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卷

大正新脩大藏經 第06冊
No.220 大般若波羅蜜多經(第201卷-第400卷) (200卷)
【唐 玄奘譯】
第 320 卷

下一卷
 

大般若波羅蜜多經卷第三百二

初分真如品第四十七之三

「諸天子!然世間有情多行攝取,行起我、我所執,謂色是我是我所,受、想、行、識是我是我所;眼處是我是我所,耳、鼻、舌、身、意處是我是我所;色處是我是我所,聲、香、味、觸、法處是我是我所;眼界是我是我所,耳、鼻、舌、身、意界是我是我所;色界是我是我所,聲、香、味、觸、法界是我是我所;眼識界是我是我所,耳、鼻、舌、身、意識界是我是我所;眼觸是我是我所,耳、鼻、舌、身、意觸是我是我所;眼觸為緣所生諸受是我是我所,耳、鼻、舌、身、意觸為緣所生諸受是我是我所;地界是我是我所,水、火、風、空、識界是我是我所;無明是我是我所,行、識、名色、六處、觸、受、愛、取、有、生、老死是我是我所;布施波羅蜜多是我是我所,淨戒波羅蜜多是我是我所,安忍波羅蜜多是我是我所,精進波羅蜜多是我是我所,靜慮波羅蜜多是我是我所,般若波羅蜜多是我是我所;內空是我是我所,外空、內外空、空空、大空、勝義空、有為空、無為空、畢竟空、無際空、散空、無變異空、本性空、自相空、共相空、一切法空、不可得空、無性空、自性空、無性自性空是我是我所;真如是我是我所,法界、法性、不虛妄性、不變異性、平等性、離生性、法定、法住、實際、虛空界、不思議界是我是我所;四念住是我是我所,四正斷、四神足、五根、五力、七等覺支、八聖道支是我是我所;苦聖諦是我是我所,集、滅、道聖諦是我是我所;四靜慮是我是我所,四無量是我是我所,四無色定是我是我所;八解脫是我是我所,八勝處是我是我所,九次第定是我是我所,十遍處是我是我所;空解脫門是我是我所,無相、無願解脫門是我是我所;五眼是我是我所,六神通是我是我所;三摩地門是我是我所,陀羅尼門是我是我所;佛十力是我是我所,四無所畏、四無礙解、大慈、大悲、大喜、大捨、十八佛不共法是我是我所;預流果是我是我所,一來、不還、阿羅漢果是我是我所;獨覺菩提是我是我所;一切智是我是我所,道相智、一切相智是我是我所。

「諸天子!若菩薩為攝取色故行,為棄捨色故行,為攝取受、想、行、識故行,為棄捨受、想、行、識故行,是菩薩不能修般若波羅蜜多,亦不能修靜慮、精進、安忍、淨戒、布施波羅蜜多;是菩薩不能證內空,亦不能證外空、內外空、空空、大空、勝義空、有為空、無為空、畢竟空、無際空、散空、無變異空、本性空、自相空、共相空、一切法空、不可得空、無性空、自性空、無性自性空;是菩薩不能證真如,亦不能證法界、法性、不虛妄性、不變異性、平等性、離生性、法定、法住、實際、虛空界、不思議界;是菩薩不能修四念住,亦不能修四正斷、四神足、五根、五力、七等覺支、八聖道支;是菩薩不能證苦聖諦,亦不能證集、滅、道聖諦;是菩薩不能修四靜慮,亦不能修四無量、四無色定;是菩薩不能修八解脫,亦不能修八勝處、九次第定、十遍處;是菩薩不能修空解脫門,亦不能修無相、無願解脫門;是菩薩不能修五眼,亦不能修六神通;是菩薩不能修三摩地門,亦不能修陀羅尼門;是菩薩不能修佛十力,亦不能修四無所畏、四無礙解、大慈、大悲、大喜、大捨、十八佛不共法;是菩薩不能修一切智,亦不能修道相智、一切相智。

「諸天子!若菩薩為攝取眼處故行,為棄捨眼處故行,為攝取耳、鼻、舌、身、意處故行,為棄捨耳、鼻、舌、身、意處故行,是菩薩不能修般若波羅蜜多,亦不能修靜慮、精進、安忍、淨戒、布施波羅蜜多;是菩薩不能證內空,亦不能證外空、內外空、空空、大空、勝義空、有為空、無為空、畢竟空、無際空、散空、無變異空、本性空、自相空、共相空、一切法空、不可得空、無性空、自性空、無性自性空;是菩薩不能證真如,亦不能證法界、法性、不虛妄性、不變異性、平等性、離生性、法定、法住、實際、虛空界、不思議界;是菩薩不能修四念住,亦不能修四正斷、四神足、五根、五力、七等覺支、八聖道支;是菩薩不能證苦聖諦,亦不能證集、滅、道聖諦;是菩薩不能修四靜慮,亦不能修四無量、四無色定;是菩薩不能修八解脫,亦不能修八勝處、九次第定、十遍處;是菩薩不能修空解脫門,亦不能修無相、無願解脫門;是菩薩不能修五眼,亦不能修六神通;是菩薩不能修三摩地門,亦不能修陀羅尼門;是菩薩不能修佛十力,亦不能修四無所畏、四無礙解、大慈、大悲、大喜、大捨、十八佛不共法;是菩薩不能修一切智,亦不能修道相智、一切相智。

「諸天子!若菩薩為攝取色處故行,為棄捨色處故行,為攝取聲、香、味、觸、法處故行,為棄捨聲、香、味、觸、法處故行,是菩薩不能修般若波羅蜜多,亦不能修靜慮、精進、安忍、淨戒、布施波羅蜜多;是菩薩不能證內空,亦不能證外空、內外空、空空、大空、勝義空、有為空、無為空、畢竟空、無際空、散空、無變異空、本性空、自相空、共相空、一切法空、不可得空、無性空、自性空、無性自性空;是菩薩不能證真如,亦不能證法界、法性、不虛妄性、不變異性、平等性、離生性、法定、法住、實際、虛空界、不思議界;是菩薩不能修四念住,亦不能修四正斷、四神足、五根、五力、七等覺支、八聖道支;是菩薩不能證苦聖諦,亦不能證集、滅、道聖諦;是菩薩不能修四靜慮,亦不能修四無量、四無色定;是菩薩不能修八解脫,亦不能修八勝處、九次第定、十遍處;是菩薩不能修空解脫門,亦不能修無相、無願解脫門;是菩薩不能修五眼,亦不能修六神通;是菩薩不能修三摩地門,亦不能修陀羅尼門;是菩薩不能修佛十力,亦不能修四無所畏、四無礙解、大慈、大悲、大喜、大捨、十八佛不共法;是菩薩不能修一切智,亦不能修道相智、一切相智。

「諸天子!若菩薩為攝取眼界故行,為棄捨眼界故行,為攝取耳、鼻、舌、身、意界故行,為棄捨耳、鼻、舌、身、意界故行,是菩薩不能修般若波羅蜜多,亦不能修靜慮、精進、安忍、淨戒、布施波羅蜜多;是菩薩不能證內空,亦不能證外空、內外空、空空、大空、勝義空、有為空、無為空、畢竟空、無際空、散空、無變異空、本性空、自相空、共相空、一切法空、不可得空、無性空、自性空、無性自性空;是菩薩不能證真如,亦不能證法界、法性、不虛妄性、不變異性、平等性、離生性、法定、法住、實際、虛空界、不思議界;是菩薩不能修四念住,亦不能修四正斷、四神足、五根、五力、七等覺支、八聖道支;是菩薩不能證苦聖諦,亦不能證集、滅、道聖諦;是菩薩不能修四靜慮,亦不能修四無量、四無色定;是菩薩不能修八解脫,亦不能修八勝處、九次第定、十遍處;是菩薩不能修空解脫門,亦不能修無相、無願解脫門;是菩薩不能修五眼,亦不能修六神通;是菩薩不能修三摩地門,亦不能修陀羅尼門;是菩薩不能修佛十力,亦不能修四無所畏、四無礙解、大慈、大悲、大喜、大捨、十八佛不共法;是菩薩不能修一切智,亦不能修道相智、一切相智。

「諸天子!若菩薩為攝取色界故行,為棄捨色界故行,為攝取聲、香、味、觸、法界故行,為棄捨聲、香、味、觸、法界故行,是菩薩不能修般若波羅蜜多,亦不能修靜慮、精進、安忍、淨戒、布施波羅蜜多;是菩薩不能證內空,亦不能證外空、內外空、空空、大空、勝義空、有為空、無為空、畢竟空、無際空、散空、無變異空、本性空、自相空、共相空、一切法空、不可得空、無性空、自性空、無性自性空;是菩薩不能證真如,亦不能證法界、法性、不虛妄性、不變異性、平等性、離生性、法定、法住、實際、虛空界、不思議界;是菩薩不能修四念住,亦不能修四正斷、四神足、五根、五力、七等覺支、八聖道支;是菩薩不能證苦聖諦,亦不能證集、滅、道聖諦;是菩薩不能修四靜慮,亦不能修四無量、四無色定;是菩薩不能修八解脫,亦不能修八勝處、九次第定、十遍處;是菩薩不能修空解脫門,亦不能修無相、無願解脫門;是菩薩不能修五眼,亦不能修六神通;是菩薩不能修三摩地門,亦不能修陀羅尼門;是菩薩不能修佛十力,亦不能修四無所畏、四無礙解、大慈、大悲、大喜、大捨、十八佛不共法;是菩薩不能修一切智,亦不能修道相智、一切相智。

「諸天子!若菩薩為攝取眼識界故行,為棄捨眼識界故行,為攝取耳、鼻、舌、身、意識界故行,為棄捨耳、鼻、舌、身、意識界故行,是菩薩不能修般若波羅蜜多,亦不能修靜慮、精進、安忍、淨戒、布施波羅蜜多;是菩薩不能證內空,亦不能證外空、內外空、空空、大空、勝義空、有為空、無為空、畢竟空、無際空、散空、無變異空、本性空、自相空、共相空、一切法空、不可得空、無性空、自性空、無性自性空;是菩薩不能證真如,亦不能證法界、法性、不虛妄性、不變異性、平等性、離生性、法定、法住、實際、虛空界、不思議界;是菩薩不能修四念住,亦不能修四正斷、四神足、五根、五力、七等覺支、八聖道支;是菩薩不能證苦聖諦,亦不能證集、滅、道聖諦;是菩薩不能修四靜慮,亦不能修四無量、四無色定;是菩薩不能修八解脫,亦不能修八勝處、九次第定、十遍處;是菩薩不能修空解脫門,亦不能修無相、無願解脫門;是菩薩不能修五眼,亦不能修六神通;是菩薩不能修三摩地門,亦不能修陀羅尼門;是菩薩不能修佛十力,亦不能修四無所畏、四無礙解、大慈、大悲、大喜、大捨、十八佛不共法;是菩薩不能修一切智,亦不能修道相智、一切相智。

「諸天子!若菩薩為攝取眼觸故行,為棄捨眼觸故行,為攝取耳、鼻、舌、身、意觸故行,為棄捨耳、鼻、舌、身、意觸故行,是菩薩不能修般若波羅蜜多,亦不能修靜慮、精進、安忍、淨戒、布施波羅蜜多;是菩薩不能證內空,亦不能證外空、內外空、空空、大空、勝義空、有為空、無為空、畢竟空、無際空、散空、無變異空、本性空、自相空、共相空、一切法空、不可得空、無性空、自性空、無性自性空;是菩薩不能證真如,亦不能證法界、法性、不虛妄性、不變異性、平等性、離生性、法定、法住、實際、虛空界、不思議界;是菩薩不能修四念住,亦不能修四正斷、四神足、五根、五力、七等覺支、八聖道支;是菩薩不能證苦聖諦,亦不能證集、滅、道聖諦;是菩薩不能修四靜慮,亦不能修四無量、四無色定;是菩薩不能修八解脫,亦不能修八勝處、九次第定、十遍處;是菩薩不能修空解脫門,亦不能修無相、無願解脫門;是菩薩不能修五眼,亦不能修六神通;是菩薩不能修三摩地門,亦不能修陀羅尼門;是菩薩不能修佛十力,亦不能修四無所畏、四無礙解、大慈、大悲、大喜、大捨、十八佛不共法;是菩薩不能修一切智,亦不能修道相智、一切相智。

「諸天子!若菩薩為攝取眼觸為緣所生諸受故行,為棄捨眼觸為緣所生諸受故行,為攝取耳、鼻、舌、身、意觸為緣所生諸受故行,為棄捨耳、鼻、舌、身、意觸為緣所生諸受故行,是菩薩不能修般若波羅蜜多,亦不能修靜慮、精進、安忍、淨戒、布施波羅蜜多;是菩薩不能證內空,亦不能證外空、內外空、空空、大空、勝義空、有為空、無為空、畢竟空、無際空、散空、無變異空、本性空、自相空、共相空、一切法空、不可得空、無性空、自性空、無性自性空;是菩薩不能證真如,亦不能證法界、法性、不虛妄性、不變異性、平等性、離生性、法定、法住、實際、虛空界、不思議界;是菩薩不能修四念住,亦不能修四正斷、四神足、五根、五力、七等覺支、八聖道支;是菩薩不能證苦聖諦,亦不能證集、滅、道聖諦;是菩薩不能修四靜慮,亦不能修四無量、四無色定;是菩薩不能修八解脫,亦不能修八勝處、九次第定、十遍處;是菩薩不能修空解脫門,亦不能修無相、無願解脫門;是菩薩不能修五眼,亦不能修六神通;是菩薩不能修三摩地門,亦不能修陀羅尼門;是菩薩不能修佛十力,亦不能修四無所畏、四無礙解、大慈、大悲、大喜、大捨、十八佛不共法;是菩薩不能修一切智,亦不能修道相智、一切相智。

「諸天子!若菩薩為攝取地界故行,為棄捨地界故行,為攝取水、火、風、空、識界故行,為棄捨水、火、風、空、識界故行,是菩薩不能修般若波羅蜜多,亦不能修靜慮、精進、安忍、淨戒、布施波羅蜜多;是菩薩不能證內空,亦不能證外空、內外空、空空、大空、勝義空、有為空、無為空、畢竟空、無際空、散空、無變異空、本性空、自相空、共相空、一切法空、不可得空、無性空、自性空、無性自性空;是菩薩不能證真如,亦不能證法界、法性、不虛妄性、不變異性、平等性、離生性、法定、法住、實際、虛空界、不思議界;是菩薩不能修四念住,亦不能修四正斷、四神足、五根、五力、七等覺支、八聖道支;是菩薩不能證苦聖諦,亦不能證集、滅、道聖諦;是菩薩不能修四靜慮,亦不能修四無量、四無色定;是菩薩不能修八解脫,亦不能修八勝處、九次第定、十遍處;是菩薩不能修空解脫門,亦不能修無相、無願解脫門;是菩薩不能修五眼,亦不能修六神通;是菩薩不能修三摩地門,亦不能修陀羅尼門;是菩薩不能修佛十力,亦不能修四無所畏、四無礙解、大慈、大悲、大喜、大捨、十八佛不共法;是菩薩不能修一切智,亦不能修道相智、一切相智。

「諸天子!若菩薩為攝取無明故行,為棄捨無明故行,為攝取行、識、名色、六處、觸、受、愛、取、有、生、老死故行,為棄捨行乃至老死故行,是菩薩不能修般若波羅蜜多,亦不能修靜慮、精進、安忍、淨戒、布施波羅蜜多;是菩薩不能證內空,亦不能證外空、內外空、空空、大空、勝義空、有為空、無為空、畢竟空、無際空、散空、無變異空、本性空、自相空、共相空、一切法空、不可得空、無性空、自性空、無性自性空;是菩薩不能證真如,亦不能證法界、法性、不虛妄性、不變異性、平等性、離生性、法定、法住、實際、虛空界、不思議界;是菩薩不能修四念住,亦不能修四正斷、四神足、五根、五力、七等覺支、八聖道支;是菩薩不能證苦聖諦,亦不能證集、滅、道聖諦;是菩薩不能修四靜慮,亦不能修四無量、四無色定;是菩薩不能修八解脫,亦不能修八勝處、九次第定、十遍處;是菩薩不能修空解脫門,亦不能修無相、無願解脫門;是菩薩不能修五眼,亦不能修六神通;是菩薩不能修三摩地門,亦不能修陀羅尼門;是菩薩不能修佛十力,亦不能修四無所畏、四無礙解、大慈、大悲、大喜、大捨、十八佛不共法;是菩薩不能修一切智,亦不能修道相智、一切相智。

「諸天子!若菩薩為攝取布施波羅蜜多故行,為棄捨布施波羅蜜多故行,為攝取淨戒、安忍、精進、靜慮、般若波羅蜜多故行,為棄捨淨戒乃至般若波羅蜜多故行,是菩薩不能修般若波羅蜜多,亦不能修靜慮、精進、安忍、淨戒、布施波羅蜜多;是菩薩不能證內空,亦不能證外空、內外空、空空、大空、勝義空、有為空、無為空、畢竟空、無際空、散空、無變異空、本性空、自相空、共相空、一切法空、不可得空、無性空、自性空、無性自性空;是菩薩不能證真如,亦不能證法界、法性、不虛妄性、不變異性、平等性、離生性、法定、法住、實際、虛空界、不思議界;是菩薩不能修四念住,亦不能修四正斷、四神足、五根、五力、七等覺支、八聖道支;是菩薩不能證苦聖諦,亦不能證集、滅、道聖諦;是菩薩不能修四靜慮,亦不能修四無量、四無色定;是菩薩不能修八解脫,亦不能修八勝處、九次第定、十遍處;是菩薩不能修空解脫門,亦不能修無相、無願解脫門;是菩薩不能修五眼,亦不能修六神通;是菩薩不能修三摩地門,亦不能修陀羅尼門;是菩薩不能修佛十力,亦不能修四無所畏、四無礙解、大慈、大悲、大喜、大捨、十八佛不共法;是菩薩不能修一切智,亦不能修道相智、一切相智。

「諸天子!若菩薩為攝取內空故行,為棄捨內空故行,為攝取外空、內外空、空空、大空、勝義空、有為空、無為空、畢竟空、無際空、散空、無變異空、本性空、自相空、共相空、一切法空、不可得空、無性空、自性空、無性自性空故行,為棄捨外空乃至無性自性空故行,是菩薩不能修般若波羅蜜多,亦不能修靜慮、精進、安忍、淨戒、布施波羅蜜多;是菩薩不能證內空,亦不能證外空、內外空、空空、大空、勝義空、有為空、無為空、畢竟空、無際空、散空、無變異空、本性空、自相空、共相空、一切法空、不可得空、無性空、自性空、無性自性空;是菩薩不能證真如,亦不能證法界、法性、不虛妄性、不變異性、平等性、離生性、法定、法住、實際、虛空界、不思議界;是菩薩不能修四念住,亦不能修四正斷、四神足、五根、五力、七等覺支、八聖道支;是菩薩不能證苦聖諦,亦不能證集、滅、道聖諦;是菩薩不能修四靜慮,亦不能修四無量、四無色定;是菩薩不能修八解脫,亦不能修八勝處、九次第定、十遍處;是菩薩不能修空解脫門,亦不能修無相、無願解脫門;是菩薩不能修五眼,亦不能修六神通;是菩薩不能修三摩地門,亦不能修陀羅尼門;是菩薩不能修佛十力,亦不能修四無所畏、四無礙解、大慈、大悲、大喜、大捨、十八佛不共法;是菩薩不能修一切智,亦不能修道相智、一切相智。

「諸天子!若菩薩為攝取真如故行,為棄捨真如故行,為攝取法界、法性、不虛性、不變異性、平等性、離生性、法定、法住、實際、虛空界、不思議界故行,為棄捨法界乃至不思議界故行,是菩薩不能修般若波羅蜜多,亦不能修靜慮、精進、安忍、淨戒、布施波羅蜜多;是菩薩不能證內空,亦不能證外空、內外空、空空、大空、勝義空、有為空、無為空、畢竟空、無際空、散空、無變異空、本性空、自相空、共相空、一切法空、不可得空、無性空、自性空、無性自性空;是菩薩不能證真如,亦不能證法界、法性、不虛妄性、不變異性、平等性、離生性、法定、法住、實際、虛空界、不思議界;是菩薩不能修四念住,亦不能修四正斷、四神足、五根、五力、七等覺支、八聖道支;是菩薩不能證苦聖諦,亦不能證集、滅、道聖諦;是菩薩不能修四靜慮,亦不能修四無量、四無色定;是菩薩不能修八解脫,亦不能修八勝處、九次第定、十遍處;是菩薩不能修空解脫門,亦不能修無相、無願解脫門;是菩薩不能修五眼,亦不能修六神通;是菩薩不能修三摩地門,亦不能修陀羅尼門;是菩薩不能修佛十力,亦不能修四無所畏、四無礙解、大慈、大悲、大喜、大捨、十八佛不共法;是菩薩不能修一切智,亦不能修道相智、一切相智。

「諸天子!若菩薩為攝取四念住故行,為棄捨四念住故行,為攝取四正斷、四神足、五根、五力、七等覺支、八聖道支故行,為棄捨四正斷乃至八聖道支故行,是菩薩不能修般若波羅蜜多,亦不能修靜慮、精進、安忍、淨戒、布施波羅蜜多;是菩薩不能證內空,亦不能證外空、內外空、空空、大空、勝義空、有為空、無為空、畢竟空、無際空、散空、無變異空、本性空、自相空、共相空、一切法空、不可得空、無性空、自性空、無性自性空;是菩薩不能證真如,亦不能證法界、法性、不虛妄性、不變異性、平等性、離生性、法定、法住、實際、虛空界、不思議界;是菩薩不能修四念住,亦不能修四正斷、四神足、五根、五力、七等覺支、八聖道支;是菩薩不能證苦聖諦,亦不能證集、滅、道聖諦;是菩薩不能修四靜慮,亦不能修四無量、四無色定;是菩薩不能修八解脫,亦不能修八勝處、九次第定、十遍處;是菩薩不能修空解脫門,亦不能修無相、無願解脫門;是菩薩不能修五眼,亦不能修六神通;是菩薩不能修三摩地門,亦不能修陀羅尼門;是菩薩不能修佛十力,亦不能修四無所畏、四無礙解、大慈、大悲、大喜、大捨、十八佛不共法;是菩薩不能修一切智,亦不能修道相智、一切相智。

「諸天子!若菩薩為攝取苦聖諦故行,為棄捨苦聖諦故行,為攝取集、滅、道聖諦故行,為棄捨集、滅、道聖諦故行,是菩薩不能修般若波羅蜜多,亦不能修靜慮、精進、安忍、淨戒、布施波羅蜜多;是菩薩不能證內空,亦不能證外空、內外空、空空、大空、勝義空、有為空、無為空、畢竟空、無際空、散空、無變異空、本性空、自相空、共相空、一切法空、不可得空、無性空、自性空、無性自性空;是菩薩不能證真如,亦不能證法界、法性、不虛妄性、不變異性、平等性、離生性、法定、法住、實際、虛空界、不思議界;是菩薩不能修四念住,亦不能修四正斷、四神足、五根、五力、七等覺支、八聖道支;是菩薩不能證苦聖諦,亦不能證集、滅、道聖諦;是菩薩不能修四靜慮,亦不能修四無量、四無色定;是菩薩不能修八解脫,亦不能修八勝處、九次第定、十遍處;是菩薩不能修空解脫門,亦不能修無相、無願解脫門;是菩薩不能修五眼,亦不能修六神通;是菩薩不能修三摩地門,亦不能修陀羅尼門;是菩薩不能修佛十力,亦不能修四無所畏、四無礙解、大慈、大悲、大喜、大捨、十八佛不共法;是菩薩不能修一切智,亦不能修道相智、一切相智。

「諸天子!若菩薩為攝取四靜慮故行,為棄捨四靜慮故行,為攝取四無量、四無色定故行,為棄捨四無量、四無色定故行,是菩薩不能修般若波羅蜜多,亦不能修靜慮、精進、安忍、淨戒、布施波羅蜜多;是菩薩不能證內空,亦不能證外空、內外空、空空、大空、勝義空、有為空、無為空、畢竟空、無際空、散空、無變異空、本性空、自相空、共相空、一切法空、不可得空、無性空、自性空、無性自性空;是菩薩不能證真如,亦不能證法界、法性、不虛妄性、不變異性、平等性、離生性、法定、法住、實際、虛空界、不思議界;是菩薩不能修四念住,亦不能修四正斷、四神足、五根、五力、七等覺支、八聖道支;是菩薩不能證苦聖諦,亦不能證集、滅、道聖諦;是菩薩不能修四靜慮,亦不能修四無量、四無色定;是菩薩不能修八解脫,亦不能修八勝處、九次第定、十遍處;是菩薩不能修空解脫門,亦不能修無相、無願解脫門;是菩薩不能修五眼,亦不能修六神通;是菩薩不能修三摩地門,亦不能修陀羅尼門;是菩薩不能修佛十力,亦不能修四無所畏、四無礙解、大慈、大悲、大喜、大捨、十八佛不共法;是菩薩不能修一切智,亦不能修道相智、一切相智。

「諸天子!若菩薩為攝取八解脫故行,為棄捨八解脫故行,為攝取八勝處、九次第定、十遍處故行,為棄捨八勝處、九次第定、十遍處故行,是菩薩不能修般若波羅蜜多,亦不能修靜慮、精進、安忍、淨戒、布施波羅蜜多;是菩薩不能證內空,亦不能證外空、內外空、空空、大空、勝義空、有為空、無為空、畢竟空、無際空、散空、無變異空、本性空、自相空、共相空、一切法空、不可得空、無性空、自性空、無性自性空;是菩薩不能證真如,亦不能證法界、法性、不虛妄性、不變異性、平等性、離生性、法定、法住、實際、虛空界、不思議界;是菩薩不能修四念住,亦不能修四正斷、四神足、五根、五力、七等覺支、八聖道支;是菩薩不能證苦聖諦,亦不能證集、滅、道聖諦;是菩薩不能修四靜慮,亦不能修四無量、四無色定;是菩薩不能修八解脫,亦不能修八勝處、九次第定、十遍處;是菩薩不能修空解脫門,亦不能修無相、無願解脫門;是菩薩不能修五眼,亦不能修六神通;是菩薩不能修三摩地門,亦不能修陀羅尼門;是菩薩不能修佛十力,亦不能修四無所畏、四無礙解、大慈、大悲、大喜、大捨、十八佛不共法;是菩薩不能修一切智,亦不能修道相智、一切相智。

「諸天子!若菩薩為攝取空解脫門故行,為棄捨空解脫門故行,為攝取無相、無願解脫門故行,為棄捨無相、無願解脫門故行,是菩薩不能修般若波羅蜜多,亦不能修靜慮、精進、安忍、淨戒、布施波羅蜜多;是菩薩不能證內空,亦不能證外空、內外空、空空、大空、勝義空、有為空、無為空、畢竟空、無際空、散空、無變異空、本性空、自相空、共相空、一切法空、不可得空、無性空、自性空、無性自性空;是菩薩不能證真如,亦不能證法界、法性、不虛妄性、不變異性、平等性、離生性、法定、法住、實際、虛空界、不思議界;是菩薩不能修四念住,亦不能修四正斷、四神足、五根、五力、七等覺支、八聖道支;是菩薩不能證苦聖諦,亦不能證集、滅、道聖諦;是菩薩不能修四靜慮,亦不能修四無量、四無色定;是菩薩不能修八解脫,亦不能修八勝處、九次第定、十遍處;是菩薩不能修空解脫門,亦不能修無相、無願解脫門;是菩薩不能修五眼,亦不能修六神通;是菩薩不能修三摩地門,亦不能修陀羅尼門;是菩薩不能修佛十力,亦不能修四無所畏、四無礙解、大慈、大悲、大喜、大捨、十八佛不共法;是菩薩不能修一切智,亦不能修道相智、一切相智。

「諸天子!若菩薩為攝取五眼故行,為棄捨五眼故行,為攝取六神通故行,為棄捨六神通故行,是菩薩不能修般若波羅蜜多,亦不能修靜慮、精進、安忍、淨戒、布施波羅蜜多;是菩薩不能證內空,亦不能證外空、內外空、空空、大空、勝義空、有為空、無為空、畢竟空、無際空、散空、無變異空、本性空、自相空、共相空、一切法空、不可得空、無性空、自性空、無性自性空;是菩薩不能證真如,亦不能證法界、法性、不虛妄性、不變異性、平等性、離生性、法定、法住、實際、虛空界、不思議界;是菩薩不能修四念住,亦不能修四正斷、四神足、五根、五力、七等覺支、八聖道支;是菩薩不能證苦聖諦,亦不能證集、滅、道聖諦;是菩薩不能修四靜慮,亦不能修四無量、四無色定;是菩薩不能修八解脫,亦不能修八勝處、九次第定、十遍處;是菩薩不能修空解脫門,亦不能修無相、無願解脫門;是菩薩不能修五眼,亦不能修六神通;是菩薩不能修三摩地門,亦不能修陀羅尼門;是菩薩不能修佛十力,亦不能修四無所畏、四無礙解、大慈、大悲、大喜、大捨、十八佛不共法;是菩薩不能修一切智,亦不能修道相智、一切相智。

大般若波羅蜜多經卷第三百二十


【經文資訊】大正藏第 06 冊 No. 0220 大般若波羅蜜多經(第201卷-第400卷)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大正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妙雲蘭若提供,眾生出版社提供,日本 SAT 組織提供,眾生出版社提供新式標點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回上層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