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卷

大正新脩大藏經 第03冊
No.186 普曜經 (8卷)
【西晉 竺法護譯】
第 6 卷

下一卷
 

普曜經卷第六

◎降魔品第十八

「於是魔波旬心中憒亂,恐怖色變強顏不去,不欲退還故作訛言:『我所為是,告其兵眾,卿等併心皆共和同,所可見知諸天鬼神逼迫菩薩莫使縱逸也,當共伏之爾乃捨去。』

「爾時波旬告其四女:一名、欲妃,二名、悅彼,三名、快觀,四、名見從:『汝詣佛樹惑亂菩薩,嗟歎愛欲之德,壞其清淨之行。』女聞魔言,即詣佛樹,住菩薩前,綺言作姿三十有二:

「一、曰張眼弄睛。二、曰舉衣而進。三、曰[言*口][言*口]並笑。四、曰展轉相調。五、曰現相戀慕。六、曰更相觀視。七、曰姿弄脣口。八、曰視瞻不端。九、曰嫈嫇細視。十、曰互相禮拜。十一、以手覆面。十二、迭相捻握。十三、正住佯聽。十四、在前跳蹀。十五、現其髀脚。十六、露其手臂。十七、作鳧鴈鴛鴦哀鸞之聲。十八、現若照鏡。十九、周旋出光。二十、乍喜乍悲。二十一、乍起乍坐。二十二、意懷踊躍。二十三、以香塗身。二十四、現持寶瓔。二十五、覆藏項頸。二十六、示如閑靜。二十七、前却其身遍觀菩薩。二十八、開目閉目如有所察。二十九、俾頭閉目如不視瞻。三十、嗟歎愛欲。三十一、拭目正視。三十二、遍觀四面舉頭下頭。

「菩薩心淨,猶明月珠而無瑕疵,如日初出照於天下,猶如蓮華在於泥水而無所著,如須彌山不可移動,其德高遠諸根寂定,其心澹泊而無增損。

「爾時魔女善學女幻迷惑之業,往欲亂道,而重言曰:『仁德至重諸天所敬,應有供養,故天遣我。我等既好年壯盛時,天女端政優鉢華色莫喻我者,願得晨起夜寐供事左右。』

「菩薩答言:『汝宿有福受得天身,不念無常而作妖媚,形體雖好而心不端,譬如畫瓶中盛臭毒,將以自壞;有何等奇福難久居,淫惡不善自亡其本,死則當墮三惡道中受鳥獸形,欲脫致難。汝輩故來亂人善意,非清淨種,革囊盛臭而來何為?去,吾不用。今阿母等不安天上,何為橫來?』其魔王女化成老母,不能自復,即還魔所而說偈言:

「『禁戒清淨不樂觀,  所視恭敬無瞋恨;
  所察威儀無愚冥,  其身微妙審詳序。
  快說女人之瑕穢,  已離愛欲無所戀;
  天上世間無等倫,  不見真行如是者。
  所在進止覩女像,  本淨謹慎妙巍巍;
  堅一其心無瑕穢,  猶如安明不可動。
  察福威神及功勳,  從無數劫護禁戒;
  清淨梵天無數億,  頭面稽首真人足。
  必當降伏我魔兵,  輙成道德如前佛;
  以故我等不可爭,  逮得尊業療一切。
  所觀如空明珠寶,  億載菩薩往恭敬;
  若干雜形如妙華,  迦留須倫山樹木。
  有所思惟無想念,  咸來供養於十力;
  其面眉間功勳光,  斯明極曜遍照遠。
  所行之處無求便,  所受根本無所失;
  無瞋無塵無有所,  舉動作事常少欲。』

「於是樹神,覩其威神即懷恐懼,承佛威力,所言至誠悉共和同,以十六事嗟歎菩薩:今清淨人極妙巍巍,如十五日月盛滿時;其明普照,猶如日出曜於天下;如樹華茂無不芬葩,奇相眾好金色從容;諸根寂定,猶如蓮華處於浴池;所演有威,猶師子吼而有殊特;猶念菩薩,在林樹間獨步無畏,所造習行人中獨尊,譬安明山跱于大海超絕獨顯;平等堅固,如鐵圍山出眾山上;尊人功勳普聞遠近,若水具足攝持天地;其意恢廓而有殊特,斯心無限猶如虛空;其心正住曜無等倫,譬如天地眾生所仰;其心清淨而無穢濁,萬民悅豫至無有餘;其意清明無能覩者,一切眾生所可慕樂;有所度脫而有超異,悉斷一切諸所想念;尊力無上猶如鉤鏁,莫不為伏;所行精進志性堅固,諸狐疑者眾結悉解;退降魔眾捐棄于兵令還歸宮,尊人善利致得十力,力勢無雙。如是比丘,樹神以十六事,嗟歎菩薩功德無侶,聞者莫不欣喜。」

佛告比丘:「淨居諸天以十八事,嗟歎菩薩,毀呰魔眾。何謂十八?

「魔以見棄猶如羸老不能得勝,一。

「波旬劣極如朽牆壞,二。

「波旬大聖一己勇猛至願而降伏卿,三。

「波旬無侶如病無養,四。

「波旬無力猶門戶破,五。

「波旬今見遠棄如失娛樂,六。

「波旬今日住於邪徑如賈失路,七。

「波旬疾棄如病不除,八。

「波旬愚癡所在不安,九。

「波旬不孝不知報恩,十。

「波旬馳走如師子吼小獸馳逸,十一。

「波旬見擯如眾斥棄,十二。

「波旬不知時節福盡無餘,眾所捨除如滿器土,十三。

「波旬已見縛束,勇猛巧言自懅怕擯,十四。

「波旬失眾力如失頭髮手足,十五。

「波旬無意如狂失志,十六。

「波旬迷惑不知家處,十七。

「波旬奔馳如狂逸走,十八。

「如是,比丘!淨居諸天以十八事毀訾波旬。」

佛告比丘:「宿衛佛樹諸天,以十六事覆蔽於魔。何謂十六?

「今日菩薩降伏波旬及諸官屬,一。

「今日菩薩總以大勢力攝取波旬令自然羸,二。

「今日菩薩使魔波旬不知處所,若日光明曀於熒火,三。

「今日菩薩以佛大權過諸天威拔惡根本,四。

「今日菩薩以佛大威神師子之力,消伏波旬若小獸縮,五。

「今日菩薩墮魔山谷,如有力人斫截樹木,六。

「今日菩薩懊惱波旬,如大怨家見逐曠野,七。

「今日菩薩得波旬降,猶如大海和於牛跡,八。

「今日波旬妬於菩薩,如獄囚得脫故有賊心,九。

「今日菩薩迷惑波旬,如豪貴之人牽掣貧匱,十。

「今日菩薩棄捐波旬,如非法王失於故土,十一。

「今日菩薩勝於波旬,如猛毅屈伏劣弱,十二。

「今日菩薩令魔憂慼,如破壞人不知所奏,十三。

「今日菩薩令魔訛言如海船壞,十四。

「今日菩薩令魔消除,猶如劫盡燒諸草木,十五。

「今日菩薩毀落波旬,猶如大勢壞諸異學,十六。

「如是,比丘!宿衛佛樹諸天,以是十六事,覆於魔波旬。

「於是時弊魔聞諸天人至誠分別,決了本末教令還歸。魔毒益盛,謂菩薩言:『疾起奔馳,我眾兵仗十八億眾,皆共併勢,如是勢相,若斯度已而危仁身。是我眷屬眾兵相越,我終不言當復相救,速疾起走。』

「菩薩答曰:『如須彌山不可動搖,一切十方眾多尚可墮地,萬物草木皆為眾生無能傾心,若有一意尚竭大海不損吾心,不得佛道吾終不起。』魔復說言:『我生欲界,一切四天王、天帝諸釋、阿須倫、健陀羅、迦留羅、真陀羅、摩休勒,在中為主屬我無餘,仁亦屬我,今者自恣耶?』

「菩薩答曰:『卿欲界尊自謂威神,必非是尊,非法尊也,道法尊者乃謂為尊。不但欲尊,地獄、餓鬼、畜生於中罪尊,非道正真無上聖尊也;必當成佛,降伏弊魔。』魔復報曰:『今日沙門獨在林岨,欲得是願致為甚難,欲立應行今且壞失,何因得道?』

「菩薩報曰:『以失義理,告何從來?不違禪定神足功德,不亡威力能大勤修,乃名曰為精進力也,不成佛道終不起也。魔何所恚在前而住,宣麤惡辭?』『或謂已止。一己獨身在於曠野,猶如一日滅十方闇眾光炬明,今與大眾,乃在吾前而現顏貌。吾當相逼速起出去,必相危害已興眾變,遇眾苦難。鬼神所在能立郡縣,猶是所作能成自在,眾形無數天人逼卿。』

「菩薩報曰:『空尚可盡,風尚可握,男女大小,其月無垢光滅眾冥,尚可墮地。光亦可冥,無能移吾退樹下去。要成道德,雖興勢力不捨兵眾興麤害心,吾常仁慈柔和為本,咄咀小子,如斯毀壞不察本變,不捨兵眾,吾在眾中若紫金山,猶大寶藏靡不咨嗟,如妙華鬘今日必勝,化大亂眾善毀魔兵,鬼神種靡不歸伏。』音越梵天聞於十方,聲如哀鸞。『諸神惡鬼此眾伴侶,天神來現住在目前,遍虛空中皆集勇猛,來詣樹下欲得壞卿。』『假使大千滿中諸形若干種變皆執金剛,不能動吾,雖懷惡心執持五兵,吾不畏之。』魔持刀劍:『沙門速起盡力馳走,今以刀刃段段解截。』『假使三千土地所有境界,皆滿中魔各各執劍如須彌山,不能搖動吾一毛矣,況欲害乎。吾心堅強終不傾移。』神通之曜巍巍無量,體紫金色如火中金。魔王益惱,召四部兵大來集會:『無極大力當往戰鬪,自古迄今未見有此,汝等併勢當討滅之。』

「爾時四部十八億眾,各各變為師子熊羆、虎兕象龍、牛馬犬豕猴猨之形,不可稱言;蟲頭人軀,虺蛇之身,黿鼉之首,一面六目,或一項而多頭,齒牙爪距擔山吐火,雷電四繞擭戈矛戟。菩薩慈心不驚不怖一毛不動,光顏益好。鬼兵不能得近,魔王自前與佛相詰難,其辭曰:

「『比丘何求坐樹下?  樂於林藪毒獸間;
  雲起可畏窈冥冥,  天鬼圍繞不以驚。』
 『古有真道佛所行,  澹泊無畏除無明;
  其成最勝法滿藏,  吾求斯坐決魔王。』
 『汝當作王轉金輪,  七寶自至典四方;
  所受五欲最無比,  斯處無道起入宮。』
 『吾覩欲盛吞火銅,  棄國如唾無所貪;
  得王亦有老死憂,  去此無利勿妄談。』
 『何安坐林而大語,  委國財位守空閑;
  不見我與四部兵,  象馬步兵十八億。』
 『以見猨猴師子面,  虎兕毒蛇象鬼形;
  皆持刀劍擭戈矛,  跳躍哮呼滿虛空。』
 『設復億姟神武備,  為魔如汝來會此;
  矢刃火攻如風雨,  不先得佛終不起。』
 『魔有本要令我退,  吾亦自誓不虛還;
  今汝福地何如佛,  於是可知誰得勝。』
 『吾曾終身快布施,  故典六天為魔王;
  比丘知我宿福行,  自稱無量誰為證。』
 『昔吾行願從定光,  受莂為佛釋迦文;
  恐畏相盡故坐斯,  意定必解壞汝軍。』
 『我所奉事諸佛多,  財寶衣食常施
  仁戒積德厚於地,  是以脫想無患難。』
  菩薩即以智慧力,  伸手按地是知我;
  應時普地轟大動,  魔與官屬顛倒墮。
  魔王敗績悵失利,  惽迷却踞前畫地;
  其有曉心乃了悟,  即時自歸前悔過。
 『吾以不復用兵器,  等行慈心却魔怨;
  世用兵器動人心,  而我以等如眾生。
  若調象馬雖以調,  然後故能會復生;
  若得最調如佛調,  以如佛說無不仁。』
  姟天見佛擒魔眾,  忍調無想怨自降;
  諸天歡喜奉華臻,  非法王壞法王勝。
  本從等意智慧力,  慧能即時禳不祥;
  能使怨家為弟子,  當禮四等道之證。
  面如滿月色從容,  名聞十方德如山;
  求佛相貌難得比,  當稽首斯度世仙。」

普曜經行道禪思品第十九

佛告比丘:「菩薩坐佛樹下,以降魔怨成正真覺。消荊蕀根三毒之源,無諸緣起陰蓋衰種;永無微曀,眾想以定淨如虛空;勇猛無難,竪其大幢顯示一切,招來十方度脫三界。默坐樹下示現四禪,為將來學顯道徑路;以縛諸我神通微妙,棄欲惡法無復五蓋,不受五欲眾惡自滅,念計分明;思視無為,譬如健人得勝怨家,意以清淨成一禪行。心自開解却情欲意,無惡可攻不復計觀,寂然惔怕如聖賢行念思以滅,譬如山頂之泉水自在中出盈流於外,谿谷雨潦無緣得入,靜然守一專心不移成二禪行。又棄喜意惟見無欲,外諸好惡一不得入,內亦不起,心正體安,譬如蓮華根在土中華合未開,根莖華葉潤漬水中,以淨見真成三禪行。棄苦樂意無憂樂想,心不依善亦不附惡,無苦樂志正在其中,如人沐浴潔淨覆以鮮好白繒,中外俱淨表裏無垢,喘息自滅寂然無變,成四禪行。

「譬如陶家,和埴調軟中無砂礫,在作何器。精進開發無所不能,已得定意建立大慈不捨大悲,智慧善權究暢要妙。通三十七道品之行,所謂:四意止、四意斷、四禪足、五根、五力、七覺、八道,終而復始。以曉三脫得三達智,去來今事無所罣礙。變化現法所欲如意,不復用思身能飛行;能分一身作百作千,至億萬無數,復令為一。能徹入地石壁皆過從一方現,俯沒仰出如出入水,能身中出水火,履水行虛身不陷墜;坐臥空中如鳥飛翔,坐能及天手捫日月,其身平立能至梵天,出沒自在;眼能徹視,耳能洞聽,豫知諸天人龍鬼神蚑行蠕動之類身行口言。念於所念悉見聞知,諸有貪婬無貪婬者,有瞋恚無瞋恚者,有愚癡無愚癡者,有愛欲無愛欲者,有大志行無大志行者,有內外行無內外行者,有念善無念善者,有一心無一心者,有解脫意無解脫意者,一切悉知。

「菩薩觀天上、人中、地獄、畜生、鬼神五道先世父母兄弟妻子中外姓字,一一分別。一世十世百千億無數世事,至于天地成敗空荒之時,還復成時。能知一劫十劫至千億劫無數劫中,內外姓字衣食苦樂壽命長短,死此生彼展轉所趣,從上頭始諸所更身生長老終,形色好醜賢愚苦樂,一切三界皆分別知。見人魂神各自隨行生於五趣中,或墮餓鬼,或墮畜生,或作鬼神,或生天上,或入人形,有生豪貴富樂家者,或生卑鄙貧賤家者;知眾生惑五陰自蔽色痛想行識皆習五欲,眼色耳聲鼻香舌味身受心法為愛欲所牽,惑於財色思望安樂。

「從是生諸惡本,從惡致苦。能斷愛習,不隨婬心大如毛髮,受行八道則眾苦滅。何謂為八?正見、正念、正言、正業、正治、正方便、正意、正定。譬如無薪無火不然不滅,是謂無為度世之道。

「菩薩自知以棄惡本,無婬怒癡,生死以除,種根以斷,無餘災[卄/(阿-可+辛)/女],所作以成,智慧以了。明星出時廓然大悟,得無上正真道,為最正覺。

「爾時得佛十種神力,四無所畏,十八之法。佛十神力者:

「佛悉見知深微隱遠是處非處有限無限,明審如有。一力也。

「佛悉明知來今往古所造行地所受報處。二力也。

「佛能現化禪定脫門正受。三力也。

「佛悉分別天人眾生彼彼異念。四力也。

「佛知眾生若干種語及度世語。五力也。

「佛悉了知世間雜種無量情態。六力也。

「佛知欲縛知縛解要在所宜行。七力也。

「佛智如海善言無量,追識一切宿命所更。八力也。

「佛天眼淨,見人初死神所出生,善惡殃福隨行受報。九力也。

「佛漏已盡無復縛著,神真叡智自知見證,究暢道行所作能作,無餘生死其智明審。是為佛十神力也。

「佛四無所畏者:佛神智正無不知見。愚人惑言,佛未悉知;至諸梵魔眾聖,莫能論佛之智故,獨步不懼。一無畏也。

「佛漏盡智悉知。愚惑相言,佛漏未盡;至于梵魔眾聖,莫能論佛之智故,獨步不懼。二無畏也。

「佛說經戒天下誦習。愚惑相言,佛經可遍;至于梵魔眾聖,莫能論毀佛之正經故,獨步不懼。三無畏也。

「佛現道義言真而要能度苦厄。愚惑相言,不能度苦;至于梵魔眾聖,莫能論佛正真故,周行不懼。四無畏也。

「佛十八不共:從得佛至于泥洹,一、無失道。二、無空言。三、無忘志。四、無不靜意。五、無若干想。六、無不省視。七、志達無損。八、精進無損。九、定意無損。十、智慧無損。十一、解脫無損。十二、度知見無損。十三、古世之事悉知見。十四、未來之事悉知見。十五、今世之事悉知見。十六、攬眾身行化以本際。十七、攬眾言行化以本際。十八、攬眾意行化以本際。是為十八不共之法。

「佛得道意一切知見,坐自念言:『是實微妙難知難明,甚難得也。高而無上廣不可極,淵而無下深不可測。大苞天地,細入無間。昔錠光佛時莂我為佛,名釋迦文。今果得之,從無數劫勤苦所求,適今成耳。自念宿命諸所施為,道德慈孝仁義禮信,忠正守真虛心學聖,柔弱淨意行六度無極,布施、持戒、忍辱、精進、一心、智慧,行四等心慈悲喜護,四思隨時,養育眾生如愛赤子,承事諸佛積德無量,累劫勤苦功不唐捐,今悉獲之。』喜自歎曰:

「『今覺佛極尊,  棄婬淨無漏;
  一切能將導,  從者必歡豫。
  天福之報快,  妙願皆以成;
  敏疾得上寂,  吾將逝泥洹。』

普曜經諸天賀佛成道品第二十

「於是欲行天王女見如來坐於樹下,神通以達所願具足,降魔怨敵,竪大幢幡,無極大仁為大醫王療眾疾患。無極師子若於恐懼衣毛不竪,調和心意滅除三垢,成三達智越於四瀆;執一道蓋救護三界,清淨梵志為棄眾惡,則為比丘除諸愚冥。何謂沙門?越於六徑,廣學無限,名曰博聞。德消塵勞,成為勇猛度於彼岸。所謂力者,總十種力具足法寶。見如來坐於樹下。以偈讚曰:

「『今在佛樹下,  降伏魔官屬;
  難動如須彌,  無畏無所捨。
  從無數億劫,  施戒學智慧;
  合會進道義,  亦無數億劫。
  所行蔽釋梵,  本發求佛道;
  無數劫行忍,  堪任眾苦惱。
  故光紫金色,  精進無數劫;
  超越生死難,  以故降伏魔。
  從無數億劫,  行禪神通慧;
  奉事無數佛,  是故眾供養。
  從無數億劫,  至誠博智慧;
  將護億眾生,  是故速得佛。
  以降於身魔,  亦離於死魔;
  除去欲塵魔,  故得無憂患。
  是為天中天,  諸天所奉事;
  三界所敬養,  為無量福田。
  悉消諸音響,  值佛成眾祐;
  無能望覩者,  乃至坐道場。
  眉間相照曜,  無數億佛土;
  悉曀日月光,  使眾逮道明。
  端正中殊妙,  顏色最第一;
  相好愍念眾,  三界所奉事。
  其眼甚清淨,  覩無數諸佛;
  國土眾生身,  心中所懷念。
  其心甚清淨,  聞無數音聲;
  諸天人民言,  佛教法之響。
  今得廣長舌,  知時言柔軟;
  當聽斯正法,  至無為甘露。
  以見魔兵眾,  自悅心不懅;
  又見諸天人,  不歡如須彌。
  覩魔諸兵眾,  不動亦不搖;
  雖懷其害心,  勇力降伏之。
  在坐不移轉,  其身不傾動;
  不喜亦不瞋,  當時無所難。
  諸天世人民,  則為得善利;
  乃逮聞正法,  輙奉行至誠。
  常立在功勳,  蒙最勝福德;
  所行輙速成,  寂然人中英。
  人中尊導師,  以逮成正覺;
  震動億姟國,  降伏眾魔官。
  其聲如梵天,  亦如哀鸞音;
  聲香為第一,  瞿曇說是言。
  福報為最安,  除一切惱患;
  所願者必成,  其人有功德。
  疾逮得佛道,  便降伏魔眾;
  輙得歸清涼,  以恬怕滅度。
  是故何福人,  興立行有厭?
  以聞甘露法,  誰當有懈惓?
  處在林藪間,  誰當有退意?
  饒益於萬民,  當奉行精進。
  其從菩薩行,  為人乃歸命;
  所行造供養,  各成己國土。
  平如掌明鏡,  輙等住其地;
  百千葉蓮華,  自然出暐曄。
  百千億諸天,  來覩佛道場;
  皆由己功勳,  如海無限量。
  降伏魔力勢,  逮甘露法門;
  皆稽首作禮,  歸命於如來。
  以若干清淨,  各各執香蓋;
  以覩見師子,  佛威神變化。
  則發菩薩意,  所住無能動;
  所言有名稱,  如海不可量。
  強如須彌山,  為諸山中王;
  十指叉為禮,  從空出梵聲。
  人中聖亦然,  處於師子座;
  百千諸樹木,  曲躬向道場。
  其光明百千,  震動億國土;
  盡滅諸惡趣,  諸難皆閑靜。
  無能越度者,  病者皆得療;
  是人中至真,  坐於師子床。
  佛威神變化,  猶如明珠火;
  自然有光曜,  猶如日月明。
  眉間演大光,  當時所奮明;
  普曜於三界,  無能見佛頂。
  人中勇如是,  坐於師子床;
  所顯神足變,  來者靡不覩。
  坦然奉敬佛,  地六反震動;
  假使不捨兵,  善權多所感。
  若不捨兵仗,  當致眾毒惱;
  尊師子如是,  在座現感應。』

「於是淨居天、梵世迦夷天、善梵天,及敬道魔子,往詣佛所執大寶蓋,以貢上佛,即叉十指以偈讚曰:

「『仁尊現目前,  精進禪慧力;
  在魔顯大辯,  聖以降伏之。
  一切義吉祥,  無數億魔來;
  不起身不動,  稽首普世尊。
  若干如恒沙,  不及於至尊;
  無所能動搖,  猶如恒沙劫。
  祠若干億千,  所設為道故;
  無敢毀能人,  所行不可逮。
  有曾施妻子,  男女及僕使;
  菀園以國邑,  王位諸莊嚴。
  手足及其頭,  身中諸所為;
  用行道之故,  仁慈不迷惑。
  如口所可說,  言辭終不變;
  佛無著大度,  當度無數眾。
  億載越汎流,  禪定神足力;
  降伏淨正法,  願具度眾生。
  施世盲冥目,  普令一切和;
  一心願普智,  合集歸尊導。
  其志無限量,  靡不嗟歎者;
  如是降魔官,  覺成一切智。』

「如是魔子嗟歎佛已,却住一面。

「於是化自在天、無憍樂天、兜術天、焰摩天、忉利天,及四天王、虛空天、地神天,供養世尊普悉莊嚴。一切天地散華燒香,竪諸幡蓋歸命至尊,以偈讚曰:

「『其化自在天,  無憍樂兜術;
  焰忉利四王,  皆來供養佛。
  堅固如金剛,  住在三千國;
  志強不可毀,  正住佛道場。
  正使肌皮消,  骨髓盡無餘;
  若不成佛道,  終不起于坐。
  仁師子辭正,  一切三千國;
  盡誓立威神,  草木皆為兵。
  興大無極哀,  來至菩薩所;
  我領億剎土,  坦平無有難。
  余等地諸神,  咸來得善利;
  及使最尊人,  舉足履我上。
  其在世勇猛,  靡所不照明;
  將護三千界,  何況於一身。
  下方億百千,  皆為一品類;
  普度諸眾生,  所可作基業。
  我等護是地,  普及三千土;
  皆使得上願,  隨樂得服食。
  若有越境界,  所在使安隱;
  其諸佛之子,  瞿曇諸聲聞。
  班宣道法時,  若復聽聞者;
  一切諸德本,  皆勸助佛道。』

「梵天、化自在天、無憍樂天、兜術天、焰摩天、忉利天、四天王、虛空天、地神天,地神天,供養歎佛已,却住一面。」

普曜經卷第六


【經文資訊】大正藏第 03 冊 No. 0186 普曜經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大正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蕭鎮國大德提供,維習安大德提供之高麗藏 CD 經文,北美某大德提供,范振業大德提供新式標點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回上層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