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卷

大正新脩大藏經 第17冊
No.761 佛說法集經 (6卷)
【元魏 菩提流支譯】
第 6 卷

 

佛說法集經卷第六

◎爾時,大海慧菩薩白佛言:「世尊!世尊!菩薩不應畏諸煩惱。何以故?以有煩惱,隨何處有煩惱,彼處有菩提,斷煩惱者則無菩提。世尊!空及一切煩惱,此二即一,無差別。世尊!菩提及一切煩惱、一切眾生,此等諸法亦即是一,無有差別,但諸毛頭凡夫墮顛倒心,分別我染、我淨。世尊!正行菩薩不斷煩惱、不取淨法,而是菩薩觀諸煩惱門得諸三昧及諸陀羅尼門。是故,世尊!菩薩知諸佛法以煩惱為性,彼如是煩惱隨何等眾生具散亂心、顛倒心,彼毛頭凡夫眾生必入惡道受諸苦惱,諸菩薩如是正觀能得諸佛菩提。是故,世尊!諸菩薩則應修行隨順逆流,不隨順順流。世尊!諸菩薩得解脫者,於涅槃中,非於世間中。何以故?諸菩薩應畏於涅槃,不畏世間,以觀世間得於大悲及證大菩提故。若分別涅槃、厭畏世間,如是菩薩以厭世間故,退於諸佛無上菩提。世尊!諸菩薩於世間眾生成大慈大悲,非於得涅槃涅槃眾生。世尊!所言涅槃,涅槃者,是於寂滅虛妄分別不實之心。世尊!是故,菩薩願見涅槃,應觀虛妄分別寂滅之心,如是之處得於涅槃。世尊!是名勝妙法集。」

爾時,觀世音菩薩白佛言「世尊!菩薩不須修學多法。世尊!菩薩若受持一法、善知一法,餘一切諸佛法自然如在掌中。世尊!何者是一法?所謂大悲。菩薩若行大悲,一切諸佛法如在掌中。世尊!譬如轉輪王所乘輪寶,隨往何處,一切四兵隨順而去。世尊!菩薩摩訶薩亦復如是,乘大悲心隨至何處,彼諸佛法隨順大悲自然而去。世尊!譬如日出朗照萬品,一切眾生作業無難。世尊!菩薩摩訶薩亦復如是,隨於何處大慈悲日照於世間,彼處眾生於一切菩提分法修行則易。世尊!譬如諸根以意為本,悉能隨意取於境界。世尊!菩薩摩訶薩亦復如是,依於大悲住持一切菩提分法,隨諸分中、隨可作事中自然修行。世尊!譬如依彼命根有餘諸根。世尊!菩薩摩訶薩亦復如是,依於大悲有餘一切菩提分法。世尊!是名勝妙法集。」

爾時,堅意菩薩白佛言:「世尊!諸法,直心、深心以為根本。世尊!若菩薩無直心、深心,是菩薩則為遠離諸佛妙法。世尊!成就直心、深心菩薩,若無佛說法,於上虛空及樹木、石壁等中自然出於法聲。世尊!直心、深心菩薩意自能念,聞於法聲,隨順一切諸佛妙法。是故,世尊!菩薩摩訶薩應當修行直心、深心。世尊!如人有足則能遊行。如是,世尊!菩薩摩訶薩亦復如是,有直心,深心,諸佛妙法自然修行。世尊!譬如有人具足上分則有壽命。世尊!菩薩摩訶薩亦復如是,若有直心、深心,如是菩薩則有諸佛菩提。世尊!如人有命則得諸事。世尊!菩薩摩訶薩亦復如是,若菩薩有直心、深心,是菩薩則得成就一切佛法。世尊!譬如有於可然,故有能然;離於可然,則無能然。世尊!菩薩摩訶薩亦復如是,若有直心、深心,則能熾然諸佛妙法;若離直心、深心,則不熾然諸佛妙法。世尊!譬如有雲則能有雨。世尊!菩薩摩訶薩亦復如是,以有直心、深心,則有諸佛法雨。世尊!譬如樹根腐敗則不能生芽葉華果。世尊!菩薩摩訶薩亦復如是,若無直心、深心,則一切諸佛善法不復生長。是故,世尊!菩薩欲得諸佛菩提,應自善取直心、深心,善自守護直心、深心,善自清淨直心、深心。世尊!是名勝妙法集。」

爾時,善護菩薩白佛言:「世尊!菩薩不須守護諸法。世尊!若菩薩但能善護自心,是菩薩善護自心故,則能成就諸佛妙法。世尊!若菩薩守護諸法,是菩薩則不能得無生法忍。世尊!若菩薩不護諸法而入禪定,是菩薩則無過失,亦不違於諸佛、菩薩,則能自心知諸佛法而不護自心。見如是心依因緣生,如是見一切諸法依因緣生;見自心如幻,如是見諸法如幻,而心非內、非外、非二中間可得;如是見一切諸法,見即如心無於色相,不可得示、不可得見,無於形礙,不可執捉、不照、不住,見一切諸法其相如是。若能如是見者,是菩薩則能得於平等之心;以得平等心故,如是菩薩不復更得於法。是菩薩不復住、不復行,不取、不捨及以不求,以不求故而能不取,以不取故而無所著,以不著故而能不染,以是菩薩不染一切法。世尊!是名勝妙法集。」

爾時,虛空菩薩白佛言:「世尊!菩薩不作如是言:『以何等言說能生他人瞋心?』菩薩不作如是言:『以何等言說能生他人惱心?』菩薩不作如是言:『以何等言說能令他人不知?』菩薩不作如是言:『以何等言說無義虛妄?』菩薩不作如是言:『以何等言說能令不生智慧光明?』菩薩不作如是言:『以何等言說能令其心不生歡喜、亦不具足、及以耳聞不生喜樂?』菩薩不作如是言:『以何等言說令破壞二處?』世尊!菩薩不作如是言:『以何等言說令他不能解空?』何以故?世尊!一切言說,彼如是言說最為堅固:『以何等言說令他能知於空?』世尊!若菩薩能知諸法空義,無心、無我,其相不二,遠離二相而不捨一切眾生所作事業,是名菩薩無障礙大悲。若菩薩行無障礙大悲,是菩薩能學諸佛所學;若學諸佛所學,是菩薩能知諸法如虛空;以知諸法如虛空故,是菩薩得虛空藏。是菩薩為欲捨者能捨諸捨,而於捨及慳不生二心;破戒、持戒,忍辱、瞋恨,精進、懈怠,散亂、禪定,愚癡、智慧,不生二想。是菩薩不復求諸佛妙法,不捨諸凡夫惡法。世尊!譬如一切諸水入於大海皆同一味,所謂醎味。世尊!菩薩亦復如是,入於第一義大海,所見一切諸法皆是一味,所謂真解脫味。世尊!譬如日光等照一切眾生。世尊!菩薩智慧亦復如是,等照一切諸法。世尊!一切諸法不違於空。世尊!若菩薩能如是知,是菩薩能於一切法中見真菩提。若菩薩於一切法中見真菩提,是菩薩知所說言音皆是佛語。是菩薩無所著而說於法,是菩薩名為得無障礙樂說辯才。世尊!是名勝妙法集。」

◎爾時,文殊師利菩薩白佛言:「世尊!世尊!世間之人顛倒妄取。若如是言:『依波羅蜜故,菩薩得名。』此則不然。何以故?世尊!依於菩薩,諸波羅蜜得名故。世尊!若依波羅蜜菩薩得名者,亦應依諸眾生名為菩薩,此義不然。何以故?世尊!菩薩生諸波羅蜜、菩薩知諸波羅蜜,以菩薩生諸波羅蜜為諸眾生說。是故,如來常說:『菩薩未曾生法而能生、未曾成法而能成、未曾說法而能說。』世尊!諸波羅蜜不能護菩薩,而菩薩能護諸波羅蜜,是故說菩薩能護諸法。世尊!諸波羅蜜不能住持菩薩,菩薩能住持諸波羅蜜,是故說菩薩能受持法。

「世尊!一切諸法無病,以自體無垢故。世尊!一切諸法不二,以遠離眾生、我身故;一切諸法無心,以遠離可取捨故;一切諸法無意識,以無始發故;一切諸法無來相,以無間故;一切諸法無去,以不動故;一切諸法無死,以無命故;一切諸法不活,以本來不食故;一切諸法無物,以不和合故;一切諸法不減,以法界無差別故;一切諸法不可割截,以無形故;一切諸法如金剛,以實際平等故。

「世尊!知如是諸法,是菩薩能知諸法實體;若知諸法實體,是菩薩能知於空;若能知空,是菩薩不與他諍競;若不與他諍競,是菩薩能住沙門法中;若能住沙門法中,是菩薩則能不住;若能不住,是菩薩於諸漏境界不起於漏;若於諸境界不起於漏,是菩薩能無諸病;若無諸病,是菩薩名為如來;若菩薩得名如來,是菩薩不說二語;若不說二語,是菩薩不捨世間、不取涅槃,唯為一切眾生而說遠離一切分別虛妄煩惱。世尊!是名勝妙法集、不顛倒集、名為空集、無相無願無行不生不滅集、無生法忍集、大乘集、轉大法輪集、大波羅蜜集、諸大地集、一切諸法不顛倒集。

「世尊!諸菩薩依大法集修持受行,或於國土作轉輪王,受持十善業道,能令眾生安住十善業道;或作勝首,教化眾生令得出世間勝事;或作大長者,能令眾生厭世間惡事;或作天帝釋,能令諸天不起放逸;或作梵王,能令眾生住於禪定、四無量等;或作四天王,能令眾生於諸法中不能染心;或作沙門,教化眾生令不聞惡法;或作婆羅門,教化眾生令知寂靜之處,自身寂靜、令諸眷屬亦住寂靜,自身柔軟、令諸眷屬亦得柔軟,具足住於一切處,以得大自在;能作大法師,以能斷一切眾生疑故;於一切處不生怯弱,以一切煩惱盡故。世尊!是名勝妙法集。」

爾時,世尊告文殊師利菩薩摩訶薩:「文殊師利!若有眾生聞說文殊師利如是勝妙法集、及聞諸菩薩勝妙法集、及諸聲聞勝妙法集而能知能信,彼諸眾生深種善根,非於一佛而修供養,非於一佛、二佛而種善根。何以故?文殊師利!諸佛如來甚深菩提,是黠慧者、能知法者深妙境界。

「文殊師利!是妙法門,微少善根眾生不能得聞,假令得聞亦不能信。若菩薩自身能證,是菩薩能信,復有諸善知識護故,是人能信而能受持、能得無生忍。

「文殊師利!離此法行,無有一人成佛。文殊師利!過去恒河沙諸佛如來成佛菩提,彼諸佛行如是法行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文殊師利!若人遠離此法行欲得菩提者,是人如縛虛空,不能得法。離此法行,隨順法忍尚不可得,何況能得無生法忍而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文殊師利!我諸聲聞得俱解脫、得八解脫及四無礙,彼諸聲聞亦不離此法行而得解脫。

「文殊師利!寧聞此深妙法門起謗生於惡道,不能於餘淺法門起信生於善道。何以故?謗此法門者生於地獄,因聞此法門現前得於解脫,非聞餘淺法門生於善道。

「文殊師利!菩薩摩訶薩有四種法聞此法門能生於信。何者為四?所謂是人過去世曾聞此法門、聞已隨喜有大善根、有大善根莊嚴諸善知識、善護成就受持聞慧之行。文殊師利!是名菩薩四種法聞此法門能生於信。

「復次,文殊師利!菩薩更有四種法聞此法門能生於信。何者為四?所謂常思惟正念,常畏諸不善業,常作大菩提願,自性質直柔軟安隱樂修勝行。文殊師利!是名菩薩成就四種法聞此法門能生於信。

「復次,文殊師利!菩薩成就四種法聞此法門不生於謗。何者為四?所謂畢竟成就菩提願、得無生法忍、成就正見、得不退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文殊師利!是名得畢竟成就四種法聞此法門不生於謗。

「文殊師利!菩薩復有四種法聞此法門能生於信。何等為四?所謂成就聞慧、成就般若、成就空、以禪定得大陀羅尼。文殊師利!是名菩薩有四種法聞此法門能生於信。

「文殊師利!菩薩復有四種法聞此法門而能了知。何等為四?所謂成就功德莊嚴、成就聞慧莊嚴、成就智莊嚴、成就諸禪定柔軟心莊嚴。文殊師利!是名菩薩四種法聞此法門而能了知。

「文殊師利!菩薩復有四法聞此法門得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記。何等為四?所謂菩薩見一切色佛色、聞一切法佛法、遠離一切諸求乃至不求佛菩提、不退於大悲。文殊師利!是名菩薩有四種法得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記。

「是故,文殊師利!諸菩薩常應求聞讀誦此經。文殊師利!菩薩願速得菩提,常應勤求聞此法門;菩薩願速得受記,常應勤求聞此法門;菩薩願得斷於業障、願得斷於煩惱障、願得斷於智障,是菩薩常應求聞此經;菩薩願得諸佛如來無上供養,是菩薩常應求聞此經;願得常護妙法,是菩薩常應聞、受持、讀誦此經。文殊師利!若人聞此法門,能信、能忍,不生於謗,文殊師利!我授是人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記。」

爾時,無所發菩薩摩訶薩於頸上脫八千萬阿僧祇寶瓔珞奉散如來,作如是言:「世尊!因此功德,令一切眾生成就諸佛、如來、應、正遍知。」

爾時,彼瓔珞於如來頂上住虛空中,作種種勝妙莊嚴大寶帳而住,四角形量過於天人,妙相莊嚴,彼諸聲聞及一切菩薩、釋提桓因梵天王、四天王未曾見聞,是大寶帳隨如來去而去、隨如來住而住。現如是妙事時,無量諸天人等皆生希有奇特之心,僉於頂上,合掌而住,讚歎如來、瞻仰如來,目不暫瞬。

爾時,無所發菩薩摩訶薩生於歡喜希有之心,偏袒右肩,禮如來足,合掌向佛以偈讚言:

「諸功德眾如來器,  天人眾生唯佛救,
 佛於世間無勝者,  無勝寂靜及平等。
 等心無諂行亦然,  於世以悲牽縛心,
 如空平等心無染,  安樂多人而說法。
 世尊無親、無諸怨,  無有諸憂、無歡喜,
 能救世間如良醫,  於世行慈無分別。
 修羅、天、人、龍、夜叉,  歸依於佛得寂靜,
 佛於三界為最上,  是故今者我歸命。
 善逝有為更無過,  而於寂靜靡功德,
 捨於二道無分別,  已得寂滅行世間。
 寂滅境界不可測,  唯乃十力知如來,
 如地及空不可量,  是故合掌而頂戴。
 不沈不浮大波浪,  不漂不住無上人,
 有海彼岸唯佛到,  無比智海我歸命。
 如蓮處水無能污,  佛行世間法不染,
 更無有能與佛等,  以無等故我歸依。
 如來無法而不知,  以有十力過一切,
 於眾奮迅無與比,  是故名佛勇獨步。
 能受諸佛甘露法,  是故遠離一切畏;
 無上醫師勝應供,  是故歸命大悲者。」

爾時,無所發菩薩摩訶薩白佛言:「世尊!世尊唯知我心,我不為自身供養如來。世尊!我奉瓔珞供養如來及讚歎如來,因此善根功德願令一切眾生得於無上諸佛菩提。世尊!此是我意。」

爾時,世尊熙怡而笑——諸佛如來熙怡而笑必不虛妄。爾時,如來從面門放種種色無量光明,譬如青、黃、赤、白、紅、紫、頗梨、金、銀等無量種色,普照十方無量無邊世界,滅除一切惡趣眾生無量苦惱、生諸天人無量喜樂已,還攝光明,圍繞如來百千萬匝,於如來頂上而沒。

爾時,彼諸大眾見是光明心生歡喜,踊躍安樂,合掌向佛於一面住,而作是念:「如來何因熙怡而笑?」

爾時,阿難從座而起,偏袒右肩,合掌向佛,以偈而問微笑因緣:

「無上第一尊!  世間及天人,
 瞻仰如來住,  疑於喜笑事。
 大師離煩惱,  知法及化人,
 熙怡必不空,  願佛為解說。
 面門放光明,  清淨生喜悅,
 天人及惡道,  光觸身安樂。
 大人放光明,  於其面門出,
 是光為何義?  唯願大慈說。
 齒出勝妙光,  明艶甚鮮白,
 顯現最殊勝,  隱蔽一切光,
 明闇不現,  以是世間喜。
 佛悲何所為?  何人功德起?
 願說慈所為,  除斷我等疑。
 遠離煩惱人,  非無因緣笑,
 妙光出面門,  普照於十方,
 所作已還攝,  入於如來頂。
 此光起佛意,  為表聖心出,
 如電晝在空,  普照而不停。」

爾時,佛告阿難:「阿難!此無所發菩薩摩訶薩於未來世過十二劫,當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佛號大光明如來、應供、正遍知、明行足、善逝、世間解、無上士、調御丈夫、天人師、佛、世尊,劫名諸天讚歎,世界名大歡喜。阿難!彼大光明如來、應供、正遍知壽命住一大劫,彼國眾生壽命十二小劫。阿難!譬如他化自在天所受妙樂,彼佛國土眾生所受妙樂亦復如是。」

爾時,慧命須菩提語無所發菩薩言:「大士!快得善利,如來今日授仁者記,必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無所發菩薩言:「大德須菩提!汝見何法名為成佛?」

須菩提言:「善男子!我不見有法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問曰:「若大德須菩提若不見有法得成佛,何故誑我大士授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記?」

須菩提言:「善男子!如來與仁者授記必得成佛,是故我作此說。」

無所發菩薩言:「大德須菩提!諸佛如來如實知法,是故佛言:『汝當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云何如來如實知法?須菩提!若有菩薩求菩提者,諸佛不與是人授記;若有菩薩不求菩提者,諸佛如來則與授記。諸佛、如來如實知法無授記相,而為眾生種諸善根故,作是記汝當成佛。須菩提!汝見何法而作是言:『大士必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須菩提言:「善男子!諸佛如來依世俗文字而說授記,我諸聲聞隨佛世尊故如是說。」

無所發菩薩言:「大德須菩提!夫文字者,若依世俗名為文字、若於聖人則非文字。何以故?聖人所說皆是真實,世俗言語悉為虛妄。是故,大德須菩提!不應以此世俗邪語聖法中說。大德須菩提!諸菩薩等為護眾生,若聞甚深第一義諦驚怖不信,是故聖人以大悲心捨真實法而說世間虛妄之語,為欲將護毛道凡夫,終不為聖作如是說。若為聖人則說實法,以此實法聖所愛樂。何等名為聖人實法?大德須菩提!聖實法者,菩提之法本性常寂名為真實。如菩提相本性清淨,一切諸法亦如是相,是則名為聖人實法。」

菩提言:「善男子!有四真諦名為實諦。何等為四?苦諦、集諦、滅諦、道諦。」

無所發菩薩言:「大德須菩提!汝不說苦是有為耶?」

須菩提言:「如是,善男子!我常說苦是有為法。」

無所發菩薩言:「大德須菩提!如來常說一切有為皆是虛妄。」

須菩提言:「如是,善男子!如來常說有為之法皆是虛妄。」

無所發菩薩言:「若如是者,汝云何言苦是實諦?大德須菩提!若言苦是有為法者,即是虛妄。」

須菩提言:「善男子!苦是有為,虛妄不實。我說知苦以為實諦。」

無所發菩薩言:「須菩提!若苦是有為,虛妄不實,知彼苦智亦應虛妄,非是真實。」

須菩提言:「善男子!如是如是,知苦智者亦是虛妄。」

所發菩薩言:「大德須菩提!若如是者,云何知苦是聖諦智?」

須菩提言:「善男子!滅諦是無為法。若爾,何故非聖諦?」

無所發菩薩言:「大德須菩提!滅何等法名為滅諦?為即自滅故名為滅?更有所滅稱為滅耶?」

須菩提言:「善男子!有為說者言滅盡諸苦名為滅諦。」

所發菩薩言:「須菩提!汝不說苦是有為,虛妄不實耶?」

須菩提言:「如是,善男子!我向說言:『苦是有為法,虛妄不實。』」

無所發菩薩言:「大德須菩提!若法虛妄不實,是法無滅。若如是者,云何而言滅盡諸苦名為滅諦?」

爾時,慧命須菩提白無所發菩薩摩訶薩言:「善男子!我於大士如是無礙樂說辯才生隨喜心。善男子!願諸眾生皆得是辯才。」

須菩提言:「善男子!何者是諸菩薩摩訶薩實諦證智?」

無所發菩薩言:「須菩提!一切諸法與實諦行不相違背,是故證一切法名證實諦。須菩提!一切諸法從因緣生,能如實知因緣生法名為實諦。一切法空如實知空名實諦,證空者名證實諦;一切諸法不生,證諸法不生名為證實諦。隨何法證於實諦,於彼法中乃至無有一法可取、一法可捨。須菩提!是名諸菩薩摩訶薩證實智。須菩提!言實諦者,即是宣說無分別法。何以故?須菩提!所有分別者皆是邪法。須菩提!汝向所言:『大士快得善利,授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記必得成佛。』須菩提!若人自謂快得善利,佛則不與是人授記;若人遠離快得善利,如是之人佛則授記。若人於得利養不生歡喜、若失利養亦不憂惱,是人授記;若人不離世間而得涅槃,是人授記;若人不捨凡法而證聖道,是人授記;若人聞得記不喜,是人授記。」

須菩提言:「善男子!所向所知,若如是知,其義甚深。」

無所發菩薩言:「須菩提!若人不見有去來,是人則知甚深。」

須菩提言:「此甚深法難可得知。」

無所發菩薩言:「須菩提!若人欲見是甚深,是人則不能見。」

須菩提言:「如是知者,難可了知。」

無所發菩薩言:「須菩提!無修行者亦難了知。」

須菩提言:「善男子!何等眾生於甚深法能生信心?」

無所發菩薩言:「須菩提!若人已曾供養過去無量佛,是人能信。須菩提!若人不能種諸善根、亦不修行供養諸佛,如是之人終不能得聞此法門。」

須菩提言:「善男子!云何得為供養諸佛?」

無所發菩薩言:「若人能住如實修行,是人名為供養諸佛。」

須菩提言:「善男子!云何能住如實修行?」

無所發菩薩言:「若人能為諸眾生發心修行。」

須菩提言:「云何為諸眾生發心修行?」

無所發菩薩言:「若能不捨大慈、大悲。」

須菩提言:「何等名為菩薩大慈?」

無所發菩薩言:「若有菩薩能捨身命及諸善根,施與眾生而不求報恩,是名大慈。」

須菩提言:「何等名為菩薩大悲?」

無所發菩薩言:「若菩薩先與眾生無上菩提,然後自證,是名大悲。」

說此甚深法門時,七萬六千眾生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二百比丘遠離諸漏心得解脫。

爾時,會中有一天子名善思惟,白佛言:「世尊!云何菩薩住佛菩提根本行處?」

佛言:「天子!菩薩若能成就深直之心,發無上意,是名菩提根本住處。」

善思惟天子言:「如是發心諸菩薩等,以何等法而為境界?」

佛言:「若能修行布施境界而不悕求報恩等門、若能修行持戒境界而不分別持戒行門、若能修行忍辱境界而不見盡滅法門、若能修行精進境界而不發起修行等門、常行禪境界而能現見一切法門、修行般若境界而不見彼無戲論門現前、常求聞慧境界而不見於語言等門現前、修行舍摩他境界而見諸法本來清淨寂靜法門、修行毘婆舍那境界而一切法不可見門現前、修行四念處境界而無念無思惟門現前、修行四正勤境界而無所作門現前、修行四如意足境界而斷一切願欲門現前、修行五根境界而過諸根法門現前、修行五力境界而不破壞法門現前、修行七覺分境界而佛菩提門現前、修行八聖道境界為救行邪道眾生故、修行教化眾生境界而無眾生無度脫法門現前、修行斷煩惱境界而見諸法本性離煩惱門現前、修行諸波羅蜜境界而不著於此岸彼岸故、修行世間境界而涅槃門現前、修行涅槃境界而不行諸行門現前、修行生境界而不生不滅門現前、修行陰境界而無煩惱門現前、修行界境界而無差別門現前、修行入境界而聖入門現前、修行聞法境界而寂靜禪定門現前、修行說法境界而無言說門現前、修行成就色相境界而法身門現前、修行轉法輪境界而不轉不說門現前、修行聲聞境界而諸佛法門現前、修行辟支佛境界而行諸菩薩勝行門現前,天子!是名菩薩摩訶薩境界。」

善思惟天子白佛言:「世尊!何等名為諸菩薩行?」

佛言:「天子!自捨己樂,能與一切眾生樂;常在世間而能持戒、多聞,心無放逸;常在涅槃而不捨大悲,涅槃門現前而不求證。為化眾生故,隨順世間行,護諸眾生。能於眾生其心平等,令一切眾生得清淨心,於一切眾生心無差別,所有之物與一切共。為人說法不為飲食,畜清淨物而常知足,常樂空閑,正念思惟,常處大眾說法不懈。入城邑、聚落,慈悲現前,不求讚歎、供養、恭敬,常能遠離世間雜語。凡有言說不違佛法,廣略得所,愛語柔軟,一切身分禮敬三寶,先意問訊。心常愛樂第一義諦,於一切法心無所著,於諸資生心不貪染。常近聖人,遠離非法。愛法如身,重佛如命,愛敬修行猶如身首。於一切衣服、飲食、臥具、湯藥、資生之事得少為足,敬重師長猶如世尊,乃至喪失身命終不捨於菩提之心。初夜、後夜精勤修行,禪定三昧常現在前。如所聞法思惟正觀,以微妙慧求於解脫。若修習清淨無垢濁心,能捨一切所有之物,觀於內身,不隨外身。能捨所施,遠離瞋恚;能滅愚癡,增長般若;能護於戒,不違修行。

「於一切處生柔軟心、於一切處智慧為首,不顛倒心,無垢光明。心常修諸波羅蜜,心不捨精進,常求善根。如所聞法而不忘失,如所聞法而為他說。離諸供養、飲食等心,常護諸根、常在定心、常隨順涅槃心、常不捨世間心,得失、利衰、毀譽、稱譏、苦樂不能動心。

「於一切處生如是心:布施得大富、持戒生天人、忍辱得端政、精進捨煩惱、禪定三昧得心柔軟、修習般若能知世間出世間法、修行四攝無諸過失、修行四無量心無憍慢、修行諦捨滅慧得寂靜調柔、修行禪定得自在心、修習三昧得於深心、修行於諦如實知諸法、修行於定遠離諸見、修行無相得無分別、修行無願得無著心、修行諸波羅蜜得究竟大乘心、修行方便波羅蜜得一切智智處、修行菩薩十地滿足諸菩薩行、親近善知識得一切功德門、敬順和上阿闍梨能得隨順一切諸佛、知自身心得一切種智、習無憍慢得大威勢、恭敬禮拜一切眾生得諸眾生無能見頂、修行種種布施得具足妙相身、隨順諸眾生得具足八十種好、說大乘法得墮自在地、教眾生發菩提心得不退地、說諸法空能斷煩惱及煩惱習、以法布施得四無礙、與眾生念得陀羅尼、令眾生知法得四無礙、與眾生樂說因得無錯謬記、於羸劣眾生起忍辱心得那羅延身、於破戒眾生起忍辱心得諸眾生見者恭敬心、能滅瞋恨心眾生得常定心、勤修精進得速證法修行、以三昧施諸眾生得陰密藏相、施與威儀得一切普莊嚴事、令眾生近善知識得佛、菩薩、聲聞、辟支佛常現在前、捨於欲心常為一切世間所信、捨於瞋心得一切世間之所愛樂、捨慳嫉心得一切名聞利養、能與眾生作依止處得一切世間之所歸依、捨一切供養恭敬讚歎得法喜食得美名聞、施先問訊得清淨言音、施於愛語得梵音聲、施柔軟語得迦陵頻伽聲、遠離瞋恨得諸世間勝妙之身、不誑眾生得悉為一切世間所信、不說他過得不入胎、遠離殺生得壽無量命、遠離劫盜得以虛空而為庫藏、捨所愛事得如意寶手、迴向菩提得無盡資財、遠離邪婬得大丈夫身、遠離妄語得口業密、遠離兩舌得不失菩提心、遠離惡口得一切世間讚歎、遠離綺語得不壞眷屬、遠離貪心得無盡藏、遠離瞋心得與一切眾生而作橋梁、遠離邪見得於正見教化眾生、住於大乘得佛十力、能施一切不求果報得十八不共法、捨諸所著得四無畏。

「天子!若我廣說如是菩薩無量境界、菩薩無量修行者,乃至百千萬億劫不能窮盡。天子!是名菩薩境界修行。天子!若菩薩如是成就境界、如是修行,於得菩提則為不難。」

善思惟天子言:「世尊!云何菩薩名為安隱?」

佛言:「天子!若菩薩常不捨離三昧,而不依三昧生。得三昧已,隨有利益眾生之處彼彼處生。天子!菩薩如是名為安隱。」

善思惟天子言:「世尊!云何菩薩名為寂靜?」

佛言:「天子!若菩薩見一切真如法界實際,是菩薩處於大眾而能寂靜。應如是知,天子!是則名為菩薩寂靜。天子!若菩薩不起二處心,名為菩薩寂靜。」

天子言:「世尊!菩薩云何名為常在三昧?」

佛言:「天子!若菩薩心常不求一切諸事、不見一法可取、不見一法可捨,是菩薩隨所見法悉知空寂,無有真實。天子!菩薩如是,名為常在三昧。」

思惟天子言:「世尊!菩薩云何名為到一切處?」

佛言:「天子!若菩薩能見自身及諸眾生平等空寂,天子!菩薩如是名為到一切處。」

善思惟天子言:「世尊!云何菩薩名為調伏?」

佛言:「天子!若菩薩一切分別所不能動,名為調伏。」

天子言:「云何菩薩名為得滅?」

佛言:「若菩薩不染、不淨,名為得滅。」

善思惟天子言:「世尊!如我解佛所說義者,依止自心而得菩提。世尊!菩薩如是離諸煩惱,如是如是取於佛法。世尊!諸佛法者,無所從來、去無所至。世尊!於諸法中清淨智,名為菩提。」

「天子!菩薩如是隨順忍辱,名為菩提。能如是知,名為一切智者。」

「世尊!若能入如是平等法界,是菩薩名為成就檀波羅蜜;若能如是知得成就平等法界,是菩薩名為成就尸波羅蜜;若能如是知忍平等法界,名為成就忍辱波羅蜜;若能於此法門修行聞、思、修、慧,名為成就毘離耶波羅蜜;若能思惟是法平等法界,名為成就禪波羅蜜;若能了達如是法平等法界,名為般若波羅蜜。世尊!若人能信此法門者,是人名為見法、名為證法、名降伏魔。世尊!若人能說此法門者,是人於如來所轉法輪而得隨轉。世尊!若人能得此法門者,是人名得最上妙法。」

爾時,世尊於善思惟天子所說法門讚言:「善哉,善哉。天子!如是如是,如汝所說。天子!一切諸佛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藏皆悉在此法門中攝。天子!一切諸佛所有意趣於此法門皆已示現。天子!若人聞此法門者,當知是菩薩快得善利。天子!若人手執此法門者,當知是菩薩得大法藏。天子!若人攝受此法門者,當知是菩薩名為可信者、名為受持如來密藏者、名為以最上供養供養如來者、名為攝受如來法門者。天子!若人聞此法門、聞已能信者,當知是菩薩名為報如來恩。天子!若人信此法門者,當知是菩薩於十方界無有闇障。」

爾時,世尊告一切大眾唱如是言:「誰能於未來世護持此法門?」

爾時,無所發菩薩即從座起,偏袒右肩,右膝著地,合掌向佛而作是言:「世尊!我當能於未來世護持此法門。世尊!若菩薩有所發者,不能護持此法。是故,我不發、不起、不受,於一切眾生平等心,能護持此甚深無生法忍法門。我遠離飲食心,不求一切供養、恭敬、讚歎。何以故?世尊!若依供養、恭敬者,不能護持此法。世尊!於如來滅後,若有人聞此法能受、能持、能書寫、能讀誦,書寫已乃至受持經卷者,當知皆是無所發菩薩威神力故。」

爾時,世尊讚無所發菩薩言:「善哉,善哉。善男子!若有如是心者,是人則能護持妙法。」

觀世音菩薩言:「世尊!若人不斷大悲,是人則能護持妙法。是故,我今依大悲心護持此法門。」

彌勒菩薩言:「世尊!若人有大慈心,是人能攝受妙法。何以故?若人多瞋恚,是人不能攝受妙法。是故,我依慈心流通此法門。」

者愛樂菩薩言:「世尊!若菩薩眾生見者無厭,是人則能護持妙法。世尊!是故,我於一切眾生不起瞋心,護持此法門。」

導師菩薩言:「世尊!若菩薩為一切眾生起心:『我拔一切眾生苦。』若一切眾生欲聚集佛菩提、欲度一切眾生,是菩薩能受持此法門。是故,世尊!我為一切眾生成佛菩提。世尊!我先度一切眾生然後自度,而不見能度可度者、亦不見度眾生法。是故,世尊!我畢竟起如是心護持此法門。」

文殊師利菩薩言:「世尊!世間人顛倒,若人生如是心:『我護持妙法。』即是顛倒。何以故?世尊!菩薩調柔自身、寂靜自身,是菩薩自調柔、自寂靜實法身即是護持妙法。是故,世尊!我自身柔軟、自身寂靜、自身法身即護持妙法。」

爾時,世尊讚彼護持妙法菩薩言:「善哉,善哉。善男子!汝真是大士。汝今能安樂一切眾生故,護持妙法。護法菩薩正應如是。何以故?此是諸菩薩最妙勝業,所謂護持妙法。善男子!是諸法相應法集法門,若菩薩受持、讀誦、修行,是菩薩於諸佛所得光明現前,一切諸佛身不生、不滅;於法中得大光明現前,知一切法非作、非有為;於僧中得光明現前,如來弟子僧無我、無我所;於菩薩修持戒得光明現前,菩薩於諸學中大悲為根本;得樂說光明現前,一切語言樂說以無生為體。善男子!是法門多行於娑伽羅龍王世界、多行帝釋住處、多行於阿那波達多龍王住處,然後行於閻浮提中。雖行閻浮提,常於諸佛所護眾生中行、於直心不諂曲心眾生中行、於能信深法者,常在如是眾生心手中行。」

如來說此法門時,無所發菩薩、奮迅慧菩薩及彼諸菩薩摩訶薩,及大聲聞,天、龍、夜叉、乾闥婆、阿修羅、迦樓羅、緊那羅、摩睺羅伽、人非人等,一切大眾聞說此法門歡喜奉行。

佛說法集經卷第六


【經文資訊】大正藏第 17 冊 No. 0761 佛說法集經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大正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蕭鎮國大德提供,維習安大德提供之高麗藏 CD 經文,北美某大德提供,毛佩君、廖予安、廖予慈大德提供新式標點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回上層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