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卷

漢譯南傳大藏經 第66冊
No.34 小王統史 (65卷)
【悟醒譯】
第 27 卷

下一卷
 

[P.207] 第六十三章 桑伽多利上京

時,他二兄弟聞兄〔瑪那巴羅那王〕之死,由己國速來,行最後之儀式。(一)其時〔次兄〕器提西利梅伽,兄之國乃為己物,招弟〔西利瓦羅波〕,(二)與他二國,使住於彼處。彼應諾兄之言辭,(三)王子並〔先王之〕王妃羅多那瓦利及伴二人王女赴摩訶那伽夫羅之都,(四)相睦而住於彼處,為王子行頂髻祭,常畫大注意行養育。(五)由此,彼王妃〔羅多那瓦利〕名密多之長女欲與己〔王〕子,與大臣等協議,(六)「誠然由伽陵伽〔王〕統所生之諸王,概多度為楞伽島之主。(七)此王妃若將王女由伽陵伽之統出,云與伽佳巴夫如秘遣出,(八)彼〔伽佳巴夫〕結婚而為愈益強者,此我王子在所有狀態為無支持者。(九)故此〔王〕女與我王子之 [P.208] 事為得當。如是實對我等應有之繁榮」如是〔宣稱〕。(一〇)阿提恰〔日氏〕統飾之妃悉聞其事,由任何點彼不欲向大地之主言:(一一)「悉討義奢耶〔王〕子夜叉等,其時此楞伽島無人居住,(一二)由此其人,與我等義奢耶統關係之結合,於上古只與伽陵伽〔王〕統之關係,(一三)除生於蘇瑪〔月氏〕統之諸王,與他王等之關涉前我等所來聞者。(一四)為生卿者,〔只為〕此阿利耶族所出王子與彼關係如何於我等為善耶?」(一五)如是,此〔西利瓦羅波〕由此妃種種拒絕,無理強使彼王女〔密多〕與己王子。(一六)由此,此王子從多種德憂美之妻,使一切人人所喜,住於父之前。(一七)

彼義伽瑪巴夫〔王〕司二十一年間王事,由肉身之滅盡從業而往生,(一八)由此〔王子〕伽佳巴夫掌握具兵馬及其富國,住於普羅提之都。(一九)其後大地之護者器提西利梅伽〔王〕、西利瓦羅巴〔王〕知此之報,如此思量:(二〇)「彼義伽瑪巴夫為年長者故,於諸多之理,為根本王權之元首,其非我等之不面目。(二一) [P.209] 然青年少輩彼子握根本王權,我等之看過誠然失當。(二二)於此者之王位基礎尚不強固之內,可剝奪彼之王權。」(二三)給與財物切斷崩潰衛羅伽羅部隊,其時除去彼〔伽佳巴夫〕之腹臣,(二四)對伽佳巴夫王不滿之國民等,由其處,兩王多度派遣使臣,如是〔云〕:(二五)「我等堅固結束應奉呈王權。但只為援助者。」(二六)其後二兄弟迅速武裝己軍,由兩面向此國土之中央進軍,(二七)又彼等已送軍使,而由彼之後呼為伽佳巴夫大地之護者集己大臣協議:(二八)「威羅伽羅部隊悉皆公然反亂,二人之王為交戰已侵入我國土。(二九)最初彼等之中,擊破強力之一方,由此,可備他方。」(三〇)總之決議引帶己全軍向西利瓦羅巴王挑戰。(三一)西利瓦茲羅巴王亦由天曉至黃昏時凄然行使戰鬥,(三二)其任何程度亦不能克服, [P.210] 由彼處彼撤兵速歸己國。(三三)大地之主器提西利梅伽〔王〕亦被伽佳巴夫〔王〕子大臣構康那所擊破,赴己之國土。(三四)人主伽佳巴夫於此交戰來蒙如何程度之損傷,再歸都之附近,(三五)處刑有罪諸多之強軍將等,入己都城。(三六)由此以來此王等互相結交友,住各自之國土。(三七)由此之後大地護者之王子賢者波羅伽瑪布伽於諸多學藝甚善勉學,(三八)對諸多之道應為事,不應為事有智慧堪為考察,為洪大志望並有大運故,(三九)與己之母、妹同居之幸福,又無對諸多童蒙嬉戲亦無執著之心:(四〇)「如余之剛勇具其他王子等如何而住於邊境之地耶?(四一)今為青年少王赴我誕生地方。」由此,伴隨從者而出發。(四二)次第近來彼處名為桑伽那耶伽他利村,器提西利梅伽聞此,(四三)「余已成王位之繼承者無王子 [P.211] 故為孤獨。」不絕而續悲泣,(四四)又謂:「余欲見我兄生身像,起大善業。」(四五)從喜悅之衝動力彼之都〔綠〕門以其他樣樣美麗而裝飾,(四六)在人主善整〔月象〕星宿之吉日,如大水之軍兵繞圍出迎,(四七)具諸德而非凡,又善兼備所有福相(四八)之王子見而喜悅,由愛情而擁抱,緊抱於胸,重度接吻於頭,(四九)在彼之眾人環視之中彼〔器提西利梅伽〕歡喜淚之流無止續下,(五〇)一臺美麗乘物,與〔王〕子共乘坐,鼓聲徧漲十方(五一)入城於都,彼處美麗裝飾,而己〔王〕子〔波羅伽瑪巴夫〕顯示入王宮。(五二)由此彼〔王子〕得侍僕、廚丁其他多種之從者,悅種種之德在父〔王器提西利梅伽〕之前,住於幸福。(五三)

以上為善人之信心與感激而起造大王統史

名桑伽多利上京第六十三章〔畢〕


【經文資訊】漢譯南傳大藏經第 66 冊 No. 0034 小王統史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漢譯南傳大藏經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智光法師提供,祥因法師提供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回上層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