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卷

漢譯南傳大藏經 第66冊
No.34 小王統史 (65卷)
【悟醒譯】
第 18 卷

下一卷
 

[P.150] 第五十四章 三王章

由此之後其塞那繼承楞伽島之王位,授阿提巴達〔官〕瑪興達副王之位。(一)彼王是智者而大詩人,有才學,對敵人公平而常具慈悲。(二)不失降雨時節,雨下善驟雨,住此國土者,常安樂而無怖畏。(三)彼王坐於青銅殿為三宗派住〔之比丘等〕所繞圍,解釋經典。(四)王以種種之寶造莊嚴齒舍利函,且行種種供養四精舍。(五)西達伽瑪房舍改為己住房,守護世間如我子,三年而赴天界。(六)

副王瑪興達立即為王。大善業者而威勢強大,具大軍之盛名。(七)平賊之變亂,楞伽島於一王傘之糜下,州長等尚奉事。(八)人主〔王〕見楞伽〔島〕之王女後, [P.151] 加陵伽轉輪聖王統所生之王女(九)已伴來,彼為己首妃。彼妃生二王子〔並〕美麗之一王女。(一〇)王子等為阿提巴達官,〔王〕女為妃。如是,此王樹立新哈羅國之王統。(一一)

彼瓦羅巴〔國王〕欲滅此國土,送軍兵至那伽〔龍〕島,於此大地主聞之,(一二)此王其時呼塞那將軍授軍兵,與瓦羅巴〔國〕之軍交戰派遣至彼處。(一三)彼將軍與此王軍共赴彼地,戰鬥滅彼,占領戰場。(一四)此瓦羅巴其他王等不能征服而與楞伽王結交為友。(一五)如是王之威勢擴充楞伽〔島〕,越海覆閻浮洲。(一六)

彼王向說正法〔比丘〕作最上之恭敬,聞法抱信心於佛教。(一七)彼王召集糞掃衣部之比丘等,乞求伴來己王宮,(一八)隆重設座席,勸坐,〔十年〕如一日常施夥淨食。(一九)王對住林林之行者常時布施多量之藥味、高價而多量之淨食, [P.152] (二〇)又慈愛深之〔王〕,對有病行者派遣醫師常為治療。(二一)尚且食後常施糖丸、調濟之生酥、蒜汁,口中香料之蒟醬。(二二)又常對糞掃衣部之比丘等施蒜、胡椒、庇巴里、生薑、糖丸、〔三種之〕果實,生酥、胡麻油、蜜滿鉢,同施上衣敷物。(二三、二四)大地主之〔王〕調度法衣其他要品與糞掃衣部之比丘等。(二五)王又於大精舍之一一比丘為法衣各各施新衣服。(二六)彼大地主之〔王〕對三宗派住〔並〕羅婆住之比丘等,二回之運贈等〔人〕貴重〔財貨〕。(二七)此王「將來王之富,不取僧團之資財」,已止刻於石上。(二八)又於孤獨者使唱三歸依與九佛德,使布施彼等食物與衣服。(二九)於哈提沙羅〔堂〕之地建布施堂,施乞食者之布施,又與彼等座臥具。(三〇)王又於所有療養院〔給與〕藥濟、臥牀,授獄屋盜 [P.153] 賊之常食物,(三一)住於慈愛之〔王〕更對猿、豬、鹿、犬等,亦於所望與食物、普瓦菓。(三二)此王於四精舍造米之山,使施「孤獨者等之所欲」。(三三)〔王〕以種種之供養行恭敬營最勝之祭,其時又向有學識之比丘等令說律,(三四)為尊敬住於西達伽瑪房舍之達磨密多〔法友〕長老解釋阿毘曇磨,(三五)由楞伽島之莊嚴林住名達他那伽長老講阿毘曇磨。(三六)於黑瑪瑪利伽靈祠,供養胴衣與頭被,又種種之歌舞、香華,(三七)燈鬘、香料而行多種之供養,親自分衣服與比丘等。(三八)王常於己王國之彼處此處園林,取來種種之華,供養三寶。(三九)於瑪利恰瓦提精舍建立名羌達那殿樓而起工,又為比丘等贈整邑。(四〇)此大地主〔王〕以諸寶造函,使藏〔佛〕髮舍利,供養安置於彼處。(四一)王用金銀磚覆塔波園之靈 [P.154] 祠,行王位殊勝之供養。(四二)此王在彼舍利堂,陽光輝仰如須彌山使造黃金之門。(四三)彼〔王〕由周羅王之軍力而遭兵火之巴達蘭恰那〔比丘尼房〕,為四靈祠建立美麗之堂,(四四)大地之主〔王〕〔再〕築歸於灰燼之都中央〔佛〕齒舍利堂並法集論堂、摩訶巴利食堂。(四五)彼王於彼處設喫菜堂,料金給與上座部之藥費。(四六)建造摩訶瑪茲羅伽〔比丘尼〕房,與上座部之比丘尼等。(四七)由大地之護者伯父烏達耶所著工名摩尼殿樓,其時落成。(四八)其時此王之四大臣於捷多瓦那精〔舍〕營建四房舍,(四九)等於王之名聲名器提美麗王妃於塔波園之後造快房舍。(五〇)妃又於彼房舍並於卡波沙村及奇瓦羅〔法衣〕靈祠設清潔之三蓮池,(五一)作善根〔人〕之彼女又以十二肘之黃金造幢供養於黑瑪瑪利伽靈祠。(五二)彼妃之〔王〕子為病者於都中設療養院,又有德〔之士〕帝釋將軍為比丘等於都之外〔營造療養院〕。(五三)王於四精舍建似天殿樓之殿樓,大地之主過一年,行多 [P.155] 種舍利之供養,善守〔此〕先王之行。(五四、五五)如是已開始,行優秀多種諸善根,彼王於第十六年赴三十三天。(五六)

伽陵伽〔國王〕妃所生之王子已為十二歲,其時即王位為塞那王,(五七)與弟烏達耶年青王之位,父〔王〕之將軍塞那為彼將軍。(五八)率軍赴將軍之邊地時,王與母共居住使暗殺彼〔將軍〕之弟,其時,行己命名烏達耶之大臣為將軍。(五九、六〇)此時將軍聞此而怒,「捉仇敵」引軍而歸,(六一)王耳聞彼,曰:「守余行言此大臣〔烏達耶〕。」出赴魯哈那。(六二)由此而怒,彼母伴止年青王與王妃,往迎將軍,(六三)彼(將軍)向彼女示厚意,集合達彌羅人,與彼等地方,住於普羅提之都。(六四)此王言與彼戰鬥送軍魯哈那,將軍悉滅彼王軍。(六五)其時此達彌 [P.156] 羅人等如羅剎苦擾地方,掠取人人之資財。(六六)難澀之民眾赴魯哈那王之前,陳述彼情況,使諸臣共計議,(六七)為護教與國,捨棄此將軍〔烏達耶〕與塞那結和,赴普羅提都,(六八)為守己〔王〕統以〔己王〕女為妃,名卡沙波生最勝之〔王〕子。(六九)此楞伽王住於彼時為寵厚生賤人人之諸師,不得飲蘇羅酒,飲烈酒而說德,此大地之主使飲之。彼時彼為火酒所煽而為狂王,(七〇、七一)至絕食物,捨大地王難得之地位,彼第十年,不論其年青而歿。(七二)完全從惡友之事,覺得為破滅之因,或現世,或來世幸願人,惡〔人〕如猛毒應棄之。(七三)

以上為善人之信心與感激而起造大王統史

名三王章第五十四章〔畢〕


【經文資訊】漢譯南傳大藏經第 66 冊 No. 0034 小王統史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漢譯南傳大藏經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智光法師提供,祥因法師提供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回上層 回首頁