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卷

漢譯南傳大藏經 第66冊
No.34 小王統史 (65卷)
【悟醒譯】
第 51 卷

下一卷
 

[P.487] 第八十七章 讓王事之荷負

然,依不吉星之威力,時楞伽島又生大暑熱,所有作物於熱之原因(一)而枯萎,所有住楞伽之大眾,難克勝飢饉之恐惶時,(王)其時,應三寶、塔、菩提樹、諸神中之神有大威力之受供養,最勝之守護者(奇修如)〔神〕、彌勒〔菩薩〕,依種種之方法以〔祭〕供養,使王楞伽〔島〕成一祭典,(三、四)以大比丘眾為一團,先供養唱呪,於大聖師之齒舍利〔尊〕(五)善右巡轉於都,如是「降雨」者令心定。(六)然而此時,起眾多之大雲,以電光重次光輝,(七)又返復全世間耳恍惚而轟 [P.488] 動,大暑熱消滅,使大眾哄笑,(八)然以消滅飢饉,飾虛空,更慰作物,彼又降雨,(九)言:「依唯佛之威力,我等之心充滿喜悅。」此雨雲如是而降雨。(一〇)然,諸天、梵〔天〕、人間中何知「佛之諸德如是」之賢。(一一)然,我等之王是大威力大神力者,無有相等於彼王者,是不可有。(一二)如是其時,住楞伽之人人,敘述、讚歎聖師王(佛)之德及王德。(一三)〔王〕如是依法守護世間,又自己有價值之物,(一四)一面樂長久王者之榮華,於自己之妹子奇羅婆夫亦(一五)並乎集〔王〕子奇奢耶婆夫與普瓦禮加普奢,同彼提普瓦那摩羅及婆羅加瑪普奢並(一六)奢耶婆夫加如是所愛之五王子,開始給此六人如此教訓,(一七)當知:「兒等!聽我言,於此世間之子等,下賤之生、良好之生、殊勝之生,有此三者。(一八)於彼等之中,不耐從德以享受父母家傳之榮華,〔撕拔〕華鬘(一九)如猿之滅,為零落者之徘徊,自古以來,賢者言此是『下賤之生』。(二〇)又如是得幸運,同父親之享受而守家產,(二一)當知彼等是『良好之生』。余又語一人,以共家傳之榮華(二二)由此更作其他之幸,得幸福之賢者,應知彼等是『殊勝之生』。(二三)余亦雖受取父〔王〕 [P.489] 所與摩耶地方,今又征服其他二地方。(二四)三地方皆餘,應於一王之傘下又擊破,彼(父王)所不能服者之一切達彌羅人,(二五)又藏於處處山寨之圓尼族之諸王,悉帶來余之處,(二六)亦擴展名聲於外國之各處。如是余依正法、依政治而久司王事。(二七)依閻浮洲之禮物而得王女,異國之王族亦成汝等之緣者。(二八)依日月之統出之般睹國、周羅國之勇士等向余送來王冠與瓔珞。(二九)又此等一切,應知汝等未來時七代之子孫,(三〇)所無缺乏諸寶之山,余適如具耶羅(毘沙門天)如九寶而蓄積。(三一)余以制裁惡人,庇護善人,又令正等覺者之教和合,(三二)故余是父王之『殊勝生』之子,汝等亦是余如是殊勝生之子。(三三)往昔奧加加之所統沙伽羅王之六萬人之王子等,建設有此之數首府(三四)以全閻浮洲為六萬分,如聯合各各之王國,(三五)先於十人兄弟之王等,以閻浮洲為十洲,如是彼等善司 [P.490] 王事,(三六)汝等!適當分割此楞伽,互相勉勵應善行王事,(三七)王子等!於所有之處,下可察見敵之羽弱點。」如自己之〔王〕子,並〔王〕之外甥亦教之。(三八)

由此,彼令參集大僧團、大眾,王問:「此六人之我王與外甥之中,(三九)誰適合於王位耶!」然,彼時,大僧眾聞此語而告言:(四〇)「大王!陛下之此諸王子、彼王外甥等皆是賢者而剛勇、博識。(四一)誰皆精通交戰伏敵之士,適合王位,世間、教之守護者。(四二)然而陛下之長子奇奢耶婆夫,由幼時始,信心於三寶,(四三)常介抱病比丘有奉事之心,誠實而知恩之人,信仰、智慧之高德,(四四)為無依人人之靠者,對於弱者並苦難之有情,殊勝之慈愍者,(四五)生其空位時,比丘眾之緣者並其他諸人,雖眾多奴隷等,(四六)彼〔王子〕是彼等各自之主人,與〔其種種〕黃金諸寶及其他,其後解放奴隷之狀態。(四七)於眾多之盜賊等……大王!雖於王宮行盜而生罪時,至於彼等之處(四八)無苦難故,棄其強情、恐怖、不至失彼等〔四〕肢而得一命。(四九)於各村之納租稅,見侵吞而徘徊者,王!於 [P.491] 此等之人人,亦與己之財物,(五〇)對困苦一切人民,免除各各之稅,通於世間守護之〔王子〕是常於庇護。(五一)陛下所征服西哈羅圓尼族之諸王之過去,先面謁於彼,其後無怖畏,於陛下亦於過日而傚仿。(五二)『將來更於保護我等之財產,彼奇奢耶婆夫〔王子〕由今日繼續(五三)請忠實效勞。』如是大臣家之妻女等應教各自之夫注意。(五四)又欲聞二三歲童兒可愛之片言其父母,(五五)問:『童兒將為誰效勞。』兒童說:『我等要為彼奇奢耶婆夫效勞。』(五六)父母忿怒痛打兒童,於彼等來告訴各自之苦。(五七)其時,奇奢耶婆夫以慈愛呼其〔父母〕,言:『汝等從此不要打兒子。』(五八)又由自己之所蓄,給兒童種種食品。(五九)有眼之人見彼空之滿月:『今滿月者何耶!』如是問之,(六〇)請知『讓造彼王國之喜悅』啊!王!陛下如何常訪僧團耶。(六一)聞此等,大王!於彼唯有吉相守護楞伽島及 [P.492] 閻浮洲。」(六二)如是由其他眾多有德彼僧伽之口聞,其時王歡喜之淚濕於眼,(六三)又大地之王以滿足而招請,最近於同等之座席令奇奢耶婆夫〔王〕子就座,(六四)其時,由大王自己悉告彼勤務彼世間、教,(六五)〔言〕:「令造由諸敵所破壞之羅達那瓦利節提耶〔大塔〕,飾以黃金之塔,(六六)往古錫蘭王等之首府,所有都城之莊飾,是彼最勝之普羅提都,(六七)有如舊之高城壁、櫓,有善配置之四門,亦造具深之濠。(六八)又有天宮之美,於前之齒舍利堂,安置彼齒鉢兩舍利,(六九)誠於此古諸王之首都,余又欲行灌頂之大祝祭。(七〇)赴三西哈羅與全比丘眾〔並〕大眾伴渡沙哈沙,於此先供養,(七一)汝於摩訶瓦利加河設受戒道場,以計量世間、教之興隆。」(七二)以如是開始,皆述勤務世間教,於彼手委囑王事之業。(七三)

王更於餘之五王子,尊聖師〔佛〕彼殊勝齒、鉢兩舍利、行者(比丘)之眾,所有種類之臣及楞伽之地亦囑託於彼。(七四)

以上善人之信心與感激而起造大王統史

名讓王事之荷負第八十七章〔畢〕


【經文資訊】漢譯南傳大藏經第 66 冊 No. 0034 小王統史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漢譯南傳大藏經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智光法師提供,祥因法師提供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回上層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