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卷

漢譯南傳大藏經 第66冊
No.34 小王統史 (65卷)
【悟醒譯】
第 44 卷

下一卷
 

[P.444] 第八十章 十六王章

其時,彼大王〔普羅加瑪婆夫〕之外甥,為詩聖而賢者有奇奢耶婆夫〔之〕楞伽王。(一)踐王位〔行〕灌頂此賢〔王〕仁寬而大,又其時依自己叔父普羅瑪普奢王,令投獄受笞縛痛苦之楞伽住民解放其苦惱。(二、三)於各處,與彼等所有各自之〔領〕邑、田地及其他,常使增大喜悅,(四)彼之首府之普羅提都,宛如具培羅〔毘沙門天〕之阿羅伽〔都〕、阿瑪羅瓦提帝釋天之〔都〕。(五)〔王〕自己以摩羯陀語,以作成殊勝之國書,送與住於阿利瑪達那之人主〔羅曼尼耶國王〕,(六)又如自己之祖父〔王〕奇奢耶婆夫,與彼甚親善而紿為友情,(七)大名聲之王,以增楞伽、阿利曼達那〔兩〕地方比丘等之愉悅,令光輝正等覺者之教。(八)大地之主,無何一違背摩奴之法律,以四攝法令滿足大眾。(九)彼〔王〕以善順、清淨為 [P.445] 始,具諸德,持佛其他清淨三寶之信心。(一〇)善教導、有喜悅心之〔王〕以妙好之四要品,供養於比丘眾。(一一)具慧見之〔王〕宛如菩薩,示大精勤,於所有方面,於所有地方,皆是為有情而行動。(一二)彼大賢者〔王〕捨四惡趣,識別善人惡人,為愛護而行制裁。(一三)如是於世間、教〔團〕有盛名,大地守護者彼〔王〕行種種善業,振展一年間之王權。(一四)

其後,為無誠實之友,名瑪興陀一具憐伽之族士,一味獲得名提巴尼之飼牛女,(一五)愚人依惡計而弒殺彼大地之護者,憤激之至,若不得將軍、戰士、領民(一六)並諸大臣之贊同,甚痛苦五日間司楞伽縱王事。(一七)

生於羯楞伽〔之王統〕,名奇提尼三伽,奇奢耶婆夫王之副王,殺彼而為王。(一八)彼即位而受灌頂,於殊勝之普羅提都,令建立石造之精美齒舍利堂。(一九)以補強彼最勝而高之羅達那瓦利支提耶〔塔〕,由黃金莊嚴全屋頂。(二〇)因彼名而〔命名〕,裝飾千之婆沙達〔殿樓〕,造〔一〕精舍,令供養布施於比丘眾。(二一)由黃金光輝,壁、柱有光耀,有朱砂造之牀,黃金之屋頂瓦〔舖敷〕,(二二)建立強普庫羅之精舍,賢〔王〕於此安置七十二尊黃金大師〔佛〕像。(二三)彼大地之 [P.446] 主,為信心所使,與〔象、馬、車、步之〕四部軍,同赴沙曼達峰恭敬禮拜,(二四)又於單婆般尼〔銅掌、楞伽〕島所有處所,令設花苑、果園並所有會堂十分美化。(二五)彼大地之主,日日積如是多種之善事,九年間善行王事。(二六)

其時,奇羅婆夫及所知彼之〔王〕子以司王事,只一夜而歸順於死之威力。(二七)

其後,奇提尼三伽王之〔王〕弟奇伽瑪婆夫王,三月間喜樂王事。(二八)

然,尼三伽王之外甥大地之主,周達康伽,弒殺彼而司九月間之王權。(二九)

由此,大力者奇提抉彼王之〔雙〕眼而斥之,(三〇)婆羅康達普奢王之首妃利羅瓦提,使三年間無事以行王事。(三一)

其後,生於奧伽伽〔懿師摩=甘蔗〕之統,〔稱〕沙哈沙瑪羅獅子之勇王,振展二年間王權。(三二)

其時,剛勇難打勝者,彼阿耶斯曼達將軍,追放其王,(三三)賢者〔將軍〕以奇提尼三伽〔王〕之首妃加利耶那瓦提,依法律與政治,六年間令興王事。(三四)加利耶那瓦提妃,是大師〔佛〕教之愛慕者,於般那沙羅伽村以自己名,因而(三 [P.447] 五)令營造精舍,附屬於彼村,村之田地,(四)要品、奴僕、林園及其他皆布施之。(三六)阿耶斯曼達將軍,依彼〔妃〕之同意,建楞伽所有王事之助言者之康達羅瓦羅家,(三七)於美麗之瓦利村,派遣阿提加利官,於此建立精舍,令施大僧團。(三八)彼由己名〔而命名〕,令建造高名之羅奢具羅瓦達那房舍,置守護〔人〕,(三九)彼亦難打勝之飢饉,以施遊園其他周圍之田地、要品,奴婢等,(四〇)又欲為善事之彼,計量混亂四姓之分離,亦進行有關法律之學術。(四一)

其後生三名達磨蘇加〔法無憂〕一王子,司一年間之王權,(四二)大阿提婆達〔官〕阿尼康伽立於大軍先頭,由周羅國來襲,都普羅提之主(四三)彼從達摩蘇加王子、阿耶斯曼達將軍一拼殺戮,彼行七日間之王事。(四四)

但是彼邪惡之將軍,彼奇康達奢母那加,弒殺彼大地之主阿尼康伽,(四五)先亦曾司王事,彼〔先〕王〔普羅加瑪婆夫〕之名為利羅瓦提首妃,令其行治王事。(四六)

正於肩受槍傷之魯奇沙羅〔世界主〕王,率達彌羅之大軍,由對岸〔閻浮州〕(四七)攻來,以全楞伽島置於自己之支配下,九月間司王事而住於普羅提之都(四八)

[P.448] 其時生加羅那伽羅之統,勇者中之最勝者,大力奮迅之婆羅伽瑪將軍,(四九)是依於日月之〔王〕統,有王者之威光與麗容之彼利羅瓦提妃,其使〔就〕王位而灌頂。(五〇)

如是彼王妃經過七箇月時,由般睹國導來般睹之大軍,(五一)〔具〕榮光之般睹王,上陸於婆羅加瑪,責斥其王妃並將軍婆羅加瑪,(五二)使楞伽〔島〕為無荊棘之地,彼於最勝之普羅提都,不違背摩奴之法律,三年間掌握王權。(五三)

然,因為楞伽住民過去惡行、貪欲之積聚,(五四)其時,令楞伽之守護,於此之天神等,正不注意加護之安排,(五五)採取欲邪行,所欲好邪行,布施以火燒其他之森林、叢林,(五六)並使正法之具母達〔華〕〔睡蓮〕於太陽中枯萎,列成忍辱蓮之美,〔如〕絡之不鉸縫為〔國之〕輪,(五七)名瑪伽一人不法之王,於羯楞伽〔國〕家是大暗愚者,徒事行而徘徊,(五八)為二萬四千戰事之王,彼羯楞伽〔國〕〔來襲〕上陸,占領楞伽島。(五九)〔亦言〕是大暑熱,瑪伽王命所有之戰士,森 [P.449] 林〔亦以〕火災,於楞伽國避此折磨,(六〇)由此彼大戰士等,激烈之迫害世間,怒號:「我等是啟羅羅兵。」依彼此(六一)強奪眾人之衣服瓔珞及其他,絕久來所保之家系,(六二)斷手足及其他,破壞餘之宮殿、縛牛、水牛及其他為己有。(六三)捕縛半殺有大財之諸人,又財物被掠奪,使彼等悉為浮浪者,(六四)破毀諸〔佛〕像堂,到壞多數之塔,打擲住於精舍之信眾,(六五)虐待童兒,令苦出家五眾,使諸人搬軍行李,令作資多之用事,(六六)取掉綴紐使彼有名而受賞讚多數之書籍彼此散失。(六七)等於有信心先王等之名聲與軀體,令倒壞消滅高大羅達那瓦利耶及其他之塔,(六八)嗚呼!此等可比於生命甚多之遺身舍利使之消失。(六九)如是欲所欲為邪惡彼達彌羅之戰士等,彷魔〔軍〕之戰士,破滅世間之教。(七〇)由此於普羅提之都攻圍所有之點,捕虜立於大軍先頭之般睹王。(七一)其後抉取彼人王之〔兩〕眼,掠奪瑠璃、摩尼珠及其他所有之財寶。(七二)由此,以瑪那婆羅那 [P.450] 為始,主要戰士等,以羯楞伽族士瑪伽,令即榮光楞伽之王位。(七三)於此大地之主瑪伽,為掌握其國土,彼踐王位以〔行〕灌頂,居住於普羅捷都。(七四)彼大地之護者,對大眾抱邪見,以分離四姓而令極大混亂。(七五)於錫蘭人所屬之村、田地、家宅、遊園、奴僕、牛、水牛,悉與於啟羅羅人。(七六)然,為戰士等之住處,決定於精舍,房舍並眾多之處所,(七七)彼等又略奪屬佛之物,並附屬僧團之財物。造向於地獄甚多之惡業。(七八)如是大地之主瑪伽活動其橫暴,二十一年間,司楞伽之王事。(七九)於此楞伽島,為對富貴之貪欲大,次次續殺戮其王,而自己亦依其業而成短命者,踐其王位,其所據實亦不久。然,智者應停止殺生,要行其公正而滅富貴之貪。(八〇)

以上善人之信心與感激而〔起〕造大王統史

名為十六王章第八十章〔畢〕


【經文資訊】漢譯南傳大藏經第 66 冊 No. 0034 小王統史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漢譯南傳大藏經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智光法師提供,祥因法師提供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回上層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