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卷

漢譯南傳大藏經 第66冊
No.34 小王統史 (65卷)
【悟醒譯】
第 39 卷

下一卷
 

[P.361] 第七五章 魯哈那州之征服

其時,有奮鬥家大軍,諸大臣等,以攻略提伽瓦毘地方之國土,(一)於名沙瓦義耶羅之地行大對戰,擊破所有為點之彼具十二門之堡壘,(二)由此,名伍摩耶伽摩〔牛糞村〕、闍伽摩〔六村〕之地,又於婆羅婆沙那〔力石〕堡壘行激戰,(三)以破敵軍,彼等軍勢馬象悉據於名為婆羅婆沙那之壘,(四)其後依奮勇之大臣由此再出發,於摩羅瓦睹伽地方而亂戰,(五)瓦達伽摩伽婆沙那及稱為無盧達村、勢那具達村,(六)於各處進行恐怖之大戰鬥,赴稱為興達羅瓦那伽瑪村,(七)唯於三 [P.362] 伽宇達之地,普築眾多之障壁及大城寨為據,演出與敵軍(八)大對戰,屠殺不少戰士,彼等於此,令敵生恐怖而占據之。(九)正逢其叛賊等「要奪回所有被征服之國土」而出陣〔向往〕提伽瓦毘伽地方。(一〇)於興達羅瓦那村駐軍之大臣等,聞其有如是戰法,以派遣眾多之戰士。(一一)彼等於二夜要進軍於二十迦宇多之路,以興起大戰鬥而殺戮敵等,(一二)於再三交戰成為無力怯懦,彼戰勝者等,歸其陣地。(一三)正好諸大臣等,於其村近處,於阿提婆達芬那康達之處(一四)築壘,而與具達沙羅地方之敵行大戰鬥,同於奢蘭婆村(一五)更於無羅那村、又同屈達羅曼達,於如是諸村出陣大激戰,(一六)由稱為興達羅伽瑪地方出發,交戰於奇提羅奢瓦盧伽村,(一七)於名宇羅達及名為瓦盧伽村,行恐怖之交戰,由此夫耶羅村,戰鬥殺戮殘敵而駐軍。(一八)由此為設首府,由大王遣住先王等之摩訶那伽夫羅都 [P.363] (一九)稱落伽之達爾羅提伽利〔官〕、康就氣那耶伽〔官〕羅伽,以武裝大軍,欲交戰而〔軍兵〕出陣。(二〇)康就氣那耶伽〔官〕羅伽,正好是般奢要奢那〔五由旬〕之住民,言與提婆羅奢〔天王〕髮舍利官,派遣大軍(二一)巧據而滅殘敵,於由為建首府,於銀哈提達村(二二)築眾多之堡壘以籠敵,熟知戰法之〔彼〕悉留其名,(二三)勇〔將〕於戰陣疲勞,犒勞軍隊,於此休息二三日。(二四)

其時,敵軍又悉合集,彼等如是強思念戰敗之大困苦,(二五)如世終滅之火炎,人主婆羅伽瑪之榮光,由全閻浮提之諸王亦難戰勝。(二六)人王伽奢婆夫,又大地之主摩那婆羅那,兩獅子王等與彼等交戰至通曉,(二七)以武裝大軍,花費莫大之財寶,用令不注意之戰法,進行日夜交戰,(二八)從遙遠地聞到彼〔普羅伽瑪婆夫王〕勝利之大鼓聲,敗軍如為日出時之螢矣,(二九)為怖畏所迫,不能停住其領土,不見其他之趣,唯〔赴〕依〔閻魔死王〕。(三〇)又其他要害之地,我不必守之。此國土所有地點,皆是山嶽險路。(三一)故於所有之險處以築眾多之障壁,悉遮斷 [P.364] 有名之大道,(三二)設眾多之便道,於出入國土之困難時,言集結而可進行交戰。(三三)由此,叛賊等悉自成一隊即抱鬥志,到達伽盧河之河口。(三四)其後康就氣那耶伽〔官〕耳聞其情勢,行軍於此,進行大交戰,令他等敗走。(三五)戰鬥敗走之彼軍隊,由四方之敵合流於摩訶瓦魯伽村。(三六)康就氣那耶伽〔官〕羅伽,其時,據出其軍隊,以戰於摩訶瓦魯伽村之敵,(三七)彼等悉滅敵,戰場被伽盧羅襲而如龍界,(三八)由此,彼等如豹〔追〕殘鹿而令敗走,伏敵之軍,自占據此地。(三九)其後,思慮利益不利益聰明彼康就氣那達〔官〕停駐於瓦魯伽村而如是思惟:(四〇)「此等之敵,皆不知火之熱,如蛾於此被燒滅,〔敗滅〕其數甚多。」(四一)「此等之滅亡時,國土亦如林之〔空虛〕。此者等不覺悟我等王之甚深慈悲。(四 [P.365] 二)由此以後歸順余之威光,令與敵無畏,對彼行庇護」〔而決意〕,(四三)由此若干之土民送來令狀,言:「願續活者,誰亦可來我處。」(四四)聞此,求自己生命及自己之財寶,於瓦魯伽瑪港眾多之商人等及(四五)其他落膽之領民亦由四方集來,御見康就氣那耶〔官〕羅伽。(四六)由此,彼等於提婆那伽羅,同康瑪羅村並摩訶婆那羅村,更於瑪那伽畢提村,(四七)〔言〕渡尼羅瓦羅,及名伽多利跋達村,所有處所皆與敵共,(四八)送入自己之戰士,令行眾多之交戰,彼等處處得勝利,所到者彼等皆受庇護。(四九)其時諸叛敵等,「甚強力之敵軍,以渡摩訶啟達之河流(五〇)得令戰鬥」之決心,大暴惡之彼等已出發,自到達河岸。(五一)彼康就氣那耶〔官〕亦耳其情勢,是故彼赴其處,與敵對戰,(五二)送往自己之軍隊。由此 [P.366] 兩方優秀之戰士激戰於河中。(五三)其時,兩軍恐怖之戰鬥,由海之上陸如達那瓦〔達魯之子孫=阿修羅〕與諸天。(五四)彼勇士正在與其敵軍交戰,如是思念:(五五)「置我主〔普羅伽瑪婆夫王〕,若彼耳聞康就氣那耶〔官〕(五六)之此情狀者,當不大好結果,把此等敵如斬荀,(五七)使落河水為魚、龜之食餌。若不如此,我等亦不畏為彼〔魚類〕之充飢。」(五八)恰如喇摩羅瓦那之交戰,如猿群躍越大海,無耐忍之間與大激戰,(五九)大軍立即使〔敵〕軍成為血肉之流,為占領提伽利而出發。(六〇)彼戰士善巧而赴,入於伽達利〔婆那那〕林,如諸象〔之折根〕絕滅敵群。(六一)於此戰敗之敵,又集合於斯彎那瑪羅耶之地,開始再戰鬥。(六二)由此,康就氣那達〔官〕又遣派眾多戰士於此。彼等亦無耐忍之間飛降箭雨,(六三)依諜報者之手,以適正到林之路,彼等由〔其諜報者〕之示道而侵入,(六四)籠取各堡壘而殺戮殘餘戰士,又使須彎那瑪羅耶成為無荊棘之地。(六五)由此, [P.367] 彼康就氣那達〔官〕自己亦向瑪羅瓦拉達利進軍,赴斯彎那瑪羅耶於戰士之處,(六六)「余由此赴瑪羅瓦羅達利村,汝等亦向彼村道進軍」而如是(六七)宣送命令。彼等如聽令而為,皆率彼等向瑪羅瓦羅達利進軍。(六八)

又激烈交戰之〔勇者〕羅伽,達彌羅阿提伽〔官〕,立於大軍陣頭到達多尼瓦伽。(六九)正好眾多敵軍耳聞其情勢,住於摩訶那伽夫羅都之蘭伽普羅〔官〕羅伽亦受其報告,送來訊束之書簡:(七〇、七一)「由多尼瓦伽至那瓦要奢那〔九由旬〕村,其道路極為險阻。是故,思量由此侵入其國土,(七二)由彼險路而阻之。」大威勢之彼等開始交戰。(七三)名羅伽,且熟知〔戰〕法之達彌羅提伽利〔官〕,依其戰略,與敵交戰之最(七四)欲行正面攻擊。希望交戰彼眾多戰士,又稱為魯伽之啟沙達多〔官〕,名那達之沙伽那耶伽〔官〕派遣軍將,初遭遇即與大交戰,博得大勝利。(七五、七六)其時,戰敗之彼敵,大狼狽恐怖,彼等集結於名為具羅羅達 [P.368] 伽蘭奢之地。(七七)正好彼名為羅伽之達彌羅提伽利〔官〕又欲占領其地而派遣大軍力。(七八)其大戰士切崩眾多之障壁,又陷設有不少門之大城寨,(七九)彼等至敵之據地,捕者皆生擒,其餘之敵,(八〇)令其速至死口,嚴重地驅逐殘敵,其處亦成無荊棘之地,(八一)但彼從軍之〔人人〕凱旋於彼〔羅伽〕之處,其時,〔彼羅伽〕從其所應令授彼等休息。(八二)恰如夏之燒熱太陽,〔注〕雨於林達彌羅提伽利〔官〕依其王之威光,(八三)變成殘灰之敵,為庇護慰撫之方便,再來多尼瓦伽,(八四)整修地方,每應設置者即設置之,支配者即支配之,又淨潔其國土。(八五)於普伽單達伽阿瓦達築堡壘籠敵之大軍,再始戰鬥。(八六)善巧行軍戰略之達彌區提伽利〔官〕又,由此,派遣智巧眾多之軍將。(八七)進軍於彼大戰,令降箭 [P.369] 雨、轟大鼓、揮其劍光,令己戰士樂嘗其味,以拂掉交戰之疲勞,(八九)依自己戰捷之大鼓供養剛勇之女神。其後耳聞彼等「於單婆村之地,據築餘敵之堡壘,選拔勇者等,欲示我等一味之剛勇,(九一)巧於夜中進軍,依陣鼓之聲以呼敵,侵入而戰。」(九二)正好叛敵聞大鼓聲,思如頭上之落雷,血迷者及(九三)某者而串逃,或者令炎上最後保荊棘成為殘灰,更是其時,彼(九四)大軍力歸還普伽單達瓦多。稱羅伽之達彌羅提伽利〔官〕再呼其軍(九五)為征其國土籠執各處之敵,派遣〔一〕軍將及〔象、馬、車、步〕四部軍,(九六)彼軍力於普提阿瓦達、賓那羅瓦那村及阿達蘭達摩訶普提康達,更行夜戰屠殺極多之敵,由此而凱旋。(九七)其時,達彌羅提伽利〔官〕立於大軍之陣頭,往赴斯加羅利黑利婆沙那之地,(九八)又於自己國土,令鞏固如舊,於所征服之領土,設備應設備者,(一〇〇)立於威力之大軍前, [P.370] 由此出發,到達斯瑪達羅達利村。(一〇一)正好此處巧據眾多叛賊等而引入土軍民,大軍力(一〇二)自己從數百之戰士,以蘭伽普羅〔官〕羅伽據將軍之地位,(一〇三)漲勢大鼓、陣大鼓聲響之方,率至那提般達村。(一〇四)具智慧之達彌羅提伽利〔官〕又耳聞其行動,對自己帶來之戰士等述言:(一〇五)「於此對主,汝等必示忠誠,余亦於此,見汝等之剛勇:(一〇六)『於此異境,不能不思此等是大敵。依我主之威光,(一〇七)不懷疑地思念勝利之得,於戰場應戰之地,以赴最先迫占。』」如是〔命〕。(一〇八)彼等大奮勇之〔人人〕依彼等甚猛之勢而出發,為交戰而占據摩訶西那村之地點,(一〇九)正雙方之戰士等,躍進戰場,互擊武器而生火花,全天晝間,如星之散,(一一〇)看所有者箭雨如注,一面叫呼勇者之喊聲而開始大交戰。(一一一)正好大力者達彌羅提伽利〔官〕任其剛勇舉起蘭伽普羅〔官〕羅伽之首級。(一一二)依其時所失之叛賊,悉越河岸,如海水氾濫。(一一三)戰場正 [P.371] 如鳥、兀鷹群,達彌羅提伽利〔官〕正在交戰占於勝利,(一一四)行大祝祭,為軍隊所圍繞,以占領摩訶那伽具羅都。(一一五)

其時,康就氣那達〔官〕羅伽,由摩羅瓦羅達利出發,速往摩訶那伽具羅都,(一一六)會見達彌羅提伽利〔官〕,正好賢者熟知好機與禍機,彼〔康就氣那達官〕與彼〔達彌羅提伽利官〕如是共計:(一一七)「如主之敕命,我等雖占領摩訶那伽具羅都,又有眾多不死之敵。(一一八)無支持故,彼入赴康達瓦伽,得占據勝利之戰士等,急速向彼地(一一九)進軍者,乃余所喜之事。主之足下應是我等所依處。」若在此駐軍,(一二〇)滅除敵等,於此帶來善潛者等,令確立各地方,善於摩訶那伽具羅都過日。(一二一)正在赴康達瓦伽者等,令加壓眾多之敵徒黨,再與交戰,(一二二)想彼等悉結集於康達瓦伽。正好反達彌羅提伽利〔官〕「交戰之好機」(一 [P.372] 二三)由摩訶那伽具羅都出發,於婆加伽盧達瓦毘開始可怖戰鬥,(一二四)大賢者悉令敗走彼等而凱旋。其時,若干之敵等到僧伽背達村,(一二五)欲交戰之名斯加羅婆睹將軍,已率戰士等來至摩訶迦摩。(一二六)達彌羅提伽利〔官〕正在帶來自己之戰士,自己最初派遣於僧伽背達伽村。(一二七)正好彼大勇士等亦進軍戰場,以彼王榮光之火(一二八)以燒數多之敵,於此開催盛大之大祝祭,再歸陣於摩訶那伽具羅都。(一二九)其時,尚且達彌羅提伽利〔官〕,把其將軍蘭加普羅〔官〕提婆,又逮捕其他者,又為交戰而派遣眾多之戰士(一三〇)。彼等又赴戰場,飛箭覆蓋全天,(一三一)稱突擊戰場,討取將軍以破敵。(一三二)正好彼戰士等,響起勝利之大鼓,令哄笑於達彌羅提加利〔官〕而到達摩訶伽摩。(一三三)蘭加普羅〔官〕羅伽一人之兄,自負自己阿提加利〔官〕之職責,(一三四)率死殘存之眾敵, [P.373] 來到摩訶那伽具羅都。(一三五)其時達彌羅提伽利〔官〕亦派遣精幹之戰士,彼等破彼敵,又於此屠殺數多之敵。(一三六)敗戰之戰士等,來到名具羅瓦加伽羅地方,名羅伽之達彌羅提伽利〔官〕由摩訶那伽具羅都出發,(一三七)悉破彼等而再歸陣。正好名義伽摩之魯加伽羅〔官〕又同其他之(一三八)餘敵無羅普達欽〔官〕摩羅交戰,由四方襲來摩訶伽摩。(一三九)又名摩那之彼無羅普達欽〔官〕於破壞之戰鬥,以敵同命而忽獲勝利。(一四〇)正好達彌羅提伽利〔官〕更與臣等計議:「於一一之大戰鬥,敗滅敵等,又目擊其驚惶之敗走者,(一四一)『敵等雖失再戰之氣力』如是〔我等〕推測,如斯不得見彼等根絕狀態。(一四二)放棄國之中部,與善潛者靠近國土之中央時而討取之。」有盛名之智者,歸還於普伽單達瓦達。(一四三)彼叛賊還不知其磋商,彼等由彼此之堡壘,結集於國之中央。(一四四)達彌羅提伽 [P.374] 利〔官〕聞其如真相之情勢,由此出發,又立於勇士之陣頭,(一四五)以據普提瓦達加村,數多之敵等,由此,至斯加羅利背利婆沙那之地,(一四六)並於摩睹達羅堡壘,於所有場所大戰鬥於種種敵而使至命終,(一四七)達於國土之中央,於此諸所,以派遣自己之軍力,以悉殲滅彼等,(一四八)更聞於由住普耶羅村長處來之情報,到於群普村。(一四九)由此據普耶羅之堡壘,名曼就之阿提伽利〔官〕及名迦提普達,彼兩阿提伽利〔官〕,(一五〇)彼不少勇士、軍將,戰士等所圍繞,行大祝祭而到達其地。(一五一)名曼就之阿提伽利〔官〕,又向名羅加加之達彌羅提伽利〔官〕表敬意而言:(一五二)「由被擊破御身之國而〔追〕據種種之堡壘,還未得根絕餘敵之間,(一五三)我等皆殺戮彼等,於阿達沙婆沙伽〔八千〕城寨籠敵,並擒捕王妃斯伽羅(一五四)。尚且籠壘而多數之敵等,若困難依御身而伏者,我等願出戰士。」如是而〔言〕。(一五五)達彌羅提伽利〔官〕應諾其言,速與其軍力入瓦 [P.375] 那河邊,於山寨上觀看,緊急出發於進入摩羅瓦羅達利之敵處。(一五七)於摩訶哈婆多〔大山〕所籠,彼等亦聞彼之出發落恐惶而入大林,(一五八)達彌羅提伽利〔官〕又包圍其山,與彼大交戰,(一五九)殲滅無餘,除荊棘占領彼睹瓦達沙沙哈沙伽〔一萬二千〕,又對生擒(一六〇)而應行調查,又於諸村鎮,從數百之敵令上刑柱,(一六一)大威力者,且於摩訶那伽具羅村之四方於柱,於多數之敵處於磔刑,(一六二)或者吊於支柱,坐於摩訶那伽具羅村,至燒成餘灰,(一六三)又正於星宿吉祥,以榮光人王之命令大鼓巡迴於種種市鎮。(一六四)述其事以送於人王之處,本得大王之信賴。(一六五)彼盛名之大智者,考究其所應為而駐軍於睹瓦達沙沙哈沙伽。(一六六)又據於群普村之大臣等,如是決議:「我等為交戰而向魯哈那時以來,(一六七)將我們送至各大戰鬥處之戰士,以敵等之骨蓋於地上。(一六八)於何時遮除此等戰士,於住閻浮州所有大戰士等亦未曾有此!(一六九)然,此後,可欲與善潛之敵於何時交戰耶?(一七〇)彼叛賊元兇之王妃斯加羅,令彼等入於諸處之堡 [P.376] 壘。(一七一)是故,應捕虜其王妃!」大賢者等由群普村出發,(一七二)赴哈利達去瓦達,於此配備於許多都,以配置剛勇之戰士,(一七三)於戎衣、武器之堅身者,由此進軍於康哈瓦達,於瓦那村之地,目睹王妃及敵軍,(一七四)於此與極恐怖之大交戰由勝利之大鼓聲如裂地面,(一七五)悉奪王妃及其不少資財,更於康就氣〔官〕令置警備財寶者而備之,(一七六)其時,於此企完結戰鬥,以地覆敵之手足及首級(一七七)諸逮捕以生擒,在所有之點,魯哈那成無荊棘之地。(一七八)正由三人之婆羅伽羅〔官〕之詐術脫離敵手,率數名戰士驚惶逃走,最後於怒消之時,知伽達具達之蘭加普羅〔官〕與其他將軍及餘之戰士,名達提伽摩.吧哈達兩蘭加普羅〔官〕,由此二人兄弟之單達那達〔官〕遭遇於宇達那睹瓦羅村,在大戰鬥而擊破之而到達尼具魯達瑪羅伽羅村。(一七九~一八二)其時,其大臣及軍將等,由背 [P.377] 後追擊敵軍,〔一〕以婆羅伽羅〔官〕之首級(一八三)送至重臣之處,且生擒名吧吧達之蘭加普羅〔官〕,(一八四)所有狀態,敵皆成語題。正與名曼就之阿提伽利〔官〕如是協議,(一八五)「準備征服此魯哈那時以來,常與怖畏王以交戰,依主之威光停止擊滅敵,(一八六)所行之制裁『如斯苦難乃王之罪』無可令大眾所認識。(一八七)然,所有之處應制者當制之、應助成者當助成之,如主(一八八)之命令當行愛護」大賢者如斯〔言〕。所有者以彼之提議恭恭敬敬應諾之。(一八九)行制裁者,帶來更多之敵,於諸市鎮多立刑柱,(一九〇)於此吊上數百之敵,數名處絞首之刑,其餘之敵以火燒之,(一九一)難支持人王普羅伽摩,引起超越驚嘆不容易,顯示榮光之德於一切處。(一九二)其後,相應於愛護者給適當愛護,正如火燒 [P.378] 叢林而注雨於林,助成其國,必導其鎮定。(一九三)人王普羅伽摩聞此事,大喜悅而令送去書簡,(一九四)「被捕虜諸臣及王妃斯伽羅,先送來此。(一九五)一切責任託於阿提伽利〔官〕普達,住此處不少比丘眾於最前面,(一九六)由此派遣率四部軍力,應設置配備於彼此地方,(一九七)正好星宿吉祥之時刻,諸臣皆速來,御見余」如是〔命令〕。(一九八)由此,又所有諸臣如其命令而無遺漏由魯哈那出發,(一九九)立於大軍力之前來到普羅提之都,依於奏樂、叫聲、拍手,更(二〇〇)續拂振數千之衣服,所有之處,有舉勝鬥者,從普羅提城之住民(二〇一)到達光輝之王宮,於盛大華麗之狀況下而就其座,以有榮光(二〇二)之諸王,超王者〔普 [P.379] 羅伽瑪婆夫〕,由〔如〕其蓮華足之塵埃,彼等己清洗其頭。(二〇三)比森林之火,激極恐怖威光之人王,如是從事政治、法律之秩序,具剛勇之賢〔王〕,以魯哈那逸去敵之荊棘。(二〇四)

以上〔為〕善人之信心與感激而起造大王統史

名魯哈那〔州〕之征服第七十五章〔畢〕


【經文資訊】漢譯南傳大藏經第 66 冊 No. 0034 小王統史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漢譯南傳大藏經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智光法師提供,祥因法師提供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回上層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