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卷

大正新脩大藏經 第02冊
No.100 別譯雜阿含經 (16卷)
【失譯】
第 12 卷

下一卷
 

別譯雜阿含經卷第十二(丹本第六卷十二張後准)

(二一四)

如是我聞:

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時有比丘尼名曰曠野,於其晨朝,著衣持鉢,入城乞食,食訖洗鉢,將欲向彼得眼林中。時魔王波旬作是心念:「瞿曇沙門今在舍衛得眼林中,其弟子曠野比丘尼入城乞食,食訖洗鉢,收攝坐具,將欲往詣於彼林間,我當為其而作擾亂。」爾時,波旬化作摩納,於彼路側,問曠野言:「欲何所詣?」

比丘尼答言:「我今欲詣閑靜之處。」

爾時,摩納聞是語已,即說偈言:

「一切世間中,  無有解脫者,
 汝詣空靜處,  將欲何所作?
 汝今年盛美,  不受於五欲,
 一旦衰老至,  後莫生憂悔。」

時比丘尼而作是念:「此為是誰?欲惱亂我,甚為欺詐。為是人耶?是非人乎?」作是念已,入定觀察,知是波旬欲來惱亂,即說偈言:

「世間有解脫,  我今自證知,
 波旬汝愚鄙,  不解如斯跡。
 欲如摽利戟,  陰賊拔刀逐,
 汝言受五欲,  欲苦可怖畏。
 欲能生憂惱,  欲能生追念,
 欲能生百苦,  欲是眾苦本。
 斷除一切愛,  滅諸無明闇,
 逮證於盡滅,  住於無漏法。」

爾時,波旬而作是念:「曠野比丘尼,善知我心。」懊惱悔恨,慚愧還宮。

(二一五)

如是我聞:

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爾時,蘇摩比丘尼著衣持鉢,入舍衛城乞食,食訖洗鉢,收攝坐具,向得眼林。魔王波旬作是念:「今蘇摩比丘尼,著衣持鉢,入城乞食,食訖洗鉢,收攝坐具,向得眼林。」爾時,波旬化作婆羅門,在路側立,而作是言:「阿梨耶欲何所至?」

比丘尼答言:「我今欲詣彼寂靜處。」

爾時,波旬即說偈言:

「仙聖之所得,  斯處難階及,
 非汝鄙穢智,  獲得如是處。」

時比丘尼作如是念:「此為是人?是非人乎?而欲惱我。」入定觀,知是波旬,即說偈言:

「女相無所作,  唯意修禪定,
 觀見於上法。  若有男女相,
 可說於女人,  於法無所能。
 若無男女相,  云何生分別?
 斷除一切愛,  滅諸無明闇,
 逮證于盡滅,  住於無漏法,
 以是故當知,  波旬墮負處。」

爾時,波旬而作是念:「蘇摩比丘尼,善知我心。」憂愁悔恨,慚愧還宮。

(二一六)

如是我聞:

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爾時,翅舍憍曇彌比丘尼著衣持鉢,入城乞食,食訖洗鉢,收攝坐具,至得眼林,坐一樹下,住於天住。爾時,魔王波旬作是心念:「沙門瞿曇在於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有比丘尼名翅舍憍曇彌著衣持鉢,入城乞食,食訖洗鉢,收攝坐具,至得眼林,坐一樹下,住於天住。」作是念已,化作摩納,欲為擾亂,即說偈言:

「汝今者何為,  懷憂坐樹下,
 歔欷而流淚?  將不喪子乎?
 獨處於林中,  欲求男子耶?」

時比丘尼而作是念:「此為是誰?甚為欺詐。為是人耶?是非人乎?而欲為我作大擾亂。」入定觀察,知是魔王,即說偈言:

「我斷恩愛已,  無欲無子想,
 端坐林樹間,  無愁無熱惱。
 斷除一切愛,  滅諸無明闇,
 逮得於滅盡,  安住無漏法。
 以是故當知,  波旬墮負處。」

爾時,波旬而作是念:「翅舍憍曇彌比丘尼,善知我心。」憂愁悔恨,慚愧還宮。

(二一七)

如是我聞:

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爾時蓮華色比丘尼,於其晨朝,著衣持鉢,入城乞食,食訖洗鉢,收攝坐具,并洗足已,入得眼林,坐一樹下,端坐思惟,住於天住。爾時,魔王而作是念:「沙門瞿曇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蓮華色比丘尼,著衣持鉢,入城乞食,食訖洗鉢,收攝坐具,至得眼林中,坐一樹下,住於天住。我當為其而作擾亂。」作是念已,化為摩納,往至其所,而說偈言:

「娑羅樹下坐,  如華善開敷,
 獨一比丘尼,  汝今坐禪耶?
 更無第二伴,  能不畏愚癡?」

爾時,蓮華比丘尼即作是念:「此為是誰?擾亂於我,甚為欺詐。為是人耶?是非人乎?」入定觀察,知是波旬,即說偈言:

「百千姦偽賊,  皆悉令如汝,
 不動我一毛,  故獨無所畏。」

爾時,魔王復說偈言:

「我今自隱形,  入汝腹中央,
 或入汝眉間,  令汝不得見。」

時比丘尼復以偈答:

「我心得自在,  善修如意定,
 斷絕大繫縛,  終不怖畏汝。
 我已吐諸結,  得拔三垢根,
 怖畏根本盡,  故我無所畏。
 我今住於此,  都無畏汝心,
 汝軍眾盡來,  我亦不怖畏。
 斷除一切愛,  滅諸無明闇,
 逮得於盡滅,  安住無漏法。
 以是故當知,  波旬墮負處。」

爾時,波旬而作是念:「蓮華色比丘尼善解我心。」憂愁悔恨,慚愧還宮。

(二一八)

如是我聞:

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爾時,石室比丘尼於其晨朝,著衣持鉢,入城乞食,食訖洗鉢,收攝坐具,向得眼林。爾時,魔王而作是念:「沙門瞿曇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中有石室比丘尼,著衣持鉢,入城乞食,食訖洗鉢,收攝坐具,向得眼林。我當為其而作擾亂。」作是念已,化為摩納,往至其所,而說偈言:

「眾生是誰造?  眾生造作誰?
 云何名眾生?  眾生何所趣?」

時石室比丘尼聞是偈已,而作是念:「此為是誰?甚為欺詐。為是人耶?是非人乎?」入定觀察,知是魔王,以偈答言:

「眾魔生邪見,  謂有眾生想,
 假空以聚會,  都無有眾生。
 譬如因眾緣,  和合有車用,
 陰界入亦爾,  因緣和合有。
 業緣故聚會,  業緣故散滅,
 斷除一切愛,  滅諸無明闇。
 逮得於盡滅,  安住於無漏,
 以是故當知,  波旬墮負處。」

爾時,魔王而作是念:「此比丘尼善知我心。」憂愁悔恨,慚愧還宮。

(二一九)

如是我聞:

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時有比丘尼,名曰鼻[口*(利/尒)],在舍衛國王園精舍,於其晨朝,著衣持鉢,入城乞食,食訖洗鉢,收攝坐具,向得眼林。於時魔王而作是念:「沙門瞿曇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有[口*(利/尒)]比丘尼著衣持鉢,入城乞食,食訖洗鉢,收攝坐具,向得眼林。我當為其而作擾亂。」作是念已,化為摩納,即於路側,而說偈言:

「誰造於色像?  色像造作誰?
 色像從何出?  色像何所趣?」

比丘尼聞斯偈已,而作是念:「此為是誰?惱亂於我,甚為欺詐。為是人耶?是非人乎?」入定觀察,知是魔王,說偈報言:

「色像非自作,  亦非他所造,
 眾緣起而有,  緣離則散滅。
 譬如殖種子,  因地而生長,
 陰界諸入等,  和合是色像。
 因苦故生長,  因苦故散壞,
 斷除一切愛,  滅諸無明闇。
 逮得於盡滅,  安住無漏法,
 以是故當知,  波旬墮負處。」

爾時,波旬而作是念:「此比丘尼善知我心。」憂愁悔恨,慚愧還宮。

(二二〇)

如是我聞:

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爾時,毘闍耶比丘尼從王園精舍,著衣持鉢,入城乞食,食訖洗鉢,收攝坐具,至得眼林,坐一樹下,住於天住。爾時,魔王而作是念:「沙門瞿曇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王園精舍。毘闍耶比丘尼著衣持鉢,入城乞食,食訖洗鉢,收攝坐具,至得眼林,坐一樹下,住於天住。我當為其而作擾亂。」作是念已,化為摩納,往詣其所,而說偈言:

「汝今極盛壯,  我年亦復少,
 五欲共歡娛,  放意而受樂,
 何以獨坐此,  而不與我俱?」

時比丘尼聞是偈已,而作是念:「此為是誰?來惱於我,甚為欺詐。為是人耶?是非人乎?」入定觀察,知是魔王,說偈報言:

「作樂縱歌舞,  及餘五欲樂,
 盡迴用與汝,  非我之所宜。
 人間一切樂,  并及天五欲,
 盡迴用與汝,  都非我所宜。
 我斷一切愛,  滅諸無明闇,
 逮得於盡滅,  安住無漏法。
 以是故當知,  波旬墮負處。」

爾時,波旬而作是念:「此比丘尼善知我心。」憂愁悔恨,慚愧還宮。

(二二一)

如是我聞:

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爾時,有一比丘尼,名曰折羅,於其晨朝,著衣持鉢,入城乞食,食訖洗鉢,收攝坐具,入得眼林,在一樹下,正身端坐,入於天住。爾時,魔王作是念言:「沙門瞿曇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中有一比丘尼,名曰折羅,於其晨朝,著衣持鉢,入城乞食,食已洗鉢,收攝坐具,入得眼林中,在一樹下坐,入於天住。我今當往而作擾亂。」爾時,魔王作是念已,化摩納形,往至其所,而語之言:「阿利耶欲生何處?」

比丘尼言:「如我今者,都無生處。」

爾時,摩納即說偈言:

「有生必得樂,  生必受五欲,
 汝受誰教勅,  言不用復生?」

折羅比丘尼說偈報言:

「生者必有死,  眾苦所纏縛,
 一切苦應斷,  是以不求生。
 具眼牟尼尊,  說斯真諦法,
 苦因生於苦,  皆應捨離之。
 修聖八正道,  安隱趣涅槃,
 世尊教導我,  我樂是教法。
 我證知彼法,  是故不樂生,
 斷除一切愛,  滅諸無明闇,
 逮得於滅盡,  安住無漏法。
 以是故當知,  波旬墮負處。」

爾時,波旬而作是念:「此比丘尼善知我心。」憂愁悔恨,慚愧還宮。

(二二二)

如是我聞:

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爾時優波折羅比丘尼,住王園精舍,於其晨朝,著衣持鉢,入舍衛城乞食,乞食已,洗鉢洗足,攝持坐具,詣得眼林,在一樹下,正身端坐,入於天住。爾時,魔王作是念言:「今瞿曇沙門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王園精舍有比丘尼,名曰優波折羅,於其晨朝,著衣持鉢,入舍衛城乞食,食訖洗足,收攝坐具,詣得眼林,在一樹下,正身端坐,入於天住。我今當往而作壞亂。」作是念已,化作納,即往其所,問比丘尼言:「阿利耶欲何處受身?」

比丘尼答曰:「我都無受身處。」

爾時,摩納即說偈言:

「忉利及炎摩,  兜率與化樂,
 他化自在天,  是處極快樂,
 汝應願樂彼,  受於勝妙事。」

優波折羅比丘尼復說偈言:

「忉利及炎摩,  兜率與化樂,
 他化自在天,  諸處雖受樂,
 不離於我見,  必為魔所縛,
 世間皆動搖,  彼亦歸遷謝。
 無有諸凡夫,  離魔之境界,
 世間皆熾然,  世間皆烟出,
 離於動搖者,  我樂如此處,
 斷除一切愛,  滅諸無明闇,
 逮得於滅盡,  安住無漏法。
 以是故當知,  波旬墮負處。」

爾時,魔王而作此念:「此比丘尼善知我心。」憂愁悔恨,慚愧還宮。

(二二三)

如是我聞:

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爾時,王園精舍有一比丘尼,名曰動頭,於其晨朝,著衣持鉢,入城乞食,乞食已,洗鉢洗足,攝持坐具,詣得眼林,在一樹下,正身端坐,入於天住。爾時,魔王作是念言:「瞿曇沙門在舍衛城祇樹給孤獨園。有一比丘尼,名曰動頭,於其晨朝,著衣持鉢,入舍衛城乞食,乞食已,洗鉢洗足,收攝坐具,入得眼林中,在一樹下,正身端坐,入於天住。我今欲往而壞亂之。」作是念已,化作摩納,往詣其所,語比丘尼言「九十六種道,汝樂何道?」

比丘尼答言:「此道我都不樂。」

爾時,波旬即說偈言:

「受誰教剃髮,  自號比丘尼?
 不欲樂外道,  汝為甚愚癡。」

動頭比丘尼復說偈言:

「此外諸異道,  悉為邪見縛,
 種種諸見縛,  終竟墮魔網。
 釋種大世尊,  無比之丈夫,
 一切種中勝,  降魔坐道場,
 悉過一切上,  諸事皆解脫,
 能調盡有邊。  彼佛教於我,
 是我之世尊,  我樂彼教法。
 我今知彼已,  盡除諸結漏,
 斷除一切愛,  滅諸無明闇,
 逮得於滅盡,  安住無漏法。
 以是故當知,  波旬墮負處。」

爾時,波旬而作是念:「此比丘尼善知我心。」憂愁悔恨,慚愧還宮。

 曠野素彌  蘇瞿曇  蓮華石室

 及毘羅  毘闍折羅  憂波折羅
 第十名動頭(此下丹本第七卷)

(二二四)

◎如是我聞:

一時,佛在薩婆國竭闍池岸。爾時,世尊月十五日,在僧前坐說戒。當於是夜,月初出時,婆耆奢在彼眾中,作是念言:「我今欲以月為喻,讚歎於佛。」作是念已,從座而起,合掌向佛言:「世尊!我今欲有所說,唯願善逝垂哀聽許。」

佛告婆耆奢:「聽汝所說。」

尊者婆耆奢即說偈言:

「猶如盛滿月,  無雲處空中,
 光明照世界,  一切皆樂見。
 釋迦牟尼尊,  世間大導師,
 端嚴甚殊特,  名聞悉充滿。
 月出白蓮榮,  日現紅蓮敷,
 從佛受化者,  譬如華敷榮,
 開彼宿善根,  悉令見道跡。」

時婆耆奢說此偈已,歡喜踊躍,還于所止。

(二二五)

如是我聞:

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爾時,世尊與無央數大眾圍遶而為說法。爾時,尊者憍陳如適從餘處來詣佛所,頂禮佛足,在一面坐。時尊者婆耆奢亦在會中,作是念言:「我今欲在佛前以偈讚憍陳如。」作是念已,從坐而起,白佛言:「世尊!唯願聽我少有所讚。」

佛告婆耆奢:「隨汝所說。」

尊者婆耆奢即說偈言:

「上座比丘憍陳如,  安處實語住利樂,
 常樂空閑寂靜處,  聲聞所求佛教法,
 悉皆逮得不放逸,  有大威德具三明,
 知心差別諸善根,  如來長子憍陳如,
 歸命稽首禮世尊。」

時婆耆奢說此偈已,歡喜踊躍,還于所止。

(二二六)

如是我聞:

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爾時,尊者舍利在講堂中,為眾說法,言音滿足,能使聽者心意喜樂,言辭正直,聞者開解,心無所為,所說辯了,諸比丘眾,至心聽受,聽者悅豫,尊重恭敬,至心憶念,等同歡喜,聽受其法。

爾時,尊者婆耆奢在於會中,心作是念:「我欲以偈讚舍利弗。」作是念已,即正衣服,從坐而起,合掌白舍利弗言:「唯願尊者聽我所說。」

爾時,尊者告婆耆言:「若有所說,恣聽汝意。」

即說偈言:

「善哉舍利弗!  明知道非道,
 為諸比丘僧,  略廣而宣說。
 此優波室駛,  出於微妙音,
 聞者皆悅豫,  出聲和雅妙,
 可樂甚可愛,  大眾聽無厭。」

時婆耆奢說此偈已,歡喜踊躍,還于所止。

(二二七)

如是我聞:

一時,佛在王舍城住龍山側,與大比丘眾五百人俱,皆是阿羅漢,諸漏已盡,所作已辦,捨於重擔,盡諸有結,心得解脫。爾時,尊者目連觀察時坐五百比丘,皆離愛欲。爾時,世尊在眾僧前,敷座而坐。當於爾時,月半說戒。時尊者婆耆奢亦在眾中,而作是念:「我今在於佛僧之前,欲有讚說。」即從坐起,整其衣服,合掌向佛,而作是言:「唯願世尊,聽我所說。」

佛言:「婆耆奢!隨汝所說。」

爾時,尊者婆耆奢即說偈言:

「無上之商主,  在於龍山側,
 智慧能撫慰,  五百比丘僧。
 目連神足者,  觀察五百心,
 知此諸比丘,  咸斷欲結使。
 一切皆具足,  牟尼大聖尊,
 能度於苦岸,  世間最後身。
 我今歸命禮,  瞿曇之大師。」

(二二八)

如是我聞:

一時,佛在王舍城迦蘭陀竹林,夏坐安居。爾時,世尊與大比丘眾五百人俱,皆是阿羅漢,諸漏已盡,所作已辦,捨於重擔,盡諸有結,正智心得解脫,唯除一人,如來記彼現身盡漏。於七月十五日,自恣時到,佛於僧前,敷座而坐。爾時,世尊告諸比丘:「汝等當知我是婆羅門,於般涅槃,受最後身,無上良醫,拔於毒箭。汝等皆是我子,悉從於我心口而生,是我法子,從法化生,我今欲自恣,我身口意無過失不?」

爾時,尊者舍利弗在眾中坐,從坐而起,整其衣服,合掌向佛白言:「世尊!如佛所說:『我是婆羅門,於般涅槃,受最後身,無上良醫,拔於毒箭。汝等皆是我子,悉從於我心口而生,是我法子,從法化生。』我等不見如來身口有少過失。何以故?世尊能使不調者調,不寂滅者,使得寂滅。苦惱之者,能使安隱。未入涅槃者,使得涅槃。如來是知道者,是示道者,是說道者,是導道者,將來弟子相續不絕。世尊教法,次第修道,恒相教習,隨順正法,常應擁護,親愛善法。我等不見世尊若身口意有少過失。」

舍利弗言:「世尊自恣,說我若身口意有所闕短,垂哀教勅。」

佛告舍利弗:「我不見汝有少過失。何以故?汝舍利弗堅持淨戒,多聞、少欲、知足、遠離憒閙、樂於閑靜,有精進,具足定心、智慧,疾智、捷智、展轉智、有大種智、別智,唯除如來,諸餘智慧,無能及汝,深遠之智,成就實智,示教利喜。心無嫉妬,見他有能,示教利喜,隨喜讚歎。若為四眾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說法無有疲厭,是故汝今若身口意無有少過。」

舍利弗白言:「世尊!頗見是五百比丘於身口意有少過不?」

佛告舍利弗:「我不見五百比丘於身口意有少過失。何以故?是五百比丘,皆是阿羅漢,諸漏已盡,所作已辦,捨於重擔,逮得己利,盡諸有結,正智心得解脫。以是義故,我不見是五百比丘若身口意有少過失。」

舍利弗復白佛言:「世尊!終不譏彼小闕,亦不見五百比丘若身口意有少過失。世尊!此五百比丘幾具三明?幾得俱解脫?幾得慧解脫?」

佛言:「此比丘眾中,九十比丘具於三明,有百八十得俱解脫,其餘之者,盡慧解脫。」

舍利弗言:「此五百人離諸塵垢,無有腐敗,悉皆貞實。」

爾時婆耆奢在彼眾中,而作是念:「佛今自恣,我今欲說讚自恣偈。」婆耆奢合掌向佛,白佛言:「世尊!唯願聽我所說。」

佛言:「婆耆!隨汝所說。」

婆耆奢即說偈言:

「此十五日清淨朝,  五百比丘同共處,
 皆悉斷於結使縛,  盡於後有之大仙。
 誠心親近淨世尊,  悉得解脫離後有,
 斷於生死所作辦,  諸漏已盡滅掉悔。
 除貪憍慢斷有結,  拔愛毒箭滅愛有,
 人中師子離諸取,  盡諸有結滅怖畏。
 如似轉輪大聖王,  群臣翼從而圍遶,
 遊行大地至巨海,  譬如鬪戰得大勝。
 無上商主弟子眾,  悉具三明滅於死,
 斯等皆是佛真子,  離諸垢穢純清淨,
 如日親友今敬禮。」

(二二九)

如是我聞:

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爾時,尊者婆耆奢在空靜處,時欲撿心,繫念思惟,卒起異想,生不憙樂,即自覺知:「我於今者,便失善利。夫出家者,名為難得;若有是心不名難得,我今便為退失善心,得于惡心,今當說心,多諸過惡,說厭患偈。」時彼尊者即說偈言:

「棄捨樂諸著,  及不樂著者,
 捨衣貪嗜覺,  不造煩惱林。
 欲枝下垂布,  眾生樂緣著,
 能斷於欲林,  是名為比丘。
 不垂下著欲,  無林名比丘,
 第六意出覺。  然此欲覺者,
 世間所樂著,  若得出覺意,
 能離非結著,  不樂於勝欲。
 樂出麁惡言,  不名為比丘,
 樂嗜於受身,  因見聞意識,
 想著生五根,  能離欲想著,
 不受塗污辱,  是名得解脫。
 大地及虛空,  世間有色處,
 悉皆歸散壞,  一切同盡滅。
 知見是事已,  行法已決定,
 諸處不生受,  質直不諂偽。
 雖求念存身,  為有所利益,
 若能如是者,  同彼入涅槃。」

(二三〇)

如是我聞:

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爾時,尊者婆耆奢與阿難俱,著衣持鉢,入城乞食。見一女人,年在盛壯,容貌端正,便起欲想。爾時婆耆尋自覺知,極自呵責:「我今名為不得出家之利,我之壽命,極為難得,若生是心,名為不善。寧捨壽命,不作欲想,我於今者,不名出家。何以故?見於盛壯端正女人,即起愛心。若生此心,非我所宜。」即向阿難而說偈言:

「為欲結所勝,  燋然於我心,
 唯願為我說,  除欲善方便。」

爾時,阿難即說偈言:

「起於顛倒想,  能燒然其心,
 淨想能生欲,  應修不淨觀。
 獨處而坐禪,  速滅於貪欲,
 莫數受燒然,  當觀察諸行,
 無常無有樂,  并及無我法,
 安心念此身,  多厭惡生死。
 修習正智慧,  除七慢結使,
 若知斷慢已,  苦則有邊際。」

(此下丹本第八卷六張後)

(二三一)

如是我聞:

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時有一天,光色倍常,於其夜中,來至佛所,威光顯照,遍于祇洹,悉皆大明,却坐一面,而說偈言:

「云何義利勝?  誰為最親友?
 眾生依何等,  而得自濟活?
 修造何事務,  而能得聚斂?」

爾時,世尊以偈答曰:

「種田為義利,  妻為最親友,
 眾生依苗,  而得自濟活,
 若能勤作者,  斯業勝聚斂。」

爾時,天復說偈讚言:

「往昔已曾見,  婆羅門涅槃,
 嫌怖久棄捨,  能度世間愛。」

爾時,此天說此偈已,歡喜而去。

(二三二)

如是我聞:

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時有一天,光色倍常,於其中夜,來詣佛所,威光顯照,遍于祇洹,悉皆大明,却坐一面,而說偈言:

「愛中子第一,  財中牛第一,
 明中日第一,  淵中海第一。」

爾時,世尊以偈答言:

「所愛無過身,  能教第一財,
 慧為第一明,  雨為第一淵。」

爾時,天復說偈讚言:

「往昔已曾見,  婆羅門涅槃,
 嫌怖久棄捨,  能度世間愛。」

爾時,此天說此偈已,歡喜而去。

(二三三)

如是我聞:

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時有一天,光色倍常,於其夜中,來詣佛所,威光顯照,遍于祇洹,赫然大明,却坐一面,而說偈言:

「於其二足中,  剎利最為勝。
 於彼四足中,  牛最為勝者。
 若於娶妻中,  童女為最勝。
 於諸兒息中,  長子為最勝。」

爾時,世尊以偈答曰:

足最勝正覺是,  四足中勝善乘是,
 娶妻中勝貞女是,  兒子中勝孝者是。」

爾時,天復說偈讚言:

「往昔已曾見,  婆羅門涅槃,
 嫌怖久棄捨,  能度世間愛。」

爾時,此天說此偈已,歡喜而去。

(二三四)

如是我聞:

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時有一天,光色倍常,於其中夜,來詣佛所,威光顯照,遍于祇洹,赫然大明,却坐一面,而說偈言:

「何物生為勝?  何物入地勝?
 種子何者勝?  擲種誰為勝?」

時有天子,先身從種田中得,因以為名,以偈答言:

「苗稼生為勝,  子入地第一,
 擁護於耕牛,  兒擲種為勝。」

爾時,彼天語此天言:「我不問汝,我欲問佛。」復以偈問佛:

「何物生為勝?  何物入地勝?
 種子何者勝?  擲種誰為勝?」

爾時,世尊以偈答言:

「明生最勝苗,  無明滅為勝,
 親近供養佛,  擲種僧最勝。」

爾時,天復以偈讚言:

「往昔已曾見,  婆羅門涅槃,
 嫌怖久棄捨,  能度世間愛。」

爾時,此天說此偈已,歡喜而去。

(二三五)

如是我聞:

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時有一天,光色倍常,於其夜中,來詣佛所,威光顯照,遍于祇洹,赫然大明,却坐一面,而說偈言:

「云何生世間?  云何得和合?
 幾愛世間有?  何物苦世間?」

爾時,世尊以偈答言:

「六愛生世間,  六觸能和合,
 六愛能得有,  六情生諸苦。」

爾時,天復以偈讚言:

「往昔已曾見,  婆羅門涅槃,
 嫌怖久棄捨,  能度世間愛。」

爾時,此天說此偈已,歡喜而去。

(二三六)

如是我聞:

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時有一天,光色倍常,於其夜中,來詣佛所,威光顯照,遍于祇洹,赫然大明,却坐一面,而說偈言:

「云何劫世間?  云何名苦惱?
 云何是一法?  世間得自在。」

爾時,世尊以偈答曰:

「意劫將諸趣,  意苦惱世間,
 意名為一法,  世間得自在。」

爾時,天復以偈讚言:

「往昔已曾見,  婆羅門涅槃,
 嫌怖久棄捨,  能度世間愛。」

爾時,此天說此偈已,歡喜而去。

(二三七)

如是我聞:

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時有一天,光色倍常,於其夜中,來詣佛所,威光顯照,遍于祇洹,赫然大明,却坐一面,而說偈言:

「何物縛世間?  云何得解脫?
 斷於何等法,  得至於涅槃?」

爾時,世尊以偈答曰:

「欲縛於世間,  捨欲得解脫,
 能斷於愛縛,  是名得涅槃。」

爾時,天復以偈讚言:

「往昔已曾見,  婆羅門涅槃,
 嫌怖久棄捨,  能度世間愛。」

爾時,此天說此偈已,歡喜而去。

(二三八)

如是我聞:

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時有一天,光色倍常,於其夜中,來詣佛所,威光普照,遍于祇洹,赫然大明,却坐一面,而說偈言:

「何物覆世間?  何物能圍繞?
 何物縛眾生?  云何世間住?」

爾時,世尊以偈答曰:

「老能覆世間,  死能為圍繞,
 愛縛於眾生,  如法住世間。」

爾時,天復以偈讚言:

「往昔已曾見,  婆羅門涅槃,
 嫌怖久棄捨,  能度世間愛。」

爾時,此天說此偈已,歡喜而去。

(二三九)

如是我聞:

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時有一天,光色倍常,於其夜中,來詣佛所,威光普照,遍于祇洹,赫然大明,却坐一面,而說偈言:

「何物迷世間?  何物和合有?
 何誰污眾生?  云何竪於幢?」

爾時,世尊以偈答曰:

「無明迷世間,  愛著和合有,
 瞋污染眾生,  我慢竪為幢。」

天復以偈問言:

「何誰無蓋障?  何誰斷於欲?
 誰出於污染,  能倒大幢?」

爾時,世尊以偈答曰:

「如來無蓋障,  正智得解脫,
 彼無有蓋障,  能盡于愛結,
 出離於塵垢,  傾於我慢幢。」

爾時,天復以偈讚言:

「往昔已曾見,  婆羅門涅槃,
 嫌怖久棄捨,  能度世間愛。」

爾時,此天說此偈已,歡喜而去。

(二四〇)

如是我聞:

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時有一天,光色倍常,於其夜中,來詣佛所,威光普照,遍于祇洹。却坐一面,而說偈言:

「人財何者勝?  修行何善行,
 能得快樂報?  味中何最勝?
 云何諸壽中,  壽命得最勝?」

爾時,世尊以偈答曰:

「於諸財物中,  信財第一勝,
 如法修善行,  能獲快樂報。
 於諸滋味中,  實語為第一,
 於諸壽命中,  慧命為最勝。」

爾時,天復以偈讚言:

「往昔已曾見,  婆羅門涅槃,
 嫌怖久棄捨,  能度世間愛。」

爾時,此天說此偈已,歡喜而去。

(二四一)

如是我聞:

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時有一天,光色倍常,於其夜中,來詣佛所,威光普照,遍于祇洹,赫然大明,却坐一面,而說偈言:

「人於生死中,  何者是二伴?
 誰為教授者,  歸向涅槃道?
 比丘樂何法,  而斷於結縛?」

爾時,世尊以偈答曰:

「於諸生死中,  信為第二伴。
 智慧如教授,  能樂涅槃者,
 斷諸結使縛,  是則名比丘。」

爾時,天復以偈讚言:

「往昔已曾見,  婆羅門涅槃,
 嫌怖久棄捨,  能度世間愛。」

爾時,此天說此偈已,歡喜而去。

(二四二)

如是我聞:

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時有一天,光色倍常,於其夜中,來詣佛所,威光普照,遍于祇洹,赫然大明,却坐一面,而說偈言:

「何善能至老?  何善最安住?
 何寶為第一?  何物賊不劫?」

爾時,世尊以偈答曰:

「持戒善至老,  信最為安住,
 智慧人勝寶,  福財賊不劫。」

爾時,天復以偈讚言:

「往昔已曾見,  婆羅門涅槃,
 嫌怖久棄捨,  能度世間愛。」

爾時,此天說此偈已,歡喜而去。

(二四三)

如是我聞:

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時有一天,光色倍常,於其夜中,來詣佛所,威光普照,遍于祇洹,赫然大明,却坐一面,而說偈言:

「眾生誰所生?  云何常馳求?
 云何於生死,  流轉不解脫?」

爾時,世尊以偈答曰:

「愛生于眾生,  意馳於諸塵,
 一切有命類,  輪轉於生死,
 恒受於諸苦,  云何得解脫?」

爾時,天復以偈讚言:

「往昔已曾見,  婆羅門涅槃,
 嫌怖久棄捨,  能度世間愛。」

爾時,此天說此偈已,歡喜而去。

(二四四)

如是我聞:

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時有一天,光色倍常,於其夜中,來詣佛所,威光普照,遍于祇洹,赫然大明,却坐一面,而說偈言:

「眾生誰所生?  云何常馳求?
 於生死輪轉,  何者為怖畏?」

爾時,世尊以偈答曰:

「眾生從愛生,  心意馳不停,
 眾生處生死,  苦為大怖畏。」

爾時,天復以偈讚言:

「往昔已曾見,  婆羅門涅槃,
 嫌怖久棄捨,  能度世間愛。」

爾時,此天說此偈已,歡喜而去。

(二四五)

如是我聞:

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時有一天,光色倍常,於其夜中,來詣佛所,威光普照,遍于祇洹,赫然大明,却坐一面,而說偈言:

「眾生誰所生?  云何常馳求?
 生死常輪轉,  何者大怖畏?」

爾時,世尊以偈答曰:

「愛能生眾生,  意識馳諸塵,
 眾生處生死,  業為大怖畏。」

爾時,天復以偈讚言:

「往昔已曾見,  婆羅門涅槃,
 嫌怖久捨棄,  能度世間愛。」

爾時,此天說此偈已,歡喜而去。

(二四六)

如是我聞:

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時有一天,光色倍常,於其夜中,來詣佛所,威光普照,遍於祇洹,赫然大明,却坐一面,而說偈言:

「云何名非道?  何物日夜逝?
 梵行誰為垢?  誰惱害世間?
 云何名澡浴,  而能不用水?
 唯願佛世尊,  為我分別說。」

爾時,世尊以偈答曰:

「欲名為非道,  人命日夜逝,
 女為梵行垢,  亦惱害世間,
 專修梵行者,  潔淨勝彼水。」

爾時,天復以偈讚言:

「往昔已曾見,  婆羅門涅槃,
 嫌怖久棄捨,  能度世間愛。」

爾時,此天說此偈已,歡喜而去。

(二四七)

如是我聞:

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時有一天,光色倍常,於其夜中,來詣佛所,威光普照,遍于祇洹,赫然大明,却坐一面,而說偈言:

「何物為第一,  諸物中最勝?
 云何在處處,  而得於最上?
 有何一種法,  於世間自在?」

爾時,世尊以偈答曰:

「於諸世物中,  四陰名最勝。
 善於彼處處,  皆得為最上。
 四陰名一法,  於世間自在。」

爾時,天復以偈讚言:

「往昔已曾見,  婆羅門涅槃,
 嫌怖久棄捨,  能度世間愛。」

爾時,此天說此偈已,歡喜而去。

(二四八)

如是我聞:

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時有一天,光色倍常,於其夜中,來詣佛所,威光普照,遍于祇洹,赫然大明,却坐一面,而說偈言:

「偈為何者初?  云何為分別?
 偈何所依止?  偈以何為體?」

爾時,世尊以偈答曰:

「偈以欲為初,  字為偈分別,
 偈依止於名,  文章以為體。」

爾時,天復以偈讚言:

「往昔已曾見,  婆羅門涅槃,
 嫌怖久棄捨,  能度世間愛。」

爾時,此天說此偈已,歡喜而去。

(二四九)

如是我聞:

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時有一天,光色倍常,於其夜中,來詣佛所,威光普照,遍于祇洹,赫然大明,却坐一面,而說偈言:

「以何知王車?  云何知於火?
 云何分別國?  云何知女人?」

爾時,世尊以偈答曰:

「以幢知王車,  以烟知有火,
 以主知有國,  以夫別女人。」

爾時此天以偈讚言:

「往昔已曾見,  婆羅門涅槃,
 嫌怖久棄捨,  能度世間愛。」

爾時,此天說此偈已,歡喜而去。

 信及第二及至老
 種種生世間  非道、最上勝
 偈為何者初  別車為第十

別譯雜阿含經第十二卷


【經文資訊】大正藏第 02 冊 No. 0100 別譯雜阿含經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大正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蕭鎮國大德提供/張文明大德二校,維習安大德提供之高麗藏 CD 經文,北美某大德提供,法雨道場提供新式標點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回上層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