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卷

大正新脩大藏經 第32冊
No.1660 菩提資糧論 (6卷)
【龍樹本 自在比丘釋 隋 達磨笈多譯】
第 6 卷

 

菩提資糧論卷第六

問云何修習答。

 四神足為根  欲進心思惟
 四無量住持  謂慈悲喜捨

於此四無量中。習近多作已。得心堪能。得心堪能已。便入初禪那。如是第二。如是第三。如是第四。彼得禪那已得身心輕。彼以身心輕具足故。出生入神通道。出生入神通道具足故。便生神足。謂若欲若精進若心若思惟。於中欲者向法。精進者成就法。心者於法觀察。思惟者於法善巧。彼菩薩於神通若信解若作用。其心自在。隨欲所行。以善成熟故。自根本住持故。諸處順行如風遍空。於中菩薩得四無量及四禪那已。若信解若作用。出生天眼。若諸天龍夜叉乾闥婆等。若學人及聲聞獨覺天眼於中獨有增上之力。清淨勝過光明勝過。上首勝過殊異勝過。其眼無礙世間色相麁細遠近。隨其所欲彼皆能見。如是聞天人畜生等聲。如是念知前世無邊無際。如是知他心與貪欲等俱乃至八萬四千差別。如是得無量神足。以得神足故。諸所應調伏眾生。悉令調伏。

 四界如毒蛇  六入如空村
 五眾如殺者  應作如是觀

長夜以諸樂具受用因緣。雖守護將息長養。此地等四界。而速疾發動。不知恩養。不可依怙。不可委信故。應當觀察猶如毒蛇。以無主故。離我我所故。眼等諸入有六賊眾。逼惱可畏故。應當觀察猶如空村。共和與物破壞打罰不能遮障故。猶如殺者。於五受眾。應當日日如是觀察。

 重法及法師  亦捨於法慳
 教師勿捲祕  聽者勿散亂

於此有四種法。能生大智。應當受取。於法及法師中應當尊重。亦捨法慳。隨所聞法隨所習誦。為他演說。若有樂欲法者。教師勿為捲手祕惜。聽者勿散亂。謂莫有異欲。

 無慢無希望  唯以悲愍心
 尊重恭敬意  為眾而說法

復有四種法。是大智相。應當受取。所謂遠離自高輕他。無憍慢故。棄捨利養恭敬名聞。無希望心故。於無明闇障眾生中唯悲愍故。尊重恭敬為其說法。以此四種法故。菩薩大智具足。應當受取。

 於聞無厭足  聞已皆誦持
 不誑尊福田  亦令師歡喜

多聞無厭。聞已持法。持法已順法行法。不誑所尊福田。亦令教師歡喜此法。是菩提心不忘失因。

 不應觀他家  心懷於敬養
 勿以論難故  習誦於世典

不應為供養恭敬因緣往觀他家。除為安立菩提心因緣。亦不應欲為論難故習誦諸世論等。除為多聞因緣。

 勿以瞋恚故  毀呰諸菩薩
 未受未聞法  亦勿生誹謗

何以故。為護續生善法因緣。

 斷除於憍慢  當住四聖種
 勿嫌於他人  亦勿自高舉

斷除憍慢者。於諸眾生中。當下心如狗斷除我慢。於輕儉衣食臥床藥具四聖種中亦應當住。於彼聖種知足故。不應嫌他。亦不應自高舉。

 若實不實犯  不得發覺他
 勿求他錯失  自錯當覺知

他同梵行者犯罪。若實若不實。皆不應發覺。他有錯失不應求覓。唯於自錯。即應覺知。

 佛及諸佛法  不應分別疑
 法雖最難信  於中應信之

於佛不應分別。以世尊具足未曾有法故。亦於佛法不應疑惑。以於諸眾生是不共法故。及於最難信佛法中。以深心清淨故。應當信之。

 雖由實語死  退失轉輪王
 及以諸天王  唯應作實語

若菩薩由實語故。若奪物若死。雖退失轉輪王及諸天王。唯應實語。何況其餘而不實語。

 打罵恐殺縛  終不怨責他
 皆是我自罪  業報故來現

諸有他來打罵恐怖殺縛幽閉。皆是自罪應當有此。終不瞋他。此是我業前世已作。今時還受相似不愛之果。彼諸眾生都無有罪。唯是我罪業報來現。應當有此。

 應極尊重愛  供養於父母
 亦給侍和上  恭敬阿闍梨

於父母所。應當極愛尊重供養。應作天想。隨父母意令得悅樂。離諂幻心。又應恭敬給侍和上阿闍梨。隨和上阿闍梨所說法中。無有內祕。皆為外化。

 為信聲聞乘  及以獨覺乘
 說於最深法  此是菩薩錯

此中菩薩。有四種菩薩錯失。應當捨離。所謂於聲聞獨覺乘諸眾生中。為說最深之法。是菩薩錯。

 為信深大乘  眾生而演說
 聲聞獨覺乘  此亦是其錯

於信深大乘諸眾生中。為說聲聞獨覺乘。是菩薩錯。

 大人來求法  慢緩不為說
 而反攝受惡  委任無信者

若有正住大眾生。來有所求時。應即為說善法。而更慢緩破戒惡法。反攝受之。是菩薩錯。於大乘中未有信解。未以四攝事成熟者。而信任之。是菩薩錯。是為四種。

 遠捨所說錯  所說頭多德
 於彼當念知  亦皆應習近

此中所說四種錯失。應遠捨離。以此去菩提遠故。若聲聞獨覺乘中所說。頭多等及餘功德。但知彼等不與菩提作障礙者。於彼彼中。亦應習近。

 等心平等說  平等善安立
 亦令正相應  諸眾生無別

此四種菩薩道。應當習近。何等為四。所謂諸眾生中起平等心。諸眾生中平等說法。諸眾生中平等善安立。諸眾生中令正相應。此等皆無差別。是為四種。

 為法不為利  為德不為名
 欲脫眾生苦  不欲自身樂

此四種真實菩薩。應當覺知。何等為四。所謂但為於法不為財利。但為功德不為名稱。但欲脫眾生苦。不欲自身安樂。

 密意求業果  所作福事生
 亦為成熟眾  捨離於自事

若於業果密意欲求。作三福事。生此福時。唯為菩提利樂眾生。亦唯為菩提成熟於眾。為利眾故捨離自事。此是四種真實菩薩。

 親近善知識  所謂法師佛
 勸勵出家者  及以乞求輩

此四種菩薩善知識。應當親近。何等為四。所謂法師是菩薩善知識。為助持聞慧故。佛世尊是菩薩善知識。為助持諸佛法故。勸出家者是菩薩善知識。為助持諸善根故。乞求者是菩薩善知識。為助持菩提心故。此四種菩薩善知識。應當親近。

 依止世論者  專求世財者
 信解獨覺乘  及以聲聞乘

此四種菩薩惡知識。應當知之。何等為四。所謂世論者。習近種種雜辯才故。攝世財物者。不攝法故。獨覺乘者。少義利少作事故。聲聞乘者。自利行故。

 此四惡知識  菩薩應當知
 復有應求者  所謂四大藏

如前所說四種知識。是惡知識知已應離。復有應求得者。所謂四大藏。

 佛出聞諸度  及於法師所
 見之心無礙  樂住空閑處

此四種菩薩大藏。應當得之。何等為四。所謂奉事出世諸佛聽聞六波羅蜜。以無礙心見於法師。以不放逸樂住空閑之處。此是四種菩薩大藏。應當得之。

 地水火風空  悉與其相似
 一切處平等  利益諸眾生

與地水火風虛空等。有二因緣相似菩薩。應當攝受。所謂平等故。利益故。如地等大及虛空五種。於有心無心中一切處平等。無有異相。諸眾生等常所資用。而無變異不求報恩。我亦如是。乃至覺場究竟。為諸眾生之所資用。而無變異不求報恩。

 當善思惟義  勤生陀羅尼
 勿於聽法者  為作於障礙

義者。佛所說義。於彼當善思惟。若共談若獨住。應如是作。又安住禁戒清淨心意。精勤鮮潔當生及聞銀主海主等陀羅尼。又於聽法者所。勿以微少因緣而作障礙。為離法災生業故。

 惱中能調伏  小事捨無餘
 八種懈怠事  皆亦應除斷

惱中能調伏者。於中有九種惱事。所謂於我作無利益。已作今作當作。是為三種。於我親愛作無利益。已作今作當作。復為三種。於我憎嫌與作利益。已作今作當作。復為三種。此等皆作惱事。於此九種惱事之中。當自調伏。小事捨無餘者。於中有二十種小事。所謂不(一)無慚(二)諂幻(三)(四)(五)放逸(六)(七)無愧(八)懈怠(九)(十)(十一舊睡)(十二舊眠)(十三)(十四)(十五)(十六)(十七)忿(十八)(十九)(二十)

此等二十種小事。皆捨無餘。八種懈怠事皆亦應除斷者。於中有八種懈怠事。所謂我欲作務即便安臥。不發精進(一)。我作務已(二)。我於行路(三)。我行路已(四)。我身疲乏。不能修業(五)。我身沈重。不能修業(六)。我已生病(七)。我病得起不久即便安臥。不發精進(八)。由此等故。應得不得應到不到應證不證。此等八種懈怠事中。為除斷故。應發精進。

 莫作非分貪  橫貪不稱意
 離者皆令合  無問親非親

若見具足利養名聞安樂稱譽福德眾生。於彼具足福中。莫作非分貪心。以作非分貪心則不稱意。是故所不應作。又於各各共諍離壞眾生中。無問親與非親。皆令和合。同心相愛。

 於空而得空  智者莫依行
 若當得於空  彼惡過身見

依空拔除大無智聚故。智者莫依得空而行。若依得空而行。則於有身見人。難治過之惡亦過之。以諸見行由空出離。若著空見彼不可治。以更無令出離故。

 掃塗與莊嚴  及多種鼓樂
 香鬘等供具  供養於支提

於如來支提及形像所。掃地塗地香鬘燒香末香華蓋幢幡等。莊嚴供養之具。當作供養。為得端正戒香自在故。貝笛箜篌腰鼓大鼓雷鼓拍手等。種種鼓樂供養。為得天耳故。

 作種種燈輪  供養支提舍
 施蓋及革屣  騎乘車輿等

支提舍中。應以種種香油酥燈鬘等善作供養。為得佛眼故。布施傘蓋皮鞋象馬車輿乘等。為得菩薩無上神通乘不難故。

 專應喜樂去  樂知信佛得
 喜樂給侍僧  亦樂聞正法

於中菩薩。常應如是喜樂於法。莫喜五欲福樂。當知信佛所得之利。莫唯信樂見於色身。當於僧中以諸樂具常憙給侍。莫唯憙詣問訊而已。常憙聞法無有厭足。莫唯憙樂暫聞其語。

 前世中不生  現在中不住
 後際中不到  如是觀諸法

因緣和合力故。及無所從來故。前世中不生念念破滅故。及不住故。現在中不住滅無餘故。及無所至去故。後際中不到。應當如是觀察諸法。

 好事與眾生  不求彼好報
 當為獨忍苦  不自偏受樂

菩薩於諸眾生。當以好事而利樂之。自不希望彼等眾生利樂好事。及諸眾生有無量苦相。我獨為其忍受。我有樂具。與諸眾生。受用為樂。

 雖足大福報  心不舉不喜
 雖貧如餓鬼  亦不下不憂

雖住大具足福報天中。其心不作喜之與舉。雖為餓鬼貧窮破散逼惱此最難活。不應生下心。亦復不應憂。何況人道貧窮破散。

 若有已學者  應極尊重之
 未學令入學  不應生輕蔑

若有已學眾生。於彼應作至極尊重。若未學者應令彼等入學。亦不應輕蔑之。

 戒具者恭敬  破戒令入戒
 智具者親近  愚者令住智

戒具足人應當問訊。合掌向禮等而恭敬之。亦應為彼說持戒福。若破戒者應令入戒。亦應為彼說破戒罪。智具足者。應當親近。亦應為彼顯智慧德。愚者應令住智。亦應為彼演愚癡過。

 流轉苦多種  生老死惡趣
 不怖此等畏  當降魔惡智

菩薩於流轉中。流轉多種。生老死憂悲苦惱等。地獄畜生餓鬼阿修羅惡趣等。不應怖畏。唯當降伏惡魔惡智。

 所有諸佛土  摶聚諸功德
 為皆得彼故  發願及精進

十方無量諸佛國土。若佛土具足。若佛土莊嚴。若從諸佛菩薩聞。若自見之。彼皆摶聚殊勝功德。皆令彼等入到自佛土中。應當作如是願。隨所願即隨成就。亦應如是精勤修行。

 恒於諸法中  不取而行捨
 此為諸眾生  受擔欲荷負

以取故苦不取故樂。作是念已。恒於諸法不取而捨。雖不取而捨。若此先時為趣菩提故。作願受擔眾生。未度者我當度。未脫者我當脫。未寂滅者我當寂滅。此應荷負為諸眾生故。

 正觀於諸法  無我無我所
 亦勿捨大悲  及以於大慈

說諸法無所有。如夢如幻故。諸法無我。其無我所者觀無相故。如是以最勝義法。觀此相時。然於眾生亦不捨大悲及以大慈。如是應當倍復稱量歎言奇哉。彼諸眾生癡闇所覆。著我我所。於此最勝義道法中。而不覺知。我當何時。令彼眾生於此最勝義道法中而得覺知。是為於眾生中不捨大悲及以大慈。

 勝過諸供養  以供佛世尊
 彼作何者是  所謂法供養

若有以諸供具。供養諸聲聞獨覺菩薩及佛世尊。所謂或以諸華香鬘末香燈輪供養。或以諸蓋幢幡供養。或以諸音樂等供養。或以諸藥美飲食等布施供養。若欲勝過彼諸供養以供養佛。復何者是。答言所謂法供養。彼法供養復有何相。

 若持菩薩藏  及得陀羅尼
 入深法源底  是為法供養

於中若與菩薩藏相應。如來所說經等甚深明相背諸世間難得其底。難見微細無著了義。以總持經王印印之。不退轉因從六度生。善攝所攝順入助菩提法合正覺性。入諸大悲說於大慈。離眾魔見善說緣生。入無眾生無命無長養無人。與空無相無願無作相應。坐於覺場轉於法輪。為天龍夜叉乾闥婆之所讚歎。度在家泥攝諸聖人。演說諸菩薩行。入法義辭樂說之辯。震於無常苦無我等音聲之雷。怖諸外論見得之執。諸佛所歎對治流轉示涅槃樂。如是等經若說若持觀察攝取。是名法供養。又法供養者。得不退墮順行總持故。於空無相無願無作相應深法中。入至其底無動無疑。是名最勝義中法之供養。

 應當依於義  莫唯愛雜味
 於深法道中  善入莫放逸

又法供養者。若於法中思法行法。隨順緣生離諸邊取之見。得無出無生忍入於無我。於因緣中無違無鬪無諍離我我所。應當依義。莫愛馳逐雜飾句味。應當依智莫依於識。依了義經莫著不了義世俗言說。應當依法莫取人見。應當隨順如實法行入無住處。善觀無名行識明色六入觸受愛取有生老死憂悲苦惱困極。皆悉寂滅。如是觀緣生已引出無盡。以愍念眾生故。不著諸見不作放逸。若常如此。乃名無上法之供養。

 如是此資糧  恒沙等大劫
 出家及在家  當得滿正覺

如前所說資糧於恒伽沙等量大劫中出家眾及在家眾菩薩乘者。多時滿願得成正覺。

 繫彼資糧頌  為菩提思惟
 資糧義無闕  能如在彼頌
 我今擇彼頌  於義或增減
 善解頌義等  賢智當忍之
 釋彼資糧頌  我所作福善
 為流轉眾生  當得正遍覺

聖者龍樹所作菩提資糧論竟。我比丘自在解釋竟。

菩提資糧論卷第六


【經文資訊】大正藏第 32 冊 No. 1660 菩提資糧論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大正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蕭鎮國大德提供,維習安大德提供之高麗藏 CD 經文,日本 SAT 組織提供,北美某大德提供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回上層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