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卷

大正新脩大藏經 第32冊
No.1671 福蓋正行所集經 (12卷)
【龍樹菩薩集 宋 日稱等譯】
第 5 卷

下一卷
 

福蓋正行所集經卷第五

復以何義。說名為憂。謂諸有情。由貪欲故。沒憂怖中。猶如猛獸。被火圍遶。如深淵魚。置之陸地。如入大海。損其船筏。深心愁慼。恐失身命。如以少水。滴熱鐵團。將入死門。命不久住。譬如釜中煮豆。彌滿騰沸。復增乾薪。彼世間人。身處于家。為憂逼切。諸根衰悴。心無暫安。如以酥瓶。近於炎火。當知不久。則為消壞。

復以何義。說名為悲。謂諸有情。先有珍財。不能任持。身復懶惰。以致貧苦。身形裸露。容色憔悴。咽喉乾焦。言意悽切。念昔富饒。不復能得。

復以何義。說名為苦。謂諸有情。造非法行。身觸憲網。刀杖毒藥。或為非人斫刺殘害。乃至斷命。受諸楚毒。

復以何義。說名為惱。謂諸有情。惡言相加。如中毒箭。諸根煩擾。失壞樂想。

復何名為求不得苦。或諸有情。樂習正法。不能入解。身心勞苦。或由放逸。多求不遂。發生熱惱。無欲無求。心則安隱。

復何名為愛別離苦。謂於所樂眷屬朋友。和合歡慰。忽爾離散。心懷戀慕。而生熱惱。

復何名為冤憎會苦。謂彼有情。樂著貪欲。多求財利。互相侵競。而結深冤。或為妻子恩愛纏縛。猶如桎梏。不得自在。當知女色。使人惑亂。其語柔軟。如拘牟那花。愚夫嗜之。銷除壯色。不久枯悴。如喬答摩仙。乃至諸天。多著欲樂。如薪近火。必為所焚。是故比丘。常當遠離。若近彼欲。得第一苦。一切世間。諸天及人。皆為欲火普遍逼迫。現招眾苦。死墮惡趣。為彼十三廣大火聚。圍繞燒然。佛為世間眾生慈父。憐愍彼故。而說此經。所謂地獄。有十三種。一者等活。二者黑繩。三者眾合。四者號叫。五者大號叫。六者燒然。七者極燒然。八者無間。九者煻煨。十者屍糞。十一者鋒刃。十二者劍林。十三者灰河。如是地獄。諸惡險難。無量苦惱。聚集其中。無數有情。造諸惡業。命終入彼。受多種苦。為諸獄卒。種種治罰。以熱鐵鎚。忿恚而擊。形體碎爛。周遍流血。諸骨節間悉皆火然。復捉其足。擲入火坑。舉手忙亂。惡聲號哭。彼琰摩卒。極惡可懼。諸受罪人。見即惶怖。或復趁入煻煨獄中。皮肉筋骨。下足消潰。由惡業故旋踵還生。復有深廣極熱屍糞。臭不可聞。有鐵觜蟲。名酤拏波。往來其中。囓罪人足。徹肉穿骨。取髓而食。復以無數銛利鋒刃。次第排列。而為其路。逐彼罪人。以足履踐。復為猛風。吹走其上。由避其苦。入劍葉林。無數劍鋒。從空而下。斫刺其身。無不斷壞。復有大河。灰汁盈滿。波浪涌沸。煮彼罪人。於其兩岸。有諸獄卒。執三戟叉。往來叉刺。受極重苦。或時悶絕。亦有藏竄。如魚沈泥。即以鐵鈎。挽脣而出。以大鐵網。摝置熱地。大火猛焰。翻覆燒烙。復以鐵鉗。擘開其口。即以銅汁。逼以灌之。或熱鐵丸。驅令吞噉。齗齶喉舌。各各焦爛。從咽徹下。悉為所燒。復有兩石。以夾其身。自首至足。而鋸解之。獄卒暴惡。猶如醉象。怒髮衝直。火星四迸。驅彼罪人。臥鐵床上。以線抨之。或斸或鑿。火焰四起。唯聞號哭。復有山峯。從空而墜。擊彼罪人。身肢俱碎。悶絕躄地。良久乃蘇。有諸獄卒。其狀醜惡。或執利斧。椎棒刀輪。弓箭杵砲。熱鐵器杖。種種苦具。考掠罪人。復有百千猛焰火刺。從四方來。叢集其身。如燃杌木。悉皆焦爛。復以利刀。而取其舌。或斫或剉。為百千分。乃至所有一切身肢。倏然分散。猶若浮雲。復置罪人熱鐵甕中。熾火四逼。其湯沸溢。上下漂沈。猶如煮豆。身體脹裂。皮肉消盡。唯餘骨鎖。撈摝於地。業風所吹。還活如故。如是眾苦。甚可怖畏。墮此獄者。無能得免。復有廣大寒[冰-水+(洗-冼+水)]地獄。有大雪聚。其高如山。嚴冷惡風。飄注不絕。有大深淵。結成[冰-水+(洗-冼+水)]臼。其狀宛若水精所成。有諸獄卒。逐彼罪人。盡入其中。寒苦逼切。發聲悲號。復有二杵。更相上下。而以擣之。其身碎壞。如聚沫團。業風吹活。如前不異。長時受苦。業盡方出。彼諸有情。皆由染慧邪欲因緣。於他身色。妉著不捨貪微少樂。受多苦報。是故世尊深生憐愍。起大悲心。而說此經。

諸比丘。世間所有種種苦因。生為根本。若無生緣。輪迴自息。何況未來無量生苦。由有生故。則有色蘊。由色蘊故。則有受蘊。由受蘊故。則有想蘊。由想蘊故。則有行蘊。由行蘊故。則有識蘊。如是次第。相續而起。增長苦聚。輪轉無窮。譬如群賊。入於城隍。縱燎抄掠。擾惱黎庶。如是五蘊。依彼識城。生諸煩惱。損害諸根。

又老病死。於諸世間。樂為損惱。是不可愛。如三種冤。常所隨逐。一者常求過隙。二者令墮險難。三者伺斷其命。是故比丘。常當脩習福蓋正行。受持經典。如說脩行。設老病死。眾冤圍繞。不生惶怖。於險惡道。則能超越。是大丈夫。為二世益。如火中蓮。甚為希有。則為安住寂靜妙樂。諸比丘。彼福體性。正所顯示。自因及果。皆可愛樂。乃至發生無漏善法。身語意業。咸得清淨。住不退轉。得授道記。如秋滿月。放盛光明。一切世間。咸蒙利益。樂廣大施。無有限礙。諸來乞者。皆給與之。令諸有情。心生悅豫。如戰勝將。心進勇銳。如依善王。安隱而住。猶如大海。納諸川流。如彌盧山。安固不動。一切眾生。奉如父母。得諸世間供養恭敬。獲得殊勝第一吉祥。親友朋屬之所稱讚。一切所願。皆得成就。畢竟超越輪迴苦海。此義所明。福之自性。猶如金器。堅固可愛。為諸眾生最勝依止。非福自性。不可愛樂。猶如坯瓶。決定破壞。令諸眾生。流轉惡道。如世之蓋。人所執持。四方攸往。遮諸炎熱。工巧所為。不久則壞。如是福蓋正行所持。能袪生等所有熱惱。及地獄火之所燒煮。眾善所成。任持不壞。如舍衛城中。有長者女。與族姓子。共為匹偶。後生一兒。費用無度。日漸衰窘。謂其妻曰。我詣遠方。勤力求索。汝當愛念長育其子。久歷歲月。夫猶未還。年既長大。漸生放逸。與隣處女。迭生愛樂。彼女即解所帶寶鬘。而授與之。母於後時。知其所由。乃以善言。種種教誨。我子不應樂為鄙事。當自慎護。無罹我懷。日加檢束。不令游行。夜於寢門。以設其榻。子於一夕。貪欲所嬈。暫臥復起。須臾不停。白母開門。欲往便利。母語子言。此有盆具。不須出也。為母嚴約。轉增欲心。遂興惡意。以害其母。造是罪已。深生惶怖。遂往伽藍。白言。大德。我欲出家。願垂攝受。時諸比丘。不能觀察。詰其來由。便與剃髮。作比丘已。遠遁他國。勇猛精進。堅持淨戒。修習禪定。樂誦經典。彼有長者。覩其比丘。具如是德。興心供養。為造伽藍。命其為主。八方眾僧。咸來依附。爾時比丘。為眾講宣大乘經典。復令脩習相應禪觀。四事供給。無所乏少。時諸大眾。勤修匪懈。漸次有證羅漢果者。而此比丘。後縈病苦。雖服妙藥。轉增尫瘵。召集眾僧。巧懺謝曰。謬當主宰。輕慢眾德。諸弟子等。惱亂亦然。唯願眾慈。施我歡喜。常者皆盡。高者亦墜。合會有離。生必歸滅。說是語已。奄忽命終。時諸大眾。及彼弟子。共營善利。以資冥福。乃相議曰。我師趣寂。未知神識當生何所。其弟子中。有證聖者。乃入定觀。始於諸天。次及人間。乃至鬼畜。皆悉不見。遂復遍觀諸地獄中。乃知其師墮無間獄。弟子見已。生大疑惑。我大和尚。在世之日。堅持淨戒。多聞辯才。精進脩行。未常暫廢。攝受供給八方僧眾。以何緣故。受茲劇報。時彼弟子。復入定觀。乃見先因。甞害其母。以是報故。墮無間獄。熾然火聚。而燒其身。為彼獄卒。種種訶毀。汝在世時。下劣無智。造此逆罪。今遣誰當。獄卒即以極熱鐵鎚。以碎其首。血流悶絕。苦不可言。是時弟子大阿羅漢。見是事已。運悲願力。息除苦惱。憑法威德。令知宿命。緣念三寶。續其善根。即時命絕。生夜摩天。法爾新生諸天子等。住彼天已。起三種念。一觀前身受生何族。二於何處。身謝命終。三修何福。得生天上。時彼天子作是觀已。乃見自身先造逆罪。承佛恩力。得生此天。而作是念。我今一心。無別異想。唯求見佛。親近供養。以報大恩。由天福力。自然而有眾寶瓔絡。莊嚴其身。於初夜分。身放光明。照祇陀林。皆悉顯現。前詣佛所。頭面禮足。即以天上眾色蓮華。曼陀羅華。以散佛上。積過于膝。作供養已。退坐一面。

爾時世尊。知彼天子心之所念。即為宣說四諦法輪。三轉行相。聞已悟解。即得見諦。不起于座。證預流果。無漏堅固金剛智杵。摧壞身見邪慢諸山。是四諦法。非諸沙門。及婆羅門。父母朋屬。而能宣說。唯佛世尊。愍念於我泣血盈海。積骨如山。閉惡趣門。開生天路。救拔地獄。餓鬼畜生。皆令安住人天善果。時彼天子即說偈曰。

 我由染欲深過患  墮於無間地獄中
 蒙佛恩力得生天  復令證得涅盤道
 我由依止淨法眼  永脫輪迴諸惡趣
 及彼未來生死流  得至寂靜菩提岸
 我今得見牟尼主  百千生中難值遇
 善超生老病苦因  應受世間廣供養
 持寶瓔珞以奉獻  合掌右繞心忻慶
 故我頂禮二足尊  能使人天生覺悟

福蓋正行所集經卷第五


【經文資訊】大正藏第 32 冊 No. 1671 福蓋正行所集經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大正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蕭鎮國大德提供,維習安大德提供之高麗藏 CD 經文,日本 SAT 組織提供,北美某大德提供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回上層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