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卷

漢譯南傳大藏經 第66冊
No.34 小王統史 (65卷)
【悟醒譯】
第 64 卷

下一卷
 

[P.568] 第一百章 奇提西利羅奢西哈王

彼〔王〕如常敬輪〔寶〕祭齒舍利,以素馨、瞻波、芬那伽、那伽、黃花、啟達奇、紅蓮、青蓮等種種之花,以旃檀、阿伽如等之良香,於樣樣有種種之芬香、薰香,以糖蜜等,以椰子梓腦、荺醬等之佳藥種,以美味之食物、粥、硬食類等之食物,以金色之香蕉果、閻浮果,以波那沙果、菴羅果、頗留沙果,以殿婆如沙加、蜜柑、殊勝之芬達伽果、黃色綠色之椰子果,善熟之石榴果,以棗果、葡萄果,以種種樣樣之果物,以好芋類、幼芽,(一、六)以如是供養物,〔更又〕以五支之樂器,依昔王所傳起甚多之〔供養物〕,以新物日日供養齒舍利,願善根大名稱〔之王〕,增加善根之積集,以金銀,以好摩尼珠、真珠,以多光輝,樣樣之彩色工作,以布 [P.569] 片、傘蓋、幔幕、樣樣之要具、樣樣之瓔珞、甚多象馬、同牛水牛、眾多之奴婢、多村落田畝而供養,彼人民之主,以敬心禮拜,見正覺者之齒〔舍利〕,善淨信人民之主,昔生類主〔王〕之時代,所作未完工金製之龕想作之,以作二千七尼加之金,摩尼色之快於龕中,高價而勝妙佳麗之大金剛石嵌其頂,人間之主,令鏤美好、殊勝金剛摩尼珠一百六十八顆、美黃寶石一百七十一顆,令鏤青色摩尼珠五百八十五顆及赤色摩尼寶四千四百八十顆,令鏤真珠七百七十八顆,高價之龕制作畢後,為據其內部,作二箇之龕,令鏤高價勝美之摩尼珠,有譽之國王奇瑪羅單瑪斯利耶之所作,於彼大龕,塗以金色,王行大祭,奉安牟尼〔尊〕之齒舍利。十分信仰牟尼〔尊〕之齒舍利,此王供養於名阿加羅般睹大村。(七、二三)

[P.570] 地護者於此齒舍利之祭,想以悲愍,以齒舍利示於楞伽島民,令清掃一切西利瓦達那城,以作種種彩色及布片綠門,以列立芭蕉門及黃色椰子之幼芽,以種種幢幡,整備而無間隙,於此集全楞伽之人民,生類之主,樣樣之王者瓔珞著飾如天王,先與種種大供養物,人間之主赴齒舍利堂,樣樣供養而五體投地,以禮拜、敬意於牟尼王之齒舍利,舍利及金色蓮華共安置於合掌蓮華之頂,奉持由其堂出,以銀傘及犁〔尾〕之拂子,以金銀花及焦籾等五種花,以種種芳香之花,以甚多燈明薰香,螺貝鈸鼓,五支樂器之音,善哉之叫,〔起〕如大海之波濤,叫幾千之萬歲以行供養耶!大名稱之王,有輪〔寶〕,如轉輪王之行,以種種之彩色裝飾之布片等之,如天上之假堂,立於勝美之假堂中,人民主之彼王,如立於天人群前之天王,則百千劫亦極難得牟尼王之優美齒舍利以示人民令無餘之滿足,積善業而奉於龕中。(二四、三八)

[P.571] 如是如見存命中之佛陀,人民亦於所有方面,滿悅而積集善業。如是願善業,王於種種狀態公示齒舍利而甚多之大善根。(三九、四〇)指定昔楞伽王等之奉施村落田畝於正覺者之齒舍利,則僅少亦不使衰滅以行大供養,有信心而日日供養甚多之象馬與牛、水牛,豐饒而住人民於名羅奢加達羅一村及名母達婆達及其他一大邑而彼得善業之果。(四一、四三)

望佛教之清淨,彼〔王〕令住楞伽之第一最勝都之比丘,得出家一切沙彌中,或怖畏罪而尊重正法,有堅守戒清淨之生活;或重罪惡,污戒邪法而養妻子等,有喜於在家之務,從事於占星醫療等之業。(四四、四六)聞報如是無恥之〔輩〕,地護者於廉恥善良之中,為努力增長清淨生活者、住者、勝者之教,善解知持戒者、有德者、多聞者,於文典善通正覺者之語,名沙羅蘭加羅高譽之沙彌,思惟:「此可。」而得其援助,依法而研鑿,壓服彼等,由而後避一切占星醫療業等不應作之事,當 [P.572] 護正覺者語、行法與十分之誡,願大退墮了〔此〕教之增長,彼王附與廉恥比丘等之力,依種種方法以圖教之利益。(四七、五三)

痛感:「通全楞伽國,沒有受戒之比丘在,當破滅牟尼王極淨之教。」〔大〕地之護者思惟:「余如是人間之主行楞伽之王事而破滅勝者之教事非是。」也。思:「昔王之時代為迎比丘,處處遣〔人〕而不得教增展之果,余才是應作此焉。」人間之主大善根之護者,願大仙之教久住,為迎勝者之弟子,由牟尼尊般涅槃至二千二百九十三年〔時〕,以樣樣之贈物、種種之供養物,共附與尊王之書翰,以諸大臣貴重地遣至阿育奢城。(五四、六〇)楞伽之統王欲佛之教為極淨者,圖勝者王(佛)教之增展。(六一)

此諸大臣持王翰其他之物,於大行列大尊儀之裏而去,從事楞伽〔國〕之守備荷蘭人共乘彼等船到沙數達國之阿育奢城,其地方人民之主,受取王翰其他,對諸大臣行特遇,皆依法則而行,見尊之王翰,望覺者佛位〔於上昇〕,圓滿十波羅密而 [P.573] 善護教,名單爾加人間之主,〔聞〕知勝者之教於楞伽〔國〕衰退等一切之報,甚為感動,思惟:「正覺者之教增展於彼國,余當為其支柱。」彼大地之主,於其沙敏達國,僧伽王等多聞、持法、知律而出家已久,能行勤教,令集眾多之大長老,十分研鑿,是容少欲知足之德,具有行、戒之德,以優波利長老為首,招待以下十人之眾,楞伽島不存之法律書,黃金之〔佛〕像,優美黃金之經卷,楞伽大王於所信服彼大地之主,似毘輸安多羅彼王,以尊王翰及種種之贈物及阿育王之大臣,並送楞伽勝者優美之舍利堂。(六二、七四)

如是載送金像其他物之船,於種種怖畏群多難深海以無難之來,此大船到達於楞伽國之優秀提庫那瑪羅。(七五、七六)楞伽之統主彼大王,聞此報,於西利瓦達那城,集一切都民,淨信之人間主,令行大祭,由大海至優美之西利瓦達那城止, [P.574] 令清掃其間之道路,處處令建精舍,彼人民之主遣大將軍其他諸大臣,勝者之像、正法之書,比丘眾其他之一切,次第持來,大尊儀大行列之裏以過長途,達斯曼那峰流出之摩訶如河之附近時,西利瓦達那城之王,欲善根人民之主,由初出迎三寶願生果,求善根大名稱之大王,與象馬共立於軍隊之先頭,以信出迎優秀大長老以下,大眾禮拜其時,鄭重於會釋。善交喚會釋之語後,以三寶為先而還自己之都城,設無普婆園內之美場所,以瓦、葺善飾其快於僧伽藍中,使此殊勝之比丘眾住,由此,以要具日日恭敬而奉侍,為探苦樂以任大臣。(七七、八八)

阿育奢城,彼王所遣持來美王翰其他之物,王使以下之大臣等,住於其各處,人間之主與彼等適當之特遇,由正覺者之般涅槃二千二百九十六年,達名阿沙荼月之滿月之日,彼大力之地護者,有王者之大威神力之大王,入此園而立其處之中央, [P.575] 於美布薩中,善查座席,具戒、行方便善巧,練達而喜一切眾生之利之優波利大長老,第二之阿利耶牟尼長老,與大眾共招待而坐,楞伽王人間之主,此時,行祭而於沙彌中精勤努力者等,令授比丘戒。(八九、九六)

由此以後,招請通達正法與音聲學之沙彌其他,令授比丘戒,又同次第〔通〕正覺者之無上教法,以適於出家授戒者以善研鑿,令與其等出家之具戒,於楞伽國眾多比丘眾中,護教、行法,堪為常恭敬,適〔坐〕師位之比丘以穿研,令彼等學習於阿育奢來之僧伽中,行勝者之教,此等廉恥之比丘中,於楞伽國而久時以來,為光輝向於破滅牟尼〔尊〕之教,長於努力學習者,應於智慧之努力,日夜不懈怠光輝牟尼王之教法、行教者,令他多數弟子等,於教法、行法之上於十分學習,於此光輝於教者,專心於自利利他者為令長存牟尼之教,常樂清淨者,願於楞伽〔國〕德、戒、頭陀上之利益,為勝者之一切弟子等如明鏡者,與沙門指定為(沙彌)時, [P.576] 稱沙羅蘭加羅,其次受大戒,戒行〔具足〕以勝者之弟子,立於僧伽王之位,隨彼之比丘等之中,勤〔大〕師之教令熟通精達,如是選住兩園之〔比丘〕,與彼等地位,「行勝者之教者,一切和合而晝夜不懈廢,準於律、準於法而行。」令如是王多所優待,為教之久住,存在光輝於楞伽國。(九七、一一一)

由沙敏達國而來之王使以下,獻王翰其他之物而謁王。(一一二)楞伽之統護者大王,受取此等一切,鄭重披閱優勝之王翰,彼〔大〕地之護者,以淨信心特遇彼等。(一一二、一一四上)時時〔行〕自利利他與教之利益,果善業、願正法,於教使存在光輝,賢王入園參於僧伽之中,亦樣樣穿研〔佛〕教久住之因,想於教光輝而存在。〔大〕地之主鄭重招請最勝之優波利長老,於長部至相應部,以信心而與薩單瑪三伽哈等,種種之共言,聞十種之王法、四種之攝法之如是等,大智者辨別應作事、不應作事、罪福〔二業〕及有過無過,不應作事、罪法、有過事皆謝之,而應作事、正法、無過事善自就之。(一一四下、一二〇)

日日行布施等之善根,使嚴飾都城之一切,如前與阿育奢來之諸大臣,其次一切楞伽人,大長老之比丘,其次楞伽之比丘等,令集一切沙彌,以敬意為此等一切之利益安樂,王之瓔珞等,以供養物,如已前行樣樣之祭,示齒舍於〔人民〕。(一 [P.577] 二一、一二四)王使等之諸大臣希望摩喜央伽那塔場之禮拜,楞伽之大臣等共送之,使隨所好之處而禮拜,對於彼等,應為所為之一切特遇而還去。(一二五、一二六)

特優秀優波利長老等之比丘眾亦同給供養物,配置諸大臣,於摩喜央伽那等楞伽國,禮拜十六貴箇處之諸塔,於斯利瓦達那城其他,令起結界,願比丘之利益,〔王〕於處處建布薩堂住庵。(一二七、一二九)對比丘眾有淨信之〔王〕,使設三夏間園,令住比丘眾,作扶助夏中之應作,聽聞正法,守布薩戒。(一三〇、一三一)僧伽之自恣畢,施與樣樣之要具、自恣之衣服、共迦絺那衣服。(一三二)三夏之間,人民之利益者,〔王〕對其無上之僧團,令行七百數〔沙彌〕之受戒,指定三千數之良家兒應為沙門而許之出家,(一三三、一三四)「為世間利益之人間主,王是圖教之增展者。」如是梵、阿修羅、勝妙之〔諸天神〕,無餘地與此地護者光榮及壽命!(一三五)

[P.578] 〔於〕楞伽教,令增展大援助之賢〔君〕,願作佛,稱單爾加人間之主,以戒、行之德為家,有信心等德之飾,為德之泉奇斯達奢利大長老與瓦羅若那牟尼,勝妙練達之副長老為首,含括十餘人之比丘,呼豬眾之年,為增展楞伽之教,由阿育奢城送來楞伽。(一三六、一三九)

其僧伽之顯著,有大名譽之楞伽王,如前表大敬意伴來都住於普婆園,日日恭敬常住食等,施一切如前。(一四〇、一四一)殊勝之彼優波利長老三年之間日夜精勤、為〔大〕師教之增展,行應作之務,積集善根,因鼻病之起,劇而苦痛。(一四二、一四三)此優勝大長老之罹病,令善醫療看護,西哈羅〔人〕之統護者,大名譽之王,再三往精舍,以見冒病之大長老而心感動,知治療之不可能耶!常以供養物,起佛陀供養,彼行功德施。(一四四、一四六)其次彼之死耶!鄭重整大行列,高貴之遺身,安置於布之家,以種種供養而運至墓場,果而〔火葬〕之勤積集功德。(一四七、一四八)

「於楞伽國為增展牟尼王之教,依送來二次善良之比丘眾,無存一比丘之楞伽 [P.579] 島,由出現有數百之比丘,再三送來不存在之經卷,沙敏達國之統王,名單迷加人間之主,知〔是〕牟尼〔尊之〕教增長之援助者。」「對多大之援助者之彼〔王〕,余想應行十分之厚遇。」牟尼齒舍利之模型及高貴之摩尼珠所作之勝者像,右旋螺貝等多種多數之贈物,以附勝貴之王翰,託〔沙敏達國〕諸大臣,望還己國之比丘共還自國。(一四九、一五五)以恭敬心受取此一切,此諸大臣歸去而達彼沙敏達國耶!單迷加王心大喜,見勝者齒〔舍利〕之模型及其他,依己所好如得正覺者之齒,以清淨心,日日行大祭,對王翰〔中〕所示佛法之增展等,聞而且知對功德施與等多語,信賴楞伽王,於楞伽〔國〕不存之諸書及美尊足跡,並為勝者齒舍利供養,金製之假堂大傘,適於王者之受用種種殊好可愛之贈物及自己受戒所得其他一切善業上之所得,說明而書兩王〔結〕為友好因緣,附與貴王翰,一切送於楞伽第一優勝之〔王〕。(一五六、一六三)

[P.580] 受取此等一切,大名稱之楞伽王,見正法書及牟尼〔尊之〕足跡其他之物,喜而行大祭禮,作大行列,以示一切〔之國民〕。(一六四、一六五)閱〔王〕中所示,善知多功德施與等及示〔結為〕友好上之語,獲隨喜心及極大喜悅心所結西哈羅統王,想:「教之增展他其他善業之生效果,現在余目所見。」何況未來生而應正獲〔放效果耶!〕如是對於三寶有十分淨信心彼〔大〕地之主,入於園內,再集諸大長老聽聞正法,楞伽國人民之主,於第一來之比丘眾已受大戒之比丘等,奇斯達奢利耶大長老等之比丘眾等,應分配甚多良家兒之學習,就此等長老受大戒。(一六六、一七二)

此等楞伽之比丘等中,有德之飾,或者於名奇斯達奢利耶大長老之處,習彼毘婆舍那觀法而〔達〕涅槃之路,或者於至羅若那牟尼副長老之處,學習正法律之意義及音聲學。(一七三、一七五上)如是楞伽主之王,使楞伽之比丘就教法、行法,以護正覺者之教。精勤於明敏,而〔依〕戒、行、頭陀、少欲〔等〕,繫於尊族系彼楞伽之比丘等,不懈廢、不懈惰、實行勝者之教而晝夜不放逸,學為法家、觀念家。彼王由施坐臥處等以殊遇彼等。(一七五下、一七八)

[P.581] 第二次來者,望還自國之比丘眾,王依荷蘭之商人等而送還。(一七九)當於斯利瓦達那城之東方,不過遠有美場所,位置適宜之山,依精巧工人,作石細工等之九羅達那高之勝者尊貴立像,使存在此貴石像之輝,以金葉覆之,似存活中之牟尼〔尊〕,此佛像中美而堅固,以建尖角堂,作石屏坐於殊好之石柱上,起層階優美可愛之殿堂,設美廣之庭。(一八〇、一八四)亦善作周牆、假堂等,以種種彩色之布條掛於傘蓋,四周圍無間隙設綠門,調和樣樣之裝飾,使處處掛種種之幢幡,於彼佛眼供養之日,點數列之燈火,置〔水〕滿之瓶,認為吉祥種種之式法,應作於此,善調一切事,於彩色彫刻之工人,隨施其所好之甚多衣服瓔珞,〔如是〕令滿足彼等,螺貝鼓鈸等,並於樂器之大音響,令起如大海之樂音,認為日好時刻好善吉時,〔王〕 [P.582] 入其兩眼,以許多之金葉、甚多之銀器,高價之要具,大價之三衣、幡、白傘楯、拂子、如是等一切之美供養物,人民之主,憶持供養佛之功德,思在存活牟尼王之前,以淨信心求善根〔之王〕行供養。(一八五、一九五上)以美味之食物、粥、硬食等種種多量之食物類,糖、蜜、蒟醬、粉樟腦等、藥、精香等種種之芳香類、斯瑪那、姜婆加等之好樂花類,供養如是等種種之供養物,於勝者像工人等,以令歡喜而施象、牛、水牛等之有情無情等樣樣之物器,對此牟尼尊之像等之工作者,此時,此精舍之祭,知財之價而王奉捨之財,超一萬六千百五十金。(一九五下、二〇〇)

其精舍宏大美而殊妙,以建於摩訶瓦如加河之畔,快善之土地,康加園依王所建,知為羅奢大精舍。(二〇一、二〇二)如是所建,併有好運與光榮之好精舍,為 [P.583] 入〔此〕都之敵所破壞。(二〇三)王丹念行修裡之工作,如前之〔佛〕眼祭之時,行大行列,彩色工人其他於設布帛瓔珞等無數之品,供養種種之供養物,人間之主,於其附近建快適之僧伽藍,專心於教法、行法,常存供敬心,使住彼之比丘眾,以要具與樣樣援助,彼〔王〕對三寶有恭敬,於上做次第行佛供養,於法、僧彼亦唯一時供養,為世間為自己增加善根之積累。(二〇四、二〇九)

如是所造美樂甚好之精舍,於此行一切無量之供養事,以多布施僧伽之善業,為使之長善存續,〔大〕地之護者,於精舍之附近,名阿如婆羅之一村及其他甚多村落田畝,決定為公園,稱摩耶達那國之宇達加伽瑪,施人民能住之大村落,王在此可樂之山,彫刻文字,確實遺留。(二一〇、二一四)如是王統之主,有光榮有德者,〔自〕知得財非堅實,供養佛及行供養特秀勝者之弟子僧伽,信心〔之主〕常起一切善業之精進,然,彼汝等一切常不懈怠而積善業。(二一五)

[P.584] 名群達沙羅美麗支城之快樂公園,具備周牆、假堂,善造美美殊妙之精舍,以牟尼〔尊〕之舍利、像,安置其處,而有波那沙、菴羅、椰子等之果樹,美麗之此公園供養甚多村落田畝及事園之諸人,求善根之人間主,日日行所有供養事之食供養等。(二一六、二一九)

西達瓦加城而知為羅奢西哈彼惡王,弒父之〔惡〕事與勝者教破壞之果,不知自己之所作,奉信邪見,為邪見徒輩之歸依者,〔彼〕於斯瑪那峰正覺尊貴之足跡,為生彼利得之占有而命人人,由此以後其一切為邪教徒所毀壞。(二二〇、二二二)聞此報大名譽之大王,知「不適當」,於正覺者有恭敬心之彼王:「從此以後不可有如是。」命令邪見者等,於此應作恭敬,為多行供養事,託於佛子等,豐饒而人人住,名屈達毘提沙瑪之大村,供養尊貴足跡,為遮日光與雨,以天井之大傘,添以美傘蓋,設假堂,縛以鐵銷,行供養事而積多大之善根,生此處之利得,此奉〔佛之〕教也。(二二三、二二七)如是邪智之主,不知牟尼之德而作,有光榮於特秀善業之 [P.585] 西哈羅王,想為「不適當」,捨此不應作之事,特託勝者弟子而優秀無垢之比丘眾,彼人民之主,與殊勝之甘露味,行佛之供養。(二二八)

〔往昔〕瓦達伽瑪尼有情之護王者所建,彼瑪奢耶羅精舍至於廢滅,〔王〕令修補此精舍及支提,久傳而各別,施於新伽達羅村,日日善於此行供養,如是至於未來,清彼天上之路。(二二九、二三一)稱達那睹尼沙瑪村,本屬於此睹提耶勢羅精舍,別來之事,由石文字所示而知,求大善根大名稱之王,施於〔如元〕而行供養。(二三二、二三三)人民之主為令作彼瑪奢婆利精舍,十分特遇送伽羅奇達比丘,作大臥像工事畢,行大祭,於同處行佛眼之祭,為行供養事,獻名瑪羅伽瑪沙瑪村,日日善行供養。(二三四、二三六)

願彌勒牟尼王之勝弟子來,睹達伽瑪尼王所造,彼名羅奢達大精舍,王施於西達沙彌,楞伽之王,於此令受大戒,此比丘又住於普薩達園,與一切勝者弟子等之地位於種種之優遇。(二三七、二三九)

[P.586] 為復舊此陷於久朽屋狀態之精舍,楞伽之人王,設樣樣之工作者、多彩色工人始、塗料佛像、多量之精舍、手工事等之一切,得此一切,彼西達達行者之王,善取除廢朽等一切物,有堅固石造之尖角,牆與美屋礎外,令作假堂,與惡魔戰之正覺者像,〔描畫〕於上之岩石,善描種種之花蔓等。(二四〇、二四四)以良質之瓦、粉、漆喰,以造大臥像、坐〔像〕、立〔像〕。瞬時之牟尼〔像〕等、甚多勝者之像。一切數輝耀正覺者,立於牆之內部,依多種種之彩色工事,令盡善美,大臥像之足下依其順序,作佛之侍者乃正法護持者之阿難陀彌勒菩薩、勝之那達天神、〔睹茲達〕伽瑪王〔等〕之美像,五大佛像以金塗之,於內部應作者,此樣樣作之,牆外為供養而來者,於手持花之天、梵天之美一列之等身像,快而殊妙之大門,入口之兩側二隻之獅子像,牆內之餘場所以作鬼神像。(二四五、二五二)

[P.587] 瑪喜央伽那等十六之殊勝場所、薩奢婆達〔佛〕足山殊妙之足跡,十種之波羅密,三種之行,更說明又五種之大奉施等法,多作種種彩色之本生故事。(二五三、二五四)作獅子之一列、象之一列、白鳥之一列、假堂、同花蔓等種種之彩像,其次於岩石上於快窟中,殊妙、勝美之大像堂以甚多石細工其他〔以〕精心而作,此處之坐佛像有如生命之光輝,大而美麗,見而可愛,直立於兩側善美之像,是彌勒菩薩與蓮色神,此等作於此處。樣樣描寫其他甚多牟尼像、同數百之羅漢、二十四佛、同數之菩提樹,二十四之記別、十六處、美鬼神像、五次結集法、極殊妙之彩色美,於此奉安牟尼〔尊〕之舍利而飾以金塔亦作支提,於像堂與上面之殊勝坂道,描畫舍利弗始,伴五百弟子之牟尼〔尊〕殊妙坐像,庭中各處設作周牆、假堂、入 [P.588] 口、梯階、其他美工,修理甚多廢屋,作甚多新物,令果了一切事業,彼樂〔佛〕眼祭,王與甚多衣服裝飾類給所派遣之大臣等,由數列而成,無間隙設種種之大門,於此作甚多應作之裝飾,行最上之吉祥式,行恭敬大祭,麗輝之瞬間,於此行〔佛〕眼祭,由此以來全國之人民之眾多,如於海之上陸,由各處來集一切人,於其中之所作,見金工事其他種種之多物,心大歡喜,如到二神通佛之眼前,得心淨歡悅,先於行大祭叫善哉!以清上天之路。(二五五、二七三)

其祭於精舍內招請比丘,精舍之建物內設座席說正法,請比丘就坐,使彼等聽聞「大吉祥經」,談最尊之法,謹行法供養。(二七四、二七五)一切之見聞之諸人同見正覺者,聞正法者亦於唯一次〔獲得〕,如於生存牟尼之說法,日日得種種喜悅歡喜。(二七六、二七八上)

[P.589] 外庭立柱,建立假堂,於此設座席,群集於假堂之周圍大眾守五戒,彼等一切使日日聞無量之法,亦招請說法師三分一夜〔連續〕說法,不只幾次而恭說。(二七八下、二八一)

於正覺者般涅槃二千三百一年,建名為羅奢達精舍而行大祭,當於精舍之南方,建美快廣石之面,欲修理彼勝支提之朽廢如土塊,由處處運來粉、瓦、石等,善堅固方形之基礎,奉藏有榮光正覺者之舍利,於是近而清淨之地區亦令築支提,恭請〔比丘〕眾行結界,布薩堂始,而設瓦葺等僧伽藍,周圍之地區莊嚴種種之花樹、種種之花蔓、種種之果樹,設有甚多蓮池園,於其中住善良之勝者之子〔佛弟子〕,以大恭敬心,勤行教法、行法。(二八二、二八九)

如是依王力之所建,依阿羅漢等之所用,此場所依昔之楞伽王等亦所供養,聞此報大名聲之王,定精舍之境界而供養,增行此一切供養式及甚多僧伽之布施其他,積集善業。(二九〇、二九二)

[P.590] 於檳榔子、芬那伽、那伽等樹木之光輝,一切邊際唧喳鳴鳥類之妙音,冷無白塵〔如〕石盤平處,種種獸類之群,於睹哈羅山麓之斯加羅美麗之遊園中,依王命之大臣,以作勝者之像堂。(二九三、二九五)斯圓那伽瑪大臣,立石柱建立布薩堂,以獻牟尼王之子。(二九六)王集柱其他材木之必要物,其時,於此多造假堂。(二九七)為住此比丘等之常住需要,人間之主獻多村落田畝。(二九八)人間之主,令造此等一切之物,其時,以善心行者之主,送往單瑪羅奇達。(二九九)如是積種種善業之人主,〔即位〕三十五年,應業而去〔世〕。(三〇〇)

思財、身〔皆〕非堅實性,移家更遠。汝等亦事奉三寶,接近出世間等之善!(三〇一)

善人之信心與感激而〔起〕造大王統史

名為奇提西利羅奢西哈〔王〕說明〔章之〕第一百章〔畢〕


【經文資訊】漢譯南傳大藏經第 66 冊 No. 0034 小王統史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漢譯南傳大藏經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智光法師提供,祥因法師提供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回上層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