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卷

漢譯南傳大藏經 第66冊
No.34 小王統史 (65卷)
【悟醒譯】
第 28 卷

下一卷
 

[P.212] 第六十四章 向他州出遊

〔波羅伽瑪巴夫王子〕到達己望之誕生地時,意欲滿足,離憂慮,(一)又於師匠之前,以勝喻金剛石之智力,速行修得多量多種之學藝,(二)於勝者〔佛〕之諸阿含〔經〕,於寇達羅其他多種經國之策,語彙、儀式書共文法並作詩法,(三)舞踊聲樂之藝能與象術始,弓術、劍法於其他多種之術,接受指導,特達奧義,向執著之處邁進之〔王子〕於父王〔器提西利梅伽〕之前,如其所欲振舞。(四、五)其時心常悅可敬之德大地之主,宛然如同愛友(六)與彼共園遊、水中遊戲,享受其他種種類之快樂,巡行己國之彼處此處,(七)某時忠誠堅固,赴己國之國境警備而赴任有勢力名聲桑伽將軍之(八)駐在巴達羅多利村之近處,旗幟之主〔將軍〕 [P.213] 耳聞彼事,(九)忽然使村中十分裝飾,彼時出迎王子並大地之護者〔王〕,敬禮而立,(一〇)而王子〔波羅伽瑪巴夫〕並父王〔器提西利梅伽〕之兩人向彼語以愛語,種種慰藉,與此〔將軍〕共至村。(一一)大地之護者於此處過二三日招來將軍而告此語,(一二)〔言〕:「我王子〔波羅伽瑪巴夫〕今達入法式之適合年齡。行此入法式速應調整可觀之品物(一三)。」此將軍聞之,速善調備祝賀必要一切雜具,(一四)以芳香之香料、燈火、華其他之物,對三寶三日間行大布施,(一五)大地之主熟悉威達,所作由老練婆羅門,適合於權勢完了其祝祭。(一六)其時,此大臣與彼波羅伽瑪王子共開始享樂春季之遊樂。(一七)

時器提西利梅伽王由住魯哈那〔地方〕名西利瓦羅巴〔王〕弟之死去,並(一八)由〔彼〕妃密多所生西利瓦羅巴之〔王〕子繼承瑪那巴羅那之王位與〔其〕妃 [P.214] 密多之〔王子〕誕生,(一九)己弟之死去,蒙極激悲憂之衝擊,(二〇)聞密多〔妃〕之王子誕生之報彼雖移〔悲憂〕,而中止春時之遊樂,(二一)名桑伽將軍止於彼處,此〔之王〕與王子共歸城於桑伽多利之都,(二二)王與波羅伽瑪王子共在彼處樂住過一歲。(二三)又瑪那巴羅那王之妃波哈瓦提亦得稱為器提西利梅伽第二〔王〕子,(二四)時巧逢器提西利梅伽王聞此,「我統為大」甚喜悅。(二五)

其時此王子為非凡前世業之大,楞伽島之利益為單一之狀勢,由父〔器提西利梅伽王〕在己之上彷彿如愛友亦加大慈愛與愛撫,(二六、二七)喜好諸多臣等之患難,亦行奉仕、邁進,然亦不思如〔一根之〕草。(二八)彼欲自我速以此全楞伽島 [P.215] 布飾於一〔王〕傘之下,如是思量:(二九)「此楞伽島雖不甚〔廣〕大,然為大師〔佛〕之髮〔舍利〕、鎖骨〔舍利〕、頸骨〔舍利〕、齒〔舍利〕、鉢〔舍利〕,更為〔佛〕之足跡與大菩提樹枝,又八萬四千之法蘊,常為等正覺者適合之器,餘多摩尼珠、真珠、其他之物為寶庫故,為秀絕而有榮譽。(三〇、三一、三二)我父王並叔父之三〔兄弟〕雖於任何之狀態,不能以一〔王〕傘治之而分割此,(三三)只享受彼〔範圍〕,思我等果勤,捨去王家為舊慣〔應受〕灌頂式之意欲,(三四),只於各自地方行使主權,始為農耕之業,宛如鄉主之態而住。(三五)彼等中除我叔父器提西利梅伽〔王〕其餘此三人之王等,從業而往生。(三六)誠然雖云年齡最長之人,已微微之者,幼童、青年、老翁,此等之有情追其順序(三七)應至於死,此又為規定,此世無論如何之時亦為無榮之事。(三八)故存在如我等王子由具眼之士蔑此之無力易破之肉身,捨棄所有狀態之欲念,常為永存,為可尊有光輝可羨之身體。(三九、四〇)溫瑪伽.伽他伽(〔大〕隧道本生譚)開始在彼外場所,由菩薩其他勇烈之所為所行,(四一)羅瑪耶那、〔摩訶〕巴羅多,雖然在其他俗世間之故事,羅瑪 [P.216] 之剛勇並彼羅瓦那之討伐,(四二)多約達那其他諸王在交戰被滅,般多族之五王子振動勝力之威力,(四三)依提哈沙〔故事〕,往古諸天、阿修羅之戰鬥多桑多由其他諸王所作為之驚嘆,(四四)又難達〔王〕統之人主等有絕滅手腕,恰那伽婆羅門長之智力亦聞之,(四五)於世間等等之一切,至今日止於地上,彼等雖為遠者,善為所知。(四六)彼等善得如此非凡之生命,於地上為勝行動之能力。(四七)生王族之統,王者最勝之勇適合所行,我生無益。(四八)彼等幸運不只惠及於時耶?彼等智慧於其他,勝於何者耶?」思考:(四九)「今我父王於死滅之背後。若父之王權為余之掌握者,(五〇)余心具王運之力,放逸而從欲望者,余之損失亦甚大。 [P.217] (五一)若余續住於此處,動密偵明確知他州之行動,(五二)密偵等對我所望乃敵方之弱點,顯示實情之力,或亦為無,(五三)此處之眾誰無彼,彼等悉向余續語重度敵方之強勢:(五四)『為各地方之主三人父王等為一團亦七度大交戰,(五五)難服〔此〕國土。以年少〔王之〕獨力領小國,如何能奪事耶?』(五六)『此根本易為征服之王國,卿應除此癡見。』(五七)宛如燒鍼入耳,雖語種種多度他州之強大,(五八)誠然而不知實情,愚人之語此等不可信之言,(五九)我用一策速赴他州,於彼處,可知彼之事情。」思惟:(六〇)「萬一我父王〔器提西利梅伽〕此意圖有著用之事,謂:『殊勝之素姓,王統之光明我王子(六一)赴敵領有危害』由愛情 [P.218] 可阻余之旅,(六二)謂:余之念願當不成就。故以微服出立之事較佳。」(六三)其時知機會,不失巧妙優美方策之王子,一日夜半得彼好機,己父〔器提西利梅伽〕不住意其動作,以出離王宮。(六四)

以上為善人之信心與感激而起造大王統史

名向他州出遊第六十四章〔畢〕


【經文資訊】漢譯南傳大藏經第 66 冊 No. 0034 小王統史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漢譯南傳大藏經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智光法師提供,祥因法師提供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回上層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