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卷

大正新脩大藏經 第03冊
No.190 佛本行集經 (60卷)
【隋 闍那崛多譯】
第 11 卷

下一卷
 

佛本行集經卷第十一

姨母養育品第十

「爾時太子既以誕生,適滿七日,其太子母摩耶夫人,更不能得諸天威力,復不能得太子在胎所受快樂,以力薄故,其形羸瘦,遂便命終。

「(或有師言:『摩耶夫人,壽命算數,唯在七日,是故命終。雖然但往昔來常有是法,其菩薩生滿七日已,而菩薩母皆取命終。何以故?以諸菩薩幼年出家,母見是事,其心碎裂,即便命終。』)

「(薩婆多師復作是言:『其菩薩母,見所生子,身體洪滿,端正可憙,於世少雙,既覩如是希奇之事未曾有法,歡喜踊躍,遍滿身中,以不勝故,即便命終。』)

「爾時,摩耶國大夫人命終之後,即便往生忉利天上。生彼天已,即有勝妙無量無邊諸天婇女,左右圍繞,前後翼從,各各持於無量無邊供養之具、曼陀羅等,詣菩薩所,處處遍散。為欲供養於菩薩故,從虛空下,漸漸而墜到於人間淨飯王宮。到王宮已,語淨飯王,而作是言:『大王!當知,我得善利,善生人間,我於往昔,胎懷於彼清淨眾生大王童子,滿足十月受於快樂,今我生於三十三天,還受快樂如前不異,彼樂此樂,一種無殊。大王!從今已往,願莫為我受大憂苦。從今已去,我更不生。』時彼摩耶,即以天身而說偈言:

「『一切怨親平等心,  精進勇猛無暫息,
  善思真如實諦理,  念無錯亂有始終。
  形體炳著真金容,  諸根寂善調御,
  我子巧能說諸法,  善行頂禮最勝尊。』

「爾時摩耶說此偈已,即便隱身忽然不現,還彼天宮。

「時,淨飯王見其摩耶國大夫人命終之後,即便喚召諸釋種親年德長者,皆令雲集,而告之言:『汝等眷屬並是國親,今是童子嬰孩失母,乳哺之寄將付囑誰,教令養育使得存活?誰能依時看視瞻護?誰能至心令善增長?誰能憐愍,愛如己生,携抱捧持?以慈心故,功德心故,歡喜心故。』時有五百釋種新婦,彼等新婦各各唱言:『我能養育,我能瞻看。』時釋種族語彼婦言:『汝等一切,年少盛壯,意耽色慾,汝等不能依時養育,亦復不能依法慈憐;唯此摩訶波闍波提,親是童子真正姨母,是故堪能將息養育童子之身,亦復堪能奉事大王。』彼諸釋種一切和合,勸彼摩訶波闍波提,為母養育。

「時,淨飯王即將太子,付囑姨母摩訶波闍波提,以是太子親姨母故,而告之言:『善來夫人!如是童子,應當養育,善須護持,應令增長,依時澡浴。』又別簡取三十二女,令助養育,以八女人擬抱太子,以八女人洗浴太子,以八女人令乳太子,以八女人令其戲弄。

「其淨飯王,產生二子;一者太子,字悉達多;二名難陀。

「其白飯王,亦有二子:第一名難提迦,第二名為婆提唎迦。

「其斛飯王,亦有二子:第一名阿難多,第二名為提婆達多。

「甘露飯王,亦有二子:第一名為阿尼盧豆,第二名為摩訶那摩。

「淨飯王妹,名阿彌多質多[口*邏](隋言甘露味),生於一子,名為底沙。

「是時摩訶波闍波提,太子姨母,白淨飯王作如是言:『謹依王勅,不敢乖違。』時波闍波提依於王命,養育太子。譬如日月,從初一日,至十五日,清淨圓滿,養育太子,亦復如是,漸漸增長。又復譬如尼拘陀樹,得種好地,而漸增長,後成大樹,太子如是,日日增長。從其太子出生已來,淨飯王家,日日增長一切財利,金銀珍寶,二足四足,無所乏少,而說偈言:

「五穀及財寶,  金銀諸衣服,
 或造或不造,  自然得充足。
 童子及慈母,  乳酪酥常豐,
 慈母少乳者,  悉皆得盈溢。

「時,淨飯王所有怨讎,自然皆悉生平等心,平等心已,漸生親厚。既生親厚,共王同心,即便牢固,一心一意,同願同行,風雨隨時,無諸災雹,亦無擾亂。少種多收,彼諸苗稼,一切藥草,樹木園林,隨色長色,諸香豐足,隨味具味,依限成熟,終不過時,皆是太子威德力故。一切城內,所懷妊者,安隱得生。又諸人民,無眾疫橫,亦無夭死,以此太子威德力故。側近所有一切人民,長者居士,各各自守,不相求及,無此求彼,彼當與我,設令因事,所須少多,貸換假借,彼應多與,不生是念,須若干者,即與若干。城內人民,各各相尊,孝養父母,敬事師長,以是太子威德力故。亦如往昔,如法行行,一切諸王,人民士庶,皆依法行,悉持十善,具足而行,國內無怖,五穀豐登,遠離飢儉。如是如是,淨飯王國,一切境內,無有飢儉,亦無驚怖。五穀豐饒,一切人民,如法而行,種種布施,作諸功德。造諸園林,造諸大義井泉池渠,皆悉自現。天舍廟堂,曹局省府,皆亦自然。人無枉橫,一切人民,皆並歡喜,猶如天上,無有差殊。以於太子威德力故,如是諸事,莫不成就。如偈所說:

「『人民順尊教,  不慳亦不惜,
  無不如法行,  慈心不起殺。
  飢渴既得解,  飲食皆充足,
  一切悉歡喜,  並受如天樂。』

「時,淨飯王過軫宿辰,取角宿日,為大子作眾寶瓔珞,所謂手腕指脛,釧鐶首飾,雜寶勝妙,華鬘頸繫。種種瓔珞,珠璣印文,指環臂腰珮,金縷為帶,金鈴寶網,種種摩尼,為莊嚴具,靴履革屣,雜寶莊嚴,其天寶冠,最勝殊妙。復有五百釋種諸親,為於太子,各造一具,雜妙瓔珞,如上莊嚴,作已將詣淨飯王所,而白王言:『善哉大王!我等所造,此妙瓔珞,七日七夜,唯願大王!以此瓔珞,莊嚴太子,當令我等不空疲勞。』時,淨飯王於其晨朝鬼宿之日,共一國師婆羅門,名優陀耶那,是優陀夷比丘之父,并及五百諸婆羅門,皆唱是言:『甚大吉祥。』共將太子,至彼一園,名曰無垢清淨莊嚴。往昔已來,貴之如塔。時彼園內,復有無量無邊百千一切眾生,男子婦人,童男童女,相喚雲會,集聚彼園,欲觀太子。復更別駕一乘大車,載置種種瓔珞金銀飲食衣服,悉令充備,於迦毘羅城內,街術四衢道頭,及諸小巷,諸如是處,設大布施,高聲唱言:『凡所須者,皆悉給與。』如是駕在太子前行。復有八千雜種音樂,作種種聲,虛空自雨無量無邊雜妙花雨。復有無量百千諸女,皆以種種寶瓔珞,莊飾其身,在於閣上,或在高臺,或在却敵,或在城頭,及女牆邊,或城樓上,或窓牖中,或居堂脊,或立屋頭,手執諸華,觀看太子,以花逆散於太子前。復有八千諸天寶女,手執掃,身體莊嚴,在太子先,耘除道路。一切釋種眷屬諸親,並悉在於淨飯王側及太子前,次第而行。

「是時摩訶波闍波提,懷抱太子,安置膝上,坐輦乘中。如是種種無量無邊莊嚴備已,將引太子,往詣彼園。爾時,國師優陀夷父,共彼五百諸婆羅門,人人各以無量無邊吉祥之言,稱讚太子。持諸瓔珞,繫太子身。繫瓔珞已,太子身相,皆悉隱障,彼之瓔珞,並各昏暗,無復精光,猶如聚墨,不能照曜,無復光顯。譬如無價閻浮檀金,欲於其邊安置丸炭。如是如是,彼諸瓔珞,繫太子已,猶如晝螢,不能自現,所有瓔珞,至太子身,不顯不現,不照不曜,亦復如是。時彼人眾,見此太子,有如是等希奇之事未曾有法,各各唱言:『嗚呼嗚呼!希有希有!』各各歡笑,人人拍手,歌舞叫嘯,擲弄衣

「時彼園內,有一天神,名曰離垢,然彼天神,在於虛空,隱身不現,而說偈言:

「『假使此大地,  及城邑聚落,
  山河諸樹木,  皆成閻浮金。
  佛一毛孔光,  具足威德相,
  翳彼如聚墨,  百福莊嚴滿。
  瓔珞光相滅,  若人具諸相,
  第一勝報果,  不須瓔珞嚴。』

「時彼天神,說此偈已,即持種種無量天花,散太子上,還其本宮。

「爾時,釋種諸親族等,即持無價碎末栴檀及細磨者,雜色牙席,雜種諸藥具滿諸器,持與太子,令莊嚴身。復持鹿車,真金為輿,種種船舫,諸雜野獸,乃至馬駒,雜寶所作,具施太子,恣令嬉戲。具足八年,如是歡樂,娛樂太子,增長養育。然其不似世之嬰孩流涕不淨,無諸糞穢,亦不呱啼呻吟嚬縮,不飢不渴,諸母養育常生歡喜。

「時,淨飯王作是思惟:『今我太子,端正少雙,未知其力,竟復何如?今可試看驗其強弱。』爾時,大王即共無量釋種童子,同坐飲食,持一純金雕鏤之鉢,盛歡喜丸,具足充滿,復以真金作諸環鎖,置諸一切眾童子前,教令爭食。又復聚於諸小白象,令與童子共相競食,語諸一切眾童子言:『汝等當知!如是白象,將奪汝食。』時諸童子斷眾白象爭力不如,遂令象食,然後始語太子令知:『太子!汝食今被他奪。』是時太子,即以兩手執彼金鉢,出少身力而壞彼鏁,令象却頓不如太子。

「時,淨飯王復為太子,多集羝羊安置宮內,為令太子生歡喜故。真金為鞍,雜寶莊飾,種種瓔珞,以嚴其身,金羅網覆。是時太子,乘彼羊車,至於園林。及其親叔,甘露飯等,自餘諸釋,各為諸子莊諸羝羊,具足如前。彼諸童子,亦乘羊車隨意遊戲。

佛本行集經習學技藝品第十一

「時,淨飯王知其太子年已八歲,即會百官群臣宰相,而告之言:『卿等當知!今我化內,誰最有智?誰具技能,種種悉通,堪為太子作於師匠,教使學書及餘諸論?』時諸臣等,即報王言:『大王!當知,今有毘奢婆蜜多羅,善知諸論,最勝最妙,如是大師,堪教太子種種書論。』時,淨飯王即遣使人召彼毘奢婆蜜多羅,而告之言:『尊者大師!汝能為我,教此太子一切技藝諸書論不?』時蜜多羅報言:『大王!謹依王命,我今堪能。』時淨飯王心生歡喜,即占好日善宿吉時,共大釋種耆舊有德,令其莊飾一切禮儀,種種所須悉令充備。復嚴五百諸釋種童,前後左右周匝圍繞,更復別有無量無邊童男童女,隨從太子,將昇學堂。

「時彼大師毘奢蜜多,遙見太子威德力大,不能自禁,遂使其身,從座怱起,屈身頂禮於太子足,禮拜起已,四面顧視生大羞慚。時蜜多羅,生慙愧已,於虛空中,有一天子,名曰淨妙,從兜率宮,共於無量無邊最大諸天神王,恒常守護是大子者,在彼虛空,隱身不現而說偈言:

「『世間諸技藝,  及餘諸經論,
  此人悉能知,  亦能教示他。
  是勝眾生者,  隨順世間故,
  往昔久習來,  今示從師學。
  出世所有智,  諸諦及諸力,
  因緣所生法,  生已及滅無。
  一念知彼等,  名色現不現,
  猶尚能證知,  況復諸文。』

「爾時天子說此偈已,以種種華,散太子上,即還本宮。時,淨飯王即持種種無價珍寶,以用布施諸婆羅門,復持種種百味飲食,施設眾座諸婆羅門,將是太子,付彼大師毘奢蜜多,留諸乳母,令侍太子,即還王宮。

「爾時,太子既初就學,將好最妙牛頭栴檀,作於書板,純用七寶莊嚴四緣,以天種種殊特妙香塗其背上,執持至於毘奢蜜多阿闍梨前,而作是言:『尊者闍梨,教我何書(元少一書)?或復梵天所說之書(今婆羅門書正十四音是)、佉盧虱吒(隋言驢脣)、富沙迦羅仙人說書(隋言蓮花)、阿迦羅書(隋言節分)、瞢伽羅書(隋言吉祥)、耶寐(亡毘反)尼書(隋言大秦國書)鴦瞿梨書(隋言指書)、耶那尼迦書(隋言駄乘)、娑伽婆書(隋言牸牛)、波羅婆尼書(隋言樹葉)、波流沙書(隋言惡言)、毘多荼書(隋言起屍)、陀毘荼國書(隋云南天竺)、脂羅低書(隋言裸形人)、度其差那婆多書(隋言右旋)、優伽書(隋言嚴熾)、僧佉書(隋言算計)、阿婆勿陀書(隋言覆)、阿[少/兔]盧摩書(隋言順)、毘耶寐奢羅書(隋言雜)、陀羅多書(烏場邊山)、西瞿耶尼書(無隋言),珂沙書(疏勒)、脂那國書(大隋)、摩那書(斗升)未荼叉羅書(中字)、毘多悉底書(尺)、富數波書(花)提婆書(天)、那伽書(龍)、夜叉書(無隋語)、乾闥婆書(天音聲)阿脩羅書(不飲酒)、迦婁羅書(金翅鳥)、緊那羅書(非人)、摩睺羅伽書(大蛇),彌伽遮迦書(諸獸音),迦迦婁多書(烏音)浮摩提婆書(地居天)、安多梨叉提婆書(虛空天)、欝多羅拘盧書(須彌北)、逋婁婆毘提呵書(須彌東)、烏差波書(舉)膩差波書(擲)、娑伽羅書(海)闍羅書(金剛)、梨伽波羅低梨伽書(往復)、毘棄(音牒)多書(食殘)、阿[少/兔]浮多(未曾有)、奢娑多羅多書(如伏轉)、伽那那多書(算轉)優差波多書(舉轉)、尼差波多書(擲轉)、波陀梨佉(足)、毘拘多羅波陀那地書(從二增上句)、耶婆陀輸多羅書(增十句已上)、未荼婆哂尼書(中流)、梨沙耶娑多波恀比多書(諸仙苦行)、陀羅尼卑叉梨書(觀地)、伽伽那卑麗叉尼書(觀虛空)、薩蒱沙地尼山陀書(一切藥果因)沙羅僧伽何尼書(總覽)、薩婆婁多書(一切種音)。』

「爾時太子說是書已,復諮蜜多阿闍梨言:『此書凡有六十四種,未審尊欲教我何書?』是時毘奢婆蜜多羅,聞於太子說是書已,內心歡喜,悅豫熈怡,密懷私慙,折伏貢高我慢之心,向於太子,而說偈言:

「『希有清淨智慧人,  善順於諸世間法,
  自已該通一切論,  復更來入我學堂。
  如是書名我未知,  其今悉皆誦持得,
  是為天人大尊導,  今復更欲覓於師。』

「爾時,復有五百釋種諸臣童子,俱共太子,齊入學堂學書唱字,以是太子威德力故,復有諸天神力加故,諸音響中出種種聲。

「唱阿字時,諸行無常,出如是聲。

「唱伊字時,一切諸根門戶閉塞,出如是聲。

「唱優字時,心得寂定,出如是聲。

「唱字時,諸六入道皆證知故,出如是聲。

「唱嗚字時,當得渡於大煩惱海,出如是聲。

「唱迦字時,當受諸有業報所作,出如是聲。

「唱佉字時,教拔一切煩惱根本,出如是聲。

「唱伽字時,十二因緣甚深難越,出如是聲。

「唱[口*恒]字時,諸無明蓋覆翳甚厚,當淨除滅,出如是聲。

「唱俄字時,如來當得成佛道已,至餘諸方,恐怖眾生施與無畏,出如是聲。

「唱遮字時,應當證知四真聖諦,出如是聲。

「唱車字時,今者應當所有諂曲邪惑意迷皆悉除滅,出如是聲。

「唱闍字時,應當超越出生死海,出如是聲。

「唱社字時,魔煩惱幢當碎破倒,出如是聲。

「唱若字時,當令四眾皆順教行,出如是聲。

「唱吒字時,其諸凡夫一切眾生,處處畏敬此言無常,出如是聲。

「唱咤字時,應當憶念此之咤字,若根純熟不聞諸法即得證知,出如是聲。

「唱荼字時,應當得彼四如意足即能飛行,出如是聲。

「唱[口*荼]字時,作合歡華如[口*荼]言語,散唱諸行及十二緣生滅之法無常顯現,出如是聲。

「唱拏字時,其得道人受利養時,無一微塵等諸煩惱而不散滅,堪應他供,出如是聲。

「唱多字時,當向苦行,出如是聲。

「唱他字時,一切眾生其心若斧,諸塵境界猶如竹木,當作是觀,出如是聲。

「唱陀字時,當行布施行諸苦行即得和合,出如是聲。

「唱咃字時,當有法聲,出如是聲。

「唱哪字時,當須用彼食飲活命,出如是聲。

「唱簸字時,真如實諦,出如是聲。

「唱頗字時,當得成道證於妙果,出如是聲。

「唱婆字時,解一切縛,出如是聲。

「唱嘙字時,說世間後更不受有,出如是聲。

「唱摩字時,說諸生死一切恐怖最為可畏,出如是聲。

「唱耶字時,開穿一切諸法之門為人演說,出如是聲。

「唱囉字時,當有三寶,出如是聲。

「唱邏字時,斷諸愛枝,出如是聲。

「唱婆字時,斷一切身根本種子,出如是聲。

「唱[口*奢]字時,得奢摩他、毘婆舍那,出如是聲。

「唱沙字時,當知六界,出如是聲。

「唱娑字時,當得諸智,出如是聲。

「唱嗬字時,當打一切諸煩惱却,出如是聲。

「爾時,彼諸五百童子,作如是唱諸字門時,以是太子威德力故,兼復諸天護持所加,出於如是微密祕奧諸法門聲。

「時,淨飯王又復集聚群臣議言:『卿諸臣等!一切誰知,何處有師,最便武技善巧軍戎兵仗智略,堪教於我悉達大子?』時諸臣等,奉報王言:『大王!當知,此處有釋,名為善覺,其善覺子,羼提提婆(隋言忍天),堪教太子兵戌法式。其所解知,一切凡有二十九種,善巧善妙,技術精微,所作輕便,勁捷勦勇。二十九者,所謂騰象跨車,跳坎越馬,射妙走疾,志猛性剛,身體輕便,所為諦審,善能調習,捉象搭鈎,巧解安施,擲象羂索,又工將養,飲飼畜生,處分指撝,善總兵馬,諳練曲直,斜正山川,手握拳牢,脚蹋地穩,頭結髻,靳固甚牢,能破能開,能劈能斬,射不虛落,挽[革*卬]無雙,遙聞響聲,射即懸著,所放之處,箭入甚深,黠慧聰明,辭清辯捷,謀謨策算,巧解多知,討古論今,方便善詐。諸如是等,所有兵家祕要神能,悉皆通達,唯應是彼乃可堪教大王太子一切戎技。』

「時,淨飯王聞是語已,心大歡喜,即勅諸臣,令喚忍天。其忍天至,王勅之言:『羼提提婆!汝能教我悉達太子戎仗智不?』是時忍天,即白王言:『臣甚能教。』王復勅言:『汝若知時,好教我子,令得成就。』時,淨飯王為於太子,欲遊戲故,造一園苑,名曰勤劬。是時太子,入彼苑內,遊戲歡娛,或令按摩。時彼五百諸釋種臣,悉為其兒,各造園苑,擬以戲笑,按摩遨遊。時忍提婆,將引太子入勤劬園,教戎仗智;彼諸釋種,各各自入其園苑中,遊戲學習。時忍提婆,將其數種兵戎器仗,欲教太子。太子見已,悉皆棄捨,即語忍天,作如是言:『汝教其餘諸釋種子,我自解此,不須更學。』時忍提婆,即以教於其餘釋種此戎仗智。而彼學已,不久人人悉得成就二十九種,並皆通達。所謂騰跳白象車馬,乃至挽強,於一切處,皆成就得最第一智,輕便最能,聰明智慧。又如是等諸王技中,最善最勝,所謂書算,解諸計數,雕刻印文,宮商律呂,舞歌戲笑,[馬*((乖-北+(人*人))/山)](士洽反)[齒*咸](魚洽反)漫談,或造諸珍,瓌奇異寶,染衣出色,圖畵草葉,種種諸事,和合薰香,或弄手筆,草正諸書,能制文章,又復能於白象背上,能迴能轉,旋鞍騙(芳面反)馬,所有象駝,頭項尾脚,種種諸技,並悉便能。又於車邊,亦善巧弄,出諸異法,刀槊弓箭,身中得悉,意氣容與,相撲拗腕,捔力稱斤,按摩築擠(耻皆反)拗脛搦臂。能擲能走,乃至不空,及聞聲射,入[革*卬]挽強,箭連如雨。太子於此,一切諸技,皆悉棄捨,更不肯學,云:『我自解,何假須教?』復欲教習諸王要法,所謂天文祭祀占察,懸射前事,謬語巧誦,知諸獸音,達於聲論,造作諸技,因伎報答,呪術雜事,十餘種名,治化古先,一切書典,教於太子,及自他釋亦如是教。又復世人,積年累月所學問者,或成不成,彼等眾技,一切諸論,太子能於四年之中,及餘釋種,皆悉學得通達無礙,一切自在。是時忍天,即為太子,而說偈言:

「『汝於年幼時,  安庠而學問,
  不用多功力,  須臾而自解。
  於少日月學,  勝他多年歲,
  所得諸技藝,  成就悉過人。』

佛本行集經卷第十一


【經文資訊】大正藏第 03 冊 No. 0190 佛本行集經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大正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蕭鎮國大德提供,維習安大德提供,北美某大德提供,法雨道場提供新式標點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回上層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