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卷

漢譯南傳大藏經 第66冊
No.34 小王統史 (65卷)
【悟醒譯】
第 31 卷

下一卷
 

[P.240] 第六十七章 大阿提普達〔官〕之祝祭

然一日〔波羅伽瑪巴夫〕王子從者,乘乘物進入馳道,(一)放暴牛之〔雙〕頰目赤而見者每斃,向此〔王子〕襲來。(二)輿丁見彼水牛突擊,已感怖惑,並從者之人人忽已逃亡。(三)其時王子「如此等者之奔走,對余不適」不怖、不慌,(四)勇者〔波羅伽瑪巴夫〕對牛正向,自行近彼,深而勝語忽然喊叫,(五)水牛聞獅子吼而恐怖、轉向,與面向殺人人,倒退而行走。(六)彼驚嘆當面目擊,又聞,彼等皆驚嘆而賞讚揚起喚聲:(七)「請見〔王子之〕氣勢,見勇武,見剛毅,見此者之膽勇,見善業之興隆。」如此〔云〕。(八)

[P.241] 人主卡佳巴夫〔王〕亦就此〔王子〕之剛勇其他之德,耳聞民眾之對彼歎賞:(九)「由他優秀非凡之威力,〔具〕凄然之勇猛,此誠然偉大之男子。」對彼生不安。(一〇)其時,大地護者之子〔波羅伽瑪巴夫〕理會卡佳巴夫王生彼邪念,思量之:(一一)「若余住於此地而掌握王權,只如眉毛上揚可成就而無疑。(一二)如是不論權威、又優勝剛勇、膂力,而於世聞名事。(一三)振大腕余之切望亦看破,除戰遊外無可為者。(一四)然歸於誕生地由交戰而粉碎,此王與彼之從者等而共捕虜,(一五)余伴來至父器提西利梅伽〔王〕此都,於此頭上受灌頂水,(一六)以清我三人叔父敗戰之污〔辱〕,如是我亦於閻浮洲可覆勢威。」(一七)且於都設軍力之入城道路,更為出場狀況之道路,(一八)又適於己密偵之道,由獵夫調查,熟知詳細此王子,(一九)自裝狩獵徘徊都之近林,由種種之目標已確定街道間道。(二〇) [P.242] 「經時,時吸收甘味」憶念覺者之言,其時歸己之國土者,(二一)先送從者多數之人人,指定可集合名佳那波達之地方。(二二)思惟:「如斯〔久〕間使停在,無斷而出立,以男子之余而不適合。」(二三)由此於黃昏時飾立裝身之具,伺候於卡佳巴夫王之前,(二四)諸多之遊戲娛樂中於入宵之時,向前臥之〔王〕裝笑顏而告,(二五)〔言:〕「我赴少王之國,與父〔器提西利梅伽王〕對面,於此處順道回來,本日可立即出立。」(二六)此王聞彼之語,缺乏〔看破〕真義智慧故,思:「就向自家之歸省如是云。」(二七)「速使汝之思念目的得以成就。」伴笑,述此善兆之言詞。(二八)正當此時大地之主〔卡佳巴夫〕傍立婆羅門長,為博利益,適於安全、勝 [P.243] 利,為滅敵方愈益可見葬堆,如是誦祝禱具如是幸運。(二九、三〇)王子亦曾前往而聞彼,「此對余為星運吉祥」,喜悅而歸己之家。(三一)

〔具〕勝大智慧、善業此王族士,由彼吉兆多度見聞,由家出立,(三二)如戲追羅瑪庫羅象,由道向道徘徊夜出都。(三三)此〔王子〕赴月光,向坐於樹下休憩之人問:「友!汝何人耶?」(三四)彼知旅人,快早而高聲:「汝能知余是何者。」雖然言已,彼更言物,怖而已立。(三五)「〔人人〕言余阿提波達〔官〕巴羅伽瑪巴夫。汝可勿恐。」直言慰彼,且使落著,(三六)云:「友!在此處由汝見何?余之利益可為大。今汝速赴陣營,(三七)『已見波羅佳瑪普佳王子,有歸自身之國土』余告之!」此〔王子〕直遣。(三八)「由背後有無追跡余之軍勢耶?」見張卡究羅伽瓦達瑪那池之畔,(三九)此王子雖然未見由後追來之軍,云赴名卡那巴達烏多之〔處〕由彼處 [P.244] 而出,(四〇)於大森林中,銳而固,具爪可恐幅廣,伴仔熊牠熊如是跳躍〔發〕唸凄愴,(四一)壓楯之端斬彼二者,速取仔熊之背、足,遠投而飛。(四二)入怖森呼集彼從者等,克服怖畏,更越行西羅康達,(四三)發唸凄愴,率如是屠襲可怖之野豬。(四四)更由彼亦向戴梅利西伽瑪村,於未明在前述之村(四五)赴有若干之所用見有手持刀諸人,思:「此等於此之地較先著行。」(四六)猛者等用劍打楯之背,「〔我等〕討伐奸賊」頗加叫聲,(四七)彼等之中間如鹿等之向獅子躍入,怯落武器者,向大林之中逃入。(四八)由此王子無隅迴見,見彼等中一人之男,由崖落 [P.245] 下,(四九)由崖引上問:「汝是何者。」由彼口而得知愍誘〔王子〕,(五〇)如此告云:「由任何捨怖畏,取自身之武器。」就己之行旅向彼等說明,(五一)於曼伽拉貝村之附近,已共成長戰士等,如指命悉來喜悅相見,(五二)此〔王子〕被從此等赴佳那巴達地,於彼處,〔由彼〕先駐屯從者等相會,(五三)有威勢之王子由與彼部下等行狩獵其他多種之遊戲、娛樂,於彼處過二三日。(五四)其時器提西利梅伽王由警備向身之人人,送書狀而聞王子之由彼處歸國,(五五)「久在敵之近手,實則何等不遭危難,由敵手脫出之事耶」而抱持喜悅,(五六)曰:「友!除余之悲王子,余言有危懼然無躊躇之事,伴來使對顏耶。」(五七)無疑之餘地,名高之五種奴僕人人,共之禮物,授與自筆之書狀。(五八)王子亦見諸人並使依賴贈物而歡喜,將願與父王〔器提西利梅伽〕會面之〔王子〕赴沙羅伽瑪〔村〕。(五九)其時器提西利 [P.246] 梅伽〔王〕聞王子停在彼處,謂:「不移時可伴彼來。」(六〇)此王送知庫達羅沙巴沙巴〔廳〕之長官,並住於班恰巴利威那慕羅聖師之主阿巴耶。(六一)王子聞彼等之述及父王之消息,謂:「星宿為吉祥之時可出發,汝等與余可赴之。」(六二)於多次飛瀑急湍之場所遊玩,於彼處樂過數日之時。(六三)

王子之從者等廳長官之始,〔王〕臣等謂將見,見由彼處此處集來戰士等,(六四)於前己等與王子協力,回想犯曲惡,為恐怖之衝動所採取,(六五)由多數地合夥之戰士等寄集於此處。又此〔王〕臣等之意中難判。(六六)使參集此等者全部,於我等之中由四方圍取,已就各各之持場,(六七)如此生疑惑之〔人人〕相互合語,此事亦告知王子:(六八)「誠然無論何時,此等悉極陋劣者等,於所有情狀不 [P.247] 見無畏,抱甚恐怖之見,(六九)謂見廳長官,見此處寄來鄉士,向餘述卑賤之語。」(七〇)怒耶〔王子〕告如是之言語。不論於彼〔從者〕等次第彼處此處而逃亡,(七一)王子亦知,謂:「在餘多之場所余之剛勇,又己之危難我被防事亦(七二)皆見之,小人之輩,不離生來之懦怯病法。彼等在此處或停止,或離去,於余有何意味。(七三)餘停住中,如何之人如何可思耶?」住於彼處,已移若干之時。(七四)

又王妃羅那瓦利,王子由王派遣諸人無共歸城,亦聞停住彼處:(七五)「王子不歸京有過如此之時,王若不心痛彼,不合如此之〔安閑〕。(七六)只吾伴王子於大地之護者〔為王〕,可使親眼看到。」直由魯哈那而來,(七七)赴桑伽那他多利,與大地主會面,快為禮儀相交,(七八)聲述自身來京由王使聞,由彼赴入沙羅伽瑪〔村〕,(七九)〔王〕子與聖師主之長老,並廳長官之面接,從易方法善協議,(八〇)謂:「於城外延滯,由任何之點已失當。」伴彼王子至巴達羅多利,(八一)於彼 [P.248] 處與住軍將提婆共赴桑伽那達多利,已與父王對面。(八二)由彼具愛情之器提西利梅伽〔王〕子,其時於大臣之前所述,(八三)謂:「於何人之事見余老之麻煩,又可行最後之勤勞耶?余之心〔所受之愁箭〕今日已除去。(八四)汝等今勿考慮余利得之事。此善業之興隆又不為汝等一切之用耶。此後大家應向王子忠順。」託付己〔王〕子於彼等。(八六)大臣等有恭奉王之命時,此之器提西利梅伽王於死歿。(八七)

通曉大師〔佛〕之聖經智者之王子,其時由父王之死去所生憂悲之衝擊無為所動,(八八)大臣開始慰勞國之住民,彼對父王行適當之荼毗儀式,(八九)彼處此處之地方,並國境,任命己所育忠誠堅固之臣等,(九〇)明王族法,楞伽〔島〕之飾此王子,星宿為吉祥,大阿提波達〔官〕職之頭被大祝祭之時,裝飾所有瓔珞, [P.249] 用多種之飾,多種之方法裝飾都城,(九一、九二)而剛強優者第一〔波羅伽瑪巴夫〕乘象,被圍繞軍勢,〔迴轉〕天宮如天王行右繞禮。(九三)其時沙門、婆羅門由其他莫大財物之雨,積貧窮旱天〔之苦〕使為安穩。(九四)彼〔波羅伽瑪巴夫〕說欲告大地主卡佳巴夫並瑪那巴羅那王欲告此事,由此處遣己之使臣。(九五)以勝德捉多數軍將之心,由猛烈之威光痛使震駭敵人,己名聲富裕轟動全世界,以萬種之善行住於彼都城。(九六)

以上為善人之信心與感激而〔起〕造大王統史

名大阿提普達〔官〕之祝祭第六十七章〔畢〕


【經文資訊】漢譯南傳大藏經第 66 冊 No. 0034 小王統史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漢譯南傳大藏經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智光法師提供,祥因法師提供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回上層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