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卷

大正新脩大藏經 第37冊
No.1758 阿彌陀經通贊疏 (3卷)
【唐 窺基撰】
第 2 卷

下一卷
 

阿彌陀經通贊疏卷中

經云:「爾時,佛告長老舍利弗:『從是西方過十萬億佛土,有世界名曰極樂』」。

贊曰:第二正宗分也。大文分六:第一、標淨土之宗果,經「爾時佛告長老舍利弗,乃至得與如是諸上善人俱會一處」;第二、明極樂之因殊,經「舍利弗!不可以少善根,乃至若有眾生聞是說者,應當發願生彼國土」;第三、諸佛證明,經「舍利弗如我今者讚歎阿彌陀佛,乃至舍利弗汝等皆當信受我語及諸佛所說」;第四、三生發願,經「舍利弗!若有人已發願今發願當乃至若有信者,應當發願生彼國土」;第五、彼尊讚歎咸曰希奇,經「舍利弗!如我今者稱讚諸佛乃至一切世間難信之法」;第六、我佛敘陳獨稱難事,經「舍利弗!當知我於」乃至經終五行來是。

初文分二:初略明淨土、二廣明淨土。初文有七:一、指方所;二、明數量;三、顯國名;四、明化主;五、辨說法;六、徵國名號;七、結成極樂。此初三也。佛告,告語也。從是西方,從,是指方所,此土遠指西方。過十萬億佛,明數量也。有世界名曰極樂,顯國名也。極樂國土正是經宗。告鶖子以令知,誘含生而忻慕,不能廣敘,聊述七門:第一、釋名;第二、出體;第三、辨假實;第四、漏無漏料揀;第五、五位分別;第六、三科收攝;第七、釋其妨難。

且釋名者,世者可破壞義,界者境分劑也,即所居土。名曰極樂者。樂即能居者,第六識相應樂受也。世即界,持業釋也。極者至極樂受,世界者即是無情,相違釋也。出體者,極樂者,即至極樂受也。世者,即有情無情法上不堅可破壞而立世名,即色心上假立。界者,四塵五塵為體,雖聖境無坌惡義,是塵之類故亦呼為塵。細四相遷亦名世界。辨假實者,若是化淨土而但是假,是定果色去者,有情未除穢種,未能變得淨土,但是變心如三變土田等,不乖唯識。漏無漏料揀者,若是佛本質淨土唯無漏攝,若往生有情及菩薩所變淨土唯是有漏,謂第八識果轉非因故。五位分別者,極樂者心所收,世界者即色法攝。三科收攝者,極樂者即行蘊收,世界者即色蘊攝,十二處中極樂法處收,世界即色處攝,十八界中法界及六境中攝。釋妨難者,問:十方佛國快樂皆同,何故偏指西方勸人生彼?答:良為凡夫業重處處生貪,若不偏指一方即不繫心專注。所以《法華經》云:眾生處處著,引之令得出。又西方淨土主勝願強,偏勸往生疾成聖果,所以偏指也。

經云:「其土有佛號阿彌陀,今現在說法」。

贊曰:此第四明化主、第五辨說法也。阿彌陀上已解,自下經亦有自說處。現在者揀於過未,說者演說,法者執持名號之法,即是教法也。阿彌陀佛長為眾生演說妙法轉令精進,故慈悲廣大利物弘深,現初地之報身、化無邊之根器,故云今現在說法。

問:「何故不告菩薩只告聲聞?」

答:「菩薩已無穢種,居淨國而皆同;聲聞分別未除穢方之各異,令生忻慕,只告聲聞。」

問:「聲聞數廣,頓悟者頗多,何故不告餘人獨告鶖子?」

答:「只如任家長子、國付賢臣,鶖子智辨不群,偏告一,何爽理乎!」

經云:「舍利弗!彼土何故名為極樂」。

贊曰:第六徵國名號。故者所以義,前標極樂之名,未彰極樂之相,不覩勝妙難為發心,將欲顯示淨方,故乃自徵國號也。

經云:「其國眾生無有眾苦,但受諸樂,故名極樂」。

贊曰:第七結成極樂之名。其國眾生者,眾生具十種名,眾生即十名中之一名也。蓮華化生無其生苦,四序不能遷故無老苦,非分段無病苦,壽命無盡無死苦,無父母親疎故無怨憎會苦,所欲如意無求不得苦,顏貌端嚴無諸根缺陋之苦,又四時一等故無寒暑等苦,故云其國眾生無有眾苦,謂處絕三途、人無眾苦。只如娑婆世界,有漏形軀四蛇迴身三龍害命,乖張病惱報盡死侵,有愛必離無怨不會,竪迷至理橫受陰纏。今茲眾人永無此也,且積修白業生處紅蓮,相好常身蠲除四相,已情絕慮誰為愛憎,隨念即來無求不得,五香佛體眾德嚴身,故云無有眾苦也。但受諸樂者,纔歸淨土聖眾隨迎,蓮華倏開覩金容之相好,徵風暫扇聽寶樹而搖聲,加以飄渺仙雲近浮神足,輕盈衣裓遠供祥華,晨謁慈顏得法印而旋國,暮遊金殿聽寶偈而經行,然大慈願廣利鈍普霑,且舊蓮欲發為遣殘殃,新學化生行成不退,豈唯近已麁苦,抑亦妙果非遠者哉!故云但受諸樂,故名極樂。

問:「彼土屬三界否?」答:「無欲故非欲界,地居故非色界,有形相故非無色界,內無穢種外感淨方,迴出四流水超三界,故非界繫也。」

經云:「又,舍利弗!極樂國土,七重欄楯、七重羅網、七重行樹,皆是四寶周匝圍繞」。

贊曰:第二廣明淨土。文分為二:初明國土莊嚴、二辨佛身功德。初文分八:第一、樹飾四珍;第二、池嚴眾寶;第三、空盈天樂;第四、地布黃金;第五、華雨長天;第六、人遊諸國;第七、鳥吟妙法;第八、風吹樂音。

初文分二:初正辨莊嚴、二結成極樂。此即初也。又者,復也重也。謂前來已告舍利弗,彼國無有眾苦,名曰極樂。此欲廣明淨土境物殊常,又告鶖子,故云:「又,舍利弗!」極樂國土七重欄楯者,寶樹周圍有七重欄楯也。橫曰欄,竪曰楯,欄檻也。莊嚴眾寶圍繞華叢,何獨偏舉樹嚴?彼土處處皆有也。七重羅網者,嚴顯國土羅覆樹林,金縷結成眾寶飾。《觀經》云:一一樹上有七重網,皆是真珠,一一網間有五百億妙華宮殿,如梵王宮。諸天童子自然在中,以摩尼寶而為瓔珞,其光照曜一百由旬。亦准於前處處皆有,故《瑞相經》云:無量寶網皆以金縷真珠百千雜寶奇妙珍異莊嚴飾,周匝四面垂以寶鈴,光色晃曜盡極嚴麗,祥風微起吹眾網羅,聲演法音振聞一[囗@(夕/方)]耳聽心悅更增快樂也。七重行樹者,七重寶樹行列[囗@(夕/方)]中,長開異華更無凋變,靈禽棲上眾聖遊從也,故云七重行樹。皆是四寶者,皆由咸也,咸是四寶也。四寶者,或是金銀珊瑚琥珀也。《瑞相經》云:其國有七寶諸樹周滿世界,謂有二寶乃至眾寶所共合成,如金樹則以銀為枝葉華菓,銀樹以金為枝葉華菓,乃至有紫金為本,白銀為莖、琉璃為枝、水精為條、珊瑚為葉、瑪瑙為華、車為實。白銀為本等一一例此,行行相對枝枝相映,葉葉相顯榮色光曜,不可勝視,清風時時發出五音聲,微妙宮商自然相振。又《觀經》云:一一樹高八千由旬,一一樹葉縱廣二十五由旬,而作異色。一一華葉之中,皆有七寶光也。四寶皆是者,即據此經。欄楯、羅網、行樹此之三種,咸是四寶所成也。四寶者,金、銀、瑠璃、頗胝迦也。通貫上文,故云皆是四寶也。周匝者,古申多解:一云、欄楯圍繞寶樹故云圍繞;二云、欄楯羅網行樹圍繞國土處處莊嚴故。

問:「欄楯羅網行樹,何故各有七重,更無增減?」

答:「表生歸彼國得七覺支故,身口七支無諸過故,有七聖財。」

經云:「是故彼國名曰極樂」。

贊曰:第二結成極樂。

經云:「又,舍利弗!極樂國土有七寶池」。

贊曰:第二池嚴眾寶。文分為七:第一、七寶池深;第二、八德水滿;第三、金砂作地;第四、玉砌成階;第五、朱閣凌空;第六、寶蓮覆水;第七、結成極樂。此即初也。又者,如前解。七寶者:一金,金有五種,黃者為上,久埋不失,百鍊不輕,從草不違,生於土左右,所以金字象金在土中形。二、銀,易知。三、瑠璃者,梵云吠瑠璃,有五種色,略云瑠璃。四者、玻[王*梨]者,《智度論》云:出山石窟中,過千年氷化為玻[王*梨]。淨國無其寒暑,土地無氷,何物化焉?但是石類,非實石也,謂淨土故亦云胝迦。五、車者,梵云牟娑洛揭拉婆,青白間色也。六、赤真珠者,珠體赤也。七、瑪瑙者,梵云遏濕摩揭婆,此云杵藏,下辨七寶亦依此處。池者,池沼。嚴寶瓔珞砌墁池潭,異種光曜自然嚴顯。《瑞應經》云:其池縱廣深淺或十由旬乃至百千由旬,其池岸上有栴檀樹,華葉垂布香氣馥薰也。

經云:「八功德水充滿其中」。

贊曰:第二八德水滿也。八功德水充滿於池,淨土福勝水異凡間,含八德之殊功、益五常之妙體。八德者:一、澄淨;二、清冷;三、甘美;四、輕軟;五、潤澤;六、安和;七、飲時除飢渴;八、飲已長養諸根。《清淨覺經》云:其池中水淺深隨念、上下逐心。《觀經》云:水隨蓮華枝葉上下,水流之音或聞三寶、空無我等、諸波羅蜜之聲也。

經曰:「池底純以金沙布地」。

贊曰:第三金砂作地也。綠水金沙重重顯映。《無量壽經》云:更迓相映,金池白銀砂等。

經曰:「四邊階道,金、銀、瑠璃、玻[王*梨]合成」。

贊曰:第四玉砌成階。邊者周圍四圻邊也,階即砌,道者路也,上堦之道也。金、銀、瑠璃、玻[王*梨]已如上解。合成者,四寶共合成故。

經云:「上有樓閣,亦以金、銀、瑠璃、玻[王*梨][王*車]璖、赤珠、瑪瑙而嚴飾之」。

贊曰:第五朱閣凌空也。上有樓閣者,七寶池上鬪空起樓閣也。亦以者,七寶池上樓閣凌空還用寶成,故云亦也。金、銀、瑠璃、玻[王*梨][王*車]璖、赤珠、瑪瑙,七寶如前解也。嚴飾之者,莊嚴麗華飾也。《無量壽論》云:為地莊嚴也。《觀經》云:處處皆有眾寶樓閣莊嚴池上也。時時遊賞、往往登攀,眺望淨土,適悅情思也。

經曰:「池中蓮華大如車輪」。

贊曰:第六寶蓮覆水也。此文分四:一、顯華名;二、辨形量;三、釋顏色;四、明香潔。此初二文也。蓮者,芙渠之實,華美曰華,大而復圓狀若車輪。《觀經》及《平等覺經》云:大者或二十里乃至六百萬里。然今大小亦無定准,此中約小者說也。

經云:「青色青光、黃色黃光、赤色赤光、白色白光,微妙香潔」。

贊曰:此後二文,第三顏色、四香潔。四色各有異光也。光即光彩各異。微妙者,深細殊常。香者香氣,潔者體無塵垢,故云微妙香潔。《清淨經》云:一一華葉皆作異寶色。何獨青色光等也?經據純色者說。

問:「何故只有四色?」

答:「表四色是實而無假者,表生居淨土,心無諂曲、語不虛詞,證四涅槃、得四智故。」

經曰:「舍利弗!極樂國土成就如是功德莊嚴」。

贊曰:第七結成極樂,可知。

經云:「又,舍利弗!彼佛國土常作天樂」。

贊曰:第三空盈天樂。空中奏樂聲演法音,彼國人聞咸生善念。《觀經》云:無量樂器懸處虛空,不鼓自鳴,或林或幢皆懸樂器,悉自和鳴,隨眾生意皆奏法音,人天聞者俱發道意,或謌六度,或讚三乘。

經云:「黃金為地」。

贊曰:第四地布黃金。心無穢種,地感黃金,柔軟自然高低隨步。《觀經》云:其地由如日宮懸處虛空,其地柔軟,下足即凹、舉足便起。又彼國無須彌山及諸山等,《瑞相經》亦說:其佛國土,自然七寶合成其地,不可限量殊特妙好,逾諸十方一切世界。此唯金者,亦文略也。又眾寶妙衣遍有其地,一切人天踐之而行,種種莊嚴以顯殊特也。

經云:「晝夜六時而雨曼陀羅華」。

贊曰:第五華雨長天也。晝夜六時者,晝夜各有六時,共十二時也。

問:「西方淨土境勝地殊,人絕無明、國無昏曉,何言晝夜?」

答:「華開金浦化生為天曙之情,鳥宿瓊林菩薩作時昏之相,不同此界昏昧各殊。」

而者助句也。雨者,從空飄落謂之雨也。曼陀羅華者是梵語,此云適意華也。光潔異香,聞者見者身心適悅長道情故。風飄萎者,地裂受之,更雨新華莊嚴金地故。《法華經》云:香風吹萎華,更雨新好者。華有四德:一、嚴淨國土,表生彼國善法飾身故;二、敷榮見臺,表勝二乘真實法故;三、先華後果,表生彼國先因後果故;四、香氣遠騰聞者歡悅,表生歸彼者德業馨香名振十方故,故雨華也。

問:「淨土雨白華者表於何事?」

答:「表生淨土唯白業故。」

有云赤圓華者,不善其理也。《法華經》云:唯白蓮華、放白毫光、白牛馱駕、手執白拂等,表白是眾色之本,一乘是諸法之源,若云赤圓者,此為未可。

經云:「其國眾生,常以清旦各以衣裓盛眾妙華供養他方十萬億佛」。

贊曰:第六人遊諸國。文分為三:初將華供佛;二、還國經行;三、結成極樂。此即初也,經文易見。各以衣裓者,衣襟也。盛諸妙華者,易見。供養者,進財行曰供,有所攝資為養,故云供養。他方者,即十萬億佛,顯所供養佛數也。准諸經等,或乘七寶宮殿、白寶蓮華,承佛威神騰空,往彼十方世界,將諸妙華及諸異物隨心供養,聽聞妙法及受記別等事。

經云:「即以食時還到本國飯食經行」。

贊曰:第二還國經行也。即以食時還歸本國,飯了經行,經行或繞寶殿,或繞瓊林,或往或來,如絹經來往,故云經行。足行寶地,口念金經,故云經行也。《瑞相經》云:諸往生者若欲食時,七寶應器自然在前,如是眾鉢隨意而至,百味飲食自然盈滿。雖有是食實無食者,但見色聞香以之為食,自然飽足身心柔軟無所味著,事已化去,時至復現。廣經云食,如何相違?彼約示現食,亦有何失。

問:「西方人勝自有身光,既無日月暉,寧辨辰齊之候?」

答:「金鐘自振、玉磬搖聲,聖眾雲來自然赴會也。」

問:「所言食者資益為義,淨土之中是何食也?」

答:「若約實報淨土即禪悅為味,若以化淨土即假食資身也。」

經云:「舍利弗!極樂國土成就如是功德莊嚴」。

贊曰:第三結成極樂。

經云:「復次,舍利弗!彼國常有種種奇妙雜色之鳥」。

贊曰:第七鳥吟妙法。分文為二:一、敘靈禽;二、去疑執。初文有五:第一、總敘靈禽;第二、分別名字;三、傳和雅韻;四、詮顯法音;第五、聞興善念。此即初也。復次者,復重也,次以次反復徵問,故云復次。彼國者,即西方常有恒有也。種種者,不一故云種種。奇妙者,奇異也。妙,殊妙希奇也。雜色者,毛色異也。

問:「淨土殊勝尚無凡夫,何故飛禽亦生彼國?」

答:「彌陀變化而有靈禽,讚利法音莊嚴國界。故下經云:欲令法音宣流變化所作。」

經云:「白鶴、孔雀、鸚鵡、舍利、迦陵頻伽、共命之鳥」。

贊曰:第二別列名字也。白鶴者,丹朱作頂、霜雪為毛,鳴之則聲振九皋、舞之則雅和八節,逈異諸鳥,故云白鶴。孔雀者,天生靈鳥逈異凡禽,頂戴綠冠身嚴眾彩,故云孔雀。鸚鵡者,毛嚴翡翠觜飾朱紅,羽輕俊以能飛,舌纖長而解語,故云鸚鵡。舍利者梵語,此云鶖鷺鳥也,幼而且俊,俊而又靈,斯項而萬里飛騰、增妙而千般音韻。迦陵頻伽者,此云妙音鳥,音聲美妙身體殊常,聞之者側耳傾心,見之者怡神悅思,妙音鳥也。共命者亦云命命,美音演法迅羽輕飛,人面禽形一身兩首,故云共命也。

經云:「是諸眾鳥晝夜六時出和雅音」。

贊曰:第三傳和雅韻也。晝夜六時者,晝夜各有六時,共十二時也。出和雅音者,和即柔和,雅妙音韻。西方靈鳥不並凡禽,音韻柔和言詞雅妙,故云出和雅音也。

經云:「其音演暢五根、五力、七菩提、八聖道分如是等法」。

贊曰:第四詮顯法音也。演暢者,演者水流不絕之貌,暢者宣暢。五根等者,三十七菩提分法,經中闕四念住、四正勤、四神足也;下有等言,等此三位。今釋此法略為七位:一、四念住,謂身、受、心、法,以慧為體,謂由念力慧於境住。二、四正斷,謂律儀斷、斷斷、防護斷、修習斷,以精進為體,精進起用能修斷故。三、四神足,謂欲、勤、心、觀,以定為體,為此四種而修定故。四、五根,謂信、進、念、定、慧,如名以為五體,出生善故。五、五力,體即五根,難屈伏故,離根別立。六、七覺支,謂擇法覺支、精進、喜、念、定、捨、輕安。三是別境:擇法、念、定;三是善數:勤、捨、輕安;一是遍行,謂喜。七、八聖道分,謂正見、正思惟、正語、正業、正定、正命、正念、正精進。其正思惟體以慧為性,能發語言通佛有故。正語、正業以無瞋癡所發身語為體,無貪所發名為正命,離五邪命俱以無表色思為體,餘如自名。三十七種合體有九:一慧、二精進、三定、四信、五念、六喜、七捨、八輕安、九無表色。遍行有一,謂喜;別境有三,謂念、定、慧;善有四,謂信、勤、捨、輕安;色法有一,謂無表色。菩提所修與聲聞異,故菩提分名菩薩法。如是等法者,上等根、力、覺、道,下等念、斷、神足,故云如是等法。或可等者謂六度萬行等法;不爾,餘法何故不演也?

經云:「其土眾生聞是音已,皆悉念佛、念法、念僧」。

贊曰:第五聞興善念念三寶也。佛義如前。法者梵語達摩,此翻云法,法即執持物解也,謂即四諦、十二因緣、六度。僧者梵云僧伽,此名為眾,和合義也,謂身和共住、語和無諍、意和無違、戒和同修、見和同止、利和同均,具此六和故名僧也。皆可重故名為三寶。鳥傳妙法、人發勝心,念三寶之芳名、消百生之障累。

問:「靈禽演法數目頗多,眾念名一何微妙尠?」

答:「禽傳廣法表詞說之無窮,人念三名綰眾善而俱盡。」

經云:「舍利弗!汝勿謂此鳥實是罪報所生」。

曰:第二去疑執。文分為五:一、遮非實報;二、徵問因由;三、答無三趣之名;四、通無惡道之字;五、正辨化現之情。此初也。汝者,呼於弟子故云汝。勿,由莫也,莫謂此等靈鳥等實是罪報惡業所生。聞說靈禽恐生滯惑,謂淨土之惡緣未息,令一會而勝意不生,所以遮云勿謂此鳥實是罪報所生。

經云:「所以者何」。

贊曰:第二徵問因由。所以者,何由義非是實報?因由者,何謂也。

經云:「彼佛國土無三惡趣」。

贊曰:第三答無三惡之名。三惡趣者,即地獄、餓鬼、畜生也。地獄者,梵云那落迦,此云苦器,受苦眾生所居器物。餓鬼者,多諸恐怕,久受飢虛,故名飢鬼也。畜生者,或云刃六反、或云希六反,人之畜養故。或云傍生,造業傍故,受報亦傍,因便令辨六趣,廣有章門,如別處說。

問:「有何所以惡道俱無?」

答:「生居淨土善業緣深,永除異類之身,盡是同生之眾,只如天宮勝境,尚須善業所招,極樂殊方,豈有惡因能往也。況彼尊發願言:『設我得佛,國中有三惡趣者,不取正覺。』故知無也。」

經云:「舍利弗!其佛國土尚無三惡趣之名,何況有實」。

贊曰:第四通無惡道之名字。名字猶無,何況實有禽類之質!

經云:「是諸眾鳥,皆是阿彌陀佛欲令法音宣流,變化所作」。

贊曰:第五正辨化現之情。當初眾會各有疑心,既非實報之身,此等因何而有引?此一段經文答也。

問:「彌陀神力廣變佛身,覩相好以發心、聽梵音而悟道,何故作諸禽類顯發教門?」

答:「化身為佛未是希奇,乃現靈禽,令生窂遇,發難遭之勝想、生殊特之信心,化現多途何足為難?況隨類化身處處皆說,瓊林寶網皆演法音,流水清風盡談真教,有斯所以乃現靈禽也!」

經云:「舍利弗!彼佛國微風吹動諸寶行樹及寶羅網,出微妙音,譬如百千種樂同時俱作」。

曰:第八風吹樂音也。文分為四:一、風搖寶樹;二、聲似樂音;三、聞興善念;四、結成莊嚴。此初二文也。微風者,細風也,非猝暴風也,吹樹及網羅即發微妙音韻。譬如者,譬者況也,如由似也,況似於百千種音樂同時俱奏也。細風徐起吹樹網羅,音韻而遍滿十方,雅妙而便同眾樂,故云譬如百千種樂同時俱作也。

經云:「聞是音者,皆自然生念佛、念法、念僧之心」。

贊曰:第三聞興善念也。自然者,慣習任運名曰自然,非無因緣名自然也。生念佛念法念僧者,三寶之名如前釋也。念佛有三:一、心念,心中繫念;二、輕聲念,自耳聞故;三、高聲念,有十種功德:一、能排睡眠;二、天魔驚怖;三、聲遍十方;四三、塗息苦;五、外聲不入;六、心不散亂;七、勇猛精進;八、諸佛歡喜;九、三昧現前;十、往生淨土。應作四句分別:一、心念口不念;二、口念心不念;三、心口俱念;四、心口俱不念。此四句中第一句、第三句是。《瑞相經》云:清風徐起不寒不暑,吹諸羅網及眾寶樹,演發無上微妙法音,其有聞者塵垢不起,自然快樂如得三昧。

經云:「舍利弗!其佛國土成就如是功德莊嚴」。

贊曰:第四結成極樂莊嚴。易知!

經云:「舍利弗!於汝意云何?彼佛何故號阿彌陀」。

贊曰:下第二辨佛身功德也。文分為二:初明化主功德;二辨聽眾功德。初文分三:初、徵問佛號;二、正辨得名;三、明成佛劫數。此初文也,佛自徵也。

經云:「舍利弗!彼佛光明無量,照十方國無所障礙,是故號為阿彌陀」。

贊曰:第二正辨得名。而有二義:一、約光明得名;二、約慧命得名。此即初。光有二種:一、內光,即智內照理;二、外光,即身光外照也。此即身光也。金剛不壞之體、無礙解脫之身,如淨瑠璃表裹瑩徹,彼方境物悉現光中,羽之只有一尋,展之動論無量也。《無量壽佛經》云:身多光故乃至無量等光,眾生遇彼光者三垢消滅。若在三塗見光息苦,壽終之後皆得解脫。《大論》云:阿彌陀國諸菩薩眾,身之常光照十萬由旬,若是佛光遍照十方世界。又《觀經》云:彼佛身如百千萬億夜魔天閻浮檀金色,其身六十萬億那由他恒河沙由旬,眉間白毫右旋宛轉如五須彌山,佛眼如四大海水清白分明,身諸毛孔演出光明如須彌山,其佛圓光如百億三千大千世界,於圓光中有五百萬億那由他恒河沙化佛,一一化佛亦有眾無數化菩薩而為侍者。彼佛有八萬四千相,一一相有八萬四千好,一一好有八萬四千光明,遍照十方無量世界,有此光明故號阿彌陀也。

問:「光照十方無量世界者,此土人民何以不覩?」

答:「道合即千里懸應,世乖則肝膽梵越,如翳者不覩於曦光,豈曦光之有咎!似聾者不聞於雷震,非雷震之有愆!眾生業累增強,佛有光而不見。」

經云:「又,舍利弗!彼佛壽命及其人民無量無邊阿僧祇劫,故名阿彌陀」。

贊曰:第二答壽命得名。壽命者,第八識上連持功德也,即是不相應行中攝也。無量者,無其限量。無邊者,無彼邊際。阿僧祇劫者,此云無央數劫也。

問:「彼尊彼眾身屬有為,未逃四相遷移,爭免一期磨滅?」

答:「捨兩重生死、獲五蘊常身,悲願無邊,身命何盡?況又殺業久已、壽命延遠也!」

問:「彌陀已居果位,壽命無量可然;人民見處因中,何故亦同彼佛?」

答:「業累輕尠、善種增強,既非分段之身,永離去來之質,與佛齊等,於理無違。故《無量壽經》曰:彼佛壽命長遠不可稱計,假使十方世界無量眾生皆成羅漢,共盡思惟百千萬劫不知壽限,菩薩天人壽命亦爾。又《清淨覺經》云:阿彌陀佛欲令十方一切有情之類生其國悉至泥洹,若菩薩者皆令作物,作物已更展轉教化十方之類亦復作佛,作佛已更轉教化一切眾生悉至泥洹,然後涅槃。是知壽命無量也。」

問:「彼國人民者,為是分段、為是變易?」

答:「若論報土即便變易之身,若說化淨國中分段尚猶未捨。」

問:「彼佛壽命長遠,此經自明,未審成作佛已來至此於今幾劫?」

經曰:「舍利弗!阿彌陀佛成佛已來於今十劫」。

贊曰:第三明成佛劫數。

經曰:「又,舍利弗!彼佛有無量無邊聲聞弟子,皆是阿羅漢,非是算數之所能知;諸菩薩眾亦復如是」。

贊曰:第二辨聽眾功德。文分為四:初、小大兩眾算數無邊;二、新舊二徒因行有異;三、勸生彼國;四、勸生利益。此初分二:初辨眾多少、二結成莊嚴。此初也。聲聞弟子者,因聲悟道,故曰聲聞。弟子者,長在我後名弟,解從我生名子。皆阿羅漢者,揀前三果故也。非算數之所知者,算數之不及故。菩薩亦如是者,亦同聲聞算之不及。

問:「濁世眾生業重難化,教說三乘;淨土人眾信深易勸,何言四果?」

答:「有二意:一、欲明化澤被淺深故,五逆十念亦生其國;二、顯莊嚴眷屬故、多眾圍繞故,雖是淨土亦有聲聞也。故《法華經》云:彼佛出時雖非惡世,以本願故亦說三乘。故《觀經》云:小乘根者生到彼土得四果也。」

問:「若論真淨報土,二乘不令得居;若論化現,淨方四果盡皆得往。何故云皆阿羅漢,不說餘三果耶?」

答:「報淨土中聲聞權化,約其殊勝,不說化淨土中四果,皆有加行位中能伏分別得居淨土。《無量壽經》云:二乘種不生。約報土。」

經曰:「舍利弗!彼佛國土成就如是功德莊嚴」。

贊曰:第二結成莊嚴也。

經曰:「又,舍利弗!極樂國土眾生生者皆是阿鞞跋致」。

贊曰:第二新舊二徒因行有異。文分為二:初新生不退眾、二補處位高眾。此初也。阿鞞跋致,或云阿惟越致,是梵語,此云不退轉。不退有五:一、信不退;二、位不退;三、證不退;四、行不退;五、煩惱不退,不被煩惱所退轉故。

問:「生居淨土何故不退?」

答:「無五退緣故:一、無病苦纏故;二、無違行故;三、常誦經法;四、常營善事;五、長和順無諸違諍事,所以不退。此界人多退,反此應知。又有欲境所牽,多諸退屈也。」

經曰:「其中多有一處補處其數甚多,非是算數所能知之,但可以無量無邊阿僧祇劫說」。

曰:第二補處位高眾。一生補處者,補者補闕,處者處所,此等菩薩因圓十地、劫滿三祇,盡此一生便成正覺,故云一生補處也,餘經文易見故。只如彌勒現居天界當來果成,一生補大覺之尊、三會度無量之眾,即是此類。故《無量壽經》云:設我得佛,他方國土諸菩薩眾來生我國,究竟各到一生補處。以本願力故,生彼即入補處之位。

經曰:「舍利弗!眾生聞者應當發願願生彼國」。

贊曰:第三勸生彼國。現在未來一切眾生聞我向來說者,應當發願願生彼國。

問:「慈氏天宮快樂不少、勝侶頗多,何須堅勸往彼西方?」

答:「若論兜率即勝人間,乃並西方全成微劣,勝劣既異,彼此各殊,勸生西方捨劣求勝也。勝劣有異者,淨土十勝、天宮十劣。淨土十勝者:一、化主所居勝;二、所化命長勝;三、國非界繫勝;四、淨方無欲勝;五、女子不居勝;六、修行不退勝;七、淨方非穢勝;八、國土莊嚴勝;九、念佛攝情勝;十、十念往生勝。天宮十劣者:一、所居國土劣;二、所化壽役劣;三、界繫攝屬劣;四、彼天有欲劣;五、男女雜居劣;六、修行有退劣;七、穢方非淨劣;八、國土莊嚴劣;九、善念攝情劣;十、修行勞苦劣。有斯十勝十劣,所以勸生彼國。」

經曰:「所以者何?得與如是諸上善人俱會一處」。

贊曰:第四勸生利益。諸上善人者,善者過現益物謂之善,人即前聲聞、不退及補處等菩薩也,俱在西方一會處也。同師進業必假良緣,朋家作仇事資惡黨,孟母移居於勝處、宣尼不飲於盜泉,蓋恥惡而慕善也。慕善則芳蘭襲慶,朋惡則鮑肆葷風也,勸生西方,親之勝侶也。

經曰:「舍利弗!不可以少善根福德因緣得生彼國」。

贊曰:自下第二舉極樂之因殊。文分五段:一、遮少善;二、說多因;三、聖眾來迎;四、眾生生往;五、結勸往生。此即初也,不可以微少善根得往殊常淨土。

問:「十念彌陀頓生淨土,據斯所說果著因微,何故少善因緣不生彼土?」

答:「十念得生淨土,接引懈怠眾生;却談多善因緣,乃被精進勸學者。或廣或略,理不相違。」

佛說阿彌陀經通贊疏卷中


【經文資訊】大正藏第 37 冊 No. 1758 阿彌陀經通贊疏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大正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蕭鎮國大德提供,北美某大德提供,Jasmine 大德提供新式標點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回上層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