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卷

漢譯南傳大藏經 第66冊
No.34 小王統史 (65卷)
【悟醒譯】
第 36 卷

下一卷
 

[P.293] 第七十二章 灌頂祭次第

……〔缺?〕……

其時摩訶雷伽〔官〕瑪興達率大軍兵來襲,與於沙羅伽瑪之渡口駐軍髮舍利〔官〕之長羅伽伽之大軍行大戰鬥,呼為羅伽伽大威力者之髮舍利〔官〕,又(一、二)如入象群之雄獅子,於交戰斃此瑪興達之不少勇士等,似烈風〔吹散〕綿花,(三)剛者摩訶雷伽〔官〕與軍勢、馬象共追拂。然彼〔瑪興達〕由多羅尼伽瑪渡口上陸,(四)為交戰再來彼髮舍利〔官〕羅伽伽演激戰而敗走。(五)同會戰由普那伽瑪渡口渡河來攻之大地主瑪那巴羅那,(六)為防禦配置於彼處名普達之髮舍利〔官〕凄然舉行鬥爭,(七)殺多數之戰士使追散,彼〔瑪那巴羅那〕由此時再攻彼渡場寄望 [P.294] 已斷。(八)同呼為沙米魯伽之渡口守備此之將軍瑪耶乞哈,由彼渡口來一鄉士謂「欲戰」而到達,名伽佳普佳者之軍勢同被擊破。(九、一〇)瑪多多羅聞此說與瑪羅吉利〔官〕之軍力共謂名「瑪哈魯伽」之渡場行渡河(一一)而彼地方之住人名羅瑪已領尼羅吉利威力非凡之士恐行劇戰,(一二)於戰鬥,足以捕護生擒大戰士等,殘餘之無力部隊使之敗北。(一三)更由此據名那利啟羅瓦多渡場之一軍來到與敵王之軍交戰,殺戮諸多之戰士,各軍兵無殘存使敗走。(一四、一五)名安多羅班達伽渡場守備而開始配置大力剛勇軍將數名,作戰與軍將共同〔粉碎〕彼處襲來敵王之大軍,搗碎戰場為一肉〔塊〕,(一六、一七)殘存軍隊,宛如發怒,如風〔吹〕徧雲峰,軍將一同追散八方。(一八)知為卡那達羅瓦那被命令警戒渡場,具軍勢、馬象近鄉之一軍將,欲戰來彼處之敵軍,(一九)行大交戰,為無再起之望者。(二〇)於耶 [P.295] 卡須卡羅渡被配備名器提阿提伽利〔官〕欲戰由彼來襲敵軍,(二一)於極為激烈之交戰,殺戮多數之戰士等,使殘者敗走,駐於彼渡場,(二二)難背波羅伽瑪大王之命令,任命一人大軍將於彼處,自身歸去。(二三)此〔軍將〕又於彼處寄來敵軍三度為大戰鬥,無力再而被擊破。(二四)名義哈羅衛洽沙羅渡場布陣,為憂勢之軍力馬象名桑達之吉達吉利〔官〕之大軍由彼渡來,(二五)演悽慘之爭鬥,無殘存敵王之大軍至於死滅。(二六)據阿沙曼達羅渡名器提,有大軍之阿提普達欽〔官〕,名瑪西大威力者蘭伽吉利〔官〕(二七)並其他大軍力來襲殺戮敵之軍隊,自身再速退回至王之前。(二八)勇士等躍越沙伽羅羅耶康伽河之堤道,入名為沙昆達遊園,由此瞬時(二九)交戰,至諸多戰士等生命之斷滅,使敵彼方再來之希望。(三〇) [P.296] 又名那達據於沙羅伽瑪渡之桑伽那耶伽〔官〕戰而破彼來敵王之軍力,(三一)自行渡河,於瓦泰耶曼達波村討敵之大軍,應還歸其位置。(三二)同備於沙密渡大軍,為戰鬥由彼方面蜂擁而來屠殺多數之敵軍(三三),使轉為再來襲之野望。據名秋羅那伽渡場多數之王軍,(三四)由其方面來攻固身具足武器不少敵王之軍悉被同殺戮。(三五)又於布魯達達利二人兄弟丹達那耶伽〔官〕擊破由彼邊來之敵軍。(三六)為阿戴伽利〔官〕名羅伽為尼滾提瓦魯伽渡口之護手為伏有怖畏之大勇士,由彼處渡河赴(三七)敵之大軍二個月間大戰鬥不間絕而殲滅。(三八)同於耶奇達村興知謂卡達庫達大勇者蘭伽普羅〔官〕行大交戰,(三九)騷起根絕敵軍,而強者大奮鬥家〔彼〕粉碎弱之敵軍。(四〇)據西羅巴他卡康達而為桑伽那耶伽〔官〕羅伽伽交戰由彼處而來破敵軍。(四一)有大軍勢,大交戰構身一大臣,云欲戰彼處來襲 [P.297] 之王軍,行凄慘之戰鬥,再奪彼交戰之力而追拂彼。(四二、四三)行大戰鬥,強力之一軍將配備南提村者擊破彼來騷然之敵軍。(四四)更以軍勢馬象武裝此德瓦將軍於黑提羅康達伽瑪之地名馬興達王子之戰鬥與大軍隊共迎來,與彼四度交戰,(四五、四六)軍勢馬象無損,而見敵戰士之骸骨於戰場,而手負王子,(四七)與軍隊共使敗走而由背後追擊,進軍,時亦入於名比羅伽瑪渡場。(四八)更於背處有二個月間物凄之交戰,於彼處配備軍將使敵軍敗北。(四九)據名瑪羅伽瑪渡場近鄉之軍將企圖十度之大激戰,(五〇)由此渡河而來強門之敵軍如昇太陽之破濃暗而擊破。(五一)命令守備構羅巴哈渡場有大勢力近鄉之一軍將,(五二)欲戰鬥由彼處來襲敵軍,於戰鬥中一同追散,軍將彷彿如雄獅子〔於〕象群。(五三)聞提巴羅渡場指 [P.298] 命一強將,在交戰破來之軍力。(五四)如是可恐威勢大王波羅伽瑪巴夫宛然如多他伽瑪尼王之行戰鬥,(五五)思量:「於戰敗瑪那巴羅那王,由今雖於曾哈那州亦不興憩息場所。」(五六)於摩訶尼耶瑪地方並攀洽約伽那地方名提維羅.羅伽兩髮舍利〔官〕及,(五七)阿羅伽康瑪那達〔官〕與康秋器那耶伽〔官〕,賢者而欲交戰,嚴厲之王命令攻略魯哈那。(五八)又彼等四名如帝釋天之命四大〔天〕王〔之出行〕由彼而出陣。(五九)更彼等到達知為那瓦約伽那地方〔九由旬〕,於彼處已駐軍敵王之大軍共,(六〇)行二十回大激戰,殺戮大軍占領那瓦約伽那。(六一)彼等且由彼出到達卡羅吉利班達,又於彼處已布陣軍勢與演二十次之大戰鬥,(六二)亦掌 [P.299] 握彼處,彼等其後出發,以提伽利伽大平原亦共攻取。(六三)大地之主瑪那巴羅那耳聞此情勢,己軍二分,派遣一隊至彼處。(六四)

然而某時,阿努羅達城守護司大臣呼為那羅雅那之丹大那耶伽〔官〕思惟:(六五)「掌握此國土設壘,不受王之支配而住。」暗愚者如此計〔謀〕。(六六)人王波羅伽瑪聞此情報,謂:「於不長根之中以絕彼根。」(六七)勇者敏速之〔王〕送奉持〔王〕傘〔官〕長,如鹿、小象之向獅子無比剛勇者,(六八)彼大臣赴而與彼行大戰鬥,與軍兵共斃彼,國土成無荊棘處。(六九)

其時,聞名渡場如羅剎之棲,大王之大臣等守護無間,(七〇)瑪那普沙那〔王〕由彼不能渡河,從於伏己支配羅伽羅多〔州〕之土民等之(七一)說,〔於世人〕不知渡而渡河。然波羅伽瑪巴夫王耳聞此策,(七二)為渡河場彼〔王〕思將軍勢由根全部刮削,設壘於瑪優羅波沙那〔孔雀岩〕之場所,(七三)為交戰,不少戰士等包圍,剛勇極勝率諸多軍力馬象(七四)派遣阿提伽利〔官〕羅伽。然彼〔羅伽〕有私怨於德瓦將軍行大交戰時,(七五)恩賞心慮波羅堪達王喜悅,授彼大光榮, [P.300] 急嫉難耐,(七六)彼對王抱憎惡,無熱意戰鬥,弱嫉意之熱〔羅伽〕悲歎不再奮鬥。(七七)時人王卡伽巴夫有一邪心軍將,由大地之主波羅康達之前許一命與彼共往,(七八)由己之狀態察彼心情,早向瑪那巴羅那王內通:(七九)「於城寨起工以前應迅速來攻。」向瑪那巴羅那王之前速私報。(八〇)大地主瑪那布沙那聞彼事態,命令己軍於彼處此處大交戰。(八一)然而馬興達呼為王子向瓦利渡來,與德瓦將軍之軍將交戰,(八二)又彼處此〔德瓦將卒〕等於激戰,殺戮諸多之戰士,瞬間此有威力王子為無力者而擊滅。(八三)〔瑪那巴羅那〕王自己與阿提伽利〔官〕羅伽共戰鬥由劍而生火花行大激戰,(八四)於彼處雙方諸多之戰士等陣歿,更阿提伽利〔官〕羅伽之部下壞滅。(八五)由彼〔羅伽〕唯一人振自己手力鬥,多數精兵斃命,自身於彼場而討死。(八六)然威力可恐波羅伽瑪巴夫王聞此事,〔如〕蓮華之面浮 [P.301] 笑:(八七)「只余而有生,彼等之生或由死而何事耶?雄獅子之裂象而如何有求友之事耶。(八八)對交戰欲於兩根之腕,余於今日之戰鬥,久積念願使滿。(八九)余與惡行諸多之王等之關係而污大地,由敵之體血潮洗之,(九〇)限於此時可導致戰爭斷滅。〔由此時可結契〕。如余勇者之〔閨房〕為一室之大事矣。(九一)如余取太陽破敵之密雲,他力之炬火常又有何益耶。」(九二)如此思念,彼如第五太陽之姿於敵軍之大海出現於戰場,(九三)又知味第一人者之王赴傾耳餘多歌姬之歌謠,氣分續止味。(九四)

其之時波羅伽瑪大王之大臣等由背後追擊敗大軍退回而來〔瑪那巴羅那〕引率敵軍由真正面突擊,於巴達羅瓦利行凄然之交戰,(九五、九六)自行擊破戰捷軍,演大爭鬥蒙戰傷,使餘多之戰士等陣歿,(九七)彼等疲憊,退入己國土,時敵之大 [P.302] 軍勢力倍加。(九八)其時彼等負傷〔之兵〕交付醫師,見退卻中之大軍戲而哄笑,(九九)有臣等命令驕夫等可退卻示顰蹙之態度,(一〇〇)自行指揮驕夫向敵軍應〔直向之狀〕行剛勇幸福之相交四種之祝祭,(一〇一)取劍為巧婦女使者謂遣往戰場,「余渡錫蘭刀。」欲行激戰為大勇者〔王〕告攜行武器者:「彼不解名閻浮洲劍(一〇二、一〇三)已持錫蘭刀者,此非錫蘭刀。在於閻浮洲敵之王家無殘亡滅之〔劍〕。置彼,速持來錫蘭刀。」(一〇四)如是謂,恐運錫蘭刀時,抱自負心之王如象已再捉敵象,思量:「於錫蘭島我由腕斷然無有能取武器者。」(一〇五、一〇六)王眺近於己之處立名羅伽髮舍利〔官〕並那伽羅吉利〔官〕那達之顏。(一〇七)彼等其時體 [P.303] 會大王之舉動,獅子奮迅〔之〕兩〔將〕躍入大軍勢之唯中。(一〇八)赴戰場之中央剛勇無比之此兩名於敵軍彼之數,被算為數千。(一〇九)由晝迄夜,被劍打敵之體成二倍而演大戰鬥,(一一〇)其時,大臣等合掌上言:「大軍悉滅,我等殘存者為數名。(一一一)雖然如此〔我等〕勇猛,行大交戰,已無面向人王!(一一二)戰鬥之光景如怖,太陽已入西山。未明赴波羅提都行敵之殺戮。在交戰時刻過遲。」向王〔言〕。(一一三)王雖聞彼方策,彼處夜明而未明願開始戰鬥故不採取。(一一四)其時離怖畏之王暫時打盹,臣等於此之間運彼至波羅提都。(一一五)然而中夜到攀洽威哈羅時,王醒目而問曰:「此名何之場所耶?」此(一一六)人王由彼等之手得聞「攀洽威哈羅」,「汝等對入眠余之運事(一一七)已失當」而發怒,從者等一人亦無殘欲不引至於〔王〕,停止於彼處,(一一八)村中滿出五種之大音響與法螺貝之音, [P.304] 不來從者自行探望,(一一九)從者為先,自身為王,於夜明將近時刻赴普羅提之都。(一二〇)

由此己之〔王家〕始祖之太陽昇時一人逍遙散步平野之波羅伽瑪普佳〔王〕,(一二一)於呼為鼻羅渡,德瓦將軍並從大軍名器提之阿提伽利〔官〕,(一二二)由此方面大家一齊名那多之阿提伽利〔官〕,呼為瑪興達王子並蘇伽將軍,(一二三)蘭伽吉利〔官〕那多如此〔面面〕其他,及到軍力之時,無間絕箭如兩〔降〕之交戰,(一二四)蘇伽將軍同蘭伽吉利〔官〕那多與諸多戰士等共使至生命斷滅,(一二五)更阿提伽利〔官〕那多與瑪興達王子與軍隊共敗走,而由背後追擊,(一二六)突入〔敵〕地之唯中時,聞:「敵軍一同與土民等共而難路道,普遍(一二七)閉塞、擊捕。」常激烈一途屠敵之〔王〕向救援而始。(一二八)其時彼處大臣等興起大交合戰引止大地之護者,使合掌而高舉,(一二九)「人王!他之場所陛下之威光可不平凡,難申凌駕之事,我等之外無有軍力,(一三〇)又一切之土民亦從敵之權力,由此處赴 [P.305] 南打姆羅,由彼處將戰可為進擊」(一三一),如是始以其他之方便引止人王,由彼處妃亦共出止於道。(一三二)南打姆羅之近住居土民群眾而從者微力目擊王之前來,(一三三)由四方箭雨開始加注。然大地之主停止於卡羅瓦羅吉利之地,(一三四)由彼處已遣勇者所被認之二三之臣等,使飛彼武勢之戰意,(一三五)以從者為先,自身由背後前赴,大勇者大地之主到達漿布寇羅。(一三六)為救提婆將軍由彼處出進中,入於那瓦伽瑪普羅之地。(一三七)其時提婆將軍並名器提之阿提伽利〔官〕違背大王之申付指示,(一三八)與軍勢共陷於窮地,廢止戰鬥,於名須魯羅村伏敵之力,(一三九)知救護自己大地主來援中,而使退回之心送答書狀,(一四〇)謂:「我等於此處大羅多之中央,向敵之勢屈伏,於主無比之剛勇外,無有軍力。(一四一)又土民等亦違背與敵方成合。然威力極勝如主之奔馳,(一四二)迴轉大海大地〔楞伽島〕一〔王〕傘治興隆世間與教之御事業無疑。(一四三)於我等如有 [P.306] 此之運得喜悅拜見陛下之蓮華之足。(一四四)陛下是四性並四住期者等之守護者故,由陛下可救我等。陛下請中止來援之御意圖。」(一四五)有先見之明大王聞此,於彼等由自身之赴不如先察〔臣等之〕被滅,(一四六)又臣等共合掌故乞大智者〔王〕引返,赴彼威伽瑪都。(一四七)

其〔率〕全軍大地之主瑪那巴羅那來至波羅提都,再由彼而出,(一四八)至吉利達達伽之地,大臣等完全知曉此等開始之情報,(一四九)聞彼而無寸分之違,於彼處此處之大戰軍已滅,事向〔波羅伽瑪巴夫〕王語,(一五〇)言上:「波羅伽瑪巴夫或赴名伽利雅尼村募軍隊可為(一五一)再戰。」如是。獅子王聞此,眉毛見煙,火瞋之(一五二):「彼等之怖畏對我等有何意義耶?彼等任意所好可行。如余有腕力有剛勇之大軍力,(一五三)余之有限,天王開始於三界不見有能躍越我王國之境 [P.307] 界者。(一五四)余所領之王國,不能至敵王之事,彷彿獅子之守巖窟如象王之追迫。(一五五)誰人與余之一瞥將有不為勇者耶。余望乳兒亦可戰鬥。於如是之場所具腕與剛勇者等亦如余之對勇者悉見為空。」(一五八)彼如是失望彼等著力,剛勇之趣與己述自負之言辭。(一五九)由彼通曉方策之〔王〕阿提伽利〔官〕羅伽並軍將與阿提普多金〔官〕派遣應據守曼伽羅貝村。(一六〇)更相合式官職者授與官職,名拉茲伽為大雷伽〔官〕,曼提是吉威他普多金〔官〕,(一六一)桑伽達多.器提之二人兄弟丹達那耶伽〔官〕,如此於政治為老練而有盛名〔王〕此等之任命。(一六二)有大軍之王攻略鄰接大羅多之卡羅瓦庇與庇羅威提已派遣大軍。(一六三)極為優越威力者〔王〕同瑪羅吉利〔官〕尼庫羅達亦與軍兵共配置於烏達瓦庇。(一六四)如是由多方面將行大決戰,彼處此處與軍將共指命大軍。(一六五)其時由瑪那巴羅那之命令,交戰呼為佳那波達之地名瑪興達之大雷伽官,(一六六)駐軍佳那波達只 [P.308] 戰技之軍力而行戰鬥,再度交戰之氣力挫折使敗走。(一六七)其軍住於那蘭達,常行餘多善業積聚種種娛樂睛〔憂〕而如天王之波羅伽瑪王申送如彼之情勢。(一六八、一六九)

由此,在鼻羅威提駐軍之大雷伽〔官〕羅伽開始,軍將等占據伽羅瓦西(一七〇)普達那多,與大瑪羅德瓦將軍八日間於行甚激烈之會戰,(一七一)更屠餘多之戰士等,又使敗走,而由其時速行掌握,為無荊棘之處,(一七二)從人王波羅伽瑪之命令,築壘與軍兵共據於彼處。(一七三)於烏他瓦庇配備瑪羅吉利〔官〕尼古羅達行三回交戰而破敵軍,(一七四)依大王之命令聞丹那魯村以園林為壘,與軍共駐。(一七五)其時,大地之護者瑪那巴羅那亦授瑪興達〔王〕子官職並不少國土,(一七六)謂:「汝有大軍赴莫羅瓦庇地方,攻略南方,據最勝之阿努羅達之都(一 [P.309] 七七)。余亦進擊普達伽瑪而赴巴羅瓦瓦羅。」與大軍,(一七八)先快遣至阿努羅達普羅,自身再駐軍至羅佳羅多。(一七九)主〔波羅伽瑪巴夫王〕對瑪興達〔王〕子之往阿努羅達普羅與大軍耳聞。(一八〇)外備大軍於卡羅瓦庇諸大臣等先在根尚未長之中彼等欲除之,(一八一)於此大雷伽〔官〕羅伽,班達羅普他欽〔官〕器提命令守備,自身與軍力馬象,(一八二)自行由此處出卡羅瓦庇,赴名卡那姆羅地方,設壘而據。(一八三)長久不敗之戰略,老練波羅伽瑪大王檢討聞彼之作戰:(一八四)「汝不通地理,戰鬥中不從余命令而突入於〔敵〕地中(一九五)勿能進擊。」如是大賢者有先見之明,發敕命,如巴伽沙沙那〔無知者之教師=帝釋天〕〔王〕遣發諸多指令。(一八六)彼等焦背王之命令,將速行攻略阿努羅達都,愚昧(一八 [P.310] 七)而乏運,己不知利,附王命〔於等閑〕,不案內土地彼等拙於軍略如越王命而見結果者,至知卡多灣多之地。(一八八、一八九)彼等侵入彼處時,人人四散而有於大羅他州之中央彼處此處,以行惡行,(一九〇)其時亦呼為瑪興達王子體會彼戰法,由此計包圍彼等,著手戰鬥,(一九一)〔波羅伽瑪〕軍缺乏和合故,名瑪興達王子於彼處為戰場,其軍悉被擊破。(一九二)於彼處交戰敗此之軍將等,回想違背王之指令,再已歸於卡羅瓦庇,(一九三)大勢力之王子亦退回至阿努羅達普羅,己之地方迅速集結住人軍兵,(一九四)謂攻略派遣至卡羅瓦庇。大賢者大地之主耳聞彼情勢,(一九五)班達羅普達欽〔官〕普多有勇者之肢相授與不少軍兵,速派遣至彼處。(一九六)彼大剛勇者等皆相會於彼處,連日甚承激烈之交戰於三個月間。(一九七)老練之彼等不輕視王之命令演練激戰,擊破瑪興達之〔象、馬、車步之〕 [P.311] 四部軍兵,(一九八)占領卡羅瓦庇鄰接之大羅多,據彼處讚王之指揮。(一九九)前越王之指揮者等行不正之戰鬥,無自制心王子武裝自赴。(二〇〇)呼為莫罷瓦庇任一軍將,有先見之明不無視王之指令,(二〇一)於道路兩側配備己部下,入敵軍無餘之內時,(二〇二)由四方包圍行凄然之戰鬥,餘多之軍將、主將等至於生命之斷滅,(二〇三)王子使敗走,又在戰場陣歿諸多敵之首級送至己王之前。(二〇四)由此奮勵可恐王此羅伽瑪巴夫任命集合軍隊於彼處此處,(二〇五)把大地主瑪那普河那追拂於羅佳羅多州,呼為羅伽為哈雷伽〔官〕,使安佳那為堪瑪那雅伽〔官〕(二〇六)命令在洽那村,於曼佳羅貝村名器提泰為阿提普他欽〔官〕並〔任〕羅伽為阿提伽利〔官〕。(二〇七)彼派遣森林、山嶽之要塞及通夜間之集會林棲人、盜賊其他之群,(二〇八)晝夜處處有殺害諸多之人,普羅提城之住民等如籠中之鳥而被束縛,(二〇九)恐怖已久,為保薪水於晝間不能由家門出去,(二一〇)行木工剝搗無殘之屋頂,所有狀況悉毀,共破壞各家屋。(二一一)同為都之境界中,於彼處此處之市場,種種樣樣之營業悉中絕,(二一二)於入都之路上基於王戰鬥之生活 [P.312] 時間同都城之動搖,(二一三)彼處之都甚為痛苦,大地之主瑪那巴羅那王宮為止亦為大患。(二一四)由彼深為困惑,心甚憂慮彼瑪那巴羅那王如是思惟:(二一五)「若余等赴羅哈那地方,於彼地居留羅佳羅多之住民等覺悟余等之微力而敗走,使余等於彼處不行,又可向波羅伽瑪巴夫示忠誠。(二一六、二一七)萬一此處駐軍之事亦為得當,我等日夜如此受非行彼亦無難。(二一八)與我等敵等之行激戰,其後可受樂、苦得以應時。」而〔顧慮〕,(二一九)己武裝四部之軍兵,帶箭彼〔之王〕為交戰而進軍至巴羅瓦瓦羅伽。(二二〇)由此行努力獅子奮迅之波羅伽瑪巴夫其作戰悉入於耳,由此(二二一)大賢者〔王〕蘭伽普羅〔官〕,並兄弟兩丹達那耶伽〔官〕 [P.313] 與羅卡伽羅〔官〕教導不少之戰略,由三方派遣欲將外脇由其方面進來之敵軍。(二二二、二二三)此大軍勢赴於彼處,行日日壯絕之戰鬥已經一個月。(二二四)然大地主瑪那巴羅那其困苦為二倍,思量:「我等捨陣屋為交戰來此,(二二五)於此我等不安心,誠然余等之苦日夜愈益張固於根。(二二六)於彼處森林不甘受到來之苦樂,更如此激烈困苦所縛者。(二二七)再赴此處查勤,敵之大軍占據彼處此處之大道於現在彼又至極之難事。(二二八)困難之甚停在此地方為失當,此處彼處由布陣之敵軍中,(二二九)更求於此地方明了之人人,由彼等示世所不知任何之路而(二三〇)行。」向土民問訊由彼等指示之路而赴滾多魯瓦村。(二三一)其後阿提伽利〔官〕羅伽忠誠為大王之指令,住於密西羅比比羅村,(二三二)槍先似杭,以象如不搖動,互相結合埋於地中,(二三三)由此,由外部更以大柱組成矢來,無間隙而突立,(二三四)更於彼等之中間輻二三十羅他那,〔伸腕〕有百人之深濠穿徧, [P.314] (二三五)於彼處推廣尖杙並荊棘,又由此,外部埋杙之足,(二三六)無間隙荊棘之垣固著之,彼等之中間如前掘濠,(二三七)於彼處亦敷杭與荊棘,〔結〕於外垣,又近水穿濠,(二三八)於此處亦以銳利之杙並擴展荊棘,由濠之外,矢之二三〔倍〕路程之(二三九)場所斬拂一打,由此處掘大穴為賊之〔通〕道路,(二四〇)擴敷無間隙之尖荊棘,以砂、朽葉無隙覆於此等,(二四一)使見為如是可行之路,由此之道路所到之敵軍無殘(二四二)而滅,徧設間道,配置敏腕射弓之手,(二四三)於要塞中央築四層之波薩達〔樓閣〕,於其樓上彼處此處配備射手。(二四四)由此敵軍使於近邊出動,派遣(二四五)練達弓術二三千之射手等,箭雨使降襲來敵軍 [P.315] 之猛烈難耐,(二四六)戰敗與計略使見,追擊退卻而使〔敵等〕到達於彼處,(二四七)戰技長之勇者數千、優秀戰士等迅速武裝,如〔強猛〕孤棲之象,(二四八)彼等向敵軍殺到,宛然亦只見閻魔王之軍勢而行戰鬥。(二四九)又此時由四方箭雨開始發注,更為樓閣上人人射而奮戰,(二五〇)越算數之道以諸多岩石為戰器彼處此處飛投,(二五一)每一佪激起火焰,投擲竹棒,又使生猛烈之熱氣。(二五二)更以鎖結,點火用多數之投槍引來七日間續手荒之業。(二五三)此〔波羅伽瑪巴夫〕大王為大賢者大臣等依王命而行交戰,(二五四)其時宛然亦如連巨浪打大海之岸,忽然擊破威嚇敵之軍勢,(二五五)時於戰場與大地之護者〔瑪那巴拉那〕共為此軍勢,然於日出時月與共如諸星之已。(二五六)

[P.316] 更於羅佳他刻達羅六個月日日於可恐怖之戰鬥以削弱敵軍。(二五七)彼大地之護者瑪那普沙那擴敷荊棘與陣營共開始構築壘,(二五八)其時果敢而優勝之智者,作眼如〔青〕睡蓮之波羅康達巴夫王注意深聞其軍略(二五九)而思量,思:「此賢明之戰略,萬一彼〔瑪那巴羅那〕開始據其壘,(二六〇)彼思再建已失之軍隊為可赴。此只管可逮捕瑪那普沙那〔好〕機會,(二六一)余亦將向彼處。彼對〔余之〕赴而不醒悟,以去事而為得當。若不如是彼可逃亡。」(二六二)如是決意,呼由普卡瑪之都而出,(以)一策裝如欲赴狩鹿,(二六三)至管絃、歌謠巧多之樂人等先頭至庫耶那村,(二六四)知味之智者〔王〕如瓦沙瓦〔帝釋天〕住於彼村,主、大地之主〔波羅伽瑪巴夫〕向阿戴伽利〔官〕羅伽,發佈命令速武裝軍勢與瑪那巴拉 [P.317] 那王之名布達那多〔軍將〕可行激戰。(二六五、二六六)善聞彼之申送,由此行大王命大賢者阿提伽利〔官〕(二六七)通交戰,追拂敵事似暴風飛綿速行派整備軍隊。(二六八)此四部軍勢向羅佳他刻達羅進軍,日沒之前繼續激戰,(二六九)屠布達那多其他之軍將等,使殘餘之軍敗走,夜間駐軍於彼處。(二七〇)賢明波羅伽瑪布佳王耳聞彼情勢,赴名密西羅那比比羅村,(二七一)極優剛勇者卡達庫達更又招來兄弟二人之丹達那耶伽官等,(二七二)謂:「已受大怖畏心彼瑪那巴羅那王必於今宵之中可於遁走。(二七三)汝等由赴前方,可遮斷彼逸走道路。」賢〔王〕送出此等。(二七四)雷鳴轟降雨無絕間〔衝〕真闇之夜陰,彼等雖然續行軍,(二七五)為恐怖所迫而有逃走,大地之護者彼瑪那巴羅那於途上不能逮捕。(二七六)

大地之護者瑪那巴羅那其時思惟:「今日於敵軍之據壘,(二七七)如大海之荒 [P.318] 使可聞可恐之喊聲。可到著彼敵王之壘。(二七八)若於此處夜明而不逃,則明方必從彼力打敗。(二七九)對所有從者一人亦不令知,由此場所去為得當。」為恐怖所迫切,(二八〇)且如此思量,捨己之王子等,豪雨續降,濃闇黑襲來之時亦(二八一)於彼處此處反復轉落大穴洞而重再驚躓於叢林,(二八二)彼抱恐怖困惑之心,赴大瓦魯卡乾伽〔河〕。「如世人知我渡河場逃走,(二八三)敵等追跡於余可與生擒」而顧慮,由何人亦不知而渡,(二八四)冒苦難赴河得思安堵耶?其時彼等土民軍亦覺甚怖,(二八五)已大恐怖〔瑪那巴羅那王〕而微服由村向村而行,經逃旅入於己之國土。(二八六)

彼處此處駐軍波羅伽瑪大王之戰士等知瑪那巴羅那王已去,(二八七)喜悅而振衣類數千,由四方燃起十萬本之炬火,(二八八)使至於數千餘多戰士等生命之斷滅,由八方鳴指起喊聲踊躍不止(二八九)由所有方面悉皆一齊侵入瑪那巴那羅王所據 [P.319] 之大城寨。(二九〇)彼等已被置去於彼處名西利瓦羅巴王子與他之大臣等而被捕虜,(二九一)又敵王之彼處此處撒散餘多之財物,更奪略武裝象馬並不少武器,(二九二)彼等可備分配看守者,更一切者等共追擊大地主瑪那巴羅那,(二九三)彼等至大瓦魯卡乾伽〔河〕,由其時於彼處殺戮敵軍,(二九四)悉軍兵血潮與〔屍〕肉之流,赴至海為止,「不捕瑪那巴羅那王(二九五)而不歸」,彼等抱堅願而出行,對於〔彼之〕命令難以違背之肥大巨腕之波羅伽瑪普佳〔王〕派遣「不可赴河彼岸」之指令,使彼等退返。(二九六、二九七)由此不被打敗之王波羅堪他普佳王纏繞所有瓔珞,為軍隊所圍住,(二九八)從名西利瓦羅巴王子,如〔向〕與阿修羅之交戰已勝天王〔帝釋〕之天宮,(二九九)使漲四方八方之勝鬨,使入城名普羅泰普羅之快都。(三〇〇)

[P.320] 然瑪那巴羅那王為恐怖波羅伽瑪王而生病至於生命之斷滅,(三〇一)彼於後宮之中而伸雙手歎息,苦悶橫臥於臨終之牀,(三〇二)由此招來器泰西利梅伽王子並他大臣等亦告此語:(三〇三)「由信心而善男子等供養諸多之財物與尊齒舍利與最勝之缽舍利(三〇四)〔奪略〕其他,又負僧團所屬種種村落領地之利慾,為余所奪而滅。(三〇五)今余臥牀無〔再〕起,及死難避而由此去,余由何時〔得〕救。(三〇六)汝無如余之滅事,到波羅伽瑪王之前,行彼之命令,(三〇七)可過活順應彼言之方法。」更又如是言而續大悲歎,(三〇八)如此行不合於波羅伽瑪大王之優美戰士等之性格地方,同赴閻魔之都壘。(三〇九)常照善人波羅伽瑪普佳王聞知瑪那巴羅那王之死去,由彼處使伴來器提西利梅伽王子。(三一〇)其時此大臣等集合而 [P.321] 向大地之主〔王〕合掌,懇願可行戴冠式,(三一一)無敵大地之主〔波羅伽瑪巴夫〕於星宿吉祥之佳節舉行可喜可賀之載冠式典。(三一二)時已多樣大鼓之大音響如世之終了颶風狂荒海之凄叫(三一三)馳道象著黃金之我衣似遭雲峰伴電光,(三一四)充滿全都巡迴軍馬如海如波。(三一五)種種之日傘、首飾,由黃金之幢幡列如徧覆空中,(三一六)都人打振衣類,又鳴指、叫「萬歲、萬歲」之語。(三一七)卡達利〔香蕉〕樹之綠門彼處此處設置,以充滿全地域之瓶鬘而有餘多之祝宴,(三一八)數百人之頌歌師之歌,阿伽魯〔沈香〕之薰氣充滿空中,(三一九)纏繞雜色衣飾諸種瓔珞之〔人人〕,更以手執種種之武器積鍛練之大戰等,(三二〇)〔具〕大小之肢體,美而又極勇之姿,垂〔液〕如狂象由彼方此方現〔其姿〕。(三二一)手弓數千 [P.322] 之射手如地上迷於諸天之軍勢。(三二二)數百之黃金、摩尼珠,真珠其他無量蓄積之都,而如星之鏤空,(三二三)而以大威勢,如長〔青〕睡蓮眼之王如是續行諸多不思議驚嘆事,(三二四)覆黃金之被覆二匹之象結合,施與種種之裝飾乘入黃金之假堂,(三二五)如日之射昇〔東〕山上之帶光輝,摩尼珠之光燦然卷頭於頭被,(三二六)彼由己美力打敗春美,都之婦女使瞳清歡喜之淚,(三二七)輝吉兆時節,右繞於都,如千眼〔帝釋天〕之美入於王宮。(三二八)如是諸方並諸所悉由恭敬如整具,中央世界之護者,為轉輪王波羅伽瑪普佳之第二年行再度之灌頂式。(三二九)

以上為善人之信心與感激而〔起〕造大王統史

名灌頂祭次第第七十二章〔畢〕


【經文資訊】漢譯南傳大藏經第 66 冊 No. 0034 小王統史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漢譯南傳大藏經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智光法師提供,祥因法師提供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回上層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