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卷

大正新脩大藏經 第17冊
No.722 妙法聖念處經 (8卷)
【宋 法天譯】
第 7 卷

下一卷
 

妙法聖念處經卷第七

爾時,有飛禽名未曾有見,彼行不散亂,而說頌曰:

「貪、瞋、癡意,  恒為罪友,  為地獄種;
 貪、瞋、癡心,  恒行罪人,  落三途崖。
 彼後方覺,  貪、瞋、癡毒,  無得不怖,
 智者制伏,  不令散亂。  若縱貪、癡,
 飲酒妄語,  殺生偷盜,  無信因果,
 意瞋惡業,  而不防護;  天上不生,
 而沈惡趣。  恒行欲愛,  愛具大力,
 役使有情,  慵懶懈怠,  恒無彼善。
 又如雲翳,  障智慧眼,  於其戒律,
 多諸缺犯,  設得人身,  而獲下劣。
 若意住罪,  黑暗無邊;  若意住覺,
 如晝大明。  如是眾法,  佛所宣說。
 天生散亂,  如酒迷醉,  彼散亂故;
 如行地獄,  輪轉人間,  皆得滅壞。
 如是決定,  生實無常,  散亂障重,
 墮境界海,  成枷鎖因。  天多嬉戲,
 彼生若盡,  永絕快樂。  天不思惟,
 心生散亂,  改轉善根,  深著樂境,
 心猶不足;  天人不知,  為苦惱本,
 無莫護多,  無須臾頃,  無剎那間。
 不被愛降,  欲境間斷,  百般不悟。
 天恒受用,  耽著放逸,  被欲降伏。
 如地獄火,  焚燒有情,  而不揀擇;
 欲火亦然,  焚燒天眾,  亦不揀擇。
 又如餓鬼,  口出火炬,  燒彼飲食;
 傍生之類,  飢火亦然。  天人自作,
 如是欲火,  普遍世間,  焚燒一切,
 有情不覺。」

彼有飛禽,名具足德,覺彼散亂,善不能行,後墮彼天,而說頌曰:

「善業斷盡,  此壽剎那。  眾生調伏,
 人得最上。  一切少年,  須臾命盡。
 一切富貴,  須臾破壞。  天人不恒,
 富貴不恒,  剎那不住,  勿作亂意。
 是故早行,  勤修利益,  護律儀法,
 寂靜理處,  塵過不生,  天何不見!
 意若散亂,  行法不恒,  此去不迴,
 快樂亦然。  守護戒根,  天人快樂。
 彼諸眾生,  若無此戒,  後必煩惱。
 是故戒行,  如是恒行,  樂中最上。
 彼戒清淨,  而得大果;  愚人無戒,
 不生天上。  若天行欲,  散亂迷毒,
 於五欲境,  受其快樂,  心不思惟,
 一切不久。  彼命破壞,  無數百千,
 那由他天,  迷欲散亂;  被五欲火,
 置害焚燒。  一切散亂,  人所樂著,
 彼後無常,  得果方覺。  心馳境界,
 動極大苦,  得苦見迷,  心著愛境,
 苦惱不知。  苦惱續生,  於後悔恨。
 煩惱疑惑,  從境界生,  我心無知,
 行輪迴行。  那覺輪迴,  隨逐人心,
 互相愚迷,  展轉三界。  智者證真,
 見輪迴住,  無常苦空,  彼苦非有。
 若耽女色,  恒行欲染,  彼後不見,
 諸天境界。  法非法行,  惡中最上。
 一切世間,  無別救者,  唯如正法,
 是故依法。  法若遠離,  人樂非法;
 非法既作,  苦火熾然,  永離天界。
 善業滅盡,  不覺墜墮,  思彼快樂,
 無常無有,  業繩繫縛,  誰有安樂?
 貪愛轉增,  牽入惡趣,  永離天上。」

爾時,帝釋見諸天眾受百般福德,而大驚怖,即說頌曰:

「作善快樂,  天受善報,  天人上因。
 彼作前善,  如日行空,  明照世間,
 無二重輪;  其智慧光,  明照邪暗,
 亦復如是,  而無二種。  欲往天宮,
 行悲愍行,  悲與群生,  為出生母。
 依憑斯善,  人生天上,  又復悲心,
 饒益利樂,  一切有情,  得天愛樂。
 悲者恒善,  一切眾生,  及諸賢聖,
 普皆歸命;  又復行悲,  如清涼月,
 去彼煩惱,  炎苦之熱。  是故悲心,
 為快樂本,  一切欲心,  天人業主。
 於其色、聲,  香、味、觸、法,  攀緣不足。」
 苾芻觀察,  而說頌言:
「譬如劫壞,  日火盛時,  大海江河,
 普皆乾竭。  眼識、根等,  觀攀色境,
 經彼俱胝,  百千萬劫,  貪癡欲海,
 而不能竭。  人之貪心,  勝龍不足。
 散亂之因,  生一切惡。  勿行散亂,
 散亂過人,  障真如理;  若行散亂,
 彼恒無善。  人若離善,  牽墜三途,
 離一切樂,  不生天界,  命恒生滅,
 為煩亂根,  意通知此,  苦中最上。
 若前根境,  不了輪迴,  而執決定;
 如空中花,  如乾闥城,  如水上泡,
 如水聚沫;  迷彼聚沫,  為臥具等;
 迷彼幻化,  為自集動;  天龍、藥叉,
 及阿修羅,  迦魯拏等,  虛幻亦然。
 誰救無常?  若但作業,  而不早怖,
 極惡死王,  速來逼害。  是故作善,
 後無煩惱,  我覺汝等,  勿行放逸。
 彼復生愛,  而被境牽,  境縛有情,
 如牢枷鎖,  為地獄因,  永離解脫。
 是故不實,  汝須遠離,  此真實法,
 世尊所說,  諦聽奉行,  得益無盡。」

爾時,帝釋忽然之間,覩佛影像,與諸天眾,發尊重心,頭面作禮,而說頌曰:

「彼佛世尊,  正遍知者,  現救度像,
 善開解脫。  若人歸禮,  解脫輪迴,
 心獲勝善;  此善調適,  無垢清淨。
 佛說此法,  成涅槃道,  言此行人,
 得無畏力,  受寂滅樂,  住真空地,
 過輪迴海;  度三界難,  開智慧眼,
 放最勝光,  普見世間。  非如土木,
 凡愚之類,  無其光明,  遊行妄境。
 若人貪垢,  心不清淨,  口過等毒;
 復以智水,  洗蕩離染。  一切外道,
 執我無知,  於斯諦理,  而不能見,
 彼無垢言,  為汝解說。  佛在因地,
 不行散亂,  救度汝等;  今到彼岸,
 復度他人,  利樂一切,  於其世間。
 唯一佛住,  無利為利,  利人最上。
 如是造惡,  墮大地獄;  如是修善,
 當生天上。」

彼時,帝釋觀察天眾,即說頌曰:

「譬如飛禽,  順風吹急,  輪轉人、天,
 往復亦爾,  皆因業感。  如其苦樂,
 聚集散壞,  隨業勝劣,  其義亦然。
 是故造作,  皆成因果。  牟尼宣說:
『真如無邊,  平等所依,  業習種子,
 一切心作,  而難調伏,  唯佛如來,
 而為開覺。』  若業種種,  從一至十,
 從十至百,  從百至千,  至那由他,
 無數有情,  若干種類,  墮大業網。
 莊畫世間,  譬如飛鳥,  連繩繫絆,
 欲往虛空,  終不能去。  有情亦爾,
 但造諸業,  被業繫縛,  欲出輪迴,
 而不得去。」

彼時,帝釋見天散亂,互相嬉戲樂著快樂,觀彼天眾,即說頌曰:

「五樂歌舞,  普徧天中,  若不思惟,
 決定墮落。  汝貪女人,  自性堅著,
 無暫捨離;  他意不恒,  隨情進退。
 富者戀愛,  常獲財物,  詐親適悅,
 如有固悋,  輕棄遠離。  貪癡之人,
 追逐欲樂,  譬如渴鹿,  競奔陽炎,
 而求於水。  耽欲亦爾,  虛妄不實。
 彼諸女人,  無恩、無義,  無踈、無親,
 尊卑不分,  種姓不顧。  譬如遊蜂,
 其花芳盛,  而即採食;  若見萎花,
 而即捨去。  又復女人,  矯誑惑亂,
 如彼蜜內,  隱藏毒藥,  違害亦爾。
 有智之人,  心正決定,  於斯欲妄,
 而皆不著。  迷人見喜,  深自樂著,
 如蟻聚羶,  如蜂護蜜,  天、龍、神、鬼,
 諸惡夜叉,  毘舍遮等,  魔護囉誐,
 及羅剎娑,  亦被迷惑。  欲性不實,
 生妄境界,  喻如幻法,  誑賺有情,
 得無常時,  衰壞不覺。  彼天妙地,
 一切林木,  花菓莊嚴,  為生死繩,
 牽繫汝等,  如繩繫犢,  而不自在。
 快樂境界,  男女眷屬,  於無常時,
 誰能救護?  若人得住,  多聞智慧,
 善業之舍,  適心最上,  我今當去。
 南閻浮提,  泉流河海,  園苑、亭臺,
 悉皆具足。  如是種種,  有如法者,
 不如法者,  論義慧學,  法與非法,
 我今悉知。  虛妄怨心,  迷賺有情。」
 彼有苾芻,  復說頌曰:
「心怨下劣,  生五根毒,  齩螫眾生,
 如五頭蛇,  虛懷悔恨。  色等五境,
 為大愛河,  無到彼岸;  彼岸寂靜,
 離諸邪妄。  邪見無利,  迷墮地獄。
 彼邪見人,  無因計因,  墮惡邪見,
 障覆靜心,  謬解因果,  行輪迴難,
 得苦惱身。  業果生滅,  善惡亦然;
 若見真空,  即到彼岸,  永離生滅。
 汝等應知,  愚癡迷欲,  欲覆迷人。
 若住正見,  微妙清淨,  戒行律儀,
 出世及天,  求不難得。  若著邪見,
 修邪難業:  我願長壽。  非自愚迷,
 而復迷他,  所行黑暗,  墮大輪迴,
 成就苦因,  逼迫自性。  如佛所說:
『利樂之要,  反照正性,  根塵境空,
 我山自摧,  煩惱清淨,  出生死難,
 住涅槃城,  是真解脫。』  汝等世間,
 一切有情,  深著欲樂,  邪毒入心,
 涅槃彼岸,  終不能到。  假使百劫,
 輪沒世間,  如被枷鎖,  不可得脫。
 智者所說,  出世法財,  微妙經典,
 信受奉行,  快得善利。  邪見無因,
 橫執下劣,  虛妄典教,  迷謬有情,
 普墮輪迴。  眾生云何,  虛誑真法?
 無因妄見,  不愍含生,  自墮、墮他,
 俱入惡趣。」

彼有飛禽名曰蜜行,於其樹林,食蜜嬉戲,而說頌曰:

「眾生飲酒癡迷醉,  愛味誰知癡索牽,
 墜墮無常惡趣中,  是故勿飲無明酒。
 輪迴因觸生癡見,  非法皆從貪愛生,
 一切塵勞業海深,  是名如來大智說。
 汝知飲酒壞名色,  善惡無分譬目盲,
 乃至身倒不覺知,  可喻木石人恥笑;
 飲酒無恒多過失,  三十六失作乖違,
 智者染著為大暗,  是故遠離於飲酒。
 迦捨花輕等彼人,  浮囂不定無忠信,
 增長貪、瞋生死續,  要摧此力勤救護。」

爾時,帝釋天主復說頌曰:

「無瞋破瞋,  忍辱破怨,  法破非法,
 光破黑暗;  實破妄語,  定破兩舌,
 善破惡口,  親破非親;  慈破殺生,
 施破慳悋,  念破非念,  明破無明;
 晝破於夜,  白破黑月;  邪欲思惟,
 真覺智破;  惡趣難業,  八聖道破;
 四無礙智,  破諸訥鈍;  智破無智,
 安住寂靜,  破彼攀緣;  風破於山,
 火破一切,  海吞江河,  日破星宿;
 富破貧窮,  火破於寒,  水破於渴,
 食破於飢;  足破不足,  恒讚於悲,
 不讚無悲。  妄語惡業,  破墜有情;
 善說真如,  破有為慧,  如佛世尊,
 能破外道;  天諸勢力,  破阿修羅。
 帝釋告言:  『我降汝等,  一切天眾。』
 所以者何?  住正法者,  威勢若斯。
 若復輪迴,  奴僕之類,  如處地眠,
 一切居下。  若復一心,  奉行正法,
 如登床座,  一切居上。  行迷智慧,
 好行非法,  天自業果,  不墮何去?
 被業風吹,  輪轉地獄,  餓鬼傍生,
 誰同代受?  如是一切,  天男、天女,
 及諸愚迷,  一切眾生,  自作惡業,
 受大破壞。」

爾時,帝釋而說頌曰:

「譬如大風,  吹空中水,  聚散不恒;
 輪迴有情,  隨業聚散,  不定亦然。
 又如花敷,  開結應時,  茂盛凋殘,
 隨時不住。  時亦如是,  過去、未來,
 亦復不住。  人作福善,  嬉戲得時,
 福樂若盡,  往而不復。  如樹生葉,
 繁茂甚多,  若值霜雹,  墮而不復。
 天人亦爾,  受天快樂,  若值輪迴,
 無復快樂。  譬如天雨,  不住虛空;
 快樂亦然,  不住幻體。  譬如大風,
 吹壞雲雷;  快樂亦爾,  吹壞生命。
 譬如朽木,  墮大焰中,  永不復故。
 迷愛亦然,  經百千生,  墜墮泥黎,
 不復人、天。  虛妄迷愛,  廣遍一切。
 魔滅善行,  遠離人、天。  守護此戒,
 七佛所說,  戒定第一,  思念生生,
 得人業地;  思念多劫,  父母業地,
 得生天上。」

爾時,帝釋復說偈言:

「若得人中生,  由宿行多善,
 今奉諸律儀,  而復生天上。
 人中難得生,  得者針投芥,
 迷惑若散亂,  復墮於地獄。
 善行三業已,  寂靜審觀心,
 煩惱自消除,  定得生天上。
 煩惱伏令盡,  內生適悅心,
 清淨離貪、瞋,  而得生天上。
 斷除於憎、愛,  摩訶苦不生,
 種種復行檀,  而得生天上。
 恒運慈悲心,  救護於含識,
 如護自身命,  而得生天上。
 他行不善心,  害物毒如火。
 所求皆施與,  而得生天上。
 若覩他妻妾,  不生邪染心,
 如母敬愛觀,  而得生天上。
 若人觀妄語,  如火生舌頭,
 禁戒若真實,  而得生天上。
 兩舌而不作,  親友使和合,
 愛語絕乖離,  而得生天上。
 惡口言無度,  傷人利若刀,
 善語離前非,  而得生天上。
 綺語而增過,  加言飾說多,
 如理稱實談,  而得生天上。
 此戒宜持護,  七佛同所宣,
 無畏戒法圓,  而得生天上。
 一切諸眾生,  若生增上慢,
 如被枷鎖縛,  不得於解脫。」

爾時,有一苾芻而說頌曰:

「若此女人索,  縛人最堅固,
 輪迴受報時,  惡果居第一。
 若此女人索,  非縛項頸索,
 纏縛有情心,  生苦為第一。
 女索縛人切,  人間無有比,
 地獄、鬼、畜生,  為彼女縛去。
 大色索縛身,  可見索形量,
 女索心非色,  縛大無形量。
 女索雖悅意,  迷生不解脫,
 縛彼一切人,  不出輪迴難。
 六塵俱縛人,  女索力最大,
 降伏於眾生,  此縛居最上。
 若此女人縛,  愚迷心愛戀,
 為妻妾眷屬,  堅牢不可解。」

彼帝釋天主,如是一千天子,一切皆見。心生歡喜歌舞作唱,稱讚天王而說頌曰:

「帝釋忉利王,  娑婆世父母,
 行天梵善行,  不著於欲樂;
 正法救世間,  非法令除斷,
 以法適其心,  此樂未曾有。
 最上、最勝智,  慈心真實言,
 快樂法非常,  清淨而無染。
 所有世間德,  及彼出世德,
 天王自在行,  一切見無異。
 救度恐怖者,  離苦獲安樂,
 天、人、阿修羅,  世間常持護。
 此處忉利天,  彼諸林木樹,
 種種莊嚴,  密覆如繒蓋;
 地布瑠璃渠,  宮殿眾寶色,
 蓮華恒自敷,  莊嚴適其意。
 天人業因盡,  劫火破壞時,
 妙高一切無,  未有不空者。
 何況諸天眾,  如泡、如水沫,
 纔生又復無,  無明迷不覺。
 帝釋天中尊,  彼恒放光明,
 照耀於我等,  一切皆依住。」

爾時,帝釋而說頌曰:

「妙高眾山王,  光明真金色,
 瑩淨體分明,  喻彼水中月;
 若此金光明,  喻彼持戒者,
 無垢戒光明,  十六分虧一。
 自業得生天,  莊嚴而具足,
 業有上、中、下,  感果亦復然。
 隨自禁戒心,  遠離於散亂,
 住此正法位,  恒獲於快樂。
 若生無垢戒,  身有大光明,
 如彼千日輪,  共聚光無異。
 佛說七種戒,  歡喜若受持,
 彼為最上人,  當獲第一果。
 種種作善業,  彼定有後身,
 無作無彼行,  無業無破壞。
 愚迷不信因,  無因亦無果,
 如覓水中酥,  不受於安樂。
 迷罪心行暗,  非善、非安樂,
 煩惱互相增,  見彼未曾有。」

妙法聖念處經卷第七


【經文資訊】大正藏第 17 冊 No. 0722 妙法聖念處經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大正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蕭鎮國大德提供,維習安大德提供之高麗藏 CD 經文,北美某大德提供,Jaero Chen 提供新式標點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回上層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