人第七

吾少嬰勤苦備歷艱關。遊學荊揚雍豫。唯著一納三十餘年。冬夏不釋體。上至天子。下至士民。雖有所施受而不私。一果一樓。入眾已後尚不希念。況故侵之。所以然者。眾寶尊重。若能增益名甘露苑。若有減損。即蒺[卄/梨]園。自飽自傷。因倒因起。可以意得。何俟多言。夫人發心隨有所作。為讀誦聽學講說經行懺悔供養捨力。未有首尾慎莫中止。中止者違本心。若再有所作。至前止處留難。即起修業不成。今生現障後彌障道。此行人大忌。應須竭力善始令終。業既坦然報亦圓滿。此亦可意得。昔有一寺師徒數百。晝夜禪講時不虛棄。有淨人竊聽說法。聞已用心每揚簸洮汰。繫念存習。謂以淨心揚簸不善。以禪淨水洮汰不淨。隨有所作念念用心。一時執爨觀火燒薪。念念就盡無常遷逝。復速於是。蹲踞竈前。寂然入定火滅湯冷。維那懼廢眾粥。以白上座。上座云此是勝事。眾宜忍之。慎勿驚觸。聽其自起。數日方覺往上座所。具陳所證。敘法轉深。上座止曰。爾向所言皆我境界。而今所說非我所知勿復言也。因而顧問。頗知宿命不。答云薄知。又問。何罪為賤何福易悟。答云。此賤身者。前世之時。乃是今日徒眾老者之師。亦是少者之祖師。徒眾所學皆昔所訓。爾時多有私客。恒制約不敢侵眾。忽有急客輒取少菜忘不陪備。由此譴責。今為眾奴前習未久。薄修易悟宿命罪福。其事如是。一眾聞此悲不能勝。鑑鏡若斯豈可不慎。同學照禪師。於南嶽眾中。苦行禪定最為第一。輒用眾一撮鹽作齋飲。所侵無幾不以為事。後行方等忽見相起。計三年增長至數十斛。急令陪備。仍賣衣資買鹽償眾。此事非久亦非傳聞。宜以為規。莫令後悔。吾雖寡德行遠近頗相追尋。而隔剡嶺難為徒步。老病出入多以眾驢迎送。此是吾客私計功醻直。令彼此無咎。吾是眾主驢亦我得。既捨入眾非復我有。我不合用。非我何言。舉此一條。餘事皆爾。

陳宣帝勅留不許入天台第八

京師三藏雖弘皆一途偏顯。兼之者寡。朕聞瓦官濟濟。深用慰懷。宜停訓物。豈遑獨善。一二曹義達口。具得朕意也。四月一日臣景歷。

太建九年宣帝勅施物第九

智顗禪師。佛法雄傑時匠所宗。訓兼道俗國之望也。宜割始豐縣。調以充眾費。蠲兩戶民。用供薪水。主者施行。二月六日臣景歷。

太建十年宣帝勅給寺名第十

具左僕射徐陵啟。智顗禪師。創立天台宴坐名嶽。宜號修禪寺也。五月一日臣景歷。

至德三年陳少主勅迎第十一(凡五勅)

春寒猶厲道體何如。宴坐經行無乃為弊。都下法事恒興希相助弘闡。今遣宣傳左右趙君卿。迎接遲能即出也。正月十一日。臣徵神筆。一二君卿口具。便望相見在促。

少主第二勅。得使人趙君卿啟。并省來答表。志存林野兼有疾病。願停山寺不欲出都。不具一二。巖高深乃幽人之節。佛法示現未必如此。且京師甚有醫藥。在疾彌是所宜。故遣前主書朱宙迎接。想便相隨出都。唯遲法流不滯。會言在近。二月八日臣徵神筆。朱宙口述一二。

少主第三勅。前雖遣兩使殊未委悉。意存三寶故有相迎。今復遣龍宮寺道昇。並令面陳一二也。二月二十八日臣徵。

少主勅。東陽州刺史永陽王。聞王在州迎顗禪師大弘法事。甚會朕心。今迎出都。王宜敦諭申朕意也。正月十日臣徵。

路次迎陵。勅書迎候。近得永陽王啟。知禪師遂能屈德隨朕使出都。甚有欣遲當稍次近。路涉險道殊足為勞。今遣勅左右黃吉寶迎候。但未知欲安止何寺。想示使人仍令前還。即勒所由料理房舍也。遲近會言此未委悉。三月二十四日臣徵。

至開陽門舍人陳建宗等宣少主口勅第十二(凡十二勅)

禪師舟渚日久固勞道德。今遣主書陳建宗齎輿往。必希上至敬寺。三月二十六日。

在至敬宣口勅。仰延略成勞。動但禪靜必依空閑今。葺靈曜寺。權充宴坐。勅主書羅闡相送。四月。

在靈曜寺宣口勅。護國之力莫過數演。仰屈於太極殿。開大智度論題。還寺就講。今遣舍人施文慶往。論相開法施也。

在靈曜寺。主書羅闡宣口勅。送真金像一軀(光跌五十)釋論一部。闞寶縷[片*令]案一面。山羊[髟/口/?]尾一柄(并匣)虎面香罏一面(并合)東田口二。

羅闡又宣口勅。不許讓口。且留山中使役勿勞輸送。羅闡宣口勅送。扶月供夏服一通。細蕉五端。絹布各十匹。綿十觔。黃屑二斗。扶月白米五石。錢三千文。果菜付隨。由扶月送學士三人弟子三十人。人各給夏服。扶月供依舊式。

羅闡宣口勅。不許讓扶月供扶月薄。少無所致讓。受已捨施彌會功德之心。

羅闡宣口勅。不許讓嚫衣物。法施無盡。財物有竭。所送不多忘懷納受。九月二十四日。

羅闡宣口勅。施檳榔二千子。節子一百枚。[卄/邪]席一領。羅闡宣口勅。請講。國家一年舊有仁王兩集。仰屈於太極殿開講。法式處分一聽指撝。今遣主書羅闡取意。

口勅。於光宅寺講仁王經。今欲於寺捨身。僧得大施。敬屈講仁王經。日自欲聽聞。今遣後閤舍人李善慶。往達知一二。

口勅。治光宅寺。光宅是梁武龍潛之地不整處多。今勅善量隨由就功一二。羅闡取來意。

國清百錄卷第一


【經文資訊】大正藏第 46 冊 No. 1934 國清百錄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大正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蕭鎮國大德提供,北美某大德提供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回上層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