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卷

大正新脩大藏經 第32冊
No.1671 福蓋正行所集經 (12卷)
【龍樹菩薩集 宋 日稱等譯】
第 8 卷

下一卷
 

福蓋正行所集經卷第八

佛言。大王。當知世間一切眾生。由淨施故。所受福報。冤不能壞。設百千人。亦不能奪。隨所至處。福為前導。乃至他世。福亦如是。猶如伴侶。常所隨逐。爾時世尊而說偈言。

 由先世積集  廣大諸福行
 今得為人王  具吉祥尊貴
 百千諸營從  住立於王前
 福力所攝故  瞻仰咸悚慄
 當知彼福業  如眼腹手足
 常愛護任持  令相續不斷
 我昔修施行  一切皆能捨
 唯留於一象  隨意乘所往
 樂依止山林  修習諸禪定
 時彼諸人民  皆悉來相從
 或手執白拂  或持於傘蓋
 及以諸茵蓐  所至敷床座
 彼各白王言  我等無福慧
 今願咸親近  同修諸善行
 福為最勝財  常得真實樂
 福為第一親  引至安隱處
 福如如意寶  置於己掌中
 作最上吉祥  所願皆成就
 具殊妙色相  受五欲快樂
 語言人樂聞  善巧極明了
 壽命得長久  安隱無憂惱
 一切諸眾生  見之若親友

若諸有情。於勝福田。順其正理。專注而施。決定此生現得富饒相應福報。如金鬘夫人。聞佛功德。心生讚仰。以己先有微妙金鬘。奉上如來。又善思王女。以妙飲食。供養尊者須菩提。又脩髮婆羅門女。自剪首髮。以鬻其直。飯彼尊者大迦旃延。髮復如故。是三女人。由淨施故。現身皆得為國之后。又福嚴長者。躬往請佛及諸羅漢。就舍營齋。庫藏復溢。如牧牛女。持旃檀香。及田舍女。以麥[禾*肙]花。供養佛塔。皆得生天。如是得受現報因緣。如勝軍王經所說。佛住舍衛城。時勝軍大王末利夫人。始生一女。具十八種極醜之狀。年漸長大。當求所適。彼諸貴族。不樂為姻。其下種姓。王意不許。時有外國一長者子。久住此城。費用皆盡。俜伶周行。未有所偶。臣吏白王。即可其請。王乃召對。而謂之曰。我有長女。納卿為婿。若相從者。永終富貴。設欲還國。亦可偕往。時彼王女。即以上妙珍奇雜寶。嚴飾其身。而以妻之。及與無數種種財物。時長者子。即娶為婦。未久之間。同歸本國。既至家已。彼諸親族。求見設禮。長者子曰。我妻王女。觀何容易。若須見者。必當擇日。後諸親屬。復至其家。長者子言。却後七日。出城花園。於彼相見。眾復審曰。此言決定。若不往者。我當罰錢五十萬數。至七日已。彼長者子。具辦種種美妙飲食。先取一分。置其房中。白婦知已。固鏁其門。時長者子。齎其所罰。及諸飲食。往彼園中。是時眾人在園。遙見彼長者子。乃只獨來。咸相謂曰。是人誕妄。不依先議。既至園已。白親屬曰。幸無見怒。願輸所罰。眾曰。子妻尊崇。藏於深室日月之光。尚不令見。豈況我曹。何能得覩。時彼王女。即自嗟念。我雖年少。形容極醜。是何惡業。招斯鄙陋。厲聲歎曰。苦哉苦哉。使其丈夫。受多慚恥。常作虛言。及遭譴罰。如斯處世。雖活奚為。即以繒帶。自經其頸。時守宅神見是事已。謂此王女。我當釋之。保全其命。使無中夭。當知世尊無盡大悲。常樂救度彼彼有情。每作是念。

我今當於何等眾生。為說法要。令生信解。

我今當於何等眾生。令彼洗除貪欲垢穢。

我今當於何等眾生。令彼息除嗔恚過患。

我今當於何等眾生。令彼滅除愚癡暗鈍。

我今當於何等眾生。令彼增長一切善根。

我今當於何等眾生。令彼出離生死淤泥。

我今當於何等眾生。令彼超越輪迴苦海。

我今當於何等眾生。令彼解脫煩惱結縛。

我今當於何等眾生。令彼拔除惡慧毒箭。

我今當於何等眾生。截四瀑流。令至彼岸。

我今當於何等眾生。令免三塗種種楚毒。

我今當於何等眾生。施其法水。令除渴愛。

我今當於何等眾生。令彼厭患境界癰疽。

我今當於何等眾生。令破無始無明卵[穀-禾+卵]

我今當於何等眾生。令彼摧伏我慢高山。

我今當於何等眾生。令遠諸惡。著慚愧衣。

我今當於何等眾生。令彼具修戒定慧學。

我今當於何等眾生。令達諸法。心得自在。

我今當於何等眾生。令彼獲得清淨智眼。

我今當於何等眾生。令彼越入大解脫門。

我今當於何等眾生。令彼發起大菩提心。

我今當於何等眾生。以菩提鬘。而繫其首。

我今當令勝軍王女。易醜陋形。得如所願。

是為世尊剎那剎那。念念觀察一切眾生。或近或遠。或多或少。或勝或劣。上中下性。皆能救度。慧眼悉見。無有遺餘。如有頌云。

 佛不捨眾生  遠近皆化度
 如果成熟時  自然生甘味
 是故牟尼尊  冤親唯一想
 利樂諸眾生  亦不希其報

爾時世尊。先為攝化裸形外道尼乾子故。現大人相坐寶蓮華。身被紅衣。如日初出。色相寂靜。安住威儀。猶若金山。舒光無極。處於無數人天大會。如眾星中。現其滿月。亦如天宮寶多羅樹。微風徐動。人樂依止。如珊瑚株。寶華莊嚴。如金盤中。然大燈炬。如白香象。入尼連河。為金蓮華。蕋塵所坌。亦如春時羯尼迦樹。開發金華。眾所愛樂。善能調御一切有情。入諸惡趣。不生疲厭。遊化善道。善說諸法。皆使發心。得安隱樂。由諸有情。無始已來。相續造作。貪嗔癡等。種種惡行。若冤若親。及非冤親。平等憐慜。猶若一子。皆令出離輪迴險難。如日破暗。令盡無餘。是時世尊。以一切智聲。為彼外道。略說法要。當知世間。動不動法。以智了達。皆悉空寂。由虛妄心。迷真實見。自性涅盤。本來清淨。彼聞是說。心得開悟。則能斷除堅執我慢。譬如師子發聲震吼。自然而能裂其巨石。時彼如來。摧彼異見。論義為勝。現大神通。上昇阿迦尼吒天。其中所有一切眾生。皆悉稱讚佛之功德。一切世間。無能勝者。又復顯現最勝離垢無見頂相烏瑟尼沙。右旋紺青。潤澤可愛。復放眉間白毫相光。如秋滿月。是為如來第一功德。非同梵天小善所感。是佛利他大悲所起。設諸眾生。如微塵聚。住正思惟。無能測彼烏瑟尼沙。非剛非柔。非成非壞。非忩非暇。非動非靜。非速非緩。非強非弱。非沈非掉。非夷非險。非諍非默。非合非散。非著非離。非勤非懈。非慮非度。非病非惱。一切眾生。平等共有。最勝吉祥。第一功德。時彼外道。心淨信解。於佛法中。得安隱住。是時王女。處其室中。蒙佛光照。心安泰然。即作是念。今佛在世。利樂眾生。有厄難者。皆蒙濟度。唯願世尊。不捨大悲。哀愍覆護。現身我前。作是語已。遙伸禮敬。悲泣淚下。佛知其意。令彼室中。忽然嚴淨。是時如來。從地涌出。身真金色。相好端嚴。時彼王女。覩佛身相。歎未曾有。以妙花香。虔伸供養。珍寶瓔珞。而以奉施。合掌作禮。恭敬親近。佛影蔽身。頓獲端正。心大歡喜。踊躍無量。住立佛前。以偈讚曰。

 最勝釋師子  依枳羅巖窟
 具少欲知足  離世間過失
 智慧為利牙  慚愧為鬚鬣
 降伏諸魔怨  如囓彼麋鹿
 忍為堅甲冑  慈力以為弓
 善發彼智箭  永害煩惱賊
 八解脫為池  正行為隄岸
 無垢精進水  開覺意蓮花
 勇猛離諸過  拔除三有根
 施平等法藥  愈貪恚癡病
 具熾盛威德  相好而莊嚴
 增長功德心  荷擔於群有
 善住於威儀  諸根無散亂
 如拘嚩羅花  見者生愛樂
 無怖無垢染  最勝心寂靜
 解脫一切縛  成就一切智
 牟尼大牛王  世間無與等
 能救諸眾生  或病或憂惱
 服紅僧伽梨  湛然而不動
 我以諸譬喻  淨心而稱讚
 如金多羅樹  聳幹脩且直
 亦如融金柱  光明極晃耀
 又如彼金聚  塗以旃檀泥
 如是佛身相  比況不能知
 或謂妙金山  一峯極峻峙
 為猛風所吹  嶷然住於此
 或謂阿修羅  與天主交戰
 墜彼金輦輿  忽然現於此
 或謂帝釋幢  渾金所成就
 挺特復煥爛  忽然現於此
 或謂多聞天  微妙寶樓閣
 以眾寶莊校  忽然現於此
 或持地佛母  吐出妙寶藏
 放種種光明  忽然現於此

佛施化已。倐然隱沒。時彼王女。加趺而坐。一心專注。想念佛身。是長者子。先在園中。為諸親友逼飲而醉。眾相議曰。可於彼手。易取門鑰。疾往其舍。開門視之。乃見彼妻。狀如天女。咸皆愕然。不覺作禮。長者子歸。見其端正。婦以上事。白夫令知。今佛世尊。最上福田。我今復往。恭敬供養。作佛事已。乃自誓言。若我此身。所有惡業。招斯醜報。願不復受。乃至世間一切眾生。離醜陋身。皆得端正。即於佛前。重說偈言。

 世尊妙色相  莊嚴皆具足
 能令諸有情  見者得如意
 以我今少善  普及諸有情
 悉除醜陋因  皆獲端嚴報

佛言。賢女。我不自讚。不作妄語。不求供養。隨諸眾生所受業報。起大悲心。而為救護。即說偈言。

 我為世間調御師  不求名稱及利養
 善能摧彼五欲幢  咸使眾生心寂靜
 三明二行悉具足  當與人天作吉祥
 我已降伏眾魔怨  畢竟無有能勝者
 永離三有諸過患  不生熱惱心解脫
 及彼習氣盡無餘  得受世間廣供養
 設有眾生來加惡  其心不動如虛空
 誓當荷負彼凡愚  得證圓明無漏智
 若有比丘四眾等  咸來我所樂聞法
 皆令具足諸律儀  決定當得為智者
 我是淨飯王太子  樂修苦行栖山谷
 得脫生老病苦源  由是得成無上道

由彼王女。於佛世尊。淨心布施。現身獲得端嚴色相。若人樂求最上快樂。當於佛所清淨供養。是名佛說福蓋正行。汝等比丘。常樂受持。於施戒定。當勤修學。

福蓋正行所集經卷第八


【經文資訊】大正藏第 32 冊 No. 1671 福蓋正行所集經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大正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蕭鎮國大德提供,維習安大德提供之高麗藏 CD 經文,日本 SAT 組織提供,北美某大德提供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回上層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