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卷

大正新脩大藏經 第32冊
No.1636 大乘集菩薩學論 (25卷)
【法稱菩薩造 宋 法護等譯】
第 14 卷

下一卷
 

大乘集菩薩學論卷第十四

說阿蘭若品第十一之餘

寶積經云。復次阿蘭若行若諸異生未得果者。見虎狼至勿生驚怖。當發是心。我本詣此阿蘭若處。已捨身命不應驚畏。為起慈心遠離過失使無怖懼。又若虎狼斷我命根噉我身肉應起是心。我得善利以不堅身而當獲堅固。若復不能令噉我肉。豈彼虎狼得樂觸耶。以要言之。復次阿蘭若行。有非人來。若美若醜。不應愛樂。亦勿損害。若有往昔見佛諸天來此阿蘭若比丘所起諸問難時。彼比丘如力所能。隨所學法為諸天說。又若有深問難時。阿蘭若比丘。或未能答而不生恭敬者。應語彼言。我今未得無學。若我當勤佛教。時聞法已盡能通解答一切問。我今唯能得聞是法。乃至總略。若住阿蘭若處藥草樹林。尚不取著。云何為生何等為滅。如是觀察。是身無我無主宰無作者無受者。誰生誰滅。畢竟無有生滅之者。是身亦復如是。譬若草木牆壁瓦礫無我無主宰無作者無受者因緣和合故即生。因緣離散故即滅。復次於勝義中無有一法是生是滅彼經又說。復次阿蘭若行。應發是心。然我至此阿蘭若處獨無伴侶。若我所起善作惡作。爾時此有天龍藥叉佛世尊等。知我深心俱為我證。又若住此阿蘭若中以心不善自在游逸。又若至此極遠之處。獨無伴侶無親近者。無我無取。應如實覺。欲尋恚尋害尋及餘不善法尋。悉如實覺。若我於此不異其眾樂處有情憒閙中者即為欺誑天龍藥叉諸佛世尊。若如所作天龍藥叉不為呵厭。諸佛世尊悉皆歡喜。

治心品第十二(禪定波羅蜜多附)

論曰。於此阿蘭若修是禪定。如般若經云修此禪定波羅蜜多者。得心不散亂利諸眾生。所以者何。起世間定彼尚亦然。乃至心散亂者皆不可得。況復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是故得心不散亂。乃至成證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果。彼經又說。復次須菩提。初發心菩薩摩訶薩修禪定波羅蜜多行時。於一切相智相應作意則善入禪定。若眼見色不取其相。亦不執取隨形妙好。若於眼根不修制止。則依邪妄損惱於餘惡不善心隨其流轉。護眼根者。制此令盡。如是耳所聞聲鼻所嗅香舌所了味身所著觸意所知法。皆不取相亦不執取隨形妙好。若於意根不修制止。則於餘惡不善非法之心隨其流轉。護意根者。制此令盡則行住坐臥語默時處。悉不捨離三摩呬多。得彼手足不生動搖口無雜言亦無戲笑諸根不亂。若身若心俱無妄失三業寂靜。於顯密中如律儀道。乃至喜足易養易滿。善入行處遠離憒閙。於得不得無有高下等無差別。如是苦樂毀譽若讚不讚若夭若壽亦無高下等無差別。若冤若親心常湛然。是聖非聖其聲無雜。於樂不樂猶如一相無高無下。等無差別超諸違順。所以者何。於自相空如不真實。則見諸法無生無滅。乃至廣說。

論曰。喜樂修習者遠諸懈退。而常作意者息除高舉。於此二種是所對治。護國經偈云。

 無量俱胝劫  所有佛出世
 由是大仙尊  剎那獲勝益
 遠離於放逸  解脫諸染欲
 此有為虛妄  如幻夢所見
 乖離非久住  諸愛亦不常
 如奮力營求  諸波羅蜜地
 乃至悟菩提  精進無疑惑

大戲樂經廣說偈云。

 老病死苦  如火焰然  三有熾盛
 無適無莫  未離輪轉  常處愚瞑
 譬若狂蜂  處罃器內  三界無常
 如戲劇者  及秋空雲  旋生旋滅
 人命遷壞  過於山水  輕捷迅速
 如電飛空  虛天界城  遍三惡道
 無明橫起  愛有所生  被轉五趣
 如陶家輪  常樂美色  及妙音響
 清淨香味  細滑觸樂  貪著此者
 如被囚縶  如鹿寄網  如猴被縛
 常懷怖懼  作冤家想  此欲樂者
 極多憂惱  如鋒銳刀  亦如毒藥
 智者遠離  如棄糞瓶  愚懵念著
 為怖畏因  及為苦本  愛有所纏
 疾趣衰老  常樂欲者  怖無歸捄
 昔有聖人  了知此欲  怖如猛火
 如大淤泥  如持蜜刀  如避空劍
 又諸智者  了知此欲  如糞穢瓶
 如毒蛇首  如木耦驢  如塗人血
 如死狗頭  如惡冤家  又諸聖智
 了知此欲  譬水中月  如山谷響
 如鏡中像  如戲劇人  如夢所見
 又此欲樂  智者了悟  如幻如焰
 如水泡沫  剎那而住  遍計所起
 虛妄不實  但謂盛年  任持色相
 意樂此者  實愚夫行  及老病至
 壞苦所吞  退失光澤  如竭河流
 財力豐饒  庫藏盈積  愛樂此者
 實愚夫行  或至匱財  後疾耗滅
 遠離於人  如空園林
 譬如花果樹  愛樂人悕取
 貧窶衰老時  厭棄如鴝鵅
 豐財壯色者  樂生和悅意
 貧窶衰老時  厭棄如死屍
 又此衰老相  年邁極過朽
 譬如雷電火  焚餘枯槁樹
 此衰老可畏  亦猶朽故宅
 是故牟尼尊  說速求出離
 又若娑羅林  為藤蔓所縛
 如男女眷屬  枯乾速衰朽
 又若溺泥夫  頓乏於勇健
 此老相亦然  趨捷無快利
 老變形容醜  威雄勢力衰
 長別妙樂尋  趣死無光澤
 此百種病惱  固非安隱樂
 是相於世間  熾然如猛獸
 觀若老苦病  是世間苦惱
 俱捨妙樂尋  說速求出要
 又如霜與雪  奪草木滋茂
 病苦於世間  壞命根色力
 倉庫多崇積  追求極邊際
 常如疾病人  好起瞋恚事
 及冤害讎對  炎熱如空日
 及至死滅時  財命俱散壞
 譬川流不返  如菓葉墮樹
 亦如河中梗  漂沈不自在
 隨業果難停  獨去無伴侶
 此死滅之法  又若磨竭魚
 吞噉無量眾  如金翅食龍
 及獸王搏象  若猛火焰然
 焚燒諸草木

又教示勝軍大王經說。佛言。大王。譬若四方有四山來。堅固精實周普連匝。狀一合成無有缺漏。亦無間隙。是中空界地際一切動植悉歸磨滅。誰有踊躑而可逃避。及以勢力呪禁藥術財物等事而令退轉。佛言。大王。世有四種大怖畏事亦復如是。誰有踊躑而可逃避。及以勢力呪禁藥術財物等事而能退轉。何等為四。謂衰老病死。佛言。大王。一者衰勢來時摧逼興盛。二者老相現時摧逼少壯。三者病苦集時摧逼調適。四者死滅侵時摧逼壽命。此復云何。佛言。大王。亦如師子為眾獸王。色相勇健皆悉具足。爪牙剛利入鹿群中。搏取其鹿隨應所欲。然鹿踊躑入猛獸口無能為也。佛言。大王。死箭射人亦復如是。縱使剛強無能逃越。無歸無救亦無投寄。節節支解血肉枯竭。飢渴熱惱。張口大息手足紛亂。於追求事悉無堪能。涎涕流溢便利不淨。塗污支體餘命漸滅。中有現前隨業緣起。焰魔使者甚可怖畏。趣黑夜分於出入息最後而盡。唯己獨行更無伴侶。奄背此生倏往佗世。奔大險道入大黑暗。涉大曠野趣大稠林。泛大溟海業風飄墮。所向冥寞曾無標記。餘無歸捄餘無投寄。佛言。大王。唯法與法是歸是捄。是所投寄。佛言。大王。此善法者。如寒者得火。如熱者遇涼。渴者飲清冷水。飢者食珍美饌。疾病者遇良醫藥。怖畏者得強力伴。是為歸捄。佛言。大王。此諸善法。有大勢力亦復如是。無歸捄者為作歸捄。無投竄者為作投竄。大王。是故應知。有現無常者現滅盡者。法爾如是。唯死怖畏。佛言。大王。王恃所為悉非善法。所以者何。大王。然此身者從昔已來縱加守護及加瑩飾上妙飲膳恣情飽滿。及命終時未免飢渴逼惱而死。如是身者雖以種種可愛奇文侈服上妙細[疊*毛]。行住坐臥隨意嚴飾。及命終時穢惡不淨要當流出。大王。又此身者雖以澡沐塗香粖香熏香妙花無量嚴飾。及命終時不久臭穢。又此身者后妃婇女眷屬圍繞。種種妓樂歌舞嬉戲。及諸僮僕悅意快然。及命終時未免怖畏及諸苦惱。佛言。大王。至若此身雖處宮殿臺榭樓閣戶牖軒檻。彩繪嚴飾。種種花香及與燈明。屏幛幃幔床座茵褥。燒眾名香散諸妙花。寶瓶香鑪處處行列。及妙珠寶錦綺雜飾玩好之具。及命終時至塚墓間。骨肉毛髮膿血臭穢。屍臥地上都不覺知。佛言。大王。又此身者而常乘御象馬車乘。擊鼓吹貝作大音樂。張妙幰蓋執持扇拂。無量勇健象兵馬兵車兵步兵導從前後。百千官屬城邑人民叉手恭敬。不久要當屍臥車上。眾人荷挽出大城門。父母妻妾兄弟姊妹奴婢僕從作業使人心纏憂惱。頭髮被亂舉手拍頭悲咽哀慟咸歎苦哉。於我無捄無親無主。城邑人民銜悲瞻戀。至塚壙間。或復為諸烏鳶鵰鷲狐狼野干之所食噉。乃至餘骨積薪所焚。或[瘞-(人*人)+(乂*乂)]於地。風雨露末為微塵散擲餘方。佛言。大王。此身幻化終歸壞滅。一切諸行悉是無常。乃至廣說。

論曰。此貪瞋癡等一聚煩惱。至若對治脩習。因是遠離。故寶雲經說。對治貪者。於起貪緣悉能遠離。云何名對治貪及起貪緣對治。貪者若善了知。於起貪緣修不淨觀。云何名不淨觀。謂若於身髮毛爪齒皮膚血肉筋脈骨髓肪膏腦膜汗淚涕唾咽喉心肺肝膽脾腎生臟熟臟屎尿濃汁。菩薩於如是物而起觀察。則愚癡小兒顛狂不善。知是物已猶尚不起貪愛之心。況諸智者。是為菩薩修不淨觀。又如般若經云。復次善現。菩薩摩訶薩修般若波羅蜜多行時。然於此身如實了知。善現。譬若解牛之師及師弟子斷牛命已復用利刀析為四分。若坐若立如實觀察。善現。菩薩摩訶薩修般若波羅蜜多行時。亦復如是。然於此身地界水界火界風界如實觀察。乃至善現。又若耕夫或諸長者。滿治場中有種種穀。所謂菽麥稻梁脂麻芥子等。有明目人分別視之。如實了知彼種種穀。此是菽麥。此是稻梁。此是脂麻芥子等。善現。菩薩摩訶薩修般若波羅蜜多行時。亦復如是。然於此身從頂至足髮毛爪齒種種不淨之所充滿。而菩薩如實觀察是身。唯有髮毛爪齒頭目脂髓肝膽脾腎生臟熟臟眵矃不淨等。乃至若詣塚間觀種種相。謂所棄屍於塚壙間或經一日二日乃至五日。身體膖脹青瘀臭惡皮穿肉潰膿血交流。見是事已。我與此身亦復如是。然此身者法爾如是。本性如是。如是法性曾未解脫。復次善現。菩薩摩訶薩修般若波羅蜜多行時。而於外身修隨所觀。乃至觀所棄屍。於塚壙間或經一日二日乃至七日。為諸鳥獸烏鳶鵰鷲狐狼野干之所食噉。及餘種種螻蟻咂食。見是事已。我與此身亦復如是。然此身者法爾如是。本性如是。如是法性曾未解脫。以要言之。又若觀所棄屍。於塚壙間蛆蟲咂食。不淨臭穢。我與此身亦復如是。餘如上說。乃至復次向悽慘道。觀所棄屍。肉銷骨現筋纏血污。我與此身亦復如是。餘如上說。復次向悽慘道。觀所棄屍。血肉都盡身骨相現。餘筋尚纏。我與此身亦復如是。餘如前說。復次向悽慘道。觀所棄屍。唯有眾骨散擲異方。所謂頭骨足骨腰骨背骨頸骨臂骨等。我與此身亦復如是。餘如前說。乃至復次善現。菩薩摩訶薩修般若波羅蜜多行時。向悽慘道觀所棄屍。唯有骨在風飄雨漬白若珂貝。我與此身亦復如是。餘如上說。復次善現。菩薩摩訶薩修般若波羅蜜多行時。向悽慘道。觀所棄屍。唯有骨在。經多年變異青色。如泥處地碎末為塵。我與此身亦復如是。然此身者法爾如是。本性如是。如是法性曾無解脫。

論曰。以不淨觀對治貪者。則修慈觀對治瞋恚。此乃平等。若不樂觀眾生者。此或於一飲食發生愛樂則於他妙樂悕求稱讚。無不愛樂。慈者度貪欲因緣不著染愛。是義有三種。無盡意經云。謂初發心菩薩修眾生緣慈。已習行菩薩修法緣慈。得無生法忍菩薩修無緣慈。

大乘集菩薩學論卷第十四


【經文資訊】大正藏第 32 冊 No. 1636 大乘集菩薩學論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大正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蕭鎮國大德提供,維習安大德提供之高麗藏 CD 經文,日本 SAT 組織提供,北美某大德提供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回上層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