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卷

漢譯南傳大藏經 第66冊
No.34 小王統史 (65卷)
【悟醒譯】
第 25 卷

下一卷
 

[P.193] 第六十一章 四王行狀次第

其時王妹密多彼女之三王子,並諸大臣,同住精勤聖師等,(一)彼等其後住魯哈那〔領〕之阿提巴達〔官〕不傳大地護者之訃報,(二)相會協議,意向一致,奉副王為楞伽王之位,(三)頑迷之彼等,名瑪那巴羅那〔王〕子違背舊慣之道理,為副王所使。(四)然瑪那巴羅那始彼三人兄弟等為江耶巴夫王之一味,於其時速為(五)真珠、摩尼珠其他認為貴重一切寶為掌中之物,又以象始,悉率兵、馬,言:「立即捕義佳瑪普佳。」此時由普羅提都出行。(六、七)彼義卡瑪巴夫一切過耳此事耶?言:「呼,尚畫父〔王〕最後之敬意為不當。(八)然今速赴彼普羅提都, [P.194] 拜見父王之荼毗地(九)可除落我心如是悲憂之重擔。」堅固之決意,由彼之後,由都而出,(一〇)甚躁急質之阿提巴達〔官〕,由數七八百軍兵繞圍而赴普羅提之都,(一一)於古多哈羅佳平原名巴那沙普佳之村落,目擊整頓戰鬥準備大軍勢之來襲,離怖畏隨一之勇者交戰,瞬時之內使為四散。(一二、一三)彼三人兄弟於此過敗北〔之浮目〕,由此而怒狂,速調兵馬,(一四)云:「阿提巴達卡羌普知地方會戰之彼戰。」又不久打破三人。(一五)三回於伽多村,四度於伽羅瓦庇,第五回於烏打那多瓦羅,六返臉於汗伽威羅伽,彼〔義伽瑪巴夫〕(一六)與彼〔三兄弟〕交戰而常博勝利,與〔群〕臣從者共來至普羅提都。(一七)彼從意圖之順次眺望父王荼毗之場所,除大悲哀,得慰籍住於都城(一八)王子際苦難為己黨羽,對大臣等從應者共授與官職所有財物,(一九)又已於苦境〔之時〕,追憶行為黨羽,為己友悉為兵士等與應分。(二〇)

[P.195] 副王瑪那巴羅那與其他兄弟等共並在南部地方,普哈那納己掌中,(二一)由此,彼在器提西利梅伽授與多瓦達沙沙哈沙伽〔一萬二千〕地方,命駐此地。(二二)由兄受命,人人之主器提西利梅伽赴任,住彼處名為摩訶那伽蘇羅都。(二三)又名西利瓦羅巴王子亦與阿多沙哈薩〔八千〕之地方,命令住於彼處,(二四)彼亦同樣,名烏達那多瓦羅村為首府而統治。(二五)〔瑪那巴羅那〕自身與軍共赴南部地方,知為義羅巴夫住於芬佳村。(二六)三兄弟之母並大地之主佳耶巴夫〔王〕其時住於器提西利梅伽。(二七)瑪那巴羅那始彼等由此於一歲上交戰,而彼義伽瑪巴夫加於己此難忍大敗北與恥辱悉皆續思起,大生憤怒:(二八、二九)「只諸王行灌頂式〔亦奪〕羅佳羅多,如不灌頂將如何享〔王之〕名耶?」(三〇)又向他行猜忌,集合臣 [P.196] 等,云為子孫會戰,再出陣。(三一)彼義伽瑪巴夫已由密偵而耳聞其事,立於大軍之先頭已赴彼等之領土,(三二)彼義伽瑪巴夫在南部地方普提塞那巴巴達村而戰鬥,打破彼三者(三三)而續退卻:「今余悉根絕我仇敵。」接踵而追跡。(三四)此〔三兄弟〕等更逃至般巧佳那〔五由旬〕地方,義伽瑪巴夫願將捕捉彼等,從速侵入伽利耶尼地方。(三五)

其時,〔南閻浮洲〕阿利耶地方之人,義羅提婆名高之勇者,甚強暴為波蘭提波地方之一王,(三六)思:「可得掌握楞伽島。」與勇兵共在摩訶提多陸上。(三七)其時此義伽瑪巴夫王耳報:「於此之楞伽島無占領〔處〕為止(三八)應與根絕。」由卡利耶尼地方出,赴摩訶提多名摩訶那羅村。(三九)義羅提婆又與彼交戰,王之阿尼康伽其他王子等並二人兄弟,(四〇)又知名器提之將軍,亦認為勇士諸多之人等,忽然而斃,(四一)彼又生擒羅伽伽將軍,其軍勢共打破王,接踵追跡。(四二) [P.197] 王怖畏續退卻,還己之都,攜得持貴重品,速赴庫多沙羅。(四三)義羅提婆由後進逐王而來都停住二三日,(四四)聲言捕義伽瑪普佳,急赴彼處,彼〔義伽瑪巴夫〕悉送大軍(四五)戰鬥,大軍勢於安多羅義提伽村為泥濘甚難之路,義羅提婆斃命,(四六)王不受灌頂,住於普羅提都,行羅佳羅多之統治。(四七)

其後三兄弟放棄交戰之意圖,歸住如舊各各領地,(四八)而此四人之大地護者始終不能在〔國〕王一傘下定事。(四九)彼等行〔政〕缺乏慎重故,薄遇舊家,重用合彼等氣之賤人等,(五〇)且愚人等受義伽瑪巴夫王之多度善興隆教、世間同為疏略,(五一)舊家人人無過之罪,屬其富而暴力強奪,(五二)此快樂貪財無果, [P.198] 徵收〔人人〕法外租稅,全世間令為苦事,宛如甘蔗之碎節。(五三)彼義伽瑪巴夫王奪取屬佛於其他食邑,授與臣等,(五四)於彼普羅提都,莊嚴舍利及諸多精舍由其他地方來之兵士等可住之,(五五)對鉢舍利並齒舍利由信心,為供養所施之摩尼珠、真珠開始,(五六)更對欲栴檀香、沈香、樟腦及黃金所造多種之像與以掠奪而消滅。(五七)對教並世間見重壓迫,其時王抱嫌厭之情(五八)承認八宗派根本精舍權威之聖師等並住二派糞掃衣部之比丘等:(五九)「如此於向教,雖屬外道亦有多加迫害可避〔王之〕原本之追放。」(六〇)攜最勝之齒舍利、鉢舍利赴魯哈那,彼處此處住於適心之場所,(六一)同此舊家之人人亦彼處此處四散,為隱棲者之住居。(六二)雙方大地之護者等占領境界付近之人人互相度重而鬥爭,(六三)許多 [P.199] 放火富裕街村,切堤而滿水,(六四)由所有方法,破壞一切水路堰堤,〔濫伐〕椰子樹及其他有用之樹木,(六五)互相反目〔彼等〕,彼上之村位置亦不能知而至荒癈,國土亦同樣。(六六)又此大地之主等續動作剽盜街道,劫奪村落,由己之密偵,行世間之迫害。(六七)舊家人人之奴僕、下人等亦恐怖,而無遲疑背主,(六八)為諸王等之戰士,為親近關係,由得官職更使生一層之勢力,(六九)沙曼多庫多住於其他城塞人人,大地護者〔王〕等前定之租稅不納,(七〇)諸王不管,而起叛亂,以愚行住各自之領地。(七一)其時「多為不利者迴步」之俚諺,於楞伽島所有情態已不通用。(七二)如是,此大地之主等皆似一村之地主,常甚棄威光,不絕慘而〔抱〕極憎惡之心。缺王者之豪,捨大志常住自他利益之盛衰所囚,住於違背舊慣之道。(七三)

以上為善人之信心與感激所起造大王統史

名四王行狀次第第六十一章〔畢〕


【經文資訊】漢譯南傳大藏經第 66 冊 No. 0034 小王統史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漢譯南傳大藏經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智光法師提供,祥因法師提供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回上層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