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正新脩大藏經 第37冊
No.1759 阿彌陀經疏 (1卷)
【新羅 元曉述】
第 1 卷

 

No. 1759 [cf. No. 366]

佛說阿彌陀經疏

將釋此經,三門分別:初述大意;次釋經宗致;其第三者,則入文釋。

第一述大意者,夫眾生心之為心也,離相離性如海如空,如空之故無相不融,何有東西之處?如海之故無性是守,豈無動靜之時?爾乃或因染業,隨五濁而長流;或承淨緣,絕四流而永寂。若斯動靜皆是大夢,以覺望之無流無寂。穢土淨國本來一心,生死涅槃終無二際,然無二之覺取之良難,迷一之夢去之不易。所以大聖垂迹有遐有邇,所陳言教或褒或貶,至如牟尼善逝現此穢土,誡五濁而勸往;彌陀如來御彼淨國,引三輩而導生。今是經者,斯乃兩尊出世之大意,四輩入道之要門,示淨土之可願、讚妙德而可歸。妙德可歸者,耳聞經名則入一乘而無反,口誦佛號則出三界而不還,何況禮拜專念讚詠觀察者哉!淨土可願者,浴於金妙蓮池則離有生之染因,遊玉樹檀林則向無死之聖果,加復見佛光入無相、聞梵響悟無生,然後乃從第五門出,回轡生死之苑、憩煩惱之林,不從一步普遊十方世界,不舒一念遍現無邊三世,其為樂也可勝度乎!極樂之稱豈虛也哉!

言「佛說」者,從金口之所出,千代不刊之教。「阿彌陀」者,含實德之所立,萬劫無盡之名,能所合舉以標題目,故言「佛說阿彌陀經」也。

第二辨經宗致者,此經直以超過三界二種清淨以為其宗,令諸眾生於無上道得不退轉以為意致。何者名為二種清淨?如論說言,此清淨有二種:一者、器世間清淨;二者、眾生世間清淨,乃至廣說故。然入此清淨有其四門:一、圓滿門,唯佛如來得入此門,如《本業經》說;二、一向門,八地已上菩薩得入此門,如《攝大乘論》說;三、純淨門,唯有第三極歡喜地已上菩薩得入此門,如《解深密經》說;四、正定聚門,唯無退者得入此門,無邪定聚及不定聚,如兩卷經說。通論極樂世界,具此四門。今此經宗二種清淨,正示第四正定聚門不定聲聞及說凡夫亦得生故。論說二乘種不生,決定種性不得生故。《聲王經》說:安樂世界阿彌陀佛有父母者,是變化女非實報女。論說女人不生彼者,無實女故,知變鳥此亦如是故。又復雖有父母而非胎生,寔是化生假為父母。如彼經言:若四眾能正受彼佛之名號,以此功德,臨命終時阿彌陀佛,即與大眾往此人所令其得見,見已尋生慶悅倍增功德。以是因緣,所生之處永離胞胎穢欲之形,純處鮮妙寶蓮華中自然化生,具大神通光明赫奕,當知父母假寄之耳。

又彼經言:阿彌陀佛與聲聞俱,如來、應供、正遍知其國號曰清泰,聖王所住,其城縱廣十千由旬。而《觀經》說:彼佛身高六十萬億那由他恒河沙由旬,城小身大不相當者,當知彼佛有眾多城,隨眾大小城亦大小,大城之中示以大身,小城之中現以小身。《聲王經》十千由旬者,是與聲聞俱住之城,當知佛身相當而住。《觀經》所說身高大者,當知其城亦隨廣大,與諸大眾俱住處故。如兩卷經及此經中,池中蓮華大小懸殊,隨池有大小其華亦大小,當知城身大小亦爾,其餘相違準此而通。或說,《聲王經》中說有父母,是顯彼佛所住穢土。是義不然。所以然者,彼經既說,寶蓮華中自然化生,具大神通光明赫奕。又下文言有二菩薩:一、名觀世音;二、名大勢至。此二菩薩侍立左右,此等悉是淨土相故,不異《觀經》之所說故。當知彼經所說提婆達多及魔王等,悉於淨土變化所作,不由此等為非淨土,如化畜生非穢土故,且止乘論還釋本文。

此下第三入文解釋。文有三分:序、正、流通。序分之中有其六句、於中前二是其標句,其後四事證成前二。言「如是」者,總舉所聞之法,表有信順之心。言「我聞」者,別提能聞之人,表無違諍之意。下四則引二對證成,明憶聞時處,成能聞之不謬。既有大師大眾,證所說之可信,於中委悉如常可知。

第六序大眾,有三:先聲聞眾、次菩薩眾、後雜類眾。聲聞眾中,舍利弗者,此云身子。目揵連者,此云讚誦。迦葉者,此云飲光。迦旃延者,此云扇繩。摩訶拘絺羅者,此云大膝。離婆多者,此云假和合。周利槃特伽者,此云蛇奴,或云小道。難陀,此云慶喜。阿難陀,此云歡喜。羅睺羅,此云覆障,或云宮生。憍梵波提,此云牛呞。賓頭盧,此云耆年,頗羅墮,此云利根。「迦留陀夷」,此云黑上,此是悉達未出家時師也。劫賓那,此云房宿。薄拘羅,此云善容。[少/兔]樓馱,此云無貧,或云如意。

菩薩眾中,「阿逸多」者,此云無能勝。乾陀訶提者,赤色,餘則可知。

「爾時,佛告」已下,第二正說分。於中有三;一者、正示二種清淨果;二者、勸修二種正因;其第三者,引例證成。初中有二:略標、廣解。中二句,先標依果,後標正報。釋中亦二:先釋依果、後釋正報。

依果清淨之中,義門有二,文相有六。別總功德有其十五義,門二:一、釋名門;二、辨相門。六者,名門開二,相門分四故。別總十五者,別有十四、總成一故。別有十四者,六文之中有其四例:前一各有一,後二各有二,第三文中開三,第四文中分五,是故合有十四功德。

第一文言「無有眾苦但受諸樂」者,是無諸難功德成就,如論頌言「永離身心惱,受樂常無間」故。

第二文言七重欄楯羅網行樹者,是莊嚴地功德成就。如論頌言「雜華異光色,寶欄遍圍繞」故。

第三文中有三功德,池水金沙者,是莊嚴水功德成就。如論頌言「諸池帶七寶,淥水含八德,下積黃金沙,上耀青蓮色」故。階道樓閣有金銀等者,是種種事功德成就。如論頌言「備諸珍寶性,具足妙莊嚴」故。蓮華如輪青色青光等者,莊嚴妙色成就功德。如論頌言「無垢光焰熾,明淨耀世間」故。

第四文中有五功德:一、妓樂功德,常住天樂故;二、寶地功德,黃金為地故;三、雨華功德,六時雨華故,如論頌曰「金地作天樂,雨華散其間,歡樂無疲極,晝夜未嘗眠」故;四、自在功德,乘通遊行故;五、受用功德,飯食經行故,如論頌曰「供養十方佛,報得通作翼,愛樂佛法味,禪三昧為食」故。然彼土食有二種:一者、內食,如此論說;二者、外食,如餘經說。如兩卷經言,若欲食時,七寶鉢器自然在前,百味飯食自然盈滿,雖有是食而無食者,但見色聞香意以為足。今此經言飯食經行者,文相合於受用外食也。

第五文中有二功德,如變化功德化作眾鳥說妙法故。如論頌曰「種種雜色鳥,各各出雅音,聞者念三寶,忘想入一心」故。二、大義功德,無惡道等之名體故。如論頌曰「大乘善根男,等無譏嫌名,女人及根缺,二乘種不生」故。案云:經說無有惡道譏嫌,論顯無有人道譏嫌,互舉之爾,義如所說。

第六文中有二功德,如論說言,莊嚴虛空功德成就者,偈言「無量寶交絡,羅網虛空中,種種鈴發響,宣吐妙法音」故。二者莊嚴性功德。如論說言,莊嚴性功德成就者,偈言「正道大慈悲,出生善根故」。今言自然間生念三寶心者,正是性心,以依出世善根種子,不待功用自然生故。正念三寶離邪歸正,結道眾行故名正道。念此三寶勝妙功德,回施一切名大慈悲。

上來合有十四功德,無不超過三界六道,是故總名清淨世界。如論說言,莊嚴清淨功德成就者,偈言「觀彼世界相,勝過三界道」故。或有論說十八圓滿。今此經中依果清淨說此十五,若加後說正報四句,則有十九清淨功德。然經與論有同有異,於中委悉準之可知。

「舍利弗!於汝意云何?」此下第二正報清淨,於中示顯四種功德:一者、主功德;二者、伴功德;三者、大眾功德;四者、上首功德。

主功德中略出二種:一者、光明無量;二者、壽命無量。準此經文釋阿彌陀,此土譯之應云無量。又言成佛已來於今十劫者,為遣疑情。有人疑言:壽雖無量,要有始終,未知今者為始為末?今解言:今既所過唯經十劫,當知今後無量劫住故。

第二伴功德者,聲聞弟子皆阿羅漢故。論云,莊嚴眷屬功德成就者,偈言「如來淨華眾,正覺華生故。」案云:此言淨華眾者,謂得七種淨華之眾。何等為七?一者、戒淨;二者、心淨;三者、見淨;四、度疑淨;五、道非道知見淨;六、行知見淨;七、行斷知見淨。於中廣說出《瑜伽論》。有此七種浮華之眾,從佛正覺華中化生也。

第三大眾功德者,眾生生者皆是阿鞞跋致故,乃至十念功德生彼國者,入正定聚永無退故。論言,何者莊嚴大眾功德成就?偈言「人天不動眾,清淨智海生故。」案云:皆依如來智海含潤,入正定聚無動轉故。

第四上首功德者,其中多有一生補處,乃至阿僧祇說故。言何者莊嚴上首功德成就?偈言「如須彌山王,勝妙無過者」故。案云:一生菩薩十地中勝,如妙山王故。論中具顯八種莊嚴,此經略示四種功德。上來二文合為第一,示顯二種清淨果已竟。

「眾生聞者應當發願」,自此已下,第二勸修二種淨因。就中有四:一、勸發願;二、明修因;三、示受果;四、結勸。言第二文中明二種因:一者、正因;二者、助因。正因中言不可以少善根福德因緣得生彼國者,顯示大菩提心攝多善根以為因緣乃得生故,如〈菩薩地發心品〉文。又諸菩薩最初發心能攝一切菩提分法,殊勝善根為上首故,能違一切有情處所三業惡行,功德相應。案云:菩薩初發菩提之心,能攝一切殊勝善根、能斷惡業,功德相應,是故說言非少善根福德因緣得生被國。所以得知此為因者,兩卷經中攝九品因以為三輩,三中皆有發菩提心;論中唯顯此文意,言大乘善根男等無譏嫌名,此意正言生彼國者雖有九品,齊因大乘發心善根,所以等無譏嫌之名也。有人難言:若要發大心方生淨土者,不應生彼而證小果,彼無退具故,若乃退大而證小果,無有是處故。又兩卷經中十八願中言:「設我得佛,十方眾生至心信樂,欲生我國,乃至十念,若不生者不取正覺;唯除五逆誹謗正法。」若未發大心不得生者,則應亦揀未發心;而不揀故,明知不必然。不至心為至心言之所揀,故更不須揀。雖有是破,皆不應理。所以然者,發菩提心既是正因,未發心者直是無因,而非有障,何須揀別?五逆謗法乃是障礙,非直無因,故須揀別。是故此難無所聞也。又非生彼退菩提心,但在此間先發大心熏成種子,後時退心下地現行,良由先發大心種子不失,故得作因以生彼國,而退現行大乘之心,故生彼國取小果耳。是故彼難還顯自短之耳。

第二明助因者,執持名號一心不亂故、阿彌陀如來不可思議功德所成之名號故。一日乃至七日者,勝人速成、劣者遲熟故。《聲王經》說十日誦名者,劣人十日乃成故。或一二日等是下品因,五六七日者是中品因,乃至十日成上品因故。

「其人」已下,第三受執。「我見」已下,第四結勸。上來四文合為第二勸修因竟。

「如我今者讚歎」已下,大分第三引例證成。於中有四:一者、引餘佛說證有可信;二者、釋此經名成有勝利;三者、舉願無違重勸發心;四者、歎法希結勸信受。初中先辨自所稱讚,後引六方諸佛同讚。「於汝意云何」已下,是第二文,於中有三問,次第三勸信。「若有人發願」已下,是第三文,先示願勢,後勸發願。「如我今者」已下,是第四文,於中有三:先己讚他,次他讚己,其第三者結歎勸信。

上來三分正說文竟。

「佛說」已下,是流通分。

佛說阿彌陀經疏(終)

往生教觀,真攝心成道之要術也。而小本彌陀不特時所宗尚秦譯,且造疏立章者眾生,有以六方佛已去為流通分。雖近古甞闢之,晚學又乃承用。不遇指南,何從正轍?唐初海東曉法師,不唯以佛說此經已下為流通分,且以執持名號為助因,此尤超然拔萃於諸疏之上。予獲是本,喜不自勝,俟他日刻諸梓與天下共之,則使浪斷經科、臆判正助者,當北面歛衽俯伏而抱愧焉。時慶元四年五月既望,霅川烏戌比丘宗相題跋。


【經文資訊】大正藏第 37 冊 No. 1759 阿彌陀經疏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大正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蕭鎮國大德提供,北美某大德提供,Jasmine 大德提供新式標點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回上層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