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卷

漢譯南傳大藏經 第66冊
No.34 小王統史 (65卷)
【悟醒譯】
第 30 卷

下一卷
 

[P.224] 第六十六章 他州事情觀察

殊勝有先見之明雄士〔波羅伽瑪巴夫〕:「為遂行企圖目的,若今日赴之,『王子怖而行〔逃〕』,人人應臆測。無謀而坐殺將軍對余,在父〔器提西利梅伽王〕之下應彼處置,可見住於此處。」如是生想,於彼過二三日。(一、二、三)將軍之戰士等並領民多數之人人,將軍之暗殺起大恐怖,(四)由此後而不能〔安〕住於各自之場所,共由四方來晉謁王子。(五)領民等思考:「王子背叛彼父〔器提西利梅伽王〕殺害將軍。」(六)「如我等善良有力固勵忠節之奴僕,主則何事不成就?(七)已屬汝父君此王權應有其主,謂『王子為年少』如何而汝叔父〔器提西利梅伽王〕為可 [P.225] 司者耶。(八)我等大舉赴桑伽那多利都,與財寶、共妻妾,以暴力王帶來。」(九)如此固約專心奪取王權之人人,來至名波達瓦羅孫尼耶康達之地。(一〇)王子向彼處派遣二三之部下,以彼等,使招伴來彼等中之軍將,(一一)「余背父〔器提西利梅伽王〕行殺戮將軍,不可如彼等之臆測。汝等無憤懣之要。(一二)余非叛父王〔而來此〕,又此王領一部亦非謂己所有而來。(一三)余如人之子所取者,老父不好之事自己少少亦不行,防止其他何人有如此所加壓迫,常應恭敬奉仕,只有專心於此。(一四、一五)汝等亦應如此思量。」駁彼等之主張,大智者〔之王子〕思念最勝之勤:(一六)「如果我在此處駐數日間,〔軍〕惡人等滅卻我等父子之兩者。(一七)此地為不可停留,為成就前之計劃,今即刻由此可前進。」而決斷,(一八)赴西 [P.226] 利提威〔山〕付近之布達伽瑪,由巴達羅多利村出發。(一九)其時,由至西利耶羅村之前,〔彼地之〕領民已縐縐逃亡,(二〇)此時勇者之王子著物具固之鎧,與己之從者等共追跡,進入大道。(二一)「傍觀殺將軍王子之逃,向王賜食祿者而可為耶?」(二二)見數名惡人之謀策,續赴逮捕〔王子〕由街道背後襲擊。(二三)其時,王子對彼等一點亦不恐怖,手握劍而戰追散此〔賊〕,(二四)不見失者,相伴從者,克服怖畏大智者已至普多伽瑪。(二五)此〔王子〕赴彼處過數日,土民等結束謂〔將捕王子〕,(二六)交戰開始意氣踴躍之〔人人〕非常速度降下無有絕間之箭雨,包圍彼村落。(二七)謂:「由此而生利益,則我等將捨生命。」此〔與王子〕 [P.227] 共前來戰士等怯懦怖畏,(二八)保持王子之傘與劍所餘之眾,於王子之傍由彼處此處已逃失。(二九)見有己之戰士等繼續逃亡,極應示勝剛勇得機會此〔王子〕,除去落著高聲含笑,(三〇)以:「用〔一〕武器可追拂怯敵。」王子忽然叫「給我大刀」(三一)彼之聲音強而深且有力故,先前逃之戰士等亦共聞得於四方鳴渡法螺貝之響聲,何者耶見敵之勇士已被斬落首級,引返彼原處,(三二、三三)戰而追散彼數千之敵,讚取圍王子之勇。(三四)

王子住於彼地,此時伽佳巴夫王之那伽羅吉利〔官〕使伴來住伽羅瓦庇之構康那,彼心態以自確認之心此〔王子〕由己之部攜書狀遣送至彼處。(三五、三六)彼〔構康那〕亦見彼書狀,稽首而受納,亦使音讀,由彼一切事態亦解開,(三七)其時此王子之勝勢威大故,思量不能違背命令,(三八)且所有之點知己王之意向而不 [P.228] 準備,赴普多伽瑪,恭敬見王子。(三九)「此父王〔器提西利梅伽〕之原來余之事態,並專斷有力殺害有名聲將軍之事,(四〇)又由敵軍之後由後襲此故,余已振釀驚異聞剛勇,(四一)心不起伺己王〔伽佳巴夫〕之心態,既往來面識余之遣使者,(四二)見已送書狀,來而目通余事,汝善為者。」有威力〔王子〕喜悅,(四三)彼帶種種高價寶石、裝身具與已勝之象共悉與彼。(四四)由此又,對彼〔構康那〕之優秀戰士等開始授高價之耳飾,種種價格大之裝身具,(四五)給與營舍食糧,由其他之方法加以愛護,此大臣休息與戰士共由彼處送出。(四六)彼〔構康那〕至寢室,於彼處彼入夢,恰如由王子之命,如殺害將軍,(四七)見手執劍之暴漢,由四方已包圍自己,為死怖所迫,(四八)而叫起,其時由臥牀墜落地上,不顧持己劍、 [P.229] 傘者等之事,(四九)又悉捨與己共來彼之軍兵,規定方角尚不得,(五〇)入大森林踏路已迷〔構康那〕彷徨於彼處,至明方認得往還至伽羅瓦庇,(五一)由此速赴入己之村。彼〔構康那〕軍將等亦聞己主逃亡事,(五二)他隱匿場所亦未得見,大恐怖而續戰惊,各自之武器亦留於彼處,(五三)速〔彼等〕與己主共徘徊於林中,至夜明時速赴伽羅瓦庇。(五四)聞此王子逃亡事件而洪笑,數日間留住彼處。(五五)此話,種種談話之味而能知〔王子〕不快之時,能為除憂之法。(五六)

彼器提西利梅伽王對此事悉為耳聞,呼集諸大臣,與彼等共協議,(五七)王子統領諸臣,集諸多之戰士,微服而由此警備堅固之都出行。(五八)彼等其後集合若干惡行者與浮浪人為一體,由此處逃竄,(五九)殺害我國諸臣〔中〕之威勢剛強 [P.230] 將軍,悉奪彼蓄積資財,(六〇)彼由此逃竄,追跡己諸郡諸多戰士等處處倒斃,(六一)伽佳巴夫王之那伽羅吉利〔官〕置於支配下,聞止於普達伽瑪地方。(六二)此非應放置時勢。敵等若〔乘〕此隙,運具,殊勝智勇與此王子共結虛偽之提攜,欲開交戰,則我等將成大損失。(六三、六四)不抱前而他之惡料簡,停在彼處之村中決意可逮捕,(六五)呼塞那、瑪興達之聞名兩相,近侍於同君側童子曼伽羅那,(六六)此等者並他臣等呼集於己前,謂:「雖然不論何人在我國中取武器生活者,(六七)此等悉為一團,速赴,可引致克服此王子。」遣彼等於彼處。(六八)此大力者等伴各自大軍,離別十手肉迫西利耶羅。(六九)王子亦聞此,思惟:「余如是守砦 [P.231] 對十手之別來襲軍兵只集中於一方面,忽然可令殲滅。」勇士由彼後速赴摩訶提羅地方之沙羅伽瑪〔村〕。(七〇、七一)王臣等所謂:「若此王子再由彼處逃竄,若入於山嶽逼迫地方之大要寨,(七二)無論以如何方法逮捕應是困難之事。」彼將迫於彼處者與向於一方。(七三)王子亦耳聞如此喜望如此整頓,於前方與〔敵〕軍應侵入之隙,(七四)於道路之兩側被認剛勇,忍堅物具鎧之姿,多數配置己部下,(七五)巧具力戰法之〔王子〕知敵軍悉皆入中,使討取多數之豪者。(七六)傅漏消息諸人悉無再戰之意欲,放棄武器,由彼處此處逃走。(七七)其時博得勝利之王子,由此場所出來,使父安心,赴普提伽瑪瓦羅地方(七八)此勇者在彼處住過二三日,由父王〔器提西利梅伽〕之命令,為交戰再襲來(七九)軍兵於彼處擊破而使敗走,此〔王子〕又赴郎伽巴巴達〔楞伽山〕地方羅坦普羅村。(八〇)由此賢者〔王子〕 [P.232] 使癒己戰士行軍之疲勞,於彼處送數日之駐軍,(八一)「於余之多度一切之交戰,由余而導致敗滅,向不願戰之父王〔器提西利梅伽〕怖畏之故而不退卻,(八二)『此王子於砦中不落於我等之手』此等惡大臣等有皮相之見。(八三)今余住於此等者之駐軍場所附近,一掃此等之愚見」而思惟,(八四)赴敵軍之駐屯器羅瓦庇伽村,入於名安巴瓦那之地掌握此,(八五)由此〔之土民〕等知彼等之動靜,黃昏時出發夜中接近彼村落。(八六)此戰士等先夾刺足可恐不能觸入荊棘之垣,止於外部,(八七)立先無怖之勇者〔王子〕破垣自入,立於村中央使聞己名。(八八)前驚嘆王子之剛勇為敵等見有事,其時聞彼深叫之聲而恐怖,(八九)對己之衣服、武器等而空心,宛然亦如鹿等之見獅子,由四方逃竄。(九〇)戰士等亦又此〔敵等〕之由〔踏〕入之路而來,每見者則討取,更於村放火,(九一)王子於瞬間而赴那瓦吉利沙村, [P.233] 憩於彼處以待日出。(九二)

其時,父王〔器提西利梅伽〕之大臣等,彼處此處於交戰所有狀態王子之剛力,共同協議,(九三)謂:「『率算此數千大軍,速捕此王子。』滅己之軍,(九四)悉逃者,到處交戰,只王子之剛勇,傳達威力。(九五)非一度下達王書,應恐於此處無介意,無我等一族之生命,(九六)雖然如此,以彼此之方策,無努力成就王命,移時而不宜。(九七)捨己生命,賜食祿使主滿足,守護我一門。」(九八)而猛者物具堅纏此大軍兵,由密偵示道路,宛然如魔軍之進軍。(九九)由四方之門侵入村中, [P.234] 由此,王子之宿舍被包圍而無隅。(一〇〇)寒冷高地之故,披赤毛被坐此之〔王子〕,安慰於青年適合遊戲,(一〇一)其時由騷動而知敵之接近,恰於此時,己從者不見有一人,(一〇二)頂髻固結,披毛被如菱角纏身,劍在手凄然〔形相〕之王子,(一〇三)豎目如獅子進入敵中,瞬間彼等悉皆為世界之果示無效方角。(一〇四)〔王子〕怖大騷動入森林中呼集己之從者諸人,(一〇五)「雖然放棄父王,然此處已歸國之理由,敵之父王亦起何事之疑惑,(一〇六)除却殺害將軍始,一切對此所有已十分者,今可赴他洲」(一〇七)由此赴波羅伽哈利康達伽,注水由除去劍柄之赤,(一〇八)除掉纏粘血彼外被,著衣服彼快取休息,(一〇九)超父王之國境界,是伽佳巴夫〔王〕之國土,至名佳那波達之地。(一一〇)此〔王子〕停在彼處,於彼地方可以過數日好好之遊戲娛樂。(一一一)

[P.235] 由此伽佳巴夫王由己警士之口聞王子來朝之事,甚感來之為難,(一一二)與己大臣等協議,就待遇法行決議,彼〔伽佳巴夫王〕衣服瓔珞其他之禮物遣送於此〔王子〕之前:(一一三)「余聞卿由我叔父王之前而出發,並於途中御身非常剛勇之一切,更赴他地,今入來我國,余之心,已溢湧喜悅之心。(一一四、一一五)或余在他卿之血緣者。彼姿在余而誠然可謂灌頂祭者。(一一六)我叔父王雖至老年,御自身之如此子寶不為手中富,(一一七)由某種之失政使歸於我手。此可為大善業興隆之端緒。(一一八)我等兩者今如結為一體,為交戰之流如何共敵之襲來者耶?(一一九)我威勢當此時於所有,宛如火得風之友可盛大。(一二〇)互相會見,使王子速即王位,余亦非難事。(一二一)途次無移時,余行面接。」送己使臣。(一二二) [P.236] 耐於判斷智者〔王子〕,謂:「王族士等之奸詐常難解之事。(一一三)可吟味赴之。」送名憐瑪羅熟知方策之一戰士與此使臣共送往。(一二四)王族士〔波羅伽瑪巴夫〕王並其他之大臣等之同〔意〕,向普羅提那伽羅之附近進軍。(一二五)

其時抱喜悅之衝動卡佳普佳王立於己軍之先頭而出迎,行多種之款待,(一二六)此王子乘己之象,示都之榮華,而入於王宮。(一二七)王子與卡佳巴夫王會見述悅已過數日,(一二八)王子明知此王外地所住部下中之忠誠者,異心者,(一二九)彼雖何等之人而捧身於主邁進者,通曉種種之方策,選拔巧者諸種地方之言語,(一三〇)明術策之〔王子〕更於此等諸人中,精通毒劑學數名令為蛇使之風態,(一三一)有手相術其他多種占相知識之人人,扮裝為旃陀羅種並婆羅門仕立琵琶 [P.237] 師,(一三二)達彌羅人其他諸多長於歌舞者製造近似傀儡其他之見世物師,(一三三)於己理髮師以外之人人命令開始攜玻璃之指輪,腕輪常巡迴之商品,(一三四)又同有持傘杖其他以外之要品,裝行者之身,指示如信者村村行參拜靈祠巡遊之狀。(一三五、一三六)有醫療之工夫者任諸街村可行療之術,(一三七)在文字、武器之學術,教導童蒙之老練者,同精通化學者,長於妖術之人,(一三八)更命令多種之金細工其他巧妙工人等亦從事普行各各之業。(一三九)〔王子〕自身欲明確理解住於都中者,談話藉事集會於己之前,(一四〇)常於此之王子隙間窺伺人人之中,此〔王子〕甚為少年,粧作生來愚鈍,(一四一)大臣、軍將於其他中,傲驕者,抱憤懣者,又怯懦者及辨別貪欲者,(一四二)依提哈沙〔故事〕、普羅那〔古傳〕通曉其他多種典藉之說話,各各以適當方法、儀式而為老練之密偵等,(一四三)裝成 [P.238] 沙門之狀體,訪問彼處此處之家,強得信賴至受要品之奉仕,(一四四)與訓諭立位置,挫此人人,令入於己支配下,行如是之處置。(一四五)謂:「王已至無危懼,余欲如故巡迴,誠為樂也,在〔國〕內所起之事悉得知之。」(一四六)此王子向魯哈那所住之母並己妹而具麗容〔王〕女巴達瓦提運送書狀,(一四七)對此〔王〕女所屬資財用策以博巨利,使持來彼富而為己所有,(一四八)彼王女任卡佳巴夫王,彼王對己使起信賴心。(一四九)由彼王宮盛於春情之醉象共出,籍事遊樂為〔都〕路巡迴,(一五〇)王子如裝為此〔象〕所追,難得可隱之場所,於勢力下入於可引 [P.239] 入者等之家家,(一五一)續隱對彼等給與高價瓔珞其他之財物,彼等悉皆導至己威勢之下。(一五二)身分賤之人人,戰士等〔及〕都之住民悉皆各各已思:「此我之恩人。」(一五三)此後此〔王〕財寶並穀物之貯藏量,軍兵同多種之軍用品及為其他(一五四)之計算,命令己老練之記,〔謂〕:「汝等記錄可記於各部門內。」(一五五)此〔王子〕欲知任命為都城警備任之將軍等之心,較他何人亦均節省,(一五六)自裝幼童之戲徘徊於彼處此處,克服危險確定都內外之情勢。(一五七)如此已積前世所具之善業,有情之為全企,不逢何等之妨因,知可至之成就,賢者可行之善業。(一五八)

以上為善人之信心與感激而起造大王統史

名他州事情視察第六十六章〔畢〕


【經文資訊】漢譯南傳大藏經第 66 冊 No. 0034 小王統史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漢譯南傳大藏經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智光法師提供,祥因法師提供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回上層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