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卷

漢譯南傳大藏經 第66冊
No.34 小王統史 (65卷)
【悟醒譯】
第 29 卷

下一卷
 

[P.219] 第六十五章 將軍殺戮

此〔王子波羅伽瑪巴夫〕己之帶武器出發時節,前方餘多而何物響起此法螺貝,(一)由此餘多通曉〔吉凶之〕兆此之王子聞此,抱喜悅:「我志望忽然成就。」(二)離怖畏,獅子奮述之〔王子〕於彼處此處配置之衛兵由不領悟事之都出,(三)急速攀行五約伽那之道程,距巴達羅多羅村之地不遠,(四)知到著庇林瓦茨一村落。彼使集合己眾命令可坐於自身所赴之前,(五、六)其之時此王子見為受命而來者數名立於彼處,「來者只此耶?」如此問之,彼等亦向王子告此〔語〕:(七)「世間之事萬端承知之主如是之……,誰不知死之可怖耶?(八)主如是年青,在汝之口今日 [P.220] 尚漂浮乳香,(九)為卿亦無別個定資財之事,又為君援助荷擔亦無〔人人〕。(一〇)久間難融合,已見馴染,除去我等,誰可從御身。(一一)卿之尊父人主〔器提西利梅伽王〕對我等來事下如何處置耶,對所有之點不知,(一二)我等之途上在王領之境,有大軍,住大剛勇者名桑伽將軍。(一三)除他之敵,我等亦此之少數,互相持甚猜疑之心。」(一四)「今日出時近。」各自刺心明怖畏。(一五)聞彼等之語,除疑惑之王子已浮後笑,眺望彼等之顏,(一六)謂:「此等皆如是〔久之〕間,不論與余共行動,余不解〔抱〕如此之怖畏。」(一七)為除此等恐怖立於傍,其時有獅子 [P.221] 勇〔王子〕辯大獅子吼:(一八)「諸人皆止!武器在余之掌中。怒而雖謂天王帝釋應為如何?(一九)思余唯是幼童故、汝等生如此誤解。榮光與權威應為詮索,〔彼〕不聞年齡耶?(二〇)我之〔領〕地並他方之住民,如抱怖畏與愛慕於余,又汝等如棄此之恐怖,某種行動亦黑如今日我等亦應實行。(二一下、二二)此夜之一時而如白,我應示高邁智慧、猛烈、剛勇。(二三)如果汝等,追跡我父〔器提西利梅伽王〕之軍為恐怖者,(二一上)汝等先應。」向彼等云,強猛一直之勇者取武器,由此村出(二四)在東山之頂應剋如此之日輪,在西方之山頂如升起他日輪之像(二五)放出光炎,照射人人,刺眼淚,早晨來巴達羅茲脫利。(二六)

其時〔桑伽〕將軍以勝鬨之法螺貝響而醒目,騷起,知王子之來臨,(二七)以大軍勢共出迎而盡敬意,行慣例上之敬禮而屈臥於地上。(二八)軍兵等謂:「此〔將軍〕生而長壽,對我等將疼愛何之利益。今殺害此一切。」以見主,(二九)〔王子〕: [P.222] 「如抵抗者有殺戮之可能,不見此罪者之死,對余尤為不合。」以手式而止,(三〇)似如獅子〔彼王子〕訪問此館。(三一)〔將軍〕思量:「原來此旅行,不違王之不知者。至狀勢明顯止,此從者等不接此〔王子〕,應於別別而置。只有王子可止於我家。」(三二、三三)彼將軍言欺騙彼大賢者〔王子〕,使與賓客之待遇,向〔器提西利梅伽〕王已派遣使者。(三四)然而王子醒悟彼奸詐之謀,思惟:「我在此處應為之事不行,如為頓著者,(三五)思惟誠然不可成就己志之目的。此者今應予即刻殺害。」(三六)用從者使暗殺將軍。謂、「已殘殺將軍」有大動搖,(三七)對將軍捧獻生命之〔一人男〕唯一人佇向王子手執劍迅速走而叫曰:「我主之橫死有何理由?」(三八、三九)彼見王子之面容,為怖而戰鬥,向前起立之事為非故意,彼由足下而爬 [P.223] 伏,(四〇)「捉住此物!」王子言之先,彼軍兵中之一卒而斃彼。(四一)王子乃曰:「無余之命令,彼作之決為不當。」對彼行相當之刑罰。(四二)其時,王子之眉只上揚,其時已生之恐怖騷動令鎮定。(四三)搞勞雄士,勝榮譽、資財、具智慧、勇者,巧盛名不搖之王子,將軍蓄積多量財寶,可隨所望而取,悉解放於戰士等。(四四)

以上為善人之信心與感激而起造名將軍殺戮

第六十五章〔畢〕


【經文資訊】漢譯南傳大藏經第 66 冊 No. 0034 小王統史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漢譯南傳大藏經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智光法師提供,祥因法師提供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回上層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