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卷

漢譯南傳大藏經 第66冊
No.34 小王統史 (65卷)
【悟醒譯】
第 54 卷

下一卷
 

[P.509] 第九十章 奇奢那耶婆夫人以下八王

此〔普羅伽瑪婆夫第二世王〕歿後,支配全楞伽王國,於奇奢耶〔第四世〕王之第二年,於其將軍名迷茲達(友)一人之叛逆者,得王之信任,得一侍臣之親信,彼惡人由心貪王位,某時於夜分使誑於賄賂心之彼〔侍臣〕,令弒此王。(一、三)聞知此事,其時王之弟普瓦禮普奢王,以其姜普睹尼城出發,為警戒,乘於覆附之乘物,難到達而至於斯婆奢羅城。(四、五)〔然〕其時,由此奸邪迷達將軍之手受取賄賂,由初與彼奸邪有關係暴惡之魔那西哈等九人之兄弟,緊急追其後,以銳利刀刃,無慈悲地悉切斷王之乘物、搖物、旗其他〔車之添附物〕以貫其劇。(六、八)時,彼王降其車而〔出〕地上,無所恐怖速赴加羅伽羅加村,應有繫象於此之最良象舍,〔於此〕取一頭象而打騎,由此渡滿大水之庫羅賓那大河,大地之護者, [P.510] 赴其具婆拔婆達城。(九、一一)迷茲達將軍此時,入於姜普睹尼城之大王宮,於此飾於〔適稱〕之王者,上於美飾之王座,此邪惡之〔徒〕自接見一切軍隊。(一二、一三)由此於大臣中,與彼親密者等,此是皆集聚,互相順於相應曰:「此地彼地之所屬兩方軍隊,支付十分之薪奉,不講餘之所有手段而當收攬之。」(一四、一五)如是第一思先支付達具羅加以下之阿利耶加達武族等一切薪奉,「我等於任何時皆有之用意,〔然〕,汝等先以所有之手段,以薪給收攬西哈羅武族,當返復慰藉之」,如是言時,彼等皆不受取薪奉。(一六、一八)「如是、如是」言,其時〔先對〕西哈羅〔武族〕無餘地令與薪奉,由此彼等亦談應受取薪奉。(一九)然,彼等皆言:「薪給可後日而與,此次我等不受。」而退。(二〇)對此一切大臣等為受納薪給而再三為煩惱所迫?彼等七百之徒輩,總點查身之準備阿利耶加達加等,暫謁迷達將軍, [P.511] 虔敬而直立。(二一、二三)由此武士達具羅加,其時心無所臆,與身近者之暗示,於剎那拔自巴之利刃而不見手,彼速斷彼將軍之頭落於地上。(二四、二五)時,城內已起大擾亂,西哈羅武士等,團結一切大強力為一。「何故汝等敢為此不法之事?」以達具羅加始,結問阿利耶之一切兵等。(二六、二七)「是受住於斯婆拔婆達城普瓦禮加普奢王之命令而為。」彼等言此而答。(二八)「於其可矣!」阿利耶與西哈羅〔兩族〕武士等皆協合之。普瓦禮加普奢君王,其時,由斯婆奢羅城,奉來姜普睹尼城,恭彼以就王位。(二九、三〇)

由此以後,彼王支付薪奉其他,以兩軍力服從於自己,加憐伽羅耶羅、周達康伽提瓦等為始,由對岸渡〔來〕一切達彌羅敵眾,如加達利瓦達、阿婆那、提婆宇哈、虛爾耶那加等,為西哈羅族之圓尼王等所退去,楞伽島成為無敵人之荊棘地,數年間安定居住於姜普睹尼城,經往斯婆奢羅城,此處美而光耀,令築極廣大之王城而住其中。(三一、三五)

[P.512] 由此以來,王以正道,使歡喜全人民,篤信〔佛〕教為正義之〔王〕,書寫聖典,施與眾多財於智者等,令彼等書寫三藏而不餘,以〔此〕奉安於楞伽國中處處之精舍,彼王以策巴利正法之增展。(三六、三八)大地之護者,不唯幾次行廣大莊嚴之供養恭敬,祝授與大戒、為世間之祝,恭敬供養三界〔之有情〕,其最第一雄大之牟尼教,王更令廣大增長。(三九、四〇)彼日日行齒舍利之大供養,以四種要品奉事於比丘眾等。(四一)如是於斯婆義利城內生活繁榮,彼於王位十有一年而往天界。(四二)

當年飢饉,般睹王國之主導者五人之兄弟王等,附其軍隊派遣彼達彌羅人之主大力之某大臣,自己非阿利耶而知阿利耶轉輪王,往此國而討各處,難接近廣大絕勝而押入斯婆義利城,(四三、四五)取齒舍利尊與其處精良之財物而不餘,再還般睹國。(四六)於此彼以齒舍利與如般睹大王系統光輝之具羅勢加羅王。(四七)

[P.513] 時,菩薩奇奢耶婆夫〔王〕之子而彼大神力之婆羅康達婆夫之孫名婆羅加瑪普奢王,為楞伽住民如雲以妨炎熱,有優秀王者之象徵,清涼而善心地,擬如滿月之相,以翳傘蓋。(四八、五〇)於時彼思:「我王統供養最上之天及岸尼〔尊〕之齒舍利被持去般睹國,得依何等之手段而取回耶?」不見有其他手段,只王自己與某某巧智之兵士等共赴般睹國,見彼王日日會談使王滿足,由彼王之手受取齒舍利,再還楞伽島,奉安於此殊勝之普羅提那伽羅〔城〕古昔之齒舍利堂。(五一、五五)王定居此都城之中,守王者之道,開始治國。(五六)彼王日日行齒舍利之祭,精勤而積無量之善行,以衣服及其他之要品奉事比丘眾,增長世間與〔佛〕法,圖虜死王。(五七、五八)

[P.514] 斯婆羅城之主普瓦禮加普奢〔王之〕子普瓦禮加普奢乃為哈提勢羅城之王。(五九)願善根喜施與及其他之善業,此王為常住一千人比丘之食而供施物。(六〇)王每年以王之第一財寶,令造適於自己之寶冠,續此於周達母羅月,隨伴周月供養,行授與大戒之式,以光明勝者之教。(六一、六二)

如是等幾次行種種之善根,此普瓦禮加普奢第二世亦成為無常之身。(六三)

此王之實子名婆羅加瑪普奢剛養氣質之賢者,住此殊勝之都。(六四)彼歸信於三寶,令集比丘等,不只幾次行大戒之授與〔式典〕。(六五)時王於其王庭施種種色彩工作,供金色之突角與金門柱,專念建三層燦爛之齒舍利殿,更於此以雜色之布片與帛片其他之物以使吊傘蓋,王更以飾金之花環、同銀之花環、美麗之真珠之花環、到處有懸物,張展美美絹布之幔幕,於是,於此掛雜色而眩目之被物,備座榻,其四週排以金銀之瓶,列飾銀〔寶〕金寶之燭燈,更於此叮重安置齒舍利之 [P.515] 龕與鉢舍利龕,有種種之華香、薰香、燈明之光輝,準備所有類之硬飲之食物、可、可飲之食物,依五支樂器之音而遍響而美,有舞妓歌手之演奏之美舞踊唱歌,而使世間歡喜,日日始善勤行世尊舍利供養之祭事。(六六、七五)以種種村落田畝,又以下婢奴僕及其他,以象牛水牛等行舍利供養,思:「一切世間第一導師正覺者,若在世者對此〔佛〕應有日日行事,此後唯有對於齒舍利。」稱「齒舍利之行事」,其說明書,令以西哈羅語寫之,由此,王準此常行事日日行舍利之日。(七六、七九)

時,彼王出身周羅地方而通諸種之語,熟於推理之法,善調順〔自己〕一人之長老,王立為王師之地位,於其處聞所有之本生譚,常聞而學其意義以憶持,此等 [P.516] 一切有五百五十之善譚,次第依巴利語而轉譯西哈羅語,於護持三藏之諸大長老間而讀誦校正,令書寫流通於楞伽國中之到處。(八〇、八四)又〔王〕以此等故事,希望依自己之法統轉傳而守護,託於一人名彌單加羅賢明之長老。(八五、八六)普羅那村、三尼羅勢羅、羅普奢曼達加、摩羅圓加,此四箇村王亦施。(八七)提達伽瑪精舍之中,摩訶奇奢耶婆夫〔王〕所建長四十五羅達那之殿堂已歸腐朽,此婆羅加瑪普奢王,於此再施長三十哈達有美重層而尖突角之種種色彩工事,設光耀之殿堂,此等以當侍名奇奢耶婆夫,施於住寺院內加耶沙提大德大長老,近於西瑪河岸名沙羅伽瑪以一村,施為其寺院之所屬。(八八、九二)於此好地之提達村、王造五千支椰子樹之林園。(九三)其次於提瓦普羅,王令建二箇美入口,長而重層〔容〕獅子臥〔佛〕像之堂舍,此周圍有林園,歸信佛〔法〕名康提瑪那,以添一村落而 [P.517] 施,(九四、九五)於瓦利伽瑪精舍,因以己名,建名為婆羅蘇瑪普奢重層之殿堂,此為大〔比丘〕眾之有,亦施此沙利義利納貢之大邑。(九六、九七)近於羅奢伽瑪城,而於美麗奇睹瑪伽瑪,併建斯利伽那蘭達寺包括精舍、菩提樹〔佛〕像堂,此施於己師周羅大長老。(九八、九九)王更於瑪耶達奴之樂國土,構造美城壁城門或小都城,此有尖突角,成重層,令建有壁與門一好地之天祠,於中安置蓮華色之天王像,行大供養會。(一〇〇、一〇二)如是等,王〔為〕世間為佛法,行大利益與種種善根為死〔王〕之虜。(一〇三)曾有果之善根力,彼〔王〕始喜自己之利益,對於得無實之財,棄捨貪欲心,行所有之善行。〔思〕自己之利益,思一切皆是無常,信心為財寶之諸善人等,始布施持戒,行善業以固執〔此〕。(一〇四)

[P.518] 彼歿後有圓尼普瓦禮加婆夫王,王歿後有大力之王奇奢耶婆夫。(一〇五)此等諸王歿後,近於摩訶瓦如加河有快適之康伽義利城,第四大地之主名普瓦禮加普奢有信心,有大智慧,以德本為美之王,(一〇六、一〇七)其第四年,乃牟尼〔尊〕之涅槃,過一千八百九十四年,見道者當知之。(一〇八)

應難逢極難逢,逢於佛陀之時代,而知昔殊勝之人等(諸王)常精勤而行布施其他之善業,汝等亦善果一切善業。(一〇九)

善人之信心與感激而起造大王統史

名奇奢耶婆夫以下八王說明〔之章〕第九十章〔畢〕


【經文資訊】漢譯南傳大藏經第 66 冊 No. 0034 小王統史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漢譯南傳大藏經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智光法師提供,祥因法師提供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回上層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