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卷

漢譯南傳大藏經 第66冊
No.34 小王統史 (65卷)
【悟醒譯】
第 47 卷

下一卷
 

[P.463] 第八十三章 敵王克服次第

其時,楞伽之住民等,皆見彼王殊勝之善業力,對彼抱恭敬,(一)抱怖畏、抱善悅、抱愛情之行動,於任何時,皆不能越之命令。(二)對彼王之光輝,抱愛慕於心,諸國之人王皆送禮物。(三)彼〔王〕以斬首刑之〔囚〕人堅固抑留繩於獄屋,而更放之。(四)無上仁慈大地之主,有值於下獄之人人,加於制裁而懲戒。(五)彼大地之主,於國土追放之罪人,恰如摩奴法典,唯科千〔金〕之罰金刑。(六)相當於罰金刑之人人,見其忿怒,而依種種譴責之語而行善導之。(七)剛勇擊滅諸敵,赴不能陷落自己父王之〔地〕,據叢林、城寨、楞伽所有之敵軍,以彼王威光之力並 [P.464] 以慈悲之力克服而著手。(八、九)是否著於獅子座(王座),備軍力馬象,以西哈羅之圓尼族之王等,悉導入於支配下。(一〇)彼人王赴三西哈羅,悉集合獅子之勇者錫蘭人令滿足。(一一)構築陣營誠以統御各處駐軍之達彌羅人大戰士,(一二)於戰場如〔向〕狂敵象之獅子,派遣數名錫蘭人於各處。(一三)錫蘭人大戰士等,宛如伽魯羅之前進,如龍以壓達彌羅戰士,(一四)其時之全盛廣聞四方,於庫達沙羅伽村,同康伽達羅加,(一五)名加加羅耶村,婆提羅達、具倫提、瑪那瑪達、摩訶提達(大渡海碼頭)並於曼那羅港,(一六)名普羅節利碼頭,同瓦利加村,廣大之伍那地方,尚又伍奴斯地方,(一七)於瑪睹婆達婆碼頭,更於斯加羅碼頭,如是〔各處〕及其他之地設立陣營,(一八)續振其暴威,久住之間,達彌羅之二王者,瑪伽王、奢耶婆羅夫、(一九)使達彌羅人啟羅羅人之彼四萬士手持搶,制壓錫蘭之 [P.465] 戰士,(二〇)不能停止,怖畏戰敗,由此彼處來普羅提都,如是協議方策,(二一)「婆羅加瑪普奢王,有大光輝、大威力者。於地上為賢者,而何人無有勿視彼命令耶!(二二)異國之諸王等今亦歸順彼,然、錫蘭人亦有服彼之威勢,(二三)我等達彌羅亦有為彼臣下,其他應有何言。我眾以何之悲,(二四)今彼光輝如太陽之昇特,我等如螢之無光。(二五)然,於錫蘭島將來不能行支配故而赴異國」可如是言。(二六)象、馬同高價之真珠、摩尼珠尚又有王冠、妻妾寵妃(二七)所有之瓔珞並布裳籠,及持其他〔種種〕之貴重品,因怖畏(二八)其時亦開始落住於彼都。依〔婆羅伽摩普〕奢王之善業威力,〔達彌羅軍〕不知彼之方角,(二九)如是彼等思惟:「東之都門。」而由西門出,以消散錫蘭軍之(三〇)陣營而赴彼加羅瓦毘加,各各共 [P.466] 其財寶,誠以生命(三一)各自與錫蘭軍,與之,唯王之所意仲者,整齊而奉與。(三二)錫蘭人彼等之財寶悉為被奪,由此時有成富有者,恰如往古,(三三)依恐怖唯百人之王等所棄如得所有幸福之彌提羅都民。(三四)彼等以如是之威力行敵之擊滅,著手令隆盛楞伽島。(三五)

然,至彼王之第十一年之時,其時奢瓦人,所知姜達婆奴彼一王,(三六)欺瞞「我等是佛教徒」與猛惡之奢瓦軍一起上陸。(三七)彼奢瓦人之戰士等,皆突入所有港口,恰如恐怖之蛇,毒塗於矢,(三八)每見惡人等,不久之間,惱害眾人,怒惡之彼等到處奔跑以悉滅楞伽〔島〕。(三九)如電光之裂,如大水占領其他,制壓瑪伽及其他,以楞伽使奢瓦加人更苦。(四〇)其時王為與奢瓦加人交戰,外甥之勇者大地之主奇羅婆夫,共遣戰士,(四一)引起怖畏,有恐怖之形相〔名〕奇羅婆夫,月蝕於戰場之虛空,擊滅姜達婆奴(月光)。(四二)彼勇者任命錫蘭戰於各處與奢瓦人戰士開始交戰。(四三)在戰鬥奢瓦人之戰士等,鏃以塗毒,依飛道具之矢,矢 [P.467] 早繼續發射,向以種種才略,(四四)名射手持弓之錫蘭人大戰士,依薩羅矢、婆羅矢,四散粉碎彼等。(四五)大地之主奇羅婆夫,恰如羅瑪那樣而赴交戰,以眾多奢瓦之戰士,宛如羅剎而屠殺。(四六)〔如〕耶蘭婆風保大速度,奇羅婆夫〔譬〕大森林,奢瓦之疊度而潰滅。(四七)彼如是交戰,令敗走奢瓦人,全楞伽之大地,成除諸敵之〔處〕。(四八)由此赴提婆普羅,禮拜蓮華色之天神〔像〕,於此供養天神。(四九)彼自於此令建立屬於僧團之房舍,「人人之喜」故,彼命名為蘭達那(歡生喜)。(五〇)彼由此返回至姜普睹尼,甚喜悅赴婆羅伽普奢之處會面,(五一)大地之主婆羅加瑪普奢,如是與起種種大交戰,悉除滅可怕之敵群,擴大威光之〔王〕,其時,獲勝利之榮華。(五二)

以上善人信心與感激而〔起〕造大王統史

名敵王克服次第第八十三章〔畢〕


【經文資訊】漢譯南傳大藏經第 66 冊 No. 0034 小王統史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漢譯南傳大藏經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智光法師提供,祥因法師提供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回上層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