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卷

大正新脩大藏經 第37冊
No.1758 阿彌陀經通贊疏 (3卷)
【唐 窺基撰】
第 3 卷

 

阿彌陀經通贊疏卷下

經曰:「舍利弗!若有善男子、善女人聞說阿彌陀佛,執持名號,若一日、若二日、若三日、若四日、若五日、若六日、若七日,一心不亂」。

贊曰:第二說多因也。善男子者,梵云烏波索迦,此云近事男,索者男聲也,堅持五戒堪可親近承事比丘僧故。善女人者,烏波斯迦,斯者是女聲也,亦持五戒堪可承事比丘尼故。西天分男女二聲故。聞說阿彌陀佛者,謂於善友處聞此阿彌陀教中往生之事,或自尋覽。執持佛名號一日乃至七日一心者,更無間隔,故名曰一心。不亂者,專注無散也。

問:「《淨土論》云:女人及根缺,二乘種不生。云何相違?」

答:「只如女子念佛,至意專精,命盡欲生,轉成男子便生淨土,有何不可;根缺亦爾。《文殊般若經》云:若人欲生他方現在淨妙國土者,應當隨彼國土佛名,一心誦念,願往生者,必得往生。《觀佛三昧經》云:此念佛三昧,欲使成就,有五因緣:一、持戒不犯;二、不起邪見;三、不生諂慢;四、不恚不嫉;五、勇健精進。《鼓音聲經》云:令念彼佛名號,七日七夜六時禮拜。《賢愚經》云:持戒專念七日,亦得往生。《平等覺經》及《大阿彌陀經》並說三輩得生,如彼中說。」

經曰:「其人臨命終時,阿彌陀佛與諸聖眾現在其前」。

贊曰:第三聖眾來迎也。其人者,既七日念佛行人也。臨命終時者,此一報壽命臨欲終時,即彼佛與諸聖眾,即彼國菩薩聲聞等,現身於念佛修行人前,如梁朝珍禪師見白銀臺或見化佛來迎也。

經云:「是人終時,心不顛倒,即得往生阿彌陀佛極樂國土」。

贊曰:第四眾生往生。不顛倒者,不移正念也,即得往彼國也,蓮華化生顏貌端正如諸菩薩,心無顛倒意想正修,便別穢方頓生淨土,故云即得往生。

問:「眾生惡業無量,如何念佛滅除業障便得往生淨土?」

答:「《十疑論》說有三義故能敵惡業:一者在心,為造罪是虛妄心,念佛是真實心,以實除虛有何不可,如千年之闇不能拒朝日之光;二者在境,謂造罪緣於顛倒境界,念佛緣於勝妙功德,以真遣偽有何不可;三者在淨,謂造罪是染意,念佛是淨心,淨勝染劣詎可相比,如童[木*為]刀能斷千丈之索,一星之火能燒萬束之薪。又《觀經》云:於念念中滅除八十億劫生死之罪。罪業既除,得生何惑?西域之人臨命終時皆以幡像前引,親友知識助念彌陀令發往生之意,是此教也。又《華嚴》云:將欲沒者令其憶念想見如來,命終得生淨土。見有臨命欲終,勸念佛名,又示尊像,令其瞻敬,令生善念即得往生。」

問:「臨終作善便得往生,何假預前修諸勝業?」

答:「人生壽夭難測短長,或即病因昏迷、或即非時奄逝,既闕生前之善,難逃後世之殃,預作善緣恐防斯咎。」

問:「往生之人有中有身否?」

答:「《群疑論》中有二師義:一師云極善極惡無中有;二、不揀善惡,但有捨報受生者皆有中有,為傳識故,除現世變身即無中有。淨土既是極善,中有定有,有者為正。」

經曰:「舍利弗!我見是利故說此言,若有眾生聞是說者,應當發願生彼國土」。

贊曰:第五結勸往生。我見是利者,我者世尊稱我也,見是利者見是殊常勝利益,故勸生彼國也。

經曰:「舍利弗!如我今者讚嘆阿彌陀佛不可思議功德」。

贊曰:第三諸佛證明。文分為三:初、陳自讚言;二、引他佛證;三、釋經名字。此即初也。如我今者,自指也,彼佛功德不可以心思言議故也。

經曰:「東方亦有阿閦鞞佛、須彌相佛、大須彌佛、須彌光佛、妙音佛」。

贊曰:第二引他佛證。《稱讚淨土經》云十方諸佛,此略舉六方,便為六段。且舉東方,每一方各有五段:一、指國土;二、舉佛名;三、辨多少;四、明證相;五、引證言,今初兩段合一唱也。東方者指國土,亦有阿閦下舉佛名。先引東方者,西域以東為上,所以先舉。阿閦梵語,此云無動,不被煩惱四魔違順等動故。須彌相者,謂金容尊狀若須彌。大須彌者,謂諸相甚大如大山王。須彌光者,大如山王身光故。妙音者,其聲微妙清徹遠聞。

經曰:「如是等恒河沙數諸佛,各於其國,出廣長舌相,遍覆三千大千世界」。

贊曰:第三辨多少、四明證相。如是等恒河沙數諸佛,是辨多少。各於其國,辨明證相也。如是等佛數比河沙而不具列,故言等也。恒河數者,梵云殑伽,訛略云恒河,是河神之名,河從彼稱。殑音其[(美-(王/大)+弔)*令]反去聲也。經中說河沙為喻。無熱惱池出四大河,此河即一也。由具五義:一、由沙多;二、由世人共為福水,入洗罪滅、投死生天;三、雖經劫壞名字常在;四、佛多近此宣說妙法;五、眾人共委,故多為喻。仍取初出池口方四十里河以為喻,明證相。諸佛各於其國出廣長舌相者,即各在本國舒舌相也。三千大千世界者,准《大論》云:千須彌山、千日月、千四天下,及千梵王是謂小千,以小千為一數至千名大千,故名三千,非小中故為大千。《俱舍論》云:小千至初禪,中千至二禪,大千至三禪,俱同一成壞遍,此故云遍,故云遍覆三千大千世界也,表無量劫來口離四過感此舌相也。證小事即覆面門以至髮際,今證大事故至三千。今說因微果勝,恐眾生疑,此乃拋苦惱之要門、證常樂之疾路,事既廣大,現瑞非輕,舒舌相而遍覆大千,證西方而真快樂。

經曰:「說誠實言,汝等眾生當信是稱讚不可思議功德,一切諸佛所護念經」。

贊曰:第五引證詞。經文易見。誠者實也。

問:「汝等者!為是六方諸佛告語自國聽徒,為當釋迦勸試祇園之眾?」

答:「觀此經勢而有二意:一、他方諸佛告自國聽眾;二、釋迦轉引彼佛意言證彼西方,令一會眾生信敬也。」

一切諸佛所護念經者,即是此經也,准此具足應名稱讚阿彌陀佛不可思議功德,其文略也。一切諸佛所護念經者,諸佛護持明記憶念也,即眾行雖廣難方念佛之功德福,然多爭並持經之力,故使六方諸佛以神力而護持。沙界聖人乃一念而憶念,故云一切諸佛所護念經。

問:「若釋迦談於淨土,可言佛所護念;諸佛不說此經,何說佛所護念?」

答:「王言是勅,佛語成經,既稱讚於淨方,此說便成經也。或可佛所護念者即指釋迦所說阿彌陀經也。」

問:「靈山開塔要假召集分身,舍衛啟筵何故不邀諸佛?」

答:「召佛開其寶塔,赴彼佛之願心,證土啟相信誠,顯此尊之悲意,但各居自國不至此方也。」

經曰:「舍利弗!南方世界有日月燈佛、名聞光佛、大焰肩佛、須彌燈佛、無量精進佛」。

贊曰:第二南方也。分五如前,此前二段也(一指國土、二舉佛名),可知。日月燈佛者,身光智光內外俱照故。名聞光者,有大名聞光照內外,或聞名見光生覺悟故。大焰肩者,身光發焰出於肩故,或肩者齊也,即身光智光皆發焰齊也。須彌燈者,身光如燈焰有破暗故。無量精進者,利樂有情也。

經曰:「如是等恒河沙數諸佛,各於其國,出廣長舌相,遍覆三千大千世界」。

贊曰:第三辨多少、第四明證相,行相如何。

經曰:「說誠實言,汝等眾生當信是稱讚不可思議功德,一切諸佛所護念經」。

贊曰:第五引證詞,亦同前釋。

經曰:「舍利弗!西方世界有無量壽佛、無量相佛、無量幢佛、大光佛、大明佛、寶相佛、淨光佛」。

曰:第三西方,同前五段,此二文也。無量壽者,即西方本尊,依二義得名,如前已解。

問:「儒宗尚無自伐其善,何故彌陀自讚難思?」

答:「據其文勢即是諸佛稱讚。又設若彌陀自讚,於理何違,引轉眾生令生勝意。」

無量相者,相好無量故。無量幢者,身量功德高而復峻由如幢也。大光者,身智二光無不照故。大明者,得佛三明無不知故,即正遍知也。寶相者,內外二相皆可寶重故。淨光者,淨者無漏。光者身智二光,故言淨光也。

經曰:「如是等恒河沙數諸佛,各於其國,出廣長舌相,遍覆三千大千世界。」

贊曰:第三、第四文也。如上說也。

經曰:「說誠實言,汝等眾生當信是稱讚不可思議功德,一切諸佛所護念經。」

贊曰:第五文也,引證詞可知。

經曰:「舍利弗!北方世界有焰肩佛、最勝音佛、難阻佛、日生佛、網明佛」。

贊曰:第四北方證也,文五同前。焰肩佛義同於前。最勝音,音聲美妙勝過餘故。難阻佛者,諸魔不能阻礙故。日生者,依智慧日流聲教故,或依智慧日令眾生生諸善法故。網明者,施此教網令眾生生於明解故。

經曰:「如是等恒河沙數諸佛,各於其國,出廣長舌相,遍覆三千大千世界」。

贊曰:第三、第四文,如前可知。

經曰:「說誠實言,汝等眾生當信是稱讚不可思議功德,一切諸佛所護念經」。

贊曰:第五段文,意可知也。

經曰:「舍利弗!下方世界有師子佛、名聞佛、名光佛、達磨佛、法幢佛、持法佛」。

贊曰:第五下方證也。文五同前,此二文也。師子佛者,如於師子獸中自在,佛於法中自在故得此名。又世師子伏諸猛獸,佛即伏四魔也。名聞者,名振十方故。名光者,聞名見光生覺悟故。達磨者梵語,此云法也,以法為身,即有為無為諸法所依止故。法幢佛者,廣開大法,高峻如幢故也。持法佛者,持過去佛法付未來故。

經曰:「如是等恒河沙數諸佛,各於其國,出廣長舌相,遍覆三千大千世界」。

贊曰:第三、第四,文相可知。

經曰:「說誠實言,汝等眾生當信是稱讚不可思議功德,一切諸佛所護念經」。

贊曰:第五文也,行相同前。

經曰:「舍利弗!上方世界有梵音佛、宿王佛、香上佛、香光佛、大焰肩佛、雜色寶華嚴身佛、娑羅樹王佛、寶華德佛、見一切義佛、如須彌山佛」。

曰:第六上方佛。文五同前,此初二文也。梵音者,聲相美妙聞者悅心故。宿王佛者,宿者星也,月是星中之王;佛者,是十地菩薩二乘凡夫之王也,得自在故。香上佛者,戒德馨香更無過上故。香光佛者,馨香自遠,光彩教門故。大焰肩佛者,身肩發焰故。雜色寶華嚴身佛者,心華發明自嚴飾故,或可雜色眾寶以嚴其身,飾形可以美价故。娑羅樹王佛者,如大樹王能覆癊故,佛能覆癊諸眾生故。寶華德佛者,身智功德如寶可重故。見一切義佛者,義者境也,佛具五眼見一切境故。如須彌山佛者,福智如山巍巍高峻故。

經曰:「如是等恒河沙數諸佛,各於其國,出廣長舌相,遍覆三千大千世界」。

贊曰:第三、第四,文可知也。

經云:「說誠實言,汝等眾生當信是稱讚不可思議功德,一切諸佛所護念經」。

贊曰:第五文也,同前可知。

經云:「舍利弗!於汝意云何,何故名為一切諸佛所護念經」。

贊曰:第三釋經名字。文分為三:初徵問、次通釋、後結勸。此初也。世尊云:「汝,舍利弗!還知此經如何得名一切諸佛所護念經否?」

經曰:「舍利弗!若有善男子、善女人聞是諸佛所說名及經名者,是諸善男子、善女人皆為一切諸佛共所護念,皆得不退轉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贊曰:此是第二通釋也。善男子、善女人等,是所護人也。聞是阿彌陀佛及聞六方恒沙佛名者,能護念人也。是諸善男子、善女人皆為一切諸佛所護念者,得正護念也。即受持經及佛名男子、女兒,因聞諸佛及釋迦佛說修淨土經,方始得生淨土,即此經是諸佛所匡護明記憶念故。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者,阿之言無,耨多羅云上,三云正,藐云等,三云正,菩提云覺,即是無上正等正覺。

問:「為但念阿彌陀佛即得不退,為更有餘方便?」

答:「非但稱念禮敬,又應至心於諸佛前懺悔、勸請、隨喜、迴向、發願,由懺悔故轉諸定業,如如意珠隨願即得不退轉。為由諸佛護念故,於無上正等覺心得不退也。」

經云:「是故,舍利弗!汝等皆當信受我語,及諸佛所說」。

贊曰:此第三結勸也。是故者,結上之詞。皆當等者,勸勵之語。汝等信我上來所說及六方諸佛之言。

經云:「舍利弗!若有人已發願、今發願、當發願欲生阿彌陀佛國者」。

贊曰:自下第四三生發願。文分為四:第一、發心往生;第二、彰其勝益;第三、位居三世;第四、勸生彼國。此即初也。已發願者過去,今發願者現在,當發願者是未來。欲者希望也。生者即五蘊假者也。

經云:「是諸人等,皆得不退轉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贊曰:第二彰其勝益。念佛發願故,一即彼佛冥加,二即此佛潛衛,遂令求道之心不退、願生之志不轉,故言不退轉。若已發願已得不退,今發願者即現在今得不退,當發願者當得不退轉也。

經曰:「於彼國土,若已生、若今生、若當生」。

贊曰:第三位居三世。已發願者,為過去發願者已生。今發願者,為現在者即生。未來發願者,為未來未來發願當生。

經曰:「是故,舍利弗!諸善男子、善女人若有信者,應當發願生彼國土」。

贊曰:第四勸生彼國。若有信心深重、煩惱輕微,知大覺以誠言,獲良願而當往也。

經曰:「舍利弗!如我今者稱讚諸佛不可思議功德,彼諸佛等亦稱說我不可思議功德」。

贊曰:第五彼尊讚歎咸曰希奇。文有四段:初、讚功德難思;二、歎化行濁世;三、嗟訝成佛;四、說法幽玄。此文是初。我讚六方諸佛能為眾生作真實語,眾生因此心無疑惑。又彌陀如來慈悲接引,我等偏讚彼佛,彼佛復讚於我。

經曰:「而作是言,釋迦牟尼佛能為甚難希有之事,能於娑婆國土五濁惡世,劫濁、見濁、煩惱濁、眾生濁、命濁中」。

贊曰:第二歎化行濁世。而作是言,結集家敘也。釋迦,梵語,此云能仁,牟尼,此云寂默。得姓之緣如別處說。言甚難希有之事者,即是忍苦教化眾生之事也。能於娑婆國土者,梵云娑婆,此云堪忍,堪可忍受苦惱之事故也。五濁惡世者,略以五門:一、釋名;二、出體;三、對治;四、癈立;五、相攝。初、釋名者,濁是滓穢義,如食滓穢下惡可污,名之為濁。此言意說劫增之時,三災漸輕、煩惱轉薄,眾生向好、惡見漸微,命根轉長漸漸向勝。已上好可忻名之為清,眾生無苦化佛不出世。諸化佛出世必向劫減,小三災漸起煩惱轉厚,眾生向惡染見漸增,命根轉短漸漸向劣,下惡可厭故立濁名。五者是數,帶數釋也。次望別名,皆持業釋也。或以別揀總,亦依主釋。

二、出體者,《地持論》云:謂今世人多皆短壽,極長百歲,是名命濁。此以本識名言種子,由業所引功能差別命根為體,善業力弱命根漸短,由殺生業之所感故。若諸眾生不識父母、不識沙門及宗族尊長,不修義理、不怖不畏今世後世惡業果報,不修惠施不作功德、不修齊法不持禁戒,是名有情濁。雖第八識名為有情,今說由近惡外緣故,五蘊假者作惡無善名有情濁,合以第八識及五為性。若此眾生增非法貪,或惠刀劍或施器仗,諍訟鬪亂諂曲妄語,攝受邪法及餘惡不善法,是名煩惱濁。除五見外,所餘一切煩惱隨煩惱皆煩惱濁體,此非法貪、惠刀劍等令行殺害,或慳好財但捨刀劍,因非法貪諍等竟起,乃至諸餘惡不善法通攝一切煩惱隨煩惱盡,由性數習逢惡境牽煩惱尤重。若於今世法壞法沒,像法漸起邪法轉生,是名見濁。此以五見而為體性,多近外道惡見數生。若飢饉劫起、疾病劫起、刀兵劫起,是名劫濁。此以色蘊四塵為體,或通五蘊,仍是不相應時為其體,依四五蘊而建立故,煩惱增多惡業尤重,便招惡果三災遂生。

三、對治者,《智度論》中立四悉檀,悉檀宗也:一、世界悉檀;二、為人悉檀;三、對治悉檀;四、第一義諦悉檀。劫濁、眾生濁,世界悉檀治之。識器世間、眾生世間悉皆虛幻,厭怖修道即永離故。命濁以各各為人悉檀治之。識知人由善業所得,修持淨戒行不殺等,命自長故,或為三乘之人各說自乘涅槃之果,便除生死所有命濁。煩惱濁、見濁,對治悉檀治之。修習隨應對治之道令不起故。由三悉檀破五濁故,入第一義證會真宗。

四、癈立者,何故唯立五濁不增減耶?答:眾生有二:一、惡行,謂在家白衣;二、邪行,謂出家外道,白衣無慧煩惱增時名煩惱濁,外道邪解浪推求時立為見濁;又諸鈍惑名煩惱濁,諸餘利惑名為見濁。由此二因得當果時,離合不同,復分二濁,合二內果名眾生濁,惡眾生故;合二外果總名劫濁,惡器具故。劫謂時分,時無別時,依法辨故。劫濁故,以惡器為體。此惡眾生及與外果,雖復總陳,是二濁果未辨。何者?正惡果體今顯根本故立命濁,或內惡果名為命濁,外惡果者名為劫濁。此惡因果由誰而有?謂惡眾生,故名眾生濁。

由此五濁據增行相,欲令生厭故偏說五。五相攝者,《薩遮尼乾子經》云立十二濁:一、示現劫濁;二、示現時濁;三、示現眾生濁;四、示現煩惱濁;五、示現命濁;六、示現三乘差別濁;七、示現不淨國土濁;八、示現難化眾生濁;九、示現說種種煩惱濁;十、示現外道亂濁;十一、示現魔濁;十二、示現魔業濁。劫濁及時即劫濁,眾生及難化眾生即眾生濁,煩惱及說種種煩惱即煩惱濁,命即命濁,外道亂即是見濁,此八即五濁。餘之四種謂三乘差別、不淨國土、魔及魔業,非五濁攝。五濁據勝,唯實雜染;十二濁通能化能障,佛示現故。

問:「何故釋迦百歲時生,彌勒八萬歲出?」

答:「各據本願,出時不同故。」

經曰:「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贊曰:第三嗟訝成佛。緣此界境唯穢惡人,不足是非,證菩提如火內生蓮,得解脫似氷中出燭故也。

經曰:「為諸眾生說是一切世間難信之法。」

曰:第四說法幽玄。難信之法者,只如此典一朝誦佛十念精進誠,超五濁之穢方、登初地之淨域,豈非難信哉?上來第五彼尊讚嘆咸曰:「希奇訖!」

經曰:「舍利弗!當知我於五濁惡世行此難事」。

贊曰:下第六段我佛敘陳獨稱難事。文分為四:初、敘行難修;二、敘果難證;三、敘法難信;四、總結甚難。此即初也。行此難事者,即三僧祇劫萬行備修,捐身命以殉菩提,捨國城而為郡眾,方成正覺,豈非難事也!

經曰:「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贊曰:此第二敘果難證。如上已解,其文可知。

經曰:「為一切世間說此難信之法」。

贊曰:此第三敘法難信也。

經曰:「是為甚難」。

贊曰:此第四段總結甚難,結上三事。

上來已解正宗分訖。

經曰:「佛說此經已,舍利弗及諸比丘,一切世間天、人、阿修羅等,聞佛所說,歡喜信受,作禮而去」。

贊曰:第三流通分文有四段:初、說經事畢;二、聽法緣終;三、聞法歡忻;四、退辭佛去,四段合一唱也。佛說此經已者,是第一說經事畢,及諸下文皆結集之語也。舍利弗及諸比丘,一切世間、天、人、阿修羅等聞佛所說者,是第二聽法緣終。言世間者,即有情世間也,可破壞故。天人者,天即欲界六天。天者,即光潔自在名天。人即人趣,謂多忍義名人。阿修羅此云非天,如人不仁名曰非人,修羅亦爾。歡喜信受者,是第三聞法歡忻,顏舒曰歡,神悅曰喜,故云歡喜,即意識相應喜受也。此經乃三乘妙旨,眾聖要樞,出生死之鴻源,證真常之疾路,得路得聞圓備,豈不樂哉!故云歡喜。

問:「先標聽徒之處兼明菩薩聲聞,經終作禮歡忻,何故不明菩薩?」

答:「迓影略說,不必俱陳。」

禮而去者,是第四退辭佛去。五輪俱屈,三業歸誠,咸別世尊,各還本土,故云作禮而去。

佛說阿彌陀經通贊疏卷下(終)

此慈恩所撰《阿彌陀經通贊》一卷者,祐世僧統於元豐、元祐之間,入于中華求得,將到流通之本也。(予)助洪願,付於廣教院,命工重剶,自戊辰十月十九日起首,至十二月十日畢乎矣。所有功德自利利他,此世來生福慧圓滿,普與含識同會樂方。時大安五年已已二月晦日記。

海東大慈恩玄化寺住持廣祐僧統釋韶顯題

件書等(予)以嘉保二年孟冬下旬,西府郎會宋人柳裕傳語高麗王子義天,誂求極樂要書、彌陀行願相應經典章疏等。其後折裕守約,以永長二年(丁丑)三月二十三日(丁丑)送自義天所傳得彌陀極樂書等十三部二十卷。則以同五月二十三日家時興福寺淨名院到來,懇誠相臻,清素自[怡-台+皆],仍以彼本,已重新寫,善種不朽,宿心爰成,欲為自他法界往生極樂之因緣矣!

康和四年(壬午)四月二十二日未剋藥師寺西室大房書寫畢。

願以此書寫善根,先二親消滅罪障,次桓賢終往生極樂矣!(生年)三十一。但此書者,桓賢沒後,門弟之中常住僧房修學為宗之輩可傳領也。

嘉曆元年(丙寅)六月十七日,依眾議誂有小生分書寫所奉奇符春日社西新談議屋也。

          大法師源覺


【經文資訊】大正藏第 37 冊 No. 1758 阿彌陀經通贊疏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大正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蕭鎮國大德提供,北美某大德提供,Jasmine 大德提供新式標點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回上層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