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卷

漢譯南傳大藏經 第66冊
No.34 小王統史 (65卷)
【悟醒譯】
第 37 卷

下一卷
 

[P.323] 第七十三章 普羅提普羅修理之次第

具智見利益優秀大地之主普羅康達行灌頂,由此,如是思惟:(一)「前先王等避圖世間、教之興隆,由慾、由罪、由怖、由愚,續夥非道,無際限賦稅,以徵發使其他受苦,此世間甚惱,而〔汝等〕可為安樂。(二、三)又大聖〔世尊〕之教亦由百惡見者等之嫉而久污,(四)三宗派之不和為原因而崩壞,無恥而勤事滿腹多數之比丘等,(五)又尚未經五千年已向衰頹,〔應〕從彼永續之方。(六)或備彼處此處大舊家之滅,應其處而分配適當守護,(七)又或如四大洲之雲無間絕使降大施之雨育乞食者。(八)以余之大思慮與困難,使繁榮王權而為果報,此等一切由多方面 [P.324] 而生。(九)今欲行之時節。」彼王對相當於官職者授官職。(一〇)由此迴大鼓集合乞食者,年年布施等於〔人〕重要〔之財〕貨。(一一)此後大地之主圖教之興隆,集三宗派住之大僧團,(一二)同罪與無罪者以明顯優秀之分別方法集會諸多之師等,(一三)自身通律,宣論正邪而為第一人者,調查行者等之淨與不淨,(一四)不偏一宗派之事,斥親密,嫌忌之情,不放逸而孜孜為日夜〔事〕(一五)有否治療之價值如醫師、外科醫之判斷,具智慧,知方法之〔王〕調查缺點,(一六)彼可癒者續為癒之,不癒者棄,由罪解放,基於說律之作法,(一七)由瓦多伽瑪尼阿巴耶之治世至今日止,所有狀況先王等亦行之事,(一八)盡大努力,拂去破和合互相反 [P.325] 目,種種論爭之三宗派(一九)可淨化教,過前生誓願之故,(二〇)由王權樹立蒙受二倍之激烈疲憊,大智者大地之主統一,(二一)五千年之間清淨之續,勝者〔佛〕之教如牛乳與水之性質,為〔已和合之物〕。(二二)

由此最勝人之彼〔王〕於都之中央有廣大種種之室,由四面有造四屋堂,(二三)具所有要品之大施,日日計算數千施與持戒者等。(二四)對彼等滿足人主之〔王〕年年常從〔法臘之〕老〔少〕,以贈衣服、外衣。(二五)彼更由都之四方為區劃,設計善美之四布施堂,(二六)於其處多為銅製之器物,並枕、褥、蓆、被覆、臥床(二七)準備千頭之乳牛良牝、牛等,更又其近淨水池,(二八)造種種之華果、樹躺飾快樂南達那園林。(二九)利他〔之人王〕於其附近藏富財穀物,糖丸蜜其他所 [P.326] 有具要品,使建不少之倉庫,彼處數千人之持戒其他有德行者等,(三〇、三一)四方來之比丘等、婆羅門族、貧民等及其他乞食者等,又諸多之旅人,(三二)具智慧無動搖、無執著、心悅充滿之〔王〕於彼處已行大布施。(三三)

更又具慈愛之人王使造住數百病人之大病院,(三四)彼完備所有之受用物,設置如下所述之準序,彼處對一一之病人又給與(三五)一人之奴僕並奴婢,日日由量可得藥劑、硬軟之食及其他。(三六)使建彼處不少之倉庫見出種種之藥品材料之財物穀物,(三七)對所有判斷優異之〔王〕明白識別種種之事,對於聰明,而老練精通一切學術之醫師,從應支給生活費,由彼等日夜善行治療,(三八、三九)自身亦於月四布薩日悉行解開裝身具善實踐布薩〔戒〕,(四〇)有慈愛心穩成清淨之〔王〕以清淨之上衣〔纏繞〕,為大臣所繞圍而赴此病院,(四一)滿面喜悅之目光眺望病 [P.327] 人等,人王自身亦通曉阿優貝達〔衛生醫療學〕,(四二)大智者王於彼處呼集任命之醫師等,就所有之點檢討醫療方法,(四三)勝〔王〕如果彼等之錯誤實施治療,指斥隨從正確之方法,教授說明,(四四)賢〔王〕自使適當科學之應用,二三之人人親手治療,(四五)調查同一切之病人快與不快,由免疾病加庇護,(四六)喜善之〔王〕由醫師之手〔對己之治療〕受取所得,又施療於彼等,赴己之〔王〕宮。(四七)從慈愛而行動,健康之王用此等之方法,年年由所有病癥救濟病人等。(四八)彼善續偉大慈愛之德,他亦又前所未曾見聞而有驚嘆者。(四九)於面頰生腫物之甚煩惱,大痛苦所打敗之一隻烏來〔病〕院,(五〇)此〔王〕之強烈慈愛之如罠之垂掛,然似羽被切斷,非常悲鳴由不能彼處外出。(五一)其時醫師等由此光景知彼之容態,由大王之命令言捕彼,與以治療。(五二)病癒之時,王使其乘象右迴都 [P.328] 而放。(五三)極優異慈愛對於畜生亦又如是,何時說,何時何人耶,或見如是事,或聞者。(五四)

悅善人普羅伽卡瑪普佳王由此最勝之普羅提城之名雖有殘留衰微,但可振興甚盛大王權之光輝,又著手廣大愉快之物。(五五、五六)由彼大地之護者徧旋迴陣營,由先王等城壁之輪亦大(五七)而高,設漆喰工事輝仰秋雲之白〔城〕壁輪。(五八)由此次第圍繞小〔規模〕之三城壁,建種種種類之道路,(五九)同於己王宮,一切之後宮建築使旋迴較低障壁之圓。(六〇)七層而飾千室,而裝飾彩色數百之柱,(六一)刻羅薩山峰之姿重疊之千樓閣,種種種類之蔓〔飾〕工事、輝鬘工事,(六二)有黃金造之大扉、小扉、窗,與快所有季節善為區劃壁並段階,(六三)由黃金象牙所造其他之敷物,由千之種種臥牀,常飾光輝,(六四)常有不絕之大真珠房有光輝 [P.329] 笑天河之輝,月光白平四隅,有黃金製之燭台續輝,(六五、六六)華、香等之芳香常時漂有更善具優美之寢室,(六七)黃金之鈴網似發五種樂器之音色響聲,(六八)似如告偉大之諸種善業,所有王之首位者〔普羅伽瑪普佳王〕等為威沙康瑪之非凡製作,無凌越者,營名威佳揚多最上美之殿樓。(六九、七〇)由其對婆羅門使行息災〔修法〕建立黑瑪〔黃金〕殿,為保持神咒建築快陀羅尼殿,(七一)且彼處住師所語聞大師〔佛〕之本生譚之曼荼羅殿,(七二)更又由袈裟衣之行者,授守護之水與為保修多羅建立般恰沙他提殿。(七三)以雅色之幕為垣普徧迴轉,用高價黃金之天蓋而莊嚴,(七四)處處為供養芳香色種種之華,如一束之花束光輝,(七五)用香油燈常輝內部,黑栴檀之薰香徧漂,(七六)飾黃金其他而所造諸多之勝者〔佛〕 [P.330] 像,用布作金智者〔佛〕像列之際立,(七七)更親自行開眼勝者像,又供養如來聞法無超者,(七八)王者之王〔普羅伽瑪巴夫〕之入於彼處時,如天之歌謠歌優美之歌,從律調有舞(七九)與舞姬共起鳴聲,常入堂舞踊,使人人驚嘆,(八〇)用優美之孔雀建立光輝法堂,其常時修法。(八一)

彼聞多數樂人所具之律調歌謠,又見愉快之舞踊,(八二)由徧黃金造之柱有光輝,傳己所行繪畫之快美,(八三)耳輪、腕輪、真珠之首飾,其他種種瓔珞閃耀、麻布、絹布、中國〔絹〕其他色衣之光輝,(八四)黃金造之大樹幹與樹枝行列之光彩,施彩色多數之鳥群十分美麗,(八五)授所欲之利益,由「欲望之樹木」為裝飾,沙羅沙提假殿亦人王使經營。(八六)由此宛然名蘇丹瑪〔善法〕如下於堂地上,〔又〕如集全世界之習俗於一所,(八七)三層用種種之繪畫而裝飾,愉快包圍於美麗座榻 [P.331] 之列,(八八)願「欲望之樹木」葉授與樂人及其他,低設而飾高價之座席,(八九)於楞伽之地交戰,如用己之強腕而得光輝之王冠,(九〇)人界加巴利〔神〕似為〔śiva印度三神之一〕結髮之結目,呼為羅洽衛西普羌伽,營快活之假堂。(九一)又於同地區聳製竣裂完備摩竭魚美麗之葉佳丹巴〔一柱〕建立巴沙達〔殿樓〕,(九二)由此置黃金柱頭之牛〔像〕,彼獅子王之黃金窟有光耀,(九三)由黃金之牀只用〔一〕燭台之光,有快樂之黃住居之光彩。(九四)

彼大地護者之主王,造宮殿園林近於同王宮之近處。(九五)由光耀而為如見楠達那〔歡喜〕園,又與人人之眼歡而快樂,(九六)名為楠達那園,有素馨、蔓草圍絡之樹木,種種華汁之味有狂蜂之歌,(九七)旃簸迦〔樹〕、無憂〔樹〕、提羅佳〔樹〕、那迦樹、芬那伽〔樹〕、刻多伽〔樹〕、沙羅〔樹〕、波吒釐〔樹〕、尼巴〔樹〕、並菴羅〔樹〕、閻浮〔樹〕、卡丹巴伽〔樹〕,(九八)瓦庫羅〔樹〕、椰子〔樹〕與庫多佳〔樹〕、賓比佳羅伽〔樹〕又瑪羅提〔樹〕、瑪利伽〔樹〕及多瑪羅〔樹〕、那瓦 [P.332] 瑪利伽〔樹〕(九九)與如是其他種種具有華果之樹木,又慰赴彼處人人之心,(一〇〇)由孔雀之叫而與冠器羅〔鳥〕之低鳴聲由佳調而常誘導喜悅之世界,(一〇一)又優秀蓮、睡蓮之良者,得最良者,堅岸有諸多之池,(一〇二)象牙所造無果之像列光輝之柱,支援而有光輝,(一〇三)常由工作之管所出之水流降大雲峰之雨而有美麗之狀態,(一〇四)又園之女神結髮飾之樣,作用奪目裝飾水浴之堂,(一〇五)諸多栴檀〔木〕之柱光輝,狀大而裝飾布〔密〕曼達〔華〕〔阿拉伯素馨〕顯示光耀之狀,(一〇六)又如瓦丹沙伽〔頭飾〕由八角堂之宮殿無比光耀之光輝,(一〇七)更華麗快美而美麗盤列表現由大假堂之裝飾,(一〇八)彼處石〔蓆〕之浴池 [P.333] 為大地護者之首王,於王始終寵愛喜善人等。(一〇九)常更愉快彼曼伽羅池、楠達蓮池,見如楠達那〔歡喜〕園。(一一〇)有芳香之水滿溢其他蓮池而光輝,〔如月〕此之大地護者〔普羅伽瑪巴夫〕使之喜悅。(一一一)知瓦散多窟院與蓮池相結合而不少光輝,呈最上之美觀。(一一二)

又擊破他〔王〕更於兩側流水之故,亦營似島土地提普耶雅那〔島園〕,(一一三)於彼處可驚嘆者乃所有漆喰工事,可喻開羅沙峰出現真白之殿堂,(一一四)又以諸種之學藝行故,為展示名學藝館由宮殿飾之。(一一五)結合金鈴裝置愉快之鞦韆離美麗之多羅曼達巴〔鞦韆堂〕於彼處光輝。(一一六)熟知笑味遊樂〔係〕之廷臣王始為彼處器羅曼達巴〔遊樂堂〕知於光輝之宮殿為快樂,同又象牙所造名薩尼曼達巴〔假堂〕,毛羅曼達巴〔孔雀堂〕由聞名之〔假堂〕,(一一七、一一八)更 [P.334] 用優秀鏡所造阿達薩曼達巴〔鏡堂〕,由此常使〔彼園〕光輝。(一一九)於此彼處築似阿南陀龍,張石阿南陀浴池常使人人喜悅。(一二〇)彼處施種種彩色之質多浴池使伏王仙普羅伽瑪巴夫使滿悅,(一二一)種種色彩此上無有使輝彼處四層新伽羅沙達普巴宮殿光輝,(一二二)併有托羅樹具有心托羅〔樹〕、照映那伽〔樹〕、芬那伽〔樹〕併有卡達利〔樹〕、康尼伽羅〔樹〕卡尼卡羅〔樹〕。(一二三)

由此,所有大地之護者等於〔王〕家中而如須彌山此王腹臣之中而愛三寶之人,(一二四)研究利益與非利益者,具智慧,心清淨,通曉諸多美業之修行,(一二五)不赴貪欲、瞋恚、怖畏、愚鈍之惡趣,由夥善業之洪水而不飽,彷彿如〔大〕海之水〔無滿足〕,(一二六),具慚愧心,常續精進,為一持戒者名為賢者瑪興達,(一二七)由注八萬四千法蘊之甘露使優秀齒舍利清淨之增長,(一二八)於所有之業常支持者,由此王之光輝之援助,(一二九)黃金之屋頂、扉、美窗,施內外諸多 [P.335] 彩色工事為燦然,(一三〇)為電光所覆如黃金之山,裝飾種種色彩由天蓋而光輝,(一三一)種種之光搖垂照映,具高價之敷物,併有臥牀之列,(一三二)如西利〔吉祥天〕之宮居,所有地方快美者亦光輝而造形如一所之園食。(一三三)白美如真珠之首飾耶、雪耶、雲耶,快樂而壯大有光之堂而輝煌,(一三四)揚旗見美麗黃金所造有圓之屋頂,釀造光輝建美麗之巴沙達〔殿樓〕。(一三五)

由此器提西利梅伽大王如新月由大洋昇,奪世人之眼,(一三六)彼王族種姓之旗印為愛妃,如使悅西多羅瑪〔王子〕,此大地護者之最上者〔使樂普羅伽瑪巴夫王〕,(一三七)於後宮之婦女計算數百,〔誰〕亦常被寵愛,敬愛三寶,(一三八)於己之夫亦如天王,無論如何者亦不思之如草芥,(一三九)動作艷麗,向此人王語 [P.336] 〔愛語〕,信心持戒裝扮其他之裝飾,(一四〇)巧於舞踊、歌謠,如屈沙〔吉祥草〕銳敏心之持主而常伴慈愛心冷靜,(一四一)端正有容姿〔王〕妃魯波瓦提貞淑而具智慧,有善業而清淨行有盛名,(一四二)「賤人之壽命短促,善人如頭上〔載〕火而行之人而不至於死。」(一四三)如是開始回憶其他無常性之纏繞,最勝諸多之聖者等之說,聞明勝者〔佛〕之教,(一四四)又壽命短促續飄流之生有海採取有情等而比善業續知無可助者,(一四五)勉勵賣力作種種種類之善業,由流轉之海迅速渡己,可達涅槃之岸(一四六)如用黃金之物造船,於都之中央亦建立黃金造之大塔。(一四七)

又大智者〔王〕於其外之快都,裝飾二〔層〕三層其他數千軒,所有要品整備一切之市場,象、馬、車之往來無間絕,日日常大遊樂人人群集數千,使設彼處此處種種種類之街路。(一四八、一四九、一五〇)由此彼提出所有之榮華,持來光輝三基之三層殿裝飾近郊。(一五一)又維魯瓦那〔竹林〕、伊西巴他那〔仙人墮處〕、庫西那羅呼為三精舍備於近處,(一五二)王已設鄰接都市羅伽維西普羌伽, [P.337] 更同於羅伽庫蘭他伽並伊吉他,(一五三)旦大地守護者之〔王〕與王宮三都市之中間每一伽宇他莊嚴為快樂之正法〔堂〕、御影堂,(一五四)為四方來比丘等之休息室,使建立優良之精舍。(一五五)

如是所有部分皆具,所欲者悉皆完備,合春時之美與似輝園,(一五六)長四伽宇他又幅七伽宇他,由己而築造故,以命自己之名,(一五七)有美之城壁輪,有愉快閭殿之光耀,眼之妙藥使設小路大道,(一五八)名普羅提都,似為普林達達〔每都為布施者=帝釋天〕〔普羅伽瑪巴夫王〕賢明常守護得者與不得者之所得,(一五九)優秀羅佳〔王〕門,快西哈〔獅子〕門,廣哈提〔象〕門,又更達〔帝釋天〕門,(一六〇)尚名哈歐曼達門,高〔大〕庫維羅〔毘沙門天〕門,又以彩色羌提〔女神〕門,更有羅卡薩〔羅剎〕門,(一六一)高布羌伽〔龍〕門,巴尼耶〔清泉〕門,烏耶那〔林園〕門,又光輝瑪耶〔幻化〕門,(一六二)及摩訶提多〔大渡海場〕門與最上之康達巴〔樂人〕門,此等十四諸門為人王之使建。(一六三)

[P.338] 如是古代甚為狹少,諸多戰〔禍〕所滅外普羅提之都有〔須彌〕山王之堅強,如金剛石邊之〔銳利〕,有智慧之普羅伽瑪普佳王善飾如三十三天之都。(一六四)

以上為善人之信心與感激而〔起〕造大王統史

名普羅提普羅修理之次第第七十三章〔畢〕


【經文資訊】漢譯南傳大藏經第 66 冊 No. 0034 小王統史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漢譯南傳大藏經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智光法師提供,祥因法師提供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回上層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