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卷

漢譯南傳大藏經 第66冊
No.34 小王統史 (65卷)
【悟醒譯】
第 38 卷

下一卷
 

[P.339] 第七十四章 齒舍利祭次第

由此,彼〔普羅伽瑪布佳王〕依周羅人之軍勢,己之首都彼阿努羅達普羅於所有之點悉滅,(一)存命大師〔佛〕之輪及具千根輻由輪相之足而為清潔地故,(二)又大菩提樹南枝並大聖者〔佛〕之一多那量舍利亦安置此地故,(三)思恭敬不斷,人王亦著手使行彼之修理。(四)此後聰明人王〔普羅伽瑪巴夫〕招令一人大臣,欲命令彼。(五)由此彼〔大臣〕於彼無越一切命令之點,稽首受命,又捧合掌,(六)熟知方法之彼自赴阿努羅達都開始滿無餘之王命。(七)已具智慧由彼先王之首都境界城壁、障壁、街路、殿樓、都門(八)並善眺愉快之蓮池使設不久如舊之園林。(九)由此大塔之其他三精舍之諸塔並青銅殿開始及所餘之精舍,(一〇)且由自身 [P.340] 之宮居,扉、櫓、門、王庭與,快美之平屋頂,(一一)光輝之殿樓與如是者其他使建設如古完備之都。(一二)與此之樣此〔王〕由先王等所為諸多之事業,由己一人臣下之手竣工。(一三)於諸多之生而〔相互〕交出善業興隆之份,具智慧人人之念願悉皆滿足者。(一四)

由此又名普羅伽瑪都之門扉、都門、城壁、周濠、街路、殿樓、市場而被裝飾,(一五)持戒具其他德之數百比丘等為住居而建築殿樓光輝莊嚴之精舍,(一六)亦如阿羅卡曼達之多富裕豐饒食物,常集合人人之群賢〔王普羅伽瑪巴夫〕使建設。(一七)此後於錫蘭島,各各之地方駐大臣等無虐各地之民,(一八)不減各地所納之年貢,應彼等收得而賦稅。(一九)由彼無恐以具智慧之〔此王〕於例月之四布薩日儲水池開始為楞伽島所有場所無餘之處,對水陸活動魚獸其他生類亦給與安心。(二〇、二一)

此後於魯哈那地方多數之軍將等,時大地之護者瑪那巴羅那歿時,自陷於苦境, [P.341] (二二)不知普羅康堪多王之人格者,不見此王怖心戰鬥之故,(二三)又此時憶起己之咎時過,其怖畏為二倍,(二四)又此獅子王〔普羅伽瑪巴夫〕之大威剛勇狀態所有狀況覺悟他者亦不能超越,(二五)「已生成長之國土則一日生活亦佳」而思之,不考慮赴其他事,(二六)「河川、山嶽要塞其他所具此國土,為何時使敵軍之窺視耶?」(二七)總之如是始主張其他,納全領民於權力下,王母赴蘇伽羅之處,(二八)「瑪那巴羅那王之歿,縛〔心〕御悲遊之太后,御方雖然如此,欲望所願勿使壓碎。(二九)實際我等長生之內,何人以諸多之壘具侵入此地耶?」(三〇)如此始以其他之言辭安慰此王妃,皆已結束,無餘下要害之地(三一)至國境止,雖由諸象無搖曳築諸多壘,及穿徧之濠,(三二)彷彿用鐵造如銳茨廣敷於彼處,通行困難而切倒樹木而為道路,(三三)由此彼領民等悉成叛賊,一一之大城寨數千倍之戰士等,(三四)為交戰使帶〔刀〕,彼等充分具足,取武器有大威力大軍勢而籠城。 [P.342] (三五)王妃亦又無堪吟味之智慧,自身亦又具惡性,(三六)劇悲之運可提而採用彼等之言,自身所有之財,並摩尼珠、真珠、其他諸多之〔財物〕,(三七)又同齒舍利、鉢舍利屬於多之財寶,如投此入於火中,悉皆委之於彼等,亦〔亂〕授(三八)地位之適不適,亦不通〔蘇伽羅〕官職,與彼等共自己始為叛賊。(三九)

超難剛勇之人王普羅伽瑪亦耳聞彼情勢,心善氣笑以戲,(四〇)招見堪交戰呼為羅佳將軍,聞其道正確告彼情勢,(四一)曰:「汝速赴,消止昇起敵勢之火,手降箭之雨而於所有之點,(四二)為守護此地方,使駐者停止,可立即歸來。」已派遣彼大軍。(四三)

其時住於寇他薩羅之新哈羅〔族〕、刻羅羅〔族〕與威羅卡羅之軍勢共集合,(四四)思考:「人王普羅伽瑪與諸臣共攻略魯哈那〔洲〕,傳聞派遣極多數之戰士等。(四五)於此之期間可奪王領。」為一體而開始大交戰。(四六)一切王已屈伏之普羅伽瑪普佳王,向勇敢二三之臣添軍勢馬象(四七)送入彼處,為討伐之價殺戮諸 [P.343] 人,不少之諸村向彼處群住〔比丘〕行布施,(四八)無有怖畏之〔普羅茲伽瑪巴夫〕又設施王所有諸村,於彼處對敵已和怖。(四九)

由彼羅佳將軍蒙此大王之敕命,稽首而敬禮受命,(五〇)為剛勇有盛名之彼,由普羅提都出,據呼為巴羅巴羅之地。(五一)於魯哈那一切大軍勢領民共說耳聞彼之襲來:(五二)「我等如有生,不得使有越我等之國境至此之地。」如是決意堅固,(五三)大威勢不顧己之生命,使開戰熱狂之〔人人〕至於彼地。(五四)由此之後羅佳將軍與彼軍勢共續殘酷之戰鬥,又續誅殺多數之戰等,(五五)由彼〔敵〕等一面切開而切倒樹木,大軍勢更赴名康他卡瓦巴地,(五六)於彼處築壘與籠地敵軍共行戰鬥,擊破彼壘,彼〔將軍〕入城,(五七)更使數千之戰士討死,由此而出, [P.344] 赴呼為安巴羅羅之地,(五八)於彼之地,與軍勢共交戰,又破彼處之壘,彼戰場悉已充滿(五九)血與〔屍〕肉,彼由此處出發陷薩瓦名大城寨,殺戮諸多之戰士(六〇),當於彼提瓦羌丹他巴他巴,進路被大岩阻塞,(六一)又兩側岩之間間切倒諸多之大樹遮斷通行,(六二)於寬度一、二伽宇他〔四分之一由旬〕林之狂象不能搖動具大門極難接近七城壘(六三)順次使築,「不可使遂欲望之侵入,自身之籠個個之壘」,對所有之點(六四)確決意與敵軍共行數個月間之激戰,(六五)大臣等同屠戮諸多之戰等,彼大威力之將軍駐軍於彼處。(六六)

住於波羅提都,普羅伽瑪王由使者之口聞交戰之成行,(六七)「如是〔長久〕間,彼下劣叛徒共於一切之點,同樣之戰鬥不得為得當。(六八)門本余之全城寨, [P.345] 從余言之指圖而擊破,諸多軍勢悉與懺滅,(六九)如有述彼之報告速來送之前」如此宣告,住於己宮殿(七〇)通曉戰法之阿提卡利〔官〕普多,對彼授諸多戰士而送近戰場。(七一)

由此大威力者彼〔普多〕由優秀普羅提都出而與塞那提那多〔官〕羅卡相合,(七二)無背光輝人王之命令,用水牛之皮造楯者,(七三)武裝大軍,施行激戰,又數百計算餘多之戰士等倒死,(七四)築七之城寨順次使擊破,由此處出而赴金須卡巴多佳村,(七五)於此處亦演悽慘可恐之戰鬥,由彼處出發其時進軍至巴多羅佳多利,(七六)殺戮由諸方襲來之敵軍,於名達多巴達村施行大戰鬥,(七七)由彼知薩歐達羅村而大交戰,此後軍勢馬象優秀之羅佳將軍,(七八)據羅卡伽羅欲征服敵軍,於己之前〔唯〕數千之戰士而已,(七九)彼謂:「於此期間欲捕虜阿提卡利 [P.346] 〔官〕之將軍。」對襲來大軍而使之敗走。(八〇)又赴羅卡伽羅之〔馬、象、車、步〕四部之大〔軍〕,於彼處敵之軍隊只存於話者,(八一)於所有之狀況略奪屬彼之資財,塞那提那達〔官〕之駐軍到著之處。(八二)兩軍一體,進軍瑪及瑪伽瑪佳〔村中〕,於彼處又,「駐軍羅卡伽羅之阿提佳利〔官〕將軍(八三)尊貴之齒舍利並優秀之鉢舍利不得取」,為堅固之決意,(八四)康達卡多巴羅巴達村〔有〕與敵軍更行大交戰,殺敵軍,(八五)赴烏達那多巴羅而又於彼處設壘,與籠敵軍之激戰(八六)門皆破壘,亡多數之敵,整頓軍勢馬象,占據彼處之村。(八七)由彼王妃蘇伽羅亦又奉持齒舍利、鉢舍利尊,到烏魯威羅。(八八)

且欲征服提伽巴比敵軍,由人王普羅伽瑪所遣之軍勢,(八九)名器提之阿提卡利〔官〕及維他普他欽〔官〕器泰及武裝軍勢馬象其他之諸大臣亦(九〇)向維羅福魯之方向進軍,向所謂奇宇羅巴村布陣與敵行恐怖之交戰,(九一)破彼處之壘, [P.347] 殺戮不少之敵,又由彼處出而更赴烏達伽瑪佳,(九二)於彼地築壘而三個月間行無絕之大交戰,使大軍敗走,(九三)由彼名虛普夫所設置城寨,穿濠廣布茨草,(九四)募集軍隊,常為戰備與籠城之敵軍行恐怖之大戰鬥,(九五)與門共悉破彼之城寨,降箭之雨近寄難演交戰。(九六)由此又出發至呼為器林達村,於一伽宇他〔四分之一由旬〕地點,築如前之壘(九七)而據城,敵軍開始同被擊破,大軍據呼為提伽瓦庇地。(九八)

優秀有先見之明王普羅佳瑪亦赴於彼處,向諸臣派如此命令,彼謂:(九九)「於戰場破敵追散,攜最勝之鉢〔並〕齒舍利尊,(一〇〇)余聞彼等恐怖傳有赴對岸〔閻浮洲〕。如有如是,此楞伽島將為空虛。(一〇一)更又成此處錫蘭島摩尼珠、真珠其他種類高價種種寶之光輝,(一〇二)於所有狀態名非凡之寶者為法主〔佛〕之齒、鉢兩舍利尊。(一〇三)余亦費貴重餘多之財,無間絕與戎衣,武器與共蓄戰 [P.348] 士,(一〇四)無患統治此優良楞伽島然而由余所為努力與願望可成無成果者。(一〇五)若又由種種寶之光而由光輝高價之頭被雖飾余之頭(一〇六)大聖師〔佛〕之齒、鉢兩舍利尊等待有榮接觸,可稱為清淨。(一〇七)故軍勢馬悉一致團結,完全不可逆余所述之指圖。(一〇八)打敗敵軍,可速送還最勝齒舍利並鉢舍利尊。」(一〇九)又名器提之阿提卡利〔官〕亦住於提伽瓦庇地方,稽首受彼〔王〕之命令,(一一〇)集合殘餘之軍隊並多數之臣等,到達阿提佳利〔官〕將軍駐軍之處。(一一一)

敵之諸部隊並又領民等之大軍勢等,有多數之戒衣武器,與一切臣等共同,(一一二)調治戰備為雄姿之勇者,願交戰之人人進軍至烏達那多巴羅佳村,(一一三)謀略云:「敵人侵入我等國內時,敵雖為一人亦不使得免,(一一四)於敵之逃脫途 [P.349] 上築壘,只二三伽宇他道路通行困難,(一一五)徧及敵人之所據地域,遮斷買入種種種類之穀物,(一一六)敵人之全軍力缺乏之時,箭雨〔頻繁〕近寄難行大交戰(一一七)以行殲滅。」戰鬥熱望者等如前述之方法籠築大城寨。(一一八)由彼阿提佳利〔官〕普多並寨那提那耶卡〔官〕名羅佳,器提阿提佳利〔官〕及於戰場伏敵之猛者等整備大軍,如命令皆同出發,(一一九、一二〇)大軍極激而行交戰,又殺戮無殘存者,擊破名瑪哈利巴羅之壘,(一二一)由彼處出發,通過交戰之全〔軍〕,於名歐耶羅伽姆地方整齊形勢,(一二二)又由其最初,據名蘇瑪那伽羅地方用前述之方法(一二三)討取,而凄然之戰,於呼為巴達姑那地方悉皆打破所籠之敵軍,(一二四)且於烏魯繼羅、曼達羅〔地方〕以所言之地,築同壘籠城之軍勢,於大合戰悉擊破之,(一二五)攜最勝之鉢、齒舍利尊,彼等取包圍之大軍勢占據彼地。(一二六)

[P.350] 時,彼瑪那巴羅那王之一將為愚人,塞那提那多〔官〕蘇卡羅巴多得巴(一二七)由波羅伽他,王被鎖縛,切斷足鎖而脫走,入魯哈那。(一二八)由彼人王〔普羅伽瑪巴夫〕而使阿提佳利〔官〕曼糾曰:「蘇卡羅巴多將軍脫離自身之國土,彼於不固定中根據一箇所,汝可逮捕。」人王派遣彼。(一二九、一三〇)彼由普羅提都赴名沙巴達卡姆之地,於彼處與敵軍演大交戰,(一三一)殺多數之戰士,又於彼處設壘,而被己大軍勢圍繞,籠照於彼處。(一三二)其時結束住諸多之叛賊等國內所住人人至於童子悉使叛變,(一三三)「我等雖棄一命,齒鉢兩舍利於所有狀態不棄」而如此決意,(一三四)彼等皆持惡心策謀,打破驕傲之心,集合於呼為巴他須波村。(一三五)此時羅佳將軍阿提佳利〔官〕器提並由彼阿提佳利〔官〕普多及其他多數之軍將等,(一三六)與敵軍共演可恐之戰鬥,堪於交戰〔智者等〕使二人不得行一條理,(一三七)敬王,無可怖畏處〔彼〕出發奪齒舍利、鉢舍利行大供養。(一三八)

[P.351] 時,名得瑪他巴羅地方之一切敵軍速攜武器之具鎧,(一三九)〔於名巴庇之地布陣在此處〕由四方相會,行身毛悚然、凄然之大交戰。(一四〇)將軍開始,又諸臣等於激戰,死之諸人並由遺棄武器,(一四一)到處不得落足,彼等攜最勝之齒、鉢舍利尊,到著名沙波那魯寇器羅村。(一四二)其時羅佳將軍為赤痢所打敗,而從業於他界。諸行阻滅者。(一四三)彼名曼糾、器提之兩阿提佳利〔官〕應官職不失敬意,(一四四)使行葬儀,然具智慧彼將軍之陣歿時,人王於遠地,(一四五)大地之王者由優秀剛勇、傑出之威光,使全軍為一團,(一四六)又對任何人妨害之任何之機會亦不與,更行最勝之兩舍利之大祭,(一四七)勇士等對光輝之人王送彼情 [P.352] 報,於彼處過二三日。(一四八)大地之主普羅伽瑪耳聞彼情勢:「汝等行彼將軍之火葬地,(一四九)於彼處建立大四面之布施堂,由四方來之〔旅〕人,可與多種之布施。」(一五〇)此為最勝之知恩人,隱者之第一人者〔王〕送出供養之命令。(一五一)又辨方法,努力家之兩人喜悅故,遵法式而彼命果然止於彼處。(一五二)其時叛賊等由將軍之死,又得蘇佳羅巴多將軍故,(一五三)思考:「於此之間將行勝利之努力。」彼等皆集結於姑他薩羅佳地方。(一五四)滅敵軍普羅康達王之大軍與大臣等共耳聞彼情勢,(一五五)於多數之地方演大戰鬥,由四方向姑他沙羅佳地方。(一五六)其時所有之叛賊等捨彼村,由怖而逃村,彼等〔赴〕大伽瑪地方。(一五七)大地之主普羅伽瑪聞彼事:「由村赴村遷移齒、鉢兩舍利,(一五八)行交戰,誠然由所有之點為余所不悅之處。速送兩舍利至余之前。」如此(一五九)說示,難 [P.353] 近之〔強者王〕已遣使者。阿提佳利〔官〕將軍聞彼之託言,(一六〇)於普羅提之都欲送齒、鉢兩舍利尊命一軍將警備,(一六一)由名興他羅瓦那村出發,到著器羅村與敵軍如前(一六二)行可恐之交戰,使由此處彼處敗走,彼等入器羅村,雖然於彼處,仍然而(一六三)激戰,殺甚多人,又由彼處出而於他那伽魯伽〔村〕、蘇佳吉利村,於佳他多羅瓦坦巴伽羅佳(一六四)又同於坦多羅巴多而行激烈戰鬥,為大恭敬攜齒鉢舍利,名曼糾送至阿提佳利〔官〕之前。(一六五)名沙佳巴多村並於羅佳伽羅不少戰士等悉被殺戮,又達努地方之民亦(一六六)置於權力之下,有於彼地,彼〔曼糾〕迎齒、鉢舍利日夜盡大恭敬,(一六七)彼任命康瑪那達〔官〕安架那為舍利之守衛,送兩舍利至大王之前,(一六八)由彼處出發進軍至呼為普庫沙羅村,堪協議〔之智者曼糾〕與一切臣等計議:(一六九)「通地理此敵等向我等之前出發,由此處彼處逃竄,(一七〇)入於我等之鎮定土地,有迫害歸順之民。我等之主又為大地之主,(一七一)錯誤指圖而善為統治,國土亦不思如草介,辨戰 [P.354] 法者成功與否。(一七二)然彼等使歸順而不入土地之狀,彼之光輝忠言捧〔王〕,(一七三)同於彼處與軍將共各別配置餘多之軍力,敵悉根絕,(一七四)〔如〕主如蓮之足戴於頭上可赴申之運作。」智者決意堪為判斷。(一七五)由彼堪為交戰一切臣等應諾彼言辭,率大軍勢出發,(一七六)到達瓦利瓦沙羅村之地、多數之街道,而使解多數最後之敵人,(一七七)由此出而於名波羅波沙那〔力石〕地方築壘,由此在彼處蘭佳波羅〔官〕器提並又(一七八)使駐屯其他四部之大軍奮鬥家〔王〕臣等悉為大軍之先頭,(一七九)彼大軍勢從指圖,呼為戴伽瓦庇地方征服諸多叛賊之地而出去。(一八〇)

由此普羅康達普佳王向大地之主等〔諸王〕戰勝,與敵無交戰快住於波羅提都,(一八一)又具信心智慧德之〔王〕由種種善業之興隆,更於趣味執牛耳〔王〕樂由遊戲娛樂,(一八二)續度日,諸舍利之提出經過於耳,不過充滿滿足、喜悅之心: [P.355] (一八三)「啊!我利得成大,余之生命亦善得之。余之王權樹立之努力大成果已達至頂點。(一八四)余拜謁聖王〔佛〕此一雙之舍利,又奉仕而可入手。」語此及其他之言語,(一八五)十分沐浴,善著衣服又塗適當之油,巧裝飾盛裝大地之護者,立於諸王子大臣等之先,(一八六)若如為群星包圍之秋月輪,大善業者〔王〕只一由旬之地出迎,(一八七)甚被尊敬之〔王〕親見彼耶,於最初用種種之瓔珞,更摩尼珠、真珠,其他種類之高價諸寶,種種燒香、燈明並芳香諸種之花,又由優秀之諸種香料供養,(一八八、一八九)剛勇〔之王〕如向存命之正覺者〔佛〕以示敬意,愉悅之淚,續如瀑布之流下,(一九〇)又心〔內〕之喜悅於外如發芽,續使光輝用毛逆立己全身,(一九一)大歡喜之流清己心,具如由甘露味之瀑布洗身。(一九二)優秀之賢〔王〕徧如半月持頭如羌達達羅〔持月=西瓦神〕,戴齒、鉢舍利於頭〔上〕,(一九三)對共來一切者示兩舍利,又善聞聖典,王說彼威光,(一九四)大 [P.356] 智者〔王〕由彼等使行大祭,人王於彼處安置兩舍利。(一九五)善守自身之根〔普羅伽瑪巴夫王〕使〔規模〕警衛,又命令種種種類之供物,(一九六)心抱喜悅之〔王〕與大臣從者共宛如〔赴〕梵天之梵〔界〕天宮,歸己之宮殿。(一九七)

由此,於都之中央善為設計光輝之齒舍利堂莊嚴如呼為會堂蘇達磨〔善法〕,(一九八)由王門只一由旬之道路如掌善使平坦,(一九九)悅所有之有情利益之〔王〕帶色彩釀造大地之歡喜,使設所有處所之諸門,(二〇〇)於彼之下,樣樣之花束、色種種之枝、天蓋、使結幡,(二〇一)一一門之柱,用各色之布所覆,彼等之頂由日傘拂子之列,(二〇二)由種種之花束,由天蓋,又由幡,更用其他之供養價值諸品裝飾,(二〇三)道路兩側有果實桑尼羅〔樹〕、佳達梨〔樹〕〔香蕉〕、普佳〔樹〕(檳子)、那利刻羅樹(椰子).用其他之光輝,(二〇四)又美麗之花束充滿水瓶,種種之幢幡並由燈明、燒香(二〇五)而布施,不外以〔善〕道配慮善道之〔王〕裝飾三十〔三〕天王〔帝釋天〕之如須達沙那〔善見〕之街市道路,(二〇六)堪使善人歡喜〔之智者〕王,齒舍利堂、門〔並〕於境內速飾如阿拉卡都,(二〇七)由 [P.357] 彼此之大地王穿透一個無價之大摩尼珠,使充滿芬芳之香粉(二〇八)使國隆盛之〔王〕於彼處奉遷齒舍利,安置彼摩尼珠於諸寶之函,(二〇九)彼黃金所造高價之匱接納,更又彼鉢舍利費用莫大黃金製之(二一〇)種種寶光,美麗光輝,有〔如〕虹之光耀,於四輪之上似乎被弱〔朝〕日之光積重修護(二一一),於甚愉快之假堂,被覆以指適當而為高價敷物,(二一二)由散花之香遷奉於座上,堪守獲物之〔賢王〕,手持日傘、拂子、刀劍等,為守護垂耳族及其大舊家〔諸人〕令配置於假堂四方,(二一三、二一四)圍繞彼〔王〕於其假堂,費用大之數百假堂,裝飾所有之瓔珞,(二一五)尚備有 vina(絃)、vena(管)、mudinga(小鼓)等,持於手之諸人,又天姿之樂人及眾多樂人(二一六)各各以舞妓配置於前頭,依彼等之舞妓、歌謠及音樂而供養。(二一七)又依種種之華、香煙、種種香,一面悉淨都城一面令眾多人歡笑,(二一八)由數千燈火之光明普照〔四〕方,以同〔四〕維悉成一 [P.358] 光輝,(二一九)依日傘、拂子之列,依種種幡幢之列,又由所有旗幟覆於全空間,(二二〇)由象等之咆哮、馬匹之嘶聲、諸車之轟動及鼓響,(二二一)更由所有祝祭法螺貝之興起,或喧噪大鼓之音、人人稱讚之勝哄聲,(二二二)拍手喝采之騷音及指彈之音及同叫聲,以騷擾〔十〕方,(二二三)又大地之守護者(Parakkama王)自己裝飾諸瓔珞,被覆美黃金於最殊勝之象駕,(二二四)乘於乘物之臣所圍之光景,持其大威勢,由最勝都而出,(二二五)又赴至齒舍利尊及卓越之鉢舍利處,捧恭而於頭〔上〕合掌,(二二六)彼〔王〕親手行供養諸華與諸香,捧兩舍利而直進(二二七)

正逢於深〔重〕音律之大鼓音,依虹列輝耀於虛空,(二二八)光輝閃閃由彼處出發,結圓之孔雀狂舞指揮者,(二二九)馬蹄搔揚上塵埃無其陣列而覆蓋太陽,(二三〇)虛空悉成濃暗而路廣,以襲來大雲雨。(二三一)

[P.359] 見此諸臣等,想:「大祭之邪魔者降大雨。」來,甚是困惑,〔彼等〕返復賴他之心而往大賢者之大地主處,應計量可為之事。(二三二、二三三)其時彼大王亦想己之威光,以確認大聖師〔佛〕之神力:(二三四)「汝等勿思患,如是奪人天心之大祭可言生不可思議事!(二三五)又實是大善業者、大神力者,而盛名有餘之出去,(二三六)於此任何天神、任何魔神及梵天,所行之餘,對極殊勝供養之妨害者。(二三七)汝等悉奉持兩舍利尊,不抱任何之疑懼,應向其方而出去。」具智慧之〔王〕進行。(二三八)由此,其大雲降雨之水流,外於祭典之場所而氾濫於所有之池沼河川,(二三九)正對面於大祭典〔場〕,自先唯沈降地上之塵埃。(二四〇)參集持戒 [P.360] 佛子之都民等,算其數百,皆其不可思議,(二四一)「何大神力者!人天之此伏敵者,誠是由我等之大善業,彼〔君〕顯現於楞伽島。(二四二)此是大善業。此是智慧,此是對如來之信心。此是榮譽。此是殊勝之威光」(二四三)關於最初充滿其他驚歎之叫言,〔十〕方悉大叫稱讚而令充溢。(二四四)由此,大地之守護者是前未曾見聞,令續行如斯驚異,(二四五)有智慧之王,一面繼續自己威力所適合之大祭典,奉遷兩舍利於〔舍利〕堂,(二四六)全世間之一燈火之彼勇〔王〕於普羅提那伽羅所有之處,令行七日間供養明燈。(二四七)如是大地守護者等之屈伏,見前障礙之普羅加瑪婆夫王,驚歎誇示人人歡喜乃其興奮之一因,善行殊勝之大舍利祭。(二四八)

以上善人之信心及〔起〕感激而造名為大王統史

名齒舍利祭之次第第七十四章〔畢〕


【經文資訊】漢譯南傳大藏經第 66 冊 No. 0034 小王統史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漢譯南傳大藏經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智光法師提供,祥因法師提供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回上層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