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卷

大正新脩大藏經 第32冊
No.1635 大乘寶要義論 (10卷)
【宋 法護等譯】
第 9 卷

下一卷
 

大乘寶要義論卷第九

如入楞伽經中。大慧菩薩問如來藏。佛言。大慧。何故汝今問於如來自性明亮清淨本來清淨如是之說。如來具三十二相。在一切有情身中。如無價寶為弊垢衣之所纏覆。蘊處界衣纏覆亦然。彼貪瞋癡不實計執。此之垢染是無常法。是不堅牢。是不究竟。大慧白佛言。世尊。外道所說神我之語。何故不能等比如來藏語。以外道說神我是常。我能造作。離繫自在而永不滅。彼說如是神我之語。佛言。大慧外道我語不可等比如來藏語。大慧。然我所說實際涅槃無生空無相無願等諸句義。如來應供正等正覺。為諸愚者令離無我驚怖之法。故以方便說無分別無所對礙如來藏門。此中亦非未來現在。諸菩薩摩訶薩著我所作。大慧。譬如窰師取土成泥用水及繩并其工具勤力所作成種種器。如來亦復如是。住法無我離分別相。故以種種勝慧方便善巧相應。或說如來藏。或說無我法。以多妙巧文句言詞譬喻而說。以是緣故外道我語不可等比如來藏語。大慧。又我所說如來藏語。但為降伏諸外道輩執我語者。故以方便說如來藏。如是等輩何故意樂墮在無實主宰計執見中。若於三解脫門意樂具足。即能速證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果。以是義故如來應供正等正覺所說如來藏法與外道我語不可等比。是故大慧。為令外道離諸見執。使其當得隨順如來無我藏法。此所宣說。是謂無上成就究竟之法。是謂諸菩薩空無生無二無自性法。是謂甚深之法。若有宣說及受持者。即能普攝一切大乘經中甚深之義。何以故。此甚深法於一切法一切經中攝故。此經又云。大慧。此空無生無二無自性相。普攝一切諸佛及一切經典故。月燈三昧經中。如來說偈云。

 三千大千世界中  我所宣說諸經典
 種種文句皆一義  故復不能周遍說
 乃至一切諸如來  及廣宣說多種法
 於一句中修學已  一切修習得成就
 一切諸法皆空性  若人於義明解了
 此句義中學所成  而諸佛法不難得
 於甚深法能信解  獲得一切勝福生
 諸有世間出世間  辦所作事至成佛

寶授經云。復次妙吉祥。若菩薩經百千劫善修六波羅蜜多具善巧方便。若有人於此正法勤求聽受者。比前福蘊此復倍多。何況以無所求心聽受書寫為他廣說。金剛般若波羅蜜多經云。佛言。須菩提。於汝意云何。殑伽河中所有沙數。彼一一沙為殑伽河。是諸河中所有沙數寧為多不。須菩提。言諸殑伽河尚多無數。何況其沙。佛言。須菩提。我今實言告汝。若善男子善女人。於諸殑伽河中所有沙數如是沙等世界。以七寶滿爾所世界。持用布施諸佛如來。是善男子善女人。以是緣故得福多不。須菩提言。甚多世尊。甚多善逝。佛言。須菩提。若有人於此正法乃至受持一四句偈為他說者。其福勝彼。梵王問經云。仁者。若善男子善女人。於如來所樂修福事者。應當於此正法聽聞信解及受持等即能獲得色相富盛廣多眷屬於法自在。人天之中受諸快樂。舍利子說般若波羅蜜多經云。舍利子白佛言。世尊。若復有人得聞說此般若波羅蜜多。聞已信解者。是人即於菩提得不退。慈氏菩薩言。世尊。若有聞說此般若波羅蜜多聞已信解者。是菩薩即得近佛果位。妙吉祥菩薩言。世尊若有聞說此般若波羅蜜多。聞已信解者。見是菩薩當如佛想一切罪染惡作而悉解除。一切業障皆得清淨。於甚深法能生勝解。如來藏經云。佛言。迦葉。最極十不善業者。所謂一者假使有人緣覺為父而興殺害。是為最極殺生之罪。二者侵奪三寶財物。是為最極不與取罪。三者假使有人阿羅漢為母而生染著。是為最極邪染之罪。四者或有說言我是如來等。是為最極妄語之罪。五者於聖眾所而作離間。是為最極兩舌之罪。六者毀呰聖眾。是為最極惡口之罪。七者於正法欲雜飾為障。是為最極綺語之罪。八者於其正趣正道所有利養起侵奪心。是為最極貪欲之罪。九者稱讚五無間業。是為最極瞋恚之罪。十者起僻惡見。是為最極邪見之罪。迦葉。此等是為十不善業。皆極大罪。迦葉若一有情有如是罪具行十不善業者。如來即為宣說因緣和合之法使令解入。爾時亦無我人有情壽者之想。若能解了此法無作無為如幻之法。離染清淨自性明亮。解一切法本來清淨。於一切法淨信勝解者。我不說彼有情墮於惡趣。何以故。無諸煩惱聚性可得。生已即時一切破散。故知諸煩惱一聚因緣和合所生。生已即滅。若起心遣除。而諸煩惱隨即有生。若如是信解者。彼復何有罪之分位。無處容受故若言有諸罪障而可住者。無有是處。持律優波離尊者問降魔品云。汝諸惡魔云何是苾芻真持律行。魔言。尊者。若苾芻了知一切法畢竟調伏。諸罪本來無前後際。離邊際故。若犯墮罪及餘惡作。而悉解除勿生堅著。以如是法為他開示。彼之所有五無間罪。尚悉蠲除。況復少略破戒垢染。解是法律者。不為客塵煩惱所染。生出離想。知諸煩惱非內非外亦非中間。非離染智能除煩惱。離染之性亦不可遣。智者如實觀諸煩惱。猶如浮雲風飄流散。隨所向方何適何住又諸煩惱如水中月。遍計影像對現其前。又諸煩惱是黑暗境界慧燈光明而能照破。又煩惱賊竊害色相如夜叉羅剎。若深固作意如實觀察。即無所住。又諸煩惱常伺其便。若不深固作意。即煩惱增長於空無相無願智慧法中即不違害。又於如是諸煩惱中。智者以智於彼染著煩惱諸有情所對住其前起悲愍心為說無我無有情法。令其離染。此即是為真實持律。阿闍世王經云。佛言。阿難。我今實言告汝。若有造五無間罪者。得聞如是正法已能生勝解。我不說彼人有業及業障。阿難。以要言之。此所宣說甚深正法。應生勝解廣大稱讚。數於彼彼經中專勤聽受不離善巧方便菩薩應當如是勤行說甚深法。是故慧及方便二法不離。是為菩薩相應正法。維摩詰經云。無方便慧縛。有方便慧解。何謂無方便慧縛。若菩薩於空無相無願法中調伏其心。不以相好莊嚴佛土成熟有情。此即是為無方便慧縛。何謂有方便慧解。若菩薩能以相好莊嚴佛土成熟有情。於空無相無願法中調伏其心。習力勤行而不疲懈。此即是為有方便慧解。何謂無慧方便縛。若菩薩於諸見煩惱生起隨逐有所住著。然復發起一切善根迴向無上菩提。此即是為無慧方便縛。何謂有慧方便解。若菩薩於諸見煩惱生起隨逐斷諸有著。而發起一切善根迴向無上菩提悉無所取。此即是為有慧方便解。此等慧及方便二法和合。當知皆是菩薩之行。云何是菩薩行。所謂非凡夫行。非賢聖行。是菩薩行。在於生死不為染污。在於涅槃不永寂滅。是菩薩行。雖求四諦智亦不非時取證涅槃。是菩薩行。雖觀內空而常思念於三有中示現受生。是菩薩行。雖觀無生而不入正位。是菩薩行。雖攝一切有情而不染著。是菩薩行。雖行於空而常勤求諸相功德。是菩薩行。雖行無作而勤修一切善行獲得輕安。是菩薩行雖修止觀之行而不畢竟墮於寂滅。是菩薩行。雖轉法輪示現大般涅槃而不捨菩薩所行之行。是菩薩行。凡如是等皆是菩薩所行之行。降魔經云。復次所有諸菩薩摩訶薩最上正行。謂即勝慧智增上相應。若方便智即普攝一切善法之行。勝慧智者即無我無人無有情無壽者無儒童等。方便智者即成熟一切有情之行。勝慧智者即遍攝諸法之行。方便智者即正法攝受之行。勝慧智者即一切佛法界無分別行。方便智者即一切佛法尊重供養承事之行。勝慧智者即一切佛剎如虛空行。方便智者即一切佛剎功德莊嚴之具作清淨莊嚴之行。勝慧智者即一切賢聖修無為行。方便智者即於一切師尊所起尊重心。施作種種作用之行。勝慧智者即觀察佛身無漏之行。方便智者即修佛相好之行。勝慧智者即觀察一切行無生無起之行。方便智者即常思惟於三有中示現受生之行。無盡意經云。何等是為菩薩方便。復何等是菩薩勝慧。所謂若入定時起大悲所緣深固之心觀察有情。此即方便若於定中住寂遍寂。此即勝慧。若入定時起大悲心隨順佛道。此即方便。若無所有依止觀察。此即勝慧。若入定時觀察普攝彼一切法。此即方便。若觀法界無所分別。此即勝慧。若入定時佛身莊嚴所作現前。此即方便。若觀察法身分位。此即勝慧。維摩詰經云。佛言。慈氏。菩薩有二相。一者信樂雜句文飾。二者不畏甚深之法。如實解入是為二相。若菩薩信樂尊重雜句文飾者。當知是為初學菩薩。若復於此清淨甚深經典。普攝種種文義差別之門。聽受宣說生勝解者。當知是菩薩久修梵行。復有二法。是即初學菩薩為自毀傷。不於甚深法中調伏其心。一者於昔未聞甚深經典。聞已驚怖生疑亦不隨順。返生輕謗作如是言。我昔未聞此法從何所來。二者於大法器宣說甚深法者。善男子所不樂親近亦不尊重。或時於中密說其過。是為二法。復有二法。菩薩雖信解甚深之法亦自毀傷。不能速證無生法忍。一者輕毀初學菩薩不為攝受。不為決擇復不教誨。二者雖信解甚深之法。而不習學亦不尊重。不行財施法施攝受有情。是為二法。此中應知。若諸有情解入諸佛菩薩大威德力。斯極難得。何等是為菩薩大威德力。維摩詰經云。維摩詰言。大迦葉。所有十方世界現作魔王者。皆是住不可思議解脫菩薩。以善方便成熟有情故現魔相。又十方世界或有菩薩從其求乞手足耳鼻血肉筋骨頭目身分妻子奴婢人民國邑象馬車乘。凡如是等或來求者。皆悉給施。菩薩以如是相故行逼迫。此等皆是住不可思議解脫菩薩。迦葉。譬如龍象蹴踏非驢所堪。凡夫亦復如是不能如是逼迫菩薩。而菩薩者乃能如是逼迫菩薩。

大乘寶要義論卷第九


【經文資訊】大正藏第 32 冊 No. 1635 大乘寶要義論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大正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蕭鎮國大德提供,維習安大德提供之高麗藏 CD 經文,日本 SAT 組織提供,北美某大德提供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回上層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