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卷

大正新脩大藏經 第17冊
No.761 佛說法集經 (6卷)
【元魏 菩提流支譯】
第 5 卷

下一卷
 

佛說法集經卷第五

◎爾時,慧命大目揵連白佛言:「世尊!若菩薩作是思惟:『我能說法集。』如是菩薩則不能說。何以故?有我見者生如是心:『我能說法,彼人聽法。』若人遠離我相,是人不見我能說法、他能聞法,不見彼二、非不見二。世尊!一切有法皆非實有,隨何等法生分別心謂是實有,當知是法虛妄無實。諸菩薩等於彼法中不生分別是法實有。何以故?不生分別謂是實有。菩薩摩訶薩知一切法虛妄不實,猶如幻人有所言說。世尊!夫虛妄者,實無而似有,如是之法隨順於空,不違因緣,隨順不生、不滅。是人不違空法及諸因緣,隨順不生、不滅,捨離種種分別,斷我、我見,遠離一切邪見。諸菩薩摩訶薩知諸法虛妄,而能隨順世間說名為有。若能如是說虛妄法令他人知,是名法集能說者。說何等法以為法集?說一切法法皆一相,如是法集是名微妙法集。世尊!我今所說法集,為得隨順如來所說法集不耶?」

言:「如是,目揵連!汝之所說隨順佛意。」

爾時,慧命富樓那彌多羅尼子白佛言:「世尊!世尊!若人為求福故說於法集,是人所說則為可呵。何以故?以著我故。若著我、我所相,是人所作罪行、福行、不動行,不離邪見所作事,當知是人不能自利亦不利他。

「世尊!若人不能知如是法集,是人不起罪行、福行及不動行。若人能知法集,是人不集五陰、亦非不集,不集十八界、亦非不集,不集十二入、亦非不集,是人不取眾生、亦非不取,法亦非不取,不取實、亦不取虛,不取境界、亦不離境界,是人不取貪瞋癡、亦不離貪瞋癡,不取世間、不取涅槃,不取諍訟、亦不取默然,不取空、亦不取邪見,不取無相、亦不取覺觀,不取無願、亦非不取,不取諸佛法、亦不取凡夫法,不取法、亦不取非法,不取聖僧、亦不取外道僧。

「世尊!菩薩摩訶薩知一切法,不求究竟處。何以故?是菩薩知一切法無非究竟故。是菩薩不求解脫,一切諸法本性寂滅,無非解脫。是菩薩不樂一法、亦不厭一法。是菩薩知諸佛法非是自法、亦非他法。不取一法、不捨一法,若有取捨則為可呵;不行、不住,若有行住是亦可呵;不喜、不憂,若有憂喜是亦可呵。

「世尊!如是所說名為法集。世尊!我今所說法集,為得隨順如來所說不耶?」

佛言:「富樓那!汝之所說隨順佛意。」

爾時,慧命摩訶迦旃延白佛言:「世尊!若人有法相、非法相,依此二相說法者,是人名為住無明中。何以故?若人見非法如實見則是真法。世尊!若菩薩如實見非法,即是真如。世尊!夫真法者,無所從來、無所至去,法不依人。世尊!法於人不遠、不近,法於處所亦無遠近。世尊!法無是念:『我於上眾生行、於下中眾生不行,於下中眾生行、於上眾生不行。』世尊!法非相得名、亦非非相得名。何以故?世尊!聖人見所有相者皆是縛、非相者亦是縛。世尊!法非離、亦非修行。世尊!能知法者,遠離離、修行。世尊!法不與他、亦不自取,而隨所欲利益不同,以無作者故。世尊!法於諸佛不生親想、毛道凡夫不起怨心,世尊!以無分別戲論想故。世尊!法不近佛、不遠凡夫,而隨所行得法不同。世尊!如是之法是名法集。世尊!我所說法集,為得隨順如來所說法集不耶?」

佛言:「摩訶迦旃延!汝之所說隨順佛意。」

爾時,慧命大迦葉白佛言:「世尊!若人求於寂靜而說法集,如是之人則無法集。世尊!一切諸法不離寂靜,以無二故。夫二法者不知於二,以其遠離心、意、意識智故;一法者亦不求二,以其遠離求欲法故;一法者亦不二,以無所造作故。復次,世尊!夫寂靜者則不二法;不二法者,不離諸法。世尊!一切諸法不二相,以自性空故,自性無相、自性無願、自性無行,自性不生、不滅,非清淨相而亦可得、亦非不淨相而是可得,非慳者得、非能施者得,非破戒者得、非持戒者得,非瞋恨者得、非忍辱者得,非懈怠者得、非精進者得,非散亂者得、非禪定者得,非愚癡者得、非智慧者得。若能如是不得諸法,是則名為真實得法。若於諸法有所得者則不能得、有所行境界者則不能得,心行境界者、行二法者、見所有法者、依止法者、求證法者、離煩惱者、求究竟者、見佛者、見法僧者、見世間者、見涅槃者,則不能得如是境界。

「復次,世尊!若人求法者,於一切法應無所求。世尊!於一切法無所求者,名真求法。世尊!正見菩薩不見於法及以非法,而於諸法如是思惟:『遠離我所心無所著,名為真法;若遠離虛妄不實,名為真法;若遠離一切求,名為真法;若知一切法離戲論,名為真法。』若有菩薩能如是說,是則名為真實法集。世尊!我今所說妙法集,為得隨順如來法集不耶?」

佛言:「迦葉!汝之所說隨順佛意。」

爾時,慧命須菩提白佛言:「世尊!夫言法者,名為不諍。若能不諍,是人有法。世尊!眼之與色無有諍競;耳、聲,鼻、香,舌、味,身、觸,意、法亦無所諍,是名為法。又,云何眼、色二法無所諍競?以不和合故、以此二法不相到故。耳、聲,鼻、香,舌、味,身、觸,意、法,亦不和合、不相到故。夫不到、不合法皆無違諍。世尊!法無有二,是故法不諍。世尊!諸法無二,各不相知,不知不分別、離種種分別,不生、不滅,不增、不減,不樂、不厭,不住世間、不住涅槃。夫真法者,不言人能得法、法為人得。世尊!諸法不厭、不樂,不染、不淨。世尊!若人言我知、我覺、我說,如是之言皆是虛妄分別十二入法。世尊!而此諸入無如是心:『我能分別。』若人能知如是之法,當知是人不與物諍;若能不與物諍,是人隨順沙門道法;若能隨順沙門行法,是人不去、不來,不行、不住,不進、不退,見諸法則法行、見諸法則解脫行、見諸法則法界、見諸法則究竟,而不見有究竟之者。諸所見法唯是名字、唯是虛假、唯是幻偽,若能如是見虛假不實,如是等人名為見法。

「世尊!見法者名為見佛,見非法名為見佛,見佛者名見諸眾生,見非眾生名見因緣,見非因緣名為見空,見非空名為不見。世尊!是名正見諸法。世尊!若能如是正見諸法,當知是人能隨佛意、隨順於法、隨順於僧。

「世尊!若諸菩薩得如是等無諍法忍,尚不與彼諸魔共諍,況復與其同行菩薩而生違諍?若與違諍,無有是處。何以故?是菩薩見一切語言皆能成就我行,是故不應與彼諍訟。以無諍訟故,菩薩畢竟得無諍法。以畢竟得無諍法故,是菩薩名為得一切畢竟法、於一切法中得平等。如見自身平等,見一切法亦復如是,平等住、平等忍,是故名為得畢竟。諸法平等,無所去、無所來,是故名為得畢竟。世尊!菩薩如是得諸法畢竟,如是菩薩所有言說皆是法集,悉與眾生安隱樂。」

須菩提白佛言:「世尊!我今所說法集,為得隨順如來法集不耶?」

佛言:「須菩提!汝之所說隨順佛意。須菩提!汝今說是法集時,五千天子遠塵離垢於諸法中得法眼淨,五千天子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須菩提!若有菩薩聞汝所說微妙法集,是菩薩即知自身到大法海、即知此身為不空過,必得妙樂。須菩提!是名諸佛如來第一法集。」

爾時,慧命阿那律白佛言:「世尊!一切法文字名為法集。何以故?文字之性無有盡相,無盡相者則是文字。世尊!我說言語唯是文字。世尊!夫文字者,不從自身出、不從他身出。是諸名字不作是念:『我出音聲。』世尊!諸文字者,不增、不減。

「世尊!菩薩知諸文字與一切法其性平等。世尊!菩薩若能如是畢竟知諸法音聲,是故菩薩不為音聲之所障礙,諸有所聞一切音聲皆是佛聲、皆是空聲、是無相聲、是無願聲、是法界聲、是實際聲。是菩薩無有一法能為障礙一切智,是菩薩不見有法離佛菩提。是菩薩見一切法悉無障礙,能見諸法同佛菩提不相違背。是菩薩不見諸法有進有退,是菩薩不見諸法而常利益一切眾生。

「菩薩如是於諸法中得畢竟忍,得是忍故,成就甚深樂說辯才。何者是甚深樂說辯才?隨諸菩薩所有辯才,聲聞、辟支佛不能測量。

「是菩薩得安隱樂說辯才——安隱辯才者,隨以辯才能令與一切眾生得安隱樂。

「得應說辯才——應說辯才者,隨諸眾生所應聞法稱彼根性廣略說法,是名應說辯才。

「又得捷疾辯才——捷疾辯才者,隨以辯才言辭速疾教化一切眾生。

「又得聰利辯才——聰利辯才者,隨諸眾生上根利智為其說法,令得利疾解脫。

「又得共上樂說辯才——共上辯才者,所有說法上與佛同。

「又,增長辯才——增長辯才者,隨以辯才說一字句能生百千萬億上上辯才。

「得輕樂說辯才。何者是輕樂說辯才?隨何等辯才知相貌而說法。

「又得愛樂辯才——愛樂辯才者,隨以辯才令聞法者無有厭足。

「又得調順辯才——調順辯才者,所有辯才不違佛意。

「又得柔軟辯才——柔軟辯才者,所有辯才不生憍慢,無放逸心。

「又得寂靜辯才——寂靜辯才者,隨以辯才能令自他寂靜。

「又得隨順音聲辯才——隨順音聲辯才者,隨以辯才教化眾生入聲聞乘。

「又得遠離辯才——遠離辯才者,隨以辯才教化眾生令得辟支佛乘。

「又得最勝辯才——最勝辯才者,隨以辯才說辯才,隨何等辯才教化眾生令入大乘。

「又得不共辯才——不共辯才者,隨以辯才能說十力、四無畏、十八不共法。

「又得寂滅辯才——寂滅辯才者,隨以辯才能說諸菩提分法。

「又得無譏嫌辯才——無譏嫌辯才者,隨以辯才令眾生歡喜信樂。

「又得諸力辯才——諸力辯才者,隨以辯才悉能降伏一切眾魔、外道邪論。

「又得善說辯才——善說辯才者,所有辯才為四眾說法不生畏懼。

「世尊!如是名妙法集。世尊!我今所說法集,為得隨順如來所說不耶?」

佛言:「阿那律!汝之所說隨順佛意。」

爾時,慧命羅睺羅白佛言:「世尊!菩薩欲說法集應當推求受持法者。何以故?從受持者而得於法,是故應求。唯以專心求法為最。何以故?由於重法而能得法,不由重食得正法利;知捨身命必有來果,非於所觀而得其報;常求靜處,不樂憒閙,近安隱者、非破戒者,近恭敬者、非憍慢者,近安樂行者、非剛獷者,近柔軟心者、非堅鞕者,近寂靜心者、非著心者,近發露罪者、非覆藏惡者,近樂一切施者、非慳嫉者,近持戒者、非破戒者,近忍辱者、非瞋恨者,近精進者、非懈怠者,近禪定者、非散心者,近智慧者、非愚癡者,近多聞者、非少聞者,近正念者、非邪念者,近修善業者、非行惡業者,近愛樂佛法者、非樂世法者,近樂空者、非於邪見退沒者,近持戒者、非自歸者。

「復次,世尊!若人能持戒,是人則有法。何者是戒?世尊!一切諸戒悉皆攝在三種戒中。何等為三?所謂增上戒、增上定、增上慧。世尊!若菩薩能於此三種戒中學者,當知是人已於一切大乘戒中學。

「世尊!何者是菩薩摩訶薩增上戒?世尊!菩薩能持波羅提木叉戒而不以波羅提木叉戒為清淨,以依修持菩薩戒;菩薩成就諸威儀境界,而不以威儀為清淨,以住菩薩威儀境界故;乃至小罪心懷怖懼,以依菩薩智慧故。何者是菩薩智慧?謂菩薩如實知一切法,以其不畏諸業煩惱故,是名菩薩智慧。何者是菩薩境界?所謂為空,非是種種分別境界。知平等戒以學於戒、知空平等而學於戒,是故言知空平等而學於戒。知無相平等、知無願平等、知無行平等、知無生無滅平等而學於戒,是故言知平等而學於戒。復次,世尊!菩薩作是念:『我今以此波羅提木叉戒令一切眾生受持。』是名菩薩增上戒學。

「世尊!何者是菩薩增上定學?所謂修習四禪、四空、三摩跋提。菩薩又作是念:『我今以此增上定學成就一切眾生。』是名菩薩增上定學。

「何者是菩薩增上慧學?所謂菩薩學十八空。菩薩又作是念:『我今以此十八空法令諸眾生皆悉知見。』是名菩薩增上慧學。

「世尊!菩薩此三種學悉能攝取一切諸學。

「復次,世尊!若有菩薩能護眾生,如是菩薩能持淨戒;若持淨戒而不著持戒,如是菩薩依彼持戒滿足一切諸眾生心。世尊!出家持戒菩薩於一切物不生愛著;寂靜持戒菩薩於一切言語不生樂心;宴坐持戒菩薩於一切所說音聲不生樂心;禪定持戒菩薩於一切境界不生樂心;解脫持戒菩薩於一切生處不生樂心;聞法持戒菩薩於世間所說不生樂心;說法持戒菩薩乃至往詣百千萬億由旬說法而不疲倦;護法持戒菩薩於一切惱害、逼切事中不生疲倦;菩提心持戒菩薩諸所修行悉為安樂一切眾生,不為自身;深心持戒菩薩欲令一切眾生先得菩提,不求自證;增上深心持戒菩薩於利他事多生歡喜,不於己利而生喜心;修行持戒菩薩為一一菩提分法於無量劫精勤修行,能成彼法而不疲倦;布施持戒菩薩乃至能捨頭、目、髓、腦利益眾生;尸羅持戒菩薩不捨破戒眾生;忍辱持戒菩薩不畏一切諸魔擾亂;精進持戒菩薩為諸眾生修習菩提而不疲倦;禪定持戒菩薩於一切音聲及一切所作事不生染著;般若持戒菩薩見一切法其性平等,如菩提相;空行持戒菩薩不行世間行;大悲持戒菩薩不入涅槃。

「世尊!如是持戒名為法集。世尊!我今所說法集,為得隨順如來所說不耶?」

佛言:「羅睺羅!汝之所說隨順佛意。」

爾時,慧命優婆離白佛言:「世尊!若菩薩自遠離煩惱,亦令眾生遠離煩惱、所有眾生界、法界、貪瞋癡界。菩薩作是念:『乃至眾生界盡、法界盡、貪瞋癡界盡,於爾所時教化眾生而不疲倦。』菩薩又作是念:『一切諸法本性寂滅,而諸眾生不覺不知。』何以故?諸法空寂,彼處不行——所謂一切邪見及諸諍訟皆悉不行;一切法無相滅,彼處一切覺觀、思惟、等心皆悉不行;一切法無願滅,彼處一切所求願欲等法皆悉不行;一切法無我滅,彼處一切所著皆悉不行;一切法無眾生滅,彼處一切種種皆悉不行;一切法無命滅,彼處一切生死皆悉不行;一切法實諦滅,彼處一切虛妄皆悉不行;一切法因緣集滅,彼處一切壽者皆悉不行;一切法四念處滅,彼處一切諸念、諸行皆悉不行;一切法四正勤滅,彼處一切諸法無取、無捨不行;一切法四如意足滅,彼處無去、無來不行;一切法五根滅,彼處一切高下不行;一切法五力滅,彼處一切降伏不行;一切法七覺分滅,彼處一切闇相不行;一切法八聖道滅,彼處惡業、邪思惟皆悉不行;一切法十力滅,彼處一切習氣不行;一切法四無畏滅,彼處一切驚怖畏懼不行;一切法十八不共法滅,彼處一切功用行不行;一切法智慧滅,彼處一切無明不行;一切法無作者滅,彼處一切行不行;一切法無念滅,彼處一切智識不行;一切法無覺滅,彼處一切名色不行;一切法無依滅,彼處一切六入不行;一切法不盡滅,彼處一切觸不行;一切法不智滅,彼處一切受不行;一切法無我滅,彼處一切愛不行;一切法無所取滅,彼處一切取不行;一切法無身滅,彼處一切有不行;一切法不滅,彼處一切生不行;一切諸法堅固滅,彼處一切老不行;一切法不盡滅,彼處一切死不行。

「世尊!是名諸菩薩無障礙智門。菩薩住此無障礙智門,一切諸魔不能降伏、外道論師不能破壞,知一切煩惱不能染污、一切諸佛常共讚歎、一切諸天之所歸敬。世尊!菩薩摩訶薩能到如是畢竟智門,名為得大法藏、名為不貧窮、名為守護諸佛、如來密藏、名為諸佛如來所可信者、名為所應作已作、所應辦已辦、名為逮得己利,猶如大海不可測量、如須彌山不可傾動。

「世尊!如是名為勝妙法集。世尊!我今所說法集,為得隨順如來所說不耶?」

佛言:「優波離!汝今所說隨順佛意。優波離!諸菩薩摩訶薩依此法集而修行者,能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爾時,慧命阿難白佛言:「世尊!諸菩薩護持妙法,於諸業中最為殊勝。世尊!菩薩若能修行護持妙法,隨順菩提及諸佛如來。何以故?諸佛如來尊重法故。世尊!云何是護持妙法?所謂菩薩能說諸佛一切甚深修多羅,能讀、能誦、思惟、修習,是名菩薩護持妙法。

「復次,世尊!若菩薩攝受修行,名為護持妙法。世尊!何者是菩薩攝受修行?世尊!諸菩薩等所有身業、口業、意業皆為利益一切眾生,大悲為首、大慈增上,加護眾生得安隱樂。護法菩薩如是深心作是思惟:『隨以何行能與眾生安隱樂事,我應修行如是等行。』是故則成五陰中觀,雖作此觀而能不求捨離五陰。觀界如毒蛇以修於行,而心不求捨十八界;觀入如空聚落以修於行,而心不求捨十二入;如是,觀色如聚沫以修於行,而心不捨成就諸佛如來色身莊嚴;觀受如泡以修於行,而心不捨成就諸佛如來禪定三昧、三摩跋提、諸佛妙樂;觀想如陽焰以修於行,而心不捨成就諸佛如來智慧修行;觀行如芭蕉以修於行,而心不捨成就諸佛如來妙法修行;觀識如幻以修於行,而心不捨成就智慧為首,身、口、意業清淨修行。修行布施不求果報,修行持戒救破戒眾生,修行忍辱能調伏眾生,修行精進成就一切善法,修行禪定成就身心柔軟,修行般若照了一切法相,修行四念處則身心無垢,修行四正勤得無障礙智,修行五根能成進趣行,修行五力則不退菩提,修行七覺分則無疑網,修行八正道則無過失,修行四梵行得如意自在。

「復次,世尊!若菩薩知空則能攝受妙法。又,空者,名無戲論。世尊!有戲論者則無攝受妙法。世尊!若知空無相,是人名為攝受妙法;若取相者,則為無有攝受妙法。世尊!以諸法空無相故則無有願,無有願者則能攝受妙法;依止願者則無攝受妙法。

「世尊!見諸法者則無攝受妙法,依止我、我所者則無攝受妙法,有憍慢者則無攝受妙法,依供養、恭敬、讚歎者則無攝受妙法,依嫉妬、慳悋者則無攝受妙法,著欲害、瞋恚者則無攝受妙法。世尊!攝受妙法者,以菩薩於眾生不生差別相、於法不生差別相故。世尊!如是,菩薩攝受妙法。

「世尊!菩薩見諸法不生、不滅,是名菩薩攝受妙法;菩薩見諸眾生不去、不來,是名菩薩攝受妙法;見自身不染、不淨,是名菩薩攝受妙法;於諸佛法不樂、於外道法不厭,是名菩薩攝受妙法;受持八萬四千法藏而不起法相之心,是名菩薩攝受妙法;不共一切煩惱、隨煩惱及住一切惡不善法而不起非法相,是名菩薩攝受妙法;得解脫心而不起心:『我得解脫。』是名菩薩攝受妙法;於一切諸佛作弟子之業,而不起身、口、意心以修於行,是名菩薩攝受妙法;於一切法皆悉自在,而不起法、非法想,是名菩薩攝受妙法;於一切諸法不取、不捨而修於行,是名菩薩攝受妙法;不為得法、亦不為證而修於行,是名菩薩攝受妙法;於一切物中不生著心,是名菩薩攝受妙法;若菩薩起非凡夫、非學人、非羅漢心,無所依止而斷貪、瞋、癡結,是名菩薩攝受妙法;若菩薩於菩提得受記莂而不求佛菩提,是名菩薩攝受妙法;若菩薩詣道場時,於一切處皆見道場,是名菩薩攝受妙法;若能降伏諸魔而不見諸魔及魔眷屬,是名菩薩攝受妙法;若能成佛菩提而不證先所無法,是名菩薩攝受妙法;若能轉大法輪而不成眾生、不壞眾生,是名菩薩攝受妙法;若能降伏諸魔外道而不鬪諍,是名菩薩攝受妙法;若能生而非新生而非故生,是名菩薩攝受妙法;若能死而不盡,是名菩薩攝受妙法;若能超過三界而無去處,是名菩薩攝受妙法;若能離諸言語、音聲而無言語,是名菩薩攝受妙法;若能於一切法不貪、於一切法不厭,是名菩薩攝受妙法。

「世尊!是名勝妙法集。世尊!我今所說法集,隨順如來所說法集不耶?」

佛言:「阿難!汝所說法集深得我意。」

阿難說是妙法集時,八萬天子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三萬二千菩薩得無生法忍,五百比丘遠離諸漏心得解脫。

爾時,彌勒菩薩摩訶薩白佛言:「世尊!世尊!譬如捨於糠糟,取於米實。世尊!菩薩亦復如是,捨於非法、取於正法。又,菩薩捨於慳貪、取於布施,捨於破戒、取於持戒,捨於瞋恨、取於忍辱,捨於懈怠、取於精進,捨於散亂、取於禪定,捨於愚癡、取於般若,是名勝妙法集。

「復次,世尊!有所求者則是非法;若不求者則是不取;若不取者則是不護;若不護者則是不染;若不染者則是不諍;若不諍者則是不悋;若不悋者則是不損;若不損者則是不行;若不行者則不退轉;若菩薩不退轉者,是菩薩諸佛如來為授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記。世尊!是名為法、是名勝妙法集。

「復次,世尊!若菩薩生如是心:『我不退轉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是菩薩諸佛如來則不與授記。何以故?世尊!一切煩惱以求為根本。世尊!遠離諸求名為離煩惱,以離煩惱故,諸佛如來為其授記。

「復次,世尊!菩薩作是思惟:『受記者是世間虛妄言說。何以故?受記之人是無、能授記者亦無,若俱無者,何處受記?』唯然,世尊!大悲隨順世間有是言說。若菩薩能知如是諸法,是名菩薩受記。世尊!譬如幻師為幻授記,而彼幻化者無如是心:『我受記、我成正覺。』世尊!菩薩亦復如是,如彼幻化無分別心。而菩薩作是思惟:『菩提非可證相、亦非可捨相;菩提非是生相、亦非滅相;菩提非是身證、亦非心證;菩提不在內、亦不在外、亦非中間;菩提無如是心:「我是菩提,菩薩能證於我。」』世尊!是名勝妙法集。

「復次,世尊!菩薩於歡喜地中不慚愧、不憂惱,於離垢地中不增、不減,於明地中不闇、不明,於焰地中不取、不捨,於難勝地中無勝、無負,於現前地中不自覺、不因他覺,於遠行地中不去、不住,於不動地中不動、不分別,於善慧地中不成、亦不欲成,於法雲地中不自覺、亦不他覺,於佛地中能作一切事而亦不作一切事。是故,如來自然無戲論。世尊!是名菩薩摩訶薩勝妙法集。

「世尊!菩薩如是至隨順智,於所說法中而得自在。云何說法自在?於一切言語不著故。又得清淨自在。云何清淨自在?於一切處不染故。又得樂說自在。云何樂說自在?謂依一法字句不暫休息,於百千萬劫說不可盡故。又得智自在。云何智自在?於一一法字句能說為百千萬法門故。又得生自在。云何生自在?隨所隨所利益眾生之處於彼彼處生故。又得三昧自在。云何三昧自在?於念念中,若欲入三昧即能入三昧故。又得住持自在。云何住持自在?隨所隨所住持加故——所謂若麞鹿、若鳥獸、若草木、若石壁——能說諸佛妙法故。又得眷屬自在。云何眷屬自在?得無量眷屬、不可壞眷屬故。又得見自在。云何見自在?謂見妙色故。又得聞自在。云何聞自在?謂聞妙聲故。又得鼻自在。云何鼻自在?所聞一切香唯是妙法香故。又得舌自在。云何舌自在?謂食法味、不食食味故。又得身自在。云何身自在?得成就法身、非食身故。又得心自在。云何心自在?乃至蚊、虻、蟻子知行、知心故。世尊!是名勝妙法集。」

爾時,見者愛樂菩薩白佛言:「世尊!世尊!菩薩如是如是行,以是等行,眾生見者即生歡喜。何以故?世尊!菩薩餘無所作,唯教化眾生。世尊!是名菩薩根本勝妙法集。

「世尊!是故菩薩應當修學樂法之行。世尊!何者為愛樂法?菩薩有四種愛樂法。何者為四?所謂不求果報而施一切眾生平等之心、以愛語防護一切眾生惡行、利益成就、愛一切眾生猶如自身以同事故。世尊!是名菩薩四種愛樂法,為一切眾生之所愛樂。

「復次,菩薩摩訶薩有四種法能作愛樂事。何者為四?謂多聞慧,以無憍慢心故;說法忘相,以離供饍心故;於彼尊者生於尊重,以求智慧故;發行精進,以教化一切眾生故,是名菩薩四種法能作愛樂事。

「復次,菩薩有四種法能作愛樂事。何等為四?所謂成就淨戒,以法施施故;成就知足,以寂靜處住故;以住閑默處故,得於禪定;善住城邑聚落,以不破諸威儀境界故。是名菩薩四種法能作愛樂事。

「復有四法,所謂:實語者以樂說故、法語者以說空故、忍辱語者以平等心故、寂滅語者以護諸根故,是名菩薩四法能作愛樂事。

「復次,菩薩有四種法能作愛樂事。何者為四?所謂先意問訊,以善語故;其意易滿,以隨得少事而知足故;成就不諂曲,以如語如說行故;無欺詐稠林行,以不誑一切眾生故。是名菩薩四種法能作愛樂事。

「復次,菩薩有四種法能作愛樂事。何者為四?所謂不生惡心,以內寂靜故;不生癡心,以外不顛倒故;不生慳心,以觀一切事無常故;不生憍慢心,以如實知諸法故。是名菩薩四種法能作愛樂事。

「復次,菩薩有四種法能作愛樂事。何者為四?所謂得甚深心,先意問訊故;遠離愛染,得柔濡愛語故;捨離一切諸心而常不捨菩提心故;深心第一義而隨順世諦故。是名菩薩四種法能作愛樂事故。

「世尊!是名勝妙法集。

「復次,世尊!菩薩得第一空、得大通明、得大自在,善知說於法集,愛樂甚深之法,隨順諸眾生,畢竟得不可思議希有法者、得柔濡法者、得大通者、得大法師者、得大法王者、得大所作者、作大眾生依者、得大通奮迅者,為教化眾生不退、而生不生、而死不死,所作已成而成菩提、得解脫心而發精進,入於涅槃而行滿足、而求不求、而修行一切智、而問於他。

「世尊!一切諸海可以量知,而彼菩薩摩訶薩大乘智海不可量知。世尊!虛空清淨可以塵垢,而彼菩薩摩訶薩心不可得染。世尊!風雖無形,可以手執,而彼菩薩摩訶薩心六塵境界所不能著。世尊!春陽之炎可以撮摩,而彼菩薩摩訶薩我、我所心不可而得。世尊!是名勝妙法集。」

爾時,善目菩薩摩訶薩白佛言:「世尊!世尊!菩薩修一切諸法,唯是發菩提心以為根本。何以故?世尊!一切諸法皆是虛妄,唯心分別,體無諸物。離一切物,如幻無根本,隨所求而成;遠離作者、受者,其性不住,離於諸住故。世尊!一切諸法無始、無終,以無二、離二故。世尊!諸法無我、無我所,以無主故;諸法平等如彼法界,以非客故。世尊!諸法非主,以遠離諸貪故;諸法離於分別及種種分別,以遠離可取及捨心故;諸法不來、不去,唯是智境界故,以其無知空主者故。

「世尊!諸毛頭凡夫於無我法中而生我想、於無眾生中而生眾生想,菩薩作是思惟:『我以如是妙法令諸眾生而得解悟。』世尊!是名菩提心、一切眾生安隱心、樂心無上心、法界心光明心、眾生住持心。依如是心而生,名為發菩提心。

「復次,世尊!修行檀波羅蜜名為寂靜心、修行尸波羅蜜名為不缺心、修行忍辱波羅蜜名為不損心、修行精進波羅蜜名為不退心、修行禪波羅蜜名為不亂心、修行般若波羅蜜名為不分別虛妄心、修行大慈名為柔濡心、修行大悲名為不退轉心、修行大喜名為無厭足心、修行大捨名為無垢心、修行大施名為不悋心、修行愛行名為不稠林心、修行利益行名為平等心、修行同事名為最上心、修行空慧名為無分別心、修行無相智名為無念心、修行無願名為不住心、修行菩提行名為三十七菩提分心、修行進趣行名為念佛心、修行不破壞行名為念法心、修行法界心名為念僧心、修行無量心名為念戒心、修行不取心名為念捨心、修行念天心名為念諸善根——以為諸善根聚集莊嚴故、以彼勝生為發菩提心聚集諸善根故。

「世尊!我依發菩提心說彼一劫、若無量劫而不可盡。如是,諸菩薩聚集無量因緣而發菩提心。是故,世尊!菩薩欲推求諸善法者,應於發菩提心中而知而求。世尊!是名勝妙法集。」

爾時,善生菩薩白佛言:「世尊!世尊!諸法善生以根本清淨故。世尊!何者是諸法根本?世尊!諸法以空為根本,以彼處無諸見故;諸法以無相為根本,以彼處無諸覺觀故;諸法以無願為根本,以彼處無三界煩惱故;諸法以無行為根本,以彼處無作者故;諸法以無我為根本,以彼處不見我行故;諸法以離眾生為根本,以彼處不見眾生行故;諸法以無命為根本,以彼處見命不行故;諸法不生,以彼處不行常見故;諸法不滅,以彼處不行斷見故;諸法無物,以彼處不行有見故;諸法如涅槃平等,以彼處不行離有見故;諸法如菩提,以彼處不行見佛故;諸法不作,以彼處不行見法故;諸法不和合,以彼處不行見僧故。世尊!是名勝妙法集。」

爾時,大導師菩薩白佛言:「世尊!世尊!若菩薩欲先與一切眾生大菩提、不為自身證大菩提,若菩薩諸所作業為一切眾生、不為自身,而不見眾生、而不捨大慈大悲心,是名菩薩。

「世尊!何者是諸菩薩大慈、大悲?世尊!若菩薩不見眾生而不捨一切諸善根,修行彼諸善根迴向大菩提,是名大慈;若菩薩不捨諸眾生所作之事,是名大悲。若菩薩見世間法則是涅槃,而不捨集道精進,是名大慈;若不捨眾生,是名大悲。若自身發菩提心,是名大慈;若教化諸眾生,是名大悲。若捨內外一切諸物,是名大慈;若捨內外善根,為一切眾生得佛菩提,迴向無上道,是名大悲。若淨持諸戒,不毀、不犯,是名大慈;若自持淨戒增長眾生淨戒,是名大悲。若自修行安隱忍辱樂行,是名大慈;若以安隱樂與諸眾生,是名大悲。若於自身常能修行精進之行,為得諸佛無上菩提,是名大慈;若以大精進行令諸眾生得此精進,是名大悲。若於自身常行寂靜,是名大慈;若以寂靜行令諸眾生得此寂靜,是名大悲。若為自身修滿智慧,是名大慈;若以自智慧增長一切眾生智慧,是名大悲。若不修行、非不修行,是名大慈;若不作、亦非不作,是名大悲。若生而不去,是名大慈;若去而不動,是名大悲。若說而無言,是名大慈;若著而不縛,是名大悲。若縛而不得,是名大慈;若入涅槃而不滅,是名大悲。若出自身舍利而無骨、肉、筋、血,是名大慈;若彼修身骨不增、不減,是名大悲。若捨施而不捨物,是名大慈;若護諸護而不成就,是名大慈;若增長而不高,是名大悲。世尊!是名勝妙法集。」

爾時,光明幢菩薩白佛言:「世尊!世尊!菩薩以寂靜定心為最上業。何以故?菩薩住寂靜心中,諸佛妙法自然現前。世尊!菩薩尊重寂靜,定心安隱樂故,而得菩提及得諸陀羅尼門。

「世尊!何者是菩薩陀羅尼?所謂隨所隨所聞法能不忘失、隨所隨所聞法而能受持、隨所隨所聞法而能了知、及諸眾生亦令了知,是名陀羅尼。隨何等陀羅尼不增長、不分別;隨何等陀羅尼能受持八萬四千法門而不忘失、而不遺漏;隨何等陀羅尼知諸眾生心心所行,以知諸眾生心故,隨彼彼眾生如是如是說法;隨何等陀羅尼能聞一切眾生語言,以聞諸聲聞凡夫聲得於大悲、聞諸聖人聲得於大慈;隨何等陀羅尼聞取一句法能於無量劫說,如是菩薩樂說辯才不留、不盡、亦無際畔;隨何等陀羅尼如實知諸言音;隨何等陀羅尼知一切言說皆是佛語;隨何等陀羅尼於十方世界諸佛、菩薩所住之處說法音聲,所聞之者一切受持,如是菩薩於一佛所聞法、如是於第二佛所說法無有障礙。世尊!是名菩薩受持陀羅尼。

「世尊!菩薩得起陀羅尼,隨何等陀羅尼現前說一切法如說一法、一字、句。如是說一切法界,然是菩薩不生憍慢之心、不起放逸之行,得增上陀羅尼;隨何等陀羅尼能說一切世間現前見法及一切世間現前見,得集陀羅尼;隨何等陀羅尼能斷一切眾生疑惑及斷一切煩惱,得為增上及集陀羅尼;隨何等陀羅尼能令增長一切白法、能令盡一切煩惱,得行陀羅尼。隨何等陀羅尼知一切法、知一切法光明,是菩薩如實知諸法而不分別,修行諸法而自身心實不修行、說於諸法而不說諸字、捨於諸法而亦不失、增長諸法而不增一物、損減諸法而不損一法、說於諸法而無言說、令入涅槃而於世間不動、令得聖人地而不離於凡夫地、降伏一切諸魔而非身心意所起作業,世尊!是名諸菩薩勝妙法集。」

爾時,解脫月菩薩白佛言:「世尊!一切諸法以解脫為相。世尊!菩薩不分別是縛、是脫。何以故?世尊!解脫非他、他非解脫。世尊!解脫者,不增一法、亦非不減一法。世尊!解脫無所從來,世尊!縛亦無所至去。世尊!得解脫菩薩不生如是心:『我得解脫。』其心唯知:『猶如解脫,一切諸法亦復如是。』世尊!若菩薩起如是心:『世間是垢染法,涅槃是清淨法。』是菩薩不得解脫。何以故?有我見者生如是心。世尊!若人起如是心:『我厭陰界入,求入涅槃。』是人不得解脫。何以故?有我見,有我見者生如是心。世尊!得解脫心比丘作是思惟:『一切諸法如解脫相,而諸毛頭凡夫不識、不知,生如是心。我以如是法令一切眾生知故。』世尊!得解脫心比丘我得解脫生如是心:『是諸凡夫於一切法常解脫中而求解脫,我於彼彼眾生生大悲心。何以故?若人求解脫,是人不得解脫。』是故,世尊!比丘欲得解脫者,應觀能縛及所縛,應知能縛及所縛,是人不分別解脫;若不分別者,是人則得解脫。世尊!是名菩薩勝妙法集。」

法集經卷第五


【經文資訊】大正藏第 17 冊 No. 0761 佛說法集經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大正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蕭鎮國大德提供,維習安大德提供之高麗藏 CD 經文,北美某大德提供,毛佩君、廖予安、廖予慈大德提供新式標點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回上層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