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卷

大正新脩大藏經 第03冊
No.190 佛本行集經 (60卷)
【隋 闍那崛多譯】
第 26 卷

下一卷
 

佛本行集經卷第二十六

向菩提樹品中

「爾時,菩薩於河澡浴,食乳糜休身體光儀,平復如本,威力自在。安庠面向菩提樹時,作是行步,猶如往昔諸菩薩行,所謂漸漸調柔,行步意喜,來者隨施,行步安住。猶如須彌山王,巍巍而行,無恐畏行,不濁亂行,心知足行,不急疾行,不遲緩行,不蹶失行。兩足周正不相揩行,不相逼行,不星速行,不搖身行,安隱而行,清淨而行,精妙而行,無患害行,師子王行,大龍王行,大牛王行。如鴈王行,如象王行,不恇怯行,無疑滯行,無怪悞行,廣寬博行,那羅延行,不觸地行,千輻相輪下地而行,以脚足指網縵所羅,甲如赤銅色澤而行,行步振遍大地而行,行步猶如大山谷響出聲而行。行步之時,有坑坎處皆悉平正,自然而行;地上所有土沙礫石,皆除而行;以足網縵放光明,觸罪類眾生,安住不動,善行而行;行步清淨,生妙蓮花,蹹彼蓮花臺上而行;以往昔行淨善行故,而得此行。往昔諸佛,坐於師子高座之上,承行而行;心意牢固,如金剛行;閉塞一切諸趣稠林,堂堂而行;能切諸趣眾生,生安樂行。摧折一切魔幢而行;破壞一切魔力而行;塠壓一切魔氣而行;打碎一切魔威而行;減削一切魔業而行;消散一切魔眾而行;墮落一切魔勢而行;捐捨一切魔行而行;殺害一切魔軍而行;割斷一切魔網而行。伏諸非法一切邪眾,如法攝受外道而行;照朗煩惱翳暗而行;散助煩惱朋友而行;威力覆蔽釋天梵天、大自在天護世諸天,無畏而行;於此三千大千世界,唯自一人,獨尊而行;不從他學,而自證道,分明而行;欲證一切種智而行;正念正意,知足正行行行而行;欲滅生老病死而行;欲趣向彼常樂我淨微妙最勝無畏之處,欲入涅槃城門而行。有如是行,菩薩而行,面正向彼菩提之樹,直視而行。

「爾時,菩薩復作如是思惟念言:『我今至此菩提道場,欲作何座證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即自覺知應坐草上。是時淨居諸天子等,白菩薩言:『如是如是。大聖仁者!所有過去諸佛如來欲證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者,皆悉坐於鋪草之上而取正覺。』

「爾時,菩薩復作如是思惟:『誰能與我如是之草?』心思惟已,左右前後四顧觀看。是時忉利帝釋天王,以天智知菩薩心已,即化其身為刈草人,去於菩薩不近不遠,右邊而立,刈取於草。其草青綠,顏色猶如孔雀王項,柔軟滑澤,而手觸時,猶如微細迦尸迦衣,其狀如是,色妙而香,右旋宛轉。

「爾時,菩薩見於彼人去已不遠,在右邊刈如是等草,見已漸漸至彼人邊,到已寬緩問彼人言:『賢善仁者!汝名字何?』彼人報言:『我名吉利。』菩薩既聞彼人名已,如是思惟:『我今欲求自身吉利,亦為他人以求吉利,此名吉利,在於我前,我今決當得證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菩薩如是心思惟已,更出如是美妙音響,語彼人言:『其語猶如過去一切諸菩薩等微妙音聲,所謂實語,不虛發言用真正言,出清亮聲,潤澤之聲,妙聲,喜聲,聞承奉聲,聞不違聲,聞流靡聲,化聲,導聲,不謇吃聲,不縮呻聲,不麤澁聲,不雙破聲,軟滑澤聲,甜淡美聲,分明的的遙入耳聲,聞心口意皆悉喜聲。聞已除滅欲癡瞋恚鬪諍忿怒,皆悉令得清淨之聲,聞如迦羅頻伽鳥聲,命命鳥聲,雷隱隱聲。如諸音樂歌讚詠聲,深遠高聲,無障礙聲,非鼻出聲,清淨之聲,真正之聲,實語之聲。如梵天聲,如海波聲,如山崩聲,震動之聲。如諸天王所讚歎聲,諸阿修羅歌詠美聲,深難得底斷魔力聲,降伏一切諸外道聲。師子之聲,駛風之聲,象王之聲,如雲磨聲,能至十方佛剎土聲,告諸所化眾生之聲。不急疾聲,不遲緩聲,不停住聲,不缺減聲,不濁穢聲,合一切聲,入諸聲聲。解脫之聲,無繫縛聲,無染著聲,合語義聲,依時語聲,不過時聲,巧能宣說八千萬億法門之聲。無壅塞聲,不止息聲,能辯一切諸聲之聲。隨心能滿一切願聲,能生一切安樂之聲,示現一切解脫之聲,流通一切諸道路聲。眾中說時,不出眾外,令諸大眾歡喜之聲;聲出之時,順於一切諸佛法聲。』

「菩薩以此如是眾聲,告語於彼刈草之人,作如是言:『仁者!汝能與我草不?』其化人報言:『我能與。』是時帝釋所化作人,即便刈草,以奉菩薩。其草淨妙,菩薩即取彼草一把,手自執持。當菩薩取彼草之時,其地即便六種震動。是時菩薩,將於此草,安庠面向菩提樹下。

「爾時菩薩持草行時,中路忽有五百青雀,從十方來,右繞菩薩三匝訖已,隨菩薩行。又復五百拘翅羅鳥,四方而來,如前圍遶;又復五百孔雀而來,乃至略說,五百白鵝,五百鴻鶴,五百白鷗,五百迦羅頻伽之鳥,并其五百命命之鳥,五百白象,皆悉六牙。五百白馬,頭耳烏黑,尾悉朱,長而披散五百牛王,並皆斛領,猶如黑雲。

「是時復有五百童子五百童女,各以種種諸妙瓔珞莊嚴其身,五百天子,五百天女,五百寶瓶,以諸香花,滿於其中。又盛種種諸妙香水,無人執持自然空行。

「又世間中,所有一切吉祥之事,皆從四方,雲雨而來各在菩薩右邊,圍遶經三匝已,隨菩薩行。

「又世間中,所有樹木,一切藥草,菩薩行時,從根悉伏,向於菩薩。

「又復四方微妙涼冷調和之風,吹諸翳障,皆悉清淨,無雲無霧,無烟無塵。

「上虛空中,復有無量千萬諸天,菩薩當向菩提樹時,悉隨而行,皆各一時歡喜踊躍,遍滿其體,不能自勝,歌唱叫喚,或口呼嘯,作種種聲,弄其天衣及寶瓔珞。又復出聲,作如是言:『今此閻浮,有佛世尊出現於世。』

「復有無量淨居諸天,來在菩薩左右前後,頂禮菩薩如是白言:『大聖尊者!仁昔長夜,恒常乞願,今日所願以得成就,世間所有一切諸天,堪為仁作吉祥之事。能與仁作吉祥之相,又復能成仁心願者,彼等悉來在菩薩前。』菩薩面向菩提樹時,相隨而進,菩薩欲至菩提樹下,是時其地六種震動。

「又復,菩薩行步之時,如師子步,如龍王步,如牛王步、白鴈王步,如象王步,無怖畏行,無障礙行,無染著行,除滅一切毛不竪行,無人降伏往昔善行,禪定真正最勝而行,最上最妙伏諸怨行,斷絕一切不利益行。欲取無上法寶故行,取無上樂攝受故行,欲取最上寂定故行。行步之時,地上所有一切眾生,聞地動聲,地居諸天、阿修羅等,一切諸龍,諸乾闥婆,一切諸鳥,四足人等,皆悉聞彼震動之聲,心生疑怪,處處觀看有何異事有何因緣,大地如是湧沒搖動?

「爾時,彼地有一龍王,名曰迦茶(隋言黑色),其龍長壽,經歷劫數,曾見往昔多諸佛來。又龍日月,晝夜甚長,睡眠未久,見大地動,復聞震聲,即便驚寤。寤已忽起,速疾從自宮殿而出。出外觀看四方之時,迦茶龍王觀四方已,見自居處相去不遠,有一菩薩安庠而行。時彼龍王,見此菩薩,預先瑞相,猶如過去諸大菩薩發心欲向菩提樹下一種無異。見是相已更無疑心,決定知此菩薩大士,當得證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生大歡喜,即便說偈,一心合掌,而讚歎言:

「『威德巍巍大仁者,  如我曾見過去時,
  有諸菩薩來此中,  仁今亦然無有異,
  今見仁者到斯處,  決定作佛必無疑。
  世尊徒步甚安庠,  先舉右脚而行動,
  觀於諸方心諦視,  應當定作佛世尊。
  仁今從此吉祥邊,  乞一把草手持執,
  正面趣向於道樹,  決定今作三佛陀。
  諸方四面涼冷風,  猶如牛王作聲嚮,
  又有諸鳥來翼從,  前後左右四面圍,
  世間黑闇晝夜昏,  無明愚癡之所覆,
  仁聖成就丈夫已,  必出大光普照明。
  又復靈異諸獸來,  百千萬眾前後遶,
  如彼輪迴右旋轉,  仁今決定作世尊。
  又復象馬諸畜生,  并諸幢鬘等來至,
  星速急疾向菩薩,  決知當作佛世尊。
  又復一切淨居天,  持其清淨莊嚴體,
  曲躬頂禮於仁者,  知仁決作佛世尊。
  仁今將此有漏心,  又為一切煩惱逼,
  今得除滅彼結惑,  必成無上勝菩提。
  仁今具足微妙法,  甚深難測不思議,
  證已俯仰行步寬,  是故我心無疑滯。
  仁今種種皆如法,  所說最上更無過,
  一切天人無等倫,  是故我心無疑滯。』

「爾時,黑色龍王將如是偈歎菩薩已,心大歡喜,踊躍無量,合十指掌,在菩薩前,頂禮菩薩。是時菩薩語龍王言:『大善龍王!如是如是,如汝所說,我今必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而說偈言:

「『大善龍王如汝言,  此為增益我精進,
  我今必成無上道,  一切世間無等雙。
  如餘所見相莊嚴,  大吉祥瑞為我助,
  我今於此煩惱海,  必度彼岸無有疑。』

「爾時,黑色龍王有一龍妃,名曰金光,而彼龍妃復與無量諸龍女等,左右圍遶,其手各執諸妙香花末香塗香、雜色衣服寶幢幡蓋種種瓔珞,作天音樂。其樂音中,各作種種歌讚詠聲,而歎菩薩。隨菩薩行,歌音聲中,出如是偈,頌菩薩言:

「『世尊身意卓不移,  無驚無怖而定住,
  歡喜踊躍離諸欲,  瞋癡悉捨無處貪,
  尊能為世作醫師,  是故我今頭頂禮。
  世間諸使煩惱厚,  無能解脫離彼纏,
  諸根自伏復伏他,  能拔眾生諸毒箭,
  無歸護處能歸護,  世間幽瞑作導師,
  三界燈明仁獨尊,  是故我等今頂禮。
  世尊無人能伏得,  以盡貪瞋及無明,
  離諸煩惱欲染情,  是故我今頭頂禮。
  煩惱刺入眾生意,  無有人能拔出之,
  世尊今作大醫師,  能治彼等大苦惱。
  無依止者作依止,  無導師處作導師,
  黑暗遍於三界中,  世尊光明普能照。
  如我今見諸天眾,  持妙香花滿虛空,
  舞弄瓔珞皆散衣,  我見如是預相已,
  斟量斯事無虛謬,  仁今作佛心喜歡。
  速往菩提德樹邊,  降伏彼等四魔眾,
  摑裂煩惱[革*卬]羅網,  疾成無上寂涅槃。
  猶如往昔諸智人,  到於此處取正覺,
  仁者今已來至此,  我知作佛定無疑。
  世尊昔在因地時,  行行劫數千萬億,
  精苦勤劬不暫息,  望取正覺證真如。
  今時已至願莫停,  速詣於道樹下坐,
  正心依彼樹王者,  決證菩提無有疑。』

「爾時菩薩聞是偈已,安庠而行,向菩提樹,於其中間,心如是念:『此欲界內,是彼魔王波旬為主自在統領,我今應當語彼令知,若不告彼而取證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者,我則不成名為大覺。所以者何?為欲降伏魔波旬故,攝受彼故,亦兼攝受降伏一切欲界諸天。彼之魔眾,魔宮殿中,復有無量無邊諸魔眷屬諸天,已於往昔,種諸善根。若聞我作師子吼聲,若見我證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時,則彼悉來向於我邊,當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

「爾時菩薩思惟是已,從於眉間白毫相中,放一光明,名能降伏散魔軍眾。放此光已,應時即至魔之宮殿,翳彼一切諸魔舊宮本業之光。又復斯光傍遍三千大千世界,作大光明,一切皆滿。時菩薩放彼光明中,魔王波旬,自然而聞如是偈聲:

「『世間有一大眾生,  經歷多劫行行滿,
  淨飯大王之太子,  棄捨王位而出家。
  彼欲開發甘露門,  今來趣向菩提樹,
  汝身若有大氣力,  可詣樹下共試看。
  其今已達彼岸邊,  欲度他令到彼,
  菩薩既以自覺了,  今復更欲覺於他。
  又自得彼寂定禪,  更欲教人令寂靜,
  既自行無繫縛路,  欲教他趣解脫城。
  破散三惡悉使空,  充溢人天道令滿,
  示現禪定五通力,  安置令知甘露宮。
  其今不久證大明,  必當虛空汝境界,
  愚癡黑暗瞋恚侶,  損汝朋黨悉無餘。
  既被摧碎走無方,  當爾時心作何計?
  彼若證於甘露法,  常樂我淨湛然安。』

「爾時欲界魔王波旬,從光明中聞是偈已,於睡眠中,心忽驚動,自然夢見,三十二種,不吉祥相。何等名為三十二夢?

「所謂夢見其諸天界自許宮殿,悉皆黑暗,無有光明。

「見自宮中,有諸沙礫糞穢盈滿。

「見自身體,恐怖不樂,無有心情。

「見其自身,諸方馳走。

「見其自身,頭上天冠忽然墮落,遺失革屣,徒跣而行。

「見自咽喉,脣腭乾燥,身體寒熱。

「見自園中,所有樹木,枝葉花果,悉皆乾枯。

「見諸池泉,所有諸花,皆悉枯竭。

「見自園中,所有諸鳥,鸚鵡鸜鵒、孔雀鴛鴦、鴻鶴鸕鶿,及拘翅羅命命鳥等,翎羽衣毛,悉皆毻落。

「見其宮內,所有音聲樂器之具,螺鼓琴瑟箜篌笙簧,所有一切,五種音聲,悉皆破折,斷壞故敗,狼藉在地。

「見其從來所愛左右,皆悉自然遠離其身,憂愁困苦,却住一面,獨臥地上。

「見其端正可喜玉女,赤露拳攣,自舉兩手,以拔頭髮,臥於地上。

「見諸魔子巧智辯者,悉皆趣向菩提樹下,頂禮於彼菩薩之足。

「見其四箇所愛之女,各舉兩手,大聲號哭,作如是言:『嗚呼嗚呼!阿耶阿耶!』

「見其自身所著衣裳,垢膩不淨。

「見其自身,為諸塵土之所坌穢,周遍滿體。

「見其自身,忽然瘦劣,無有精光。

「見自宮殿,城壁戶牖,樓櫓窓門,却敵雀垜天井,皆悉崩頹落壞。

「見其所有諸大兵將,夜叉羅剎,或鳩槃茶,或復龍王,彼等悉皆垂於兩手,或時舉臂,拍頭搥胸,各各受於極大苦惱。

「見其所有一切欲界諸天主等,四鎮天王、帝釋、夜摩、兜率、化樂、他化自在,皆悉號哭,瀝淚滿面,走向菩薩,觀菩薩面,立菩薩前。

「見其在於鬪場之內,刀仗矢刃,自許左右及眷屬等,悉捨魔王,諸方馳走。

「見其從來吉祥之,皆崩破壞。

「見那羅陀天仙,口唱不吉祥事。

「見有一神,名為歡喜,當門作聲,如是唱說,稱不歡喜。

「見虛空中,塵霧烟雲,悉皆遍滿。

「見守魔宮功德大神,舉聲大哭。

「見其從來自在之處,成不自在。

「見自朋友,悉成怨讎。

「見諸魔宮,或成黑暗,或復失火,悉皆燒盡。

「見其一切諸魔宮殿,震動不安。

「見其所有樹木叢林,或被他斫,或自倒地。

「見其所有思念判事,或作方計,竟日籌量,不得一口,唯有亂心。

「爾時,欲界魔王波旬,見如是等三十二夢不祥相已,從睡而寤,遍體戰慄,心意不安,內懷恐懼。普喚一切魔家眷屬,皆令集聚,及其宮內,左右侍臣,并大兵將,當諸城門守護之人,向說夜夢所見之事。『汝等諸人!我昨夜夢見諸變怪,如前所說。我見如是不祥夢已,甚大恐怖,身心不安,以是生疑,忽然睡覺。我應不久必失此處,恐畏更有或大威德福力之人,來生此處,替代於我。』而說偈言:

「『昨夜光明自然現,  光明中說此偈言,
  釋種太子今出家,  三十二相莊嚴體,
  出家苦行六年滿,  今漸來向道樹間,
  自覺覺他以菩提,  汝若有力共彼試。
  彼種善根劫千億,  今得菩提證正真,
  破汝境界悉當空,  汝若不能折伏彼,
  彼證甘露身常住,  欲破汝等此魔宮。
  是故我告汝諸魔,  若有強力早向彼,
  沙門獨自在樹下,  速疾破彼莫令全,
  汝等若取我愛言,  為我辦具四兵眾。
  世間多有辟支佛,  彼今出已令涅槃,
  望我獨自作法王,  不令斷絕如來種。』

「爾時魔王波旬長子,名曰商主,時彼商主,即便以偈,白其父言:

「『父王何故面無色,  心戰身體無威光,
  看此形相似大驚,  未審曾見聞何事?
  唯願向子等實說,  如所聞見一一論。』

「時,魔波旬還以偈告其子商主,作如是言:

「『子汝今當善諦聽,  昨夜我夢甚異常,
  若我眾中具說之,  大眾聞皆絕倒地。』

「時,魔波旬長子商主,復更以偈報其父言:

「『大眾倒地不敢辭,  入陣若退是大苦,
  若夢見有如是相,  寧住莫鬪被他追。』

「時,魔波旬復還以偈告其子言:

「『丈夫發意取鬪勝,  可以不勝即鬪休,
  彼獨沙門何所能,  我到樹下當起走。』

「是時,商主復更以偈白其父言:

「『有力眾力弱力人,  獨一智慧勝他鬪,
  螢火蟲滿三千界,  一日出世悉能遮。
  若人自慢心不思,  貢高欺他不廣問,
  諸智人來相開諫,  若不取語此難治。』

「爾時,菩薩向菩提樹,未至彼處,其間見一菴羅之樹,謂言此是菩提之樹。菩薩至彼樹下欲坐,意中以為菩提之樹,是時彼地,以菩薩身威德力故,重不能禁,欲陷向下。

「爾時菩薩如是思惟:『世有二人行坐之處,其地陷沒。何等為二?一者斷絕諸善根盡,二者福德諸善甚多計。我即今應非是斷善根盡人,此或應非菩提樹下。』

「爾時色界淨居諸天,為幖幟真菩提樹故,懸妙繒幡置於其上,又復彼中所有諸樹,枝幹悉傾向菩提樹。是時菩薩即知此是真菩提樹,便捨於前舊菴羅樹,迴步安庠,漸漸而向菩提樹邊。

「爾時,菩薩當向菩提樹下行時,有一夜叉名曰香獸,守護於彼菩提之樹,去樹不遠停止其中。見菩薩來,得急即告更一同伴,名為赤眼,別夜叉言:『仁者汝來!我今語汝,汝須知覺,汝速為我,往欲界主魔王邊諮道如斯語:「昔拘留孫,及拘那含,并迦葉等,諸大仙聖,於此地中所居之處成大等覺。今復更有精進之人,功德圓滿,菩提行備,以具足得三十二相,侵於魔王境界所住。是彼釋種淨飯王子,名悉達多,已捨苦行,得於正念,來至於此最勝地處,而欲居停。願大王知時。」』赤眼聞香獸夜叉如此語已,速往詣於魔波旬所,既到彼已,如上所語,悉具說之。

「爾時,欲界魔王波旬,從彼赤眼夜叉邊聞如此語已,即便召喚他化自在一切諸天,化樂、兜率、三十三天、四天王等,并地居天,諸龍、夜叉,諸乾闥婆,及阿修羅、緊陀羅、摩睺羅伽、鳩槃茶、羅剎、毘舍遮等,一切大眾,而勅之言:『汝等悉集!聽我處分。有一釋迦種姓之子,欲取菩提。我等相共至於彼處,斷其如此勇猛之心,勿令取證。』

「爾時魔王長子商主,白其父王魔波旬言:『父王如是,子心不樂。何以故?而今父王欲共悉達菩薩大士而作怨讎,唯恐後時,父王內心悔無所及。』作是語已,時魔波旬告子商主,作如是言:『咄汝小兒!愚暗淺短,未曾知我變化神通,未曾覩我自在威力。』

「爾時商主白其父言:『父王當知!我非父王愚癡之兒,亦非不知父王神通威力自在,但父王今未知悉達菩薩神通,未見悉達菩薩德力。其事雖然,但願父王!至於彼邊,應當自見應當自知彼之神通。』

「爾時,欲界魔王波旬,不取其子商主之言,聞已忽然裝束四種精銳兵眾,悉令聚集,帶甲持仗,譬如大力最猛健將,率領可畏雜種軍眾人,覩之時能令毛竪,世未曾見又未曾聞。如是無量百千萬億天神鬼兵,所謂一身能現多種百千面孔,其一一面能出無量種種蛇身,手脚繚戾,形容可畏。皆執弓箭槊矛槌棒斧鑿刀劍、最勝金剛諸器仗等,或復身體頭目手足眾雜異形,或復頂上大火熾然,或於肚邊出極猛火,或復語言麤澁叫喚,或執犁木,或持杵等如是諸物。眼孔可畏,或眼睛睞,視[盻-八]高低。或口喎斜而復多齒。其舌廣大,現多種形,或舌下垂,或舌拳縮,猶如礓石。或眼放光,猶如黑蛇其中毒滿,或有頸項纏繞諸蛇,或有手執蟒蛇而食,猶金翅鳥從海取龍而噉食之。或復手執人肉骨血頭目支節而噉食之,或手執人五臟腸肚糞穢而食。或有青眼如師子王,喧張可畏。或眼凹凸,開合放光,或復騎於猛火大山,乘空而來。或兩肩頭擎於焰火,熾燃如山。或於地上,兩手拔樹合根,擔來其中。或有耳如羖羊,或如簸箕,或如蚌蛤,或如象耳,或如猪耳,或垂朵耳。或復有肚如病水人,脚脛細弱,身體羸瘦。或鼻匾[匚@虎],或腹如甕,足如覆鉢,身體皮乾,猶如曝脯,其肉枯燥,血脈乾竭。或復割截手足而懸,或復斫頭而手中執。或身出血,更互相飲,飲已復吐,或吐白沫,或飲融銅,或吞鐵丸。或刖手足肘膝而行,或唯骨身無有皮肉。或作猪形,或驢騾形象形馬形、駱駝牛羊羖羝[尸@((二*人)/?)]兕、水牛狐兔、摩竭鯨鷁、師子虎狼熊羆禽[狂-王+百]、獼猴豺豹野干狸狗。諸如是等,種種形容,作大恐怖,作大可畏,如是軍眾悉皆整備,儼然承奉,待命即行。

佛本行集經卷第二十六


【經文資訊】大正藏第 03 冊 No. 0190 佛本行集經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大正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蕭鎮國大德提供,維習安大德提供,北美某大德提供,法雨道場提供新式標點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回上層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