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卷

漢譯南傳大藏經 第66冊
No.34 小王統史 (65卷)
【悟醒譯】
第 34 卷

下一卷
 

[P.260] 第七十章 王權附還

由此,彼〔波羅伽瑪巴夫〕大軍、資財、穀物其他,所有軍需已見完備,(一)思量:「不難只以錫蘭島亦攻略閻浮洲事。」開始整備國土。(二)餘多之山嶽險峻獰猛動物之有恐故,入事困難遮斷他〔國〕人之徘徊,(三)於赴一般徒步之道,被圍繞極可恐饕人之鱷魚〔所住〕深川水,(四)招說大瑪羅耶州耶提堪達伽,頓巴羅地方,伽佳巴夫王之丹達提那耶伽官羅佳(五),行鄭重最上之待遇,攻略瑪羅耶州激勵可奉彼。(六)時彼地方之住民耳聞此事,謂:「此之丹達那多〔官〕若來攻擊將與殺害。」而謀之,(七)丹達提那多〔官〕聞此速行襲來,戰而已追散彼賊,占領頓 [P.261] 巴羅地方。(八)由此之後彼〔羅佳〕於耶提堪達進行交戰,使敵敗走,於彼處取軍將之首級。(九)於多羅刻多村為兩度之會戰,又那伽哈巴達村同又行二回之戰鬥。(一〇)更於須萬那多尼村、羅慕秋瓦利伽〔村〕、代瑪多哈達多利〔村〕一一交戰,(一一)大力者〔羅伽〕各各土地所住之敵悉皆消滅,占領耶提堪達伽地方。(一二)此〔羅伽〕與軍勢共末弟使駐於彼處,謂可晝策之事歸還於〔波羅伽瑪巴夫〕王之前。(一三)其時,其弟開始為戰士等出與敵交戰,攻取尼羅伽羅伽地方。(一四)彼丹達那脫〔官〕再來而沙刻多脫伽、羅多貝多瑪地方並於達努威利伽(一五)一一進行交戰,又討敵之果,占領尼羅伽羅伽極強固者。(一六)由此,又彼〔羅伽〕是達努曼達羅之護者,與剛力者歐多羅瑪羅伽再度交戰,(一七)占領尼塞尼刻多伽地方,除去荊棘歐多羅瑪羅伽其他導於己支配下。(一八)其時〔波羅伽瑪巴夫〕王呼丹達提那耶伽〔官〕羅伽,授與髮舍利之〔官〕職,且獲大成果,(一九)遣往瑪質瑪瓦伽伽地方。彼〔羅伽〕又赴尼羅吉利,武裝軍隊,由此(二〇)大力者〔羅 [P.262] 伽〕於瓦多伽之地,並於瑪質瑪瓦伽交戰,博得勝利。(二一)彼人主伽佳巴夫耳聞此事,與彼交戰派遣大軍,(二二)髮舍利官知此,以精兵、象馬破此敵軍,占領瑪質瑪瓦伽。(二三)又彼雄獅子之勇名羅伽質多瓦那者並蘭伽提那耶伽〔官〕羅伽武裝軍隊而進軍,(二四)與蘭伽那多〔官〕夫器提交戰,斃彼,已掌握名雷魯波利伽地方。(二五)〔波羅伽瑪巴夫〕王利用寇沙伽瓦伽地方懷柔以厚遇對待自稱姓名者沙曼他瑪羅戰士,援大榮譽,(二六)其時送軍需品並大軍促成可取寇沙伽瓦伽地方,(二七)薩曼他瑪羅者並與歐多羅瑪伽其他之敵軍交戰,於戰場殺多數之敵。(二八)大力者等於西沙親那伽普提地方行大戰鬥,攻取寇沙瓦伽伽地方。(二九)

如此〔波羅伽瑪巴夫王〕於此住民有患難故,此之瑪羅耶州善為無憂者,而住 [P.263] 己都,(三〇)從王法〔彼〕林遊、水戲並舞踊、歌謠中度日,(三一)其時,此〔王〕為牽制敵王,而作演習,並為制壓賊,以慣行狩鹿。(三二)然一日王與首妃共從大臣、從者赴狩鹿,(三三)見一大林鹿入集,此威王坐於妃之片側,(三四)〔鹿〕網並手持槍之獵夫等悉包圍彼林,於彼處此處使叫喊,(三五)大如小象之構康那〔牛耳〕牡鹿一匹,於彼處耳聞可恐之叫,由叢林出,(三六)目配彼此,驚怖而奔馳,由峰之難路轉落,由山之溪谷躍越,(三七)折嫩枝,裂網、絡、蔓草,使藪押分,破壞〔鹿〕網,(三八)面向諸人而倒,又續奔走,向妃疾風之勢而馳出。(三九)見此皆為恐怖所壓,捨王與王妃慌張四散而遁走。(四〇)可恐之力者此王對襲來之凄物大鹿由正向而馳走,對彼投槍而打仲,(四一)為此鹿受傷,頭已曲突,二根之角脫落於王之足下而墮。(四二)受痛手之鹿悲鳴喚耳,由彼處此處引返集來,(四三)大臣、獵夫、從僕、理髮師等見一雙角與有獅子之勇王,(四四)生感動甚歡喜, [P.264] 此林由讚歎之聲而一轟。(四五)剛力優秀之王大運具,有勇猛、威勢,多度讚嘆,(四六)圍住彼等攜一對角之王,裝如天都而還都。(四七)告諸大臣能順驚嘆,指示彼等之一雙角。(四八)令參集大臣等聞此奇異而震驚,彼不思議如是言表,(四九)謂:「啊大威力!此王若誕生於閻浮洲,必成轉輪王。」(五〇)如是開始,難超剛勇,返覆稱讚順言語讚智慮,(五一)由此一組之角刻銘文使納入寶藏。(五二)

其時人主〔波羅伽瑪巴夫〕耳聞:「大地之護者卡佳巴夫〔王〕,由外國招來邪教〔徒〕王子,為羅佳羅多〔地方〕使絡荊棘。」「如余之知慧、善業、神力、剛勇之有勝者,(五三、五四)而為如此之動作。」抱痛加嫌惡之心,命丹達那耶伽〔官〕 [P.265] 等攻略羅佳羅多。(五五)有關戰事寇他羅師之優丹那瓦〔戰海〕其他善加研究,由己之判斷力考察,(五六)通曉適時所之兵法〔王〕記戰鬥法授與軍將等:(五七)「命令超越此指令亦只〔毛〕筋而何事勿作考慮。」(五八)此大力者等皆稽首受王之言語,而著手將行戰鬥。(五九)於伽佳巴夫王,說昆巴〔達彌羅人〕,具象馬奉持王傘〔官〕長通曉交戰,(六〇)彼於瑪羅瓦羅那村築壘堅固,防遇諸敵之流久籠其處,(六一)據瓦利伽刻多之壘羅耶羅〔官〕瑪羅耶戰鬥而追拂彼,占領彼壘。(六二)此勇者〔瑪羅耶〕立於大軍之先頭由彼處出,由水上船向此姆多伽羅,(六三)住於彼地與丹達那多〔官〕於海中行大交戰,殲滅敵軍。(六四)於第二回亦於彼處行激戰,送數千人往閻魔王之前。(六五)更呼丹巴髮舍利〔官〕之長其他之軍兵名瑪羅瓦利耶之處已滅敵,(六六)且毛羅瓦庇名尼羅伽羅伽軍將,至卡提耶伽瑪殺戮 [P.266] 諸多敵人。(六七)伽佳巴夫王之那伽羅吉利丹達那達〔官〕知為構堪那於伽羅瓦辟村(六八)有優異剛勇之德,具軍勢、馬象,堪戰鬥大臣,為己主之忠誠,(六九)人主波羅伽瑪〔王〕之將,羅伽提瓦那在寇那伽姆伽之地交戰而擊破彼。(七〇)敗戰而傷心之臣構堪那再赴武裝軍兵,雖於辟羅威泰伽壘、(七一)並名伽薩羅伽之砦、又達達瓦辟伽、更江普寇羅、瓦吉羅瓦辟、南提瓦辟、(七二)尚波利伽瓦辟、同卡羅羅哈利伽之所有場所一一戰鬥皆敗北。(七三)「余軍以前與王共戰鬥更博勝利,今彼〔兵數〕二倍,波羅伽瑪巴夫之(七四)國境〔地方〕與二三之軍將個個戰鬥而敗軍,〔我〕失軍將等。(七五)思量今不能交戰。」向伽佳巴夫〔王〕悉送申情勢。 [P.267] (七六)大地之主彼伽佳巴夫聞彼一切與諸大臣協議,而述此語:(七七)「由此之前我等未聞敗此之事,今已敗戰,我等之喪失甚大。(七八)余諸臣中所謂,大力,奮勵之彼〔構康那〕交戰敗軍不唯一次,(七九)若重有敗事,可無余之榮光。」此大臣等評定,彼餘多財物並(八〇)軍勢、軍將,更種種武器,又調查未割害之甲冑,送彼之前。(八一)其時〔構康那〕由王遣軍,己前軍力及領民軍忽令武裝,(八二)再赴尼羅伽羅,此時與阿提那多〔官〕瑪耶伽哈行大交戰。(八三)於彼處衝突之際,彼多數之眾倒,拋武器又入於林,(八四)〔思〕「〔敵軍〕無鎮定者,可報告彼而去。」〔構康那〕捨己〔戰〕車、日傘入於林中,(八五)其後失去鬥志,築堅固彼處之壘,籠於伽羅瓦辟。(八六)

已駐軍於蘇羅安把瓦那地方〔波羅伽瑪巴夫〕之諸臣等由彼處進軍名佳那波達地方而屠敵軍。(八七)於普提伽瑪瓦羅地方駐屯軍將等,赴蘭伽吉利之處,於其處 [P.268] 滅敵。(八八)〔波羅伽瑪巴夫王〕那伽羅吉利〔官〕瑪興達開始,軍將等再戰鬥,派遣往瑪羅瓦羅那地方,(八九)力者等赴此地退卻敵等,侵入占領彼地方,極為堅固而守護。(九〇)彼等皆由彼處出發,而於水上數百之兵船而進軍,以行突擊,(九一)攻取住於彼處之丹達那多〔官〕並此北部地方,向己主〔波羅伽瑪巴夫〕送真珠。(九二)由彼處此大地護者〔波羅伽瑪巴夫〕築造匹羅瓦須之壘使將卒得以駐屯彼處。(九三)

人主伽恰巴夫耳聞此情勢,與諸大臣協議,開始輸送軍兵。(九四)時熟知方策之波羅伽瑪巴夫知此,呼闌伽那多〔官〕者派遣前往佳那波達地方。(九五)人主伽佳巴夫聞此事募集軍隊,軍分二隊,(九六)具足武器堅身軍兵,佳那波達之地並庇羅瓦須壘之差向二手,(九七)蘭伽提那多官羅伽立於大軍之先頭,由彼處向安巴瓦 [P.269] 那進軍,(九八)普普羅村與敵軍交戰,粉碎多數之敵,使敵軍敗去。(九九)時分領內之土民等切倒樹木並以有棘蔓草困難通過道路,(一〇〇)潛形於路上待受行戰鬥。其時名蘭伽者決意掃蕩敵,(一〇一)追跡〔八〕方之敵,切開防禦物,行處處大交戰,赴佳那波達,(一〇二)彼攻略彼地方,從波羅伽瑪巴夫之指命,築高壘駐軍於彼處。(一〇三)其時卡佳巴夫王謂牽制彼,派遣蘭伽提那耶伽〔官〕代瓦並達多巴羅者,(一〇四)由此,蘭伽提那多〔官〕與彼等共行大會戰,使彼等敗去而占領雅伽羅〔地〕。(一〇五)人王卡佳巴夫亦欲再交戰,令遣〔軍〕呼阿利薩羅伽地方之「四部隊」,(一〇六)此蘭伽那多〔官〕出面與彼等戰鬥,捕虜若干名,不平而進攻。(一〇七)時伽佳巴夫王而由懷柔、贈與欲克服彼,以高價諸寶瓔珞並(一〇八)麻布、絹布其他種種之織物,更以多種之禮物送至彼前。(一〇九)軍將取禮物 [P.270] 不具使臣,彼禮物並使者送至己主〔波羅伽瑪巴夫〕之前。(一一〇)又〔波羅伽瑪巴夫〕王見喜悅,彼財物一切與大價禮物再遣彼,(一一一)其時軍籠於〔瑪哈瓦魯伽〕河畔之多羅多利之壘。(一一二)由彼伽佳普佳〔王〕派遣與彼同戰之丹達那多伽〔官〕西伽及其他戰士之大力者等。(一一三)具軍勢馬象彼等皆圍攻此壘使降〔急〕箭之雨,(一一四)蘭伽提那多〔官〕羅伽之戰士若干名立於門前凄然行戰鬥,(一一五)取弓其他戰士等據門之櫓,用箭、槍、劍消滅諸多之敵,(一一六)如是此氣力大之大氣力者等大家一齊無間絕五日之間行大交戰。(一一七)對敵之擊滅賣力卡佳巴夫王之軍勢又開始破壞壘之大門,(一一八)此時蘭伽提那多〔官〕及彼戰士等出擊至河彼岸殺戮敵人,(一一九)由此河水為敵之血潮所濁,生擒諸多軍將。(一二〇)於交戰博得勝利之蘭伽提那多〔官〕羅伽於己之壘催舉戰捷祝賀,(一二一) [P.271] 敵將之首級,〔王〕傘乘物,武器並捕虜送往己主〔波羅伽瑪巴夫〕之前。(一二二)

〔波羅伽瑪巴夫〕王由彼呼喚德瓦將軍,語以蘭伽提那多〔官〕羅伽之行動:(一二三)「耳聞卡佳巴夫軍被討伐,欲捕此丹達那多〔官〕者,必應派遣大軍。」(一二四)人王卡佳巴夫之大軍將分裂為二,大名聲之將軍送往吉利巴地方。(一二五)此大賢者整備全軍進軍伽羅瓦庇河岸,築壘停駐於彼處,(一二六)其時,由王命向伽羅瓦庇河進軍象兵、馬兵、步兵,用長二百肘、幅二十肘,組織鐵板、螺釘,架橋為極堅牢快美之木橋。(一二七、一二八)此旗幟之主〔德瓦將軍〕若干軍將出發止於彼處,處處行大交戰,(一二九)博得勝利赴名安伽姆地,與敵軍交戰築壘籠於彼處。(一三〇)其時敵軍聞此,阻止將軍設置堅壘,據塞那村。(一三一)其時名聲大之將軍赴與敵軍戰,攻略塞那村之壘,(一三二)敵等二回交戰,敗而在 [P.272] 瑪尼耶村築壘籠城。(一三三)由此彼將軍赴瑪尼耶壘並至密多城寨,占領須伽羅村軍壘,(一三四)於彼等城寨皆行修理,任何時亦不可空壘,使諸臣駐,(一三五)又此將軍於德利村築壘,有名之戰士軍將與軍勢共使據於彼處。(一三六)時卡佳巴夫王亦派遣討彼,尼羅吉利〔官〕軍將羅瑪並諸多軍將,(一三七)已固武裝彼等皆率軍兵,象馬而於德利村附近布陣,(一三八)兩軍由天曉開始至黃昏止行激烈之戰鬥。(一三九)由彼尼羅吉利〔官〕〔羅瑪〕及軍兵代表之勇士等,見己軍之退卻,(一四〇)倒大戰士等而怯敵,如入象群之雄獅子,突入軍勢之唯中。(一四一)於交戰無退卻之將軍戰士等,又名羅瑪之尼羅吉利〔官〕由四方包圍,(一四二)於戰場殺戮多數之軍將,大戰士伽達庫達捕護其他之戰士。(一四三)博得彼交戰勝利之將軍,其時此捕虜等送交己主〔波羅伽瑪巴夫〕。(一四四)

[P.273] 其時彼處勇者〔德瓦將軍〕之近邊寬住智者巴羅伽瑪普伽,立於己側那伽羅吉利〔官〕瑪興達,言彼諸臣等引剛勇,(一四五、一四六)聞此而彼生自負心而誓:「余亦往赴攻略,阿努羅達烏羅城可以速奉。」(一四七)擊滅敵人〔瑪興達〕牽率大軍於於巴達利、巴伽瑪那地方行大交戰。(一四八)大名聲之〔瑪興達〕於面耶瑪漢多庫達羅村,泰沙池畔並於阿努羅達普羅近郊(一四九)大會戰而破敵,如大水之軍勢,占領阿努羅達普羅。(一五〇)然此人王卡佳巴夫聞彼情勢,遣根本大臣所屬諸多軍將,(一五一)使武裝戰士等竭盡全力,由〔阿努羅達〕都之四方遮斷道路,阻止交通。(一五二)此時德瓦將軍耳聞彼事,速向包圍都以救丹達那達〔官〕〔瑪興達〕,(一五三)於夏瑪漢多庫達羅村而戰鬥,又向於會戰之途上行三度激戰。(一五四)羅耶羅〔官〕瑪羅耶耳聞彼由己城寨出,途中二回交戰前來救援。(一五五) [P.274] 此由瑪羅耶將軍〔德瓦〕之命令一方進軍,與敵軍於阿努羅達步羅近部作戰。(一五六)將軍亦處演大衝突,赴阿努羅達步羅附近開始交戰。(一五七)此大力者丹達那多〔官〕瑪興達聞而壯美由阿努羅達都俄然擊出,(一五八)彼切開道路之障礙,忽然而與將軍會合。(一五九)將軍之軍勢並彼〔瑪興達〕之軍為一體,與敵軍戰而再使敵敗走,(一六〇)此將軍〔德瓦〕又歸於夏瑪漢伽庫達羅,設彼處此處陣營而駐軍。(一六一)

其時波羅伽瑪普佳呼喚阿提那耶伽〔官〕瑪耶蓋瓦命令應赴阿利沙羅伽於戰鬥,(一六二)併有喜悅、技倆、剛勇之彼〔瑪雅蓋瓦〕由彼處赴所築伽羅羅哈利伽壘駐屯,(一六三)於南達姆羅伽村出城三度交戰,合領彼之城寨,向阿利薩羅伽進軍,(一六四)由彼陷落伽多羅村壘,彼又攻易器羅泰村之壘而行戰鬥。(一六五)人王卡佳巴夫之軍勢亦來參戰,於威羅那之地築壘而駐屯。(一六六)時間亦難超過勇者 [P.275] 波羅伽瑪普佳〔王〕於那蘭達張陣營駐軍,(一六七)此時彼秘密命領竊送巧於穿孔之二五百人之盜賊,(一六八)取三叉之鹿角,赴深夜,破壞其壘乘取彼狀。(一六九)阿提那多〔官〕瑪耶蓋哈又從指領,破彼之壘,捕彼處之敵。(一七〇)彼又攻落瑪泰伽瓦庇〔地方〕之壘,亦奪得烏達庫蘭、阿多庫蘭兩村之壘。(一七一)占領破壞那興那村之壘,此〔瑪耶乞哈〕如是掌握阿利薩羅伽地方。(一七二)

此時熟知方策之〔波羅伽瑪巴夫〕王命令此軍將等速占領普羅提都,(一七三)蘭伽提那多〔官〕羅伽並速由蘇伽質威多普泰欽之多羅伽多利之壘出,(一七四)中途在彼處此處與敵軍返復衝突,於羅佳伽瑪達桑巴達之地區行會戰,(一七五)於米羅那平原之側交戰,由彼處平野之中央移動而戰,殺多數之敵,(一七六)由此追跡至達羅阿伽〔地〕,於此處戰鬥,於彼處雖然博得勝利,由彼(一七七)而赴曼伽羅貝村,破壘速滅彼處之敵,彼等據彼之壘。(一七八)

[P.276] 此時魯哈那〔地方〕之主瑪那巴羅那王與人主卡佳巴夫之將等多次,(一七九)行交戰,蒙敗軍之恥辱,其時捨棄鬥志喪失力而住,(一八〇)屈從前來住三宗派之比丘眾,彼與卡佳巴夫結同盟。(一八一)〔然〕「大地之護者波羅伽瑪〔王〕之將此大力者等,與彼人主卡佳巴夫行交戰,(一八二)每次戰鬥對敵獲致勝利。」如此瑪那巴羅那王耳聞如是之慮,(一八三)〔思惟〕:「今大富裕者此波羅伽瑪普佳王必速行攻略全羅佳羅多州。(一八四)此大地護者羅佳羅多占領之曉,〔余〕住魯哈那地方,不能定著。」(一八五)由彼〔瑪那巴羅那王〕破棄卡佳巴夫王之同盟,而已住於與波羅伽瑪巴夫提攜,(一八六)整備有威力兩地方之土民軍,已設陣營於名造蘇波羅村。(一八七)

其時波羅伽瑪普佳王振武勇如是思量:(一八八)〔決意〕:「處處住軍將等為不注意,余共成長與戰士等共赴普羅提都(一八九),戰而破樓門、櫓、入城而捕卡佳巴夫。」(一九〇)由此彼賢者〔波羅伽瑪巴夫王〕呼喚於安巴瓦那駐軍阿提那耶伽 [P.277] 〔官〕瑪耶乞哈語己之意,(一九一)裝他要用赴安巴瓦那,由彼處向普羅提之都,秘密向彼如是述說,(一九二)謂:「『余為佛願行甚盛大之祭。為恭敬佛之供養要具並(一九三)法螺具、五種大音之樂器,又應送我前之拂子、白傘、旗幟。(一九四)又主亦來駕,此我乃供養亦請參閱』如此述說,請通知送余之前。」(一九五)彼〔瑪耶乞哈〕亦歸安巴瓦那如言供養精勵,而送消息,(一九六)王見彼而喜悅,其時於諸臣中出座而使朗讀書信,大名聲之〔王〕速向〔瑪耶乞哈〕(一九七)悉送種種供養之要品,向大臣等說明己臨場之意向。(一九八)由此領會王之本意,首〔相〕向使者語彼事,遣派己兄弟那伽羅吉利〔官〕〔瑪興達〕。(一九九)此〔瑪興達〕亦聞彼情勢,由莫羅瓦庇出發,伴軍勢速赴王之膝下,(二〇〇)〔由王〕問曰:「何故而來?」述曰:「知王之意圖者為事前來。」又如是語:(二〇一)「如小的下僕所知之工作,只為敵王之克服,(二〇二)余只赴具軍勢馬象捕卡佳巴夫,可以奉主。」(二〇三)軍將〔瑪興達〕乞王之許如是云而出陣,見彼抱自負心此阿提那耶伽〔官〕 [P.278] 瑪耶乞哈,(二〇四)蘭伽提那多〔官〕器提並強者多數之軍將等志願而言:「小先陣,臣最先。」(二〇五)由此,通曉戰術此大地主明軍略而派遣戰士交戰。(二〇六)具戰車、軍勢、馬象彼等全部出陣,於那蘭達附近布陣。(二〇七)時起大雲開始降雨,水流遍損大地,(二〇八)悅誓言之德王,其時濡於軍勢,見有恐之嵐,而唱誓言:(二〇九)「若樹立世間、教興隆之王權,勿降雨!」一心不亂,於彼場所如是〔祈念〕。(二一〇)由彼多度輸送有酸味飯、香蕉、稻穗其他並多硬食,(二一一)眾多一時飲水之狀,穿〔多數之〕孔,〔除節〕為一根之空筒,(二一二)送栓穴數千根之竹筒充實水。(二一三)然而付瑪興達名,有大軍之臣出陣殺敵,呼為羅夫羅之壘已陷落,(二一四)時蘭伽那多〔官〕〔器提〕亦聞此,攻略哈灘那壘使敵倒,(二一五)其時大威力者阿提那多〔官〕瑪耶乞哈又耳聞此,俄然出發,到著康戴 [P.279] 村。(二一六)此人王卡佳巴夫之此〔象、馬、車、步〕四部之軍兵由三方行押住於康提村之溢路,(二一七)時蘭伽提那多〔官〕〔器提〕之子呼為蘭伽普羅大戰士而出逢,在康提村之隘路,(二一八)由三面走入軍而悉向一方,大戰士如雄獅子入於象群而追擊。(二一九)由彼蘭伽提那多〔官〕器提泰開始,軍將等殺戮卡佳巴夫之大軍,(二二〇)到達寇灘僱利伽刻達羅地方,敗北卡佳巴夫之軍兵來至普羅提都。(二二一)

人主卡佳巴夫見大軍入城,甚生自負心,如是思念:(二二二)「我父王天神之友而往生,父君之國土尚未確立時,(二二三)其時器提西利梅伽〔並〕西利瓦羅巴者,由兩面赴交戰與襲來,(二二四)余不能見勝利之旗而敗走,其後彼等棄交戰之意圖。(二二五)今羅佳羅多〔州〕至善確立,余見四部軍勢完備。(二二六)余戰軍隊、馬象武裝而出陣時,誰之王聞余軍鼓響而堪得者耶?」(二二七)如是卡佳普 [P.280] 佳王高矜恃,命令肱股之臣可整備軍兵。(二二八)善堅身〔戰〕象並馬匹,精通戰事,帶十種戎器大戰士之大軍,(二二九)同啟羅羅族、堪那達族、達彌羅族亦瞬間善整,臣等向王言上。(二三〇)彼〔卡佳巴夫王〕與大軍隊共由壯麗普羅泰之都出,已至西伽威耶羅〔地方〕,(二三一)羅伽之蘭伽提那多〔官〕始,軍將等與此人主卡佳巴夫行戰鬥,(二三二)破〔騎〕象軍,破〔騎〕馬軍、騎士墮落,大勇士等此王與彼軍力共敗走。(二三三)此王速歸入己都,彼使鎖諸門,隱於瑪努羅耶。(二三四)其時此戰士等又來集追擊於王,由四方圍攻波羅提城,(二三五)由彼著手城壁、望樓、都門之破壞,以前親手配置之密偵等開門,(二三六)不難侵入,生捕大地主卡佳巴夫,押入殿樓,(二三七)並捕縛橋羅乾卡庫瑪羅並同一威堪多巴夫伽之王子等,投入獄屋。(二三八)彼大臣等送彼之報告至人王〔波羅佳瑪巴夫〕之前,忍耐判斷智者大地之護者聞此,(二三九)謂:「星宿吉祥之節,相互之會見為止, [P.281] 常對余捨疑惑而過日。」(二四〇)送卡佳巴夫高價衣服、芳香、瓔珞並己雜物。(二四一)軍將並州長等彼一席協議,向〔波羅伽瑪巴夫〕王之前送如此上書:(二四二)「大地護者〔卡佳巴夫〕之存活中,領內之住民大眾不服從其統治。然此〔之王〕可以殺害。」而為進言。(二四三)大地守護者〔波羅伽瑪巴夫王〕聞彼而動憐憫之情,思惟:「彼王不可錯誤。」立即,(二四四)使駐軍於塞那村,招集大賢者德瓦將軍,由彼告此語,(二四五)「萬一戰捷傲州長並軍將等,捉大地護者〔卡佳耶巴夫王〕有暗殺為不宜。(二四六)更若劫掠彼都,使大眾有受苦之事亦不芳。(二四七)又一心為教、世間興隆之王權不成就耶?彼不殺害王。(二四八)然而赴彼方,抑制不規矩者等,可警護大地之護者〔卡佳巴夫〕,更應為堅固都城」(二四九)如是言,實王者之王〔波羅佳瑪巴夫王〕派遣〔德瓦〕將軍,此〔將軍〕率己軍出發,向普羅提都。(二五〇)

時,亦由彼將軍行前,此陋劣完全無法者等無視人王〔卡佳巴夫〕其時於普羅 [P.282] 提之都,(二五一)毀家屋之扉,掠奪財物,又奪取人人之衣服、瓔珞,(二五二)此最勝之普羅提城,為時世之終焉,為如嵐之戰海。(二五三)於都中所住人人生而嫌厭彼行狀,大臣並顧問官、市民、軍〔官〕等(二五四)全體赴瑪那巴羅那之前告彼情勢,述此之語,(二五五)「我等共請來京。為取王權可捧獻於卿。只管支持者」言。(二五六)構康那軍將籠居於伽羅瓦庇,於彼之前亦應速行送來使者狀。(二五七)此大地之主瑪那巴羅那取聞全般情勢,與愚昧魯鈍大臣等協議,(二五八)「赴王之救助為口實,殺戮敵軍,占領此全羅佳羅多〔州〕」以為企圖,(二五九)彼武裝兩地方之土民軍,住於羅佳羅多之大臣等軍隊,(二六〇)共同赴都,於彼處實行激戰,殺戮無殘夥數之大軍,(二六一)昇入巴沙達,大地護者〔瑪那巴羅那〕見人王卡佳巴夫,行舊例之敬禮,(二六二)由此彼人王〔卡佳巴夫〕將消滅彼領民等之恐 [P.283] 怖須要數日,(二六三)其時大地之守護者卡佳巴夫之將等悉皆殲滅,捕王押籠入獄屋,(二六四)所有之象馬並寶藏之諸寶亦悉皆掌握,思:「成王權堅固。」(二六五)最勝之齒舍利並髮舍利與母君及一切妻妾等亦使由普哈那招來,(二六六)此暗愚而無慈悲大地之護者,其時自己之母君並大臣等秘密協議,(二六七)謂:「此王有生之間,羅恰羅多州之軍隊在此處不服從支配。如是此〔王〕應被殺害。(二六八)若余等以公式刑殺,將激成動亂,此大地之護者〔卡佳巴夫〕為人不知暗殺者。」(二六九)對王由粗食不眠而虐遇,企圖用盛毒方法殺者。(二七〇)此大地之主卡佳巴夫王不耐受由瑪那巴羅那王所受之迫害,(二七一)波羅加瑪普佳之前,秘密遣〔人〕如是言:「余輩無貴下而不見其他余之庇護者。(二七二)然貴下不絕苦痛之火熱以炎於余,請灌慈愍之水以消止。」(二七三)由使臣之口悉聞王彼言辭,由彼〔波羅伽瑪巴夫〕王抱不少憂悶,(二七四)思:「如余為激嘗之痛苦,彼由苦可救余當然 [P.284] 〔之責務〕。」(二七五)又軍隊並軍需品雖然失之時,但好男兒之生故,不躊躇行動此〔王〕,(二七六)共勇士之人人而為別者,授與彼等官職,授與大榮華,(二七七)阿提那多〔官〕瑪耶乞哈與以阿提伽利〔官〕之職,同等蘭伽提伽利之位授與桑伽伽那耶伽〔官〕器提。(二七八)此大地之主〔波羅伽瑪巴夫〕以丹達那耶伽〔官〕授與〔器提.桑伽達多〕兄弟兩者,兄為髮舍利〔官〕長之位,弟(二七九)為那羅伽羅之位,心深之〔王〕對二人愛護授與大榮耀與不少之軍兵。(二八〇)

王如是強力速行整備軍事,此大賢王波羅伽瑪巴夫派遣彼多方面,(二八一)髮舍利〔官〕之長羅伽以與軍勢共派遣梅魯堪達羅地方、瓦恰瓦他伽〔地方〕,(二八二)派遣同曼伽羅背村之蘭伽提伽利伽〔官〕羅伽,於恰那村之地方,派遣蘭伽提伽利伽〔官〕器提,〔向〕(二八三)彼大地主此兄弟之丹達那耶伽〔官〕與大軍共送提尼瑪庫羅村。(二八四)其時大地之主對於普羅提都如被幽禁之德瓦將軍,己之前帶來派遣盜賊等,(二八五)準備方策巧妙之〔王〕授〔德瓦〕如天軍之大軍,派遣赴乾伽多多伽。(二八六)彼等與軍力共赴支配各各之地方,途中彼處此處之都城、村落動作掠奪,(二八七)切敵之首以行威壓,又遮斷穀物,使都之眾苦,(二八八) [P.285] 又為殺戮、劫掠都內外潛存此戰士等,(二八九)人人恐懼掠奪,薪、〔落〕葉尚且不出於城外者。(二九〇)由魯哈那來之街道亦處處遮斷,阻止彼住民等之往來。(二九一)其時城內閉塞,此瑪那巴拉那王之部下等,悉如苦籠之鳥。(二九二)由此彼兄弟丹達那耶伽〔官〕等力行戰鬥,捕虜軍將昆他提沙威佳耶,(二九三)與蘭伽提那多〔官〕有威力軍力之普提交戰,追跡至波羅提城之近郊。(二九四)在瓦恰瓦他伽村髮舍利〔官〕之長〔羅伽〕與烏他瑪丹達那他〔官〕行交戰,(二九五)博得勝利,進軍那羅村,與自稱布達將軍戰鬥獲致勝利。(二九六)曼伽羅背村駐軍名羅伽 [P.286] 阿伽利〔官〕由彼與敵戰鬥,占領哈丹那之〔地方〕,(二九七)大名聲彼在堪提村與阿提伽利〔官〕那達交戰,與軍勢共使敗走。(二九八)大地之王瑪那普薩那耳聞此事,欲與彼交戰引具戰士,赴名瑪西威耶羅〔地方〕,(二九九)時亦恰那村駐之軍阿提伽利〔官〕器提並乾伽多多伽將軍德瓦,(三〇〇)提尼瑪庫羅村在兄弟之丹達那耶伽〔官〕與此等軍勢整頓戰備出發,(三〇一)向敵人每次擊滅,使之敗北,由諸方面速向波羅提都進軍,(三〇二)追拂都四面防衛而被配備之戰士為救助大地主卡佳巴夫。(三〇三)又瑪那巴羅那王之後宮,〔王〕子,並母后悉為掌中之物。(三〇四)然其時彼等為救助人王卡佳巴夫忽然逃亡入於寇提沙羅伽村。(三〇五)此時瑪那巴羅那王亦與蘭伽提伽利〔官〕羅伽交戰彼情勢悉皆入耳,(三〇六)由愛別而生受憂惱之箭,不惜生命之〔王〕具足武器堅身,(三〇七)大軍勢夜間再至都城,為敵之擊滅而賣力之〔瑪那巴羅那〕,(三〇八)雖然奮鬥,蘭伽提那多〔官〕 [P.287] 普提之陣歿時,不得踏止彼普羅提城,由此(三〇九)奪得齒舍利、鉢舍利,己母君並妻妾,於夜〔亂〕赴魯哈那。(三一〇)

其時,普羅伽瑪普佳〔王〕為救援〔卡佳巴夫〕王,由普達村出而來至都之附近,(三一一)在吉利多多伽村使築快美二層樓,共駐屯軍勢象馬。(三一二)其時,大地之護者〔波羅伽瑪普佳〕之戰士等數名,消除戰鬥之勞苦,赴名丹那魯村,(三一三)卡佳巴夫王之軍將違反友誼,置王於背後,與彼等激烈交戰。(三一四)普羅伽瑪普佳〔王〕聞此而忿怒派遣己軍將等,捉此卡佳巴夫,(三一五)蘭伽提伽利〔官〕器提並德瓦將軍由彼帶引大軍赴丹那魯村,(三一六)大地之主卡佳巴夫軍將等曾三度大戰鬥,使滅多數之敵。(三一七)那伽羅吉利〔官〕那達與曼提及威達普泰欽在瓦魯伽波達村使敵軍敗走,(三一八)同其時軍將等大軍勢殺戮向丹那魯村而來之敵軍(三一九)進軍,於寇混巴村再行交戰,多數殺戮,占領破除彼處之壘。(三二〇) [P.288] 彼等於名安巴村整備戰備駐軍多數之敵等敗走,掌握此壘。(三二一)彼等由彼處進軍於丹尼提多博得勝利,再攻進安他羅威提使敵敗北。(三二二)其時此波羅伽瑪巴夫之戰士等任何時亦於普羅提之都有大力之譽,(三二三)阿提伽利〔官〕德瓦始,卡佳巴夫之臣等與彼等戰,來攻而敗戰。(三二四)同名卡羅庇羅〔地方〕破多數之敵,殺戮敵等於瑪多伽瓦那乾提駐軍。(三二五)彼等皆欲逮捕王,速赴各各方面擴展而行,(三二六)大地主〔卡佳巴夫〕耳聞延行四方追捕軍〔手〕,不見他之方策,(三二七)其時王向於波羅提都所住三宗派住之比丘送出申請,(三二八)〔乞願之言〕:「大德等如不化育,則在他不見余之庇護者。垂慈悲由苦救余。」(三二九)聞此語頗動憐愍之情此比丘等赴吉利多多伽會見大地之主〔波羅伽瑪巴夫〕,(三三〇)問訊、交談,由王尋問來意,如此論述講和締結,(三三一)說:「慈愍深切之世尊,鬥爭為罪惡,和解之利益多經典多次閱讀。(三三二)更此人王〔卡佳巴夫〕無有 [P.289] 〔王〕子或〔王〕弟,而況自身年老面立於死。(三三三)為世間、教之興隆因之王權確立,卿之誓願亦不久即可成就。(三三四)然卿如尊重比丘眾之言,捨爭而應反赴御自身之國土。」(三三五)〔波羅伽瑪巴夫〕王如是由苦鬥奪得王權,以入僧團之容喙還附於〔卡佳巴夫〕王,徹兵歸己國。實彼寬仁非凡之事。(三三六)

以上為善人之信心與感激而起造大王統史

名王權附還第七十章〔畢〕


【經文資訊】漢譯南傳大藏經第 66 冊 No. 0034 小王統史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漢譯南傳大藏經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智光法師提供,祥因法師提供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回上層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