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正新脩大藏經 第03冊
No.181a 九色鹿經 (1卷)
【吳 支謙譯】
第 1 卷

 

No. 181 [No. 152(58)]

◎佛說九色鹿經一卷

昔者,菩薩身為九色鹿;其毛九種色,其角白如雪,常在恒水邊飲食水草,常與一烏為知識。

時,水中有一溺人隨流來下,或出或沒,得著樹木,仰頭呼天:「山神、樹神、諸天龍神,何不愍傷於我?」鹿聞人聲,走到水中,語溺人言:「汝莫恐怖!汝可騎我背上,捉我兩角,我當相負出水。」

既得着岸,鹿大疲極,溺人下地,遶鹿三匝,向鹿叩頭:「乞與大家作奴供給,使令採取水草。」

鹿言:「不用汝也,且各自去,欲報恩者,莫道我在此,人貪我皮角,必來殺我。」於是,溺人受教而去。

是時,國王夫人夜於臥中夢見九色鹿,其毛九種色,其角白如雪,即託病不起。

王問夫人:「何故不起?」

答曰:「我昨夜夢見非常之鹿,其毛九種色,其角白如雪。我思得其皮作坐褥,欲得其角作拂柄,王當為我覔之?王若不得者,我便死矣。」

王告夫人:「汝可且起,我為一國之主,何所不得?」

王即募於國中:「若有能得九色鹿者,吾當與其分國而治,即賜金鉢盛滿銀粟,又賜銀鉢盛滿金粟。」

於是,溺人聞王募重,心生惡念:「我說此鹿可得富貴,鹿是畜生,死活何在?」

於是,溺人即便語募人言:「我知九色鹿處。」

募人即將溺人至大王所,而白王言:「此人知九色鹿處。」

王聞此言,即大歡喜,便語溺人:「汝若能得九色鹿者,我當與汝半國,此言不虛。」

溺人答王:「我能得之。」

於是,溺人面上即生癩瘡。溺人白王:「此鹿雖是畜生,大有威神,王宜多出人眾,乃可得耳。」

王即大出軍眾,往至恒水邊。

時,烏在樹頭見王軍來,疑當殺鹿,即呼鹿曰:「知識且起!王來取汝。」

鹿故不覺,烏便下樹,踞其頭上,啄其耳言:「知識且起!王軍至矣。」

鹿方驚起,便四向顧視,見王軍眾,已遶百匝無復走地,即趣王車前。

時,王軍人即便挽弓欲射,鹿語王人:「且莫射我,自至王所,欲有所說。」

王便勅諸臣:「莫射此鹿,此是非常之鹿,或是天神。」鹿重語大王言:「且莫殺我!我有大恩在於王國。」

王語鹿言:「汝有何恩?」

鹿言:「我前活王國中一人。」

鹿即長跪,重問王言:「誰道我在此耶?」

王便指示車邊癩面人是。鹿聞王言,眼中淚出,不能自止,鹿言:「大王!此人前日溺深水中,隨流來下,或出或沒,得着樹木,仰頭呼天:『山神、樹神、諸天龍神,何不愍傷於我?』我於爾時不惜身命,自投水中負此人出,本要不相道,人無反復,不如負水中浮木。」

王聞鹿言,甚大慙愧,責數其民語言:「汝受人重恩,云何反欲殺之?」

於是,大王即下令於國中:「自今已往,若駈逐此鹿者,吾當誅其五族。」

於是,眾鹿數千為群,皆來依附,飲食水草不侵禾稼,風雨時節五穀豐熟,人無疾病災害不生,其世太平運命化去。

佛言:「爾時九色鹿者,我身是也;爾時烏者,今阿難是;時國王者,今悅頭檀是;時王夫人者,今先陀利是;時溺人者,今調達是。調達與我世世有怨,我雖有善意向之,而故欲害我;阿難有至意,得成無上道。」

菩薩行羼提波羅蜜,忍辱如是。

佛說九色鹿經一卷


【經文資訊】大正藏第 03 冊 No. 0181a 九色鹿經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大正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蕭鎮國大德提供,維習安大德提供之高麗藏 CD 經文,北美某大德提供,Jasmine 提供新式標點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回上層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