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正新脩大藏經 第17冊
No.746 餓鬼報應經 (1卷)
【失譯】
第 1 卷

 

No. 746

餓鬼報應經

尊者大目揵連,從佛在耆闍崛山中,遊行恒水邊,見諸餓鬼甚多,受罪不同。見尊者目連,皆起敬心,來問因緣。

一鬼問言:「我常苦頭痛,不知何罪所致?」

目連答言:「汝本為人時,不能修忍,以杖打眾生頭,今受花報,果在地獄。」

一鬼問言:「我常瘡痛,何罪所致?」

言:「汝為人時,無有慈心,焚燒山野,殘害眾生,今受花報,果在地獄。」

一鬼問言:「我舉身瘡爛,不可堪忍,何罪所致?」

答言:「汝為人時,喜燂猪羊,今受花報,果在地獄。」

一鬼問言:「我食無足,初不得飽,何罪所致?」

答言:「汝為人時,雖飯眾生,恒令不足,今受花報,果在地獄。」

一鬼問言:「我常苦頭痛,治之叵差,何罪所致?」

答言:「汝為人時,不敬道德,加以罵辱,今受花報,果在地獄」。

一鬼問言:「我生男女,盡皆端正可愛,而皆早死,念無斷絕,何罪所致?」

答言:「汝為人時,見兒殺生,助喜噉肉,殺故促命,喜故痛毒,今受花報,果在地獄。」

一鬼問言:「我有一夫,而畜多婦,我應直宿,而不見納,何罪所致?」

答言:「汝為人時,不敬夫主,邪婬無禮,今受花報,果在地獄。」

一鬼問言:「我常頭痛,而男根瘡爛,何罪所致?」

言:「汝為人時,於塔廟清淨之處行婬,今受花報果,在地獄。」

一鬼問言:「我得此身,麁澁不淨,何罪所致?」

答言:「汝為人時,不尊有德,輕賤善人,而以沙土擲坌沙門,今受花報,果在地獄。」

一鬼問言:「我食不啻一斛,而常不足,何罪所致?」

答言:「汝為人時,本作比丘,為僧求物,而以自食,今受花報,果在地獄。」

一鬼問言:「我受此形,脚腫項癭,何罪所致?」

答言:「汝為人時,使人及諸畜生負重無道,今受花報,果在地獄。」

一鬼問言:「我受此身,常患熱渴,何罪所致?」

答言:「汝為人時,喜好漁獵,以所得魚,投之沙土,令其苦死,今受花報,果在地獄。」

一鬼問言:「我受此身,狂癡無智,何罪所致?」

言:「汝為人時,以酒施人,今受花報,果在地獄。」

一鬼問言:「我所生子,皆反噉我,何罪所致?」

言:「汝為人時,不修孝養,今受花報,果在地獄。」

一鬼問言:「我食常吐,何罪所致?」

答言:「汝為人時,有人中後索食,汝瞋罵而與,今受花報,果在地獄。」

一鬼問言:「我今一生資財無乏,而樂著弊衣,何罪所致?」

答言:「汝為人時,雖好布施,施後尋悔,今受花報,果在地獄。」

一鬼問言:「我受一形,恒倚巷陌,宿無常處,何罪所致?」

答言:「汝為人時,客來投止而不安隱,見他容止而復瞋罵,今受報,果在地獄。」

一鬼問言:「我得此形,非男非女,何罪所致?」

言:「汝為人時,而無慈心,好犍六畜,今受花報,果在地獄」。

一鬼問言:「我得此身,躄不能行,何罪所致?」

答言:「汝為人時好行無道,拘繫人獸令不得行,今受花報,果在地獄。」

一鬼問言:「我此一身常患熱渴,行見恒河,清涼美好,入中洗浴,冀得涼樂,以除熱苦;方入其中,舉身爛壞,渴欲飲之,一口入咽,五藏焦爛,肌肉離骨。何罪所致?」

答言:「汝為人時,好為相師,相人吉凶,少實多虛,或毀或譽,自稱有德,以動人心,以求利養。又於父母、兄弟、宗親諂偽不實,今受花報。果在地獄,受苦億倍,說不可盡。」

一鬼問言:「我受身以來。常有惡狗,體大牙利、兩目赫赤,晝夜常來而噉我身,命未盡頃肉尋復生,復受此苦,痛不可忍,何罪所致?」

答言:「汝為人時,作天祠主,於天祠中,取牛羊血以祀於天,自食其肉,語眾人言:『汝等祀天,大得吉利!』作諸惡邪以惑百姓,今受花報,果在地獄。」

一鬼問言:「我受此身,常在不淨中,舉身塗漫,有所噉食皆是不淨,恒受此苦,不能得離,臭惱纏身,憂患叵計,何罪所致?」

答言:「汝為人時,作婆羅門,不信佛法,不樂供養沙門、道人,若來乞求,恒不欲見。時有一道人來從汝乞。汝作是念:『當作方便,令不復來。』即取鉢盛屎著下,以飯覆上,將與道人。道人得已,還至本處,持著一面,淨洗手訖,坐而執鉢,手取欲食,鉢中不淨,臭不可近。以是因緣,受此臭惱,今受花報,果在地獄,常吞熱鐵丸,身體爛壞,苦不可言。」

一鬼問言:「我受此身,處處舌出,有自然斧,而斬截之,如是無數,何罪所致?」

答言:「汝為人時,作小道人,為僧所差,取冷淨水,作石蜜漿,分與眾僧。石蜜堅大,打取少許,盜食一口。盜僧物故,今受報,果在地獄,吞注洋銅,苦不可言。」

一鬼問言:「我受此身,常苦飢餓,往至廁上,欲取屎食。廁上有大力鬼,以杖打我,初不得近,何罪所致?」

答言:「汝為人時,曾作道人,為佛圖主,悋護僧物,不以好食供養眾僧,常以麁惡與之。或時時欲作好食,客比丘來,便止不作,待去乃設。惡心慳惜,今受花報,果在地獄。」

一鬼問言:「我受此身,腹大如甕,餘身分皆小,咽如細針孔,不得下食,何罪所致?」

答言:「汝為人時,作聚落主,自恃豪強,欺人民,常以無道索人飲食,以苦百姓,今受花報,果在地獄。」

一鬼問言:「我受此身,肩上有銅瓶,滿中洋銅,手捉一杓,以酌取之,自灌其頭,舉身焦爛,如是無數,苦痛無量,何罪所致?」

答言:「汝為人時,出家修道,知僧飲食,以一酥瓶,藏著餘處,客道人來而不與之,客去出酥行與舊僧。此酥是招提僧物,一切有分,隱匿僧物,與不平等。以是因緣,得如是苦,今受花報,果在地獄,受苦難計。」

一鬼問言:「我受此身,常有人來,持諸刀鋸,割剝我身,又破其腹,出其五藏,肉盡筋斷,痛不可忍。須臾之間,肉生平復,尋復來割,何罪所致?」

答言:「汝為人時,作婆羅門,不信正法,常生邪見,奉事天神,恒以牛羊禱祠,以是罪故,今受花報,果在地獄。」

鬼問言:「我受此身,常有人來,持諸刀鋸,割剝我身,又破其腹,出其五藏,肉盡筋斷,苦切叵忍。須臾之間,肉生平復,尋復來割,何罪所致?」

答言:「汝為人時,常作魁膾,主知殺人無有慈心,喜行之,有如是罪,故得此惡,今受花報,果在地獄。」

一鬼問言:「我受此身,兩腋下恒有熱鐵輪轉,大熱逼身兩腋焦爛,何罪所致?」

答言:「汝為人時,出家學道,與僧作種種餅,僧未下食,汝時貪心盜取僧餅,藏著腋下屏處食之,以是因緣得如是苦,今受花報,果在地獄,受苦難量。」

一鬼問言:「我受此身,常有自然赤鐵丸,從空中下,入口至腹,或從左出右入,或從右出左入,舉身焦爛,痛切無量,何罪所致?」

答言:「汝為人時,出家為沙彌,為僧煮菴羅果。僧中行之,至和上前,輒長與七枚。以是因緣,得如是惡,今受報,果在地獄。」

一鬼問言:「我受此身,意欲行來,發動迴還,猶如旋風,初不得前,愁惱悶苦,不可稱計,何罪所致?」

答言:「汝為人時,作卜問師,詭誑他人,令心罔惑,或喜或怖,皆不真實,由此因緣,得如是惡,今受花報,果在地獄。」

一鬼問言:「我受此身,內常有熱,猶懷湯火,復來燒煮,苦痛萬端,何罪所致?」

答言:「汝為人時,作國王第一夫人。時王貴敬小夫人,汝常生嫉心,作惡方便,求欲殺之。伺其臥時,煮酥令熱,注著腹上。其人得此苦痛無量,遂便命終。由是因緣,得如是苦,今受花報,果在地獄。」

一鬼問言:「我受此身,性多恐怖,常畏人來,收閉繫縛、枷鎖楚毒,初無歡心,何罪所致?」

答言:「汝為人時,好行邪婬,犯人婦女,常畏發覺,心不自寧,今受花報,果在地獄,或臥鐵床或抱銅柱,如是之苦,不可稱計。」

一鬼問言:「我受此身,自然熱鐵,而有籠網,纏絡我身,燒熱焦爛,痛毒叵言,何罪所致?」

言:「汝為人時,常持罝網,殺諸魚獸,籠取飛鳥。以是因緣,得如是苦切,今受花報,果在地獄。」

一鬼問言:「我受此身,無有手足,如一叚肉,在於曠野,狐狼虎豹,鵰鷲眾鳥,競來搏撮,爭共食之,苦痛叵言,何罪所致?」

答言:「汝為人時,作惡方便,若己若他,妊身之時,即便與藥,令胎消化。由是因緣,得如是苦,今受花報,果在地獄。」

又三鬼一時來問言:「我受此身,常有鐵釘,從空中下,釘我身上,入肌破骨,痛毒徹髓,何罪所致?」

答言:「汝為人時,一人作馬師,一人作牛師,一人作象師。苟貪他財,鍼刺無道,使受痛苦,而不除痛,由是因緣,得如是苦,今受花報,果在地獄。」

一鬼問言:「我受此身,無有頭首,眼耳鼻口,盡在胸前,何罪所致?」

答言:「汝為人時,若見殺人,與之捉頭,歡喜而挽,無有慈心。由是因緣,得如是身,今受花報,果在地獄。」

目連答諸鬼已,皆生敬心,走前懺悔。目連見其歡喜,更為說法。諸鬼聞已,皆大歡喜。

餓鬼報應經


【經文資訊】大正藏第 17 冊 No. 0746 餓鬼報應經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大正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蕭鎮國大德提供,維習安大德提供之高麗藏 CD 經文,北美某大德提供,Jasmine 提供新式標點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回上層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